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初始头

12976浏览    528参与
唐
很草但摸的很爽

很草但摸的很爽

很草但摸的很爽

潜渔猫

“被祝福的白鸟骑士。”


*色彩练习,背景摆烂了

*渐变映射真好玩

“被祝福的白鸟骑士。”


*色彩练习,背景摆烂了

*渐变映射真好玩

洋芋兔

夜行【七】【巫新】

为什么已经到第七章了故事里拖拖拉拉才前进了不到十二个小时???

我写了啥???


初始头———竹

巫师————御


将就着看吧 怎么不困死我呢



  那片竹子还是记忆中最美的样子:灿灿生辉,茫茫的一片在雨林难得的晴日里在水面上泛着光。

  竹远远看了一会,感觉不太对劲。

  太亮了,亮的出奇每一片狭长的竹叶都好像是反光的镜子,整片水畔的林子如同沐浴在圣光中一般。

  况且怎么回事。

  竹低头看脚,自己站在水面上。

  水面之下竟...

为什么已经到第七章了故事里拖拖拉拉才前进了不到十二个小时???

我写了啥???


初始头———竹

巫师————御


将就着看吧 怎么不困死我呢



  那片竹子还是记忆中最美的样子:灿灿生辉,茫茫的一片在雨林难得的晴日里在水面上泛着光。

  竹远远看了一会,感觉不太对劲。

  太亮了,亮的出奇每一片狭长的竹叶都好像是反光的镜子,整片水畔的林子如同沐浴在圣光中一般。

  况且怎么回事。

  竹低头看脚,自己站在水面上。

  水面之下竟还是一片像眼前一样的竹林,以绝对不可能的角度呈现在竹的脚下。


  竹抬起了头,想再确认一番水下的竹林是否跟面前的那片真的一样。


  抬首片刻,身遭骤暗。


  黑色的巨兽仰天长啸。风,雷,雨扭成了三股绳,复又拧成一条鞭,夹杂着噼啪的火光,像舌头一样从天边呼啸而来的猛兽口中喷薄而出,卷向竹面前的河谷。

  刹那间,河水犹如滚沸般翻涌,舔砥着看上去已经焦黑的河岸。

  竹心跳加速,手指蜷曲,不敢再看,欲转身逃离。

  奈何脚下像是被粘住了,奋力迈步而无法前进半米。竹低头望向刚刚出现过竹林幻影的水面——

  竹枝焦黑。火光——


  !


  竹惊醒了。

  月亮早就被不知道什么时候蔓延上天穹的阴云遮得严实,窗外漆黑一片,傍晚时分的鸟鸣消失的无影无踪,伴随着浓墨般的黑夜的还有死寂。


  他妈的…就不该想起那些东西…

  竹把视线从窗子移回,盯着天花板。


  暮土暗能暴动已经过去了五年。他以为自己早放下了,也觉得该放下了。所以当御问起来他也没有什么过度的激动和崩溃反应。只是当时坐在床沿凝视着炉火,壁炉中温暖火舌的翻滚间似乎唤起一些不美好的记忆。

  那次的异变过后暮土的安全防护做的扎实了数倍,毕竟影响实在巨大,听说蔓延到雨林的暗能被控制后还有少部分漏网之鱼一直东扩进入云野领域。折损的成年光子更是不计其数。倘若再来一次,没有哪个地域能承受的住那滔天的黑浪像吃人的巨口扑面而来,蔓延过境的地区犹如被烈火焚烧般焦黑所带来的损失。


  虽说现在各领域长老均严阵防守 ,每日暗植处理也及时全面,但…


  竹想起下午那场差点削去他半张引以为傲的俊脸儿和一颗眼珠子的险战。


  要不是…竹往里屋方向侧头撇了一眼。

  可是绝不可能…他的直觉和经验是他次次胜利的资本,他对冥龙的研究不亚于任何一个暮土常驻特务光子。


  兴趣是最好的老师,仇恨也是。


  竹根本不相信这次差点瞎掉一只眼的危险源于自己的失误。

  冥龙临死前的能量暴涨而发起的那一记猛击,不是单纯因为死前的挣扎。那一刻竹眼中是不断放大的龙角,但竹敢说他一样感觉到来自恶兽体内爆出的暗能非同寻常。

  不仅非同寻常,还带点令他心寒的熟悉恐惧。


  竹坐在床上,低头看着自己折叠在被单上的一双手,修长的十指在浓郁的黑夜中即便是近距离也是模模糊糊看不真切。

  有必要去主动找一下禁阁的长老了。或者暮土的。


  管他们信不信,但竹不愿再看到有周遭自然生物的破碎,他也不愿再听到心火破裂的噗呲声。那细小却能引起巨大恐惧的声响。


  想到这,竹想起傍晚湿淋淋到家时从信箱里抽出来的那厚厚一叠信件。

  有长达数个月之久,竹的信箱里都是空空如也。他不喜欢参加宴会,不喜交流也不善言谈,对龙脑浆的奇怪爱好也无人理解,对屠龙的极度亢奋更加固了他在一众光子心中疯子的古怪形象。


  哪个正常人会给他写信呢?


  而且也知道自己肯定都是已读不回。

  至于云野老头骚扰惯犯的恶名,谁知道那他妈是什么东西。


  想到这,竹翻身下榻,披上件单衣就着窗外微弱的光线摸索到屋角的桌畔,抬手点亮蜡烛。

  暖意顿时驱散了不少夜的寂静,一跳一跳的火光映的竹的双眸好似在闪烁。竹低头寻觅自己傍晚冒雨急匆匆后面跟着异域巫师进屋后随手一扔的那一叠信。

  取信时不小心沾上了些水渍,不过在数小时后已经干透了。雪白的纸页在火光映照下有些泛黄,竹数了数,正儿八经的信封只有一个,其它的是厚厚一叠大小不一的其它纸页,估计是快新年了难得给雨林定居民发来的年货小广告。


 只是竹看着那个盖了菱形花纹章的信封,愣了。


  光域最高等级信件,菱形花纹标志,只有六大领域长老共同商议后才可发出。竹知道这个,他看都不用看就知道信封的背面翻过去是六长老的亲签。


  竹上一秒还在气定神闲地翻看,下一秒蹭地拉开椅子一屁股跌了上去。

  ???

  给他送信做什么??还是六域合发!竹以前连雨林长老的信都没收到过一封,唯一收到过类似的还是几年前屠龙全域第一名的奖章信,暮土长老亲发,送了他一个冥龙挂件。包在信封里送到竹手上的时候竹还以为里头塞了半条螃蟹腿给他当屠龙能手小奖励。

  竹手指打颤,费了好大的劲才扯开封口。

  “屠龙勇士亲启…”

  竹:……


  

  第二天一大早,大雨果然阴绵绵地覆盖了整片天空。室内黑的出奇,御睡的格外香甜,不过心里有事,是个人都很难睡到日上三竿。


  睁开眼,脑子里全是那天硬生生撞进脑袋里的信息。

  “占据大陆,夺回控制主权。”棱舟的首领老头说。


  放他们的狗屁,老子这就把你们的小九九传遍整个大陆。占据大陆,夺走的可不光是商业贸易。暗能,又岂是小小海上族群可以控制的了的?

  但凡有牵涉暗能的争执,谁敢保证不伤害一草一木?


  御从不认为自己归属于哪一片领域或地域。他不喜欢棱舟压抑死板的统治,但也不代表他来到光域就会在这打小就向往的地方永居。


  他向往的只是这个世界本身而已。他不允许任何生灵因为这里的任何一方势力的私欲乃至追求而被折损和破坏。他热爱一草一木,热爱蝴蝶翻飞,光子追逐,日光洒落,浪花翻涌。他沉迷于这个世界最为奇妙的轮回,着迷于心火破碎后的玄妙重组。

  要问御孤身往来于两片地域以求结束棱舟不正常计划倒底令不令他心生恐惧,那答案固然是肯定。只是对他而言,御想道,众叛亲离异地他乡无定居的恐惧,远不如眼睁睁看着暗能二次爆发或者能量调控失衡而导致生灵涂炭带给他的痛苦大。


  御琢磨的苦恼,干脆翻身下了那块用来当床睡的树根。

  别的不说,树根的清香让人困倦时沉入美梦,清醒时又能使人提神醒脑,是让御这种重生在一片海岛群落中的异域光子所啧啧称奇的。

  想到昨晚竹在他面前拉开里屋的门时扭头对他说“只是没有床”,御不禁想笑。美人真会开玩笑,这样的“床”放棱舟不知道要售出多么天高的价,更何况这种天然与房屋融为一体的,更不知道是不是价值连城。


  御正想着美人昨个瞥他的眼神,下一刻推开门就看见美人顶了俩熊猫眼转过头盯着他。

  御:?

  御不太明白是什么让美人彻夜难眠,是因为里屋睡了一个绝世帅男吗?

  紧接着御听到竹双唇微张,吐出像老风箱般沙哑的声音,跟昨个清冷的音色判若两人:“早。”


  御更莫名其妙了,莫名其妙里还夹杂着惊疑。

  哇,我的魅力可以影响一个睡在离我不到十米的另一张床上的无辜路人吗?


  想是这么想,御正经起来,凑过去看是什么让不食人间烟火的美人一夜之间愁容满面变成欠债百万的六旬老人。

  “信啊。”

  竹看着御附身来瞅他手里的信纸,木讷的往对方那边递了递。

  御接过,大声的开始念:


  “屠龙勇士亲启…”


  竹狐耳狂甩,暴躁劈手夺回那张纸:“就你张了张嘴?非得念出来?”

  “好好好。”御憋笑憋的打颤,索性也不抢了,趴过去凑在竹耳边乖乖看。

  半晌,御嘴角扭曲:“这啥啊。”

  他倒没装,上头一串串恭恭敬敬的措辞,先夸一通竹的能力如此高超,解决了多少受龙威胁的地区的困难,后又夸竹风流倜傥,最后写了个日期,华丽收尾,结束了一篇莫名其妙的夸赞信,一整个让御摸不着帽。

  “没看懂?”竹把信纸对半折了起来,露出下半部分,“邀请信。”

  不仅是邀请信,还是义不容辞强求人去的邀请信。不然还能有什么东西能让竹在一张椅子上对着一张信纸昏不昏睡不睡醒不醒地呆坐两个小时。

  御根本读不出那是一封邀请信。竹看他眼巴巴地瞅着自己,叹了口气:“让我去光域长老总会,接受他们告知的什么事情。”他顿了顿,揉着发胀的下眼袋,补充道:“你以为前头夸我那么多做甚。”御不死心反驳:“那也没明确看出来让你去找长老啊。”竹懒洋洋地瞥了他一眼,刚刚萎靡不振的状态好了些许,简单的说:“可能智商比较欠缺…”


  御心下赌气不平,想再看看那封怪信,不料竹轻轻一收,把信折了揣进兜里,转身抽出了另一张纸:“来,别急。”


  御简直被搞得没脾气了:“这又是啥?”

  竹抱着个胳膊,眯着两只眼瞥他:

  “还能是啥,睡了一晚上想赖账吗。”


  啊。原来是欠条。

  御心痛地附身乖乖写十根蜡烛的欠条,竹还在一旁欠欠地指手画脚:“标题写上。开头空两格。”

  御:“……嘶。”

  

明月枫秋

纪念庆典篇:前夕

观前忠告:

本文随缘更新,非官方设定(重点),属于二创世界观-但有参考

本文无cp,但有亲情和友情向,以及霞谷双子永不ooc定律,雨妈是女的,有性别!!

这里没有先祖,没有!

初始是最大的那个!(重点)❗❗

这里,只有光之子,具体设定会在文中表明

关于灵魂,全部来源于极巨之鸟

心里所想的用这个<>

能接受的,那就开始吧

––––––––––––––––––––

     霞光城·一个隐蔽的角落

     “外面的流言蜚语越来越多了,真的不用让我们去...

观前忠告:

本文随缘更新,非官方设定(重点),属于二创世界观-但有参考

本文无cp,但有亲情和友情向,以及霞谷双子永不ooc定律,雨妈是女的,有性别!!

这里没有先祖,没有!

初始是最大的那个!(重点)❗❗

这里,只有光之子,具体设定会在文中表明

关于灵魂,全部来源于极巨之鸟

心里所想的用这个<>

能接受的,那就开始吧

––––––––––––––––––––

     霞光城·一个隐蔽的角落

     “外面的流言蜚语越来越多了,真的不用让我们去让他们闭嘴吗……″一个褐色斗篷的光之子从阴影里现身。

     “初……″

      此人便是光之王国三元老之一的––“马尾”,据说,她听不得别人说大哥的坏话。原因未知,公认的女战神之一。

      另一边,角落里另一位光之子缓缓站起身来,带着虚弱的身子

      “马尾,你应该明白,我不在乎那些……咳咳咳……″猛的咳嗽让马尾吓了一跳,连忙上前。

      “哥!你……″

       只见对方只是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事

      “我很清楚我自己的实力有多少″

      "初始″––光之王国首席长老,有传闻说初始长老曾经以一己之力击退暗之生物,但基本无人相信。现在极少有人见过,在长老中很受欢迎与爱戴,目前原因未知。

      “我没事,你是想来问我关于这次庆典的出席,对吗”初始抬起头,眼中却无光,似乎遭到了什么侵蚀一般

      而马尾则是点了点头,默认了,看着初始虚弱的身体,不免流露出担心的神色

      初始突然微微一笑,背过身去,"这一次的庆典,我会去的。毕竟,我也有很久没有出现在世人面前了,放心,我已经好多了,不用担心我。我还没这么弱”

      似乎没有料到是这样的结果,毕竟往年他都拒绝了,理由是不想去。马尾有些惊喜若狂"那……我这就去和大家说明,您注意休息!″说完便兴冲冲的跑出去想要告诉大家这个好消息了,只留下初始一人在原地轻轻叹气,但透露出来的,只有宠溺。估计大家也想不到,这个公认的女战神也有这么孩子气的一面吧

      <都老大不小的人了……还这么不稳重……>

      初始对于自己的弟弟妹妹们可谓是毫无招架之力,完全拿不出当年屠龙的气质来,以前是他照顾他们,现在的好,反过来了。而且是十倍的过度保护,自己去哪儿都要和他们报备一下。不过想了一下也是,毕竟发生了那样的事情……

      摇摇头,让自己不去想那些事<也不知道这身体能撑多久……希望能陪他们久一点吧……>

      他其实说谎了,不仅这具身体有事,没有好转。反而情况越加严重,但他不想让弟弟妹妹们担心,但是他知道他骗不过弟弟妹妹们,这越来越虚弱的身体就是最好的证明。这一次参加庆典,也只是因为可能以后就再也参加不了了

      这纪念庆典原本就是用来纪念长老们击退暗之生物,保住了最后的家园,让暗之生物只能在暮土禁阁以及伊甸活动的。只不过,这纪念庆典自开办以来最大的长老一直都没有参加而已。让后辈们都开始怀疑长老的贡献,甚至存在了。他不畏惧死亡,只是不想被大家遗忘。

     千鸟城·庆典前夕,流言蜚语传播之夜

     一名光之子坐在观众台上,悄悄的对另一名光之子说"嘿!你听说了吗,听说这次的记念庆典,首席长老会参加诶!″

     另一名光之子有些不屑,很显然是不相信那些传说,"切,这你也信?什么首席长老,我跟你说,不过是个无用的花架子……要我说啊,他就不配这个位置,明明那么虚弱”

     光之子有些意外,好奇的说"唉……?难道说你见过他?”

     "偶然间见过一次,那时候我在禁阁书坊,你知道吗,那里的螃蟹可吓人了!我好不容易快到终点的时候,发现楼梯上站着一个人,你猜那是谁?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虚弱的光之子!″

    “阿……这也不能证明他就是首席长老呀……听我妈妈说,他以前可是最厉害的呢!″

     光之子摆摆手,“害,原本我也是想着这是一个普通的光之子。直到我后来看见了他身上的褐色斗篷,那可是褐色斗篷啊,整个光之王国只有三位有!这难道还不能证明什么吗?″

     “那……为什么我妈妈说……”

     “这我哪里知道?你只需要明白首席长老只是个无用的花架子就行了。说真的,我看他一副快要死了的样子……真不敢相信,其他长老们为什么会这么尊敬他……尤其是……″

      光之子立马摆出嘘的手势,很慌张,透露着恐惧的表情“嘘!小声点,马尾长老还在呢!你知道她的性子吧!不怕被她听到吗!不要命啦?”

     这名光之子这才反应过来,马尾长老是听不得任何人说首席长老坏话的。被抓到的人都会被揍一遍然后教育的,想想那些人事后恐惧的表情……

      “嘶……谢谢兄弟提醒!你过来,我小声跟你说当时的细节……”

       ……

       千鸟城上面的观众似乎沸沸扬扬了起来,而那些流言蜚语自然被马尾听见,奈何人员太多。想要找出传播的并不容易。

      <啧……要不是大哥不许……>

      马尾忍下想打人的心,心思飘到了霞光城的某个人身上,于是便有了后来那一幕

      霞光城·某个换衣间

      初始看着自己久违的装扮,倒是有些怀念,这是自己曾经巅峰时期的装束。以前的自己穿上去是多么的意气风发,盛气凌人,现在却是……

     看着就像是残蜡,虽光鲜亮丽,但却是那么容易熄灭,却有温度。

     他确实是受了重伤,但实力却没有退步,若是有人想取代自己。得先问问自己手上的武器答不答应,更何况,其他长老们也不会允许的。

    随着烟花的绽放,庆典开始。他,也该入场了,有些事情,也该让后辈们知道了



                                       –未完待续–

阿孤
我要饭😭😭😭😭😭😭

我要饭😭😭😭😭😭😭

我要饭😭😭😭😭😭😭

鹤屿瑶

发点自己

有萌新头爱好者来一起玩嘛

或者有没有群可以让我加~

本人萌新头狂热爱好者,会跑图会直飞会献祭,cp杂食,来者不拒哦。

发点自己

有萌新头爱好者来一起玩嘛

或者有没有群可以让我加~

本人萌新头狂热爱好者,会跑图会直飞会献祭,cp杂食,来者不拒哦。

子葉不休

  《吃糖》巫师篇的灵感来了(= ̄ω ̄=)👍这是我在云野点亮的来自日本的小可爱。一开始是奶卡,听我玩琴听了一会儿,在我蹲下的时候突然砰的一声变大了😂,这是一位嗑了小只佬魔法药水的卡卡,不过我是初始身高,这卡卡只比我高个一两号的样子(= ̄ω ̄=)🌸🌸然后他换矮面和萌新头跟我玩了一会儿互相飞吻了好久后,又在我面前嗑了小只佬药水,然后换成了奶菇贴贴,接着又换了奶骨,可惜我没有截图,然后也没有得到贴贴,他又很快的换成了小巫师。

  刚好,我准备要写的巫师篇,就是嗑了药水在光崽面前要抱抱的年上猛一巫师(= ̄ω ̄=),这不,素材就来了哈哈哈哈~不过这位朋友...

  《吃糖》巫师篇的灵感来了(= ̄ω ̄=)👍这是我在云野点亮的来自日本的小可爱。一开始是奶卡,听我玩琴听了一会儿,在我蹲下的时候突然砰的一声变大了😂,这是一位嗑了小只佬魔法药水的卡卡,不过我是初始身高,这卡卡只比我高个一两号的样子(= ̄ω ̄=)🌸🌸然后他换矮面和萌新头跟我玩了一会儿互相飞吻了好久后,又在我面前嗑了小只佬药水,然后换成了奶菇贴贴,接着又换了奶骨,可惜我没有截图,然后也没有得到贴贴,他又很快的换成了小巫师。

  刚好,我准备要写的巫师篇,就是嗑了药水在光崽面前要抱抱的年上猛一巫师(= ̄ω ̄=),这不,素材就来了哈哈哈哈~不过这位朋友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可爱(*/ω\*),后面他恢复了身高我就要下线了,所以特地点亮蜡烛想在椅子上跟他说一声,不过后面正题还没聊到,蜡烛就烧没了(இωஇ ),还好最后对方有放了椅子哈哈哈🌸🌸

  愿温暖善良的灵魂们终将在光遇相遇,即使只是短暂的聊天也好,也能得到一整天的好心情。还有啊小陈,云野分手谷的bug是不是得好好考虑一下该修改了(= ̄ω ̄=)再这样下去cp们都得落泪了哈哈哈哈🌸🌸

  最后一张是我第一次赌身高直接赌到13号的时候画的(இωஇ ),亲友们全部3号以上,而且老喜欢换成正太头了,小矮子我直接叫大哥二哥三哥,因为学生头和正太头看起来真的很有兄妹感哈哈哈哈哈,于是干脆在他们用正太的时候我就换成学生头了(= ̄ω ̄=)。

  然后我发现一个事实,那就是我的号,7号好像是身高上限……(沉默)

洋芋兔
摸鱼———— 摸———— 是没...

摸鱼————

摸————

是没有难度的休闲性摸鱼——

好想练人体…好想练人体…(胡言

摸鱼————

摸————

是没有难度的休闲性摸鱼——

好想练人体…好想练人体…(胡言

光遇_Into1旭

这是更远的库存了

是跨年的晚上,由于没人陪就建了个小号陪自己

(现在小号变工具人了hhh)

这是更远的库存了

是跨年的晚上,由于没人陪就建了个小号陪自己

(现在小号变工具人了hhh)

巧克力赛高

给你们看看我的草稿本上都有什么怪东西第一弹

全是光之逆子和一些手滑 (*^▽^*) 

给你们看看我的草稿本上都有什么怪东西第一弹

全是光之逆子和一些手滑 (*^▽^*) 

金牛座

很久没发了,是光遇相关><!!

很久没发了,是光遇相关><!!

科学女巫会梦到魔法骑士吗

寄生

整点小短篇

寄生植物菇×花匠新新

没啥,整点非人恋爱

灵感来自Evalia的《时花》,真的好好听呜呜

Let's  go↓


Spes的小花园里有各种稀奇古怪的花,那是他托人从各地收集的种子,其中还有不少花儿在幼苗时期便因无法适应环境而死。Spes对这些花格外珍爱。

那绝对是一次偶然,一缕阳光透过土壤带给还在沉睡的种子一丝温暖,于是种子开始生根发芽,绽放出别致的花。

但似乎是神明想要愚弄这个本就一无所有的小孩儿,他的温室燃烧了。Spes眼睁睁看着他亲手栽种的花朵们在烈火中死亡,哪怕是抢救,也无法挽回他的花。

火焰似乎累了,在冬日寒冷...

整点小短篇

寄生植物菇×花匠新新

没啥,整点非人恋爱

灵感来自Evalia的《时花》,真的好好听呜呜

Let's  go↓





Spes的小花园里有各种稀奇古怪的花,那是他托人从各地收集的种子,其中还有不少花儿在幼苗时期便因无法适应环境而死。Spes对这些花格外珍爱。

那绝对是一次偶然,一缕阳光透过土壤带给还在沉睡的种子一丝温暖,于是种子开始生根发芽,绽放出别致的花。

但似乎是神明想要愚弄这个本就一无所有的小孩儿,他的温室燃烧了。Spes眼睁睁看着他亲手栽种的花朵们在烈火中死亡,哪怕是抢救,也无法挽回他的花。

火焰似乎累了,在冬日寒冷的气流中疲惫地挣扎两下,便再也没有先前嚣张的模样,仅剩下焚烧过后残留的烟与尘,随后被流动的空气带走了燃烧的余温。

小花匠蜷缩起来掩面哭泣,他多年来悉心照顾视为生命的心血短短半天化成灰烬。他没有怨恨,只是自责。

恍惚间他闻到了花香,可温室已经被燃烧的什么都不剩了,究竟是从哪飘散来的芬芳?Spes疑惑地抬起头四处张望,眼眶中还盛着泪,摇摇欲坠。

终于,在不起眼的小角落中,他看见幸存下来的Daleth,矮小细嫩的枝丫上绽放着宝蓝色的花。Spes不记得自己有栽种过这种植物,但这不妨碍Daleth成为他的唯一。

那是他与Daleth的第一次见面。

他漂亮的,独一无二的小花。

此后的Spes时常坐在Daleth身旁,比以往更小心的照顾,欣赏他别致的样貌。Daleth独占了这份近乎扭曲的爱,并乐此不疲地回应着。

在太阳的照射下,水珠折射出漂亮的光,使得Daleth更加耀眼。“藤蔓植物中有这样的花吗?”Spes翻阅资料,缺没有找到任何相关的东西。

“真可惜,找不到跟你有关的科普。”

Daleth生出细藤,拼凑出自己的名字,摇曳的花透着些许骄傲。

“Daleth,Daleth。是个好名字,你自己起的吗?”

Daleth依旧在风里起舞,蕊中的花粉四处飘散,带着奇异的芬芳。

他似乎不会枯萎,户外早已迎来了暖春,植物纷纷展现自己,拿出最得意的东西,但Spes没有兴趣,也跟他没有关系了。他只爱他的花,他的Daleth。

白驹过隙,屋外的白雪赋予了植物们新的面貌,可这与Spes也没有关系了。他有Daleth,独属于他的,唯一的小花。

Spes再也不想失去什么了,尤其是Daleth,他唯一的花,他的爱人。

但这个小花匠无论如何也不会知道,温室的火是他心爱的植物所引起的,他也没有必要知道。Daleth得意地抢走别人的爱,用最恶劣的手法。

可这一切与他们的结局又有什么关系呢?他们永不分离。

谎言构成的爱足够坚固。谎言重复一千次便是真理,Daleth深知这点,他的小爱人也是这么欺骗自己的。“这一切都不重要了。”Daleth摇曳着他的花。

他都们只知道一点,无论此后的时间的齿轮被拨动的有多快,他们都会在一起,永不分离。哪怕是谎言被戳破,哪怕Spes终将死亡,这都不是重要的。他们相互寄生,Spes将爱倾注在罪魁祸首身上,而Daleth会将他的血肉分解成养分,长存与一体。

甜蜜的,剧毒的爱。

爱吃造型蛋糕的懒羊羊

是维克托和阿洛卡!

我就喜欢加一堆私设让他们看起来与众不同🤤

擦边抄袭祝你寿比昙花

是维克托和阿洛卡!

我就喜欢加一堆私设让他们看起来与众不同🤤

擦边抄袭祝你寿比昙花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