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创伤后应激障碍

620浏览    10参与
裘晟羽Kyna

薇生。

我住在一个白色的小房子里。房子白色的小门上挂着白色的小小的牌子,这洁白房子里唯一的异端,便是牌子上黑色的“薇薇”字样。于是所有人都叫我薇薇。


我只有妈妈,我的妈妈叫塞西莉娅。


只有妈妈也就够了。妈妈曾是年轻的博士,研究一种难以治愈的病,却在我6岁时为照顾我抛下了事业。她真的很厉害,也是真的很爱我啊。保姆和妈妈都这样告诉我。


我当然也如此觉得。


作为她的女儿,我却是不堪的,因为我犯了万死而不足惜,但在她这里似乎就可以受到理解的罪过,因为我对她产生了爱情。


什么时候开始的呢?不太能记清了。也许是在她辞职后带着我搬家那天,她脱下白大褂,而换上了更为洁白的一袭长裙,笑盈盈...

我住在一个白色的小房子里。房子白色的小门上挂着白色的小小的牌子,这洁白房子里唯一的异端,便是牌子上黑色的“薇薇”字样。于是所有人都叫我薇薇。


我只有妈妈,我的妈妈叫塞西莉娅。


只有妈妈也就够了。妈妈曾是年轻的博士,研究一种难以治愈的病,却在我6岁时为照顾我抛下了事业。她真的很厉害,也是真的很爱我啊。保姆和妈妈都这样告诉我。


我当然也如此觉得。


作为她的女儿,我却是不堪的,因为我犯了万死而不足惜,但在她这里似乎就可以受到理解的罪过,因为我对她产生了爱情。


什么时候开始的呢?不太能记清了。也许是在她辞职后带着我搬家那天,她脱下白大褂,而换上了更为洁白的一袭长裙,笑盈盈地,牵着我来到这个同样洁白的小房子里。妈妈,真好看啊,当时的我不由得想,现在的我也深以为然。


这份错乱的感情也许更早就开始了,而我那时才意识到?


不太能记清了。6岁以前的记忆似乎都很模糊,至少也是很错乱的了。我便干脆不去管。


我对妈妈的感情覆水难收,甚至于只是看着她,心中就生出千汹万涌,将我高低翻卷得头脑昏胀充血,而失去起码的判断能力了吧,竟然希冀着自己不是她的亲生女儿。但一想到若是如此,她也随时都可以抛下我,潮涌落下,我又狠狠摔在冰冷的地面上。


我患得患失,失了魂似的随这日子过。妈妈当然一早便发觉了我的消沉,但这如何能向她倾诉?我连保姆都小心地瞒着,生怕这丑恶暴露于妈妈这白色的小房子里,污了妈妈的白裙子。


妈妈应是很爱白色的。我也是。


但保姆不止一位,而有男有女。


其中一位戴眼镜的女士,人看着年纪轻轻,却颇有些严肃与犀利,做事很是利落。


我从见到她的第一眼起就忧心于自己这肮脏的秘密了。保姆也都身着白衣,独她眼前架着的镜框是红色的,纤细的突兀啊,无时无刻不在宣告着我这心思的昭然若揭。


那位女士会同旁的保姆一般不时来白房子里看我一眼,与我说说话,她的言语不过更直白些,一边还无休止地将小房子收拾利落,利落到配得上它的洁白,无节制地为我错乱搭着的紧绷神经上弦。


所以她的犹疑与试探会极明显。所以我终于号啕大哭,比起辩白更像供认不讳。


太多人陆陆续续来安慰我了,多得令人不安。我当时只想见到妈妈,却又不希望她见到被围在人群外的那位坦率的女士。


后续如何,不太能记清了。好在那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面前有这么多人,坏在我时至今日,再没见过那位女士。担心她是否失去了工作,愧于妈妈这段时间一直因我的不振而笑颜缺缺,我决心并做到控制好情绪了。毕竟,她笑起来那么好看。


也许还发生了其他乱七八糟的事作为部分原因吧,不太能记清了。我便干脆不去管。


其他保姆数十年来如一日,依旧工作,不时来与我们说说话。


我晚上总能在妈妈的柔声细语中安然入睡,她小小的藤椅常年摆在我的床头,几月前才移走,因她狠狠摔了一跤,人也年纪大了,我就教一位保姆拿了轮椅来。


我年纪也大了啊。


现在妈妈坐着轮椅,在床头对我笑。


妈妈,真好看啊。


不知有没有害了感冒的缘故?我不自觉喃喃道,道出多年来压在心里,从没敢诉说的爱意中的第一句。妈妈嗔怪,但笑容未却,我也笑了。


从前您说自己年纪大了,身体不行时,我还怪您。现在倒好,我也这么轻易地病倒了。


没待妈妈回应,一位保姆依旧来看我们睡了没有。她教我睡吧,我应声,她便推门闪出去,出门前的一瞬,她有点令我忆起一位坦率的女士来。我对那位女士某次出门前一句不着边际的叹息印象颇深。


好在你妈妈是真的有钱。


现在想来,她说的便是从我的角度也无何问题。如果妈妈不是这么有钱,她就总有一天要抛下我去工作。我早已习惯有深爱的人日夜相伴,贪婪被满足惯了,轻轻松松就能将我吞噬。


我对她是寸步不离的,她坐轮椅我都从不许别人推着她。


而且说来可笑,我到现在还没问过妈妈我是不是她的亲生女儿,却又记挂着这个幼稚得可怜的问题。


但妈妈突然顺利地站起来了,我看着她的面貌迅速地变年轻,马上就变成当时使我身陷囹圄却又甘之如饴的样子。


我也已经不自觉地起身想去她那里。


她好像被我吓到了,转身跑向一辆车,跑向车,跑向车底。她洁白的裙摆不知何时爬满了潮湿的红。


我心中一急,忙下床去追,却不知踩上了被单还是她潮湿的裙摆,栽倒在她空荡荡的轮椅上。


妈妈,您要去哪……


你会抛下我吗?为什么?


……塞西莉娅!


……


塞西莉娅曾属研究院名下的精神病院,走廊里轮椅滑动的声音细微不可闻。


打着吊水的针错乱地动。


冰冷的地面上,红色潮湿地蔓上白色的被单。

不要熬夜

 因为写作业综述查到complex PTSD

只有机翻

看到这一段真的很心情很复杂,又难过又感动,

好温柔的描述 


Herman, J. L. . (1992). Complex ptsd: a syndrome in survivors of prolonged and repeated trauma. Journal of Traumatic Stress,5(3), 377-391.


 因为写作业综述查到complex PTSD

只有机翻

看到这一段真的很心情很复杂,又难过又感动,

好温柔的描述 


Herman, J. L. . (1992). Complex ptsd: a syndrome in survivors of prolonged and repeated trauma. Journal of Traumatic Stress,5(3), 377-391.


视友科技

危险是远是近?大脑不同反应!

一项结合磁共振扫描与虚拟现实技术的新研究表明,人类大脑对近距离威胁与对远距离威胁的反应截然不同。后者涉及的环路与问题解决相关,而前者触发的脑区参与防御行为,属于缺乏理性的动物本能,也更易引起较长持续时间的恐惧反应,包括创伤后应激障碍(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PTSD)。


无可奈何的是,恐惧支配甚至主宰着我们的生活。然而恐惧对心理健康的持久影响却并不相同,这是因为人脑利用不同环路处理各种险境。


杜克大学发表于《美国科学院院报》的一项新研究就人脑处理切身威胁与遥远威胁的方式进行了探索。具体而言,它阐明了威胁的距离如何影响恐惧的学习与记忆过程。...


一项结合磁共振扫描与虚拟现实技术的新研究表明,人类大脑对近距离威胁与对远距离威胁的反应截然不同。后者涉及的环路与问题解决相关,而前者触发的脑区参与防御行为,属于缺乏理性的动物本能,也更易引起较长持续时间的恐惧反应,包括创伤后应激障碍(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PTSD)。


无可奈何的是,恐惧支配甚至主宰着我们的生活。然而恐惧对心理健康的持久影响却并不相同,这是因为人脑利用不同环路处理各种险境。


杜克大学发表于《美国科学院院报》的一项新研究就人脑处理切身威胁与遥远威胁的方式进行了探索。具体而言,它阐明了威胁的距离如何影响恐惧的学习与记忆过程。


从传统意义上讲,由于被试通常坐在与电脑屏幕距离固定的位置,这类接近度相关的恐惧测试在实验室环境下往往难以操作。为了应对这个问题,研究员们对设备进行了大胆创新。


49位健康被试被安置于装有虚拟现实系统(包括3D电视和3D眼镜)的磁共振扫描仪内,并以第一人称视角观看两种场景——无威胁或威胁性人形图标分别以远近两种距离出现。


测试的第一天,被试面前呈现出一条漆黑深远的走廊,并被动前进直到图标出现。每当威胁性图标出现在3米或0.6米距离时,被试便会受到一次电击来建立恐惧。无威胁图标也以同样距离出现,但不伴有电击。


第二天,被试被置于相同场景中,但仅仅在每组实验开始时给予被试三次电击(而不是每次在威胁性图标出现时给予电击),以此来唤起被试在前一天实验中建立起的恐惧。在这一阶段,研究者想要观察的是:在缺乏实时电击的情况下,实验场景能在多大程度上触发先前习得的恐惧反应。


第一天的磁共振数据表明,一臂距离内的威胁与3米远的威胁所能激活的脑区不同。远距离威胁与负责更高级的思维活动(包括问题解决、计划和视觉加工)的脑区相关,包括杏仁核、海马和背内侧前额叶皮层。

一臂距离内的威胁更令人胆寒,引起了更近似于动物的应激反应,涉及脑区在进化上更加原始。这种防御性的求生环路位于边缘脑区和中脑。


该团队还发现远距离威胁留下的印象更浅,恐惧也更易消除。与之相反,侵入个人安全距离的威胁性图标更难被忘记,即便第二天的实验中没有电击。


上述结果也与早期研究强调的结论相符:涉及侵入个人空间的创伤性事件(例如强奸和袭击)与PSTD的相关性,较之于远距离威胁明显更高。


根据该团队的研究,更好地理解人脑对“接近度依赖性创伤”的反应,可为将来治疗PTSD提供洞见。


“我们认为小脑可能是一个有意思的干预点。”杜克大学心理学与神经科学教授、该研究的通讯作者凯文·拉巴尔(Kevin LaBar)评论道,“从临床角度来讲,这是一个新的治疗靶点。如果能以某种方式消除小脑内持续的威胁表征,那么(恐惧)重现的可能性就会大大降低。”


本文来源于互联网,仅用于免费分享脑科学知识,如有异议请随时联系我们,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


簌

我的忌日

我父母,找了网瘾机构来迫害我,后来又有性侵非法拘禁不让上学一系列的问题,之后我的忌日,我恐怕做不了什么,连上一炷香做不了,只能在lofter聊表哀思

(心里实在太难受了,所以随便写写,希望不想看到的人就当没看到就好了)

我父母,找了网瘾机构来迫害我,后来又有性侵非法拘禁不让上学一系列的问题,之后我的忌日,我恐怕做不了什么,连上一炷香做不了,只能在lofter聊表哀思

(心里实在太难受了,所以随便写写,希望不想看到的人就当没看到就好了)

缕心羽感

怎样自杀可以无痛又快?我想健全地死,不想没死成残废了
[图片]

怎样自杀可以无痛又快?我想健全地死,不想没死成残废了

睡之魔女🐍

一点废话

其实每次写像《女儿》那种情节我都会感觉很难受很难受,像要窒息一样,因为文章里面的事是小学的时候真实在我身上发生过,而且还不止一次的。那个男孩三年级,跟我一样大。上到六年级,班上的男生已经习惯去揪女生肩带摸女生的胸,偷看我们的体检报告然后再公共场合大声问一些女生是不是月经不调,高谈阔论神仙水就是qj药。我当时想叫其他女生和我一起去告诉老师,没一个人敢去,没有人敢站出来。无论是被扇巴掌还是性骚扰。

这件事我瞒了所有人,一开始只有我女朋友和我双生知道。后来我终于鼓足勇气告诉了我爸,因为创伤后应激障碍的闪回发作让我痛不欲生快要死了。

我爸当时的反应和文中的那些男孩的家长一样。我当场就疯了,神志错乱...

其实每次写像《女儿》那种情节我都会感觉很难受很难受,像要窒息一样,因为文章里面的事是小学的时候真实在我身上发生过,而且还不止一次的。那个男孩三年级,跟我一样大。上到六年级,班上的男生已经习惯去揪女生肩带摸女生的胸,偷看我们的体检报告然后再公共场合大声问一些女生是不是月经不调,高谈阔论神仙水就是qj药。我当时想叫其他女生和我一起去告诉老师,没一个人敢去,没有人敢站出来。无论是被扇巴掌还是性骚扰。

这件事我瞒了所有人,一开始只有我女朋友和我双生知道。后来我终于鼓足勇气告诉了我爸,因为创伤后应激障碍的闪回发作让我痛不欲生快要死了。

我爸当时的反应和文中的那些男孩的家长一样。我当场就疯了,神志错乱发病摔手机大哭大叫。疯了之后我被老师强行关进后台不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老师出来跟我爸解释,说了什么我不知道,但他最后被我爸的态度气得摔门而去。后来我们花了很长的时间做了很多努力——其实基本上都是老师和珊德拉姐姐一直在帮我解释,因为每每谈到这个话题我都会发病,大部分是源于我爸的态度:三年级的小孩懂什么,你发育了那个男孩都还没发育呢,你那又不是qj法律上不叫性侵。之类的,其实当时我也很惶恐,我觉得我这点事告上法院也没人理,但后来我女朋友给我科普了国外对性侵的定义,哪怕是口头的骚扰也会被定罪。我爸自身是警察,但老师还是花了很长时间给他科普这些观念。我妈是不可能告诉她的,她精神问题比我更严重。

我跟我爸僵持了大概两个月,最后他终于说了一句如果当时我在场我一定会杀了那个小男孩。我当时就哭了。

别误会,我并不想指责我爸。我爱他,他是世界上最好的父亲。我也爱老师和珊德拉他们,我的每一个保护者。创伤后应激障碍的闪回发作的时候我会完完全全被带回那个场景,在视听触觉都无比真实的情况下一遍一遍循环那个噩梦。每当这个时候老师就会静静地抱住我,我觉得很安全。珊德拉姐姐也一直在用她开朗的情绪感染我,没有他们我可能撑不到现在。

话又说回来了,既然我不断循环体验那些东西为什么我要说的难听点自己找死去写这些东西触发自己呢。因为我知道我一直不是一个人,有很多与我相似的受害者身边的环境甚至比我更严重,甚至没有一个能理解她们的人,甚至她们自己的认知也会被周围的环境扭曲而动摇从而忽视了幼童性侵幼童这一敏感而又切实存在的事实的影响力。我写这些东西只有一个目的,告诉她们你们不是一个人。你们的感受是真实的,你们的创伤更是真实的。你们应该指责他们而不是质疑自己。这个问题需要被重视,包括事实现象和受害人的感受而后者才更重要。就像我第一次见我的新的心理医生说到性侵事件时,我爸说那只是小孩子开玩笑,我的医生却很严肃地说,这要以你女儿的感受为主,你要尊重她的感受。

很多人会质疑我说这些话的真实性,没错我以前也被人恶意质疑过蹭性侵受害者的热度。这些人的怀疑大多都是建立在性侵受害者不愿说出事实经历的基础上。有时候性侵作案者往往都是基于这种认知才行动的,这点b站大漠叔叔的视频里讲过。可那已经是过去式了。越来越多的受害者可以勇敢地克服自己的创伤站出来发声,微博上的米兔行动和一片雪花app都是我亲眼见过的例子。越来越多的萤火虫在汇成一片篝火,在用她们的勇敢和温暖照亮后来人前进路上的黑暗。我作为受害者之一也是一名当代女性,为了我们这一代和下一代,也想像鲁迅先生说的一样,有一分光发一分光,不必等待火炬。因为若是将来一片黑暗,你便是唯一的光。

借用一句漫画里的台词:当沉默的大多数不再沉默,每个人都是拯救世界的英雄。

共勉。

心事

004.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

一、PTSD是什么

创伤后应激障碍,Post 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简称PTSD,是由异乎寻常的威胁性或灾难性心理创伤所导致的延迟出现和长期持续的精神障碍,是一种非常严重的心理反应。通常被归为焦虑症的一种。

几点解释:

1.延迟出现:通常在创伤事件后经过一段潜伏期才显现为障碍,潜伏期自几天到数月不等,多数在六个月之内。

2.长期持续:症状通常持续一个月以上,可长达数月至数年,有的甚至达10年以上。

3.可能导致PTSD的创伤性事件:遭受、目睹或接触攻击、强奸、自然灾害、飞机坠毁或火灾等事故、恐怖袭击、战争等。但并非只有以上提到的异乎寻常的威胁和灾难才会引...

一、PTSD是什么

创伤后应激障碍,Post 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简称PTSD,是由异乎寻常的威胁性或灾难性心理创伤所导致的延迟出现和长期持续的精神障碍,是一种非常严重的心理反应。通常被归为焦虑症的一种。

几点解释:

1.延迟出现:通常在创伤事件后经过一段潜伏期才显现为障碍,潜伏期自几天到数月不等,多数在六个月之内。

2.长期持续:症状通常持续一个月以上,可长达数月至数年,有的甚至达10年以上。

3.可能导致PTSD的创伤性事件:遭受、目睹或接触攻击、强奸、自然灾害、飞机坠毁或火灾等事故、恐怖袭击、战争等。但并非只有以上提到的异乎寻常的威胁和灾难才会引起PTSD,请大家理解,每个人的创伤经历都不相同,在别人眼里微不足道的小事,对患者来说可能是严重的创伤事件。

 

二、PTSD的主要表现/核心临床表现有三组:

1.闪回——反复回忆创伤性体验、入侵性的思绪

思维、记忆或梦中一遍又一遍反复、不自主地涌现或闯入与创伤有关的情境或内容,一遍又一遍地感受创伤事件的过程和当时的创伤体验。

2.回避与创伤性事件有关的刺激、麻木

长期或持续性地极力回避与创伤经历有关的事件或情境,有些甚至出现选择性遗忘,不能回忆起与创伤有关的事件细节。

情感麻木,难以对周围环境中的情感做出反应,或难以对自己以前在意的事物感兴趣。

情绪不佳,认知能力下降。

3.警觉性增高,唤醒水平提高

过度警觉、惊跳反应增强、高度唤起,长期保持紧张的情绪,很容易受到惊吓,可伴有注意不集中、失眠、噩梦、激惹性增高及焦虑情绪。

 

三、PTSD的其他表现:

有些患者会表现出药物滥用、成瘾、攻击行为、自伤或自杀行为等,这些行为往往是患者心理行为应对方式的表现。同时抑郁症状也是很多PTSD患者常见的伴随症状。

 

四、PTSD患者是因为精神太脆弱了不够坚强,才患上PTSD的吗?

不是。家庭、社会心理因素和生物学因素等都是PTSD的影响因素,且创伤性事件是随机、不可控的,患上PTSD不代表他/她就精神脆弱这种PTSD的污名化有时会导致患者不愿意求助,所以,如果观察到身边的人出现PTSD的症状,请鼓励他们及时就医,并且告诉他们得PTSD没什么好羞耻的。

 

五、治疗

目前对于PTSD的治疗已比较成熟,药物治疗+心理咨询/治疗。

筠咕咕

《芭比娃娃》 文/清筠



我在挺小的时候父母就离异了,我跟着爸爸挤在狭小的出租屋里,成天浸泡在烟味儿里,旧空调不停地滴水,打在蓝皮儿铁棚上,犄角旮旯堆满酒瓶碎片。

有天爸爸回来很晚,喝了很多酒,一回到家就亲我,把舌头压进来,我僵硬地配合他,我的父亲。但是眼泪和鼻涕都不住地往下流,视线模糊下来,想被人扼住了脖子那样压抑痛苦。

我感受到他粗糙的胡茬摩磨蹭我的脸,留了很多血痕。然后一只脚就踹进我的肚子里,我吐了口唾沫出来。


我妈妈来看过我,给我带了零食玩具,大多是芭比娃娃,正常女孩子都喜欢的玩具。爸爸发怒扔了很多,只有一个被我小心翼翼地藏起来了,细脸蛋,小鼻子,眼睛大大的,黑色的长头发。我不想痛不欲生的时候身边连个假的人都...



我在挺小的时候父母就离异了,我跟着爸爸挤在狭小的出租屋里,成天浸泡在烟味儿里,旧空调不停地滴水,打在蓝皮儿铁棚上,犄角旮旯堆满酒瓶碎片。

有天爸爸回来很晚,喝了很多酒,一回到家就亲我,把舌头压进来,我僵硬地配合他,我的父亲。但是眼泪和鼻涕都不住地往下流,视线模糊下来,想被人扼住了脖子那样压抑痛苦。

我感受到他粗糙的胡茬摩磨蹭我的脸,留了很多血痕。然后一只脚就踹进我的肚子里,我吐了口唾沫出来。


我妈妈来看过我,给我带了零食玩具,大多是芭比娃娃,正常女孩子都喜欢的玩具。爸爸发怒扔了很多,只有一个被我小心翼翼地藏起来了,细脸蛋,小鼻子,眼睛大大的,黑色的长头发。我不想痛不欲生的时候身边连个假的人都没有,我不想愤怒到极点的时候连个发泄自己的身体都没有。爸爸不喜欢我身上有疤。


剥光芭比娃娃的衣服,用小刀划破她的皮肤,手用力扭断她的胳膊和腿。又亲吻她,把她放在我的枕边,和她一起入睡。我成为了和爸爸一样的人。


长大了点我再也受不了,就去外面租房子,所有的玩具用具都留在家里,包括那个惨不忍睹的芭比娃娃。经济来源是在情色酒吧里穿着暴露的衣服打工,让人摸我的大腿、腰、胸部,贴着人的脖颈喘。我喜欢做,和各式各样的男人做,女人也行。

反正醒来又是不一样的人。反正昨天做过的事情今天就会平息,今天做过的事明天又会被遗忘。所以根本就无所谓。


颓靡的没任何指望的生活里,我见到了一个很在意的女孩子,清瘦,五官出落得很干净,头发垂到腰间,又黑又直,眼睛亮晶晶的。

我饶有趣味地靠近她。


“来这里的小姑娘可是会被吃光抹尽的。”


“无所谓的。”


她偏过头盯着我,明明说出的和我是同样的话,但是她的眼里却闪着光,背挺直地像一面旗帜。叫人又妒忌又心动。


“没有人足够爱我,会来阻止我步入深渊,爱我的人也会伤害我。而且被吃光抹尽并没有浑浑噩噩活着痛苦。”


好幼稚。我“噗嗤”一声笑出来。


“而且你看起来是个好人,和你一起……并不会很让人讨厌。”


我把眼睛眯起来,想试图做些解释,又被她打断了。


“我刚刚看见了,你坐在我旁边的时候向那个人使了个眼色。”


她微微抬了抬下巴。我顺着看过去,的确,在我们这儿使眼色的大意,不过就是:这是我的猎物,别来抢。

她也是够仔细的。一本正经的样子也够可爱的。


我凑近她的耳根,唇与滑嫩的皮肤摩挲了一阵,轻飘飘落下一个吻,把气息尽数吐在她的耳朵上。


“嗯,你猜对了。”


只觉得小姑娘猛然颤抖一下 ,紧接着脖颈耳根都涨得通红。

我与她拉来开了点距离,对上她水汪汪的眼睛,于心不忍,没有继续下去,反倒拉着她的手,给她打了车,叫她乖点回家,又当着司机的面拍下车牌号和驾驶证号。

好像以前从没有这样过。


之后的每周她都会来,有时候穿着校服像是从学校赶来的,有时候给我带她自己烤的曲奇,整个店的员工和常客都知道了她是我的女朋友,因而没有任何一个人去侵扰她。我们在黑暗里接吻,在寒风里拥抱,我送她回家她在小区门口踮起脚亲我的嘴角。

我把头发剪短又剪短,活像个假小子,她和我走在一起就像我的小媳妇。

我牵着她站在老板娘面前说我以后只负责调酒,调情的工作一概不碰的时候,老板娘也只是很爽快地表示:“没想到你这人能说出这种话来。真是没来由地,但既然都这样了,我也舍不得你卖屁股。”


我向老板娘鞠躬致谢,她笑着吐了口烟:


“怎么弄得和个文化人似的?记着你以后工资减半。”


那天晚上我把她带回我的出租屋里,边吻她的脖颈边问反复她:“你真的要跟我吗?”她软软地应下好几声,细喘着把手覆在我的锁骨上。

我把她抱起来丢到床上,木板床发出老旧的“吱呀吱呀”的声音,我很快地剥光她的衣服,牙齿去啃面前雪白的肌肤,她像水一样柔情,只是动作稍显僵硬,笨拙地附和着我。我喜欢她的没经验,这证明她过去和现在,如果可以再加上将来,都只是我的女人。这种感觉太美好了。


我的手指伸进她的身体里,像被蓄满唾沫、温热的口腔包裹住。她却突然停止了动作,直直盯着我的眼睛:


“你觉得,我像芭比娃娃吗?”


我愣住了,脑子一片空白。


我看见一把小刀从她的手里钻出来,她拿起小刀往我的身上一刀一刀地划,我的手腕、大腿、锁骨上全是血。

她又去划自己,对着自己的脸,刺了下去,嘴里喃喃着:“我不要变成你,我不要变成你。”

越来越用力,越来越快,像发了疯一样,最后狠狠往脖子上割了一刀,血喷到天花板上。


我从梦里醒过来,满身大汗,呼吸急促得不受控制,颤抖着确认自己的皮肤完好无损。


后来我就再没在酒吧里见过她了。


回到旧房间,芭比娃娃也不见了。




涉及:人格障碍、创伤后应激障碍。


文/清筠


panda爱吃米
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延...

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延迟性心理反应。由于受到异乎寻常的威胁性、灾难性心理创伤,导致延迟出现和长期持续的精神障碍。所谓“创伤性事件”具备两个特点,一是事件本身对未来的情绪体验具有创伤性的影响,二是对躯体或生命产生极大的伤害和威胁。PTSD多在创伤事件后数天至半年内发病,一般在一年内恢复。少数持续多年。
特征:

①创伤性体验反复重现。患者以各种形式反复体验创伤性情景,令患者痛苦不已。「反复出现创伤性经历重演的行为或感觉,如同又回到了创伤性情景当中,表现出类似的情绪体验和行为反应,称闪回事件。」
②持续性的回避。患者表现出尽量回避与创伤有关的人、物及环境,回避相关的想法和话题,不能回忆有关创伤...

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延迟性心理反应。由于受到异乎寻常的威胁性、灾难性心理创伤,导致延迟出现和长期持续的精神障碍。所谓“创伤性事件”具备两个特点,一是事件本身对未来的情绪体验具有创伤性的影响,二是对躯体或生命产生极大的伤害和威胁。PTSD多在创伤事件后数天至半年内发病,一般在一年内恢复。少数持续多年。
特征:

①创伤性体验反复重现。患者以各种形式反复体验创伤性情景,令患者痛苦不已。「反复出现创伤性经历重演的行为或感觉,如同又回到了创伤性情景当中,表现出类似的情绪体验和行为反应,称闪回事件。」
②持续性的回避。患者表现出尽量回避与创伤有关的人、物及环境,回避相关的想法和话题,不能回忆有关创伤的一些重要内容。甚至表现出兴趣索然,与外界疏远,变得退缩、孤僻等。
③持续性的警觉性增高。患者表现警觉性增高,睡眠障碍、注意力不易集中,容易受到惊吓。

心理咨询师韩美龄

心理咨询师能拯救灾区的人们吗?

作者:北京美龄心理咨询中心  雷老师

    继2008年5月12日汶川大地震之后,2010年4月14日,青海玉树又爆发了7.1级地震。再次关注关于青海玉树地震的信息,回想起当初汶川地震的情形来,心里却别有一番滋味。作为心理咨询行业的一员,我所关注的更多的是心理咨询师在地震中的行为。

    当汶川地震发生的时候,许多心理咨询师第一时间赶到了地震灾区,期望能为遭受严重心理创伤的灾区人们做一点力所能及的事情。遭受地震的人们,创伤后心理障碍非常严重,需要专业的心理辅导。但是,怀揣着一腔热情去支援灾区的心理咨...

作者:北京美龄心理咨询中心  雷老师

    继2008年5月12日汶川大地震之后,2010年4月14日,青海玉树又爆发了7.1级地震。再次关注关于青海玉树地震的信息,回想起当初汶川地震的情形来,心里却别有一番滋味。作为心理咨询行业的一员,我所关注的更多的是心理咨询师在地震中的行为。

    当汶川地震发生的时候,许多心理咨询师第一时间赶到了地震灾区,期望能为遭受严重心理创伤的灾区人们做一点力所能及的事情。遭受地震的人们,创伤后心理障碍非常严重,需要专业的心理辅导。但是,怀揣着一腔热情去支援灾区的心理咨询师们,谁也没有想到,震后,很快广泛流传这样一条信息:防水,防震,防心理咨询。是什么让心理咨询被妖魔化,变成了洪水猛兽?当我从参加过汶川地震救灾活动咨询师那里深入了解了当时的情景时,我才明白了其中的原因。

     地震,洪水,海啸等等自然灾害,属于不可抗力,会给人们的身心造成重大的创伤。人们突然遭受这样的灾害,会出现严重心理失衡,导致应激性的精神异常表现,这就是创伤后应激障碍。创伤后应激障碍有延迟性和持续性的特点,它不像感冒,感染病毒之后症状出现的快,吃药之后好的也快。今天有一个女孩在QQ上找到我们,她是经历过汶川大地震的一员,一直到汶川地震一年之后,她内心的创伤才表现了出来。

    汶川地震发生期间有报道说,灾区起码有2000多名心理咨询师,以至于到了“只要在街上喊一嗓子,就会有心理咨询师答应”的地步。但就像大潮退去一般,这些人陆陆续续地走了,速度快得和他们来时一样。他们中有人只待了一天,有人留下来一周,时间长的也就坚持了3个月。当“防水,防震,防心理咨询”的说法流传出来之后,我们不禁反思,是灾区真的不需要心理咨询吗?不是!灾区非常需要心理咨询,但是由于他们缺乏相关的经验,支援灾区的心理咨询师们,有几大特点:

    1、仅凭着一腔热情,一拨又一拨的咨询师来了,面对着受灾群众,每一拨咨询师都很“热心”的询问他们灾难发生的经过,家庭受到哪些重创……这样的做法,看似关心,实则是在一遍遍血淋淋的掀开灾区群众的伤口。突如其来的灾难面前,人们没有任何的心理准备,灾难过后需要一定的反应时间,让内心接受现状。缺乏处理创伤性应激障碍经验的咨询师,往往会急于做自己想做的事,忽略了灾区群众真正的心理需求。

    2、大多数去到灾区的志愿者,都不会长期留在灾区。他们短期的为灾区群众做心理辅导,可能刚刚让灾区群众产生信任,却又拔腿离去。创伤后应激障碍,绝对不是短期内可以解决的问题。就像我上面所说,它有延迟性和持续性的特点。很多经历过唐山大地震的人,在地震过后许多年,还遗留许多因为当初地震造成的心理障碍。只有长期的跟踪指导,才能让遭受重创的心灵慢慢重新恢复过来。

    3、许多咨询师来到灾区,是有“从众”心理。他们随着咨询师的大潮来了,来了之后,却发现自己不知道怎么去做,于是又随着大潮走了。甚至有的咨询师只是配合媒体,每到一个地方,走走形式拍拍照片。汶川地震过后每到5.12日,媒体都会铺天盖地的报道关于灾区的信息,采访灾区群众,比如地震中出现的“可乐男孩”,“夹缝男孩”。每当这个时候,我都在内心呐喊:请还给他们平静。我的一位经历过汶川地震的老师,也在第一时间赶去灾区。她以一个地震亲历者的身份告诉我说,在震后一年多的时间里,她从来都是回避提起“地震”“绵阳”“汶川”等等信息,也从不跟人说起地震的事情。直到现在,整整过去了两年,她才慢慢的和人谈起那时候的事情。一个资深的心理咨询师尚且如此,我们的孩子如何能够承受满目的创伤场景回忆?所以,我们一定要尽力避免这样人为的“二次创伤”出现。

    值得欣慰的是,今日我们再次遭遇青海玉树地震,赶赴灾区支援的志愿者们都对此有了一个相对理性的认识,不再盲目的仅凭一腔热情去做事。这也是我们中国的心理咨询行业不断成熟的表现,是我们心理咨询师成长道路上必须经历的考验。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