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初遇

46.8万浏览    4006参与
简衢

水澹生烟(二)

🚯🚯🚯

司凤嘴上说报复,实际上是想通过双……修复璇玑的灵魂。。。

爱发电可见

🚯🚯🚯

司凤嘴上说报复,实际上是想通过双……修复璇玑的灵魂。。。

爱发电可见

·眠颂缕言べ·

温情花·第一章

一次次的相爱一次次的抛弃,刘耀文把宋亚轩推下深渊后又救赎并再一次把他推向深渊……


宋亚轩不知该不该相信刘耀文,可他的心告诉自己“信。”


-2018年。


两人的初遇在黑漆漆潮湿的巷子里,宋亚轩正被几个混混围堵在墙角霸凌和羞辱。


“怎么?长这么好看勾引谁啊?一个男的长这么好看干什么?恶心。”


宋亚轩不吱声,捂着耳朵不知该看何处,他们的打骂宋亚轩已经不会在意,他像是习惯了般老老实实的蹲在墙角不反抗。


就在他们要扒开宋亚轩的衣服好好羞辱一番时,一个男人的声音突然响起。


“干什么呢?!”他们转过头,小声嘀咕...

一次次的相爱一次次的抛弃,刘耀文把宋亚轩推下深渊后又救赎并再一次把他推向深渊……




宋亚轩不知该不该相信刘耀文,可他的心告诉自己“信。”




-2018年。




两人的初遇在黑漆漆潮湿的巷子里,宋亚轩正被几个混混围堵在墙角霸凌和羞辱。




“怎么?长这么好看勾引谁啊?一个男的长这么好看干什么?恶心。”




宋亚轩不吱声,捂着耳朵不知该看何处,他们的打骂宋亚轩已经不会在意,他像是习惯了般老老实实的蹲在墙角不反抗。




就在他们要扒开宋亚轩的衣服好好羞辱一番时,一个男人的声音突然响起。




“干什么呢?!”他们转过头,小声嘀咕着“快跑快跑,是刘家少爷。”




宋亚轩因为泪水的遮盖看不清男人的脸庞,他只能听到男人低沉的嗓音,很好听很有安全感。




也许这个声音宋亚轩他会记一辈子。




男人俯下身子抚摸宋亚轩的脑袋。




“别看我!求求你,别看我。”宋亚轩全身发着抖,身上的衣服几乎不剩,脸上脏兮兮的全是泥土。




只见男人脱下外套为宋亚轩遮盖,好暖……男人身上的余温还在外套上。




“那个…你叫什么名字,今天…谢谢你。”




“没事,我叫刘耀文。”




宋亚轩努力挤出一个微笑抬头看着刘耀文,刘耀文缓缓伸出手为宋亚轩擦拭着挂在眼眶上的泪珠。




刘耀文穿着黑色西装外套与着脏兮兮臭烘烘的巷子不符,精致俊美的脸庞,深情淡漠的桃花眼显得格外帅气。




刘耀文轻轻拉起宋亚轩的手腕把他拽走了。




宋亚轩的手腕很是纤细,刘耀文反手就能握过来。




“你好瘦啊……”




宋亚轩没再说话,只是仔细打量着刘耀文好看的脸感受着刘耀文为自己传递的温暖。




“家住哪?我送你。”




“万星别墅区…”




刘耀文转过头看着宋亚轩“我也住那,怎么没看到过你?”




“我不喜欢外出。”宋亚轩对上刘耀文的眼神,微微的笑了笑,他的眼睛亮亮的有许多星星。




刘耀文看入了迷,直到宋亚轩用力拽了一下刘耀文的手指他才反应过来。




“胆子大了?敢拽我。”




宋亚轩笑了笑“抱歉,下次不会了。”这一下下的笑容刻进了刘耀文的心里……




宋亚轩进了刘耀文的车里,车里暖暖的一下子温暖了宋亚轩的全身,被冻红的脸蛋一下自己变得娇嫩起来。




“对了,你叫宋亚轩儿是吧?”




宋亚轩点点头,安静的看着车窗外“你就是那个宋家不爱说话的少爷啊。”宋亚轩没说话,只是笑了笑。




还真……不喜欢说话。




高楼大厦上的灯光照耀在宋亚轩的脸上,五彩斑斓的,就像是宋亚轩的内心一般。




此后两人就再也没说过话,宋亚轩就安安静静的坐在靠窗位置一直向窗外看。




刘耀文时不时会瞟一眼宋亚轩,宋亚轩虽有所察觉,但懒得问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很快便到了万星。刘耀文缓缓开入地下车库,一下子就黑漆漆的一片,宋亚轩缓缓闭上眼睛捂住耳朵不敢出声。




“宋亚轩儿,你怎么了?”




“没事,怕黑罢了。”刘耀文没多说什么“如果他们再欺负你就喊我的名字…我一定在。”宋亚轩点点头。





简衢

水澹生烟(一)

🚯🚯🚯

接上文,璇玑单枪匹马来离泽宫送到司凤嘴里。。。大殿之上,王座上的沉沦。。。

爱发电可见

🚯🚯🚯

接上文,璇玑单枪匹马来离泽宫送到司凤嘴里。。。大殿之上,王座上的沉沦。。。

爱发电可见

行随我心

太快了也不是啥好事呢(完结)

@囧山童姥 

这是一个在相遇前司凤机缘巧合成了璇玑灵宠的甜甜恋爱故事。

ps:本文褚璇玑和罗喉计都最后融合为一个人了,不喜慎入!

在ps:本文不管正派还是反派全都智商在线并且机缘巧合在助攻😂

再在ps:本文褚璇玑有师父和司凤精心教导,恢复六识后特别聪明,所以事情发展……都是被璇玑主导的,司凤听媳妇的(本文的司凤更像小媳妇了😂)


璇玑把琉璃盏扔给司凤想让他帮忙劝劝罗喉计都打消推翻鸿蒙熔炉的想法……

心魂:就天界那群人的德行,没了一个柏麟还会有第二个……

司凤:天界之人的傲慢确实不太好解决,不过……他们之所以如此说到底还是因为天道法则化身的天帝是天界的,你说,我们让...

@囧山童姥 

这是一个在相遇前司凤机缘巧合成了璇玑灵宠的甜甜恋爱故事。

ps:本文褚璇玑和罗喉计都最后融合为一个人了,不喜慎入!

在ps:本文不管正派还是反派全都智商在线并且机缘巧合在助攻😂

再在ps:本文褚璇玑有师父和司凤精心教导,恢复六识后特别聪明,所以事情发展……都是被璇玑主导的,司凤听媳妇的(本文的司凤更像小媳妇了😂)


璇玑把琉璃盏扔给司凤想让他帮忙劝劝罗喉计都打消推翻鸿蒙熔炉的想法……

心魂:就天界那群人的德行,没了一个柏麟还会有第二个……

司凤:天界之人的傲慢确实不太好解决,不过……他们之所以如此说到底还是因为天道法则化身的天帝是天界的,你说,我们让天帝搬来魔域住如何?

心魂:…………为啥以前从来没人想过这么干!?

天帝:…………这坑爹的儿子!

简衢

平芜春山(六)

🚯🚯🚯

司凤拉着璇玑躺着衣服上,抬起璇玑一条腿,拼命。。。

爱发电可见

🚯🚯🚯

司凤拉着璇玑躺着衣服上,抬起璇玑一条腿,拼命。。。

爱发电可见

简衢

平芜春山(五)

🚯🚯🚯

黑化司凤压着璇玑在小树林里各种姿势。。。

爱发电可见

🚯🚯🚯

黑化司凤压着璇玑在小树林里各种姿势。。。

爱发电可见

简衢

平芜春山(四)

🚯🚯🚯

黑化司凤一边掌握璇玑,一边要她叫相公。。。

爱发电可见

🚯🚯🚯

黑化司凤一边掌握璇玑,一边要她叫相公。。。

爱发电可见

行随我心

我心恰如君(未完结)

@墨婉 

这是一个褚璇玑重生第一次簪花大会后的甜甜恋爱故事。

@墨婉 

这是一个褚璇玑重生第一次簪花大会后的甜甜恋爱故事。

行随我心

假如禹司凤在山洞里失忆了(完结)

@开心薄荷绿 

这是一个脑补鸟和骗婚玑的故事。


司凤:“我们怎么会穿着婚服?难道我们是夫妻?!”

璇玑:??夫妻?就是像爹爹娘亲那样成亲生孩子,然后一辈子在一起吗?我想和司凤永远在一起……(坚定点头)“嗯,我们是夫妻!”


司凤:“璇玑,我们的亲友都不知道我们成亲吗?”

璇玑:“不知道啊,还没告诉他们呢!”

司凤:“是……他们不同意我们在一起吗?”

璇玑:??我什么时候说过他们不同意了?不过……“司凤你不要担心,我会和爹爹说的,他一定会同意的!”

司凤:璇玑竟然是瞒着亲人与我成亲的,难道我们之前是……私奔?无论如何,我与璇玑定然感情甚笃,我绝不能负她!


浮...

@开心薄荷绿 

这是一个脑补鸟和骗婚玑的故事。


司凤:“我们怎么会穿着婚服?难道我们是夫妻?!”

璇玑:??夫妻?就是像爹爹娘亲那样成亲生孩子,然后一辈子在一起吗?我想和司凤永远在一起……(坚定点头)“嗯,我们是夫妻!”


司凤:“璇玑,我们的亲友都不知道我们成亲吗?”

璇玑:“不知道啊,还没告诉他们呢!”

司凤:“是……他们不同意我们在一起吗?”

璇玑:??我什么时候说过他们不同意了?不过……“司凤你不要担心,我会和爹爹说的,他一定会同意的!”

司凤:璇玑竟然是瞒着亲人与我成亲的,难道我们之前是……私奔?无论如何,我与璇玑定然感情甚笃,我绝不能负她!


浮玉岛与少阳派见面时

司凤:“岳父大人!”

褚磊昊辰等人:!!!???

简衢

平芜春山(三)

🚯🚯🚯

司凤各种折磨璇玑,璇玑求饶也不好使,“这就受不住了?”

爱发电可见

🚯🚯🚯

司凤各种折磨璇玑,璇玑求饶也不好使,“这就受不住了?”

爱发电可见

简衢

平芜春山(二)

🚯🚯🚯

黑化司凤各种挑。。。,璇玑及时有了六识,依旧呆呆被吃,忘记自己的使命。。。

爱发电可见

🚯🚯🚯

黑化司凤各种挑。。。,璇玑及时有了六识,依旧呆呆被吃,忘记自己的使命。。。

爱发电可见

123

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希望大家新的一年身体健康,生活愉快,像初遇夫妇一样幸福呀!😆🍾

[图片]

新年快乐!希望大家新的一年身体健康,生活愉快,像初遇夫妇一样幸福呀!😆🍾



行随我心

万劫八荒(未完结)

@中二的星星 

时间:司凤封印琉璃盏后而璇玑还不知道

这是一个所有人看琉璃然后璇玑追夫火葬场的故事。


@中二的星星 

时间:司凤封印琉璃盏后而璇玑还不知道

这是一个所有人看琉璃然后璇玑追夫火葬场的故事。


简衢

平芜春山(一)

🚯🚯🚯

假如司凤现妖身后,璇玑独自去离泽宫劝,结果被司凤逮到,在小树林里办了。。。

爱发电可见

🚯🚯🚯

假如司凤现妖身后,璇玑独自去离泽宫劝,结果被司凤逮到,在小树林里办了。。。

爱发电可见

久悦747

初遇

         “你就是组织派给我的搭档?”魏缅岳看了眼清久楚,清久楚随意的坐在魏缅岳办公室的椅子上“是啊,就是我”魏缅岳移开看着电脑屏幕的眼睛看向清久楚“你是那个组织的,为什么我之前去过那么多的组织都没有听说过你”清久楚走到魏缅岳身边“哦,亲爱的我是自由的”听到答案之后魏缅岳也不多问,继续讲目光转向电脑屏幕。


       清久楚也没有什么动作坐回了自己的位置,摆弄着手上的木仓,余光间看见魏缅岳站起身来便问道“亲爱的合作伙...

         “你就是组织派给我的搭档?”魏缅岳看了眼清久楚,清久楚随意的坐在魏缅岳办公室的椅子上“是啊,就是我”魏缅岳移开看着电脑屏幕的眼睛看向清久楚“你是那个组织的,为什么我之前去过那么多的组织都没有听说过你”清久楚走到魏缅岳身边“哦,亲爱的我是自由的”听到答案之后魏缅岳也不多问,继续讲目光转向电脑屏幕。



       清久楚也没有什么动作坐回了自己的位置,摆弄着手上的木仓,余光间看见魏缅岳站起身来便问道“亲爱的合作伙伴你去干什么啊”  “我去接个电话出去”清久楚也不在多问继续摆弄着手上的木仓。



       魏缅岳接完电话回来便坐到清久楚塘边“组织上面说我们两个以后会长期合作,所以让我们住在一起,房子的问题你我都不用考虑,上面说会安排妥当,让我们两个认识一下,以后好方便照顾对方,现在组织在征求你的意见”清久楚思考了一下又有美人又有房住岂不是生活美滋滋就答应了下来



        “好,那亲爱的我先做个自我介绍,我叫清久楚代号雏菊。喜欢可乐KFC甜食,讨厌葱姜蒜香菜和辣食,你呢亲爱的?”


       魏缅岳边向上级通知信息和询问房屋所在地边回答清久楚的问题“我嘛,我的名字是魏缅岳,代号岳池。喜欢吃面食和清甜的东西,真巧我也讨厌葱姜蒜香菜,辣的话只能吃一点点,不过没有最好。”


       “好了,自我介绍也完了,天色也暗下来了。刚才组织说让我们今天回去收拾一下行李,明天早上来这里找上级拿钥匙,上午就搬进去,你呢,觉得怎么样,反正我都可以”魏缅岳说完就看向清久楚


       “我也都可以”清久楚回答。魏缅岳听清久楚这么回答点了一下头“那就这么定了,我先回家收拾了,明天再见”  “好,明天再见”



       明天后天往后的每一天,都会是我们的新生活的开始。

                           

                               我们明天见

行随我心

当成毅袁冰妍穿进琉璃(完结)

@是墨墨酱哟 

这是一个成毅袁冰妍刘学义穿进琉璃过剧情的故事。

文风沙雕,中后期cp成毅袁冰妍,避雷慎入!

ps:我不磕这两个人cp,主要是这文写的太沙雕搞笑了😂


褚磊:你们两个,什么时候在一起的?

成毅:?

袁冰妍:?

褚磊:你们当我瞎吗?这几天你们天天私下见面我以为是普通交朋友就没有管,可如今,璇玑你是在受罚思过,禹少侠你这又是送吃的又是浪费那么多灵力搞出看着好看实际一点用都没有的灵力团不是在逗璇玑开心吗?

成毅:……天可怜见,我只是在熟悉灵力……

袁冰妍:(偷笑🙊)

褚磊:你们是什么时候在一起的?

成毅袁冰妍(对视一眼,异口同声):一见钟情!...


@是墨墨酱哟 

这是一个成毅袁冰妍刘学义穿进琉璃过剧情的故事。

文风沙雕,中后期cp成毅袁冰妍,避雷慎入!

ps:我不磕这两个人cp,主要是这文写的太沙雕搞笑了😂


褚磊:你们两个,什么时候在一起的?

成毅:?

袁冰妍:?

褚磊:你们当我瞎吗?这几天你们天天私下见面我以为是普通交朋友就没有管,可如今,璇玑你是在受罚思过,禹少侠你这又是送吃的又是浪费那么多灵力搞出看着好看实际一点用都没有的灵力团不是在逗璇玑开心吗?

成毅:……天可怜见,我只是在熟悉灵力……

袁冰妍:(偷笑🙊)

褚磊:你们是什么时候在一起的?

成毅袁冰妍(对视一眼,异口同声):一见钟情!


紫狐:原来你心里那个女孩叫冰妍啊?

钟敏言:什么!!??禹司凤!你和璇玑的关系当初整个少阳派谁不知道,你竟敢始乱终弃辜负璇玑!!

成毅:…………实不相瞒,璇玑的小名叫冰妍。

钟敏言:胡说八道!我和璇玑一起长大的,我怎么不知道!

成毅:……


小姑娘

【初遇/都凤】燥心(上)

小璇玑篇~


褚璇玑t了t手指,一脸天真无邪对着禹司凤说道,禹司凤羞红了脸,怒瞪了一眼不知脸为何物的褚璇玑。


爱发电:霜痕(🔒)

小璇玑篇~


褚璇玑t了t手指,一脸天真无邪对着禹司凤说道,禹司凤羞红了脸,怒瞪了一眼不知脸为何物的褚璇玑。


爱发电:霜痕(🔒)

ASha67

【初遇】生杀(五)

短小且稀烂,以后再改(´◊ω◊`)


——


生杀(五)


05 忘川


褚璇玑的一颗琉璃心,犹现时的熹微天光,将亮未亮,总是垂垂欲坠、不知何时明朗,才最是煎熬。

她依约一丝遥见湘灵的喜意,如今已随风了去几分,叫太子所言顺走几分,余下这一星半点,苦支须弥,十分悲戚。是以她的笑容半死不活、难看非常,腔调亦顿挫抑扬,如翻山越岭,状似九幽冤魂,道:“司凤,你这话是何意?”

太子浅淡一笑:“意思是,眼下在我眼中,战神你的情,我一分也察觉不着。于我而言,你只是一个诺言。”


战神木然转了转眼珠,目光钉住他,扫荡良久,未知入那方洞天,竟敛去戚戚愁容,鬼使神...


短小且稀烂,以后再改(´◊ω◊`)


——


生杀(五)


05 忘川


褚璇玑的一颗琉璃心,犹现时的熹微天光,将亮未亮,总是垂垂欲坠、不知何时明朗,才最是煎熬。

她依约一丝遥见湘灵的喜意,如今已随风了去几分,叫太子所言顺走几分,余下这一星半点,苦支须弥,十分悲戚。是以她的笑容半死不活、难看非常,腔调亦顿挫抑扬,如翻山越岭,状似九幽冤魂,道:“司凤,你这话是何意?”

太子浅淡一笑:“意思是,眼下在我眼中,战神你的情,我一分也察觉不着。于我而言,你只是一个诺言。”


战神木然转了转眼珠,目光钉住他,扫荡良久,未知入那方洞天,竟敛去戚戚愁容,鬼使神差地笑了笑。

她笑罢,遂目若寒冰,一字一句地、极慢且真切地,吐出三个字来——

我,不,信。

而后她又道:“你曾经骗我骗得那样顺遂。如今你不曾忘却我,因而你说什么,我皆不会信。”


太子常垂眼、抿唇、皱眉,以此凸显其深不可测,此番故作冷硬的姿态,就在此际、此地,忽而现出破绽一丝: 他的身形止不住地晃了晃。

这句谎话(他自己也不知究竟谎话是否)被戳破,连带他胸口尚未痊愈的破洞,再度刺痛起来——今日,则是太子败北,落荒而逃,徒留战神呆愣沉思。

待天色熙熙曜曜,熹微不再时,褚璇玑方才拍了拍衣衫尘土,扬长离去。


又过月余,四时一周转毕,新春将至,她在西谷不曾有太多友人,亦与少阳众人隔阂未解,只好相逢何必曾相识,一人一月一孤灯。


白日阿兰大驾光临,送她几碟花哨糕点,临行前,顺手在檐下挂了两只小灯笼。那光亮是红彤色,细看去略微柔和,并不惹眼。夜上三更时,腾蛇匆匆下凡来。不知在哪处仙府吃多了酒,醉醺醺地胡言乱语,放声高呼祝福,虽颠三倒四,不知所云,但听得久了,倒也有道理些许。


腾蛇说,褚璇玑啊褚璇玑,你虽名璇玑,到底不若寒星透彻,生世混沌芒昧、身不由己,何不颠倒乾坤,重始鸿蒙,自行主宰天地?

此言惊天地、泣鬼神,如若帝君听闻,必定直呼“天诛”,声似雷辊涛趋,响彻青云。

他还说,禹司凤啊禹司凤,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世事翻来覆去,倒行逆施,何必固执已见?其实反之亦然。


腾蛇絮絮叨叨,道法禅理皆嘀咕一通,又轮至转已身,如:凡所有相,皆是虚妄,世人逐尘,而他独逐山珍海味,一口酒肉吞咽下肚,结结实实,又为何会是虚妄,枉他千年长生,然依不求甚解,苦哉苦哉。


褚璇玑耐着性子,侧耳倾听了好一阵,方才皮笑肉不笑道:“我认识一个人,他比我倔强、比我温柔、比我懂得多,也会做饭,且很好吃,这样一个人,你可会喜欢他么?”

腾蛇稀里糊涂答道:“会罢。”


褚璇玑愠怒,扬手给了他一拳,重重地打在后脑勺上。

神君凄厉地哀嚎一声,险些魂飞魄散:“悭吝未除,术何由得!我只喜欢他的饭!余下你想怎样,请。”


褚璇玑道:“哦,多谢,但是我也不能怎样。”

腾蛇神君喜滋滋地说:“那么,便祝君早日得偿所愿,或是扮猪吃虎,或是强取豪夺,任君择之。”


腾蛇神君哀过、叹过、祝福过,头一歪,仰倒在榻,气息渐沉,姿态奇葩,一动不动,看情形是——

睡着了。


屋外飞雪已落浅薄一层,晕暗色沉郁,隐透影绰青绿。她自袖中摸出那枚血珠,这珠即时愈发艳红、愈有光泽,倘你细致观察,便会见其浑圆周身,依约有道细小裂隙,阴匿于此。


她轻轻摩挲裂痕,叹了口冷气。


于西谷安生不久,恰逢她回少阳那日,昔日仇敌乌童卷土重来,她随褚玲珑同追至焚如城,一个不小心,竟落入忘川之中去了。


这已是俗套的前生纠葛。她十世渡劫,消磨戾气,而太子不离不弃,感人肺腑。

譬如第一世,她是舞姬揽月,从前生在官宦人家,屋室中立床架凳椅、陶土方炉,帐纱织金,窗棂镂花。若无他故,因父母命、媒妁言,她许会于良辰吉日,风风光光(亦或许悄无声息)地,嫁作他人新妇,而后守在宅邸、田地,困在后庭昏昏的家长里短当中。但眼见柴米油盐日复一日,寡淡乏味年复一年,待末了终焉,就自花容月貌、娇憨纯真的闺中少女,摇身一变,又作寻常女子的珠黄年老——也许始终清醒着,也许不曾,直至她灯枯油尽际,凡尘女子的苦难宿命,凄风苦雨的惨淡传奇,才算罢了。

奈何揽月命途多舛,无忧伽蓝坍塌,她安然不再,只好卧薪尝胆、虚与委蛇,不择手段地将仇敌杀光、烧尽了,侧身回望,方才发觉自己一无所有。


譬如第二世,她是敬元公主,过得小半生隐忍残梦,换得大半生桀骜风光。权势滔天时,日月避其锋,沧海藏其芒,却仍旧悠悠普天下,寂寂空庭行。


什么是有?什么是无?


是拥有眼识、耳识、鼻识、舌识、身识、意识么?

是怨、憎、恨么?是权、名、利么?是欢、喜、爱么?

在一晌,一时,亦或是一生么?


其实,不过是能够主宰自己,仅此而已。


不过是多年之前,簪花会上,她天真呆傻、不自量力地为玲珑出头,反叫乌童戏弄,堪堪一场云中漫游,闹得鸡飞狗跳、人仰马翻,跌落云霄,落在那翠竹般清俊的少年怀中。少年面覆半张面具,花纹繁琐,目光躲躲闪闪,说话结结巴巴,很是青涩、仓皇地问她意欲何为,尤为纯情。


不过是,她彼时方离满心沉郁,陡见人影,犹如抓住救命稻草过河桥,呆愣愣地爬起来,上前的那一步。


这一步重逢、结缘,过往百余零一十六年,多少缘起缘灭,尽在其中。



tbc

格仔要出家🍓

【琉璃/初遇】棠梨煎雪6

【琉璃/初遇】


——————哇,还活着呢———————


棠梨煎雪(6)


0.

“你了解我多少,就这般轻易地交付真心。”

他贴着她脖颈,于她耳畔。


“傻瓜。”


51.


那夜昊辰在回廊的转角,正好望见两人交叠的影子。

她被那人稳抱在怀中,似倦鸟归巢。

裙角翩跹,青丝垂落,连影子都那般温柔。


一双璧人。

原是这般情状。


……


三日后,恒阳长老携昊辰前来辞行。婚约之事,到底是昊辰先承了责,恒阳长老道是会错了小...

【琉璃/初遇】

 


——————哇,还活着呢———————


棠梨煎雪(6)

 

0.

“你了解我多少,就这般轻易地交付真心。”

他贴着她脖颈,于她耳畔。

 

“傻瓜。”

 

 

 

51.

 

那夜昊辰在回廊的转角,正好望见两人交叠的影子。

她被那人稳抱在怀中,似倦鸟归巢。

裙角翩跹,青丝垂落,连影子都那般温柔。

 

一双璧人。

原是这般情状。

 

……

 

三日后,恒阳长老携昊辰前来辞行。婚约之事,到底是昊辰先承了责,恒阳长老道是会错了小辈的意。褚磊自然应下,虽心中不解,但到底是遂了璇玑的愿,如此,也算是最好的结果。

 

璇玑将将能够起身,认认真真拜别了师傅,临行之时,昊辰将她叫至一侧。

耐心道,“不论何事,万不可再拿身体开玩笑。”

 

璇玑一怔。

那人又浮起温和的笑容,叮嘱着修习的法门,末了又道,“若得空,回旭阳峰看看。”

 

微风正吹。

 

 

……

 

 

日子好像忽然又慢了下来。

璇玑觉得,司凤好像有一点不同了,可仔细想,又抓不到什么。

她有时会恍惚,那一夜,究竟是不是做梦。

 

那些在心中汹涌的,滚烫的爱意,到底,有没有被他知晓。

 

他还是很温柔,和他一起的时候,她整个人都变得有些呆呆的。

他还是不爱讲话,但会在起风的时候给她披衣,也会在傍晚的时候送她糕点。

 

她很知足,甚至有时候想,或者一辈子这样,也未尝不可。

只要能看见司凤,看见他平安,看见他笑。

 

……

 

四年一度的簪花大会即将到来,吸引无数修仙门派,气势空前。有人道是近来妖族愈发肆虐嚣张,与人族冲突频频,但也有少数知情人士知晓——此次簪花大会之所以能达到如此规模,是因为少阳派,献出了修仙门派无法拒绝的头彩。

 

万妖宝典。

 

 

传闻万妖宝典乃是人妖大战之时由大地之母女娲传于世间,万妖宝典记载着所有妖物的习性、命门以及克制之法。相传当年人族也是凭这一本万妖宝典,才能击退妖族,重新占领物饶丰沛的土地。

 

换言之,得到万妖宝典的修仙门派——

自然是修仙门派中的首座,可统领各门派,斩尽妖邪。

 

少阳派在上届簪花大会中受到的羞辱,并未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消散分毫,褚磊此次献出宝典,是侠之大者,亦是破釜沉舟。

 

 

校场一角,粉裙衣衫的小姑娘正躲在树荫下乘凉,不远之处是同门们列阵修习。她透过了人群去望,一眼便能望见她的少年。

气正眸清,朗如星月。

 

可是她不会知道,此刻的司凤心中如有大石。

那是离泽宫的任务——夺取,万妖宝典。

 

 

52.

 

万妖宝典被收藏在典阁之内,禹司凤想了很多种方法靠近已然关闭了的典阁。典阁之外无人把守,它被古老的术法封印于铜锁,如世间最后一块神秘的瑰宝。

少阳传至第三十六代,唯有掌门一人,通晓破印之法。

 

辗转多日,只剩最后一法——

夺魁。

 

名正言顺,一雪少阳之耻,完成离泽宫任务。

禹司凤觉得恍惚,像是游走于缝隙的那个人,费尽心力地平衡,却又好像,是双方的叛徒。

任何一方知晓底牌,都是粉身碎骨。

 

……

 

他于午夜时分练剑,寒凉剑尖儿刺破长空,在潮湿的空气中留下一道剑痕。

 

“谁!”

长剑划弧,转瞬已变换了方向。

剑尖儿所向,是小鹿般澄澈又慌张的眼睛。

 

“……璇玑?”

剑身被快速的收回,刷拉一声刺入地心。

“你怎么在这?”

 

对面的小姑娘脸色潮红,结结巴巴道。

“……就……路过……”

 

他忽然就笑了,月光倾洒于身前,“偷看,是不是?”

 

他鲜少这样开她玩笑,好像白昼的长,将少年人所有的怦然都蒸干殆尽,唯在这寒凉的夜,才终于撕开虚伪的假面,露出那一点点的久违了的,遮掩不住的,真诚心意。

 

“怎么不说话?”他问。

 

璇玑抬头望见他眉眼,一瞬,又垂下眸去。

 

轻声道,“司凤。我很想你。”

 

……

 

因着簪花大会的原因,褚磊命弟子们进山游历,算是一次练兵。高山深谷,虽不至遇上大妖,总还有些邪祟,褚磊命弟子们分成几组,互相照应。

 

不苟言笑的褚磊耐不住小女儿软磨硬泡,最终还是点了头,只是千叮万嘱,若真遇到妖物,切不可靠近。玲珑在旁偷笑,明明是要弟子去历练的,怎么到了璇玑这里,就变成了不可靠近妖邪了。更何况,有她在,又怎么可能让璇玑受伤呢?

 

一路顺利。确有些小小妖物,司凤剑术了得,草草几下就能解决。钟敏言一旁惊掉了下巴,“司凤你何时,何时变得如此厉害?”

 

“六师兄,司凤原本就是这么厉害呀。”璇玑道。

玲珑在旁,拧了自家妹妹手臂一把,道,“问你了吗,不害臊!”

 

几人走走停停,爽朗笑声充斥于密林。

直至天色擦黑,几人商量着要打个野味上架火烤,话音未落,便闻头顶一声尖厉鸣叫,似鸟似兽,接着就是从头顶黑压压的越了过去。

 

璇玑最先警觉,“是妖!”

 

司凤一只手握住了剑柄,另一只手本能的护在了她身侧。

 

“是,鸟妖吗?”玲珑在一旁,似是强压害怕。

 

“我去看看。六师兄,你照顾她俩。”少年将手中长剑掂了掂,坚决道。

却被一双冰凉的小手扯住了手腕。

 

“司凤,小心。”

 

他回头,唇角弯了弯,“没事的,放心。”

 

 

那鸟妖并非一般妖物,硕大的翅膀呼啸,所过之处树枝尽断。

早在第一眼,司凤就有察觉,那妖物,很似金翅鸟。还未至化形,只是天色太暗,离得也远,并未瞧真切。

司凤轻脚一跃至树梢,想要凭位置优势再探虚实。忽而,身后不远处似火光冲天,赤色光芒大涨,他心脏揪紧,默道不好。

 

几乎是飞扑回去,硕大的鸟妖已将钟敏言压至身下,玲珑亦运力顽抗,几道光芒交于一处,似要撕开这夜色豁开一道口子。

 

来不及多想了!

 

巨大的剑气从半空劈过,裹挟着移山填海之势,伴声轰隆。

正中。

 

一声凄厉鸣叫,似要将耳膜洞穿。

滔天巨兽被剑气劈中,翻滚而落,随即卷土重来,直直逼近一旁的璇玑。

 

“璇玑!!!”

 

……

 

在那一瞬,他又想起四年前……

烛龙也是如此冲向了璇玑,险些将她撕碎。

 

也是那一次,他和璇玑,分别了四年。

 

不可以。

绝不可以。

 

就算那妖兽是金翅鸟一族,也绝不可以!

 

轰鸣四起,灵气激荡,禹司凤眼中燃着火光。

终于——“咣当”。

巨大的对冲之力,将那妖兽终于斩落。

 

钟敏言受了轻伤,玲珑红了眼眶。璇玑飞奔至他身侧,颤抖着手不知该往哪放,一句话也说不出。

 

还是司凤先冷静下来,握住了她的手。

“璇玑,我没事的。”

 

小姑娘的泪珠儿,忽地滚落。

 

 

53.

经此一役,众人皆疲累不堪,已是无力再走出密林,于是在不远之处围火而坐。

 

敏言受了伤,还不忘啧啧称奇,“司凤,你可真是深藏不露。这么大个妖,你说斩就斩了!”

 

璇玑长舒一口气,望着司凤在不远处生火的背影。

忽然,心口闷涨般的疼。

 

 

她不知道自己究竟在难过什么。是难过司凤,还是难过自己。

若她,也能像敏言玲珑一般,修习厉害的术法,那她就能保护大家。

保护司凤。

 

保护司凤,似是刻入了骨血。

 

夜色渐深。

 

禹司凤于浅眠中听见窸窸窣窣的声响,微睁双眼,多年的训练让他异常地敏感。入目是他的小姑娘,蹑手蹑脚地爬起了身。

他不知为何,又轻轻阖上了眸。

 

小姑娘路过他身侧,将自己浅色的斗篷披在了他身上。那斗篷带了一丝甜气,也有药香,就好像从前,她被他圈在了怀中,让他觉得心暖。

 

脚步未歇。

 

他凭声音判断远近,在确定了璇玑走远之后,才又张开了眼睛。

这么晚,她要去哪?

 

会不会,有危险?

 

直至这个念头于心口盘旋,禹司凤才恍然惊觉。

原来她,已经刻入了他心,那么深,那么重。

 

他曾以为那心动不过是年少匆匆光景,那承诺不过是草草戏言一句。甚至于璇玑在他们御剑之时那击穿人心的的表白,他都可以假装着,不在意。

 

可是,他不能见她受伤,不能见她陷入危险。

哪怕,以身做盾。哪怕,背弃离泽宫。

 

他并非易冲动之人,可当真正的危险降临,他甚至连一瞬的犹豫都不曾有过。

他只是,不敢,面对自己的心罢了。

 

……

 

他默默起身,跟在璇玑身后,那小姑娘燃了火折,脚步微微散乱。

 

至停下,司凤的眉头已经锁紧。

他始终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以他的功法,璇玑察觉不到他的呼吸。

 

前方不远处,是今日被斩杀的妖兽的尸身。

那小姑娘俯下身去,从靴筒间抽出了一把短匕首。

 

 

禹司凤几乎呆住。

那个小姑娘,那个他记忆里柔弱如琉璃的小姑娘,此刻,就将那把短刃——

插入了妖兽的胸膛。

 

他不懂璇玑在做什么。

 

她似也是害怕,微微发着颤。禹司凤不解,妖兽已死,璇玑也并不是要泄私愤之人,何况还是在这样的深夜,避过所有人。

 

小姑娘的匕首插入,再抽出。

发出噗呲一声血涌的声音。

 

他眼见着璇玑,将那染了血的匕首,轻轻置于了舌尖之下。

血腥漫染,浸透了她唇色。

 

……

 

……

 

禹司凤愣住了。

从心底开始僵麻。

 

他从未见过这样的璇玑。

她该是柔弱的,怯懦的,就连杀鱼都会觉得残忍的……

 

可是为什么……

 

他有很多很多奇怪的想法,可最终只落在了一处。

她,恨妖。

 

这样的想法让禹司凤整个人如浸寒冰。这些年,他甚至有时会忘了自己是妖的事实。可是此刻,如今,现实残忍地被平铺在了眼前。

 

妖,不为人所接纳。

包括,璇玑。

 

……

 

那夜禹司凤先一步回到篝火处,假装不曾发现璇玑的离去。他甚至将她的斗篷重新覆于身上,可不管怎么盖,心都冷的人发颤。

 

他其实很想问问璇玑,究竟做了什么。

可是,他开不了口。

 

也,不能开口。


——tbc——




格仔的OS:没弃,写呢。需要爱的鼓励~~~

要过年啦,结结旧账。


真的,永远为大鹅和女鹅心动~~


ps 大鹅,你要是敢不相信女鹅,我就把你铁锅炖了!


123

问大家个问题:有谁知道这张照片是哪里截的吗?我怎么看山洞那两集找不到这个场景?

[图片]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