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判官

50179浏览    1041参与
凌x渏2

【阴阳师】腐女进寮会怎样(四十八)

        没错,从现在开始剧情就会在跑偏的基础上更跑偏了,因为有直接重写的地方了!

  前文见合集,谁出场打谁tag,所以感兴趣的亲请关注一下某或者订阅一下某的tag,以免错过更新哦

  ————————————

         十七殿和阎魔东拉西扯,突然感觉到有人进入了殿里,还不止一个。他疑惑的停止交谈起身查看,一个意外的身影出现在他的面前:【仙子!你怎么来了?】

  “找人。”

  镜梦领着三妖走到阎魔面...

        没错,从现在开始剧情就会在跑偏的基础上更跑偏了,因为有直接重写的地方了!

  前文见合集,谁出场打谁tag,所以感兴趣的亲请关注一下某或者订阅一下某的tag,以免错过更新哦

  ————————————

         十七殿和阎魔东拉西扯,突然感觉到有人进入了殿里,还不止一个。他疑惑的停止交谈起身查看,一个意外的身影出现在他的面前:【仙子!你怎么来了?】

  “找人。”

  镜梦领着三妖走到阎魔面前,三位地府人员激动的围住阎魔问东问西,阎魔也难得耐心的一一回答。另外两个地狱人员开始了莫名的斗嘴:

  “你什么时候会日语了?”

  “早就会了。你什么时候能不把一些不属于地狱的东西带进来?(茶具么哈哈哈)”

  “很无聊嘛~倒是仙子你突然过来才会把我们吓一跳好吗?”

  “我其实也不想突然回来,这不是找人吗?话说你怎么遇到她的?”

  “去找二十一殿回来的时候,路上看到的,如此特别也不容易看不到。呐,他们是哪个世界的?难得看到你这么上心。”

  “阴阳师。我也不想那么多不上心啊。只是每一次的上心,对我来说就是一次预定好的利刃……”

  “……抱歉。”

  镜梦的话引起了地府众人的主意,不过几人都没有表现的太明显,只是偷偷记下了这两句话。阎魔向十七殿表示了感谢,跟着镜梦离开了地狱殿。在返回的路上,鬼使白简单的给阎魔介绍了下镜梦(他知道的也不多嘛),把地府发生的事告诉了她。

  过程中他们还遇到了一个拥有意识的鬼待(正常的鬼待更像机器人那种,没有自主意识的),在镜梦的默许中,被阎魔想办法拐上了队伍。

  返回的时间比来时少多了,没用多久就又看到了那个出发的平台。

  “这个身份的性格会对我本身有些影响,回去后为了不让他们查觉不同,我会暂时退到后面比较次要的位置,黑晴明的事就拜托你了。”打开通道的同时,镜梦对阎魔说。

  “这本就是吾分内之事。”阎魔对黑晴明的行为感到严重不满,摩擦着手指想要动手,“而这次落到此处,麻烦的还是阁下。黑晴明想做的事,吾不会让他成功的。”

  镜梦轻轻颔首,领头穿过了回去的通道。

  真如她自己所说,镜梦回到来后明明已经解除了状态,整个人还是那有些神秘莫测的感觉。她对他们笑笑,然后退到了队伍的后方。

  地府就是阎魔的地盘了,她很快感知到了地府里多出来了一些东西,不管是人还是物,反正不是什么好东西。

  由于地狱与地府存在一些时间差,地狱的时间过的更快,一行人在这边消失了有些时候,八百比丘尼没找到人便和赶来的晴明神乐汇合去往裂缝那里了。现在所有人都汇聚在人间与地府的交界处,那里有一个刚裂开的阴界裂缝在不停的往外冒出阴气。

  那个跟来的鬼待对这里的环境很感兴趣,对发生的事情则表现的兴致不佳。在双重默认下,他哼着小调离队跑去到处看看了。

  “安倍晴明,吾看你还有些责任感的,不过这里还是交给吾来处理。”阎魔看到和源博雅合力阻止阴气扩散的晴明,赞许的点点头,“那个你口中另一个你,是谓黑晴明对吧?这次的事,有些越矩了。”

  “阎魔大人,很抱歉。”这次的阴界裂缝借助了地府的阴气,扩散速度比平常的还要快上许多,晴明已经有些吃不消了。

  “无碍。”

  镜梦悄悄的回归到队伍中,疲惫状态下的阴阳师们都没有注意到突然低调的镜梦。

  阎魔的强大在这个时候就体现出来了。先挥手切断了裂缝与地府之间的联系,然后一个鬼面压住扩散的势头,最后猛然发力把裂缝渐渐合上。在裂缝消失的同时,阎魔对晴明说:“安倍晴明,让它完全封闭的事就交给你们这些阴阳师了。”

  晴明应一声,正准备运起阴阳术,一道法术突然从他耳旁穿过正中裂缝的位置,彻底封住了裂缝。

  被惊着的晴明回头,这才发现镜梦的存在。一旁的八百比丘尼比他稍早发现镜梦,但她正惊异于镜梦结印的速度。

  没错,镜梦其实是和晴明一起动手的,只不过整个结印的速度和她的身法一样快的不可思议。

  难道她的阴阳术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了吗?八百比丘尼想。

  事实上镜梦只是取了个巧,刚退出地狱管理者状态的她,暂时还可以联通地狱。让自己的时间与地狱一样,由于时间差,她这里的速度看起来就像加速版。

  作为事件“主角”,晴明和阎魔再次进行了友好的交谈,镜梦也在这期间把自己的状态调整好了。说实话,她突然活泼的样子让初次见到的阎魔和判官很不适应,镜梦看准了这点老是去逗他们,弄的一群人都哭笑不得。

  阴阳寮众人:对方是地府之主阎魔大人哎!你能不要这么无法无天吗?(你们就没有注意到她是跟着阎魔回来的吗!)

  被忽视的鬼使黑:我们两跑了跑去是干了啥?

  同样被忽视的鬼使白:嘛,反正事情圆满结束了就好。

  这里毕竟还是在地府境内,还活着的阴阳师们不适合在这里呆太久(镜梦例外,不过现在不想暴露),一行人启程回到了寮里。走之前,镜梦故意留到了最后,悄悄对阎魔说:“不用看了,你看不透我的。要比对灵魂的窥视你比不过我哦,然而连我自己,也无法看清我自己。”

  只是,我这个身份注定是罪孽深重的罢了。 

  --------------------------------

  咪咕,画风该回来了,下一章把鬼王捞回来。

  顺便,鬼待戏份是某新加的,后面估计会让他加点戏。

凌x渏2

【阴阳师】腐女进寮怎么办(四十七)

        地狱的画风,跑的十万八千里(然而某其实挺喜欢的)

        你怎么又双叒叕深夜更文(被打)

  前文见合集,谁出场打谁tag,所以感兴趣的亲请关注一下某或者订阅一下某的tag,以免错过更新哦

  ————————————

  鬼使黑和鬼使白看着镜梦的样子惊讶的说不出话,判官直接吓得石化在了当场。

  镜梦面容没有什么变化,只是在眼角带上了点类似眼影的暗红色,唇色也更加深了些,变灰的眼瞳被掩盖在了低垂的眸子...

        地狱的画风,跑的十万八千里(然而某其实挺喜欢的)

        你怎么又双叒叕深夜更文(被打)

  前文见合集,谁出场打谁tag,所以感兴趣的亲请关注一下某或者订阅一下某的tag,以免错过更新哦

  ————————————

  鬼使黑和鬼使白看着镜梦的样子惊讶的说不出话,判官直接吓得石化在了当场。

  镜梦面容没有什么变化,只是在眼角带上了点类似眼影的暗红色,唇色也更加深了些,变灰的眼瞳被掩盖在了低垂的眸子里;一头黑色的长发从中部开始卷曲,发尾像挑染一样夹杂着几束白发;衣服也没有多大变化,不过披上了一层灰白的纱衣;胸前划出的十字变成了血红色的印记。最最重要的,也是最明显的变化,是镜梦身上散发出的,浓郁的,来自地狱一样的气息。

  虽然和地府有些不同,但在场的三位粗略估计了下强度,最后得出了镜梦身上的气息不弱于阎魔,甚至还可能更强!

  “好久没有用过这个样子了,准确说是除了我出生的那个世界,就没有用过啊……”镜梦低低的笑了笑,抬眼扫了下空荡荡的房间,又垂下眼道,“跟我来吧,我知道阎魔去了哪里。”

  走在路上,镜梦特意避开了正在调查的八百比丘尼,离得足够远后开始解释起来:“我这个样子的身份勉强算是一个地狱管理者,听起来个阎魔有些像,其实不尽然。我掌管的地狱与地府不同,管理者之下还有数十个地狱殿,每个地狱殿都有其单独的殿主。真正打理事情的,是那些殿主,而我这个管理者只是有些和他们一样力量,多了些特权的人罢了。对了,除了你们,其他人还不知道这个身份,请你们帮我保密。”

  “这是当然的,请镜梦大人放心。”鬼使白是三妖里反应最快的,再他答应后另两位也紧接着表明态度。

  得到了肯定回答的镜梦笑笑,从表情上完全看不出她内心的想法。

  “我在你们这里感觉到了我那边地狱的气息,我想阎魔便是去查看了。不过我那地狱比这里还要宽广数倍,还希望阎魔能碰到个闲逛的殿主,把她暂时带到地狱殿里安置下好。”

  地府和地狱的接口是在一个不起眼的石头上。不过当四人赶到时,接口已经处于半关闭的状态。

  “原来如此,产生了世界裂痕啊……由于只有我能直接接通地狱与其他地方,就算阎魔遇到了哪个殿主帮她带路,接口不开也回不来。”镜梦边说边把手放到了石头上,白光一闪,石头上出现了一个一人高的裂口。镜梦带头,判官最后,一行人依次走了进去。

  地府的三位妖怪以为地府的环境已经足够阴暗了,没想到这个“地狱”更加令人胆寒。

  四人在的是一个平台,一条弯弯绕绕的小路从平台上延伸出去,路的两旁赫然就是各个形态不一的受刑区!就在他们愣神的两分钟里,有一个面无表情、青灰色皮肤且毫无生机的“人”,正押送一个肥胖的灵魂从一个受刑区走向另一个受刑区。

  “那是‘鬼侍’,负责押送灵魂辗转于他所需要承受的刑场。”镜梦抬眼,灰色的眸子瞬间变得黯淡无光,两秒后又恢复正常,“那个家伙生前贪得无厌,害的数十个家庭破灭,在你们那里惩罚也不会太轻吧?”

  “这里的路随时都在变化,每一个瞬间都不一样。如果不知道行走的方法,那就会永远被困在这里。”镜梦在最前方走着,嘴里在给三妖讲着些地狱的事,“你们最好跟紧点,这里掉队可不是开玩笑的。”

  判官、鬼使黑和鬼使白觉得自己见识过地府的“十八层地狱”,对这些惩罚应该不会再有什么反应。

  事实上,他们错了。

  随着镜梦的描述,他们渐渐明白了这个比他们那里复杂的多的地狱。一路走来,路两旁的惩罚酷刑越来越多,有许多酷刑他们都未曾见过。镜梦那垂眸走路的样子好似于心不忍,不愿意去看两旁哀嚎的灵魂,哪怕知道那些灵魂都是有罪之人。又或许是见惯了世间冷暖,一切都漠不关心,垂眸不过少一些入眼的杂物。到后来,三妖也不再左顾右盼,仔细听着镜梦的描述专心走路。

  不知道走了多久,好像很久又好像刚过一会儿,四人终于遇到了一个不是鬼侍的活物——一个身穿黑袍的长发桃花眼男子。

  【十四殿。】(地狱里特有的语言)

  镜梦叫住人,男子转过身来有些吃惊:【仙子?怎么来这里了?】

  【仙子啊……好久没听到的称呼了。而且,在这种地方用这个称呼有些违和呢。】镜梦轻轻笑笑,【说正事,你有没有看到一个和他们一类气息的女妖怪?】

  十四殿看了眼镜梦身后的三妖,稍稍思索后点了头:【我大概见过,是一个坐在云雾上的女士吧?不久前有看见十七殿他领着那位女士回他殿里去了,应当是正好遇见了。】

  【多谢。】镜梦道了谢就绕开十四殿走到前方,【你要去处理冰火泉那里的逃亡灵魂吧?往三十殿那边走,应该可以在路上堵到那个家伙。】

  【我明白了。】十四殿似乎对镜梦这样突然的指示感到习惯,改变自己的行路方向后又对镜梦说了一句:【仙子你别勉强自己,找到人后就快回去吧。】

  【好。】

  又走了一段距离,判官忍不住开口了:“那个,是找到阎魔大人的位置了吗?”

  “嗯,应该在十七殿那里。也算她运气好,十七殿生前是个日本皇族,倒不存在沟通问题。”镜梦也松了口气,不用漫无目的的在地狱里找是最好的。

  地狱殿外观像是古欧风格的神殿,不过是黑灰色的,里面也空荡荡的,除了数根柱子就只有中央靠后的一把椅子和一张桌子。

  在第十七殿里,十七殿坐在椅子上,阎魔坐在自己的云雾上,悠闲地交流着地狱和地府的情况。

  “哎,听起来你们那里还真是小,那么几个人就可以管完了。”和十四殿长的几乎一模一样,只是在眉间多了颗眉心痣的十七殿感叹到,“我们每个殿主都忙的不行,最闲的反而是管理者啊~”

  “你说你们的管理者也能看透灵魂,”阎魔抿了口茶(为啥这里会有茶啊!),“与吾比起来,谁的眼力更胜一筹?”

  “撒那~(谁知道)” 

  ------------------------------

  画风跑了吧……地狱的戏份直到最后的最后才还有一小段,不用太在意。

  下一节不是正文,是某整理的一份比较详细的设定,因为确实有点乱了就做了个集合。


凌x渏2

【阴阳师】腐女进寮会如何(四十六)

  你掉的是这个夜魅镜梦呢?还是这个嗜血魔镜梦呢?或者是这个地狱管理者镜梦呢?

       前文见合集,谁出场打谁tag,所以感兴趣的亲请关注一下某或者订阅一下某的tag,以免错过更新哦

  ————————————

  又是一天早晨,镜梦躺在院子里晒太阳,旁边雪女和山兔在下五子棋,不远处妖狐日常撩大天狗,晴明源博雅又组团去刷副本。八百比丘尼霸占着镜梦的手机坐在走廊上玩游戏,感叹着日子和平。

  一切都是平静的样子,直到两个镜梦一直惦记着却还没见过的家伙来了。

  “喂!安倍晴明在吗?”英气十足的大嗓门在门外突然...

  你掉的是这个夜魅镜梦呢?还是这个嗜血魔镜梦呢?或者是这个地狱管理者镜梦呢?

       前文见合集,谁出场打谁tag,所以感兴趣的亲请关注一下某或者订阅一下某的tag,以免错过更新哦

  ————————————

  又是一天早晨,镜梦躺在院子里晒太阳,旁边雪女和山兔在下五子棋,不远处妖狐日常撩大天狗,晴明源博雅又组团去刷副本。八百比丘尼霸占着镜梦的手机坐在走廊上玩游戏,感叹着日子和平。

  一切都是平静的样子,直到两个镜梦一直惦记着却还没见过的家伙来了。

  “喂!安倍晴明在吗?”英气十足的大嗓门在门外突然响起。

  听到这个声音,镜梦比八百比丘尼还反应快,直接从地上弹了起来。一眨眼间,她已经出现在了八百比丘尼面前盯着门口的方向两眼放光。

  “鬼使黑,说过了不要直称晴明大人的名讳。”另一个温柔的男声带着责怪说到。

  听到声音出来的神乐发现镜梦的眼睛在疯狂发光,以她对镜梦的了解,这绝对是兴奋过头了。这时候,她突然想起镜梦的三个上锁图库里,有一个图库的名字叫“黑白骨科”。不会……真的指的是鬼使黑白吧?(是的,没错,就是他们俩。)

  “抱歉,鬼使黑每次都这样。”鬼使兄弟终于出现在门口,鬼使白微微欠身道。

  “没事,鬼使黑大人这是真性情的表现呢~”八百比丘尼也发现了镜梦的状态,抑制住想要笑的心情回答道,“不过晴明大人现在不在呢,今天早上就和源博雅大人出去打御魂了。怎么,出了什么事吗?”

  “这样啊……”鬼使白略显遗憾,很快又整理好了情绪,“那我们还是先讲一下吧,还请听我们唠叨了。”

  经过鬼使白的描述,大家算是明白了发生的事情。

  最近黑晴明没有什么动静,寮里的大家都有些放松,没想到暂时的和平等来的是黑晴明的“大招”。

  “黑晴明竟然想从人间界和地府的界限处打开阴界之门?!可是地府不是有阎魔大人坐镇吗?”神乐眼睛都瞪圆了,镜梦也吃惊不小——这个和剧情不符啊!

  想想也是,镜梦到来、红叶助攻、一目连穿身……不一样的地方越来越多,最后影响到剧情也是正常。嘛,至少不用担心有两个玩游戏的家伙看到剧情的影响了。

  “最大的问题就是这里。”这次是鬼使黑开的口,“阎魔大人她从三天前就不知道去哪里了,一直不见人影。我们实在没了办法才来找晴明的。”

  阎魔不见了!

  这可不是开玩笑的,别说阴阳师们了,路过的式神们听了都吓得石化。

  “这怕是等不到晴明回来了。”看到众人整齐投向自己的眼神,镜梦突然觉得压力山大,“找人的话还是我和八百比比较擅长,我们先和你们去地府看看吧。神乐,麻烦你去通知一下晴明和你哥。”

  鬼使黑白还不认识镜梦,看她如此直接的安排,其他人也都听,好奇了。

  “这位是……”

  八百比丘尼偷笑,然后让镜梦去准备东西,自己则开始给两位鬼使介绍起来。

  镜梦真的是去准备去了。难得的,她换上了正式的那件服装,将头发束成马尾,再次露出英气十足的一面。接着,她背上源博雅送她的弓箭,别上自己重锻的两把匕首,甚至最后还带上了几包秘制药包。

  “麻烦久等了,咋们走吧。给八百比压制气息假死就好,不用管我。”

  鬼使黑白不相信,镜梦用实际行动证明了她确实不需要帮助。

  “怎么会……完全感觉不到气息。”鬼使黑使劲晃了晃脑袋,满脸的不敢相信。鬼使白也没有好到哪里去,镜梦这招确实不用他们帮忙,而且和晴明之前的压制方法完全不同。

  八百比丘尼和镜梦一人推一个出了院门,转头让姑姑照看下寮里,四人踏上了去往地府的路。

  镜梦看看天色,已是不早。照她们现在的速度,天黑之前怕是不容易得出什么结论。没办法,镜梦让鬼使黑白全速走在前面,自己背着八百比丘尼跟着,最后还感叹速度有点慢。

  鬼使白表示他并不想理镜梦。

  鬼使黑表示弟弟不理他也不理。

  八百比丘尼表示她从来没有这么快过。

  全力(除镜梦)赶路下,四人很快就到了地府。鬼使黑白正和船夫说明情况,镜梦却独自跑到河边研究起河水来。

  “啊,镜梦大人请小心,这河水没有浮力,除了船的东西都会沉下去。”鬼使白见状连忙提醒道。

  “是吗?我知道了。对了,它不会把在上空飞翔的东西吸引下去吗?”镜梦有些漫不经心地问。

  鬼使白思考下:“这个我不是很清楚,不过应该是不会的。”

  “这样啊……”

  得到了回答的镜梦若有所思,然后退到了八百比丘尼身边等着上船。

  进到地府深处,阎魔的审判室,果然不见阎魔那威严的身影。听到动静出来查看的判官正要对闯入者进行驱逐,被两位鬼使连忙拦了下来。

  “阎魔大人的去处怎是她们这些人类所能知晓的?不要来添乱了!”

  “判官你这话就不对了。安倍晴明得到了阎魔大人的承认,这两位都是他身边之人,是足以信赖的。”鬼使黑叉着手站在双方之间,防止这判官发难。

  旁边的小矛盾镜梦完全没有察觉到,自从正式渡河踏入地府后,她就处于一种神游的状态。

  太熟悉了……这里的气息。

  镜梦从遥远的回忆里出来,立刻明白阎魔去了哪里。那是一个她,原来的她,非常熟悉的地方,熟悉到不该那么熟悉。也难怪了,突然出现另一个世界的气息,阎魔不去查看才不可能。

  旁边越来越明显的争吵终于引起了她的主意,不过她还是没有反应,自顾自的对八百比丘尼说:“八百比,麻烦你去外边看看有没有什么阎魔的线索,我来搜索里面。”。

  “好,我明白了,你小心。”八百比丘尼点头离开,镜梦知道她是让自己小心判官发难,不过……

  “(小声)判官应该打不过我哦~”

  在判官和鬼使黑白打起来之前,镜梦终于是动了。她走到三妖中间,轻而易举的挡下了判官砸下的笔:“你刚刚说这不是人类应该管的吧?那,不是人类又如何。”

  三妖都没注意到镜梦什么时候过来的,判官更是惊于通过毛笔穿到他手上的,镜梦大的过分的力气。听到这明显是人类的女人说的话,三位地府主力反而在一种莫名的感觉下相信了,把地方让了出来。

  “啧,本打算这边只用两个异族身份的……哎,算了,找人要紧。”镜梦轻叹一声,取出了腰间的匕首。

  没有酒吞见到的夜魅和嗜血魔变化那样大的动静,镜梦只是拿着匕首在自己锁骨底下一横一竖画了个十字,然后把挂着血珠的匕首猛地向前一划…… 

  ---------------------------------

  镜梦的第四形态(种族):地狱管理者 上线。

  那个……某保证这是最后一种形态了(你还想有多少?!),以后不会再多了,一切事情将从人类、夜魅猫妖、嗜血魔、地狱管理者这四个状态选状态解决。还有下面去地狱的时候画风可能让人有点不适,毕竟那个不是什么轻松的地方。

  话说把阎魔弄回来后,鬼使黑白骨科线就要开始了


BaSO⒋

找到了2018年的画...判书真的可爱(私心

找到了2018年的画...判书真的可爱(私心

lake小湖
判官·丹心(捎带...

判官·丹心(捎带了些自设)

判官·丹心(捎带了些自设)

lake小湖

丹心

最近画的同人,是给好友的礼物

[图片]
[图片]
[图片]
用了鲁本斯,所以充满了闪闪发光的梦幻气息=】=

最近画的同人,是给好友的礼物




用了鲁本斯,所以充满了闪闪发光的梦幻气息=】=

Byars的草稿们
“我站在你左侧,却像隔着银河”...

“我站在你左侧,却像隔着银河”

——BGM你不是真正的快乐


模型截图还以为他有颗痣……


“我站在你左侧,却像隔着银河”

——BGM你不是真正的快乐

 

模型截图还以为他有颗痣……

 

九方森罗_shinra

【阴阳师现代pa】红尘此生(第八弹·地府组·阎魔·判官·彼岸花·孟婆)

背景:人类死亡然后转世,而大妖们活到了现代,伪装成人类的样子混迹在人类社会里混日子,鸡飞狗跳的日常。


ps:妖怪们为了完美融入人类社会,各自给自己编造了人类的名字和身份,姓名是根据流传在人间的与自己有关的传说或者原名的谐音编造的。

年龄是写在身份证上的年龄(当然是假的)

简介中的表述一部分是站在身为人类的角度编的瞎话。


注意:1.全部是都是私设加脑洞,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2.不ooc是不可能的,谨慎阅读

3.不要掐cp

4.涉及cp:刀灯,狗鹿,荒(川)目,酒茨,光切,博晴,藻巫,荒蛇,鬼使黑白,黑白童子,阎判,久岳,竹辉


——————————————————————...

背景:人类死亡然后转世,而大妖们活到了现代,伪装成人类的样子混迹在人类社会里混日子,鸡飞狗跳的日常。


ps:妖怪们为了完美融入人类社会,各自给自己编造了人类的名字和身份,姓名是根据流传在人间的与自己有关的传说或者原名的谐音编造的。

年龄是写在身份证上的年龄(当然是假的)

简介中的表述一部分是站在身为人类的角度编的瞎话。


注意:1.全部是都是私设加脑洞,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2.不ooc是不可能的,谨慎阅读

3.不要掐cp

4.涉及cp:刀灯,狗鹿,荒(川)目,酒茨,光切,博晴,藻巫,荒蛇,鬼使黑白,黑白童子,阎判,久岳,竹辉


——————————————————————————————

姓名:阎摩

读音:enn ma

原形:阎魔

性别:女

年龄:38

职业:律师

简介:曾经有人见过她的身份证上出现过印度,中国,日本,三种不同的国际的神秘女性,也的确会说三种语言,自称祖籍在印度。知性御姐女强人,A破天际。

“十殿”律师事务所的老板,还有另外九位知名不具的懂事,手下有判官孟婆黑白鬼使四名骨干,还有两位实习生(黑白童子),员工全体国际不明。

有未公开男友(判官)一名,办公室恋爱,未同居,与彼岸花住在一起,上班会带彼岸花做的便当,欺负手下是日常,喜欢开小黑和小白的玩笑,跟青行灯,花鸟卷私交都不错。

现代姓名意义/来源: 自称姓氏是阎。名字的最早的印度神话中冥神的字。



姓名:崔槃

读音:cui pan

原形:判官

性别:男

年龄:30

职业:秘书

简介:【十殿】律师事务所员工之一,老板秘书。从头到脚诠释了有事秘书干没事干秘书这句话。

小黑和小白的直属顶头上司,钢铁憨憨,工作狂,好男人,良心副官排行榜经久不衰的第一名。

现代姓名意义/来源:姓名来源是中国传说中的判官的名字崔畔的谐音。



姓名:孟忘乡(孟望香)

读音:meng wangxiang

原形:孟婆

性别:女

年龄:25

职业:人事主管

简介:【十殿】律师事务所的人事主管,童颜,身材娇小,与山兔是闺密,和车友。

喜欢开跑车,经常在有空的时候跟山兔一起去赛车,两人都自己给跑车改了涂装和起了名字,孟婆的那辆车叫【牙牙】,主体是紫色的。

热爱各种极限运动。擅长煲汤,经常自主研发各种口味各种配料的汤,实验对象基本是同事们。

现代姓名意义/来源:姓名来源,忘记家乡的意思。本名写作忘乡,身份证上写作望香



姓名:浅川沙华

读音:asakawa  sunaka

原形:彼岸花

性别:女

年龄:26

职业:花店老板

简介:自由画手,在楼下开了一家花店【彼岸】,平时闲的很,于是发展了烹饪的爱好,同居的阎摩有了口福。

给青行灯的小说画过插图,没出过画集,但是经常在自家花店里画些小稿放社交网站,粉丝也不少,平时店里没什么人的时候,会到对面喫茶店喝下午茶。

现代姓名意义/来源:姓名来自三途川和彼岸花的别称曼珠沙华。


七海有灯
在?平安夜在蜃气楼一起打个牌嘛...

在?平安夜在蜃气楼一起打个牌嘛?

在?平安夜在蜃气楼一起打个牌嘛?

一个君瑞.
地府太冷了给他加个裘。。。。俺...

地府太冷了给他加个裘。。。。俺不会画符 上面写的是 我不知道要写什么俺爱判官_(:з」∠)_

地府太冷了给他加个裘。。。。俺不会画符 上面写的是 我不知道要写什么俺爱判官_(:з」∠)_

一个君瑞.

嘴不好看就戴了个口罩  勉强算个试妆吧   辫子扎不起来不知道为什么_(:з」∠)_

嘴不好看就戴了个口罩  勉强算个试妆吧   辫子扎不起来不知道为什么_(:з」∠)_

BaSO⒋
飘带围巾(不)

飘带围巾(不)

飘带围巾(不)

这周的蜗牛有粮食吃吗
虽然但是女装天下第一

虽然但是
女装天下第一

虽然但是
女装天下第一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