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初呦的流水账

69浏览    14参与
江初呦

快来找我玩!这里 江初呦的提问箱

快来找我玩!这里 江初呦的提问箱

江初呦

苏皖/镜子

是江南双子设

我流苏皖,慎入

我好喜欢小姑娘之间的情感

――江南省

 “她们就像镜子。”江南先生曾这么评价王苏和王皖。

 王苏就是那最闹腾的孩子,划船,爬山样样都要争第一。王皖怕是最安静的,守住自己的一片天地,不争不抢。

 的确她们如同镜子一样,王苏就是那最高傲的孩子,王皖温和却又能够在该狠的时候狠起来。

――清代

 江南先生就是那皇帝老儿心中的刺,富奢,有着许许多多的才子佳人。江南分家,那是必然。

 康熙把她们分成了左右,乾隆为她们起了名字。

 王皖收拾行李离开江宁时,王苏跑了进来“我们会一直在一起的。”...


是江南双子设

我流苏皖,慎入

我好喜欢小姑娘之间的情感

――江南省

 “她们就像镜子。”江南先生曾这么评价王苏和王皖。

 王苏就是那最闹腾的孩子,划船,爬山样样都要争第一。王皖怕是最安静的,守住自己的一片天地,不争不抢。

 的确她们如同镜子一样,王苏就是那最高傲的孩子,王皖温和却又能够在该狠的时候狠起来。

――清代

 江南先生就是那皇帝老儿心中的刺,富奢,有着许许多多的才子佳人。江南分家,那是必然。

 康熙把她们分成了左右,乾隆为她们起了名字。

 王皖收拾行李离开江宁时,王苏跑了进来“我们会一直在一起的。”

 “会的。”王皖握着她的手,她们几乎长的一模一样,除了那眉毛。

 王苏有些偏向剑眉,而王皖则偏向柳叶眉。

 王皖和王苏就是镜子,这在江南分家后越来越明显。

 王苏好强,王皖平静。

 可她们却是密不可分的,牵扯着对方,那皇帝可真是好心机,江南分家分出来的她们,就是最好的方法。

――近代

 王皖站在王苏面前时,眼底已经染上了红色。她们就像是镜子,站在了对立面。

 乱了阵脚的蓝党,胜利在望的红党谁都知道,定是红党的胜利。

 王苏被一把拽起,红色,布满了她的双眸。

 牵制住王苏的人,必定是王皖。她们如影如随。

 她们如同镜子,有着一模一样的相貌,却有着不一样的性格。

 互相牵制,谁都知道,江南双子缺一不可。

――现代

 王苏拉着王皖的手爬上屋顶,和小时候一样,天上的星星闪闪的,王皖坐在王苏旁边,听着王苏絮絮叨叨的说着。

 “还记得江南先生还在的时候,我们大半夜的来屋顶上看星星的那件事吗?”

 王皖一想到那就是,就忍不住笑出声来“害,我记得你当时非要上去摘星星,差点摔下来,把我吓得够呛。”

 最后怎么了呢?似乎是江南先生听到动静,骂了她们整整一夜。

 第二天抄了许久的书,那是江南先生第一次罚她们。

 王皖一说起王苏的黑历史便滔滔不绝,王苏急忙捂住了她的嘴,指着在下面的王沪。

 王皖快喘不过气王苏才松了手,风吹过去,她们前面的树发出“沙沙”的声音。

 王皖把手喇叭状“王沪,快上来!”

王沪应声爬了上来,王皖同王苏长的极像,和王沪倒是大不一样。

 王皖和王苏像是镜子,照射着对方,却越来越远。

江初呦

桃花

[图片]把这个写长了,便是一篇文

@旅游博主方某人 收好了哦

――――――――――――――――

―桃花粥

徽州府里有一颗桃花树,那是徽州生前同小皖还有安庆种下的,当年的小皖学了一篇文章,缠着他们种下的。

桃花盛开的季节,江南先生都会放她一天假,小皖就拽着安庆跑到徽州府,坐在桃花树下,徽州沏了一壶茶,安庆带了一壶酒。

徽州会端出放在厨房里的桃花粥,安庆特别喜欢这个,味道甜丝丝的如同…徽州家的顶市酥一样。

安庆喜欢这个味道,也喜欢这样岁月静好的模样。安庆吃完一碗又缠着徽州要下一碗,落英缤纷,恰巧落在了盛桃花粥的碗里。

桃花粥上又添桃花,“会有桃花运的呢。”徽州这么说到。...

把这个写长了,便是一篇文

@旅游博主方某人 收好了哦

――――――――――――――――

―桃花粥

徽州府里有一颗桃花树,那是徽州生前同小皖还有安庆种下的,当年的小皖学了一篇文章,缠着他们种下的。

桃花盛开的季节,江南先生都会放她一天假,小皖就拽着安庆跑到徽州府,坐在桃花树下,徽州沏了一壶茶,安庆带了一壶酒。

徽州会端出放在厨房里的桃花粥,安庆特别喜欢这个,味道甜丝丝的如同…徽州家的顶市酥一样。

安庆喜欢这个味道,也喜欢这样岁月静好的模样。安庆吃完一碗又缠着徽州要下一碗,落英缤纷,恰巧落在了盛桃花粥的碗里。

桃花粥上又添桃花,“会有桃花运的呢。”徽州这么说到。

安庆笑着锤他,“城市的意识体怎么可能会有桃花运呢?”

小皖拿着顶市酥含糊不清的问到“为什么城市意识体没有桃花运?”

徽州有些尴尬,转移话题“我去给你盛桃花粥。”

―桃花,谢了。

 安庆来到徽州府时,徽州已经病入膏肓,他咳了许久,几乎要咳出肺出来。安庆拍了拍他的背,好一会他才缓过来。

 徽帮衰落了,无数的“阿芙蓉”从安庆家的港口经过,洪水猛兽,洪水猛兽啊,无数的人被吞噬。

 徽帮是徽州的支柱,那支柱塌了,无数的东西向他袭来。

 成也徽帮,败也徽帮。那辉煌的一世的徽州,就此陨落。

―桃花,又开了

 又是一年春天,一切都开始好转了,港口依然辉煌,不见“阿芙蓉”安庆很高兴看到这样的景色,徽帮开始缓慢回归。

 若是,那人能够看见,那便极好了,安庆拿了一壶酒赶往曾经的徽州府。歙县给了她钥匙。

 桃花开的很漂亮,如同多年前一样,桃花树下,是一个衣冠冢,不同于徽州“四水归堂”式的坟墓,只写了一个地名“徽州”。

 安庆找了一个空地坐了下来,一个人自斟自饮,“老徽啊,皖皖这小丫头貌似喜欢上了苏家那混小子。”

 安庆喝了一口酒继续道“就是江南分家时的混小子。”

 一片花瓣落在了酒杯里,溅起涟漪。回答她的只有徽州山区的山风,“呼呼”的吹,吹来了远处油菜花的味道,和桃花香混在一起。

 都说徽州是世外桃源,的确是,这里什么都没变。只是,故人不在。

 ――喝了桃花粥会有桃花运呢

 ――我们城市的意识体哪来的桃花运?

 ――只是我错过了罢。

江初呦

请问可以写有关你们的同人文吗?

激 情 p 图 

其实还有就是你们说,我去p一下

请问可以写有关你们的同人文吗?

激 情 p 图 

其实还有就是你们说,我去p一下

江初呦

墨色

 深夜产物

 徽黄异体,注意避雷

 我听到她努力的用吴侬软语来融入那个新家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我想阻止她却无能为力,她说“我可能比不得另一位罢。”

 我摇摇头,不是的,你一直都是我妹妹,一直都是的。她没有说什么转身便跑走了。

 “你不是我哥哥,”她曾说到,“大哥他不会为了这点小财而放弃我们当中任何一个。”

 “是他们执意要你的。”我努力向她解释却无济于事,“是因为,我最穷么?”当然不是,我想要和她解释却突然想起―她不再是我们的一员了。

 曾经人人都羡慕我这里,所有人都在一起,和和睦睦,我也曾为此骄傲...

 深夜产物

 徽黄异体,注意避雷

 我听到她努力的用吴侬软语来融入那个新家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我想阻止她却无能为力,她说“我可能比不得另一位罢。”

 我摇摇头,不是的,你一直都是我妹妹,一直都是的。她没有说什么转身便跑走了。

 “你不是我哥哥,”她曾说到,“大哥他不会为了这点小财而放弃我们当中任何一个。”

 “是他们执意要你的。”我努力向她解释却无济于事,“是因为,我最穷么?”当然不是,我想要和她解释却突然想起―她不再是我们的一员了。

 曾经人人都羡慕我这里,所有人都在一起,和和睦睦,我也曾为此骄傲。那是我最辉煌的时候。

 就如同一场梦,梦醒,人散。我努力催眠着自己“我和那个人不一样。”①的确不一样,那人是精明的,所有东西他多会尽全力完成。

 而不是我,呆在原地,没有前行。离得更远的那位打给我电话时声音沙哑她说“哥,我回不去了。”我哄着她,在那挺好的,回不来,就安安心心的带着吧,不用担心。

 住的近的那位,虽然常常来,但总是不怎么亲近。

 S说“她长大啦,小时候总爱粘着我的。”我想起曾经最辉煌的时候,庭院里总是回荡着他们的笑声。

 她留下的墨还静静的摆在我的书桌上,那是她引以为傲的东西,那一年她在洋人面前狠狠的为我们出了口气②。

 物是人非啊,那钢笔代替了毛笔,那圆珠笔又取代了钢笔。纵使有人用毛笔,用的也是用墨汁了,谁还闲下来磨墨呢?

 我突然想起,她去那人家时望着我的眼睛,她似乎说了什么,我记不清了③。似乎是一个约定,那人回答了什么,我没有映像。我继承了那人几乎所有的的记忆,唯独缺了那一块。

 屋外的小孩子嬉戏打闹着,我想起了他们还在的时候。

 一切都不复返啊,不复返。

 ①黄山有着徽州的大部分记忆,但不承认他就是徽州

 ②是地球墨

 ③她说的是“哥,你会带我回家的对吗?”徽州答应了,可惜没能代她们回来。


 

 

 

 

江初呦

早春

是安燕

文不对题系列

ooc预警

注意避雷

以下

――――――――――――――――


  阿尼娅看到过王春燕跳那东方的传统舞蹈。身姿如燕,她想起了一句成语“人如其名”。

 王春燕就像那早春的燕子,轻巧,声音空灵,让人陶醉。

 王春燕曾教她了一首诗,是白居易的《钱塘湖春行》。“几处早莺争暖树,谁家新燕啄春泥。”这是阿尼娅记得最深刻的句子。她不止一次向往那江南的城市。王春燕说“等你有空了,我们就去。”可她们最终还是没有去成。

 阿尼娅和王春燕闹掰了,在缓和的那几年王春燕曾多次邀请她来到中/国,她会陪着阿尼娅去杭州看那钱塘江的景色...

是安燕

文不对题系列

ooc预警

注意避雷

以下

――――――――――――――――


  阿尼娅看到过王春燕跳那东方的传统舞蹈。身姿如燕,她想起了一句成语“人如其名”。

 王春燕就像那早春的燕子,轻巧,声音空灵,让人陶醉。

 王春燕曾教她了一首诗,是白居易的《钱塘湖春行》。“几处早莺争暖树,谁家新燕啄春泥。”这是阿尼娅记得最深刻的句子。她不止一次向往那江南的城市。王春燕说“等你有空了,我们就去。”可她们最终还是没有去成。

 阿尼娅和王春燕闹掰了,在缓和的那几年王春燕曾多次邀请她来到中/国,她会陪着阿尼娅去杭州看那钱塘江的景色。

 阿尼娅答应了,她说“等到春天,我定要去那里看看。”那是深秋,阿尼娅窗前的白桦树叶子“飒飒”作响,外面吵吵闹闹的。

 她最终还是食言了,在那个冬天,阿尼娅消失了,消失的无影无踪。王春燕把那份她答应要来看看西湖美景的信压在了一堆信件的最下面。

 那一叠一叠的信,全是阿尼娅与王春燕多年的往来。

 “再也不会有信来啦。”王春燕想到,她坐在桌前,看着这一叠叠的信陷入了沉思,一片白桦叶子从其中一个信封里掉了下来,王春燕记得,那是1959年阿尼娅寄来的。

 那一年她回了阿尼娅什么呢?王春燕想不起来了,似乎,是一朵做成标本的梅花?

 应该是吧。

 “我等着你来,可你再也不能来了。”

江初呦

安徽城拟/猜猜我是谁

对不起,我来沙雕一下

――――――――――――――――

徽州:安庆在做什么呢?我去吓她一下。

【蒙住安庆的眼睛】

徽州:猜猜我是谁!

安庆:哦西八是谁呢?这么唠叨的话,是芜湖吧?

徽州:要是开玩笑的话,我就把你脖子掐断。

安庆:当然是开玩笑的。

徽州:那么现在来猜猜吧。

安庆:……(战术沉默)

徽州:你睡着了吗?

安庆:哦不好意思打了个盹,可能是最近太累了。

徽州:现在来回答吧。

安庆:题目是什么?

徽州:还能是什么啊,我是谁?

安庆:还能是谁啊,当然是我亲爱的。

徽州:看你回答的快得。

安庆:亲爱的,放手吧,感觉快看不见了。

徽州:亲爱的是谁呢?

安庆:...

对不起,我来沙雕一下

――――――――――――――――

徽州:安庆在做什么呢?我去吓她一下。

【蒙住安庆的眼睛】

徽州:猜猜我是谁!

安庆:哦西八是谁呢?这么唠叨的话,是芜湖吧?

徽州:要是开玩笑的话,我就把你脖子掐断。

安庆:当然是开玩笑的。

徽州:那么现在来猜猜吧。

安庆:……(战术沉默)

徽州:你睡着了吗?

安庆:哦不好意思打了个盹,可能是最近太累了。

徽州:现在来回答吧。

安庆:题目是什么?

徽州:还能是什么啊,我是谁?

安庆:还能是谁啊,当然是我亲爱的。

徽州:看你回答的快得。

安庆:亲爱的,放手吧,感觉快看不见了。

徽州:亲爱的是谁呢?

安庆:那是什么跟宣城不花心一样的屁话,亲爱的还能是谁?

徽州:闭嘴说名字。

安庆:电话联线小皖。

徽州:没那机会。

安庆:你真的觉得我会不知道吗?

徽州:闭嘴吧你,我发誓你一定不知道我是谁。

安庆:你现在是在怀疑我对吗?

徽州:说个名字有那么困难吗?

安庆:这不是名字的问题,是我们的信赖!

徽州:好啊那就走到底吧,我赌入绩溪和婺源送我的玉佩你不知道我的名字,你要赌什么?

安庆:一定要见血才行吗?

徽州:怂了吗?

安庆:怂的不是我是你才对吧。

徽州: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看这小姑娘故作坚强的样子。

安庆: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放手。

徽州:最后的机会应该是我给你的吧?

安庆:现在再也无法回头了,这样也无所谓吗?

徽州:好啊这就是我所期待的,今天我们两必有一个要断。

安庆:数到三我们同时说出皖皖的生日。

徽州: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能想到的只有那个吗。

安庆:怂了的话就松手啊。

徽州:别说了开始吧。

安庆:一。

徽州:二。

安庆:……

徽州:祈祷nia?

安庆:走之前,再让我说一句吧。

徽州:说。

安庆:最近胖了很多啊……

合肥。

徽州:错了你个狗崽子!!!

江初呦

皖家

我叫w,今年转去了一个名叫皖家的学校,入学第一天,我就发现学校里的老师一个比一个厉害。

  我的班主任是教化学的来自合肥,奇怪的是他的名字也叫合肥,她脸也胖胖的。

  我的数学老师,是一个女教师,来自安庆,我们都称呼她为:宜姐。她的气势很强大,据说在我来之前她是我们的班主任。

  语文老师则是一个十分年轻的女孩子,我们班所有人都是第一次见到她,听同学说之前这里的语文课竟和民国时期一样叫做国文课,是一个十分儒雅的老师教的,那个老师,今年暑假遭到了意外。这个女孩是他的妹妹。

  我很惊讶这里居然还有书法老师,书...

我叫w,今年转去了一个名叫皖家的学校,入学第一天,我就发现学校里的老师一个比一个厉害。

  我的班主任是教化学的来自合肥,奇怪的是他的名字也叫合肥,她脸也胖胖的。

  我的数学老师,是一个女教师,来自安庆,我们都称呼她为:宜姐。她的气势很强大,据说在我来之前她是我们的班主任。

  语文老师则是一个十分年轻的女孩子,我们班所有人都是第一次见到她,听同学说之前这里的语文课竟和民国时期一样叫做国文课,是一个十分儒雅的老师教的,那个老师,今年暑假遭到了意外。这个女孩是他的妹妹。

  我很惊讶这里居然还有书法老师,书法老师说实在的比起别的学校老师的地中海他倒是一头茂密的青丝,让我特别想问问他到底用了什么洗发水。

  我们的历史老师更是厉害,可以把三国两晋历史倒背如流,听说还是《三国演义》的死忠粉。果然厉害啊。

  至于我们的政治老师,我只能说鸠姐姐nb!她是可以和我们从时政谈到漫画,再从漫画和我们拉拉扯扯各种八卦,特别是宜姐和曾经的国文老师徽州的八卦,我们甚至成为了他们的粉头头!

江初呦

[城市拟人]徽州

我曾辉煌,也曾衰落,我寻找着那一府六县却早已消失

“你知道,我为什么会被赐名徽州吗?”

徽,是是绳索的意思啊。六县都散了那绳索也就断了。

――――――――――――――――

徽州丢下了他的算盘,拿起了笔杆子,褪下墨色长袍的,穿上了长衫。当了一名国文教师。

那是1911年,清政府倒台,民国政府上任。他虽在商界里叱咤风云,但在这小小的讲台上却有些生涩。

祁门曾偷偷听他过一节课,他对徽州说“哥,你说的那么晦涩,何止那些小童,就是休宁听了,他也听不懂。”

徽州用扇子敲了敲祁门的头,没有说什么,第二天他讲课的难度便放了下来。

徽州在闲下来的时候总爱坐在院子的树底下乘凉,喝茶。歙县和绩溪偶尔...

我曾辉煌,也曾衰落,我寻找着那一府六县却早已消失

“你知道,我为什么会被赐名徽州吗?”

徽,是是绳索的意思啊。六县都散了那绳索也就断了。

――――――――――――――――

徽州丢下了他的算盘,拿起了笔杆子,褪下墨色长袍的,穿上了长衫。当了一名国文教师。

那是1911年,清政府倒台,民国政府上任。他虽在商界里叱咤风云,但在这小小的讲台上却有些生涩。

祁门曾偷偷听他过一节课,他对徽州说“哥,你说的那么晦涩,何止那些小童,就是休宁听了,他也听不懂。”

徽州用扇子敲了敲祁门的头,没有说什么,第二天他讲课的难度便放了下来。

徽州在闲下来的时候总爱坐在院子的树底下乘凉,喝茶。歙县和绩溪偶尔也会陪他一起,不过他们忙着在报纸上发表文章。

徽州在1934年看着婺源去了赣家,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一个人默默的喝了一坛子的酒。

婺源后来回来过那么一小会,那几年是徽州最高兴都时候。

婺源在最后还是呆在了赣家,至今未归。

他无奈的接受了这个事实,从此徽州家里少了一个人,一个很重要的人。

徽州从此一跌不振,他逐渐开始退出历史的舞台。宣城接走了绩溪,这是他失去的第二个孩子。

在他在改了一次又一次名字后最终被那个与自家一座山同名的市给打败了。

徽州消失在了历史长河中。他曾辉煌过,那个时候连皇帝老儿都要敬他三分,他也曾衰落过,这一衰落便再也没有起来。

――――――――――――――――

无脑意识体,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还请轻拍谢谢。

江初呦

徽宜/出现

非城设

注意避雷

以下

―――――――――――――――――

安庆家对面新开了一家徽菜馆,听说是那个人的弟弟开的。

自从那人失踪了以后,她好像在也没有吃过徽菜了。对于那人失踪以后他的弟弟妹妹去向,她一直很是关注。

除了两个被住在她家上面和隔壁的接走了,其他的都还住在那个大别墅里。

那人家境不错,只可惜父母早逝,他一个人撑起了那个家。年少出名,只可惜天妒英才,在意外中失去踪影。

门外想起了敲门声,一开门,绩溪邀请她去那家徽菜馆吃饭,小丫头笑眯眯的,拽着她的手,安庆不好拒绝只能关门陪着小丫头去了那家馆子。

里面人不多,零零散散的坐在各个位置。

“溪溪让我来这里干什么?”小丫头没有...

非城设

注意避雷

以下

―――――――――――――――――

安庆家对面新开了一家徽菜馆,听说是那个人的弟弟开的。

自从那人失踪了以后,她好像在也没有吃过徽菜了。对于那人失踪以后他的弟弟妹妹去向,她一直很是关注。

除了两个被住在她家上面和隔壁的接走了,其他的都还住在那个大别墅里。

那人家境不错,只可惜父母早逝,他一个人撑起了那个家。年少出名,只可惜天妒英才,在意外中失去踪影。

门外想起了敲门声,一开门,绩溪邀请她去那家徽菜馆吃饭,小丫头笑眯眯的,拽着她的手,安庆不好拒绝只能关门陪着小丫头去了那家馆子。

里面人不多,零零散散的坐在各个位置。

“溪溪让我来这里干什么?”小丫头没有回答,只是拉着她做到了正中间。

她把菜单推到了宜面前,“嫂子点菜吗?”她还是习惯性的称呼安庆为“嫂子”这是那人教她的,她一向很是听话。

“油嘴滑舌。”安庆笑了笑指着菜单“溪溪应该比我更了解,还是你来点吧。”

绩溪随手点了几个,不知道跑哪里去了,只留下宜一个人在那里静候上菜。

等了许久服务员没来上菜,绩溪这孩子也不知道跑哪里去了,隔壁桌都吃完走人了。

安庆赶忙发信息给了小丫头,问她去了哪里?那人对弟弟妹妹的教育向来很严,这丫头还是第一次跑那么久。

人在亲友心里的痕迹会随着时光的推移或越来越重或越来越轻。

一转眼过去那么多年了,也许小丫头早就记不清他的长相了吧?

“抱歉,久等了。”安庆看到服务生默默的上了一道臭鳜鱼。

旁边还有一个小盒子,她刚想问服务生却走远了。

“嫂子对不起,我刚刚去找了一趟二哥。”小丫头脸上歉意满满,安庆摇了摇头 让小丫头坐下赶紧吃饭。

菜上的很慢,安庆拦下一位服务生问到“你们这里上菜有些慢了。”

服务生扬出了他的标准型笑容“女士还请再等等,马上就好了。”

这一等又是好久,安庆准备提着包走人了,却被绩溪拉着。

菜终于上了,不过这一次,是背对着安庆上的,“宜,你的毛豆腐到了。”安庆一回头,那人捧着毛豆腐冲她笑着。

安庆愣了愣,突然就哭了起来,绩溪连忙接过手里的毛豆腐,让自家哥哥能够去安慰她。

“混蛋……”安庆狠狠的揪了徽州一下,可把他疼的。

“不是,宜你见到久别重逢的不应该抱住我的吗?”

婺源和枞阳在暗处默默的摇了摇头,我们谁让你在嫂子/姐姐快走的时候在出现对啊!你怎么快出现她肯定会揪你的啊。

绩溪嚼着毛豆腐,看着自己哥哥一脸茫然的表情耸了耸肩:对不住哥,我也不知道怎么办,我觉得吃的更吸引我。

徽州表示自己上辈子造了什么孽,一个个的都不按套路出牌。

“不如,徽哥你抱一下姐姐?”终于岳西提出了个好建议。

徽州听了她的建议抱了抱安庆,身上的墨香味袭来,安庆可算止住了哭泣。

“所以哥,你不讲讲你抛弃嫂子一个人的原因吗?”婺源问到,徽州还在想怎么解释的时候枞阳也来了一句“我们连寻人启事都不打算贴了。”

“你们就怎么期盼我不见吗?”

绩溪终于嚼下了最后一块毛豆腐“才不是呢,我们都期盼哥你回来…”徽州正要感动的时候绩溪说了下一句“给我们做饭。”

“感情我徽州在你们这里就是个烧菜的?”

安庆听了破涕为笑“对啊,以后你徽州就是我的专属‘厨子’了呢。”

“好,一直都是你的。”




江初呦

江南先生!

非城设

“你的意思是说?我们黄山组没办法参加会议?”

“是的,”眼看着屯溪一把斧头即将往人头顶上砍“不过先生,你们可以重新组合。”

“重 新 组 合?”

黟县赶紧将那个人推了出去。

“他想拆散我们!”

“干嘛拆散我们自己?”歙县挑了挑眉“不如……”

休宁瞬间明白“好嘞哥,我这就把婺源拉过来。”

“我去把绩溪拉过来,小黄山你走吧,我们不要你了。”

绩溪和婺源被迫友情站街,一群人围在桌子边商量。

突然,一道金光出现“是要出ssr了吗?”祁门默默的问到。

徽州从里面走了出来难道――“ssr是大哥??”

给你个桃子,呆一边去,明明是大哥回来了啊!!...

非城设

“你的意思是说?我们黄山组没办法参加会议?”

“是的,”眼看着屯溪一把斧头即将往人头顶上砍“不过先生,你们可以重新组合。”

“重 新 组 合?”

黟县赶紧将那个人推了出去。

“他想拆散我们!”

“干嘛拆散我们自己?”歙县挑了挑眉“不如……”

休宁瞬间明白“好嘞哥,我这就把婺源拉过来。”

“我去把绩溪拉过来,小黄山你走吧,我们不要你了。”

绩溪和婺源被迫友情站街,一群人围在桌子边商量。

突然,一道金光出现“是要出ssr了吗?”祁门默默的问到。

徽州从里面走了出来难道――“ssr是大哥??”

给你个桃子,呆一边去,明明是大哥回来了啊!!

大哥一回,黄山组荣获:

徽骆驼buff 60%

徽文化buff 100%

徽民俗buff 66%

新安医学buff 100%

成功出现――徽州buff!!

“抱歉黄山组的各位,我……”

“首先,我们是徽州组。”

“哦,好的徽州组 这是你们的邀请函。”

会议当天――

安庆看着被徽州组簇拥着的徽州张了张嘴,突然就“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安庆组各位劝不住,只能把枞阳叫来以前安慰,突然,一道更闪亮的光线出现了!

恭喜安庆府,徽州府各位召唤出了――小小皖!!

你看,隔壁苏家的孩子下巴都要掉下来了,什么?苏州,苏州她居然把上海拉出来了,难道,难道!!

果然,他们成功召唤出了小小苏,当然,不是旺旺集团的那个小小酥。

什么?小小苏居然和小皖皖合并了!

难道,南直隶先生重出江湖?好了,大家可以散了,先生太厉害,咱拼不起。

等等,那个抱着肯德基全家桶,手里拿着肥宅快乐水的好像不是南先生?

难道是――哦,天哪,他来了,他带着他的财富和肯德基全家桶来了!他就是江南先生!!

“诶?哦,好久不见啊各位。”

哦,我的老天,你瞧瞧这秀得一匹的江南省,其他组可以撤了,真的。

这简直是比隔壁蒂花之秀家的秀儿还秀。

不行,我头没了,笑掉的。

江初呦

徽宜/墓前

ooc预警

深夜即性产物

文笔特别特别渣

徽宜/宜徽

――――――――――――――――

那是安庆第一次那么的发脾气,她不同意黄山取代徽州这一决定,在场的所有人都明白,安庆和徽州是多年的挚友。

她和徽州的感情是很深,很深。

可是徽州还是消失了,消失的无影无踪的。

一转眼,这么多年过去了,安庆来到了徽州的墓前,皖因为不放心悄悄跟着,墓里面只埋着徽州的一些衣物,仅此而已。

安庆在徽州的墓前坐下,篮子落地,里面的酒发出来叮当当的声音。

“老徽啊,小皖现在挺好的。”

“绩溪现在在宣姐那过得不错,你放心,婺源也是。”……唯独没有谈到她自己。

安庆突然拿了一瓶酒仰头喝了起来,那是皖第...

ooc预警

深夜即性产物

文笔特别特别渣

徽宜/宜徽

――――――――――――――――

那是安庆第一次那么的发脾气,她不同意黄山取代徽州这一决定,在场的所有人都明白,安庆和徽州是多年的挚友。

她和徽州的感情是很深,很深。

可是徽州还是消失了,消失的无影无踪的。

一转眼,这么多年过去了,安庆来到了徽州的墓前,皖因为不放心悄悄跟着,墓里面只埋着徽州的一些衣物,仅此而已。

安庆在徽州的墓前坐下,篮子落地,里面的酒发出来叮当当的声音。

“老徽啊,小皖现在挺好的。”

“绩溪现在在宣姐那过得不错,你放心,婺源也是。”……唯独没有谈到她自己。

安庆突然拿了一瓶酒仰头喝了起来,那是皖第一次见到她喝酒,她曾经听徽州讲起过,安庆喝酒起来,连命都不要的,每次都是徽州背着喝醉了的她回到皖家。

果然,安庆喝醉了,皖想要扶她回家却被她拒绝。

“不用,小皖,我可以,可以自己回家的。”望着安庆一摇三晃的时候,皖明白自己需要找个帮手了。

她打电话给了宣城,可是宣姐似乎因为太忙,并没有接通,只能打给黄山。

“诶,宜姐你慢一些。”黄山很快便赶到了,面对已经喝醉了的安庆,他只能背着她回到皖家。

“徽,徽州?”安庆有些迷茫,望着那和徽州几乎一个模子出来的的人。

“混蛋,你怎么来了?”黄山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背着“混蛋,你知道你消失的时候我有多难过……”

说着说着她哭了起来

“宜……宜姐。”

黄山默默的将安庆背回来,在安庆房间门口,安庆叫住了他。

“混蛋徽州,我……我喜欢你啊。”

―――――――――――――――――

我写的什么玩意??

江初呦

对于安徽的一点设定

皖曾经居住在安庆,是安庆和徽州带大的,对他们的感情很深。

皖苏和江南是师生关系,在皖苏顺利出师后江南就不见了。

皖现在居住在合肥,特别特别拥护合肥,对于芜湖,他也是十分喜爱的。

皖常常为自己南北内斗不如苏家而感到欣慰。

虽然皖家有的地方喜欢和南京呆在一起,但是他们还是很喜欢皖的。

对于已经消失的江南和徽州,皖很希望有一天他们能够回来。

苏和皖在江南那里时曾经有过一段恋情,但是被扬州徽州联手扼杀在了摇篮中。

在徽州没有消失前,皖一直想要凑合他和安庆,只不过没等他做,徽州就病了,一病不起。

与苏浙沪一样是长三角地区的皖,常常被忽略。

皖似乎马上就要和赣一样成为耀家的小透明了。...

皖曾经居住在安庆,是安庆和徽州带大的,对他们的感情很深。

皖苏和江南是师生关系,在皖苏顺利出师后江南就不见了。

皖现在居住在合肥,特别特别拥护合肥,对于芜湖,他也是十分喜爱的。

皖常常为自己南北内斗不如苏家而感到欣慰。

虽然皖家有的地方喜欢和南京呆在一起,但是他们还是很喜欢皖的。

对于已经消失的江南和徽州,皖很希望有一天他们能够回来。

苏和皖在江南那里时曾经有过一段恋情,但是被扬州徽州联手扼杀在了摇篮中。

在徽州没有消失前,皖一直想要凑合他和安庆,只不过没等他做,徽州就病了,一病不起。

与苏浙沪一样是长三角地区的皖,常常被忽略。

皖似乎马上就要和赣一样成为耀家的小透明了。

皖在民//国时期异常强大,那是他最辉煌的时候。

暂时先到这,以后继续补,我爱苏皖,我爱宜徽


江初呦

城拟/故人

新人报道

文笔极渣,可能会污染了tag

对不起,我来丢脸了

―――――――――――――――――

皖记得,这是他第二次看到徽州落泪了,上一次,是婺源离开皖家的时候,在给婺源送行后,徽州目送婺源离开。

借口自己去收拾东西时,安庆让皖悄悄跟着,她怕徽州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比如说上次婺源离开的时候,他把事情闹的很大很大,把南京都给吓着了。

最后还是绩溪把婺源拽了回来,事情才结束,现在不同七年前,皖明白安庆的心情。

悄悄跟着徽州来到了后院,印象里严肃的徽州哭的稀里哗啦的。

第二次,是现在,绩溪默默的收拾着自己的东西,病入膏肓的徽州执意要送绩溪去宣城那。

他抱着绩溪眼泪从眼角划过,继婺...

新人报道

文笔极渣,可能会污染了tag

对不起,我来丢脸了

―――――――――――――――――

皖记得,这是他第二次看到徽州落泪了,上一次,是婺源离开皖家的时候,在给婺源送行后,徽州目送婺源离开。

借口自己去收拾东西时,安庆让皖悄悄跟着,她怕徽州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比如说上次婺源离开的时候,他把事情闹的很大很大,把南京都给吓着了。

最后还是绩溪把婺源拽了回来,事情才结束,现在不同七年前,皖明白安庆的心情。

悄悄跟着徽州来到了后院,印象里严肃的徽州哭的稀里哗啦的。

第二次,是现在,绩溪默默的收拾着自己的东西,病入膏肓的徽州执意要送绩溪去宣城那。

他抱着绩溪眼泪从眼角划过,继婺源之后他又失去了绩溪。

“在宣城那要好好听她话,不要和以前一样弄什么起义,听到了吗?”

“听到了,哥……再见。”

徽州回到书房以后就一直看着他与弟弟妹妹的合影,背影,是那么的凄凉。他趴在桌子上哭了……

这是皖最后一次看见他落泪,也是最后一次,看到他……

那个一手将自己带大的人,消失了,消失的无影无踪。

―――――――――――――――――

有什么不好的地方还请指教,谢谢!!!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