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创世工作组日常

1浏览    1参与
水草同学

【水草】 我的同事们怎么都背着我脱单了?!

亲家 @修黑土在线控兄 在写互动了……于是来写写儿子过去的故事。

★沙雕向,设定戳头像看。

★就是为了吹儿子。

★角色故事。

        一、难道冰山只是外衣?说好的高岭之花???

  大家好,我叫水草,我是一个创造者。我发现我的同事们都不太正常,这让我有些fo了。

  诶,有人问我创造者是什么?

  emmm……怎么说吧,创造者是一个非常辛苦,而且工资很低很低很低的职业。【拍案而起:墨熙老大我要加薪!!!】

  我的顶头上司叫作墨熙,是“神造物”。比我们这些从不知道那个旮旯来挖来的跑腿子高贵了不知道多少...

亲家 @修黑土在线控兄 在写互动了……于是来写写儿子过去的故事。

★沙雕向,设定戳头像看。

★就是为了吹儿子。

★角色故事。

        一、难道冰山只是外衣?说好的高岭之花???

  大家好,我叫水草,我是一个创造者。我发现我的同事们都不太正常,这让我有些fo了。

  诶,有人问我创造者是什么?

  emmm……怎么说吧,创造者是一个非常辛苦,而且工资很低很低很低的职业。【拍案而起:墨熙老大我要加薪!!!】

  我的顶头上司叫作墨熙,是“神造物”。比我们这些从不知道那个旮旯来挖来的跑腿子高贵了不知道多少百倍。简单来说,他和我们就像是老板的亲儿子和不知道哪里来打工的贱民一样啊!

  我一直以为,墨熙大大是个不苟言笑、正经冷傲的高岭之花。当年他面试的时候自带的冷气效果把阿草都冻成冰疙瘩了好吗!

  

  这个印象的打破,是朱夜前辈的到来。

  朱夜前辈和我们一样,都来自次世界,就是神管辖的所属世界,在地位上他和我们差不多,都是挥汗挥泪跑断腿的贱民。

  但他比我们要牛逼的多。

  他早我很久很久很久到了这里,听前辈说朱夜曾经犯罪被神一怒之下打了七十二条罪印押进了深渊里,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活着出来的。但再追问前辈就直接缄口不言、装聋作哑不理我了。

  对于脑洞大而且想象力丰富的我来说,说话说一半什么的最讨厌了!在心里把那位前辈放进“明天不要理你了!哼!”的名单里,我去看了看我负责的那几个次世界啊小世界啊什么的,一切正常。

  那天没有什么特别任务,日常维护了一下我就早早溜了,却意外看见从来都坚守岗位到最后一刻的墨熙老大破天荒地居然和我这种咸鱼一样偷偷摸摸溜号了?!不过满脑子八卦的我没怎么细想,只是当墨熙今天有事。还天真地感叹了一句原来墨熙大大也是会累的啊,毕竟这坑爹职业加班加点就是不加薪。

  现在想来,是真想穿越回去啪啪两巴掌打醒那只单纯的草子。【醒醒吧!这一定是爱情!】

  

  那晚,我躺在只属于我的小世界的草坪上,看着星星的我脑补了很多剧情,从朱夜顶撞神一直想到朱夜跑去极域刺杀神。【太年轻了,要现在的我第一反应绝对是朱夜强上了神。】

  第二天,胡思乱想兴奋了一晚上的我不负众望地迟到了,而且非常惨烈地直接是踩着下班铃到的。

  当我以为我这个月工资死定了的时候,却没有等到墨熙大大预想中的冰山脸:“这个月工资没了。”【墨熙大大您……QAQ】

  却是,看到了这辈子都不可能想象的场景!

  朱夜,他他他他他把墨熙、那个冰山禁欲系的墨熙大大!打横抱起!是我瞎了吗!墨熙……墨熙大大您脸上那……那是红晕吗!而且!大大……您的衣服、衣服怎么乱了!在我不知道的时候到底都发生了什么啊!

  面对石化的我,朱夜前辈看起来心情很好地对我眨了眨眼,抱起捂脸而且衣冠不整的墨熙大大……成了我身边飘过的一阵风……就这么、这么走!走了?!

  喵喵喵?

  风吹过,一片忧愁的落叶拍在了我的脸上。我看着空荡荡的办公室,寂寞如雪。

  

  后来,墨熙大大没有再和我计较那天我的旷工,叫我去他的专属领域也只是有意无意地暗示我。我在他逐渐冰封的气场下莫名感受到一句“要么闭嘴要么死”。

  倒是朱夜前辈突然一把破开屏障,直接把墨熙摁桌上,无视我的存在直接开始扒衣。

  “朱夜!别……起码别当着……混蛋!……滚!”

  对不起我耳朵瞎了什么都没听到,刚才风好大,墨熙大大您什么都没说对吧!

  我相当自觉地把那句“滚”理解成了对自己说的,乖乖巧巧地滚到了边界。

  “嗯?叫水草是吧,听见没有,大大叫你滚。不过留下来也是可以的哦~害羞的墨熙可是更加的可爱呢。”朱夜前辈理所应当地扭头向着我。

  “朱夜……我叫你滚!啊……够了……别!”

  很好我眼睛也聋了,墨熙大大您什么都被做对吧!

  朱夜前辈不耐烦地挥挥手临时撤了结界顺便飞起一脚把我踹了出去,然后飞速又合上了结界。

  “大大!大大!两位大大!我!我衣服还在里面啊!末界冷啊!要不给我开个传送嘛大大!好冷……”

  我是真不知道我是怎么在寒冷旷大的末界里走了一整天才从墨熙大大的私有领域回了办公室。

  最惨的是我刚到办公室的时候,正好赶着上班铃……

  反正前辈说我当时目光呆滞随时可能GG,还是他一碗老姜汤把我救回来的。

  这话前半句我信,后半句保持怀疑,那姜汤一点都不甜,辣死了啊!!!

  

  后来,朱夜大大私下里来找了我,用自爆八卦换我封口不提我看见和听见的——显然是被墨熙派来的。

  他转着装了猩红液体的高脚水晶杯,撑着下巴向我挑了挑眉“说吧,小年轻想知道什么?”

  顺便说一句,朱夜前辈手上那种颜色像血液的是这里最火的酒。前辈说喝这种酒是成年人的浪漫,可我真的不喜欢那辛辣的感觉,还是甜甜蜜蜜的饮品适合我。

  我抱着额外加了浓糖的奶茶,猛吸一口:“唔!咳咳咳咳咳!真、真的吗!”

  朱夜流里流气地笑笑,抿了口杯中液体:“自然。”

  “那么……朱夜前辈当年究竟犯了什么罪?”

  “那可是死罪,罪名么……‘上了神的儿子还把人拐去偏远小地方受苦’算不算?”

  “……墨、墨熙大大?!”

  “是啊。”

  “所以说……那个求情的……”

  “是他。别看你们大大那么冷,在床上可爱死了。不过你是永远别想知道了。对了,知道为什么当时的罪印是七十二吗?”

  “有、有什么特别意义吗?”

  “有啊,被发现的时候我已经上了墨熙八十七次。意义重大吧。”

  “……请、请不要这样!不过不是七十二吗?”【///】

  “对啊,那时我和他交往七十二天啊。”

  “朱夜前辈!”【///////】

  “都忘了,你还是个雏儿呢~”

  “阿草会有对象的!”【!Q_Q!】

  

  “对了,这些事你怎么知道?”

  我便把先前他刚来那天前辈跟我讲的八卦说与他听了。看着他的表情从泰然自若逐渐变得狰狞,我、我怂了……他放下杯子:“谁跟你讲的?”

  前辈对不起为了活下去我只能牺牲您了对不起对不起……我深呼吸,弱弱地报了前辈的名姓。

  “斐利尔!” 朱夜前辈对着通讯石大叫。

  ——省略朱夜对前辈的谩骂三千字——

  

  前辈说过,朱夜前辈是个守信的人。

  的确,起码那日他的的确确把我所想得到的问题都回答了。

  但经过以上事件,我突然就懂了神为什么这么愤怒甚至破格直接用对待魔龙的罪印拍朱夜前辈,还一来就是七十二条……

  毕竟谁家儿子好好地突然被不知道哪里窜出来的混小子拐走了都不可能坐视不管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