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刚兵

6256浏览    28参与
honsher
简单撸个熊猫 转换下心情 画画...

简单撸个熊猫 转换下心情 画画可太苦太难了

简单撸个熊猫 转换下心情 画画可太苦太难了

Beester
开学前的最后一张了,明天开始就...

开学前的最后一张了,明天开始就是高三的最后生涯,以后可能基本很少更新了(对不起qwq)入驻老福特的一个多月以来画了很多渣作,感谢大家的喜欢,但现在不得不说再见了。这些都是我很喜欢的角色,希望他们能陪伴我到最后...那么再见了,高考加油!(考完一定爆肝!!)

开学前的最后一张了,明天开始就是高三的最后生涯,以后可能基本很少更新了(对不起qwq)入驻老福特的一个多月以来画了很多渣作,感谢大家的喜欢,但现在不得不说再见了。这些都是我很喜欢的角色,希望他们能陪伴我到最后...那么再见了,高考加油!(考完一定爆肝!!)

Beester
我馋他,我诚实😜

我馋他,我诚实😜

我馋他,我诚实😜

Beester

刚兵还是不适合穿衣服。。。●﹏●(不是

刚兵还是不适合穿衣服。。。●﹏●(不是

阿岑想摸steven
呜呜呜我馋彬哥身子 我太难了...

呜呜呜我馋彬哥身子  我太难了  画的不好看就算了字也丑(((

呜呜呜我馋彬哥身子  我太难了  画的不好看就算了字也丑(((

白京
官爸真的太会了!!茱诺我可以!...

官爸真的太会了!!
茱诺我可以!!!

图源来自微博

官爸真的太会了!!
茱诺我可以!!!

图源来自微博

白京
课后的脑洞摸鱼今晚搞双狼!!...

课后的脑洞摸鱼
今晚搞双狼!!

更新(1/1)

课后的脑洞摸鱼
今晚搞双狼!!

更新(1/1)

白京
更新(1/1),肝了三节晚自习...

更新(1/1),
肝了三节晚自习,快裂开了(错乱,所以想不到什么附文(瘫
他们都好好!!!!

PS:刚兵叔的对话原话是
雷狗子:panda!
刚兵叔:不是胖达,是刚兵啊!!!
如果还有更骚的对话欢迎评论留言!

更新(1/1),
肝了三节晚自习,快裂开了(错乱,所以想不到什么附文(瘫
他们都好好!!!!

PS:刚兵叔的对话原话是
雷狗子:panda!
刚兵叔:不是胖达,是刚兵啊!!!
如果还有更骚的对话欢迎评论留言!

无念六崽

动物狂想曲中无数拉手手

我爱了

动物狂想曲中无数拉手手

我爱了

amykem

我继续搞彬
86话的藏狐好可爱aaa

我继续搞彬
86话的藏狐好可爱aaa

红鹿路易是变态肉食控

【更新9!狼兔开场】分-裂【Beastars长篇+全员向+CP随意】


第一篇:https://beerlouis.lofter.com/post/1fd20dc3_1c71c228a


第二篇:https://beerlouis.lofter.com/post/1fd20dc3_1c71dc304


第三篇:https://beerlouis.lofter.com/post/1fd20dc3_1c71f3eb4


第四篇:https://beerlouis.lofter.com/post/1fd20dc3_1c7218b1c


第五篇:https://beerlouis.lofter.com/post/1fd20dc3_1c7227129


第六篇:https://beerlouis.lofter.com/post/1fd20dc3_1c723fa7f


第七篇:https://beerlouis.lofter.com/post/1fd20dc3_1c728356f


第八篇:https://beerlouis.lofter.com/post/1fd20dc3_1c72b55f1


大家好!今晚是狼兔!!


写了大概 四个小时(不间断)




有大量漫画原作剧情哦!感兴趣可以去看看!!




希望各位喜欢!




PS:有大量漫画剧情!




——————————————————————————————————————


迷你兔春坐在餐桌旁,正望着不远处的一盆橙红的玫瑰花出神。橙红玫瑰是很少见的品种,也难怪小昆虫们都喜欢在她周围转呢。有蜜蜂在花上飞跃跳动,不断在半空中划出一条条并不规则的弧形。偶尔一两只从花簇里飞了出来,嗡嗡作响地来到自己对面空着的白色长椅上静静趴着。看到这一幕,春叹了口气,缓缓垂下双耳。


本应坐在这个座位上的室友——现在却还在医院的重症病房戴着氧气罩,只有旁边机器上杂乱无章跳动着的心电图,还透露出一点点生命挣扎着存活的迹象。难道是我的错吗?如果我当时……没有当场戳穿她和那只狮子所谓恋情……会不会她就安全了?


一想到这里,春便开始烦躁不安起来。下午食堂并不算十分热闹,大学生们都提着打包的食物朝宿舍区走去,因此少有动物注意到角落这一只反常的兔子。她把头埋下,额头紧贴着冰冷的桌面。窗外,夕阳那融化掉的模糊光芒泼洒进来,在她的身体周围划出一圈黑色的轮廓。


我只是——说出来实话而已。异种族恋爱……哪里是一只小兔子的和比自己大十多倍的狮子光靠开开玩笑,炫耀炫耀就能快速确定的啊!!如果仅仅是因为室友关系便假装笑笑,扮出一副羡慕的神情……我还做不到那种程度的虚伪。毕竟…………


我男朋友就是只大灰狼啊。


一只动物从旁边喘着粗气从桌旁跑过,春条件反射般地竖起了耳朵,但除了远去的脚步声和仍旧飞来飞去嗡嗡作响的蜜蜂们,什么事也没有发生。春的耳朵又慢慢倒了下去,耷拉在头上。


雷格西好久没有来找过我了。这就是进入社会男生的忙碌生活吗?他现在……还在工作吧?不会…又卷入了什么奇奇怪怪的暴力事件了?上次看见他身上那么多伤口……


一想起那只笨狼,春就意识到了什么。雷格西嘴唇亲吻的坚硬触感还存留在左脸上——春撑起手腕,下意识地摸了摸脸颊。那天早晨,自己进门后看见的雷格西真是奇怪——他的毛发一夜之间变得惨白惨白,又突然拉住自己,像连珠炮一样大声说“要结婚”“要生孩子” “一起生活建立家庭”,最后大力一拍自己的肩膀——“我会给你幸福!”然后用最快的速度亲了自己一下,随即夺门而出,留下脸庞逐渐烧灼起来的自己呆在房间里。


他到底是做了什么奇奇怪怪的噩梦啊?……难道是因为我打翻了饮料瓶?不对!是因为我说狼臭味太重……也不对……他早就喷了一大瓶除味剂了。难道——是因为我那晚看他的下面……?不不不!就算是那个也不会让他如此反常吧……感觉和晚上变了只狼一样哎……?


最关键最关键的是———他什么时候——主动成这样了?


春早已经习惯雷格西那随时随地破坏气氛的臭毛病,所以突然这么大喊大叫再加一个超级粗糙的亲吻……对春来说真是惊吓般的体验。后来,自己好多次压抑住去看他的欲望——谁让下周是考试周呢。不过这家伙,现在怎么连个手机都没有?真过分!既然已经确定了关系,好歹打个电话聊聊天啊……说到这……


傍晚的第一波寒风缓缓扫过大地,又有几只动物从自己身旁快速奔跑过去。春回过神,终于想起自己坐在这里的原因。她把一旁早已被冷落许久的芦荟酸奶拉到自己面前,拆出勺子,小口小口地吃了起来。芦荟特有的新鲜清甜,混合在冰凉而黏软的酸奶里,慢慢沉入喉咙,带来的是一阵满溢的幸福感。


对了!雷格西还说过……如果我和他结婚——“每天早上的餐桌都会有酸奶”这种奇怪的承诺吧?哈哈哈,这只笨狼,酸奶能算是什么婚姻承诺啊……不过……




如果真的可以每天早上有酸奶,那一定超级幸福吧。




春这么想着,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


——————————————————————————————————————



今夜的这所大学有些不太寻常。凌厉的寒风如重拳一般砸向地面,马路上的枫叶被气流带起,在空中杂乱无章地飘飞。



高处的树枝上,一片早已发黄发脆的叶子再也无法抵抗风的撕扯,终于告别了自己的母体,被蛮横地裹挟到这股突如其来的气流之中。




“呼叫区域总部。重复呼叫……我是大学辖区ID编号(断线声)………巡逻警员,…………南边教学楼有情况……这里发生了一起食杀事件……重复,这里发生了食杀事件……我和搭档暂时控制了罪犯———


“什么声音?(电流声)不……不不不!!放开他!放开他你这该死——(电流声)”





树叶被风裹挟着穿过了一条空荡荡的走廊,从边缘落了下去,不断翻飞。地面上有两辆撞得残破不堪的汽车,引擎盖下冒出的浓烈灰烟托住了树叶,将其朝南边甩去。




“…………(强烈的电流声)总部……呼叫总部……我们遭受攻击……有警员倒下…倒下……我的搭档……我重复!出现多名无理智食杀者———(声音逐渐模糊)……我们需要大量支援——辖区南边A座教学楼——重复——大量支援……紧急情况………


“……总部!!!”




树叶以一条毫无规则的轨迹向下落去,轻盈的重量拉长了其下坠的时间。叶子还未接触地面,另一股风就又将它送往不远处昏黄的路灯下。在惨淡的微光里,树叶投射出一块巨大而又模糊的暗影,让灯下的长凳扶手上的蜿蜒血迹都变得模糊不清了。




“总部?(电流声)总部?TM的……算了!任何警员,如果你能听到——大学南部巡逻区需要支援!已击毙了一名袭击我们的食杀者——我的搭档受伤严重……他……他快撑不过去了!我已经做了最简单的护理,但作用很小…………请再派一辆救护车来(刺耳的电流声后,声音静默了几秒)


“什么?(声音变小,背景出现低吼)……哥…哥们?你怎么了……你……


“啊啊啊啊啊————操———放开———我……”




经历了长途跋涉的树叶,终于能够暂时休息一下了。它在空中打着旋儿,缓缓地朝一片草地的边缘降落。两声刺耳的枪响在树叶的近处爆开,这股微小的冲击波影响了树叶最后的运行轨迹,以一个奇妙的角度让其斜盖在草地的边缘。随即,从空中突然砸落而来的血液溅在了树叶上,形成刀锋般的血痕。叶子底下的小草因而得以保存自己那一抹惨淡的暗绿。


———————————————————




(广播刺啦声)


“紧急通知!重复,紧急通知!


“各位大学同学,老师们,这里是校园安全广播。就在刚刚,本校内和校外发生了罕见的大规模危险事件!目前尚不知具体情况,但请所有学生,立刻返回你们的宿舍!重复一遍,立刻返回你们的宿舍!不准外出………


“………请大家不要担心……(杂音)校内安保正在处理这一紧急情况。一旦有了最新消息,安全广播会立刻通知你们。草食宿舍的同学请注意紧闭门窗………有必要找到合适的防身武器……(杂音)……


春捂起耳朵,等待这一波刺耳的广播声结束播放。厕所里有些昏暗,斑驳不堪的墙壁上张贴的各种海报早已泛黄破损,与周围满布的广告字迹相搭配,在灰白的灯光照耀下仿若一张积满灰尘的抽象画作。广播终于在一阵尖锐的长音后停了下来。现在,自己只听得到洗手台的阵阵水滴声。


春长呼一口气,推开隔间门来到洗手台前。她蹦跳着拧开了水龙头,任由冰冷的水流从自己的指缝间滑过,然后扑了扑自己的脸。冰冷湿润的触感让她想起了刚刚发生的一切。应该没有广播说的那么严重吧…………不过自己的确听到了两声像枪响的声音。只是可惜了那杯酸奶,我只喝了一半不到来着,就被室友……春又尽力蹦跳起来关掉了水龙头,抹了一把自己的脸。


「春?你怎么还在这里喝酸奶?快和我一起回宿舍!大家都说校内出事了!」


校内出事……和我喝酸奶冲突不大吧?又不是和我有关的事———


也许是在切里顿学园的经历,春一直对“室友”这个名词充满了误解。「谁说只要是一个寝室的,就能算“友”了?」可是进入大学,这个喜欢穿黑色毛衣的新室友倒让春对“室友”一词的看法有了改观。总之,这只穿着黑毛衣的兔子并没有和自己过多废话,直接拉住自己的手就开始跑——


“喂……我的酸奶!”


“酸奶先放一旁——活着更要紧啊,春!快回宿舍!”


活着?


春对这样的词永远是最敏感的。校园内能发生什么大事,可以和“活着”牵扯到一起?还没等自己的大脑运转过来,自己的胃倒是开始运转了,而且很快就……消极怠工了。喂……不管是谁,喝了冷酸奶后突然快跑,也会肚子疼吧?室友只好先行一步,上楼去了寝室,留下自己进了一楼的厕所。


呼……总算收拾好了,可以回寝室了……春理了理自己的连帽衫,伸手用力推开门。有交谈声从门缝间传了进来——是宿舍的雌鹿管理员的声音,以及……


历史……代课老师?


“唔……是老师啊。您为什么这时候来宿舍呢?学生们都待在寝室里。是来巡查吗?”


“并不是的。哦呵……抱歉啦。我只是……顺路来看看状况。听说外面发生了很可怕的事情呢。”


“是的。你不知道……他们说有肉食怪物在外面食杀呢!老师,作为瞪羚你也要小心啊!”


“啊~谢谢鹿阿姨的提醒。我~当然是不会惧怕那些食肉「怪物」的……厕所那里好像有动物在偷听哦。”


糟了……被发现了……


这么远的距离……老师是怎么发现的啊??春埋下耳朵吞了口口水,随即硬着头皮从门缝跨了出去。她尴尬地站在原地,强装笑容向对方道歉:“啊……对不起两位老师……我上厕所,没来得及回寝室……”


春用余光瞟了一眼代课老师的大腿,发现他换了新裤子。


“春——你这只兔子怎么老是磨磨蹭蹭的!”雌鹿管理员叉起腰,摇了摇头,似乎是在教训春的不懂事:“外面闹出这么大的事,你还在这大大咧咧做什么呢!难道你忘记了你那个还在医院的兔子朋友吗?赶快回你的寝室!”


“好……好……”感觉一阵尴尬的春又勉强挤出一个笑容,准备马上逃离现场。突然,一阵寒光吸引了春的注意力——春于是回头一看。那是从管理员背后闪出的寒光。


“你在看什么?还不回寝室?”雌鹿提高了音量,面前呆呆不动的迷你兔让自己有些恼怒。这只兔子怎么回事……是听不懂我的话吗?那好……



“别怪我记过了!……你还在看什么看!快回去!”



春回不去。她尝试过——哪怕迈动一小步,都比登上月球还要艰难。那种惊骇,那种恐慌,那种不由明说的,直面挥舞着丑陋镰刀的死神的感觉——那是自己被迫裸体站在狮组老大面前,曾经有过的感觉——仿佛平地里钻出了黑暗的触手正逐渐缠绕住自己,黏软潮湿,刻骨冰冷,直入骨髓。


代课老师扯下了黑色的面罩,露出一口只属于豹子的利齿。只属于肉食动物的利齿……和头顶属于瞪羚的长角。他在对着自己笑——右手握住的那把精致无比的折叠刀,正缓缓别在雌鹿管理员的脖颈上。此刻的管理员,仍旧一脸怒容地看着自己,仍旧在对自己说着什么……春使劲张开了嘴。




“不要———”




已经晚了———或许并没有晚的概念。反正……无论如何都是要杀掉这只蠢鹿的吧,哈哈?梅隆的眉毛动了动,挥起了自己的右手,仿佛在指挥交响乐团的演奏。①


啊——是高潮部分!


大提琴小提琴,竖笛风琴们……都尽情地燃烧起来吧!刀光从血管深处闪出,显现着一股邪魅的深红——巨量的鲜血像开闸的洪流一样,从雌鹿脖子那道狭长的口子喷涌而出。管理员的眼神还保留着对迷你兔的愤怒神色,转眼间,瞳孔就开始剧烈地涣散开来。鲜血如同一面扑向地板的毯子,落到地上,发出了淅淅沥沥的声响。梅隆一直看着这只兔子——看着兔子的笑容从脸上逐渐消失,看着兔子脸上写满恐惧,看着她那纯白的毛发———


小家伙,你真可爱啊。




跑。


春在心中大喊。


跑。


动起来……啊啊啊!


跑!!!!!!


春朝隔壁的走廊奔去。


梅隆望着春消失不见的踪迹,不紧不慢地戴上口罩,打开了身旁的公文包,掏出白手帕,缓慢而用力地擦拭掉刀上浸满的血液。“就让你多藏一会吧~小可爱~我就把这当作捉迷藏倒计时了哟…………”他跨过雌鹿的尸体和那一摊鲜亮的血,把玩着小刀,踱步朝前走去。


———————————————————

——————————————————————————————————————


雷格西靠在墙上,猛烈地喘着粗气。已经到了小春大学附近了吧?自己应该找对了方向……得赶快去救她!


他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穿过燃烧着的轿车,从四散奔逃的动物中间逆行而过,一拳挥倒了一只如同发狂一般想要攻击自己的狐狸,最后来到这里。原本雷格西还有些担心……杰克在自己出去前的那一声大喊:“你还在被通缉!”确实提醒了自己。可现在……雷格西现在倒希望能有警察出来维护秩序。不知道雅付亚先生有没有在采取行动?……这些先放一边。现在救小春要紧………


梅隆……你这个该死的家伙!!!


想到这里,雷格西咬牙切齿,只恨自己上次没有抓到他去自首。明明只差一步了……该死!!现在把小春也牵扯进来了……我这是保护了什么?


脑子越想越乱,雷格西甩了甩头,下决心一路往前走。大学就在这堵墙前面了——左右都没什么动物,除了空气中漂浮着一股浓烈的血腥味。不管了不管了……我每多耽搁一秒,小春的危险就越大!雷格西快速地攀上墙壁,翻了过去。有什么东西硌到了自己的鞋——


雷格西本以为在刚兵处的长久训练,已经能让自己轻轻松松翻过这种窄墙了。可是自己……唔……看来还是需要锻炼啊。


重心在一瞬间失衡,雷格西摔倒在地。真是狼狈……这么想着,刚刚翻过身来特地看一眼是什么东西绊住了自己——那只“东西”已经缓缓从地上爬了起来。


……老虎?


此时此刻,雷格西突然想到——居然还有比比尔体型还大的老虎啊……


老虎身上的衣服已经磨破了,变得皱巴巴的。这只双眼血红的肉食猛兽抬起头,带着奇怪的,无神的眼睛看向面前的灰狼,发出一声撕裂般的大吼,随即扑了上去。


唔—————————


雷格西双爪死死地抵住老虎的尖牙。有血液从自己的手上流下,不知道是自己的还是对面嘴里的……这只老虎没有一丝一毫让雷格西逃脱的意思,似乎是把全身的力气都压在了灰狼身上。雷格西有些坚持不住了。


可别——在这里——完蛋啊————


雷格西的耳朵传入一声枪响,随即是第二声。然后是第三声,第四声。老虎的压迫力道突然消失,整个身体变得软绵绵的。雷格西暂时听不到什么声音,他的耳朵正因连续不断的枪声产生耳鸣。他转身脱离了老虎,捂住耳朵,躺倒在地大口喘气。四颗弹壳正摆在自己的不远处,在路灯下闪闪发亮。


过了一会,听力渐渐恢复正常。雷格西爬起身来,看到一辆窗户玻璃破碎沾血的警车——和旁边站着的,救了自己一命的警察。


那名警察——一个壮硕的阿拉斯加犬类——疲惫不堪地将手里已打空的手枪弹匣弹了出来,在自己的肩上摸索着什么。这动作对他来说有些困难,因为……警察的右腹那块显著的鲜红伤口十分刺眼。


“你——暂时——安全了。”


警察说完,倚靠着警车,慢慢滑了下去坐在地上。剧烈的疼痛让他连说话的声音都只能放轻。该死……阿拉斯加警官忍住剧痛,拿出了最后一条弹匣,用尽力气压尽手枪。他举枪对准面前这只呆站着看自己的灰狼。


“呃……谢谢你救了我……”雷格西看着对方手上的枪口,有些紧张地说。


“一只灰狼……你不是这破大学的学生吧……你来干什么的?”


“呃……我是来……”雷格西绞尽脑汁。如果说实话的话警察大叔不会相信的吧?可是这种环境下,能编出什么理由……?


“唔……!”警官突然再次捂住了自己的右腹。显然,那里的伤口不是一般的严重。即使自己穿了防弹夹克……还是没能抵挡住。雷格西见状,立刻脱下了上衣,将上衣卷成一团朝阿拉斯加警官走去。对方虽然还坐在地上,但举枪的速度却丝毫没受到影响:“站住别动!你想干什么?”


“呃……帮你止血,警官先生。”雷格西抱着衣服站在原地。一阵冷风吹来,他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警察仍旧举着枪。“把你的衣服穿上。离我TM的远一点………别碰到我了。”雷格西只好穿上衣服。


阿拉斯加警官叹了口气。时间过去了几秒,面前这个青年大灰狼仍旧一动不动——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头?不会是趁机进行食杀活动的吧……想到这里,他无力地将头靠在车门上。雷格西隐隐看见——车里有另外一个穿着防弹警服的动物,正在不断挣扎。


“那是我的搭档。我最好的哥们……也是他把我伤成这样。真讽刺啊,不是吗,小伙子?”警察自嘲的笑了笑,缓缓放下了枪。“我把他锁进了车里……生平第一次给自己的朋友拷上手铐。谁……TM能想到……一个该死的日常巡逻……会变成这种样子?”


“……对不起,警官先生。”雷格西低下头,尾巴耷拉在地上。不过…这个警官没有把我认出来……还算幸运。“那警官先生……你没叫救护车吗?”


“呵呵……”警察不想再说下去了。“网络都断开了……哪里来的什么通讯呢。话说回来……”阿拉斯加警察努力撑起身子靠在车门上,“你到底是来做什么的?”


一瞬间,雷格西呆住了。


“我是来……”


别说实话啊,雷格西!


“是来……”


保持住……想个理由想个理由……


“我是来救朋友的。”



警官长久沉默不语。雷格西不知道面前这头看起来年龄很大的阿拉斯加警官在想些什么。他不会相信自己吧?雷格西一抬头,发现了一块指示路牌:


前方左传:草食宿舍


靠………!小春……


“……来救朋友……?行吧,是个很充分的理由。等等……你走之前,拿上这个。”警官费力地掏出一把匕首交给了自己。雷格西拿着匕首,有些不知道如何是好。该……说谢谢吗?


“我不知道学校里现在的具体情况。可能还会有成群的肉食狂在游荡……你要注意……他们是无差别攻击的。这个大学很大……你可要当心了。现在滚出我的视线吧……灰狼君。”


“警官先生……你在这里别动。等会我回来就带着你去找医生!”雷格西急切地说完,将匕首插在裤兜里,转身跑去。


医生?笑话……警察勉强笑了笑。自己并不知道为什么这么轻易的就放了这只灰狼去“救朋友”———只是一瞬间的眼神接触而已,就那么一瞬间——他相信这只狼说的都是真的。


希望他能活着回来吧……你说是吗,哥们?


阿拉斯加警官举起手敲了敲背后的车门,里面刚刚才安静下来的挣扎声又开始了。听着那叮叮当当的手铐声音,警察想起了什么——他忍住痛翻了个身,掏出自己身上最后一副手铐,缓慢地把自己的手放了进去,将另一头拷在旁边车轮胎的金属轮毂上。















































































































































































































































































这样……大概保险了吧。


①这里写的时候其实压根没听交响乐……是听着XTC这首电音写出来的。感兴趣的可以听听(分享Boys Noize的单曲《XTC (The Chemical Brothers Remix)》http://music.163.com/song/37091167/?userid=304540554 (@网易云音乐)@

Charles Hunt Cavendish
画的太崩了orz黑历史预订。。...

画的太崩了orz黑历史预订。。。

画的太崩了orz黑历史预订。。。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