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初雪

115.1万浏览    11870参与
带地藏的噫吁嚱
南无恩雅希瓦艾什 (纯属恶搞)

南无恩雅希瓦艾什

(纯属恶搞)

南无恩雅希瓦艾什

(纯属恶搞)

mewo与鹤

【初雪×阿克托斯】偏爱

阿克托斯偶尔从梦里惊醒时,总会回想起雪山事变当日,他一直注视着的年轻、沉默的圣女恩雅如何在大典上显露出罕见的威严,而恩希欧迪斯又是如何将她这份来之不易的成长尽数打碎。恩雅的脸和平日一样沉静,带着摇摇欲坠的破碎,但他知道玻璃般的质感下,恩雅实际上坚韧无比。


就像当初布朗陶家的家主提议让希瓦艾什家的大小姐参加圣女选拔时,他也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他知道对布朗陶而言这个提议是为了牵制日渐壮大的恩希欧迪斯,对大长老来说还另有一层培养继承人的意思,但他的的确确欣赏恩雅的虔诚与聪慧,他自然知道选拔圣女的路九死一生,但倘若恩雅被融雪选中,便一定能通过。


他和恩雅勉强算是同辈,只不过他已经...



阿克托斯偶尔从梦里惊醒时,总会回想起雪山事变当日,他一直注视着的年轻、沉默的圣女恩雅如何在大典上显露出罕见的威严,而恩希欧迪斯又是如何将她这份来之不易的成长尽数打碎。恩雅的脸和平日一样沉静,带着摇摇欲坠的破碎,但他知道玻璃般的质感下,恩雅实际上坚韧无比。


就像当初布朗陶家的家主提议让希瓦艾什家的大小姐参加圣女选拔时,他也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他知道对布朗陶而言这个提议是为了牵制日渐壮大的恩希欧迪斯,对大长老来说还另有一层培养继承人的意思,但他的的确确欣赏恩雅的虔诚与聪慧,他自然知道选拔圣女的路九死一生,但倘若恩雅被融雪选中,便一定能通过。



他和恩雅勉强算是同辈,只不过他已经成了肩负起半个家族的小小少年时,恩雅还是个刚出生不久的小崽。

十几岁的某个冬天,他被父母带着前往希瓦艾什家族的宅邸,为了庆祝他们的长子恩希欧迪斯的生日,与希瓦艾什家的女儿周岁。这对兄妹的出生日期仅仅差了两日,年轻的父母索性选择了择中一日为儿女共同举办宴会。


2月14日,尽管他从小在雪境长大,从未接触过外面的世界,却也知道在雄霸整片大地的维多利亚帝国,这天是情人节,这个特殊的日期似乎是某种特殊情愫的开端。总之,他在希瓦艾什夫人的怀中见到了刚出生的小雪豹,她从宴会开始就没停过啼哭,一张手心大的小脸憋得通红,直到她的哥哥抱着她给她唱歌,她才停止哭泣,转而用一种好奇的眼神看这个世界。她的眼睛大得出奇。那时他有些奇异的忧心忡忡,心想这小崽皱皱巴巴丑不拉几,长大了可如何是好。


但他很快发现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

以他的家族和希瓦艾什的关系,他自然没可能注视着恩雅的成长,但也能时不时从各种市井风谈中拼凑起这个小少女的生活。


恩雅·希瓦艾什,在吵闹和啼哭中长大。父母工作繁忙,她很粘自己的哥哥,连带着哥哥的发小,埃德怀斯家的诺希斯也成为她撒娇的对象。小女孩从一两岁开始就整天连走带爬地跟着哥哥,再长大一些她开始乐于捣乱,她的哥哥自然是万分包容,甚至因妹妹捣乱时表现出来的机灵而骄傲不已,而他身边的诺希斯就没那么好过了,这个一门心思沉溺书堆和实验的男孩往往被恩雅闹得鸡飞狗跳,却只能在恩希欧迪斯爽朗的笑和恩雅犯了错后可怜兮兮的眼神中屡次败下阵来。


几年后,希瓦艾什家的幺女恩希亚出生,恩雅渐渐没那么粘着哥哥们,转而把大部分精力与好奇心都放在了新出生的妹妹身上。曾经闻名雪境的小霸王也变得安静、慵懒,爱好变成了窝在火炉边读书、编织谢拉格传统纹路的织物,他不止一次听家里的战士们闲聊,希瓦艾什家的那位大小姐,如今出落成了一位美丽的淑女。作为激进派希瓦艾什的女儿,她意外虔诚无比,小小年纪就对释经颇有见解,其聪慧与虔诚之声名在雪境无人不知。父母带着恩雅参加三族会议时,他久违地见到了她。此前一直在他脑海中描摹样子的恩雅,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他面前。此时他父亲刚去世不久,他匆忙接过家族的担子,天地混乱、自顾不暇。议事厅对面,站在父母身后的少女却给他一种久违的宁静,仿佛她站在那里,所有的纷争都会自动止息。


会议结束后大长老留下恩雅,一向做事光明磊落的佩尔罗契,此刻鬼使神差地跟上去悄悄偷听。


“小家伙,第一次旁听三族议会的感觉如何?”

……

“因为总有一天,你会成为大长老。”


他心念微动,长久以来深居简出的希瓦艾什家大小姐,以后会接过这个枯朽老人的职责,成为谢拉格的领袖和三族会议的主导者吗。




几个月后,恩雅的父母遭遇火车事故,希瓦艾什家族一夕坠落。长子恩希欧迪斯艰难支撑起家族,后来远赴维多利亚留学,恩雅接过哥哥的担子,勉力维系家族。再后来,恩希欧迪斯归国,以雷霆万钧之势夺回被占有的资产,将谢拉格改天换地,为了重回三族议会,他接受了另外两大家族的提议,送自己的妹妹参加圣女选拔,曾经关系和睦的兄妹就此决裂。


不知为何,阿克托斯总觉得他们兄妹决裂的事情,自己也有几分责任。倘若自己没有答应菈塔托丝的提议,这个要求万万不可能传到喀兰贸易总裁的耳朵里。尽管在三族会议面对恩雅脆弱的神情时他免不了几分内疚,但他内心实在是乐于见到这么个好苗子离开她的混蛋老哥。


阿克托斯试图以自己的方式填补这种内疚。这对他而言实在是轻而易举,雪境里的乌萨斯向来虔诚、豪爽、义薄云天,他们不喜欢遮遮掩掩和阴谋诡计,想说什么想做什么便坦坦荡荡去做。他打心底里佩服虔诚的恩雅,再加上她被神眷顾的圣女身份,阿克托斯总是不遗余力地赞美她。


“圣女大人,您的聪慧真是无人能及!”

“有您这样的圣女大人,真是谢拉格之幸。”


坦荡的乌萨斯一双红宝石般的瞳孔晶亮,专注、热切地注视着年轻的圣女。恩雅面对这种眼神总不免微微红脸,她别过头,额前的绿松石在火炉的燎烤下微微发烫,声音有些不易察觉的羞赧,“阿克托斯大人,您过誉了,你我之间实在不必如此客套。”


表面上粗枝大叶的乌萨斯心里有些小小的委屈,他从来学不会虚与委蛇,他的每一句话都像被雕刻在石头上的誓言那样庄重、真心实意。再有下次,他依然毫不吝啬地将最高赞美送给圣女大人。


偶尔会议结束后,他逗留在蔓珠院查阅典籍,听到圣女和她的侍女长说说笑笑,她的声音听起来轻快许多,好像一个无忧无虑的少女,她合起掌,“耶拉冈德在上,请帮我把大长老和三大家族的人都收拾一顿吧!”

“噗嗤,恩希欧迪斯也要收拾吗?”

“收拾得狠一点。”


阿克托斯全然不觉得冒犯,也差点跟着雅儿侍女长笑出声。他珍而重之地把端庄冷淡的圣女大人偶尔撒娇的玩笑话藏进心里,也第一次意识到,他热切崇拜的圣女大人,是个鲜活的、比他小很多的孩子。



雪山大典上,他第一次看到恩雅当众露出那样的表情:悲伤、愤怒、不甘。


他这才了解,平日里恩雅淡漠、平静无波的面容下,从未甘愿完全将自己献给神明,成为神明的代言人。他知道恩雅一定不会妥协,可希瓦艾什家的人将她护送回圣山时,他还是感受到某种破碎的痛楚。


他接受了那个奇怪的兜帽人的计谋,稍作休整便带着自家的精锐部队冲上圣山营救被软禁的圣女。

得到圣女也就意味着得到某种公允、重整旗鼓的可能性,但他隐隐存着某种私心:他希望恩雅得到自由。




过了很久后,阿克托斯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已经悄然混淆了界限。


彼时雪山事变早已结束,他不愿见到银灰一家独大,为了稳固圣女的地位,他主动辞了家主的位置,向圣女奉上佩尔罗契的管理权,在幕后和恩雅一同管理佩尔罗契。


谢拉格的民众震撼于佩尔罗契的虔诚与至情至性,但只有他知道这个决策里有几分名正言顺和见不得人的私心。恩希欧迪斯可以对势力最弱的布朗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却万万不可能容忍佩尔罗契继续占有谢拉格一半的领土,上交管理权是明哲保身之计,同时实权的旁落让圣女大人的地位更为稳固,他自然不乐于见到银灰独大,扶持圣女与他两相抗衡再好不过,更何况从私心而言,他期冀着与圣女大人更频繁的往来。


某种意义上,他和圣女已经是一条船上的蚂蚱。

阿克托斯比以往更加殷勤地对待这位佩尔罗契的管理者,蔓珠院他难以插手。但在佩尔罗契,他的心腹和精锐手下密切地保护着圣女,关注着圣女的一举一动,尽管知道她的实力强大到连他也难以想象,但他总是神经过敏般派出过量的人手保护她,一点风吹草动也让他万般在意。



某次听闻圣女大人身体抱恙,他请了谢拉格的名医,走到圣山的半道和希瓦艾什家人的狭路相逢。


魏斯向他恭恭敬敬地行礼,谢拉格的最高长官恩希欧迪斯在他身后颔首,面色沉静。

“阿克托斯大人,您也去圣山?”

“圣女大人身体不适,我自然是前去探望。”


恩希欧迪斯点点头,“恩雅……圣女大人若是知道阿克托斯大人的心意,必定极为高兴。”

阿克托斯突然如遭惊雷。

也许是恩雅作为圣女履行职责太过完美,他才不知不觉混淆了“圣女”与“恩雅”的区别,他在和恩雅的哥哥狭路相逢的当日才隐隐约约从心底琢磨出一丝不对味儿:他为何对圣女大人的一应大小事件都有种异乎寻常的关注?


希瓦艾什家的人走远后,他还在路上思索,当初雪山事变,他带着自家部队上雪山,抢圣女。现在想起来实在有些可笑。

希瓦艾什家会挟持他们自己的大小姐?而他竟要从一个哥哥手里保护他的妹妹?



守护谢拉格,守护谢拉格的神明,守护神明的代言人,是佩尔罗契家族世世代代传承的使命。他继承了先祖的虔诚,守护当代圣女的意志也如终年不化的雪山般永不动摇。可时移运转,如今即使在佩尔罗契的领土里,圣女身边也有希瓦艾什家最勇猛的战士暗中保护,他实在无需多虑。


但他为何还是对圣女大人担心得过了头?




午后冰冷的日光落在积雪上,天上又飘起细小的雪花。阿克托斯支走医生,站在原地想了半晌,还是决定带着手中的慰问品看望圣女大人。


“恩雅。”

“阿克托斯。”


他与恩雅日渐熟悉后,在她再三要求下,阿克托斯终于同意私下叫她恩雅。


“刚刚恩希欧迪斯带着医生来了。”恩雅轻轻咳嗽一声,脸上有种沾染病气的羸弱,语气很是冷淡,一副不愿多提的样子。摇曳的火光将她的侧脸映在米色的墙上。他知道她每次以这种轻飘飘的语气说话时,心里其实是愉悦的。“他告诉我在半道上遇见了你,怎么过了这么久你才来?”


他别开眼睛,谎称自己忘带了东西,又匆匆跑下山一趟,“我带了你最喜欢的糕点。”

恩雅灰蓝色的眼睛一下子晶晶发亮,蓬松的尾巴从床榻边缘伸展出来,小幅摇摆。

“你家厨子的手艺,简直比角峰大叔还好上三分。”恩雅咬一口,满足地笑了,“下次我还想吃他做的糯米红豆糕!唔……奶酪鸡肉馅饼我也想吃!”


“好,好!”阿克托斯爽朗一笑,熟稔地拿起帕子,为她擦去嘴角沾上的碎屑。


熟悉起来后,他们的相处总是很融洽。成为圣女时,蔓珠院的长老们仍心怀着对希瓦艾什家的不满,有意冷落恩雅。菈塔托丝从不会在表面流露她的心意,恩希欧迪斯和她的相处更是僵硬。

只有阿克托斯从始至终热情、忠诚。


初入圣山的恩雅需要一点站稳脚跟的资本,她敏锐地嗅到阿克托斯的偏袒,便在几次虚虚浅浅的试探后放下心来,安安心心地依赖这份强大势力对“圣女”的偏袒,也任由这种偏袒日渐发展成明目张胆的偏爱。她从未对佩尔罗契过度的保护和周密的安排表现出任何抗拒,相反,被抛入圣山远离家人的恩雅享受并依赖这份偏爱。而她也渐渐放下心里那点微妙不知来处的羞怯,努力直视他比火焰更灼热、比血液更浓烈的暗红色瞳孔。





而阿克托斯甚至比谢拉格的最高长官更早发现圣女大人的“玩忽职守”。


他留意到她每隔几个月总有那么一段时间声称自己闭关研读典籍,一切事务概由信得过的长老处理。恩雅在外人面前将此事处理得滴水不漏,但他与她太过熟悉,她眉梢眼角里留出来的愉悦看起来跟古旧泛黄的典籍无半点关系。


阿克托斯将此事默默埋在心里,潜心蹲守数月,终于在她和罗德岛驻谢拉格办事的干员接触时冒出来。


被拆穿的圣女大人吓了一跳,立马炸毛,抬起铃铛转身皱着眉说,“我要把你冻上!”

待看清来人是阿克托斯时,她耸立的耳部毛发方缓缓落下,松了一口气。

“阿克托斯,你怎么突然跑来吓我?”


恩雅对他绽起微笑,眉眼弯弯,生动又漂亮。阿克托斯按捺住几乎破胸膛而出的心跳和悸动,强装出严肃的样子,“恩雅,你要去哪里?”

恩雅将圣铃交给身后的干员,那人显然没想到这个看起来轻盈的铃铛实则分量十足,打了个趔趄。恩雅并未留意,她伸出双手握住阿克托斯的手,他一时有些不好意思,自己粗糙、布满常年拿捏兵器留下老茧的手不该被圣女大人这样握着,但他毫无反抗之力。


“我去休假,你会帮我保密的吧?阿克托斯。”恩雅的尾音轻飘飘,身后毛绒绒的大尾巴上下摇摆,漂亮的眼睛专注地望着他。


皮肤相接的触感酥酥麻麻,像细小电流一路从表层深入到他血管经脉深处。阿克托斯心脏跳得极快,几乎红了半边脸,他此刻有些庆幸自己蓄胡子的习惯,不至于叫恩雅看见他满面通红的狼狈模样。


“好”。半生坦坦荡荡的乌萨斯再次鬼迷心窍地点头。




恩雅离开半个小时后,沉默的乌萨斯仍站在原地,手心接触的触感和她全然信赖的眼神一样令他久久难以忘怀。他想了又想,再次珍而重之地把一切点滴小心翼翼收进心底。

他看着在日光下发光的皑皑雪山,手掌合十虔诚许愿。


愿恩雅永远自由。



Someone.

雪崩 | 明日方舟

雪崩 | 明日方舟

>>自脑部分雪山剧情
>>崖心染矿石病
>>写于风雪过境剧情公布之前 如有bug还望海涵

  恩希亚·希瓦艾什再度打点好自己的装备,将留给角峰叔的字条压在牛奶杯底,便推开了谢拉格老宅的门。
  风从初始的缝隙涌入,吻灭了蜡烛。她感到凉意,可在寒风的扑打下她头脑中滚烫的想法越来越热烈。
  亚人同时具有人性的理智与兽性的原始——这并非指什么粗野鄙俗的恶习,而是与生俱来、由雪境赋予的征服欲与扩张力。比如现在,年幼的希瓦艾什开始显露捕食者的天性,...

雪崩 | 明日方舟

>>自脑部分雪山剧情
>>崖心染矿石病
>>写于风雪过境剧情公布之前 如有bug还望海涵

  恩希亚·希瓦艾什再度打点好自己的装备,将留给角峰叔的字条压在牛奶杯底,便推开了谢拉格老宅的门。
  风从初始的缝隙涌入,吻灭了蜡烛。她感到凉意,可在寒风的扑打下她头脑中滚烫的想法越来越热烈。
  亚人同时具有人性的理智与兽性的原始——这并非指什么粗野鄙俗的恶习,而是与生俱来、由雪境赋予的征服欲与扩张力。比如现在,年幼的希瓦艾什开始显露捕食者的天性,脚步蜿蜒成一条不归的路,那是天路,是谢拉格人永怀敬畏的路,那是通往圣山的路。
  圣山,她要征服圣山。
  菲林毛茸茸的耳朵因一瞬间的念想而下意识颤动,抖落一层积覆的雪。她依旧坚定着自己的选择。
  希瓦艾什永不畏惧风雪。
  ……

  ……
  恩希亚几乎整个人嵌入到深厚的雪被中。她还在摸索着寻找临近的借力点。偏转一下身子就会剐蹭到冰冷,即便是圣山的陡峭,也无法驱赶雪境独有的、波澜不惊的白。
  她忍不住想到恩雅,被那该死的天命选中之前的圣女,她的姐姐,在放弃劝说无动于衷的恩希欧迪斯后她赶到山麓。围观人群自动远离踏上山体的边界,将接受自然加冕的圣女背对着他们。她的呼喊消逝于周遭的喧嚣,像是雪融化在水里。
  “姐姐——”她再次尝试,只有冷风灌入嗓中,扼住她的咽喉。
 即将要死,或者即将成为圣女的女孩没有回头。身后的观众左不过在对她进行祝福,或者诅咒。而她爱的人,她仰慕的人,她骨血相亲的人,大概已经在失去温度的老宅里化为了冰雕。
  风雪淹没了她的脚踝,清脆的铃音回响在山谷。
  恩希亚徒劳地伸出手,入掌寒意刺骨。
  ……

  ……
  恩希亚猛的清醒过来,现在可不是回忆的时候。
  手指触碰到雪下的岩石,她慢慢向它靠近。
  可她不免设想,恩雅会有什么反应,恩希欧迪斯又会如何感想呢。她要征服圣山,这是她的梦想。她要一家团聚,要老宅里的被炉烧的整栋房子温暖如春,那是她的梦乡。
  等着瞧吧,命运。
  她用力一蹬。
  裂隙发出细微的声响。手上脱了力,雪铺天盖地而来。
  恩希亚在如同浪潮般的簇拥下滚落到相对平缓的坡面上。
  她没事吗,说不上有事没事。
  坠崖的钝痛打散了应激反应,所以她并没有过度感受到剧烈的刺伤。
  源石贯穿了她的大腿,这却是真实存在的。
  白色的,就是雪。而红色的,像花一样。
  血液流走被白雪舔舐到冷却,结晶暗生在她的血肉中扎根滋长。
  恩希亚动了动手指,这已是她最后的力气。
  恍惚间她看见掉落一地的雪豹玩偶,仿佛悲剧上演前父母与兄姐争着来抚慰刚学步而摔倒的她。
  而那是幻象。
  最年轻的希瓦艾什险些与她滚烫的梦想一起葬身风雪。
  ……

  ……
  银灰已习惯了闲暇时仔细擦拭老怀表盖夹着的那张照片,妄图抹去遮挡住父母身影的血迹。
  破旧怀表的裂纹刺伤了他的手指,又有鲜红的污渍覆盖上去。
  匆匆赶回喀兰贸易的讯使克制着声音的颤抖。
  “老爷,出事了。”
  ……

  ……
 一阵狂风,从屋檐上掉落而破碎的却是最晚形成的冰晶。圣女看向因中间空缺而愈发疏远的两端的冰凌,不觉握紧了手中的圣铃。
  庙宇下方的雪被陡然塌陷。
  ……

紅丸

【喻黄】属于蓝雨的冬天

最近下雪了,就想着文州和少天在G市呆着,而且是作为职业选手的话,应该很忙,几乎没时间出来旅游看雪吧,毕竟南方没有雪。所以就想了个办法让二人脱离本不属于他们的忙碌和压力,让他们一起看了场雪~

内含一点点庙药~大眼爸爸友情出演

——————————————————————  


  蓝雨战队夺冠后,各种品牌的广告纷至沓来,就连荣耀的游戏主页上都挂着蓝雨全家福。

  战队经理自然是笑得合不拢嘴,于是兴头一起,组织了一次团建。

  黄少天得知消息后第一时间跑着去通知了喻文州。

  "...

最近下雪了,就想着文州和少天在G市呆着,而且是作为职业选手的话,应该很忙,几乎没时间出来旅游看雪吧,毕竟南方没有雪。所以就想了个办法让二人脱离本不属于他们的忙碌和压力,让他们一起看了场雪~

内含一点点庙药~大眼爸爸友情出演

——————————————————————  


  蓝雨战队夺冠后,各种品牌的广告纷至沓来,就连荣耀的游戏主页上都挂着蓝雨全家福。

  战队经理自然是笑得合不拢嘴,于是兴头一起,组织了一次团建。

  黄少天得知消息后第一时间跑着去通知了喻文州。

  "队长队长!我们今年要去北方看雪!"

  蓝雨战队位于G市。即使是到了冬天,也不会下雪。蓝雨的队员有大半是没见过雪的。

  喻文州就是这大半中的一个。看着男朋友像头顶着金毛,像可爱的小狗狗一样跑跳着通知自己这消息时,竟不知道是消息更令人激动,还是这位粘人的小狗跟令人激动。

  对于去北方,情侣二人是非常期待的。毕竟在G市住了一辈子,从未见过雪。

  经理也十分爽快,选了一个没有比赛的日子,带着众人乘飞机前往B市了。

  黄少天有些郁闷。好不容易和喻文州出来过甜蜜生活,还要被王大眼指指点点。

  虽然在第六赛季微草输给了蓝雨,但队员之间关系是很好的。在得知喻文州和黄少天的恋情后,王杰希沉迷于为他们占卜。黄少天觉得他念叨的比自己话多时都烦。

  喻文州倒满不在意。大名鼎鼎的微草队长帮蓝雨正副队占卜,谁听了也不会信。趁王杰希还有这个心,喻文州觉得能为二人占卜实在是可贵。

-

  在B市订的酒店是二人一间。于是喻文州黄少天果断住进一间。

  收拾好东西后,黄少天从屋内的落地窗望向天空——晴空万里,万里无云,晴的要死。少年心中不禁有些苦涩。本是盼着一场雪来的,结果却是连影都没看到。

  直到身后的喻文州凑上前来用手揉了揉他的蓬起的头发,在他脸蛋上啄了一口,心情才慢慢好了起来。

  心有余悸的少年忽然拉起男朋友的手往外跑。喻文州措手不及,只好用最快的速度给黄少天穿戴整齐,戴上口罩。

  走到室外,一阵凛冽而干涩的风扫在脸上,使他们不禁皱了皱鼻子。一时半会,南方人还无法适应北方的温度。

  黄少天看到街边的小孩拿着一串晶莹剔透的糖葫芦,忍不住嘴馋,用求助的眼神望向喻文州。

  于是二人找了好久,在一个小巷里买到了黄少天所说的 "正宗糖葫芦"。

  吃完糖葫芦,天也渐渐黑下来。经过黄少天的强烈推荐,两人去了一家当红的西餐厅。

  两位年轻的职业选手在一个靠窗的位置落座。他们已经很久没有出来吃过饭了。在荣耀联盟中度过两个赛季的他们只有拼命的训练和激烈的比赛。他们因荣耀而相爱,却很少在现实中表达萦绕心头的爱意。

  服务员将红酒分别倒入二人的高脚杯中。随着酒一杯杯下肚,少年的脸上也泛起了淡粉色。

  较冷的天气使窗玻璃上挂了一层薄薄的水雾。黄少天灵机一动,在玻璃上生动形象地画了一条鱼,附加一个爱心。

  回眸望向喻文州,黄少天给了他一个大大的微笑。

  喻文州的理智慢慢被他的笑容吞噬,凑近吻了上去。舌尖甜丝丝的,缠绵着。双手抚上恋人的脸颊,感受到他的温度,感受到他的一切一切。

  一对稚气未脱的恋人,在北方的冬天诉说着最温暖的爱意。

  这一吻,如蜻蜓点水,却又包含着太多复杂的情感。毕了,本不属于两个年轻人的压力好像也烟消云散。

  几乎是伴着吻而来的雪,轻飘飘地落在餐厅的后花园中。

  望着窗外洁白的雪,黄少天莫名有些伤感。

  "你会一直陪着我吗,喻文州?"

  黄少天怀疑自己疯了。

  "会。"

  喻文州的答案干脆简练。他知道他会陪黄少天一辈子。

 

  我们还会有很多属于蓝雨的春夏秋冬。我们。

rafters fly
2022 疫情初解封 一切都会...

2022 疫情初解封

一切都会更好💕

2022 疫情初解封

一切都会更好💕

桃花子年~

偶得灵感~

“粉身碎骨浑不怕,惟解漫天作雪飞”


初雪有感~ε(*・ω・)_/゚:・☆❤

“粉身碎骨浑不怕,惟解漫天作雪飞”






初雪有感~ε(*・ω・)_/゚:・☆❤

Lena

2022北京初雪~颐和园(1)

喜迎冬奥和春节的气氛热烈浓郁。

2022 Beijing Early Snow, Summer Palace.


周末附老树诗一首:

天地虽然萧瑟,

春风快要吹来。

等着疫情过去,

等着梅花绽开。

Poetry by Laoshu 

2022北京初雪~颐和园(1)

喜迎冬奥和春节的气氛热烈浓郁。

2022 Beijing Early Snow, Summer Palace.


周末附老树诗一首:

天地虽然萧瑟,

春风快要吹来。

等着疫情过去,

等着梅花绽开。

Poetry by Laoshu 

玻璃制品
属于是被美貌骗来了画QQ人 没...

属于是被美貌骗来了画QQ人

没有玩过舟,只是朋友发给我图觉得很好看就涂了嗯嗯嗯(……)

属于是被美貌骗来了画QQ人

没有玩过舟,只是朋友发给我图觉得很好看就涂了嗯嗯嗯(……)

nn_nn_jx_

我要成为你的遗憾了

初雪是指一个冬天里的第一场雪呢,还是一年里的第一场雪呢,我分不清,就姑且都算吧。


2022的初雪,他们没了联系。但辛好那天上学,她见到了他。又恰巧他坐在窗边,她可以借雪看他,噢不,借他看雪。

[图片]


我总觉得十字开头的喜欢和恋爱总是简单的。你开心我便开心,你难过我就跟着难过,从接受一个人的情绪变成两个人。所以对我而言,任何事情两个人都可以共同进退。喜欢的人在任何事情都不会很难过去,当然都是小事啦,就像是学不会了,考砸了,和谁有矛盾了。所以三年前在看 你好,旧时光 的时候,我是讨厌楚天阔的,我也不理解为了学习放弃了自己喜欢的人的人。在读书长大的时光里,我们都总...

初雪是指一个冬天里的第一场雪呢,还是一年里的第一场雪呢,我分不清,就姑且都算吧。


2022的初雪,他们没了联系。但辛好那天上学,她见到了他。又恰巧他坐在窗边,她可以借雪看他,噢不,借他看雪。


我总觉得十字开头的喜欢和恋爱总是简单的。你开心我便开心,你难过我就跟着难过,从接受一个人的情绪变成两个人。所以对我而言,任何事情两个人都可以共同进退。喜欢的人在任何事情都不会很难过去,当然都是小事啦,就像是学不会了,考砸了,和谁有矛盾了。所以三年前在看 你好,旧时光 的时候,我是讨厌楚天阔的,我也不理解为了学习放弃了自己喜欢的人的人。在读书长大的时光里,我们都总听着“想想这些人五年后你们还会有联系吗还会有几个是重要的人,所以啊什么最重要还是学习。”这是事实,很事实的事实。在 这么多年 里,我读懂了楚天阔、陈见夏,其实一直我也知道什么最重要,所以我没有像三年前埋怨另一个男孩一样再埋怨你,为什么这么对我为什么就不管我了。就像傻傻说的内样:我唯一所期望的就是他能奔赴他最想去见的未来和远方,不为任何人放手属于他自己的机会。我相信他也一定这么想。


但我还是难过的,我收拾好包,想去找你,跟你说我一定不打扰你,我往后就听话的,我想着你说什么我都答应你。你要说你不信,我就和你开玩笑说“我都给你画这么大一个饼了,你不会还不打算要我吧”

我大概比所有人想象的都更喜欢你一点吧,包括自己,当然这在曾经一次次从理性的分析里做出最感性的选择的时候,就发现了。电话里我问你“所以我还是打扰你学习了?”你若是斩钉截铁的说“是”那我一定也斩钉截铁的和你说“以后一定不会了”然后继续给你画大饼。但你支支吾吾和我说“不想说”可能就是我的矫情吧,我便明白了,大概是没资格再跟你纠缠下去了。所以难过,不是难过你选择了什么,因为你的选择很对。难过的大概是,我没有成为一个你需要的人,我不能让你开心,却会让你难过,我大概没有处理好我们的关系。


但昨天的雪,没能在地上留下,所以我更喜欢今天的雪。六点多走回家时,小心翼翼的踩到内一层薄薄的雪上,大概是前些天和你在冰场穿着这双鞋一连摔了三跤,心有余悸了所以走的很慢很慢。看暖黄的灯光轻轻向大地泼洒映得白雪星星点点发光。


上一个初雪,她跑去找他,和他说:“初雪一定要见面。”她伸出手要他牵,明明已经牵住了他却问“为什么要牵手”,“不牵就不不牵”她气的向前跑,从路边的车上胡撸一把雪就往他身上砸。他就拉住她的手塞到他兜里,问她手怎么这么冷。然后试图给她拉紧羽绒服的拉链,但好像是以失败告终的。

我喜欢,喜欢我们好好在一起的每个瞬间,喜欢我们一起去过的地方,圆明园,颐和园,植物园,反正很多地方啦,哈哈哈怎么这么多园子啊,还有平常晚上的街道,什刹海旁的胡同和冰场。我喜欢这个十七八岁的你,我好像还欠着没有完整的我喜欢你没和你说过,我好像还没来得及让你认识我,认识我心里的你




但这些也就足够了。高三、高考和其他的事情到底是冲突的。高考是门槛,某种程度来说是第一次自己选择人生,是一定程度的未来。而往后的多少年后想起我,便是你十七八岁第一个喜欢的女孩,是初恋。或许像你说的一样我们遇错了时间,但对的时间就不会再有我们了。倒不是以后谁便不配站在谁身边,只是会成为了更好的人,也会去认识更好的人。每一种选择都是有遗憾的。


我将要成为你的遗憾了,或许只是一个小小的、今天的、此刻的、永远的遗憾。


我知道这些很幼稚,或许在第二遍读的时候都会觉得自己很幼稚,所以只是记录啦。

高三才没有这么闲的谈情说爱呢,剩下的一百三十多天要全都留给高考啦。


我不会比你差。


2022.01.21

一颗幻星

耶拉冈德在上,托圣女大人的福,谢拉格变得开放且繁荣,却不失往日的宁静与安闲。

同时得益于新的政策,我们有幸得见圣女大人的真容,并可以将她接回家去日日朝拜。

所以各位虔诚的信徒切勿错失良机,抓紧千载难逢的机会,接我们的喀兰圣女回家。

耶拉冈德在上,托圣女大人的福,谢拉格变得开放且繁荣,却不失往日的宁静与安闲。

同时得益于新的政策,我们有幸得见圣女大人的真容,并可以将她接回家去日日朝拜。

所以各位虔诚的信徒切勿错失良机,抓紧千载难逢的机会,接我们的喀兰圣女回家。

青絮

风雪过境的时候就想画的了,结果因为年底加班现在才终于画完……如果有一天我猝死了肯定是因为加班……背景实在是没力气画了就当做是在个瞭望塔上吧orz


用了初雪信赖三的语音,改动了一下。有我流女博露脸注意。

想的是其实当初银老板让恩雅去当圣女,恩雅真不去的话,银老板也没法真动用什么手段强迫她。但恩雅即便不愿意还是去了,虽然里面有伤心失望和负气,但也是她的选择。恩雅有自己的能力和决心,不应该一直作为一个受害者的形象站在恩希欧迪斯面前,她应该有能力和银老板分庭抗礼,去选择谢拉格的明天。

以及,虽然我流女博随官博体弱,但就是1!是和锏姐一样看谁都是弟弟的1!

风雪过境的时候就想画的了,结果因为年底加班现在才终于画完……如果有一天我猝死了肯定是因为加班……背景实在是没力气画了就当做是在个瞭望塔上吧orz


用了初雪信赖三的语音,改动了一下。有我流女博露脸注意。

想的是其实当初银老板让恩雅去当圣女,恩雅真不去的话,银老板也没法真动用什么手段强迫她。但恩雅即便不愿意还是去了,虽然里面有伤心失望和负气,但也是她的选择。恩雅有自己的能力和决心,不应该一直作为一个受害者的形象站在恩希欧迪斯面前,她应该有能力和银老板分庭抗礼,去选择谢拉格的明天。

以及,虽然我流女博随官博体弱,但就是1!是和锏姐一样看谁都是弟弟的1!

一天都在不高兴

「耶雪」苦行

“我将这一生都献与祂。”

  “祂从不会走向我,但我会永远向祂跋涉。”

   她走向我时是那样愤怒,风雪的凛冽不及她胸中怒火万丈之其一。

  她说:“祂从不会走向我。”

  我觉得这番赌气的言语有些幼稚好笑,只是笑看她却不回应。

  她那时并不在意我眼中是何神色,只站在漫天飞雪里遥望她的征程。

  好生倔强的孩子。

  好生要强的孩子。

  “我向祂而生。”

  是的,她一生都在谢拉格的风...

“我将这一生都献与祂。”

  “祂从不会走向我,但我会永远向祂跋涉。”

   她走向我时是那样愤怒,风雪的凛冽不及她胸中怒火万丈之其一。

  她说:“祂从不会走向我。”

  我觉得这番赌气的言语有些幼稚好笑,只是笑看她却不回应。

  她那时并不在意我眼中是何神色,只站在漫天飞雪里遥望她的征程。

  好生倔强的孩子。

  好生要强的孩子。

  “我向祂而生。”

  是的,她一生都在谢拉格的风雪里摇曳,从决定成为圣女那一刻开始,她便迎着风雪向祂走来。

  一步一脚印,两步一摇铃,三步一叩首。

  她攥紧铜铃的手那样倔强,也紧紧攥着她自己的生命。

  风雪可以掩去她的足迹,却掩不去她的生息。

  她就那样走到我身边,狼狈不堪,坚定不屈。

  我为她端茶送水,陪她走遍圣山每一个角落,等候她结束一天的学习或忙完一天的事务。

  我和她的关系越来越近,好像她真的穿过了谢拉格的风雪,走出世俗,来到我眼前。

  然后我连她每一次祈祷会在她身边。

  就算不在看着我也能听见她的祈祷,但站在这里反倒让我觉得有些微妙——看着我的圣女向我祈祷,这种事还真是……前所未有。

  不过。

  “你为什么从来不向祂许愿?”

  她从来只是笑笑,不肯正面回答我的问题。

  可即便如此,她的心思不说我也知道——她那与她兄长相同的愿望,被其他人称为大逆不道的愿望。

  我牵着她的手行走,却不能告诉她那与我的心愿并不相悖,我一直都在她身边,与她一道行走。

  我只能握紧她的手,告诉她:“祂会庇佑你的。”

  她又笑了,似是在笑我的笃定。但却没有一丝嘲弄的意思。

  “小雅,我知道你盼我好。”

  我……

  我此刻无法言语。

  我到底是在盼望她好,还是期望我的圣女带着我的心愿继续苦行?

  这个问题困扰了我不少时日,只不过在后来的日子里也没那么多时间想起。

  直到她对我说:“希望祂不要带走你。”

  直到她许愿说:“耶拉冈德在上,降罪于我一人即可……请将小雅留在我身边。”

  “即便代价是向祂而死。”

  这一句愿望声音太小,但倾听的神明却觉如雷贯耳。

  我没有再像之前那样看着她双手合十,祈祷叩首。而是在她身边一道跪下,双手合十:“耶拉冈德在上,我会一直陪着恩雅,督促她恪尽职守。”

  第一次叩首行礼,并非是向自己,而是为了回应你,我虔诚的圣女。

  她叩首三下,我便也,叩首三下。

  而后我与她对视,反倒是有些不理解她眼里的讶异。

  等我理解已经是很多年以后,她垂垂老矣,躺在我怀里。

  “小雅……他们说,群山是祂的怀抱,那我便睡在群山之间吧。”

  我轻抚她的额头,只得轻声应她。

  纵使神明,也左右不了生老病死的天律。

  她在我怀里缩了缩:“这里可比群山暖多了……”

  我抱着她,记忆一下穿越了几十年,回到那天,她那个眼神浮现在我眼前。

  “你啊,是什么时候发现的?”

  她没有回答我。

  我抱着她,一步一个脚印走进群山。

  群山是我的怀抱,风雪是我的低吻。

  而你是使我敞怀之人,迎着风雪走来,给予我凡俗的温情。

𓂀

གཞོན་ནུ་མ་དང་དྲིལ་བུ།

གཞོན་ནུ་མ་དང་དྲིལ་བུ།

skymoon.

今朝若是同淋雪,此生也算共白头。

今朝若是同淋雪,此生也算共白头。

恩雅世界第一可爱
【现代设定,非cp向】今天耶拉...

【现代设定,非cp向】今天耶拉和崖宝没有空,所以由大熊陪雪宝买衣服🎁👗

大熊包里带着棒球棍,因为斧子过不了安检(´・ω・`)——

【现代设定,非cp向】今天耶拉和崖宝没有空,所以由大熊陪雪宝买衣服🎁👗

大熊包里带着棒球棍,因为斧子过不了安检(´・ω・`)——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