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创作

70064浏览    23944参与
黑猫Felicia

(无端想法)

我在想打码可不可以作为一种艺术形式,就是,那些,被禁止的,压抑的,不被容许的东西,试图寻找自己的出口,却被暴力抹除时,的那种破碎美感,如果有人以这些东西为主题创作的话,我觉得会非常有趣。

我在想打码可不可以作为一种艺术形式,就是,那些,被禁止的,压抑的,不被容许的东西,试图寻找自己的出口,却被暴力抹除时,的那种破碎美感,如果有人以这些东西为主题创作的话,我觉得会非常有趣。

墨客离人

【干货】这些年我用过的外国创作平台

【干货】这些年我用过的外国创作平台

尤加利叶

是一些奇怪的oc摸鱼【】

是一些奇怪的oc摸鱼【】

陆潜

创作

文字是可以宣泄情绪的,我想这就是创作的意义之一。

文字是可以宣泄情绪的,我想这就是创作的意义之一。

leumergx

其实,当我意识到我是野蛮的时候,文明指引我踏入文明之地实际是对我的迫害,清风不解拂柳意,如此如此这般而已。但凡有一点脑子在脑壳里,也会知道野猫绝不会闯进人类的鸡窝里找食吃,除非它很想赶快死,若不是它的家早已颓圮泥墙抹一堆的枯枝烂叶,若不是田垄上全是吃了敌敌畏的死老鼠。

其实,当我意识到我是野蛮的时候,文明指引我踏入文明之地实际是对我的迫害,清风不解拂柳意,如此如此这般而已。但凡有一点脑子在脑壳里,也会知道野猫绝不会闯进人类的鸡窝里找食吃,除非它很想赶快死,若不是它的家早已颓圮泥墙抹一堆的枯枝烂叶,若不是田垄上全是吃了敌敌畏的死老鼠。

成蹊知府

与梦如尔【10】

“顾姐,你怎么还站着啊,我看你一天了,除了站着就是站着,没怎么坐过,这是怎么了?椅子坏了?”办公室科员小王倒水的时候疑惑地看着顾晓梦。

这一说话全办公室的人都抬头看了一眼,顾晓梦瞪了一眼,狠狠地回了句:“关你屁事!你不说话没人当你哑巴。”

小王无趣,不讨好的走了。

上完卫生间洗手的时候又碰上搞卫生的大妈:“你这...胖了?”

“没有啊。”顾晓梦洗着手看了看镜子。

“我记得你穿着裤子以前挺松垮的,今天这屁股...绷住圆圆的,连裤缝都绷住了...”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顾晓梦也不知道要怎么解释,尴尬的笑了两声,红着脸跑出去了。

回办公室的路上,心里一直念叨着:死李宁玉坏李宁玉,打人打...

“顾姐,你怎么还站着啊,我看你一天了,除了站着就是站着,没怎么坐过,这是怎么了?椅子坏了?”办公室科员小王倒水的时候疑惑地看着顾晓梦。

这一说话全办公室的人都抬头看了一眼,顾晓梦瞪了一眼,狠狠地回了句:“关你屁事!你不说话没人当你哑巴。”

小王无趣,不讨好的走了。

上完卫生间洗手的时候又碰上搞卫生的大妈:“你这...胖了?”

“没有啊。”顾晓梦洗着手看了看镜子。

“我记得你穿着裤子以前挺松垮的,今天这屁股...绷住圆圆的,连裤缝都绷住了...”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顾晓梦也不知道要怎么解释,尴尬的笑了两声,红着脸跑出去了。

回办公室的路上,心里一直念叨着:死李宁玉坏李宁玉,打人打的这么狠,不是自己也受伤了嘛,哪里还有那么大的力气...

等等...

李宁玉也受了伤?!对啊!她怎么能和龙川那个王八蛋对战,身手好的不像我认识的那个玉姐啊...怎么会...怎么会那么厉害?档案上的格斗技能不是和我一样,都是乙下啊,难不成,一直装着?那也不能装了那么久一点破绽也没有...

“小心小心...”

顾晓梦只顾着走路,没注意到前面人抱着一塌资料过来,两人正对面的撞到了一起,顾晓梦碰到墙上疼的大叫一声。

那人也是吓坏了,掉落的资料也不敢去捡,看着顾晓梦摸着屁股,一脸愤怒:“走路不看啊!”

“对...对不起啊...不是故意的...刚才说了小...”

“说什么说!我没听见!”

一回头,周围的人都在看着他们,顾晓梦的火又起来了:“没见过被撞啊,都闲的没事干了吗!”

“快走快走...”

“你还看...”

“别惹她...顾家千金...”

大家窃窃私语,快步离开。

顾晓梦原本想蹲下帮忙捡资料,试了一下,根本蹲不下去。

 

********

金生火办公室,李宁玉抱着几本译好的电文让他签字,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起来。

“宁玉啊,这两天可能马上要忙了,你呢,最好多备点吃的,你那个胃啊,太脆弱了。”

“多谢处长关心。”

“回头给你们科室的人也说说,加班要积极,又不是没有加班费。”

“明白。”

金生火签完字,合上文件夹:“最近不太平,咱们呐,没事少往楼上跑。”

“收到。”

金生火看着李宁玉,依旧一副不冷不热的样子:“你就不想打听点什么?”

“报告处长,坚决完成上峰布置的任务,不该问的不问,不该说的不说,不该打听的不打听。”

“得,算我白说。”

金生火挥挥手,李宁玉并脚抬手,一个军礼,转身出去了。

 

********

 

回到办公室,李宁玉又复盘了一遍昨夜的行动。

纸币传递是她和顾明章之间的方式,若非事出紧急,也不会冒险用透明墨水写在上面。以顾晓梦昨晚的举动,这次行动应该是策划了不少时间,她没有和自己说,也没有和顾明章说。可是现场看起来,除了组织的人、顾晓梦的人、日本人,还有一伙人,那些人都是生面孔,打斗方式毫无章法,也没有配合,像极了普通的街头斗殴,这些人又是哪里来的?他们会是谁的人?

日本人这些年在国土上肆意妄为,是会有不少能人志士出来反击,可绝大多数都是延安和重庆的,其他人想要插足,除非内部有人...

想到这里,李宁玉脑海里出现了白小年,难道是他的人?如果是他的人,那这一切都可以说得通,可如果不是,又会是谁?

最近特务猖獗,日本人连续端了好几个联络点,新的联络点还不成熟,旧的剩的越来越少...金生火应该是知道点什么,不然不会说最近要加班的事。

走到窗前,看着院子里停的汽车,多了几辆,仔细瞧瞧,车顶上那些,应该是探测器,现在是下午,他们没有出动,那就是说他们会晚上行动。

龙川肥原抓的那个人多半是被策反了,得想个办法打探一下才行。

 

铛铛铛——

“进。”

正想着,白小年就推门进来了:“李科长。”

“白秘书,什么事?”

“昨晚睡得好吗?”

“好得很。”李宁玉捂住打了个哈欠,心想浑身上下跟散了架似的,躺下去都难,还睡什么睡。

白小年笑嘻嘻的坐在沙发上,搭起腿:“那就行,这两天多吃点好的,才能应付过两天的审查。”

“审查?”李宁玉皱了皱眉。

“是啊,龙川大佐的府邸,昨夜遇袭,啧啧啧...现场惨不忍睹呐。”

“哦。”

“你怎么这么淡定的?”

“那要怎样?我的工作是破译,又不是破案,再说,他家遇袭,和我有什么关系。”

“我也不知道和咱们有什么关系,只知道龙川大佐伤得不轻,三井少将会暂时接管司令部,到时候要对所有人进行审查,大到司令,小到门卫。”

“白秘书,你不觉得你这几天往我这里跑的太勤快了吗?而且说的尽是些有的没的。”

“三井和咱们是老相识,上次没讨到好处,这次不一定会用什么手段呢。”

李宁玉没有在搭话,一想到龙川肥原伤的严重,就知道这次是个不错的机会,晚上要把消息带给顾明章,看看组织那边会不会有什么法子除了这个祸害。

“李科长,你有没有听我说话啊?”

“嗯。”

“我还打听到一些关于龙川的事,你想不想知道?”

“不想。”

“不要这么不近人情嘛...算了,我该说的也说了,你心里有数就行。”白小年起身,“不过我猜测啊,三井就是走个过场,当初龙川可是差点拔了他的舌头,他又怎么会真心找出凶手呢?你说是吧...”

关于龙川肥原的事情,李宁玉知道的不多,可她就算再想知道,也不愿意从白小年的嘴里听见。白小年一天到晚油光粉面的,游走在各个高官之间,说他八面玲珑也不为过,贸贸然的打探,万一是个圈套,害了自己不说,还有一大批人,想到这里,李宁玉冷冷的送出一句:“不送。”

“行行行...不打扰了,您老继续工作。”

白小年临出门还不忘给李宁玉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李宁玉摇摇头不予理会。

 

“玉姐...”

白小年出去不久,顾晓梦就进来了,一进门就撒着娇:“时间差不多了,咱们回家吧。”

“咳咳——”李宁玉给了个眼神,顾晓梦才发现门没关好,小跑过去关上,还听了一下,门口没有人。

“叫李科长。”

“又没外人,玉姐...人家都站了一天了,腿都站直了。”

“这是在单位,注意点。”

“哎呀...玉姐...好玉姐...你心疼心疼我嘛...咱们回家吧...真的好累啊...”

顾晓梦拉起李宁玉的手摇晃着,噘着嘴,李宁玉抬头看一了下:“不疼了?”

顾晓梦几乎是条件反射的捂住身后:“那...那个...李科长,我今天的工作完成了,可以下班了。”

李宁玉偷偷笑了笑:“晚上回你家吧,听说你家这两天来了个西北的厨子,做的羊肉特别好吃。”

“是啊,前几天爸爸还叫我呢,他做得羊肉真的超好吃...”顾晓梦眼里放着光,忍不住咽了下口水,“那咱们走吧。”

李宁玉看看时间:“还有十分钟,你去收拾吧,一会门口见。”

“收到。”

敬了个军礼,顾晓梦高高兴兴的出门了。


(老规矩,连更三天哦...剧情方面想到什么写什么,逻辑什么的没有细想,主要体现的也不是那个方面嘛,你们懂的,所以不要太较真哦。简单的做个小预告:想看剧情的宝子们还得等等,等这篇完结后我就开始写裂缝2啦,那篇是剧情向哦。)

leumergx

现当代女大学生簇拥的穿越仙侠文不解之处大约有的是:都修仙了苍穹斗破赛博朋克还结尾回归家庭洗手作羹汤算一档子什么破事?如果这就是爱情的形式……你侬我侬,一胎三宝(注意,全是儿子),就让我十八丈和尚笑掉头脑也好,终归脑袋只是一个容器。楼主的修真夫妻某一天参悟,顾不得幼子,广阔天地,也有可指摘的地方,有时候做父母无非是责任束手又捆脚的一个简单的相反数,有谁知道质子里面的夸克为何无穷无尽地纠缠在一起吗?这么一看“革命+恋爱”其实也不错,女主角初出茅庐,无端身受一纸婚书,才子佳人,郎才女貌,貌合神离,一番熊舍鱼,两次陈情表,专制独裁的老父亲从此恩断义绝,懦弱卑微的老母亲一别两宽,家财万贯的未婚夫倒是可争...

现当代女大学生簇拥的穿越仙侠文不解之处大约有的是:都修仙了苍穹斗破赛博朋克还结尾回归家庭洗手作羹汤算一档子什么破事?如果这就是爱情的形式……你侬我侬,一胎三宝(注意,全是儿子),就让我十八丈和尚笑掉头脑也好,终归脑袋只是一个容器。楼主的修真夫妻某一天参悟,顾不得幼子,广阔天地,也有可指摘的地方,有时候做父母无非是责任束手又捆脚的一个简单的相反数,有谁知道质子里面的夸克为何无穷无尽地纠缠在一起吗?这么一看“革命+恋爱”其实也不错,女主角初出茅庐,无端身受一纸婚书,才子佳人,郎才女貌,貌合神离,一番熊舍鱼,两次陈情表,专制独裁的老父亲从此恩断义绝,懦弱卑微的老母亲一别两宽,家财万贯的未婚夫倒是可争取一下的非积极分子。

“敬告青年,我的心中只有布尔什维主义,我认定的主义是不会变的,我要做的革命就是打碎这个旧家庭。”

鸽本鸽_染了铅华

JAN.28,2022 「日昳时憩」

窗外传来一阵阵冥乐

我瘫在下午四点一刻的床上

​床上的温度正在一点点退减

​一股寒气直从脚底冒上来

​我缩缩脚

​只记得大概是睡了太久了

​心头有些冰

​便蹬了被子抖抖索索爬起来

拉开窗帘看到晴空

竟是一湾凝滞的苍白

空气冷涩

裹挟着哀伤在静止里暗涌

​一骨碌把棉袄裹上

再摸上手套

​蹦蹦跳跳奔出卧室

​看起来地板烫人似的

好不滑稽

​却是冻人的紧

外头​念诵词的声音低沉

掺着些麻木

内容听不清

先只一个人

后来又有一个一个的加了进来

锣鼓打得正响

唢呐在吹着老调

停一阵,吹一阵

响亮,响彻心扉

每一回丧事都是那曲

也可能这次加了几个音...

窗外传来一阵阵冥乐

我瘫在下午四点一刻的床上

​床上的温度正在一点点退减

​一股寒气直从脚底冒上来

​我缩缩脚

​只记得大概是睡了太久了

​心头有些冰

​便蹬了被子抖抖索索爬起来

拉开窗帘看到晴空

竟是一湾凝滞的苍白

空气冷涩

裹挟着哀伤在静止里暗涌

​一骨碌把棉袄裹上

再摸上手套

​蹦蹦跳跳奔出卧室

​看起来地板烫人似的

好不滑稽

​却是冻人的紧

外头​念诵词的声音低沉

掺着些麻木

内容听不清

先只一个人

后来又有一个一个的加了进来

锣鼓打得正响

唢呐在吹着老调

停一阵,吹一阵

响亮,响彻心扉

每一回丧事都是那曲

也可能这次加了几个音

​我的牙开始打颤

​连忙弓腰又跳了几下

​只觉得窗外的悲伤和阴沉直要漫进窗里来

——————————————————————

中心:

1这下午睡觉,多是一件美逝啊

2这天咋恁娘的冷

3逝者安息

墨客离人

随笔-大纲相关

我写作从来不会写大纲,或者是提纲,我一向是想写到哪里就写到哪里。只因为,所谓的大纲在我这里写了与没写几乎一样,即使写了大纲,笔下的剧情发展往往与大纲完全不一样。不过,我虽然不写大纲,但我还是会下部分剧情梗概与重点剧情。

我写作从来不会写大纲,或者是提纲,我一向是想写到哪里就写到哪里。只因为,所谓的大纲在我这里写了与没写几乎一样,即使写了大纲,笔下的剧情发展往往与大纲完全不一样。不过,我虽然不写大纲,但我还是会下部分剧情梗概与重点剧情。

九渡寒鸦

长相思

山蓬勃,水潺涓,

入眼即是画缠绵,

风景更无边。


风咆哮,雨凄号,

耳畔哀声不断绝,

不禁叹连连。

山蓬勃,水潺涓,

入眼即是画缠绵,

风景更无边。


风咆哮,雨凄号,

耳畔哀声不断绝,

不禁叹连连。

飞鸟不集
油画作品《浪漫至死不渝》,前段...

油画作品《浪漫至死不渝》,前段时间的作品分享

油画作品《浪漫至死不渝》,前段时间的作品分享

苏昊火锅🌈

【ABO】记一次胃病

·又土又香的胃病梗

·女A男O预警


谁不爱病弱O

——————————————————————

肖鹤云背着李诗情进医院了。


和李诗情从循环里出来后两个人把话说开就名正言顺的耍起了朋友,两个人一天天腻歪个没完。肖鹤云走到哪都带着的alpha信息素向所有人宣誓着他有一个很爱他的alpha伴侣。


李诗情总喜欢逗他玩,肖鹤云这个人就嘴炮功夫强,实际上害臊的一批,稍微逗一逗就脸红,还逞强似的要装出一副很懂的样子。


李诗情最开始以为他也是alpha,都已经做好AA的准备了才从对方不小心泄/露的信息素中...

·又土又香的胃病梗

·女A男O预警



 


谁不爱病弱O

——————————————————————

肖鹤云背着李诗情进医院了。





和李诗情从循环里出来后两个人把话说开就名正言顺的耍起了朋友,两个人一天天腻歪个没完。肖鹤云走到哪都带着的alpha信息素向所有人宣誓着他有一个很爱他的alpha伴侣。





李诗情总喜欢逗他玩,肖鹤云这个人就嘴炮功夫强,实际上害臊的一批,稍微逗一逗就脸红,还逞强似的要装出一副很懂的样子。


李诗情最开始以为他也是alpha,都已经做好AA的准备了才从对方不小心泄/露的信息素中发现对方其实是个软乎乎的桃子,纯/情又甜蜜。







李诗情这几天都在忙论文的事,起的比狗早睡的比猪晚,但一想到这两天忙活完就可以有大量空闲时间抱着自家omega踉踉跄跄心里就止不住的甜蜜。

因为时间实在太紧,也就没有过多的时间联系,晚上李诗情为了节省时间就没回家直接睡在寝室,空出时间好好打个电话都是奢侈,好不容易忙完停下了收拾东西回到家才发现连个人影都没有。

一般情况下这个点肖鹤云应该早就回来洗干净躺在床上了,给他打电话也打不通,拨给了刘鹏才发现这人好几天没好好吃饭胃病复发进医院了,刘鹏还特意嘱咐李诗情说肖鹤云不愿意让她知道,李诗情气的几乎要撅过去。






肖鹤云很早之前就有胃病,之前有一阵子工作室的事情简直让他忙的脚不沾地,各种会议今天飞这明天飞那的,本来肠胃就脆弱,再加上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好好吃饭睡觉,就给落下了挺严重的胃病。


后来和李诗情在一起了,肖鹤云的生活逐渐步入正轨,一日三餐也有了规律。李诗情很注重肖鹤云的身体,可能也是想把在循环里肖鹤云所透支的补回来,肖鹤云从循环里出来后肉眼可见的虚弱的不少,李诗情虽然嘴上不说,但打从心里还是心疼的紧的。


这几天工作室接手的新游戏的逻辑上出了漏洞,为了正常上市工作室也是每天往凌晨忙活,这些天肖鹤云几户没闭眼,昨天一天就吃了工作室小昊带来的两包子,早上喝了杯咖啡勉强提了提神就又开始修改游戏,下午的时候刘鹏就看他脸色不对劲,还没来的及问老大一个人就直直的倒在了地上。






李诗情赶到医院的时候宋肖鹤云来的同事已经走了,偌大的病房只有肖鹤云一个人蔫巴巴的躺在病床上。

到处都充斥着omega淡淡的桃子香味,好几天没摸到自家omega的李诗情差点没把持住就地起立。

蓬软的被子好像要把床上消瘦的人吞没,刘海软乎乎的盖在额头上,巴掌大的小脸白的几乎透明,像是在睡梦中听到了李诗情开门声音,眉头轻皱,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肖鹤云看到李诗情的那一刻一下子就清醒了,拼命的想坐直身子,但因为胃部的疼痛只好靠着床头,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心虚的不行,紧张的本体都冒了出来,是粉白粉白的猫耳朵。


“诗…诗情,你怎么来了,你,你最近不是在忙论文的事吗”


李诗情对他原本只是心疼,而肖鹤云这句话一出来李诗情便硬凭空生出了几分怒气来。怎么,她的omega她还不能来看了?


“呵,我现在不开看看以后你要是死了恐怕我都不知道”


肖鹤云一听一下子就急了,眼眶红了一圈,呜呜咽咽的解释着。


李诗情心里也难受,但不治治肖鹤云这病是不行了,硬是没理他,就坐在一边凹造型,看都不看肖鹤云一眼。


肖鹤云胃疼的厉害,他多想让李诗情安慰安慰他,这时候的omega最需要alpha伴侣的信息素,结果人家连一点信息素的味都不放出来,连看他一眼都不肯,顿时委屈的不行,说出来的话都带着哭腔。


“我…我不是不愿意给你说,你这几天忙,我害怕,害怕打扰到你,所以才…才没给你说,我错了,你,你别不理我啊…”


肖鹤云抬起手轻轻的拽了拽李诗情的袖子,他知道错了,他只是不想让李诗情担心,好久没见面了,他好想李诗情,好想闻一闻李诗情的信息素啊,怎么能一见面就是这样的局面。


李诗情还是没抬头看他,李诗情是个软硬不吃的主,他又不可能对着李诗情动粗。肖鹤云不想让李诗情生气,他好着急,他不知道该怎么办,吸了吸鼻子,眼泪就不争气的掉了下来。


李诗情抬头看了看面前不停啪嗒啪嗒掉金豆的小猫,叹了一口气。害,自己选的老婆,只能宠着呗。随即撕掉了后颈的抑制贴,甜奶味一下子散发出来,于病房里的桃子味触碰,交/融。





—————————————————————

剩下的lofter不让发,所以走→后续 

写文不易,给个小红心再走呗~






看完大结局的我真的磕拉了


爱画画的syy

心灵瑜伽#禅绕画 曼陀罗绘画

简单一看就会

赶紧来试试吧

心灵瑜伽#禅绕画 曼陀罗绘画

简单一看就会

赶紧来试试吧

湘玉给你个大耳光

(十九)布鲁克林一枝花⑤

  你和冬日战士在一起了。是的,当你们胳膊挽着胳膊一起进入大厦的时候,成功的惊掉了托尼的下巴,他实在没想到巴基真的会追求成功,本来以为像你这样寡淡无争的性子会让他等上个十年八年的,人不可貌相啊……

娜塔莎自然是为你高兴的,她知道你一直放不下自己的心结,更不会轻易许诺,如今算是圆满了,作为好战友,她也希望巴基能有个好归宿,毕竟,他过去的生活太过黑暗,而你,也许会是他的救赎。

  作为当事人,你现在的感觉还有些不真实,自己其实也没替巴基做什么啊,顶多扛了一次毒,他是怎么喜欢上自己的,怎么就在一起了呢……而他对你实在是太好了,自己好像不知道该拿什么去回...


  你和冬日战士在一起了。是的,当你们胳膊挽着胳膊一起进入大厦的时候,成功的惊掉了托尼的下巴,他实在没想到巴基真的会追求成功,本来以为像你这样寡淡无争的性子会让他等上个十年八年的,人不可貌相啊……

娜塔莎自然是为你高兴的,她知道你一直放不下自己的心结,更不会轻易许诺,如今算是圆满了,作为好战友,她也希望巴基能有个好归宿,毕竟,他过去的生活太过黑暗,而你,也许会是他的救赎。

  作为当事人,你现在的感觉还有些不真实,自己其实也没替巴基做什么啊,顶多扛了一次毒,他是怎么喜欢上自己的,怎么就在一起了呢……而他对你实在是太好了,自己好像不知道该拿什么去回报,或许无福消受这一切吧;于是在巴基眼中,你对他的态度不像是对男朋友,倒像是对东家,总是客客气气,兢兢业业,事事体贴,却事事亲力亲为,从不开口求帮忙,而自己提出的请求也从不拒绝,温柔的没有一丝棱角和脾气;隔壁Sam羡慕极了,说他找了一个这么贤惠的女朋友,但巴基就是感觉哪里不对劲,好像你并不爱他,也并不在乎他,所做的一切只是为了还自己的情,这让他心里很不是滋味,他希望你和他在一起每天都能自由自在的做自己,而不是出于感动和责任和他强行捆在一起,那样他会后悔的。


  你如往常一般做好了晚饭,两人份的,一份中餐,一份西式,饭桌上,巴基并不像平常一样和你分享趣事,反而十分沉默,你温柔的询问,“怎么了,是又要出任务了吗,还是会议开的不顺利?”巴基摇头,盯着你看了好一会,看的你有些莫名其妙,“玉儿,”他叫了你的名字,“嗯?”你应声抬头,“Я тебя люблю.”你听他说过这句话,是“我爱你”的意思,你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知道的,你不用特意说这个来表忠心。”巴基又继续道,“我想知道,你做的这些,是为了巴基·巴恩斯,还是为了你的男朋友?”

这个问题听的你云里雾里的,但看他认真的模样,又不能敷衍,“可你不就是我的男朋友吗?”巴基垂下眼眸,看不清表情,“你和史蒂夫在一起的时候,你也是这么对他的吗?”他还在吃醋吗,这可不太好回答了,今天的状态好像有点跑偏,你字斟句酌道:“你是觉得我哪里做的不够好吗?”巴基脸色并不明亮,“没有,挺好的。”说完,就自顾自的走了,把你撂在了饭桌上。片刻,你才缓过神来,他这算是跟自己吵架了?关键是什么理由啊,自己是哪里惹到他了,以前可是从来没有过的。说实话,自己讨厌冷战,更痛恨冷暴力,但你相信巴基不会这么对你的。

  

  你躺在床上,反复琢磨着巴基说的那句话,渐渐明白了,他觉得自己的体贴周到是对男朋友履行的责任和义务,而不是对着他本人,毕竟之前自己也是这么对史蒂夫的;你轻叹,他还是太没有安全感了,不过自己也的确存在问题,人都喜欢被需要的感觉,而自己习惯了独立,有时候确实没有考虑过他,你决定去找他说个明白,让他安心。你上来的时候远远就看见了巴基的房间门虚掩着,应该还没睡,你想,轻轻敲了两下门,没人回应,往里走了两步,一片漆黑,你微微动了动手指,栀子花亮起了一道绿光,眼前景象却震惊了你:床头灯已经成了两半,花瓶躺在地上七零八碎,瓶中的白玫瑰由于缺水已经枯萎发黄,巴基蜷缩在角落,身影发抖。你刚迈出了一步,“别过来!”巴基声音冷酷,却带了一丝几不可见的脆弱,仿佛野兽的低吼;你的心颤了一下,自己最见不得他受伤的样子,也清楚他过去曾经遭遇了什么,不知道他在遇到自己之前,都是怎么度过那些梦魇的。

你挪了几步,蹲下身子,“你是不会伤害我的,对不对,因为我是陆玉,是你的女朋友,你最爱的人。”巴基闻言,意识清醒了一些,点了一下头,不再拒绝你的靠近,你忍着泪意,缓缓伸出手来,放在了他的金属臂上,“别怕,有我在,这里不会有任何人伤害你,我爱你,我会永远陪着你。”巴基身体逐渐放松,你轻轻将他抱住,一下一下的抚着他的后背,自己的腰突然被他牢牢的锁住,他的头深埋在了你的臂弯里,情绪稳定了许多。你们俩这样的姿势保持了很久,你艰难的站起来,带着他躺到了床上,确认他呼吸平稳睡着了之后,刚想把他胳膊扒开,金属臂却一直不放开,“别走。”巴基呢喃道,你手指轻抚过他的眉眼,不想吵醒他,索性就这么着吧,“我不走。”你轻吻了他的额头一下,闭上了眼睛。


  于是,你和巴基同床共枕了一晚上。


————————

灵感来源于知否明兰和二叔吵架😂因为我是回避型人格,所以亲近关系中会比较保持距离和克制,独立的人没那么容易适应轻易依赖别人

巴基值得被爱☺️



leumergx

我将自创一个文档存放我的后悔文学,即每时每刻都在后悔无时无刻不在后悔,这个年轻人在后悔中伤得很重,不是人参鹿茸能够救治的,当然也不会在几天后匆忙去世。谋生,为了生存,如果我是你,我就不会谋生,谋生,听起来太残忍了,一个人强迫一只兔子做一些侍弄药田、捣捣石舂臼的粗活,动保协会在外面气势汹汹;一个人强迫一群人给一台台电脑当服务员这叫什么,有一些钱,放在别人那里,每个月,记得用你的劳动来换取你的劳动挣来的钱。说实话,我觉得恶心。

再说一句实话,我不喜欢这个世界也不喜欢任何一个人包括我自己,偶闻某某十分喜爱自己,恨不得登门拜帖入其门下苦心孤诣这一番勤工俭学,你又怎么会懂。

我的朋友是一个真诚的人,...

我将自创一个文档存放我的后悔文学,即每时每刻都在后悔无时无刻不在后悔,这个年轻人在后悔中伤得很重,不是人参鹿茸能够救治的,当然也不会在几天后匆忙去世。谋生,为了生存,如果我是你,我就不会谋生,谋生,听起来太残忍了,一个人强迫一只兔子做一些侍弄药田、捣捣石舂臼的粗活,动保协会在外面气势汹汹;一个人强迫一群人给一台台电脑当服务员这叫什么,有一些钱,放在别人那里,每个月,记得用你的劳动来换取你的劳动挣来的钱。说实话,我觉得恶心。

再说一句实话,我不喜欢这个世界也不喜欢任何一个人包括我自己,偶闻某某十分喜爱自己,恨不得登门拜帖入其门下苦心孤诣这一番勤工俭学,你又怎么会懂。

我的朋友是一个真诚的人,她会告诉我她的薪水,给我看工资单,我只是回答说:“谢谢,谢谢你的信任。”我的朋友说,她从来没有谈过恋爱,为何不,她说一个人待着更自在。我于是十分担忧她的自在,我的远方亲戚们坚信金钱可以买到幸福,因此,可以为了金钱放弃幸福,幸福毕竟是虚无缥缈的雾,天光乍现就消散了似的。当我的朋友为了金钱放弃一个人的自在,我就失去了一个朋友,这都是命运之手鼓捣出的猫腻,她说那一句,说只是为了谋生。

我心里体形较小的那个我迅速衰亡,我的死亡是跨越年龄范围的,有的人不舍得死,是为父母亲朋,有的人舍不得死,是为理想信念,有的人不得舍死,是身不由己。

冬笙

燕子楼

烛灭难掩面愁霜,

断肠珠泪湿枕床。

可怜夜楼凉彻骨,

不得入梦与君长。

烛灭难掩面愁霜,

断肠珠泪湿枕床。

可怜夜楼凉彻骨,

不得入梦与君长。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