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创4

71780浏览    1997参与
李子安

【INTO1】无限尽头10


悬疑推理,剧情ooc,无限流大逃杀系列,INTO1群像,有原创角色,带四大CP(好多宇/元周率/林阵磨枪/浩瀚星尘),哪对出现打哪个tag

【INTO1】无限尽头10


悬疑推理,剧情ooc,无限流大逃杀系列,INTO1群像,有原创角色,带四大CP(好多宇/元周率/林阵磨枪/浩瀚星尘),哪对出现打哪个tag

旋钮病患者
涨价元,算我求你,你的脸颊yo...

涨价元,算我求你,你的脸颊you给我咬一口,好吗,就一口,我就是看看,里面到底是黑芝麻馅儿的还是花生馅儿的,算我求你😭😭


哎,想写懵懵的小狗狗,刚刚睡醒的时候,头发乱糟糟的,坐在那里,没有开灯,一动不动,也不说话。你推门进去,他很迟缓地抬起头看你一眼,眼神又立马涣散开。你走过去,揉揉小狗的头,你问他,睡得好吗,他不说话,只点点头,过了一会儿,突然把头拱进你怀里,你只得抱住,轻声笑他,他冲你撒娇,发出小狗嘤嘤嘤的声音,你要摸一摸他的后背。

或者刚刚吃完午饭发饭晕的时候。上午做饭的时候是精力充沛活力满满的张大厨哇,一边挽着袖口一边对你说,没事,我来就行,你出去玩吧。你不放心他,隔着厨房...

涨价元,算我求你,你的脸颊you给我咬一口,好吗,就一口,我就是看看,里面到底是黑芝麻馅儿的还是花生馅儿的,算我求你😭😭


哎,想写懵懵的小狗狗,刚刚睡醒的时候,头发乱糟糟的,坐在那里,没有开灯,一动不动,也不说话。你推门进去,他很迟缓地抬起头看你一眼,眼神又立马涣散开。你走过去,揉揉小狗的头,你问他,睡得好吗,他不说话,只点点头,过了一会儿,突然把头拱进你怀里,你只得抱住,轻声笑他,他冲你撒娇,发出小狗嘤嘤嘤的声音,你要摸一摸他的后背。

或者刚刚吃完午饭发饭晕的时候。上午做饭的时候是精力充沛活力满满的张大厨哇,一边挽着袖口一边对你说,没事,我来就行,你出去玩吧。你不放心他,隔着厨房的玻璃门往里看,他瞥见你,突然拿出还在乱动的鲜鱿鱼的触手吓你。高高一个人低着头在水池边洗菜,漂亮的手,骨节分明,游刃有余地炒菜,很轻松地颠勺,然后端着锅出来,很大声喊你,去洗手吃饭啦!记得要夸一夸小狗做得饭哇!他其实也不太好意思直接要你夸他,但小狗心里渴望死了,只得假装端起碗,再拿眼睛从上面的缝隙里瞟你,观察你的表情。所以你一定要多多夸他,哇,这道鱼好鲜噢,哇,虾仁你处理好精细噢,哇,黑米粥熬得也太香了吧,他很满意,笑端着碗笑着看你,你要点点自己的鼻子,真的,鼻子里都是香的!对了对了,我们在说发饭晕的事,小狗吃饭碗还没放下眼神就涣散起来,你戳戳他,他使劲晃晃头,没事,我可以,我还能行!你说,算啦,去洗洗睡吧,我去洗碗。他还是说,没事,我来洗!

最后还得麻烦你去洗碗,因为小狗已经困到睁不开眼了,等你推门进房间的门,小狗已经微微有些打鼾了,你轻手轻脚烫躺在他旁边,他会醒来一点点但又没完全醒,迷迷糊糊对你说一句,唔,一起睡觉。

😢😢😢好爱我们小宝宝小狗

李子安

【INTO1✖️你】INTO1突然来了个女成员19

ABO


*ooc(可能)


*乙女向


*有私设


女主名叫姜朵,是一名omega,信息素味道是橙子味,因为公司安排需要制造流量便成为了INTO1中的一员,也是唯一一个女孩子,要与11个Alpha住在一起。


【赞过300更新下一章】一张粮票抵5个赞


——


(午/夜/场在wb)


——

好在化妆并没有被耽误,你依旧穿好衣服,坐在病床上,一旁的远哥看着你,那眼神温温柔柔。


等化妆师化好,你换好衣服后,你们便一起赶到了场地。


INTO1的队...

ABO

 

*ooc(可能)

 

*乙女向

 

*有私设

 

女主名叫姜朵,是一名omega,信息素味道是橙子味,因为公司安排需要制造流量便成为了INTO1中的一员,也是唯一一个女孩子,要与11个Alpha住在一起。

 

【赞过300更新下一章】一张粮票抵5个赞

 

——

 

(午/夜/场在wb)


——

好在化妆并没有被耽误,你依旧穿好衣服,坐在病床上,一旁的远哥看着你,那眼神温温柔柔。

 

等化妆师化好,你换好衣服后,你们便一起赶到了场地。

 

INTO1的队员们也都跑来问你有没有事,你也都一一笑着回应了他们。

 

“放心啦,我没事滴”

 

一旁的张嘉元很担心你,便摸了摸你的脑袋:“没事就好”

 

首唱会开始了,你跳着舞蹈,很明显进步了许多,Linda老师很赞赏的给你比了个大拇指,然后你就受到了来自赞多的关爱“看,我就说吧,朵朵一定可以哒~”

 

你笑着点点头,今天的你也是希望网上对自己骂声少一点的你,毕竟做团队,真的是很不容易啊!

李子安

捡手机《宠宠欲动》07


ABO系列,剧情ooc,带四大CP(好多宇/元周率/林阵磨枪/浩瀚星尘),一个浩瀚星尘清水小文在彩蛋里,自取

捡手机《宠宠欲动》07


ABO系列,剧情ooc,带四大CP(好多宇/元周率/林阵磨枪/浩瀚星尘),一个浩瀚星尘清水小文在彩蛋里,自取

李子安

【万内四大】一些公寓里的二三事

ooc/现背,就是一些家庭小事,万内四大hdy,yzl,lzmq,hhxc


——


今天公寓里来了一对年轻的小情侣,俩人下了出租车,提着行李就往里走,一旁坐椅子上嗑瓜子的井胧爷爷笑嘻嘻的客套了几句。


“呦,是住楼上1105的吧”


“是的是的”


“那快上去吧别搁这冻着了大冷天的”


“哎,好”


前面那个拿着行李的是尹浩宇,高卿尘就跟在他身后,俩人牵着小手一起走到电梯门口。...


ooc/现背,就是一些家庭小事,万内四大hdy,yzl,lzmq,hhxc

 

 

 

——

 

 

 

 

 

今天公寓里来了一对年轻的小情侣,俩人下了出租车,提着行李就往里走,一旁坐椅子上嗑瓜子的井胧爷爷笑嘻嘻的客套了几句。

 

“呦,是住楼上1105的吧”

 

“是的是的”

 

“那快上去吧别搁这冻着了大冷天的”

 

“哎,好”

 

前面那个拿着行李的是尹浩宇,高卿尘就跟在他身后,俩人牵着小手一起走到电梯门口。

 

电梯开了门,从里面走出一对正在吵架的情侣。

 

“气死我了,今晚上你就给我死外面吧,别进来了!”林墨抱着胸先走了出去。

 

刘彰在后头想拽他的手,却捞了空:“墨墨,墨墨你别生气了,我错了还不行嘛”

 

两个人渐渐走远,高卿尘回头看着他们,从口袋掏出棒棒糖扯了糖纸含进嘴里,尹浩宇将他的脑袋掰了回来。

 

“电梯到了,我们上去吧”

 

“嗯嗯”

 

刚准备按下11时,门外突然有人喊了几声。

 

“哎哎哎!等会儿,让我上去先”

 

来的人伸手挡住将要关上的电梯门,走了进去。

 

他手里还提着菜,看着像有一米八五的样子。

 

“你们看着面生啊,新来的?”

 

“嗯,对”

 

“1105的?”

 

“嗯嗯”

 

“那行,我叫张嘉元,内啥我就住你们对门1108”

 

电梯到了十一楼便停了下来,热情的张嘉元便带着两人走到他们的门前。

 

“就是这了,你们先收拾吧,有什么问题再叫我哈”张嘉元冲他俩挥挥手,自己则是拿着钥匙开了1108的门。

 

尹浩宇找着钥匙,高卿尘又从口袋里掏出一根棒棒糖,撕了糖纸塞进他的嘴里。

 

“这里的邻居都好热情啊”

 

尹浩宇笑了笑:“是啊”

 

找到钥匙后两人便推开门走了进去。

 

新家布置的很温馨,除了一些灰尘外其他都很不错,两个人对这个房子都很满意。

 

不一会儿,门外响起了敲门声,高卿尘走过去开了门。

 

还是对门的张嘉元。

 

“哎,你们晚上打算怎么吃啊?”

 

“我们,厨房还没打扫好,应该会出去下馆子吧”

 

“下馆子那多浪费钱,来来来,今晚来我家吃”

 

“那多不好意思”

 

“不用客气,整好我们这啊,今晚想举行个小聚会”

 

“真的吗?”

 

“对,你俩别推辞嗷,晚上来我家吃”

 

高卿尘回头看尹浩宇走了过来,笑嘻嘻的说:“晚上叫我们吃晚饭呢”

 

“那多谢了”尹浩宇说。

 

“那我先走了,晚上七点哈别忘了”

 

张嘉元又冲他俩挥了挥手,然后走回了对门去。

 

关了门,尹浩宇笑着摸了摸高卿尘毛茸茸的脑袋:“小九,我们的新生活就要开始啦”

 

——

 

七点钟,高卿尘挽着尹浩宇的手,准时出现在了1108的门前。

 

开门的是另一个男人,看着比张嘉元要高一点,他是周柯宇。

 

“来来来,先进来”

 

他把俩人请了进去,张嘉元正在做饭,他拿着锅铲,绑着围裙出来看了眼:“先去沙发上坐着吧,菜马上就好了”

 

高卿尘看了眼,说:“需要帮忙吗?”

 

周柯宇端着盘水果放在茶几上:“没事儿,不用,嘉元儿不喜欢做饭有闲人在旁边,你们先吃点水果吧”

 

高卿尘只好点点头,拉着尹浩宇坐了下来。

 

看向厨房,还有一个人跟着张嘉元一起做饭,也绑着围裙,比张嘉元要矮一点,他是刘宇。

 

俩个人边做饭边说着话。

 

“最近赞多晚上回来的晚吗?”

 

“有时候出警了就会晚一点,不过不碍事,是他的工作嘛”

 

“害,柯宇就不错,只要录个档案,晚上回来也不晚。你呢,你花店开的怎么样?”

 

“还好,平平淡淡,不过我还要写稿子呢,这样的生活也不错了”刘宇切着包菜。

 

“那挺好啊”

 

“你怎么了,乐队做的不愉快?”

 

张嘉元洗好菜,倒进了锅里:“也不是,就是最近写歌不太顺”

 

“怎么了,有烦心事?”

 

“没有吧,想给我妈那理发店重新装修一下了”

 

“挺好啊”

 

不一会儿,门外又响起了敲门声,进来的是下午电梯里吵架的那对情侣中的一个。

 

周柯宇往他身后望了一眼:“AK呢?没来吗?”

 

“管他呢,爱死哪玩死哪玩”林墨一脸的怒气,往客厅走去。

 

这一瞅正好看见了尹浩宇在喂高卿尘吃水果,他愣了两秒,坐了过去。

 

“你俩,新搬来的?”

 

高卿尘坐端正了,笑着说:“对,新来的,没打扰你们聚会吧”

 

林墨见他好相处,便也不端着了,往后一躺:“哎呀没事儿,以后就都是朋友了”

 

几个人说说笑笑,饭也做的差不多了,张嘉元家的桌子很大,菜摆了很多。

 

“来来来,吃饭了”张嘉元将最后一盘菜端上了桌。

 

正好,门外又响起了敲门声,周柯宇去开了门。

 

“就等你们俩了,快来坐”

 

赞多走了进来,他看了眼四周,才看到在厨房忙活的刘宇,他走上前从后头揽住他的腰。

 

“想你了,小宇”

 

刘宇正拿着碗筷:“行了你,快洗手准备吃饭吧,这这么多人看着呢”

 

“好”赞多这才依依不舍的松开手,亲了口刘宇的脸颊。

 

刘彰买了束花藏在背后,他看了一圈,厨房没人,餐厅没人,便走到了客厅,才瞅见了林墨,他翘着二郎腿嗑着瓜子。

 

“墨墨”他走上前,然后一把将玫瑰花从背后拿了出来,“送给你”

 

林墨看了他一样,气也瞬间消了不少:“别以为你送我朵花我就原谅你了啊”

 

刘彰自觉的蹲在他旁边,给他敲着腿:“我哪敢求你原谅啊,老婆大人今天辛苦了吧,给你按摩按摩”

 

“这还差不对”林墨拿着花,凑近鼻尖闻了闻,除了玫瑰的清香还有AK好闻的香水味。

 

等人一起坐好后,大家才动了筷子。

 

周柯宇举着酒杯,他说:“那就先欢迎一下新来的两位吧”大家也都不由分说的拿起杯子。

 

尹浩宇和高卿尘便也举起了酒杯,笑着回应。

 

张嘉元看着周柯宇倒满的酒,啧了一声。

 

他在周柯宇旁边轻声说:“你少喝点,喝多了别妄想我抗你回房间”

 

周柯宇捏了捏他的小拇指:“放心放心,我有分寸”

 

一旁的赞多夹了一块排骨到刘宇的碗里:“多吃点,小宇你要胖胖的才可爱”

 

刘宇瞪了他一眼:“你说我胖?”

 

赞多轻笑了下,凑近他的耳朵说:“那样手感好啊”

 

刘宇耳朵尖泛起了红,他意识到不对劲,立马转过身将一个鸡块塞进他的嘴里:“吃饭吧你”

 

大家乐乐呵呵的聊了很多,也都熟悉了彼此。

旋钮病患者
又在考古他的小土 狗时期。

又在考古他的小 狗时期。

又在考古他的小 狗时期。

李子安

捡手机《宠宠欲动》06


ABO系列,剧情ooc,带四大CP(好多宇/元周率/林阵磨枪/浩瀚星尘),有一个关乎浩瀚星尘和墨墨职业的在小彩蛋里

捡手机《宠宠欲动》06


ABO系列,剧情ooc,带四大CP(好多宇/元周率/林阵磨枪/浩瀚星尘),有一个关乎浩瀚星尘和墨墨职业的在小彩蛋里

李子安

捡手机《宠宠欲动》05


非典型ABO系列,剧情ooc,带四大CP(好多宇/元周率/林阵磨枪/浩瀚星尘)

捡手机《宠宠欲动》05


非典型ABO系列,剧情ooc,带四大CP(好多宇/元周率/林阵磨枪/浩瀚星尘)

旋钮病患者

[张嘉元]caught

#一般来说我是不搞mn文学的,可是他是只小狗哇😿😿😿


真的好想和小狗恋爱啊,冬天给他织一条红色的围脖,他皮肤白,红色很衬他,他也会好好裹着,露出牙齿冲你傻里傻气的笑。热恋中的人总要去蹦livehouse,你们一起去,一起跟唱,台上的rapper口条好,布鲁布鲁词念唱得很快,你们都跟不上,只能一起踩着鼓点,面对面蹦,要一直直视着眼睛。不过他笑弯了眼睛的时候只有眯眯的一条缝。要转过身去拍合照,场地里人很多,拍出来的照片上面只有你俩的大脸,然后要发朋友圈,配文选一句你俩最喜欢的歌词。

你问他,你能给我写rap词吗。小狗震怒,气鼓鼓地冲回房间拿出自己的电吉他往身上一背,不会写rap词怎么...

#一般来说我是不搞mn文学的,可是他是只小狗哇😿😿😿


真的好想和小狗恋爱啊,冬天给他织一条红色的围脖,他皮肤白,红色很衬他,他也会好好裹着,露出牙齿冲你傻里傻气的笑。热恋中的人总要去蹦livehouse,你们一起去,一起跟唱,台上的rapper口条好,布鲁布鲁词念唱得很快,你们都跟不上,只能一起踩着鼓点,面对面蹦,要一直直视着眼睛。不过他笑弯了眼睛的时候只有眯眯的一条缝。要转过身去拍合照,场地里人很多,拍出来的照片上面只有你俩的大脸,然后要发朋友圈,配文选一句你俩最喜欢的歌词。

你问他,你能给我写rap词吗。小狗震怒,气鼓鼓地冲回房间拿出自己的电吉他往身上一背,不会写rap词怎么了啊!我给你弹吉他不行吗!😡😡😡

你会窝在小狗怀里看很温暖的韩剧,其实你也很困,但突然发现他已经睡着了,于是锤一把他的胳膊,喂,不准睡!他慌忙醒来,抹一把嘴角不存在的口水,没睡没睡醒着呢真好看!

小狗就是小狗,从门里跑出去的时候是飞奔着的,哇哦,你看下雪了!然后迅速地团起一个雪球扔在你脸上。你很生气,去捉他,好不容易捉到了,一定要拎着他的衣领喊他,不准动!他乖乖举起手,因为很高所以被迫侧弯着腰,你抓起一把学塞进他脖子里,听着他求饶。

旋钮病患者

#在为小狗狠狠流眼泪


我推门进去的时候,他坐在床上背对着我,没开灯,长手长脚蜷在那里,没有回头看我。

我绕到他面前,看见他在专心致志地扣小药片到掌心上。

然后数了一下,1,2,3,4。

我问他,“要吃四颗吗?”

他伸手去拿水,把它夹在腿间单手拧开,仰一下头把药全部倒进去,喝了一大水口,吞了进去。

把盖子拧好才回答我,“嗯。”

他感觉到我一点担心,又出声安慰我,“没事啦,是0.5毫克的。”

我没有别的话要说,但仿佛是黏在了他床上,觉得自己无法离开。

他也没管我,转身钻进被窝里,又盖好了被子,把肩膀两边的掖好,一条腿留在外面翻了个身夹住被子。

呼吸很平稳,甚至听不声音,...

#在为小狗狠狠流眼泪



我推门进去的时候,他坐在床上背对着我,没开灯,长手长脚蜷在那里,没有回头看我。

我绕到他面前,看见他在专心致志地扣小药片到掌心上。

然后数了一下,1,2,3,4。

我问他,“要吃四颗吗?”

他伸手去拿水,把它夹在腿间单手拧开,仰一下头把药全部倒进去,喝了一大水口,吞了进去。

把盖子拧好才回答我,“嗯。”

他感觉到我一点担心,又出声安慰我,“没事啦,是0.5毫克的。”

我没有别的话要说,但仿佛是黏在了他床上,觉得自己无法离开。

他也没管我,转身钻进被窝里,又盖好了被子,把肩膀两边的掖好,一条腿留在外面翻了个身夹住被子。

呼吸很平稳,甚至听不声音,再没说过话。

过了不用知道多久,我很小声开口问他,“你睡着了嘛?”

他一动不动,也没有回话。

“这种药都会伤神经的。”

他拿手把被子往自己脖子下送了送,“可是我睡不着。”

“睡不着有很多办法,运动,喝牛奶,数羊……”我越说越小声,越发剧的自己是在问“何不食肉糜”。

果然他笑了起来,还是闭着眼睛,“我睡不着,很难受,忍不住地想要打自己的头,这个时候,有一颗小药片儿,就在你手边,只要几颗,只要吃下它,我此刻所有的痛苦就都消失了,你会不心动吗?”

我临走前帮他把窗户关得更紧一点,他不喜欢开窗开门。

我有时会忍不住去想张嘉元如果是狗狗的话,会是什么狗狗。

我本来以为自己会想他是金毛,萨摩耶或者哈士奇这种大型犬,毕竟他身高185肩宽打车费得四十,但后来我才逐渐意识到,每次我想到他,想到的都是小狗狗,卷毛,很小只,腿还没我脚背高,跑去来一颠一颠后腿会被自己的前腿斑绊住。

我那天拿“马尔泰”小狗给他看。

他笑得牙龈全部都在外面,“这是啥狗啊?”

“马尔济斯和泰迪的串儿。”他就着我的手把那个视频点了重播。

“这个狗子的毛一定很软。”他很认真地说着。

“是,主人在他脑袋顶上说话他的脑袋毛会被吹开。”

我想起我第一次遇见他的时候,低纬度海岛春天很温暖,阳光明亮得把他整个人照耀得近乎透明,圆圆的一颗脑壳,被自己抓乱了竖起了几撮呆毛。我那个时候就在想,嗯,他的脑袋毛一定很柔软。

确实柔软,这也是他跟小狗勾最像的一点:会乖乖把脑袋放在你掌心下,蹲着或坐着一动不动,因为靠的太近你的呼吸会打在他的睫毛上,他会抖抖眼睛,再从下往上扑闪着睫毛盯着你。

他享受被爱,他需要很多很多爱。

18岁的人生前程似锦全世界都想要即可得,19岁的人生处处碰壁无处下脚无所适从。

他眨巴着眼睛问我,为什么,是我不够好吗?

我们很难解释为什么我会遇到这个人,我们总安慰自己说我是上帝的宠儿,他一定是把最好的给我。

可慢慢我们又不得不逐渐意识到,在上帝的安排里,我们好像不一定就是世界的中心。在我们很要很用心对待人那里,在我们想到的“最要好”的朋友那边,他可能会做出他的选择。

小狗不懂这些,小狗只想着,为什么,为什么,我把我整颗心都拿出来给你,为什么,我在你那里不是最重要的呢。

小狗变得不快乐了。

我对他说,19岁是个好年纪。

他笑了一下,“你不说我都没意识到我才19岁。”

从17岁到19岁,这两年对他来说太漫长,每一天都在面对新的事情,每一天都要处理新的情况,要学很多东西,很多从未想要学过的东西,他本来只想着自己就当只没脑子的快乐小狗就好,大声笑,大声闹,抓起吉他假意去砸一起开玩笑的朋友的脑壳,大步跑进风里。

那天一位粉丝对他说,你祝我不要再倒霉好不好?

他说,“我也很倒霉。”

他好像还是17岁,实在理解不了最近发生的事情为什么会是这个样子,他想,他想,为什么,我的一颗真心,为什么,会被解读成那样呢?

他只能把这一切归咎为“运气不好”,他实在想不通自己做错什么,那只能是我运气不好罢了。

小狗,我的小狗,我该怎么对你解释呢,不是你的问题,也不是你的运气的问题,是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它就这样发生,我们都无力避免或改变。

小狗,请你相信被爱,你才19岁,你还有很长很长的路要走,要遇见很多很多新遇见的人,总会有人,一定会有人,小心接受你的真心,再把头靠在你的肩膀上,然后说,你知道吗,其实那个时候的我……

小狗一定会被爱,不是因为他对别人很好,而是因为,小狗值得别人对他好。


旋钮病患者
#是谁狠狠怀念夏天了 按理来说...

#是谁狠狠怀念夏天了


按理来说,我本来不会认识汤浩这种人。

也正因为如此,杰哥在听我抱着脑袋跟他哭诉我的剧本没有合适的人来演的时候,他跟我推荐了汤浩。

“我想要个表现本能的,而不是想看他们在表演课上学到了什么哇!”

我把头发抓得很乱,狠狠地喝了一口面前的尼格罗尼,被苦得立马皱了一下眉头。

杰哥很大声笑着拿食指敲了一下我的杯子,“我说,你这种顺风顺水念着国内顶级院校出来的社会宠儿,在这儿装得什么怀才不遇的大艺术家呢?”

我愤愤地瞪着他,明知这时候应该是再喝一口,但实在是太苦了,看来我还是更合适喝果粒橙,“妈的我身边那些‘演员’也是个顶个地装腔作势。”

我说话时他一直在滑手机,这...

#是谁狠狠怀念夏天了


按理来说,我本来不会认识汤浩这种人。

也正因为如此,杰哥在听我抱着脑袋跟他哭诉我的剧本没有合适的人来演的时候,他跟我推荐了汤浩。

“我想要个表现本能的,而不是想看他们在表演课上学到了什么哇!”

我把头发抓得很乱,狠狠地喝了一口面前的尼格罗尼,被苦得立马皱了一下眉头。

杰哥很大声笑着拿食指敲了一下我的杯子,“我说,你这种顺风顺水念着国内顶级院校出来的社会宠儿,在这儿装得什么怀才不遇的大艺术家呢?”

我愤愤地瞪着他,明知这时候应该是再喝一口,但实在是太苦了,看来我还是更合适喝果粒橙,“妈的我身边那些‘演员’也是个顶个地装腔作势。”

我说话时他一直在滑手机,这时才抬起头,显示一个聊天页面冲我晃了晃,“诶,行啦,哥们儿给你介绍个人。”

我一直没见到汤浩,第一场开机时才第一次见到他。本来是跟杰哥说总得提前见见吧,万一不合适呢。

他冲我咂了一下牙,“嘶,你那个剧本我读过,就是他,他绝逼合适。”然后冲我竖了个大拇指,反正就是死活不让我见人。

然后汤浩来了。穿了一件料子很厚实针脚细密的蓝色衬衣,袖子有些长,到他的臂弯处,小v领领口不低也不算高。

我突然感到一阵海风混杂着夏日汗水的味道向我扑面而来。

杰哥捅了捅我,在我耳边低声说道,“怎么样,我没骗你吧。”

是我申UAL传媒学院电影与录像的作品资料,我打算拍一个二十分钟左右的片子。

我本想拿着剧本跟他谈谈他对这个片子的理解,他摆了摆手,“我读过剧本了。”

“好,那我们第一场是打算……”我话还没说完他就打断了我,“杰哥说,叫我随便走走路就行。”

我被憋得一下子没话,带着气地转身去拿我的DV机,“行吧,那就开始吧。”

片子其实也没讲什么,不过是一个少年每天来看海,低头看自己的脚埋进沙子,一点一点陷下去,没过脚背,到脚踝,再到小腿,海浪打来时,他没来得及跑便闭上眼睛仍由海浪将他的衣角打湿。

他最后那走到很深的位置去,海水淹到了他的口鼻。

第一天拍汤浩的不多,这天阳光很好便拍了很多空镜备用,我转身看着汤浩很快乐地拿脚一点一点试探海水,一点点浪花过来就大笑着跑开。

我走过去,“我们要培养你的情景感,从现在起,你看到海浪是应该只有无尽的悲观。”

他很疑惑地看了我一眼,“那为什么还每天来看海?”

“因为到不了海的那一边去。”我极力压下对他这种非科班出身的人的无知的不屑。

“那就坐船好了啊。”他语气认真,像是完全不懂我在跟他谈什么。

“可是有很多事情,可能是来自家里,可能是来自社会,各种各样,反正就是走不了。”我开始有些生气。

他低下头去专注地再去用脚试探小浪花,“那还是不想,只要想,如果想,就可以去到海的那边。”

我一时语塞,满脑子戈雅,德伯顿,郁达夫的文学艺术表达想要从脑子里拽出来扔在他头上,“喂,你能不能多看看电影多读读书!”

他被我突如其来地火气吓了一大跳,愣了一下才带着些调笑地看向我,“喂,大艺术家,咱不如少地点书多看看一般人都怎么说话。”

实不相瞒,我确实从来没有想过要换掉他,海风,潮湿的沙子,大块大块的浪花。不知道为什么,他皮肤自带颗粒感。

其实他拍戏还是很认真也吃得下苦,夏日大太阳天一遍一遍在海边跑,衣服湿了一把拧干再甩甩什么事都没有,海水打在脸上也直接抹一把就完事。

我把刚刚的片段拿给他看,懒得把DV机从手背上拿下来就直接举到我肩膀边上,他就就这我的手认真看着,这个片段有些长,我刚刚自己已经看过两边这边看的时候便有些走神,一瞥眼睛无意中看到他脖子下面红了一大片,我下意识地伸手去摸,他被吓得往后退了一小步。

“我……没事,抱歉,我就是想看看你这里怎么这么红?”我有些尴尬地点了点脖子的位置。

他撤着衣领使劲低头看了一眼,又用手搓了搓,“噢噢,没事,应该是刚刚沾了沙子,有些痒,我就挠了挠。”

我本能地又想去看看是怎么了,又把手伸出去才想起来好像不太合适,立马又把手缩了回来,“噢……那个……那,你多休息。”说完我就知道这句话听上去有多莫名其妙,好在他没怎么在意,一般地笑了一下,又用掌心拍了拍。

我已经不再干涉他对剧情的诠释,准确来说,应该是已经变成了他想演什么就演什么,我就跟在他后面一直拍着。

最后一场的时候,他背对着我,他说,“我还是觉得,如果想去海的那边,就去嘛。”

我不知道我想说什么,便还是点了点头。

他和剧本里写得一样,一步一步走到深海处,到没腰时,便站住一动不动。我看着海的远处一个新的波浪逐渐向岸边移动着,他却还是直直地站着,在离他还有大概两个人的距离时,他突然转身向岸边跑来,那个波浪就紧紧在他身后追着,我的心脏突然就悬了起来,拿着DV的手也不自觉地抖了起来,就在他刚刚跑到水深到他小腿时,波浪翻卷成一个浪花,用力地打在他的背上,他趔趄了一下。

他在跑上岸的最后几步冲我喊着,“你看!你不会被任何东西困住!”

李子安

【好多宇/元周率】许我浮生一世安32end

少爷多✖️学霸宇/专一周✖️打工元


ooc/微虐/现代背景/同性恋合法/创四学员有


勿上升真人,本章结局篇


如撞梗纯属巧合,可能会有各种各样的反转剧情。


有什么问题留在评论区


[图片]


——


张嘉元呆呆的坐在地毯上,手机掉落在地毯上,他抱着自己的腿,将头埋进膝盖。


他很想嘲笑自己,扯动嘴角,流下的确是泪水。


如果那天,自己没有跟他说,我喜欢你,答应他跟他在一起,那这一切就都不会发生了。


他真是笨,相信了他一句又一...

少爷多✖️学霸宇/专一周✖️打工元

 

ooc/微虐/现代背景/同性恋合法/创四学员有

 

勿上升真人,本章结局篇

 

如撞梗纯属巧合,可能会有各种各样的反转剧情。

 

有什么问题留在评论区

 


 

——

 

张嘉元呆呆的坐在地毯上,手机掉落在地毯上,他抱着自己的腿,将头埋进膝盖。

 

他很想嘲笑自己,扯动嘴角,流下的确是泪水。

 

如果那天,自己没有跟他说,我喜欢你,答应他跟他在一起,那这一切就都不会发生了。

 

他真是笨,相信了他一句又一句的喜欢,让自己陷入了无可自拔的地步,他却能全身而退。

 

真的很可笑,他一直再找爱,却没一个人爱他。

 

无可救药。

 

——

 

张嘉元辞了职。

 

他要离开A市了,去哪他还不知道,但他只想离开这里。

 

他换了新的手机和电话卡,买好了车票。

 

他没有告诉任何人他走了,只告诉了妈妈和李知夏,他想离开了。

 

阿香没有跟着他走,她说,春风麻将馆是她的一个念想,她还不想走。

 

最后,是张嘉元独自走进了车站里,他走了。

 

连一句好好的道别都没有。

 

——

 

周柯宇和李知夏的结婚仪式如期举行,周柯宇辗转在化妆间,对面是正在化妆的李知夏。

 

她其实也没有什么表情,连一个笑容都没有。

 

“柯宇”

 

她叫他。旁边帮忙的人都识趣地离开了房间。

 

周柯宇走向她,看着镜子里的他们。

 

男生穿着高级定制西装,女生穿着长款俄罗斯定制婚纱。

 

这就是他父亲说的般配,财力与实力的般配。

 

“你真的,愿意跟我结婚么”

 

周柯宇没有说话,镜子里的他心事重重。

 

李知夏摇了摇头,她说:“你一定会过意不去的,嘉元儿,他走了”

 

“他去哪了?”周柯宇小声问了句。

 

“不知道,但他走了,离开了,他说,他可能不会再回来了”

 

回答她的是无尽的沉默,周柯宇低下头:“也......也好,他能忘掉这里的所有,重新开始,就好”

 

“是我伤害了他”

 

李知夏叹了口气,他看了眼镜子里的自己,缓缓说:“爱而不得,很痛苦吧”

 

“嗯”

 

李知夏摸了摸婚纱,她说:“这身衣服很漂亮,但却只能穿那么一次”

 

周柯宇看着她:“你很喜欢吗?”

 

“还好”李知夏说。

 

“李小姐周少爷,婚礼马上开始了,请尽快到大厅去吧”服务生在门口叫了句。

 

周柯宇愣了两三秒,随后,他扯出一个笑容:“走吧知夏”

 

李知夏没有起身,她望着他。

 

“怎么了?”

 

“张嘉元是我的朋友,我俩一块儿长大,我从没有想过背叛他什么,但是这回,我不得不背叛他一次”李知夏看着他。

 

说完,她从梳妆台上,一封香水压着的信封递给了周柯宇。

 

“这是你那天跟嘉元分手时,他写下来的,他心死了,想好好再祝福你一回,可当要真正走了的时候,他又不愿意给你看了,于是他给了我,让我烧了”李知夏说,“他不知道跟你结婚的是我”

 

周柯宇有些颤抖着,他接过那个信封,然后独自坐在沙发上,拆了开来。

 

李知夏独自走了出去,留给他一个人的时间。

 

周柯宇缓缓打开纸张,上面是张嘉元清秀端正的字迹。

 

——

 

柯宇,是我,张嘉元。

 

你看到这个名字时,是不是已经特别讨厌我了,毕竟,你很忙,而我却一直出现在你的生活里,不断的打扰你,对吗?

 

还记得吗,你第一次喝醉酒,我把你送回家,你给了我一笔很丰厚的小费,那是我第一次见你,我觉得你是个土豪,还是那种,没脑子的土豪。

 

后来,知夏说,她不愿意去相亲,我替她去了,我男扮女装,却还是被你认出来了,很好笑,我都不知道剧情会这样发展。

 

再后来,你一直找我陪你,我有时候还真以为你是个无赖,我觉得你花心,将来一定不可靠。

 

可最后,我却还是爱上了你。

 

你在深圳喝醉酒那次,你和赞多拼酒,又醉了,我把你送回我的酒店房间,给你盖好被子,但你特别混蛋的把被子又拉开了,虽然拿你没办法,但我依旧愿意给你盖好,可能那时候,就好喜欢你了吧。

 

那天是你第一次表白我,还是在你喝醉酒的时候,但我自卑,我觉得你就该跟知夏那样的千金在一起,所以我之前处处拒绝你。

 

可是说了这么多,我还是没忍住,我答应了,我愿意跟你在一起了,我表白了你,周柯宇,我很喜欢你。

 

我不相信命,不相信爱情,但我相信你。

 

在那个雪地里,你吻我。

 

我以为,我们真的会一起走下去,在一起好久好久,我们会结婚的。

 

但,你告诉我,你不喜欢我。我就像被人丢弃了一样,特别没出息的只会窝在家里哭,你说我是不是傻子。

 

我不会写什么东西,我只想把这些事情都写下来,告诉你,我真的爱过你。

 

柯宇,我想离开了,离开这座城市,离开你。你永远都看不见我,会不会开心?原谅我这么自卑的爱着你,但我没法控制我的心。

 

我是个警察,但我终究被罪恶吞噬,可能当初做警察的意义,也模糊了吧。

 

周柯宇,我是爱你的。

 

就算你把我的心丢下,你留我一个人在这里,我也还是爱你的。我不知道怎么了,如今走到今天这个地步。

 

我一直在想,要是从没有遇见过彼此,也许我们都会有一个灿烂的人生吧。

 

我常常住在孤单里,是你出手拉了我一把。

 

好了,都过去了吧。我想去一个没有你的城市,好好生活。

 

对不起,想说爱你时,你早已不喜欢我了。

 

对不起,很抱歉打扰了你很久。

 

最后的最后,那就再祝你,一切都好。

 

在这个纷纷扰扰的世界里,许你浮生一世安。

 

我爱你。也想放下你。

 

 

..................

 

 

END.

李子安

【创4土味恋综】《强瓜与猛花》第一期(上)

剧情ooc,规则在第一章序章,勿上升真人,CP主要看tag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图片]

[图片]

[图片]


剧情ooc,规则在第一章序章,勿上升真人,CP主要看tag





李子安

【INTO1】无限尽头08


悬疑推理,剧情ooc,无限流大逃杀系列,INTO1群像,有原创角色,带四大CP(好多宇/元周率/林阵磨枪/浩瀚星尘),哪对出现打哪个

【INTO1】无限尽头08


悬疑推理,剧情ooc,无限流大逃杀系列,INTO1群像,有原创角色,带四大CP(好多宇/元周率/林阵磨枪/浩瀚星尘),哪对出现打哪个

李子安

捡手机《宠宠欲动》04

ABO系列,剧情ooc,带四大CP(好多宇/元周率/林阵磨枪/浩瀚星尘)

捡手机《宠宠欲动》04

ABO系列,剧情ooc,带四大CP(好多宇/元周率/林阵磨枪/浩瀚星尘)

李子安

【INTO1】无限尽头07

悬疑推理,剧情ooc,无限流大逃杀系列,INTO1群像,有原创角色,带四大CP(好多宇/元周率/林阵磨枪/浩瀚星尘),哪对出现打哪个

【INTO1】无限尽头07

悬疑推理,剧情ooc,无限流大逃杀系列,INTO1群像,有原创角色,带四大CP(好多宇/元周率/林阵磨枪/浩瀚星尘),哪对出现打哪个

李子安

【好多宇/元周率】许我浮生一世安31

少爷多✖️学霸宇/专一周✖️打工元


ooc/微虐/现代背景/同性恋合法/创四学员有


勿上升真人,30👍🏻就更新(不拖了!)


如撞梗纯属巧合,可能会有各种各样的反转剧情。


有什么问题留在评论区


——


刘宇的世界一片漆黑,他倒在地上,觉得身体被寒意包围。


血流了一地,染红了他雪白的衬衫。


他的脑海里依旧印着那双眼睛。


他生了一双看似乖巧的眼睛,双眼皮的弧度很小,眼里有几分随心所欲的散漫,有些颓又有些丧,可依旧有一股子不...

少爷多✖️学霸宇/专一周✖️打工元

 

ooc/微虐/现代背景/同性恋合法/创四学员有

 

勿上升真人,30👍🏻就更新(不拖了!)

 

如撞梗纯属巧合,可能会有各种各样的反转剧情。

 

有什么问题留在评论区

 

——

 

 

刘宇的世界一片漆黑,他倒在地上,觉得身体被寒意包围。

 

血流了一地,染红了他雪白的衬衫。

 

他的脑海里依旧印着那双眼睛。

 

他生了一双看似乖巧的眼睛,双眼皮的弧度很小,眼里有几分随心所欲的散漫,有些颓又有些丧,可依旧有一股子不被驯服的劲儿在里面。

 

他还在等他。

 

 

——

 

送刘宇的救护车,是刘彰打电话叫来的。

 

他刚好在商业街附近做一名餐馆的服务员,碰巧目睹了刚刚广告牌掉落的景象。

 

他本笑着跟客人打着招呼,却看到了压在底下的人。

 

“刘宇......是他!”

 

“快,快救人啊!”

 

他或许也蜕变了许多,毛毛躁躁在酒吧闹事的小子,现在也尝到了社会带来的边策。

 

刘宇被送到医院时,夏晴已经痛哭流涕。

 

“求求你,医生,救救他,救救他,我儿子还没有过20岁生日呢,他不能死,求求你救救他”

 

她已经完全不顾形象的拽着医生的白大褂,甚至跪在了地上:“我求求你,我求求你,救救他......”

 

医生正准备进手术室,他稍微安抚了一下她,叹了口气说:“你要做好准备,伤的这么重,可能撑不了多久了,何况他之前还受过重伤”

 

夏晴面如死灰,她抹着眼泪:“我,我儿子不能死啊,医生,我儿子,不能死啊!”

 

医生没再多说什么,护士将她拉起,旁边几个医护人员推着车走进手术室里。

 

只留下在手术室外有些崩溃的夏晴。

 

——

 

李知夏知道了所有事情,包括赞多和刘宇。

 

她看着手机里那个人的微信头像,有些不舍,但最终还是清除了关于他的所有东西。

 

李行今天打算叫周柯宇和自己的女儿吃顿饭,顺便讨论俩人感情的问题。

 

周泰带着周柯宇早早地来到了饭店里。

 

“你板着个脸干嘛,等会儿跟你李叔好好说说话”周泰瞪了他一眼。

 

周柯宇冷冰冰的从嘴里冒出一句话:“你能不能别管我了”

 

“周柯宇,这事儿由不得你”

 

话音刚落,李行带着李知夏从门口走了进来。

 

李知夏看了眼周柯宇,坐到他对面,结果被李行一把拽起来:“去,坐柯宇旁边”

 

李知夏没话说,只好坐到他旁边。

 

“你跟张嘉元,还好么?”

 

“嘉元是警察,之前任务完成了就回局里去了,他马上就休假了,他说可以好好陪我了”周柯宇越说越开心。

 

李知夏翻了个白眼:“也不知道赞多和刘宇怎么样了”

 

“你之前,真喜欢赞多?”

 

“那不然呢,我第一次见到他就很喜欢他”李知夏托着头,她看着墙上的画。

 

周柯宇叹了口气:“早点忘记早点放手,才是最好的办法”

 

李知夏点点头,她也早已准备忘掉了,这段自己暗恋过的感情,终究是个错误。

 

周泰和李行聊的愉快,从公司聊到部门,聊到股市聊到股份,最后才聊到了自己小孩的身上。

 

“知夏啊,你对我们柯宇,什么想法啊”周泰笑着问她。

 

李知夏刚准备夹起一块面包,突然就被他这话里有话的一问愣住:“哦,还好啊,没什么想法”

 

李行给她甩过去一个眼色,然后对周泰说:“我们知夏在家的时候就念叨着要早点见柯宇呢,周兄,这俩孩子感情很好的”

 

“是吗,那要不,早点给他们俩把事情办了?”周泰顺水推舟。

 

李行欣然接受:“行啊,我看就这么定了,下周就举行订婚仪式,让孩子们早点有个念想”

 

周柯宇刚准备说点什么,就被周泰打断:“行啊,那我回去跟柯宇好好商量商量,该怎么筹备这个订婚仪式”

 

毕竟是长辈,两个人也不好多说什么。

 

这个饭局就草草结束了。

 

——

 

回到别墅,周柯宇立马说道:“我不同意”

 

周泰没有理他,而是拿了杯茶坐到沙发上。

 

“我不可能会跟李知夏结婚,我有喜欢的人”周柯宇跟在他后面,也坐到了沙发上。

 

周泰看了他一眼:“我知道,张嘉元嘛”

 

周柯宇一脸震惊,周泰继续说:“一个小警察而已,你真当他能配的上你?就他的出身,如果你跟他在一起,在整个行业圈里,那都是会被人唾弃的程度”

 

“他是警察,他怎么配不上我了?”

 

“他妈妈开的那个春风麻将馆,如果我没记错,他妈妈也是靠自己的身体才换来的这么一座房子吧”

 

周柯宇不说话了,他脑海里迅速闪过张嘉元和他妈妈的情景,他不敢相信。

 

“柯宇,要选真正配得上你的人,懂么?”

 

周泰喝了口茶,然后说:“宇野栗旬借了我的投资都不知道他公司到底能不能起来,我们必须得有个后路,不然,倒台的就会是我们周氏”

 

“行知公司是一个得力助手,你必须得跟她联姻”

 

“那我要是说不呢”周柯宇低下头来。

 

“我会去找张嘉元的”

 

周柯宇猛的站起来:“你找他干什么?”

 

“让他离开你,你知道的,我做事喜欢干脆一点,如果他不愿意,那就别怪我不择手段了”周泰继续喝着茶。

 

周柯宇眼睛红了一圈,他的指甲按进肉里,拳头攥的很紧,却依旧没有任何办法改变什么。

 

毕竟,他太渺小了,他只是一个小周总,而已。

 

周柯宇曾经也想过,他想保护他,想好好保护他,只要张嘉元还在自己身边,他就不会让人再欺负他了。

 

可如今,他却不得不面临着这个拦在他路上的一道坎。

 

——

 

张嘉元笑得很开心,他刚从警局出来,局长说给他放年假了,他有时间了。

 

在伯远身边潜伏了很久,他也终于,熬到了头。

 

张嘉元想,他要先带着妈妈吃顿好吃的,庆祝终于结束了,不用在伯远屁股后面跟着了。

 

他还要跟他妈妈说说周柯宇,那是他的爱人,他很爱他。

 

他还打算,跟周柯宇一起去好多好多地方,他只想跟周柯宇好好在一起。

 

才刚从警局走出几步,手机就收到了一条短消息。

 

“我们分手吧”

 

他站在地上,手指颤抖的点进他的微信。

 

他想说点什么,得到的,却是几个红色的感叹号,周柯宇把他删了。

 

明明前几天还说要给他一个家,可是怎么感觉一觉醒来,就变天了,变成了自己的一场梦,梦里有张嘉元和周柯宇,但现实确只有张嘉元他自己。

 

所有的一切都变成他的痴心妄想,变成他的自作多情。

 

张嘉元跑着,他跑回了家,他把自己锁在屋子里。

 

他反反复复的去看那条信息,那条周柯宇发给他的消息。

 

张嘉元哭了,他无声的哽咽着,所有悲痛都堵在了嗓子里,他很难受。

 

他想放声大哭,可是哭不出来,只能跪在地上,他颤抖着拿起手机,一遍一遍拨打着熟悉的电话号码,他要他接电话。

 

他知道他会接的,不管怎么样,他都会接的,他会的。

 

也不知道拨了第几遍,手机终于被拨通了,似乎是烦不胜烦了,很不耐烦的一句:“喂?”

 

张嘉元捧起手机,他迫切的说着:“柯,柯宇”

 

对面似乎传来了一句轻笑:“嘉元儿,是你啊”

 

“不好意思,我把你号码删了,不知道是你”

 

张嘉元脑袋翁的响了一下,他不敢相信:“你,你说什么”

 

“嘉元儿,早点结束吧,我不可能喜欢你的”

 

张嘉元说不出声音来,泪水滚烫的滴落下来。

 

“我很忙,你别再打来了”

 

电话挂断了。

 

他很忙,他说他很忙。

 

张嘉元头靠在门上,他想着之前周柯宇追着自己跑的时候,他很忙吗?有多忙。

 

他张嘉元,在当警察时从没有输过,败过什么,可他现在,败给了周柯宇。

 

他输得一塌糊涂。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