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利奇沙

528浏览    29参与
Lemyamacil

【利奇沙】无根之树(完)

冰雪之谷的教堂,清冷光辉自高高花窗倾泻而下。这里平日寂静,只有雪花落在冰凉石面上的声音。可今天,状似圣洁无垢的教堂中传来异声。


树的本意是自泥中汲取营养,泥却反将树淹没。


两柄大剑落地发出“当啷”的巨响。黑色的污水渗入地砖的细密花纹。沙力万的翅根绷紧,却仍旧不能有一根树枝延伸出泥团的包裹。耳畔充斥狂烈的杂声,那股力量将他向自己的中心挤压。狂怒与久违的、深深的恐惧席卷他内心,但就连他树状的金色王冠也歪倒在一侧,金渐渐锈蚀出腌臜的黑。泥团的触须在最柔软的树皮上逡巡,遍寻所有脆弱的皮层,而后在挣扎稍微放缓的一刹那,从人肉的混合物中探出了无数畸形的骨刺——......


冰雪之谷的教堂,清冷光辉自高高花窗倾泻而下。这里平日寂静,只有雪花落在冰凉石面上的声音。可今天,状似圣洁无垢的教堂中传来异声。

 

树的本意是自泥中汲取营养,泥却反将树淹没。

 

两柄大剑落地发出“当啷”的巨响。黑色的污水渗入地砖的细密花纹。沙力万的翅根绷紧,却仍旧不能有一根树枝延伸出泥团的包裹。耳畔充斥狂烈的杂声,那股力量将他向自己的中心挤压。狂怒与久违的、深深的恐惧席卷他内心,但就连他树状的金色王冠也歪倒在一侧,金渐渐锈蚀出腌臜的黑。泥团的触须在最柔软的树皮上逡巡,遍寻所有脆弱的皮层,而后在挣扎稍微放缓的一刹那,从人肉的混合物中探出了无数畸形的骨刺——

 

“——”他张大嘴,在尖叫泄露的前一刻,无隙不入的泥躯涌入堵住他喉嗓。大量细小的尖刺嵌入他肢体缝隙,他已无法再动弹,因为哪怕一点的位移都会将他的皮肤撕裂。最长的那根骨刺刺穿他肚腹下端的树皮,并未就此而止,而是在片刻停留之后,直直向上一撕。伴随丰沛的树汁自大开的腔内迸出,沙力万发出时至今日最恐怖的一声嘶鸣,那声音已不是他一向伪装的“人类”所能有,比绘画世界中受到火焰灼烧的女树人们还要凄厉。余音还在雪覆的山谷中回荡时,那些汁液,一滴不落,被艾尔德利奇吸吮入腹。与此同时那些遍布他周身的细刺深入血脉,一点一点榨干他血管中的树汁。巨大黑色泥团的表面逐渐流转水液饱满的光华,而包裹其中的木枝却变得孱弱干枯。

 

窒息感淹没了沙力万。如同凡人溺于水中一般,他的身躯逐渐失去气力,向下寸寸地陷去,细碎枝条徒劳地展开,试图向无物的幽邃中寻求一丝丝水分,却反被吞噬者抓住触须。

 

乖,乖,别动……

 

无光的空间中,艾尔德利奇的话语声带着空洞的回响传来,急切却充满诱惑力。那些泥浆涌入他被抽空的体腔,包裹住食物一枚枚的脏器,像撷取果实一样,一点,一点,逐渐将他所剩的最后一点点鲜嫩蚕食殆尽。他已无力挣扎。只有偶尔无意识的、生理性的抽搐。剧痛顺着被吞吃的神经传入脑海,直到神经也被尽数吞吃。黑暗如虫啄食他的皮肤和意志。那样失去自主和感知的世界逐渐带给他安全感。他好像家乡沉迷破败的鸦人一般堕落了。再没有动荡能左右他的手段,没有刺眼的光明或火焰挑战他的权威,他不会再受那些软弱的情感和有限的身体制约,当他身处这样一团无可破除的包裹之中。

 

是的……艾尔德利奇忽而发出一阵尖锐的笑声。献身于我……供奉出你那漂亮的翅膀……我将用幽邃的力量庇佑你,度过那充满幽暗的深海……

 

力量的本源,那对由盘虬的根系与枝条编织成的、赐予树腾空之力的巨翼,在来自深渊的蛊惑下,终于放松排斥一切的翕张的力量。那一瞬间,青绿强韧的树皮被剥食而空。露出的苍白的髓,在侵染下瞬间黢黑干硬,从不属于沙力万的幽暗的光芒,在其上缓缓亮起。

 

 

 

攀附他周身的肉质如潮水般退去,向承载旧王朝最后一切的亚诺尔隆德进发,留下一地新旧消化物的残余,和躺在污黑水洼中的枯瘦人形。他的体腔被掏空、血液被抽干,洁白华丽的教袍受蚀破烂,已看不出原本的色彩。至高的教皇被凌驾、被打败。没有权变,没有争斗,沉浸在脏污的、被吞食的、成为食物的忄夬感之中……艾尔德利奇没有夺去他贪占的任何珍宝,而他自己,成为了艾尔德利奇的所有物。

Lemyamacil

【利奇沙】无根之树(2)

*下更嚼树皮(狂喜)


沙力万说:让我看见深海的时代究竟是何面貌。


话音刚落,他眼前如卷起一道飓风般,眩乱的世间千景盘旋。城垣破碎,黑色的树根自泥土中剥离撕裂,沼泽被高山填补。黄金、白石、龙的骨殖和更多腐烂灰败的事物一并落进没有边际、侵蚀一切的无底深渊。最终淹没一切的是黄沙,万物湮灭的颗粒,就连深渊也不堪承载它们。无物但喧嚣的黄沙层层掩盖的是深海。就像大地之初的景象:如同虚无,那些匍匐在地、灵魂自身体的空洞飘逸而出的生物,没有智识,不曾辉煌,不同的是,如今不再会有新事物滋生。


在那仿佛无边的死寂中视野被归还。


“——”现世的教宗一时......

*下更嚼树皮(狂喜)



沙力万说:让我看见深海的时代究竟是何面貌。

 

话音刚落,他眼前如卷起一道飓风般,眩乱的世间千景盘旋。城垣破碎,黑色的树根自泥土中剥离撕裂,沼泽被高山填补。黄金、白石、龙的骨殖和更多腐烂灰败的事物一并落进没有边际、侵蚀一切的无底深渊。最终淹没一切的是黄沙,万物湮灭的颗粒,就连深渊也不堪承载它们。无物但喧嚣的黄沙层层掩盖的是深海。就像大地之初的景象:如同虚无,那些匍匐在地、灵魂自身体的空洞飘逸而出的生物,没有智识,不曾辉煌,不同的是,如今不再会有新事物滋生。

 

在那仿佛无边的死寂中视野被归还。

 

“——”现世的教宗一时竟无法站稳,片刻之后他再次意识到自己正扎根于烂泥之中,不动不摇。

 

如何?艾尔德利奇嘶声说。你已经有所决断了吧?

 

沙力万目视自己被埋藏的双腿,污泥上黑色闪耀的水光无止境地流动着。吾可以与你做这桩交易,他说,但交易必须是桩交易。你将交给吾什么,作为换取神明的代价?

 

听闻这话,艾尔德利奇的身体开始出现骚乱。泥中的漩涡愈加疯狂地打转。那种冰凉黏腻的恶心触感沿着沙力万的身体向上窜动,触及那身华贵教袍的腰间,深蓝与紫色绣金线的绸缎顿时被腐蚀。沙力万周身腾起暗色光芒,顷刻间气流暴涨,一双硕大的枯枝的飞翼撑破背部的衣料高高展开。“退下!”他厉声怒吼,双手霎时燃起两道光芒,其一是力匹暗月的制裁大剑,其二是窃火而成的罪业大剑。那股力量下旧时的薪王亦不由得退却。艾尔德利奇受击蜷踞在他脚边,片刻后发出一声尖利的啸声。

 

“吾能助你渡过深海!”他蠕动着,不知消化为几何的发声器官在时间与焚烧后初次发声,丑陋刺耳,如同最肮脏的墓穴中传出的动静,让人不寒而栗,“但一个神明还不够……不够……”他似兴奋又似焦灼,火光流窜,无数个活物在他黑色皮囊下蠢蠢欲动。

 

“你要什么?”沙力万低头逼视着他,“要葛温王其他尚在人世的孩子?那个畸形的不人不龙的女人?要更多的人牲?乃至更多的强者,乃至与你同时觉醒的薪王?”

 

“吾要——”艾尔德利奇的身形逐渐高涨,直至与沙力万等高,直至高过他,直至覆盖住沙力万的全部视野。沙力万直视他,不曾退却一步,手中双剑熊熊燃烧。

 

“你。”

 

话音刚落,那团纯黑的、混杂千百种生人骨殖的肉泥向他扑盖而来。

Lemyamacil

【利奇沙】无根之树(1)

若要去问最初的故乡?沧海桑田,不知过了多少时日,奇居倾颓,王朝兴亡,曾经恢宏的太阳王城亚诺尔隆德覆盖终年的积雪,其下衍生出伊鲁席尔这座冰雪主宰的、严寒的城。日冕西沉,残阳将逝,而伊鲁席尔永在月边。


沙力万居住在伊鲁席尔。他热爱此地沁入枝条的寒冷,那是故地留下的树骨中生长的习性。除此之外,他身上再没有留下一丝对乡土的眷恋。他的双足远离生养他的泥土,踏足冰凉的石面、一排排直指高瓴的冷白飞券。如今他已经站在企及高天的最后一个台阶前。旧王族行将入土的呻吟湮没在那座如今阴暗湿冷的殿堂中。葛温德林已“重病”缠身,幽儿希卡被软禁,亚诺尔隆德与伊鲁席尔充斥教宗的爪牙。他的“眼”覆盖洛斯里克的......

若要去问最初的故乡?沧海桑田,不知过了多少时日,奇居倾颓,王朝兴亡,曾经恢宏的太阳王城亚诺尔隆德覆盖终年的积雪,其下衍生出伊鲁席尔这座冰雪主宰的、严寒的城。日冕西沉,残阳将逝,而伊鲁席尔永在月边。

 

沙力万居住在伊鲁席尔。他热爱此地沁入枝条的寒冷,那是故地留下的树骨中生长的习性。除此之外,他身上再没有留下一丝对乡土的眷恋。他的双足远离生养他的泥土,踏足冰凉的石面、一排排直指高瓴的冷白飞券。如今他已经站在企及高天的最后一个台阶前。旧王族行将入土的呻吟湮没在那座如今阴暗湿冷的殿堂中。葛温德林已“重病”缠身,幽儿希卡被软禁,亚诺尔隆德与伊鲁席尔充斥教宗的爪牙。他的“眼”覆盖洛斯里克的出入之门,他的私语留在大书库的专籍之中,腐化那对本就心存不甘的双生子。曾经侍奉光明信仰,后来堕落为吃人恶魔拥趸者的幽邃教会也成为他的囊中之物。而这一切,都是由曾经龙学院与大书库那个默默无名、备受冷眼的丑陋的树人学徒所做。他即将登顶这个腐朽世界的权力之巅,纵然它如同画中世界一般破败不堪,行将变成一捧黄沙。那抹将熄火焰的命运掌握在他手中,他陶醉于纸醉金迷,这是末世中一步步攫取的狂欢。但他所要的,连凌驾神明还不够。

 

他在等待钟声响起。

 

眼眸颤动,遍布各处的察觉到世界的角落悄然发生变化:卡萨斯之上的狼火再度点燃,毒沼的咕噜蠢蠢欲动;在他右手力量的源头,罪业之都的死寂中,沉重的脚步在奇高的王厅回响;火焰的余灰搔动他鼻息,树最厌恶的是窜动的火星。但更危险的气息还在临近。幽邃教堂中那团烂泥在复生。从巨大的棺木中流泻而出,沿途裹挟去人肉兽骨,沿着活祭品之路一路而下。没有人能够阻拦他,幽邃的圣者,食人的艾尔德利奇,在颓败的秩序中仍创造骚动。没人知道他要造访哪里,但艾尔德利奇拖着如山一般的身躯所去之处并不随意,那坨烂泥还有着清醒的意识,而他步步逼近的正是——

 

伊鲁席尔。

 

那是沙力万的所想吗?他似乎并不惊讶地让空了全城的道路,静静守在伊鲁席尔大教堂中等候外来者的造访。有一个真相鲜有人知:那就是臭名昭著的食人者、幽邃供养的神,在尚未人时的故乡正是此方寒冷之地。

 

“无论身在何方,伊鲁席尔永是故乡。”

 

沙力万等待艾尔德利奇归返故乡。他不惧怕强者到来,为自己抢占了幽邃势力、侵占了故乡的土地而复仇。艾尔德利奇正是他宏图中的最后一环。

 

众生的兴旺又如何?他的愿望只有泯灭那一抹火焰,碾碎燃烧万万年、滑稽而丑恶地苟延残喘的炭灰。神明的力量同其守护的光亮一般无限微薄,能够轻易踩在脚下。但这还不够。光凭这样的结局还远远不够。

 

 

 

那东西来了。

 

拖着满地黑色的消化物,沿途留下碎骨和腥臭的黏液。无人胆敢阻拦它,出现在路上的人、动植物乃至坚硬的石板都被侵蚀消化。他就这么出现在沙力万面前,以一团巨大、黑色的污泥的形态,黑色之中流动着炭灰的火星。沙力万看着他。

 

树人厌恶火,沙力万还厌恶泥土。他不愿想起扎根的感觉,不愿让自己受本能与过去一丝的支配。泥土肮脏、原始,缺乏磅礴涌现的、能够在瞬间摧枯拉朽的力量。他恨那是自己初生时力量的本源。那团游走的泥却缓缓缠了上来,带着他最厌恶的一切。他静静伫立着,没有挪动哪怕一寸。泥水和尸块漫过他的脚面,沾上他华贵的、镶满金线的教袍。绣织这件华衣的绣娘是他的骑士和野兽屠戮了三个村庄之后找到的。

 

树须和泥接触的一刻,他终于“听见”艾尔德利奇的思绪。那“声音”紊乱如同混满油污和浊物的水流,杂乱无章,充满噪音,只能依稀辨出含义。他对沙力万说:给吾那个神明。

 

这“声音”根本不被发出。沙力万意识到,自己所想也会在瞬间传递到对方的“耳中”。他放纵部分的思绪向对方敞开,就像暴露自己最隐秘的内里。他不让任何人知道自己在何处有所保留。他不疾不徐地应答道:恕吾在了解缘由之前,不能草率答应你的要求。神明虽然已经被抛弃,但却还没有失去生息,这是因为这片土地上尚有信仰和太阳的神明相牵。吞噬意味着动摇,即便那只是一轮黯淡的太阳。至于吾,如今是王都与这处北方之地真正的执掌者,如你所见。想要支配受供奉的神明,也必须经由我的首肯。

 

你害怕动摇?艾尔德利奇突然问。哪怕你的根须正在撼动这座庞大的城池?

 

是的。沙力万道貌岸然地作答。吾扎根此处并非为了蚕食,而是为了用一己之力稳固将倾的大厦。他的话被艾尔德利奇骤然的噪声打断了。那听起来就像是千万将死的人尖声刺耳的咆哮。实际上艾尔德利奇只是在发笑,

 

吾不关心什么王室或信仰。他说。吾不关心你耍的花腔,吾甚至不关心什么势力和权力,吾不在乎你侵吞了本该侍奉吾的幽邃教会的事。吾只要葛温德林,葛温德林在你手上。吾要吃了他。

 

沙力万笑道:你无法在说服吾之前跨出这座教堂。

 

艾尔德利奇的泥更向上蔓延,攀上沙力万枯瘦的双膝。但他诚实地回答:你以为的世界即将毁灭,成为灰烬,成为沙土。火焰将熄,那正是吾等受钟声召唤回返这个世界的原因。没有人比吾更明白这一点,因为吾曾是那团柴薪的一员。没有人知道失去火焰的世界的样子。但吾知道。这是身为幽邃主宰的圣者最远瞻的预知,但也仅此而已。深海即将成为世界的面貌,在那里,你所肖想的无上权力也不过是泡影一抹而已。吾需要那个神明的力量,哪怕这个世界的神早已经衰微,早已无力支撑辉煌。他的归宿就是成为吾的消化物,成为吾渡过那片深海的助力。你只要告诉吾他在哪里即可。

维生素蜥
斩断微光然后我们步入黑暗

斩断微光然后我们步入黑暗

斩断微光然后我们步入黑暗

💤

军训时候摸的鱼

可恶真的好想看他们互损但是我不会画(悲)

ooc煞笔人是我(躺平)

军训时候摸的鱼

可恶真的好想看他们互损但是我不会画(悲)

ooc煞笔人是我(躺平)

碳烤阿鬼🐟

哎反正我磕的都很冷都打一下tag又怎么样呢。

哎反正我磕的都很冷都打一下tag又怎么样呢。

哆啦七梦

p1,,,乱缝是吧

p2民国趴

p3-9争环传

p1,,,乱缝是吧

p2民国趴

p3-9争环传

哆啦七梦

游戏发行公司:冷冽谷

类型:双人 合作 恋爱养成 困难

好 评 如 潮

游戏发行公司:冷冽谷

类型:双人 合作 恋爱养成 困难

好 评 如 潮

深潭

黑海蛞蝓与海藻

(利奇沙ooc短段,沙力万解包活尸躯体相关)


沙力万的躯体早在火未熄灭时即显现出活尸化的迹象,他的意志比诅咒更强韧,也因此长久地受到拖累。

他的野心只够他坚持到摧毁旧的秩序,不死者漫长的旅途却只够完成一件使命。

艾尔德利奇依依不舍用餐完毕,在灭火后的一片漆黑中他几乎没能注意到这个暗淡的人影。


“带我回乡。”


“你可还记得故乡?”艾尔德利奇不无惊讶地问道。


“昏暗的雾气中,树与龙同在之处,时间的开始与尽头。”


“哦。我会送你去的。”


笃定的语气如金石落地。艾尔德利奇抿起那张秀美的嘴,他很少严肃,又或许他是在漫不经心,或是厌烦。


“你在承诺?”...


(利奇沙ooc短段,沙力万解包活尸躯体相关)


沙力万的躯体早在火未熄灭时即显现出活尸化的迹象,他的意志比诅咒更强韧,也因此长久地受到拖累。

他的野心只够他坚持到摧毁旧的秩序,不死者漫长的旅途却只够完成一件使命。

艾尔德利奇依依不舍用餐完毕,在灭火后的一片漆黑中他几乎没能注意到这个暗淡的人影。


“带我回乡。”


“你可还记得故乡?”艾尔德利奇不无惊讶地问道。


“昏暗的雾气中,树与龙同在之处,时间的开始与尽头。”


“哦。我会送你去的。”


笃定的语气如金石落地。艾尔德利奇抿起那张秀美的嘴,他很少严肃,又或许他是在漫不经心,或是厌烦。


“你在承诺?”


“不,是预言。我时常不守信用,但我的预言总会应验。”


沙力万颔首。


他们走过颓败的阶梯,踩过水面和水里堆积的东西,直到其中一人忘记了走动,引得另一人回头。


“累了?行李丢掉吧。”


他帮着那人扔下两把剑,除去贤者的旧袍与教宗的冠冕,扯掉佩戴的首饰扔在一旁。那堆破烂是一个人,此处无面孔的活尸又是另一人。


“你是谁?”


“……我没有找到答案。”活尸深思熟虑后回答他。不知是因为他失去了记忆,还是他的记忆为他留下了这样的印象。


艾尔德利奇对回答感到满意,张开了黑色躯体的巨口。


海蛞蝓吞下水藻,迫使他进入睡眠,又塞给他来自预言者的无穷的梦境。

海蛞蝓的体温和海底一样冰冷平静,内脏如雾一般潮湿。他顶着神灵的死胎投入污泥,将罪业的柴薪抱在腹腔。


拥有了过去现在和未来,行走在幽邃间的圣者不笑不说话。



fin.





深潭

如溺水者抓住浮木

艾尔德里奇x沙利万 无差向,含有沙德林

(有严重ooc的可能沙雕情节,慎入)


一个溃烂的食人烂人和一个被水泡烂的半木质烂人的故事。


当深海时代如期来临,知名溺水猪,吞噬神明者,我们被烤过的老熟人艾尔德里奇,觉得自己还没到被幽邃吞吃神志的时候,他抓紧了泡透了一半、正奋力用小翅膀扑腾着的沙利万。

从此捆绑销售,买一赠一。

艾尔德里奇不是没想过直接吃了沙利万,毕竟他偶尔也想吃素。为了飘飞,只要把翅膀留着就可以,其他都不需要。

……但行将下口时沙利万露出的坚贞不屈的样子还是让熟知这人本性的艾尔德里奇倒了胃口。

树人几乎是打定主意不让他听到惨叫。

“……...




艾尔德里奇x沙利万 无差向,含有沙德林

(有严重ooc的可能沙雕情节,慎入)



一个溃烂的食人烂人和一个被水泡烂的半木质烂人的故事。


当深海时代如期来临,知名溺水猪,吞噬神明者,我们被烤过的老熟人艾尔德里奇,觉得自己还没到被幽邃吞吃神志的时候,他抓紧了泡透了一半、正奋力用小翅膀扑腾着的沙利万。

从此捆绑销售,买一赠一。

艾尔德里奇不是没想过直接吃了沙利万,毕竟他偶尔也想吃素。为了飘飞,只要把翅膀留着就可以,其他都不需要。

……但行将下口时沙利万露出的坚贞不屈的样子还是让熟知这人本性的艾尔德里奇倒了胃口。

树人几乎是打定主意不让他听到惨叫。

“……你人性呢?”艾尔德里奇问。

“……你猜。”

“……你叫一声呗。”

“好。”

于是艾尔德里奇再次张开嘴时,沙利万大喊葛温德林。

……

他斥责他在如此亲密的时刻大喊不在场的人的名字是不忠的表现,树人反驳道:“他没有不在场。”

沙利万捧起对面那张柔美阴郁的面容,用他不知长在哪里的眼睛凝视着,深情得好像下一秒要用艾沙或艾尔沙的cp名在冷冽谷上演冰雪奇缘。

艾尔德里奇开始怀疑沙利万仍与他僵持着的原因了。

——————————

在艾尔德里奇想着吃了沙利万的同时,沙利万也在思考怎么腰斩了艾尔德里奇。

沙利万飞了一圈,丈量过世界的荒芜,发出遗憾的感慨:“我始终没能拥有一个王座。”

“我有一个,在传火祭祀场,你去坐吧别客气。”

“……你还有人性吗。”

“有,很多,你要吗?”

“……不了谢谢。”

他看着艾尔德里奇袋子般的躯体,和自己干枯的四肢,突然萌生了把他刨削切丝的冲动。

可他不会做的,一旦一方动真格,另一方也会毫不犹豫还击,不仅谈不得收益,能活都要看运气。

沙利万又飞了一圈,确信文明已经覆灭。

即使不再有国土,不再有权力,幽邃的纠缠中只剩下跟随本能行动的生命,他也永不缺乏异想天开的野心。

他把目光转向了这世上仅余的华美之物。

——————————

艾尔德里奇发觉沙利万逐日变得恍惚,变得麻木、空洞,拒绝对话。

“看啊,你现在连给人当个消遣都做不到。”他挑衅。

沙利万依旧不答,所以,许久未曾品尝美味的艾尔德里奇按捺不住,抢先开餐了。

沙利万枝桠般的翅膀随着疼痛不断生长,结出纯黑的果实,疯狂的种子,他的眼球。

他发出嗫嚅声:

“……葛温德林……”

这个名字令食人者有一秒的警惕,他几乎以为沙利万还醒着,重演以前相互试探时的对白。

可他只是在伴着美丽躯壳的表象入梦。

“葛温德林……”

他发着抖,仿佛在享受被活剥的过程,在意识消失之时发出满意的喟叹。

——————————

艾尔德里奇成功拿到了一对翅膀,长在属于神族躯体纤薄的背上。

一个醉死,一个飞升,在他看来十分双赢。

待他发觉不对为时已晚,树状翅膀加快了他幽邃化的速度。

而这些日子里他甚至不敢向翅膀看上一眼,那上面结满沙利万的眼球,惑人的疯狂在其主死后都不曾散去。

幽邃的薄纱层层覆盖他引以为傲的预言智慧,他的意识被黑色的触肢强行扯离记忆,在无尽的后退中,他看到了沙利万最后之梦的全貌。

那个秀丽的影子,披黑袍黑翼的葛温德林,深海最后的月亮……倒映在一颗虚幻的心里。


溺水猪抓住腐木,只会两个一起沉底罢了。


fin.

维生素蜥

在伊鲁席尔的幽灵下共舞

在伊鲁席尔的幽灵下共舞

哆啦七梦

堆放

P1是被罪业之火熔化的黄金冠

后面有利奇沙

堆放

P1是被罪业之火熔化的黄金冠

后面有利奇沙

哆啦七梦

P1 埋胸不成完美弹反

P2,3利奇沙

P4夹带恶兆,我新出炉的老婆……

P1 埋胸不成完美弹反

P2,3利奇沙

P4夹带恶兆,我新出炉的老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