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初稿

398浏览    146参与
取尹
禅真的初稿 但是脸上状容过于花...

禅真的初稿

但是脸上状容过于花哨,而且眼睛也被我画毁了(干咳一声)

脸上覆的是面纱,簪子上缠着的金丝仿的也是菟丝子的式样。

衣服我暂时没想好。

原稿上是红黑蓝三色(因为当时手边只有红笔黑笔蓝笔……)

喜欢用金粉在脸上身上勾勒缠绕的菟丝子,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禅真不喜欢以平常的样貌示人。

虽然家乡在西南,但禅真并不养蛊,反而更擅长狩猎。

禅真很喜欢菟丝子,甚至专门在屋里用养着桃花的花盆栽了几丛。所以一进她的屋里就能看到嫩黄的藤蔓扼着枯死的桃枝,攀着梁柱,挽着珠帘,在整个房间里恣意探索。

在食色街里擅长近战的人中,禅真是公认的“难缠”。

花浸为此甚至大发牢骚:“我算是清楚为什么那么...

禅真的初稿

但是脸上状容过于花哨,而且眼睛也被我画毁了(干咳一声)

脸上覆的是面纱,簪子上缠着的金丝仿的也是菟丝子的式样。

衣服我暂时没想好。

原稿上是红黑蓝三色(因为当时手边只有红笔黑笔蓝笔……)

喜欢用金粉在脸上身上勾勒缠绕的菟丝子,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禅真不喜欢以平常的样貌示人。

虽然家乡在西南,但禅真并不养蛊,反而更擅长狩猎。

禅真很喜欢菟丝子,甚至专门在屋里用养着桃花的花盆栽了几丛。所以一进她的屋里就能看到嫩黄的藤蔓扼着枯死的桃枝,攀着梁柱,挽着珠帘,在整个房间里恣意探索。

在食色街里擅长近战的人中,禅真是公认的“难缠”。

花浸为此甚至大发牢骚:“我算是清楚为什么那么多人说你‘磨人’了,和你打真是太费时费力了,可不是磨人!”

食色街里有句专门描述舞女们的话是“你很难清楚那些舞伎的舞衣下都藏了些什么”,这句话对禅真并不成立。

禅真从不在身上藏武器。她的双手就是杀人的利器。

卸下脸上妆容的禅真看起来很乖,像那种怯懦软弱的女孩,但实际上却有一点反骨。

她总是自比“菟丝子”,但只有她自己清楚:她是菟丝子,更是菟丝子中的叛逆。

虽然是被坑骗进食色街的,但这么些年来禅真倒是从未想过离开,颇有点随遇而安的意味。

某种程度上是虔夫人的小姐妹。

















-沉璧
再修改一些不对劲的地方就可以上...

再修改一些不对劲的地方就可以上色了

再修改一些不对劲的地方就可以上色了

地淌鎏金

初稿已改/架空短片/谢谢观赏

望却青丝三千遍,遍遍思君不见归


“世人皆说,我命好…”她笑了笑,摇头间带动了额间的珠帘摇曳。

“我乃皇家之女,而当今圣上是我兄长,我的夫君自幼与我一起长大。他名秦言,就是那个战死沙场的……将军……。”她轻轻的扬起了脸,神情带了几分骄傲,却依然没能阻止那滴晕了她红妆的泪。

我名文铧仁,自幼便能通阴阳,世人称呼我们,神婆。在某一天,一个身着喜服的女子找到了我,说是…为见曾夫君一眼。她说,她叫沈卿箬。

“小生文铧仁,见过长公主。”

“你这名儿好生有趣,我到以为是个老人家,起来吧。”她摆了摆手,随意的坐下了。

“殿下这是?”我起身为她斟了杯茶,女子的珠钗使她的面容变得隐隐约约的。

“...

望却青丝三千遍,遍遍思君不见归


“世人皆说,我命好…”她笑了笑,摇头间带动了额间的珠帘摇曳。

“我乃皇家之女,而当今圣上是我兄长,我的夫君自幼与我一起长大。他名秦言,就是那个战死沙场的……将军……。”她轻轻的扬起了脸,神情带了几分骄傲,却依然没能阻止那滴晕了她红妆的泪。

我名文铧仁,自幼便能通阴阳,世人称呼我们,神婆。在某一天,一个身着喜服的女子找到了我,说是…为见曾夫君一眼。她说,她叫沈卿箬。

“小生文铧仁,见过长公主。”

“你这名儿好生有趣,我到以为是个老人家,起来吧。”她摆了摆手,随意的坐下了。

“殿下这是?”我起身为她斟了杯茶,女子的珠钗使她的面容变得隐隐约约的。

“啊…冥婚”她微微撩起了半扇珠帘,露出了点点朱唇。

她轻抿了一口茶,笑了,“不过要先劳烦您,听个故事。”

“先皇在世时,国家昌盛,四海平定,多有文武兼备之才,甚无政策不平,我兄弟众多,又有夫君护我安定。”她语气平淡,微微低头看着手上那泛着幽光的骨瓷。“那大抵是我最幸福的日子了。”

“我出嫁那天……八抬大轿,红装万数……”她目光悠远,陷入了旧忆。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那日他喝了很多酒,大抵是很开心吧……

那时的我却怎么也没想到,婚后不过六月…太子之位动荡,父皇遇刺,性命垂危。

雄狮倒下了,豺狼也想分食一口。

战火满天,百姓流离失所,苦不堪言。

而我的转折,在老将军战死沙场的那一刻…悄然开始了。

“卿箬,我要去西北了。”那日,自朝堂回来的阿言这么和我说到。“父亲已经…战死沙场了。”他注视着我,一如既往的温柔,已经红了的眼眶却出卖了他已不平静的心。

“卿箬,边疆士兵…不可无帅。父亲已经殁了,我身为唯一的孩子,总要去顶上。”阿言抱住了我,声音自胸腔共鸣着。

我抬头看着他,少顷:“那…你什么时候去?”

“后日。”他笑了,“等我回来,我们要一个孩子吧,箬箬?”

“好。”

后日一早的时候,身边的被褥早就已经凉透了。

……

后来……我的哥哥沈尧找到了我。

“皇妹,帮帮我吧。”他这样说到,“国不可一日无君啊。”

“好啊,不过…有个条件…待我将军归来后…”

前线的捷报频传,一次又一次的胜利。

沈尧最终成为了新皇,最后的战火也在他的强政下渐渐熄灭。

可是…阿言没回来,或者说 是回不来了。

那日,胜军回朝接受奖封的时候,一个小士兵找到了我,给了我他的遗物…

遗物里有着一缕青丝和一封信。

两日后,一匹战马静静立在了将军府门前。

望却青丝三千遍

遍遍思君不见归。

“啊…故事有点长,抱歉,失态了。”她抬起手点了点自己眼角。

“老马识途,不见君归?殿下讲了个好故事。”我拍了拍手后向女子推了张手帕。“不过殿下…确定要和那位小将军,冥婚吗?”

“那是自然,他那么好,我害怕他下面被别的鬼迷了眼。等我下去,没人要我了怎么办。”她拿起手帕拭掉了眼泪笑了笑。

“那殿下要等等了,小生去准备一下。”我站起来微微欠身,走了出去。

左右痴心人而已,送你黄粱一梦,可好?



午夜之时,冥香悠悠飘起,模糊了阴与阳的界限。

“殿下,吉时已到!”红盖头落在了她的头上。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烛火闪烁着,一真实,一虚幻。在没有喜乐,没有宾客的安静的婚礼中,白色的蜡烛上蓝色的火焰摇曳着,荒诞不已。

两次婚礼,一次喜,一次悲。

黄粱一梦,而已。

我微微欠身退了出去,在房门闭合的最后一瞬,那新娘身旁的虚幻竟也转过身对我回了一礼。

究竟是带着喜的悲,还是和着这悲的喜呢。

真真假假,假假真真。苦尽甘来啊,将军。

老马识途,君已归,魂归矣。


end.君酒






勿抄袭勿商用,会追责。

花眠未眠
第一次自己画小裙子捏【自我感觉...

第一次自己画小裙子捏【自我感觉非常良好!【骄傲】】

www画完的话会有人收吗,我快要穷si了!

第一次自己画小裙子捏【自我感觉非常良好!【骄傲】】

www画完的话会有人收吗,我快要穷si了!

地淌鎏金

初稿/神迹

在这个普通的世界里,总会有神迹发生。

天际昏黄,雨云汹涌在一个城市的上方,和着几声闷雷惊散了鸟群,雨云的正下方,一所医院也在照常忙碌着,产房的门口有几人紧张踱步,一道巨大的闪电划开了雨云,伴随着雷声的隆鸣,婴孩的哭声也响彻了产房。

“是个姑娘,看”一个小护士抱着孩子,看向了躺在病床上已经脱了力的女人,女人眼下乌青,但眼神十分明亮,眼中翻涌着一股不知名的情绪,使她的眼神也变得柔和,疲惫的扬起了嘴角,笑了……

“嘀——”女人的眼神带着那不知名的情绪渐渐暗淡了,抱着孩子的小护士听到仪器声音的一瞬间,眼眶瞬间就红了,医生们飞快地冲向前,开始了一系列的抢救工作,最后他们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对这个母亲...

在这个普通的世界里,总会有神迹发生。

天际昏黄,雨云汹涌在一个城市的上方,和着几声闷雷惊散了鸟群,雨云的正下方,一所医院也在照常忙碌着,产房的门口有几人紧张踱步,一道巨大的闪电划开了雨云,伴随着雷声的隆鸣,婴孩的哭声也响彻了产房。

“是个姑娘,看”一个小护士抱着孩子,看向了躺在病床上已经脱了力的女人,女人眼下乌青,但眼神十分明亮,眼中翻涌着一股不知名的情绪,使她的眼神也变得柔和,疲惫的扬起了嘴角,笑了……

“嘀——”女人的眼神带着那不知名的情绪渐渐暗淡了,抱着孩子的小护士听到仪器声音的一瞬间,眼眶瞬间就红了,医生们飞快地冲向前,开始了一系列的抢救工作,最后他们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对这个母亲给了最高的敬意。

太阳自地平线一跃而起,驱散了最后的雨云,人们都说,太阳代表了希望与新生,在这一天,太阳也带来了神迹。

伴随着一束阳光,被小护士抱在怀里的婴孩忽然笑了,仪器又一次响了,“嘀——嘀—嘀”缓慢但逐渐有力,母亲的胸膛也渐渐有了起伏,神迹,总是发生在一瞬间的。

“是个姑娘,母女平安。”

end.

——君酒

地淌鎏金

随·瞎鸡巴乱写·笔/“挚友”

“最后一次见他是什么时候”

“最后一次…?葬礼上。”

“谁的葬礼?做了什么。”

她眯了眯眼睛回忆着,“他挚友的,我看见…他笑着参加了他挚友的葬礼,手里拿了朵玫瑰花,最后轻吻了他挚友的额头……”

他消失了,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也不知道那葬礼究竟是不是他挚友的。

“听说他的挚友是…跳楼?”

“啊,还听说他挚友跳下去的时候他就在旁边看着……”

“唔,好可怕。”

“是呢。”

你说你怕黑,那我便于你一起,长眠于地底,安睡于方寸。

end.

君酒

“最后一次见他是什么时候”

“最后一次…?葬礼上。”

“谁的葬礼?做了什么。”

她眯了眯眼睛回忆着,“他挚友的,我看见…他笑着参加了他挚友的葬礼,手里拿了朵玫瑰花,最后轻吻了他挚友的额头……”

他消失了,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也不知道那葬礼究竟是不是他挚友的。

“听说他的挚友是…跳楼?”

“啊,还听说他挚友跳下去的时候他就在旁边看着……”

“唔,好可怕。”

“是呢。”

你说你怕黑,那我便于你一起,长眠于地底,安睡于方寸。

end.

君酒

莫挨老子

已阵亡,有请下一个细节明天做好准备(ノ_ _)ノ

已阵亡,有请下一个细节明天做好准备(ノ_ _)ノ

芸阴

太阳

     “你来人间一趟,你要看看太阳”
   (一)

  “你有想过出去吗?”

  “01你绝对是疯了!你没听说过外面的世界吗。末世,肮脏!只有我们才是人类最后的希望!”03大叫起来,引得周围的人异样的眼光。

  疯了,也许罢。

  又一次被拖进那满是血腥味,黑暗又潮湿的木屋里。

  我痛苦的呻吟着,回应我的只有“滋滋”的电流声。

  又是一次,连周围人异样的眼光,代号03愧疚的目光,都一模一样。

  连桌子上迎接我的白粉和注射剂都一样。

  布满手臂狰狞的针眼,是他们亲手布在我身上的恩赐,他们又一次拽住我的头发,把我...

     “你来人间一趟,你要看看太阳”
   (一)

  “你有想过出去吗?”

  “01你绝对是疯了!你没听说过外面的世界吗。末世,肮脏!只有我们才是人类最后的希望!”03大叫起来,引得周围的人异样的眼光。

  疯了,也许罢。

  又一次被拖进那满是血腥味,黑暗又潮湿的木屋里。

  我痛苦的呻吟着,回应我的只有“滋滋”的电流声。

  又是一次,连周围人异样的眼光,代号03愧疚的目光,都一模一样。

  连桌子上迎接我的白粉和注射剂都一样。

  布满手臂狰狞的针眼,是他们亲手布在我身上的恩赐,他们又一次拽住我的头发,把我拉向桌子,把头死死摁在上面,以便我尽情地享受那些东西。

  他们又一次向我的手臂注射那种东西,

           注射进去,再没出来。

   那个老人说,这种东西,叫做:“深渊”

           “他们不会杀你的,因为你的代号是01”

           “你只会被下一个01杀死”

           “和上一个01的命运一样”

            “01只需要服从。”

           他露出了一排随时可能掉下的牙,黄得可怕。

           他说他叫03,所有人都这么叫他。

           他说他明天就要走了。

  (二)

           我从“地下”出生,从小就被灌输“我们是人类最后的希望”“地面危机四伏”

           所有人都这么和我讲,除了那个老人。

  那个老人对我说:

  “如果可以,一定去地上看看。”他顿了一下,也许是我的幻觉,他眼前闪过一丝亮光,转眼又归于沉寂。他轻轻低喃着:“去看看,看看……太阳。”

          他此时脸上的神情是我在这个名为“地下”的地方,看到过,最美好的东西。

  “太阳”

  梦中都会呓语的情人。

  (三)

  是我亲手杀了那个人——原先的01。

  在属于我们之间的决斗上。

  我代替了他的代号“01”

  (四)

  我出来的时候,03已经不是原来的03了,又是一个新的03,真可惜,这个03还是那个老人走后我最满意的一个,迎接那个03的是哪?

  骨灰盒?不,不会是这么高级的地方。

  迎接他的,只会是扫把和垃圾桶。

  他们不会杀了我,03有几万个,01只有一个。

           他们唯一做的,就只是让我臣服。

  (五)

  外面的世界,

  “他们”口中混乱不堪的世界。

  为什么,老人会如此向往?为什么会露出如此美丽的神情?

  我已经找不出比“地下”更适合“肮脏”这个词的地方了。

  决斗场观众席人们横飞的唾沫,下流的手势,肮脏的谈吐,充满恶臭的汗液……如雨般,无处可逃。

  每一次有人倒下是迎接他的是兴奋的鼓掌声。

  多么,脏。

            我开始怀疑我们是不是人类最后的希望,美曰其名“选拔人才”,难道就是欣赏杀戮的理由?

  拉入地狱,互相残杀,供恶魔取乐。

  贬低太阳,自诩高尚。

  那腐朽的灵魂,那丑恶的嘴脸,却妄图用一块遮羞布捂住。

  赤裸裸,一目了然。

  (六)

  在那天,我杀了挡我的所有人。

  我终于完成了老人的夙愿

  --站在阳光下。

  我看到了老人笔记里的花店,白云,蓝天……脸上划过的温热的泪水告诉我那不是梦。

  是真的。

  外面的——世界。

           谎言终究被揭穿了。

           我将拥抱太阳。

  (七)

  毫无征兆的,我突然感觉有一股力量使身子猛的向前倾斜,重重地摔在充满草香的泥土上,泥土扑打脸颊——在阳光下。

           “深渊”会让你短时间兴奋,但终有一天,迎接你的是死亡。

  我一直在等,等跌入深渊后落地的声音,

  粉身,

  碎骨的声音。

  我知道,这一天终于来了。

  像是来自杀戮者的赎罪。

  我得到了救赎——在阳光下。

  圣光,是圣光,净化了我,把我身上和“地下”一切有关联的东西都杀死。

  此刻,便是永恒。

  此时我的脸上浮现出和老人一样迷离的神情,

           “太阳,太阳……”

  那天决斗的时候,我清晰的见到,

  原先01的刀,

  没有刃。

  ——来自杀戮者的,救赎。

  (七)

           老人走之前,把他的所以东西都给了我,里面有一本封面破得几乎烂掉。

  翻开笔记,

  发现没有一丝一毫关于杀戮的地方。

  好像这本笔记不是出自于一个满是血腥的人之手,

  他更像是一个诗人,一个学者,或者是,播种者。

  他说:“太阳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东西。”

  (八)

           原来他说的一切

  都是是真的。

  “太阳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东西”

我反复的低吟着,好像在吟诵这最神圣的诗行。

  好温暖,

           请别,

  叫我醒来。

莎莎

歌曲名字灵感来源于黄艺明先生的《高唱我歌》,这首歌曲不作曲,也不接受任何擅自以它们为歌词的作曲。
P.S.歌词为本人原创,禁止二转二改,严禁抄袭借鉴。

歌曲名字灵感来源于黄艺明先生的《高唱我歌》,这首歌曲不作曲,也不接受任何擅自以它们为歌词的作曲。
P.S.歌词为本人原创,禁止二转二改,严禁抄袭借鉴。

扬骐

给华为、大疆设计的ponyOC……(初稿)

(在从深圳回重庆的飞机上突然心血来潮)

华为的主要灵感是它的标志(作翅膀)
大疆的主要灵感是买无人机送的帽子(:3_ヽ)_(???)(图2)

想来这两个公司也是都“闹出过一些事情”的emmmmm

(担心自己会不会莫名其妙因为自己设计的OC而过于“爱屋及乌”到这两个品牌上)

(纯属个人爱好/心血来潮的设计,谁都没有给谁钱作申请或委托)((:3_ヽ)_不算我自己买的无人机emmmm)

希望大家喜欢……

给华为、大疆设计的ponyOC……(初稿)

(在从深圳回重庆的飞机上突然心血来潮)

华为的主要灵感是它的标志(作翅膀)
大疆的主要灵感是买无人机送的帽子(:3_ヽ)_(???)(图2)

想来这两个公司也是都“闹出过一些事情”的emmmmm

(担心自己会不会莫名其妙因为自己设计的OC而过于“爱屋及乌”到这两个品牌上)

(纯属个人爱好/心血来潮的设计,谁都没有给谁钱作申请或委托)((:3_ヽ)_不算我自己买的无人机emmmm)

希望大家喜欢……

_Vian铲屎撬撬

蝴蝶火



伪科幻/小学生文笔/瞎取名/逻辑混乱


随便看看。


DAY 0

A Zone


我昨晚做了一个梦。我梦到一只透明的钟形玻璃罩,里面有一小截山毛榉树枝和一团黑色的火焰。我隐约看见里面有绿色,但直觉告诉我那不是它的叶子。我想找出那到底是什么,但梦就结束了。


清晨,我的主管Moray在叫醒我之后,替我搜了一大堆关于玻璃钟罩和山毛榉的资料,在我刷牙的时候翻给我看,在提及到山毛榉树干时还特意语音帮我念出来。


“Sir, 您昨晚做梦了,而且你在做梦时还出了很多汗。”Moray在一旁友情提示。“您需要分析这场梦吗?”


“不用了,很多人做梦后都会出汗,这很正常。”我目不转睛地盯着...



伪科幻/小学生文笔/瞎取名/逻辑混乱


随便看看。




DAY 0

A Zone


我昨晚做了一个梦。我梦到一只透明的钟形玻璃罩,里面有一小截山毛榉树枝和一团黑色的火焰。我隐约看见里面有绿色,但直觉告诉我那不是它的叶子。我想找出那到底是什么,但梦就结束了。


清晨,我的主管Moray在叫醒我之后,替我搜了一大堆关于玻璃钟罩和山毛榉的资料,在我刷牙的时候翻给我看,在提及到山毛榉树干时还特意语音帮我念出来。


“Sir, 您昨晚做梦了,而且你在做梦时还出了很多汗。”Moray在一旁友情提示。“您需要分析这场梦吗?”


“不用了,很多人做梦后都会出汗,这很正常。”我目不转睛地盯着镜子,“你可以帮我挑一条领带吗?”


“根据你昨晚的睡眠质量和今早的心理活动来看,我认为你适合这条墨绿底暗红纹的领带,出自Hermes。”


“感谢。”


“Sir,如果您愿意的话,今天社区里有AI环保公益讲座,您可以去听一听。”Moray边说便打开社区的网站首页,点开了“近期活动”那一栏。


“得了吧,你如果想去听,为什么不直接让Query把讲座传到我的终端上呢?”我把衣领立好,转身看看衣服上还有没有不服帖的小褶皱。“你们AI管家之间的社交活动我似乎没怎么限制你吧?”


“非常感谢,Sir.今天用什么样的出行方式呢?”


“地铁,还有请帮我订一杯3站那家‘橡树屋’的冰咖啡,谢谢。”


“不胜荣幸,Sir.”Moray答毕,便迅速弹回我的终端中办事去了。


我出了门。今天的街区上还是霓虹灯闪烁,立式广告牌和悬挂式广告牌闪着朱红和幽蓝的光,稍有不同的一点则可能是因为外面正在下淅沥沥的小雨,经过水珠折射而成的朦胧的彩色幻影笼罩了整个街区。


街上有人举着伞在遛狗,我注意到他的左臂经过手术后可以变化成一把伞。有人穿着连帽衫,双手插兜从街对面与我相向而行。此时街上的人寥寥无几,说实在话,如今像我这样早起出门上班的人已经很少了,大家都可以在家里直接通过终端上班,为什么还选择出门呢?


当然,“我们的工作有必要性和特殊性,非常人可以胜任的。”这是我同事Jerry常说的一句话,他颇以我们公司和我们公司承担的使命为荣,因此常常用他那只机器臂搭着我的肩膀向我介绍我们公司从人类沉鱼时代(Sunken fish)的发展一直到现在为人类做出的万千贡献,我即使听了很多遍却仍不觉得乏味,也许是因为他的爱岗敬业精神感染了我吧。


我朝地铁的地下入口走去,雨滴撞到合金栏杆上,像蛋清一样滑溜溜的流下去。Moray在几分钟前将那个环保讲座看完了,我回头得向她要观后感。地铁候车大厅内是很简洁的白灰色调,墙壁上还有新古典主义风格与前些年流行的蒸汽波风格的流线型装饰,这样的搭配很新颖又很怪诞,但让人印象深刻。据说A Zone的地铁站都是由一个年少成名的设计师设计的,她是A区人,但是因为才华横溢直接被请到Q区去为王后政府工作了。


我跨过安检门,立刻就有一只机器臂把咖啡递给我,当我的食指扣住了咖啡杯上的二维码的同时,我的终端也显示了消费提醒。我注意到Moray还给我发了一张社区公告,上面好像有医院发的通知,估计又是预防狂犬病的宣传吧。


车厢里比街道上人更多一点,但大部分都在用终端各干各事。人类在沉鱼时代就已经发现了每个人的信息在网上都是被公开的(除非你从不上网,但那几乎不可能),但还是拼了老命想保护自己的“隐私”。但现在时代变了,所谓“隐私”都像干花,没什么价值了。


我望向窗外的风景。早晨的雾被白光刺破出道道缝隙,光线投到青色的江面上,被水流吸收。江水遇到暗礁撞击,撞出一个一个暗色的漩涡。江对岸的高楼大厦像一座座高兀的牢笼,每个小窗口都微弱的光聚在一起映出了时代的面貌。


我打开杯盖,看见里面的冰块浸在咖啡里,扑棱着上下晃动的样子好像快溺死的人。


一口咖啡就着一小块将熔化的冰块滚入咽喉。


银白色的列车飞驰,光影交错间,我闭上眼睛。

______


Q Zone

走廊上传来远远的高跟鞋与大理石敲击的声音,最后在会议室门前停止。


“现在病例只出现在了Z区和F区,没有必要发布十三区公告吧?”


“你还不明白!这种病毒是有传染性的!它早晚会席卷全球!包括王后区!”


“嘿,Alex,你放轻松一点!即使这种病毒有传染性,但你总归得考虑考虑那两个区的环境吧?恐怕你从没去过Z和F,不晓得那儿的街道像下水道一样脏乱臭。谁能保证这病毒不是因为那两个区本身的环境问题所引起的?我想只需要派无人机和清道夫(机器人的一种,善于处理垃圾)去那里隔离病患,打扫街道就可以了,毕竟环境问题的本质是人们素质太低。”


Alex用不可置信的眼神看着帮Tiffany说话的Martin,暗暗在心里腹诽:谁不知道你想邀请Tiffany去凯菲丽酒店吃烛光晚餐呢?你辖属的Zone像下水道一样臭还一点不害臊?

此时三人的终端上都弹出了与仿生人秘书Anna的温馨提醒,上面写着“与Q Zone Alpha特别行动小组组长Reinhardt的见面将在15min后进行,各位请先做休息。我会帮各位整理Reinhardt组长传送的文件并传送到各位的终端上。”


“谢谢你,Anna。”Tiffany向Anna点头致意后,便起身开始披外套。Martin在听到会议通知后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等到Tiffany离开会议室后,他瞪着Alex问:“是你把、把Reinhardt叫来的?”Martin只要生气或者紧张,就会出现轻微的结巴的毛病,据他说他小时候更严重,是后来在脑子里放了芯片才有所好转。


“谁知道呢,也许人家自己申请的呢?”Alex感到无语,他知道Martin一直把Reinhardt当竞争对手,但Reinhardt自己从不晓得。毕竟这个年纪轻轻便当上王后区Alpha特别行动组组长的英俊小伙一直都只对工作上心,对于如何与情敌竞争这件事可谓一窍不通。他与Martin之间不存在的修罗场被当做了王后区管理阶层的茶余饭后摆谈的谈资。


十分钟后,Reinhardt到达了会议室。他比预定时间提前了五分钟进场,但像他一样一样提前到的长官还不少。比如交通部长,W区长官Jim,在吧台上自己调酒喝。他看见Reinhardt进来,友善的朝他举杯致意。还有Martin,Z区和F区的长官。他似乎一直坐在这里,并且他时不时地看向自己的终端,而他的主管正不停的想他介绍(或许是解释?)什么产品,他明明很紧张(或者愤怒?)却一直在坚持目不转睛地与他的AI主管互动。因为Reinhardt注意到Martin的面部肌肉因为长时间过度用力保持同一个状态,导致他脖子上的动脉直直地跳。


而后没过多久,其他区长官也陆陆续续到位了。


五分钟后,Tiffany走进来,“既然各位都到齐了,那我们就开始会议吧.”


众人落座,Tiffany十指交叠放在腹前,“不知道各位了不了解在Z区和F区爆发的一种互联网病毒?”


其他区长官点点头,但他们都只是略有耳闻。


“在十五分钟前,我与科技部长官Alex和Z&F区长官Martin开了一个短会。其中,Alex长官认为这种病毒具有很大危害性。”


“而就在刚刚那十五分钟内,我们又得到了来自G区、D区和C区的卫生部报告。报告显示以上三区也出现了与Z,F两区相似的病症。并且该病毒有大面积扩散的趋势。”


官员们开始交头接耳议论,过了一会儿,D区长官发言询问:“目前有关于感染此种病毒的病患详细病理报告吗?”


“目前来看,通过五区的病例比对分析,这种病毒只出现在进行过脑机接口手术的生物上,终端似乎仍没有被感染。”


“它什么时候开始传播的,Tiffany?”


“最早的病例记录在一周前的F区。但当时只以为是普通的流行病毒导致的问题于是上报的类型是普通个例。但那之后该种病毒F区大量蔓延,并且迅速传播到了相邻的Z区。Z&F的Alpha小组和医疗人员已经合并编制,但似乎情况仍不容乐观。这是现在Z&F区的情况。”


Anna打开全息投影装置,整个会议室便变成了Z区的街区一角。只见周围被黑雾遮挡,店铺的LED灯在浓雾中一下一下的闪烁着微弱的光,街上一片死寂。


他们听见很远的地方有人在大声呼叫,还有急促的脚步声和担架的金属脚与凹凸不平地面的摩擦声。但声音太远了。街上甚至连一辆车都没有。就只有笔直的马路从黑雾中延伸出来。他们可以很清晰地看到黑雾像一团火一般在游动。


“Tiffany,隔离中心在哪儿?”


“这里。”


周围景色变换,众人面前是Z区的隔离中心。白色的建筑屋里有无数张病床,每张床边还配有一台电脑。病人全部都是接受了脑机接口手术的杜,他们经受过改造的身体部位显现出一条歪曲的红线,而一旁电脑上的实时脑部图象都显示他们脑中植入芯片的地方被一团黑漆漆的黏状流体紧紧包裹着。


众人聚精会神的在阅览电脑上的病例分析,却没注意到此时角落里一个感染人员突然缓缓坐起,他的颈部以一个极不正常的角度弯折,左手臂不间断地抽搐。但他用那只抽搐的手臂抓起一只床头柜上慰问篮里的苹果,如掷铁饼的运动员一般,将苹果精准砸向Martin的头部。


Reinhardt正想开启亚空间通话向Z区Alpha组长询问情况,余光却瞥见一枚红色球体朝他们这边飞来。他想也没想,推开Martin,苹果便砸在了两人中间的柱子上,惨白的柱体上留下一摊夹杂着红色的深黄色的果肉纤维与汁液。全息影像马上切换回了现实所在地,他们又回到了Q区明亮整洁的会议室。


Martin瞪大眼睛,捂着胸口大口喘气,嘴唇不停的颤抖着。


Tiffany面容平静,但语气比刚才更加严肃,“各位,通过刚刚的投影想来大家都心知肚明现在应对这种病毒刻不容缓。”


Tiffany用她漂亮的大眼睛环视了一下众长官,“我代表指挥部发布通知,从今晚6:00开始准备Q&K区未受感染公民的撤退工作,其余八区在明天中午12:00以前完成各区未受感染公民的隔离与撤退准备工作。”


“明天中午十二点三十分指挥部统一启动各区巴别奇赫号,各区组织登车。列车上不允许有任何携带病毒的生物或终端。各区Alpha行动组全部佩戴专门杀毒器执行任务,军事部不希望失掉任何一位优秀的组员。Alpha们应在各自Zone内巡逻完成车厢内部安全检查,如有发现携带病毒者或表现出发病症状者可当即斩杀。”


“下面给各位准备了关于这次病毒的名称和详细发病症状。”


凯尔(Kyle)病毒:危险指数:▲▲▲▲▲;互联网病毒;易感群体:凡实施过脑机接口手术之生物;发病表现:24小时语言能力与听觉丧失,48小时内肢体协调力下降,甚至出现麻痹,瘫痪等现象;72小时内逐渐丧失意识,出现精神混乱,注意力衰退等表现直到完全被病毒控制,失去意识。


“各位,‘物质的原因和结果不过是刀柄,精神的原因和结果才是贵重的金属,才是真正的锋利刀刃’①。只要我们各区团结一心,一定能划开这片浓雾,实现人类飞鱼时代的真正飞跃。”Tiffany凝望着众人,但视线却穿透到了很远的地方。


“散会。”


——————————————

①:引用克劳塞维茨的话。克劳塞维茨(1780~1831年),普鲁士军事理论家和军事历史学家,普鲁士军队少将。著有《战争论》一书。


扬骐
WBW的手稿emmm当时画在纸...

WBW的手稿
emmm当时画在纸上设计的
用圆规和尺子

WBW的手稿
emmm当时画在纸上设计的
用圆规和尺子

曦v
让我看看从未用过马克笔的我,上...

让我看看从未用过马克笔的我,上完色后会变成什么shi样,试验品线稿……心疼一秒

让我看看从未用过马克笔的我,上完色后会变成什么shi样,试验品线稿……心疼一秒

肥崽崽崽er
终于画好稿啦~原图貌似是p站某...

终于画好稿啦~原图貌似是p站某位太太的

终于画好稿啦~原图貌似是p站某位太太的

水濯
一个彩喷初稿不管过不过,先吹爆...

一个彩喷初稿
不管过不过,先吹爆SAI2再说

一个彩喷初稿
不管过不过,先吹爆SAI2再说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