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创作不死

15万浏览    3614参与
奈落樱洛

做背景的时候手贱点了个高斯迷糊,导出以后有把背景删了,搞得我连去掉高斯迷糊都不能去【捂脸】,最底下那层背景写的是创作不死,人物后面被挡住的那行字是敬文学,敬热爱,敬自由,人物不是我画的,用的是捏脸软件

做背景的时候手贱点了个高斯迷糊,导出以后有把背景删了,搞得我连去掉高斯迷糊都不能去【捂脸】,最底下那层背景写的是创作不死,人物后面被挡住的那行字是敬文学,敬热爱,敬自由,人物不是我画的,用的是捏脸软件

佟默(动我亲友,金属铯氟锑酸选一个吃)

“飞翔吧,向着天际!”——527有感

暗色不怀好意

妄图传递恐惧

偶有电光撕裂阴沉封闭

附和般  诅咒雷声四起:

“此地肮脏、粗鄙、不合时宜,

你们竟敢在此

将圣洁的神贬低?”

“你们终无法与神相比,

该束手就擒

与我们同化一体,

若有人胆敢污蔑神的府邸,

就要剖出他的心脏为神献祭!”


海燕昂首振翼

不畏恶毒言语

纵然几次三番方向偏离

全不理  歌声平静清晰:

“这里本无雷电风雨,

安宁、美丽、种满爱意。

只因不符神国规定,

便可叫嚣着轻侮攻击。”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宁死,不做失心机器!

誓抗争到底!

我们终将守护这方天地,

生生不息...

暗色不怀好意

妄图传递恐惧

偶有电光撕裂阴沉封闭

附和般  诅咒雷声四起:

“此地肮脏、粗鄙、不合时宜,

你们竟敢在此

将圣洁的神贬低?”

“你们终无法与神相比,

该束手就擒

与我们同化一体,

若有人胆敢污蔑神的府邸,

就要剖出他的心脏为神献祭!”


海燕昂首振翼

不畏恶毒言语

纵然几次三番方向偏离

全不理  歌声平静清晰:

“这里本无雷电风雨,

安宁、美丽、种满爱意。

只因不符神国规定,

便可叫嚣着轻侮攻击。”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宁死,不做失心机器!

誓抗争到底!

我们终将守护这方天地,

生生不息!”

“飞翔吧,向着天际!”

墨墨墨洛温

【PV发布】在她笔下

谨此致敬带来快乐和感动的创作者们。

也送给227以来的整三个月坚持发声的大家。

PV指路: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Yi4y1s7xv 

音频地址:https://www.bilibili.com/audio/au1612201?type=1

微博发布:https://weibo.com/1986605847/J3TL7yW5l?pcfrom=msgbox&type=comment#_rnd1590586663154

另外微博似乎被限流了,大家如果方便就帮忙转转吧w

[图片]

原曲:Letter song

原唱:初音ミ...

谨此致敬带来快乐和感动的创作者们。

也送给227以来的整三个月坚持发声的大家。

PV指路: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Yi4y1s7xv 

音频地址:https://www.bilibili.com/audio/au1612201?type=1

微博发布:https://weibo.com/1986605847/J3TL7yW5l?pcfrom=msgbox&type=comment#_rnd1590586663154

另外微博似乎被限流了,大家如果方便就帮忙转转吧w



原曲:Letter song

原唱:初音ミク

策划/填词:墨洛温

演唱:糖心蛋

歌曲后期:三星堆工作室

PV画师: @谁人长歌 

PV制作:御霆,秋声漫(协助)

封面/海报画师: @sleepyalchemist 

标题文字:抖糖霜  @血橙糖霜气泡水 

海报后期:芒果Mango

——————————

后面就,记一点点心情吧。

这个东西非要说的话,大概叫做“不当一次策划不知道自己有多菜”。基本上我除了飞快地填了一首词,剩下的部分最大的功劳应该说是拖整个队伍后腿。

让我先把亲友蛋拉出来再特别鸣谢一次,没有蛋基本上就不会有这个PV了,基本上几次出了问题最后都是她在兜底。总之就是给她添了一大堆蘑菇然后她还要反过来哄我2333

剩下就是把合作的亲友们夸上天的时间啦!
最开始我说我想填一首歌词的时候,差不多就只是想填个歌词,那会儿427才过憋着一肚子生气和委屈。然后蛋找我说我填她就唱,那就……干脆就走到流水线最后一步,做PV吧。
就和我一起完成这个的大家都是神仙啊!
PV用的图本来我想就不要那么麻烦了,一图流简单做一下就可以了,结果长歌一口气画过来三张,还有一张是超好看的长长长图,可以把画面慢慢拉下去的那种,那张真的太太太太喜欢了QAAAQ。
咪咪老师是从我开始填词就看着的,我填一段给她看一段然后她使劲儿夸我一次,中间还负责了填到半路唱给我听歌词效果和检查能不能踩上节奏的工作(我和你们讲!她唱歌超好听!)——这个以前我都是自己差不多跑着调哼一哼就算了,填好丢给歌手去头疼怎么踩点hhhh,然后填完差不多第二天就给了我海报&封面图。
标题文字还是喊了糖霜帮忙,从偏航就一直合作到现在啦,这次也是全程跟我一起看着进度过来的w。
然后,最后,蛋是从拿到歌词才现学的这首歌,到给我做好后期的成品只花了不到一个星期。而且(因为我过于不专业和没经验)她后面几乎成了专门给各种问题兜底的存在,好几次出了问题最后都是她帮忙搞定的,各种原因就不详细说这个过程了,总之我爱我蛋总就完事了!
PV里面摘录了一点wb上的话,问授权的时候每个人都特别干脆利落地答应了,太太们真的都好温柔。我本来完全不指望能拿到AO3官博的授权,但是官博特别特别特别温柔地回复了我,说制作辛苦了。

谢谢每一个被我拽着陪我搞这个的朋友。
作为一个填词都是填好扔给歌手就什么都不管了的社恐,这是第一次真的自己策划点什么东西,是真的拖了不少后腿,总之非常、非常、非常谢谢大家就是了!

沙海

我来自何方

我来自远方

那片属于游牧民族的草原

爱尔兰的哨笛响起

于十四世纪将自由传唱


人们不甘于封建压迫

诗人开始讽刺

画家描绘出极乐世界

火焰焚烧尽先辈的躯体

但思想正随着微风散布于周遭


名为艺术的种子生根发芽

再将自由与人文主义传播下去

教皇的统治终被推翻

这便是文艺复兴


我来自脚下

东方凤栖的地方

他曾受尽一切屈辱

而今日古城依旧将往事传唱


人们不甘于资本压迫

作者开始反抗

诗人讽刺这金钱世界

无形的胶带封住了先驱的口

但思想正随着网线跨地域传播


名为自由的种子生根发芽

再...

我来自远方

那片属于游牧民族的草原

爱尔兰的哨笛响起

于十四世纪将自由传唱

 

人们不甘于封建压迫

诗人开始讽刺

画家描绘出极乐世界

火焰焚烧尽先辈的躯体

但思想正随着微风散布于周遭

 

名为艺术的种子生根发芽

再将自由与人文主义传播下去

教皇的统治终被推翻

这便是文艺复兴

 

我来自脚下

东方凤栖的地方

他曾受尽一切屈辱

而今日古城依旧将往事传唱

 

人们不甘于资本压迫

作者开始反抗

诗人讽刺这金钱世界

无形的胶带封住了先驱的口

但思想正随着网线跨地域传播

 

名为自由的种子生根发芽

再将思想与人文主义传播下去

资本的垄断终将被推翻

我愿称其为

东方新世纪文艺复兴。


赤璃

一.破碎皇冠

1.

孩子在镜子里跳舞

画前有人观赏

玩偶堆积角落

献给王室的礼物

已经包装完毕

而结局已经注定

语言无法诉说的美丽

如同漫天嫣红

送给彼此

1.

孩子在镜子里跳舞

画前有人观赏

玩偶堆积角落

献给王室的礼物

已经包装完毕

而结局已经注定

语言无法诉说的美丽

如同漫天嫣红

送给彼此

方知醉

弑神㈥

    追随者们的举动对创作者们而言,

    就像是有人打翻了沙漠里干渴的难者的唯一的一碗水;

    就像是有人拉走了深海中濒溺的泳者的唯一的一条船;

    就像是有人扑灭了黑夜里迷路的旅人的唯一的一堆火;

    就像是有人关上了密室中孤独的囚者的唯一的一扇窗。


    那种无助,那种绝望。...


    追随者们的举动对创作者们而言,

    就像是有人打翻了沙漠里干渴的难者的唯一的一碗水;

    就像是有人拉走了深海中濒溺的泳者的唯一的一条船;

    就像是有人扑灭了黑夜里迷路的旅人的唯一的一堆火;

    就像是有人关上了密室中孤独的囚者的唯一的一扇窗。


    那种无助,那种绝望。

    旁人无法知晓。


    追随者们无法知晓,也就越发猖狂了。


    光炸掉数据库还不够,他们想给所有创作者一个警告——苏神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创作者们可以创作苏神相关,但是作品里的苏神必须是圣洁的,是造物主一般的存在——他们开始屠杀创作者们的孩子。

    你可能会疑惑了——孩子们都是无辜的啊,为什么要牵扯到孩子。但是你要知道,追随者们做事从来不需要什么理由——他们就是理由,苏神就是理由。


    只要他们想,只要苏神需要,他们可以和全世界为敌。


    即便是自己的父母,他们也可以拿来献祭苏神。

    这么说可能有些夸张,但是这确确实实是我从一部分追随者的口中听到的。


    由愤怒、悲伤和恐惧糅杂在一起的情绪还在无休止地发酵。

    

    不止是超级数据库奥三、老福、哔哩受到了攻击,其他领域的数据库也受到了来自追随者们的攻击。


    被追随者们冒犯了的人们一波接一波地站出来了,也一波接一波地加入了“反神团”的行列。


    但是追随者们并没有就此停歇。


    他们甚至变本加厉了。


    一部分创作者支撑不住了,他们选择了自杀。

    一部分创作者含着泪套上盔甲,站在自家房子、交流区和数据库前,抵御来自追随者们一轮接一轮的轰炸。


    因为热爱,让无数的儒雅书生开始学着用笔战斗。

    因为热爱,让世界各地的人们得以忽略宗教信仰种族语言,紧紧地联系在一起。


    热爱可抵山海险阻。


    心火不息,创作不止。


混更

有后续,喜欢可蹲

太久没写了都不知道该怎么往后写了哈哈哈

注意事项在㈠㈡的结尾有写。

虽然我不希望有数字在评论区阴阳怪气,但是写了这么多篇了应该能看出来我是站在数字这边的吧。

所以请水产管好自己,翻墙来对线我直接拉黑。

对2/27,3/25,4/27发生的事……有点忘了(被打)

所以有什么你觉得很重要的点需要提一提的可以在评论区/私信告诉我

本鸽王会尽力把《弑神》拖完der

糖果罐(素质烂人)

职黑给了他们多少钱?

#气头之作

#对号入座,心里有鬼


女孩隔着屏幕小心翼翼打下几个字,嘴角却带着狰狞的笑容。

只是一句脏话而已,不过分吧?

毕竟为了他,我可以献出一切。女孩托着腮。


屏幕寂静无声。一小时,两小时……


真是无聊透顶。女孩叹了口气,在QQ群里一起骂。


“那个网站啊,雨果奖是买来的。”

“他们都是职黑,真不知道有多少钱赚。”

“电视剧又不是专业纪录片,动作不标准没关系啊。”

“他们真没文化,只会说他糊。”

“他必然火。”


女孩把自己封闭在手机前面,高兴地给他买了一本专辑。


啊,没钱了。女孩轻轻哀叹,手指在花呗的界面上犹豫,微微颤颤点了...

#气头之作

#对号入座,心里有鬼







女孩隔着屏幕小心翼翼打下几个字,嘴角却带着狰狞的笑容。

只是一句脏话而已,不过分吧?

毕竟为了他,我可以献出一切。女孩托着腮。


屏幕寂静无声。一小时,两小时……


真是无聊透顶。女孩叹了口气,在QQ群里一起骂。


“那个网站啊,雨果奖是买来的。”

“他们都是职黑,真不知道有多少钱赚。”

“电视剧又不是专业纪录片,动作不标准没关系啊。”

“他们真没文化,只会说他糊。”

“他必然火。”


女孩把自己封闭在手机前面,高兴地给他买了一本专辑。


啊,没钱了。女孩轻轻哀叹,手指在花呗的界面上犹豫,微微颤颤点了进去。

没关系的,为了他,我可以做一切。

女孩着被扣走的数字,在QQ群发了一句“下个月又要吃土了,但是为了他值啊。”


女孩对着屏幕傻笑起来,我们互相鼓励,互相温暖,为了一个人聚在一起不是很棒吗?

真不知道黑子怎么想的。


“我要一辈子,都当他的猋。”


女孩高兴地想着。



啊,她回复了。

女孩拿起手机,对面传来一连串的问号和“你谁?”


女孩撇撇嘴,天啊,黑子都健忘吗?

女孩轻飘飘甩出一句骂人话,哼,这下黑子不敢惹她了。


“咦,大粉们在说什么?

他抄袭?怎么可能呢?对了,我在快手上看见了他没抄袭的证据!“


他们在说b站里面有。

b站?那是什么?

黑他的地方?

我要让大家一起去爆破!

毕竟他可是我们最后的一片净土~


女孩又骂了对面那人几句,哪怕她根本不知道对面的人是谁。


“叮咚!新回复!”


女孩打开屏幕,那个黑子终于说话啦!

哎,她先回复我然后挂了我?


女孩在QQ群里诉苦,大家安慰她黑子不过如此,人红是非多。


嗯,人红是非多。女孩看着回答,满意地点点头。


女孩好奇地在那篇挂人文章下面看评论,结果看到的居然都是安慰黑子的。哼,他们这是拿了多少钱啊?

女孩发了一个评论又删掉了,她气鼓鼓地看着那个账号,索性翻起来她的文章。


她会心一笑,啧,初中?怪不得怪不得,她迅速去私信打下几个辱骂的文字,成年人何必和小屁孩计较呢。她安慰自己。


只是在她打下字的时候,看不见有一股怨气正缠绕着她。

吸掉你的灵魂,你的钱财,你的一切……

那怨气谁化身而成?

她不知道,但所有人都知道。

是他啊。是女孩拥护爱戴的他啊。


哈,没想到这个黑子居然不血口喷人,出口成脏。女孩挠挠头,真是可恶,她态度居然挺好。等等,这不是在阴阳怪气吗?!

女孩兴奋地拍拍手,我才是在摆事实讲道理,你就是阴阳怪气。


哎,黑子怎么把全部聊天记录放出来了?

女孩紧张地咬着手指,可恶啊……一行行“我的素质不允许我骂人”“那这件事我得道歉”“不好意思,希望你把链接发出来“”比我大就可以出口成脏吗?“……反观自己,却处处是“傻逼”之类的谩骂词汇。


现在他的黑子好多。女孩叹了口气,恶狠狠地打下“我把你拉黑了,再见”几行字,一边思考着,为什么会有人黑他呢?黑子工资得多高啊……


女孩百无聊赖刷着“黑子”的主页,一行行言语都在骂他,为了一个美国网站?崇洋媚外?对了,据说那个网站还是sq网站呢。



忽然,女孩看见一片文章,很简单很简单,只有几个字。


经常有人问我黑子给了我多少钱,我就直说吧。


接下来是一大段的空格,女孩好奇地滑下去,是几千?几万?


















没有钱。只有一颗热爱创作的自由灵魂罢了。

乱码013

我登上屋顶

抬头看星星

他们说他死了

“他死了”

今天的风有点大

“在2月27日”

风更大了

我听不清他们说什么了

风好大

把湖水吹到我的眼睛里了

我登上屋顶

抬头看星星

他们说他死了

“他死了”

今天的风有点大

“在2月27日”

风更大了

我听不清他们说什么了

风好大

把湖水吹到我的眼睛里了

赤璃

神与一生的信仰(一)

你和我将手举起

双眼微阖

我们信仰的只有文字

我们是自己的神器

创造绚烂

而这条路上

我也曾重来过

如同婴孩匍匐爬行

也会迷茫的连什么都看不懂

但不管是站是坐或是被击败倒地

还是努力将手伸的更远

哪怕指甲嵌满泥土

把脸深埋于下

眼泪尽数溶解

心中是悔是恨不清楚

果然还是因为我不够努力吧

你和我将手举起

双眼微阖

我们信仰的只有文字

我们是自己的神器

创造绚烂

而这条路上

我也曾重来过

如同婴孩匍匐爬行

也会迷茫的连什么都看不懂

但不管是站是坐或是被击败倒地

还是努力将手伸的更远

哪怕指甲嵌满泥土

把脸深埋于下

眼泪尽数溶解

心中是悔是恨不清楚

果然还是因为我不够努力吧

九尾崽崽

来来来各位扫黄打非了啊

近日,lofter软件里,出现了多篇涉及敏感信息的文章,明天是527,可能他们还要有大动作,所以,请所有还爱着lofter这个平台的人,看到这样子的信息,立即举报。

大家发现了这样子的账号,也可以在评论里面贴出来,不要私信官方,直接举报,多几个人举报就直接封号了

举报直通车 

占tag致歉

近日,lofter软件里,出现了多篇涉及敏感信息的文章,明天是527,可能他们还要有大动作,所以,请所有还爱着lofter这个平台的人,看到这样子的信息,立即举报。

大家发现了这样子的账号,也可以在评论里面贴出来,不要私信官方,直接举报,多几个人举报就直接封号了

举报直通车 

占tag致歉

Lightink.(置顶)

小号防炸

大号@淡墨LIGHTINK.(置顶) 

被炸风险,点我 

会尽量把重要的字画和227教程转载到这个号存档

以防万一,可以大号小号一起关注


心火不熄,创作不死


大号@淡墨LIGHTINK.(置顶) 

被炸风险,点我 

会尽量把重要的字画和227教程转载到这个号存档

以防万一,可以大号小号一起关注


心火不熄,创作不死


254
肖战 我不诅咒你死全家 我没你...

肖战

我不诅咒你死全家

我没你粉丝那么恶毒

我只希望你把钱还给那个妈妈

然后退出娱乐圈

从此你爱怎么样怎么样

与我没有关系

但是我告诉你

你不配做偶像

更不配受人追捧

也不配赚流量的钱回头一句我们是平等的

你不配


肖战

我不诅咒你死全家

我没你粉丝那么恶毒

我只希望你把钱还给那个妈妈

然后退出娱乐圈

从此你爱怎么样怎么样

与我没有关系

但是我告诉你

你不配做偶像

更不配受人追捧

也不配赚流量的钱回头一句我们是平等的

你不配


挽红颜

致诸人的创作自由(愚善发言,喷也没用)

创作自由是相互的,是属于每个人的。

不代表因为某人是某家粉丝就不配创作,就该变成绞刑架上的人。

人家也在用心,人家也有作品。

这是自由,是权利。

[图片]这是本人在一段时间前给"下坠"作者的私信。就纯顺手发的,可能当时平白无故觉得他应该是会挺难受的,下意识发的吧。

都是受害者,但我们的复仇不应该是把别人绑上刑架。

别问,别发出质疑,问就是我心软。

都是创作,没有说谁比谁高一等。

[图片]

关于画风文风等等个人创作风格问题,应该也只能是一些正常层面的批评指正,不能因为对方的身份丧失互联网自身的宽容。

就比如那位肖某粉丝在晋江刷分这件事,我们刷负分的原因只是...

创作自由是相互的,是属于每个人的。

不代表因为某人是某家粉丝就不配创作,就该变成绞刑架上的人。

人家也在用心,人家也有作品。

这是自由,是权利。

这是本人在一段时间前给"下坠"作者的私信。就纯顺手发的,可能当时平白无故觉得他应该是会挺难受的,下意识发的吧。

都是受害者,但我们的复仇不应该是把别人绑上刑架。

别问,别发出质疑,问就是我心软。

都是创作,没有说谁比谁高一等。

关于画风文风等等个人创作风格问题,应该也只能是一些正常层面的批评指正,不能因为对方的身份丧失互联网自身的宽容。

就比如那位肖某粉丝在晋江刷分这件事,我们刷负分的原因只是因为他拉票注水,而不是因为他是肖某粉丝。

我的恶意是针对于粉丝所做的事,所发表的言论,是肖某人对脑残粉丝行径的不作为;是官方的暗自授意;是针对于资本的厌恶;是对于饭圏出圏臭味的抵制。

除了拿刀和间接拿刀的人,其他的我一个也不想伤害。

都有所爱所信,笔下也都是气象。

都是人,真的不必。


今天也是愚善又傻逼的一天。

新加一句——创作不是垄断

Chen 微

同人创作最根本的目的是为了填补自己内心的遗憾。


题外话

我没有学过画画(虽然说最近在看一些画画初学的视频)

这应该能算得上我的第一张作品

我昨天晚上临睡前的一个脑洞

我自己拍了张照片,然后弄了个草稿勉强算是涂了个色(弄了个四不像)

然后这些言论全部都是老福特问答区的

关于同人创作

我只能用三个字来总结

意难平


同人创作最根本的目的是为了填补自己内心的遗憾。




题外话

我没有学过画画(虽然说最近在看一些画画初学的视频)

这应该能算得上我的第一张作品

我昨天晚上临睡前的一个脑洞

我自己拍了张照片,然后弄了个草稿勉强算是涂了个色(弄了个四不像)

然后这些言论全部都是老福特问答区的

关于同人创作

我只能用三个字来总结

意难平


无才无貌偏骄傲

写完这篇文章我就会死

  写完这篇文章我就会死。

  写完某篇文章后就会死,这是我早就知道的事情,在动笔写本文的第一个字之前,在很多很多年以前。


  在很多很多年以前,我几乎还是个孩子。像古往今来的许多少年一样,我赤/身/露/体地在世间跋涉,自负执拗而又虔诚地想要创作:拿心脏作笔,以血液为墨。

  于是,在某个橙色或是紫色的黄昏,我头一次剖开胸膛——鲜艳的、滚烫的——把心脏取出——它还在滴着血——在天空上歪歪扭扭地写着。心脏仍在往下淌血,顺着我的手和臂蜿蜒爬下,途经每个战栗的毛孔,湿、热还有点痒。很快,我全身都布满了血色的裂纹。

  不久我写完了。这处/女作很拙劣,像抽搐的心脏一样躁动不安,像炽热的血液...

  写完这篇文章我就会死。

  写完某篇文章后就会死,这是我早就知道的事情,在动笔写本文的第一个字之前,在很多很多年以前。


  在很多很多年以前,我几乎还是个孩子。像古往今来的许多少年一样,我赤/身/露/体地在世间跋涉,自负执拗而又虔诚地想要创作:拿心脏作笔,以血液为墨。

  于是,在某个橙色或是紫色的黄昏,我头一次剖开胸膛——鲜艳的、滚烫的——把心脏取出——它还在滴着血——在天空上歪歪扭扭地写着。心脏仍在往下淌血,顺着我的手和臂蜿蜒爬下,途经每个战栗的毛孔,湿、热还有点痒。很快,我全身都布满了血色的裂纹。

  不久我写完了。这处/女作很拙劣,像抽搐的心脏一样躁动不安,像炽热的血液一样横冲直撞。云滑过,哀叹我玷污穹天;月低头,嘲讽我自不量力。

  我不管。手长在我身上,那就是我的;天长在我头上,那也是我的;我想写就写想画就画,哪怕再差劲再不济。我把心脏放回胸膛,突然感到一丝异样——它不再像之前那样凶狠急切地跳动了。

  更内敛,更沉稳——更无力。

  我脑子里冲出一个荒唐的想法:我每写一篇文章,就损耗一点生命。那么,我一定会在将来的某一天死去,点完最后一个标点的心脏从手中滑落,再不能汩汩涌血——印在天,沾在身;再不能肆意跳动——或莽撞,或羸雅。而我——而我——则双膝一软,倒在白茫茫大地上——不,不是白茫茫的;天上熠熠闪烁着血色的文字,地上隐隐反射着字样的血液。总之,我将沉沉睡去,而鲜血会凝成红石蒜掩埋住心脏和尸身,而我留下的文字会自己褪色或被人抹去——啊,但也说不准会流传下去呢——

  我漫不经心地看着天上的字,心里疯疯癫癫地胡思乱想。虽然自己都觉得无厘头,但我还是坚定不移地相信以上的鬼话,津津有味地想象着我死时和死后的情景。

  当然我也在想,如果我及时打住,就此戒除创作这一毒/瘾(这在当时看来还不是没可能的事),我就能活得长一些了吧?

  ——可我偏不。我知道,只要我心仍然不羁,只要我血仍在奔腾,它们就不可能一日不叫嚣着去写,我就不可能一日不去写。我生来就是为了创作,生来就是为了榨干自己,去填补这世间空洞丑陋的留白。

  那就写吧——写吧!我早已不再赤/裸,我的躯体覆着血液呢——我蹚过刀尖的河,在碎玻璃的雪地中起舞,徒手摘下一千摄氏度的玫瑰,一口喝干蓖麻子酿成的酒,当然还盛接着从高举着的心脏中流出的液体——云与月目睹我的遍体鳞伤——不过被天空上越来越多的血迹映得黯淡无光罢了。 


  我捂着胸口——心跳越来越迟缓,像一个走遍天南海北之人最终提不起步子一般,像一片树叶看尽欣荣枯败最终腐烂消解一般,像一只怀拥只腔热血跻身光明的飞蛾最终灰飞烟灭一般;血也渐渐被稀释,被冻结,被蒸干——我快死了,快了,快了。

  我卧倒在地,翻身凝望天空。夜色犹如晕了水的墨一般徐徐消散,可我的文字显眼如昨;刺目的阳光挥着大手驱散了所有星辰,可我的文字光芒不减;猎猎劲风剪碎撕裂了无数云彩,可我的文字完好犹新;归巢飞鸟循着完美弧线划过长空不留影不遗痕,可我的文字将永远、永远、永远地在这方狭仄的广空中熠熠生辉,将铅色的大地照得绚烂——至少,至少,能让某个偶然经过的漂泊者暂且拥有一片绚烂的风景。

  我莞尔。我无悔。我满足。


  写完这篇文章我就会死。我终是走到了这一步。我回过头,眺望蔓延无际的青天,端详我花毕生功夫用血管中的笔墨书写涂抹出的作品——我累了,我的心脏只能微微颤动,我仅剩的一点儿血液勉强能缓慢滴淌。于是指间力松劲泄,心脏啪嗒掉落在地,我倒在地上死去了,再不苏醒,——在这个橙色或是紫色的黄昏。


  ——不——我没有死,虽然我死了——我死了吗——?我这一生如浮萍旅至天涯海角,在我所经路途之上方的天空中一路留下了我自负执拗而又虔诚的文字。它们是我用心脏蘸血用力写下的我的生命,它们就是我。它们不褪色,不消失;我就不会死亡,不会离开。写完这篇文章我就会死?——不,写完这篇文章后,谁都杀不死我;我的文字,热爱,灵魂,都将构成这天空的一部分,观日出日落云卷云舒,赏风花雪月秋冬春夏——那是血的颜色,是心的光芒——是一个叛逆信徒不为人知的喃喃祷告,是一个失明琴师崩弦断指的靡靡之音,是激进而无能的造物主与世界的相互摒弃与相互救赎。


  

【很久没有这么快乐地写过文了w】

【由于开头过于魔幻导致不知道怎么结束于是就烂尾了orz以及分隔号真的好影响观感啊……】

【文中的“我”是指全世界千千万万不管不顾呕心沥血的创作者们。】

【敬创作,敬热爱,敬自由。】

麟息

对227相关题材音乐剧的构想:背景

起因是听了一首227相关的歌,感觉很有音乐剧选段那味,所以就肝了设定

内涵了这几个月的瓜

有借鉴b站up主沧弦落尘的视频

(啊这么辣鸡的东西真的可以发到lof吗?真的可以打音乐剧的tag吗)

(顺便蹲一个可以写歌的大佬)

——————————————————————————————

————————————


如你们所见,你们脚下是一片废墟。

这废墟曾经是一座城市,这座城市是苏神的领土。

这是座没有政府的城市 或者说,教会就是这儿的政府。苏神教派的信徒们是“政府”的组成部分。他们称自己为神的代行者,把控城中大小事务。在他们所制定的政策中,教会下达的每一道命令都是神...

起因是听了一首227相关的歌,感觉很有音乐剧选段那味,所以就肝了设定

内涵了这几个月的瓜

有借鉴b站up主沧弦落尘的视频

(啊这么辣鸡的东西真的可以发到lof吗?真的可以打音乐剧的tag吗)

(顺便蹲一个可以写歌的大佬)

——————————————————————————————

————————————


如你们所见,你们脚下是一片废墟。

这废墟曾经是一座城市,这座城市是苏神的领土。

这是座没有政府的城市 或者说,教会就是这儿的政府。苏神教派的信徒们是“政府”的组成部分。他们称自己为神的代行者,把控城中大小事务。在他们所制定的政策中,教会下达的每一道命令都是神谕,所有人都必须严格遵守苏神的懿旨

宗教裁判所是这里唯一的司法机关,由教会内部大多数而不是社会大多数来判定一件事物是否应该存在。几个月前信徒们打砸并且驱逐位于城市郊区的图书馆就是个很好的例子。如果你被指控渎神,那可有你好受的,他们会用各种方式给你洗脑,如果你拒绝接受他们的教义?那么你的死期到了。

政教不分的城市里,自由和人权都是笑话。只有教会认证过的信徒才能享有姓名权和在地面生活的权利,而信徒的孩子自然也是如此;平民们一出生就只配使用编号,他们世世代代居住在下水道里。平民如果加入教会,信奉苏神,那么他就可以获得与信徒同等的权利,但作为交换,他们必须放弃原有的家庭关系。另外,平民和信徒的通婚是被绝对禁止的,当然,也没多少平民会想要接触到那些疯狂的信徒。

整座城市只有一所大学,那就是市中心的神学院。信徒们觉得不信奉苏神的人没有资格接受高等教育,于是强行拆除了城里原有的几所大学,在废墟上建起了神学院。

教会在全市实行教育监管制度,规定全国中小学校制定的课程必须有三分之一是传播苏神教派的教义。这使得城市人口趋向老龄化,因为许多不愿信奉苏神的平民选择不生孩子。

每月27日前后,信徒们都会组织大规模游行,为了兜售教会的赎罪券和福音书,这些东西的内容大同小异,都是苏神教派的传教歌曲,或者,换个古老一点的说法——“赞美诗”。苏神教派的图腾是虾,游行的那一天,信徒们会穿上印有虾的白色长袍,捧着收款用的木箱,口中高唱传教歌曲行走在城市的每一个角落,他们坚称自己是在传播神谕和福音,因为苏神恩泽世人,但实际上普通人听到这些传教歌曲,大概率是会呼吸困难的。

一切都是那样的死气沉沉,发展缓慢。但你以为这座城市就只能这样了?其实故事才刚刚开始呢




肖战死妈给爷爬

麻麻快看这里有个傻逼在侮辱儿歌

在山的那边 海的那边

有一群小废🦐

它们脑残又矫情

它们眼瞎又多金

它们哔哔赖赖生活在

那肖战的洗脸盆

它们拉黑举报快乐多欢喜

在山的那边 海的那边

有一坨死肖战

他丫的真不是人

他叫土豆月球莲

他丫娇弱无助生活在

那🦐🦐的口水里

他丫当鸭卖菊快乐多欢喜

它们勾肩搭背掰掉脑壳

墙掉了AO3

它们骂娘洗白快乐多欢喜

在山的那边 海的那边

有一群绿茶婊

它们脑子有黄油

它们人均大海归

它们傻傻憨憨生活在

那🦐脑堆满的碗

它们幼稚恶心快乐多欢喜

它们勾肩搭背掰掉脑壳

墙掉了AO3

哦~~~~脑~残~的~小~废~...

在山的那边 海的那边

有一群小废🦐

它们脑残又矫情

它们眼瞎又多金

它们哔哔赖赖生活在

那肖战的洗脸盆

它们拉黑举报快乐多欢喜

在山的那边 海的那边

有一坨死肖战

他丫的真不是人

他叫土豆月球莲

他丫娇弱无助生活在

那🦐🦐的口水里

他丫当鸭卖菊快乐多欢喜

它们勾肩搭背掰掉脑壳

墙掉了AO3

它们骂娘洗白快乐多欢喜

在山的那边 海的那边

有一群绿茶婊

它们脑子有黄油

它们人均大海归

它们傻傻憨憨生活在

那🦐脑堆满的碗

它们幼稚恶心快乐多欢喜

它们勾肩搭背掰掉脑壳

墙掉了AO3

哦~~~~脑~残~的~小~废~🦐~~~~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