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创世神

28.8万浏览    966参与
派束

嗯..........感觉还是怪怪的,是头发的问题还是脸还是其它的哟……Σ( ̄。 ̄ノ)ノ

嗯..........感觉还是怪怪的,是头发的问题还是脸还是其它的哟……Σ( ̄。 ̄ノ)ノ

求圈管们管好自己好为令堂的在天之灵积积德🙏🙏🙏

改个图玩玩💅💅💅

cp在tag里雷那个自己屏蔽别来找作者我麻烦

改个图玩玩💅💅💅

cp在tag里雷那个自己屏蔽别来找作者我麻烦

潋妄佛柳
在38集中创世神说了一句话:...

在38集中创世神说了一句话:

可惜现在还不是见面的时候


从这句话中我觉得创世神应该是想让小黑洞独当一面才离开的『可能会打脸』


如果小黑洞没有抵挡住众人的攻击,创世神应该会出现,所以画了一下可能会出现的场景

在38集中创世神说了一句话:

可惜现在还不是见面的时候


从这句话中我觉得创世神应该是想让小黑洞独当一面才离开的『可能会打脸』


如果小黑洞没有抵挡住众人的攻击,创世神应该会出现,所以画了一下可能会出现的场景

派束
三分钟的摸鱼(创世神).......

三分钟的摸鱼(创世神).......总感觉哪里怪怪的(˶‾᷄ ⁻̫ ‾᷅˵)

三分钟的摸鱼(创世神).......总感觉哪里怪怪的(˶‾᷄ ⁻̫ ‾᷅˵)

派束

我似乎发现了什么........(请把亮度调节至最高)

我似乎发现了什么........(请把亮度调节至最高)

PGLoo

#自行避雷

产力低迷但44俺最喜欢吃的脐橙! 电压劳斯是神!!!

#自行避雷

产力低迷但44俺最喜欢吃的脐橙! 电压劳斯是神!!!

超薄藕片
创世神大人还是有效率的( 就是...

创世神大人还是有效率的(

就是喜欢搁挑子不干(不

创世神大人还是有效率的(

就是喜欢搁挑子不干(不

呼啦呼啦小兔子

一个神想一个人❤️


创金滤镜一万米!


上次的被屏蔽了,重新传一次。


[孩子终于考完试了,流泪兔兔头。]


一个神想一个人❤️


创金滤镜一万米!


上次的被屏蔽了,重新传一次。



[孩子终于考完试了,流泪兔兔头。]




墨明棋妙
没想到复出的第一个作品是创凯,...

没想到复出的第一个作品是创凯,也是个冷圈,没人吃,好像就我一个。


“头发扎死本小姐了…”

没想到复出的第一个作品是创凯,也是个冷圈,没人吃,好像就我一个。


“头发扎死本小姐了…”

电压子mogege

他穷极一生追寻你

你最后亲手置他于死地。

他穷极一生追寻你

你最后亲手置他于死地。

是简兮啦(/ω\)

今天造物主小姐也在寻找创世神傻逼呢。(19

*设定什么的看序章,以及女主的名字除了“造物主”之外就用我女儿的名字“荼白”咯。


*想来想去还是决定把这章也更完,夸我(?)


“紫堂?你也来看金他们啊。”

你朝紫堂幻和蔼地笑笑。


“是的,荼白。我只是有点担心金……”

紫堂说着,不自觉低下了头。


“放心啦,紫堂。我们都不会有事的。”你拍了拍他的肩膀,“倒是你,整天思考太多,会反向变蠢的喔!”

紫堂没再说话,带着你走向监狱。


“呀,这不是我们的叛徒——紫堂幻和荼白嘛。”

凯莉咬碎手里的棒棒糖,一字一句地将这句话说出来。...

*设定什么的看序章,以及女主的名字除了“造物主”之外就用我女儿的名字“荼白”咯。


*想来想去还是决定把这章也更完,夸我(?)





















“紫堂?你也来看金他们啊。”

你朝紫堂幻和蔼地笑笑。


“是的,荼白。我只是有点担心金……”

紫堂说着,不自觉低下了头。


“放心啦,紫堂。我们都不会有事的。”你拍了拍他的肩膀,“倒是你,整天思考太多,会反向变蠢的喔!”

紫堂没再说话,带着你走向监狱。





“呀,这不是我们的叛徒——紫堂幻和荼白嘛。”

凯莉咬碎手里的棒棒糖,一字一句地将这句话说出来。


“凯莉,别这么说紫堂和荼白!他们这么做肯定是有原因的!”

金为你们打抱不平,换来凯莉的一声冷哼。



“凯莉,金,对不起……我……”

紫堂愧疚地双手抱着头。


你看向他,头一次觉得这个面具这么碍眼。




“啧,把面具摘下来,紫堂幻。”



紫堂对于你突然喊他全名有些愣住。

你一把扯下面具,将它掐个粉碎。




“荼、荼白,这可是鬼狐大人他……”


“闭嘴,你看见我戴过这东西了?”

你一脸凶恶,把紫堂吓着了。


“紫堂……”

金喊了他一声,他这才缓过来。




你打开终端,看着时间。

应该也快到了?





“好了紫堂,你也看到了,凯莉不太欢迎你。我还有事要和金说,你先出去吧?”


你将手指指外面,紫堂很听话地就出去了。


临走前他还看了金一眼。






你唤出夜镰,飞向关着金的笼子。






深吸一口气——


“老公啊,还真就不乐意见我呗?”


你摸了摸金的脸,现在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你身上。


“看来、那活动还真是开对了。”

你调笑着弹了下金的额头,他立刻就昏了下去。




感受到来自格瑞灼热的目光,你开口道:“哼,我和我家亲爱的说话而已,和金无关。再说,我只是消除了他这部分的记忆罢了,你也不至于这么看着我吧?”


你感受着来着金的创世神气息不着痕迹地小了些。





呵,傻逼创世现在还想着躲呢。





你再次看了看时间,镰刀劈开凯莉的笼子,留下一句“嘉德罗斯要来了。”

就离开了监狱。






是简兮啦(/ω\)

今天造物主小姐也在寻找创世神傻逼呢。(18

*设定什么的看序章,以及女主的名字除了“造物主”之外就用我女儿的名字“荼白”咯。


*说停更结果还是更新了的我,该夸(?)


“这家伙还挺有趣的嘛。”

你看着没有元力武器却依旧把鬼天盟一些小龙套打得生不入死的格瑞,嘴角微微勾起。


挺好玩的,但是踹金那一脚简直就是踹在了你身上。


啊——肉疼。


好不容易养的可爱正太就这样被踹脸了。


“格瑞?”

金一发声,本来还想再揍一拳打格瑞突然停了下来。


“金?”


话音刚落,金的面具就碎了。


诶啊,也算是做了件好事。


然...


*设定什么的看序章,以及女主的名字除了“造物主”之外就用我女儿的名字“荼白”咯。


*说停更结果还是更新了的我,该夸(?)
















“这家伙还挺有趣的嘛。”

你看着没有元力武器却依旧把鬼天盟一些小龙套打得生不入死的格瑞,嘴角微微勾起。



挺好玩的,但是踹金那一脚简直就是踹在了你身上。


啊——肉疼。


好不容易养的可爱正太就这样被踹脸了。




“格瑞?”

金一发声,本来还想再揍一拳打格瑞突然停了下来。


“金?”


话音刚落,金的面具就碎了。


诶啊,也算是做了件好事。





然后你眼神示意莱娜站好位置,你突然一个飞踢就把格瑞打了过去。


正好落在莱娜的蜂后之刺上。



你向她投去一个wink,果不其然看到她愣了一下然后疑惑地望着你。




哎呀,撩妹失败。


反正也是起夸夸她做得好的作用,也没什么尴尬的。






“荼白!你为什么……”

金一个箭步想向你冲上来,但是被鬼天盟其他成员拦住了。


“没事的,金。格瑞,紫堂,凯莉和你,都不会有事的。”

你朝金笑笑,然后一脸玩味儿地再次看向格瑞。


“可是!”


金还想说什么,可是被一下子拍昏过去。







回到盟地,你立刻就被鬼狐拉去。



“荼白大人,您可真是太棒了!协助了我们捕获大赛第二的格瑞!”


“别这么说,鬼狐。我可什么都没干啊——”

你向鬼狐挥挥手,马上就离开了这个地方。




你向裁判球要了嘉德罗斯的终端,一发成功。






〈荼:格瑞现在啊——可是被一些人抓住了喔。〉


〈嘉:……鬼,狐?〉


〈荼:哎呀呀~真不愧是嘉德罗斯大人啊~〉

(对方已读)




呦呵,好心好意提醒你还不乐意回话了?

还没格瑞好玩呢。





你想了想,按照金的恢复速度,现在大概已经醒了。



去看看他吧……?

就算是因为创世傻逼,这么可爱的男孩子好感还是要刷的。




呀,好巧不巧,遇到了紫堂呢。





电压子mogege

给文配个图!我爽了!B站这个UI是真的好玩,一下有内味了!

这一篇里面的场景,K了几个自己想看的画面爽爽w

55555我太想看我CP的同人动画了,但是渲染渲染很烂K帧K帧不会,果然还是当个快乐套套党吧55555

最后,爵啊,人太狂,就要挨日!谨记!


给文配个图!我爽了!B站这个UI是真的好玩,一下有内味了!

这一篇里面的场景,K了几个自己想看的画面爽爽w

55555我太想看我CP的同人动画了,但是渲染渲染很烂K帧K帧不会,果然还是当个快乐套套党吧55555

最后,爵啊,人太狂,就要挨日!谨记!


青果松球
摸鱼老父亲。 讲真,老父亲越看...

摸鱼老父亲。

讲真,老父亲越看越牛郎2333

摸鱼老父亲。

讲真,老父亲越看越牛郎2333

今笑

创世神和审判官的日常(。)


改图好快乐哈哈哈哈哈哈嗝

创世神和审判官的日常(。)


改图好快乐哈哈哈哈哈哈嗝

电压子mogege

【凹凸世界/创银】神域

两字标题大家都懂w

大概写一个二十八九集左右膨胀中二病晚期爵的代步工具,食用方式见置顶。

银爵:创世神已经陨落。(现在最牛逼的就是我)

创世神:你说谁死了,再说一遍。

银爵:……我们反派说话一般只说一遍。

以上没问题的话↓

————今日吸爵————————

神域


“创世神已经陨落。”

 

“现在的凹凸世界,是我们的世界。”


银爵穿越虫洞向凹凸大厅传送时,意外进入了一个未知空间。整个空间呈深暗的灰黑色调,延伸向远方的浓重雾气让它看起来虚幻而缥缈。无法辨别界限,无法看到尽头,听不到一点声响,也觉察不到一丝风。...


两字标题大家都懂w

大概写一个二十八九集左右膨胀中二病晚期爵的代步工具,食用方式见置顶。

银爵:创世神已经陨落。(现在最牛逼的就是我)

创世神:你说谁死了,再说一遍。

银爵:……我们反派说话一般只说一遍。

以上没问题的话↓

————今日吸爵————————

神域

 

“创世神已经陨落。”

 

“现在的凹凸世界,是我们的世界。”

 

 

银爵穿越虫洞向凹凸大厅传送时,意外进入了一个未知空间。整个空间呈深暗的灰黑色调,延伸向远方的浓重雾气让它看起来虚幻而缥缈。无法辨别界限,无法看到尽头,听不到一点声响,也觉察不到一丝风。

 

但银爵并不陌生这个地方,他向前迈出一只脚,踏下的瞬间将萦绕在他鞋子周边的雾气踩得粉碎,但那些分散的雾气在空气中飘扬了一会儿,又很快围凑起来,重新聚集在他的脚边。这些怪异的雾并不会对自己的身体造成伤害,所以银爵没再关注它们,转头看向了同样被浓雾包裹的另一侧。

 

浅金长发的创世神双手抱臂,背对着他站在不远的地方。

 

这不是银爵第一次见到创世神,早在他刚刚来到凹凸大赛,他就已经进入过这个奇怪到有些诡异的未知空间。他第一次见到创世神的时候,对方同样是背对着他而立,而创世神这个概念的所属对象也同样在瞬间被附加刻印进银爵的大脑,让他不用通过推断就能得出结论——这个男人就是创世神。

 

一开始的时候,银爵是激动而兴奋的,他确信自己来参加凹凸大赛并不是一个错误的选择,因为他得到了神的传召。他迫不及待地跟创世神讲述自己一族的遭遇和经历,向创世神展示忠诚和信奉,甚至在这个不被任何人看到的地方他还可以做出卑微的姿态祈求神的原谅和眷顾。

 

但创世神没有回应他,甚至没有转身,半晌之后才吐出语气平淡毫无起伏的两句话。

 

“现在就停止吧。”

 

“黑暗的荆棘在阳光下会立刻化为泡影。”

 

银爵愣住了,他没听懂这两句话的含义,但当他正要进一步询问创世神想要表达的意思时,他突然被踢出了未知领域,凹凸大赛的自由狩猎区内阳光明媚,让刚刚还处于昏暗环境的银爵感到眼睛被刺得生疼,他闭了闭眼,脑海里只有创世神说的那两句话。

 

创世神想要告诉他什么?银爵在接下来的几天将那简短的两个句子回味思考了无数遍,是谁要停止,是什么事情要停止,荆棘,阳光和泡影又指代什么,银爵反复分析推敲,却依然得不出任何结果,他只能期盼着再次见到创世神。

 

当银爵第二次被带入未知空间时,他终于向创世神问出了自己积攒了许久的问题。但创世神仍未在第一时间回应他,直到银爵满腔的期待逐渐冷却下去,他才又缓缓开口。

 

“现在就停止吧。”

 

“黑暗的荆棘在阳光下会立刻化为泡影。”

 

他重复了跟上一次一模一样的话,连一个字也不曾改动。银爵再次愣住了,片刻之后他突然就有了一种被戏耍的感觉,他急切地朝着创世神所在的方向走去,却在离创世神还有一小段距离的时候被一堵看不见的墙拦住了去路,他无论如何也破不开这堵怪异的墙,只能不甘又无可奈何地看着创世神的背影,想要接近却又无法触及。

 

而这个时候,银爵也总算明白了些什么。被困在未知空间的创世神,不会给他任何回应的创世神,只会不断重复两个寓意不明的句子的创世神,或许并不是真正的创世神,它充其量只算得上是一个创世神残留的意识碎片,再或者说,一个被设定好程序的优质投影仪投射的产物,这样的东西,又怎么能回应并实现银爵的愿望呢?

 

银爵咬了咬牙,一开始还勉强维持着的崇敬表情瞬间消失不见,他冷漠地盯着创世神宛如雕像般连发丝也不会晃动的身影,感到一阵讽刺,不久前还抱有着不切实际幻想妄图得到神的拯救的自己,简直愚蠢到可笑。他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冷笑,抬手控制两根巨大的斗魔天刑拔地而起划破空气狠狠砸向站立不动的创世神,当然意料之中地被那堵墙弹回。

 

果然创世神还是早就死透了吧,所以说寄希望于虚无缥缈的神根本不是什么可靠的办法,唯独倚靠自己才能得到想要的结果。

 

 

这是银爵第三次进入未知空间,同样的阴冷昏暗,背对他站立的创世神也依然是同一个姿势没有一点变动,但空间之外的世界已经彻底改变。整个凹凸大赛及其相关体系都被搅得一团糟,连大天使裁判长丹尼尔都自顾不暇,更别提其他能力中庸的参赛者。银爵亲手制造并引发了这场混乱,他强硬地撕开了这场凹凸大赛血淋淋的伪装,把残酷又丑恶的真相展现在每一个懵懂无知的参赛者的面前。

 

但创世神依然云淡风轻,像是这个世界的一切变故都与他无关。银爵看着他,一股扭曲的快意逐渐从心底弥漫而开。最伟大的神,最强大的神,被万众敬仰的神,陨落之后便什么也不是了。银爵不否认信仰的力量,但他也同样坚信信仰这种东西并不能当饭吃,如果信仰连一个人生存的基础都无法保证,那还要什么狗屁信仰,不如信仰自己来得更加现实有效。

 

银爵靠近了几步,把手贴在那堵看不见的墙面上,直看过去就像是把创世神整个人都抓握在手中。他平时并不是个多话的人,但他现在却无比渴望说些什么,以此来发泄他多年压抑的愤恨情绪。

 

“如果你还活着,我真想知道你是什么感觉。”

 

“你的世界就要被我毁了,你会愤怒吗?会不甘吗?还是无所谓呢?”银爵冷笑一声,手指慢慢握紧,“也许是无所谓吧,毕竟这个世界,这个世界上的人,对你来说似乎也没多么重要吧,否则怎么会放任一些种族——他们明明也没做错什么——遭遇痛苦和毁灭呢。”

 

银爵收回手,重新抱回胸前,他觉得自己对着一个毫无生气的影像讲话着实有些傻,但又有什么关系呢,未知空间没有第三个人的存在,而平时紫堂幻,帕洛斯和小黑洞也不可能听他说这些,他防备自己的同伴,却又把自己的内心世界毫无保留地展现给他所仇恨的创世神,人类还真是一种莫名其妙又难以理解的生物。

 

银爵继续沿着墙面往前走,这堵墙非常怪异,无论银爵走出去多远,他也只能看到一个角度的创世神,所以他理所应当地把创世神的背影假想作是他不敢面对自己。

 

“人人都敬畏神,但他们到底在敬畏神的什么东西呢?”银爵停了下来,他抬起手,一块充斥着黑暗气息的标徽出现他的手中,这股浓郁的黑暗力量让他感到惬意和舒适,仿佛四肢百骸都得到了完美的重铸与新生,也正是因为这股不同寻常的强悍力量让他变得自大而膨胀,“是力量,人类敬畏神的力量,如果他们不愿毁灭,唯有向神臣服。”

 

“但是——”银爵顿了一下,嘴角又微微扬起一点,白亮的眼瞳里闪动着病态的疯狂,“但是神陨落了,神死了,他的力量跟着他的意识一同消失殆尽。一个已经不存在的东西还怎么让人敬畏呢?”

 

银爵低头看着手中悬浮的黑暗标徽,慢慢将它握紧,就像是握住了自己的命运,他最后朝着创世神投去嘲讽又不屑的一瞥,终于说出了自己一直想说的话。

 

“已经不存在的神,不配再被称为神。”

 

“神的时代已经结束,现在是黑暗的统治降临!”

 

这句过于狂妄的话语还未落下尾音,一直沉寂的未知空间突然刮起一阵狂风,银爵纯白的短发瞬间被风吹得杂乱飞扬,蒙在他的眼前遮住了他的视线,让他不得不抬高手臂用护甲去抵御这股突然出现的古怪狂风。

 

锐利的风就像野兽的尖啸,呼啸将银爵整个人都卷入其中并试图撕碎他,而银爵也在同一时间召唤斗魔天刑环绕成力量密集的链球来保护自己。然而这股怪异的风仅仅持续了几秒钟就消失了,未知空间内的一切很快就重新归于平静。银爵刚要放下手臂,就听到不远处传来一道冷清的声音。

 

“你说谁死了?再说一遍听听。”

 

银爵不可置信地回头,他一直以为是个投影的创世神此时居然转过了身,他双手抱在胸前,漆黑的眼睛正冷冷地盯着他。

 

银爵承认自己有一瞬间的慌乱与头脑空白,但他也没空去细想自己之前究竟在原来还活着的创世神面前说了多少挑衅嘲讽的话,因为创世神已经朝着他的方向迈出了步子,只在一刹那间他就穿过了那堵银爵一直没能击破的墙,直直来到了银爵的面前。

 

银爵下意识地退后了一步,创世神的速度让他感到震撼,哪怕是得到了黑洞的力量处于巅峰状态的自己也不可能做到能够瞬间移动的程度。不,或许他并没有移动,而是开启了虫洞穿越而来,但银爵同样深知开启虫洞的难度之大,放在平时一个仅能容纳他和紫堂幻两个人通过的虫洞他都需要花费不少时间聚集启动所需的力量,而创世神如果真的能做到随意开启虫洞,那他该拥有多么可怕的实力。

 

创世神的身形比他之前远远看上去的更加高大,强烈的压迫感让银爵生理性地感到恐慌,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脑海中飞速处理计算着当前自己掌握的所有信息。创世神并没有陨落,但他一定因为某种原因不再具备曾经的力量,否则也不会被一直困在这样一个鬼地方无法离开甚至无法将信息传递出去。

 

银爵稳了稳自己的心神,悄然握紧了黑暗标徽并开始汲取力量。以他现在所拥有的能量来对抗失去力量的神,听起来似乎也不难办到,毕竟能随时开启虫洞确实是非常厉害的能力,但如果不配合以强大的力量,这种能力也仅仅是个便捷赶路的鸡肋罢了。

 

在创世神还没有彻底突破他的安全距离之前,银爵一个侧滚避开了逐步接近的创世神,同时召唤出数根漆黑的锁链,每一截锁链上都缀着尖锐的暗红色棘刺,它们在银爵意识的控制下组合绞结成魔龙一般的形态,尖啸着扑向创世神所在的位置。

 

银爵很会打架,先下手为强是他计算得出的最优攻击方式,红黑相间的巨大链条疯狂抽动挥舞攻击创世神,暴动的力量让整个未知空间都弥漫起了黑红的雾气。

 

就算是神,也不可能抵御住这种程度的攻击吧。银爵轻松跃起稳稳站立在一根锁链上控制它升向高空,向下俯视试图透过浓重的烟雾去捕捉创世神的气息。创世神的气息本就十分微弱,在这样一连串的强势进攻下银爵几乎感受不到他的气息。

 

银爵挑了挑嘴角冷哼一声,挑战神的权威,他大概是第一个,但不得不说,这种感觉十分让人上瘾。但下一秒银爵那点膨胀的自信就遭遇了打击,烟尘之中突然窜出一根细长锁链,直奔着银爵的脖子而去,银爵还未来得及反应就被缠绕住脖子,然后那根反叛的锁链就用力往下一拉,将失去平衡的银爵从他站立的锁链上拽扯下来,狠狠甩到了地面上。

 

银爵无暇顾及身体传来的疼痛警告,他立即伸手去拉紧扣在脖子上的锁链,但却无济于事,斗魔天刑轻而易举就违背了主人的意志,更多锁链缠了上来,绞紧了他脆弱的咽喉和奋力挣扎的四肢。在逐渐散开的烟尘中银爵看到了缓缓向他走来的创世神,创世神头顶的光环依然黯淡,但身上的衣物却整洁如初连一丝褶皱也不曾出现,银爵那样猛烈的攻击对他来说似乎不痛不痒,但银爵发现他原本漆黑的眼底闪动着零星几点金色的光。

 

“如果你还有点常识的话。”创世神靠近了银爵,他半蹲下身子俯视着被斗魔天刑束缚住一动也不能动的银爵,慢吞吞地开口,“元力的本源就是神的力量,你企图用神的力量去攻击神,是不是搞错了什么?”仿佛是为了印证自己的话,创世神打了个响指,那根扣着银爵脖子的锁链就逐渐松开,沿着银爵的肩膀往上缠绕到他的手腕上,然后收绞拉高到他的头顶,把银爵的双手紧紧锁在一起。

 

“我确实遇到了一点麻烦,但你对神的力量似乎也存在不少误解。”创世神从他被另一根锁链束缚住的手中取走黑暗标徽,举在眼前观察,“果然是黑洞的东西。”他说,随意翻看了几下之后猛力一握,银爵力量的来源就这么在他自己的眼前碎成一堆黑色的渣滓,很快就彻底消散了。

 

“我是创世之神,是这个世界真正的主人,不是你随便得到一点黑洞的力量就可与之以匹敌的——何况黑洞也没给你多少,是其他人都太弱所以让你出现了自己很强的错觉吗?”

 

银爵不知如何作答,他只能咬紧了牙齿瞪着创世神,被动的姿态让他无比恼怒,非常想一拳挥过去打在创世神那张表情淡漠的脸上,但他做不到,他连活动一下被收紧的锁链勒得生疼的手腕都做不到。

 

创世神俯身下来,他的身体投下浓重的阴影将银爵整个人都笼罩在内,银爵又一次在他的眼底看到了闪动的金色光点,不知为何他感到一阵心烦意乱,而创世神又恰好将身体压下来,最后堪堪停留在离他的鼻尖不到一寸的地方,银爵从那片漆黑的海洋中看到了自己惊惧又不甘的脸,以及因为这种情绪而无意识收缩的银白瞳孔。

 

“你的行为激怒我了。”创世神说,“叛神者将受到神亲自给予的惩罚。”


【叫你再狂直接按在地上就是一顿摩擦】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