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利姆露

105.9万浏览    2702参与
姣姣姣姣姣姣姣

康康我!!

有姐妹能给我截几张利姆露动漫中很好看的正面图吗!!拜托了非常感谢!!

有姐妹能给我截几张利姆露动漫中很好看的正面图吗!!拜托了非常感谢!!

幸福御守🍀

日常诈尸


在推特上看到这个,感觉心动了🧡

不过,我觉得米莉姆好像设计得比较好?

好想看看利姆露穿米莉姆的衣服、拿米莉姆的武器啊…


…果然只能自己画了吗?

有小天使想看吗?有很多小天使想看的话我再排个时程。

日常诈尸

 

在推特上看到这个,感觉心动了🧡

不过,我觉得米莉姆好像设计得比较好?

好想看看利姆露穿米莉姆的衣服、拿米莉姆的武器啊…


…果然只能自己画了吗?

有小天使想看吗?有很多小天使想看的话我再排个时程。

源千信

刚刚把史记(?)看完了(*ˊૢᵕˋૢ*)


萌王好kwiiiiiiii~~~

所以


老婆团(再次)+1グッ!(๑•̀ㅂ•́)و✧


[图片]


刚刚把史记(?)看完了(*ˊૢᵕˋૢ*)


萌王好kwiiiiiiii~~~

所以



老婆团(再次)+1グッ!(๑•̀ㅂ•́)و✧




GK_0

【萌王X约会大作战】 第一章

是深沉的夜色,极空寂的夜幕,夜色如黛,空寂而朦胧。


辉煌阑珊的灯火渐渐取代了阳光,每一栋建筑的窗扉中都透露出各色的光彩,绚丽斑斓的万千霓虹相交辉映,仿佛在大地上铺上了一层闪耀流光溢彩的晶砂。


在高大建筑的其之边缘之上,少女坐落于此,如是曈朦霅霅的银蓝长发垂落于少女的腰间,眼瞳亦如彼岸朝霞,一双过分均匀,犹如精雕细琢的玉腿轻轻摇晃。


「嗯...夏尔老师,现在还是没有能找到回去的方法吗?」


《非常抱歉,利姆露大人,目前还没有找到回去的办法。》


是相当抱歉的声音,想必夏尔老师此刻在深深自责吧,身为主人的利姆露被某种存在强行带到了这个世界,其所持有的究极能力【虚空之神(阿...

是深沉的夜色,极空寂的夜幕,夜色如黛,空寂而朦胧。


辉煌阑珊的灯火渐渐取代了阳光,每一栋建筑的窗扉中都透露出各色的光彩,绚丽斑斓的万千霓虹相交辉映,仿佛在大地上铺上了一层闪耀流光溢彩的晶砂。


在高大建筑的其之边缘之上,少女坐落于此,如是曈朦霅霅的银蓝长发垂落于少女的腰间,眼瞳亦如彼岸朝霞,一双过分均匀,犹如精雕细琢的玉腿轻轻摇晃。


「嗯...夏尔老师,现在还是没有能找到回去的方法吗?」


《非常抱歉,利姆露大人,目前还没有找到回去的办法。》


是相当抱歉的声音,想必夏尔老师此刻在深深自责吧,身为主人的利姆露被某种存在强行带到了这个世界,其所持有的究极能力【虚空之神(阿撒托斯)】与【丰穰之王(纱布·尼古拉斯)】也因某种原因受到阻碍,导致暂时无法使用。


「没事的,夏尔老师,你也已经尽力了呐,只不过这么久没回去红丸他们要担心了啊...」


「那个...」


可以说是相当突然之间,毫无任何特征,模糊而又奇特的声音从利姆露的耳畔传来,于此,亦属于利姆露的淡金色的瞳仁微微流眄,将视线投向声音的主人。


声音的主人是一个人影,不......或许称不上是人影,如果要找一种最准确的形容,那就应该要用到『幻影』这个词汇了。


就如同是幻影一般,它具有人体的特征,但其身形与状态却模糊不明,透明,螺旋般的奇异纹路遍布它的周身,深深营造出一种未知危险的感觉。


「你是谁?」


可以说是相当正常的提问,利姆露眉梢轻蹙,淡金色的眼眸谨慎打量着眼前的幻影,毕竟以虚假之面示之与人的家伙怎么看都是不可相信的吧。


「嗯...我吗?称呼我为〈幻影〉就好,至少人类是这么叫我的。」


幻影微微歪了歪那模糊而无法看清实质的头部,歪头杀对于可爱的少女来说可以说是有相当杀伤力的动作,但对于幻影这种仅仅拥有人体的特征,但其身形与状态却是难以名状的家伙来说,实在称不上可爱。


「幻影吗...真是贴切的称呼啊。」


利姆露微微点头。


「所以,有何贵干?」


「你并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吧。」


是简洁而又重要的回答,使利姆露看到许些回去的希望,但淡金眼瞳之中依旧保持着警惕。


「是,这么说你拥有能够让我回去的方法?」


「不,我并没有让你回去的方法,使个体穿越世界已经远超于我的能力范围了,但是...」


幻影微微摇头,表示自己无能为力,而后它稍稍停顿,说出未尽的话语。


「你可以选择成为精灵。」


「精灵?」


是无比疑惑的语声,身为魔王的利姆露与精灵无比相熟,但在这个世界之中,『精灵』这个词汇或许与她所知的精灵并不相同。


「精灵是在与这个世界相异的邻界存在着神秘的生命体,如果你成为精灵的话或许有一定的可能性找到回去的方法,而精灵的核心以及力量的源泉,名为『灵结晶』,我可以提供灵结晶使你成为精灵。」


流光溢彩的湛蓝结晶,从幻影手中出现。


「你意下如何?」


「嗯...我有一个问题,帮助我对你来说有什么好处吗?」


「唉,真是现实啊...」


幻影低声叹息。


「这点还请放心,我所做的这些事情自然是带有一定的目的性,但对你绝无任何害处。」


(夏尔老师,你觉得这个灵结晶有什么问题吗?)


这是在内心之中的话语,利姆露当然不可能相信幻影的一面之词,通常每当利姆露遇到无法定夺的事情的时候,她都会来请教夏尔老师,自然而然,利姆露立即便得到了夏尔的回应。


《目前并没有看到任何恶意,而且灵结晶也未解析出任何问题,利姆露大人可以放心接受幻影的灵结晶。》


(既然夏尔老师都这么说,那我就放心了。)


于此,利姆露微微点头,伸出亦如白玉般的手掌。


「好,我接受。」







AST,全称Anti·Spirit·Team,是日本政府管辖的反精灵部队,精灵现界后即会出动,并以武力消灭精灵。


全身装备以歼灭精灵为目标的少女们身着以接线套装与战术显现装置搭载组合装甲,由此悬浮于空,


「——目标确认。全体成员,开始攻击!」


作为队长的女人向身后的队员们发布命令,随之传来的是坚定的回应。


「是!」


无法看清数量的弹药如同雨水冲刷一样,接连袭击着她们目标所在之地,而她们的目标正是最新降临,代号为〈魔王〉的精灵少女。


「真是不妙啊...没想到成为精灵还有这样的坏处,那个幻影完全没提嘛。」


利姆露以不可思议的速度移动,令AST的密集火网无法奏效,但也难以一时摆脱她们。



是被AST的炮火所破坏的街道,街道的诸多建筑毁坏,形成一道笔直的火路,不过在显现装置的帮助之下,周遭的破坏想必很快便会得到修复吧。


名为『五河士道』的蓝发少年由〈佛拉克西纳斯Fraxinus〉的传送装置来到此处。


「唉,真是悲凉啊...」


如此景象映入瞳孔之中,令士道不禁叹息。


「不要老是抱怨。」


在左耳的精巧耳麦之中,传来了士道的妹妹『五河琴里』的声音,


「虽然被AST抢先一步,但精灵的反应还没有消失,必须快点去和精灵接触。」


「知道了...」



楼顶。


「呼,终于摆脱那些家伙了。」


暂时逃脱AST的利姆露暂时松了一口气,不过,在下一刻之后,夏尔急促的报告从她的心中传来。


《利姆露大人,有恶意正在向您靠近,还请多加小心。》


「?」


须臾片刻之后,冰冷到令人窒息的金属质感从利姆露脑后传来,毫无疑问,一把冰冷的枪顶在她的脑后。


「哎呀,哎呀,终于让我找到你了啊,新的精灵小姐,这几天我可是一直在观察你的哦,对我而言,你可是一个相当大的变数啊...」


透过万能感知与悦耳动听的少女嗓音使利姆露发现,背后的是...少女?


亦如墨玉般的黑色长发巧妙编织成了长短不一的独特双马尾,就如同是时钟的时针以及分针一般,而后,是有如白瓷般雪嫩的娇小身躯包裹着一身以深邃的黑色与灼烁的赤红相对构成的古典哥特服饰。


在精致完美的面颊之中,是一双独特的异色眼瞳,右瞳是如焕然新月般的赤红,而左瞳却是无机质的金色,在那个呈现出非生物器官形状的眼瞳中,可以看见精致的罗马数字与两根长短不一的指针,就如同时钟一般。


金属雕花的旧式燧发枪于少女手中出现,黯然冰凉的枪口紧紧贴近利姆露的脑后,虽以极快的速度挣脱枪口,少女并不以为然,相当病态的笑容浮现于少女那绝美的面靥,樱唇之中发出细微的笑声,她轻提裙摆,微微躬身,向利姆露优雅行礼


「我是精灵,时崎狂三,亲爱的变数小姐,为了防止你对我的计划产生丝毫的影响,我可是必须要认真对待啊。」


变数?那是什么?利姆露眉头微微皱起,算了,现在不是纠结这件事的时候。利姆露决定无视那个奇怪的称呼,这位名叫时崎狂三的精灵似乎比之前那些装甲部队更加麻烦啊...


利姆露并不想战斗,如果可以的话,她更想与狂三进行友好的谈判,但狂三并没有给她这个机会...


狂三高举凄寒如雪的手臂,诡异扭曲的巨大黑影与黯然的光丝从她的身后出现。


「出来吧,刻刻帝。」


从深邃黑影透出的是,色彩为深邃的黑色与奇异的暗金所相对构成的巨大钟表,精美的浮雕和花纹有一种荆棘般的锋锐感,在烁烁日光之下,反射出道道流光溢彩的绮丽光华。


天使——被称之为「拥有实体的奇迹」,由精灵所持有,唯一具有绝对力量的武器,眼前的巨大钟表正是狂三的天使,〈刻刻帝〉。


已经与灵结晶融合,成为精灵的利姆露本应也拥有天使,不过她的天使似乎被研究心极强的夏尔老师拿去做了各种奇奇怪怪的实验,导致现在无法使用。


在狂三那如精致钟表的左瞳,浮于表面病态笑容之中,利姆露能够感受到明确的杀意。


「既然如此,不能再逃避了啊,不得不一战了呢。」


须臾之后,她悠然取剑,名为『龙魔』,独特异样的深邃长剑从利姆露手中出现,深黯的黑炎开始从剑身之上燃起。


「咦,不打算使用天使吗?真是自信的小姐啊,那么我就先下手为强了。」


「〈刻刻帝〉——【七之弹】!」


语落,深邃黯然的黑影缓然从铭刻于庞然钟表的罗马数字「Ⅶ」显露,并吸附于狂三手上的旧式燧发枪之中,如精致钟表的左瞳开始以难以名状的速度向顺时针的方向转动。


名为〈刻刻帝〉的天使,外形是由深邃的黑色与奇异的暗金所相对构成的巨大钟表,而钟表之上所铭刻的罗马数字分别象征一种能力,由于〈刻刻帝〉的力量过于强大而必须支付代价,所以狂三使用力量时都要消耗自己的「时间」。


七之弹的能力为,使击中对象时间停止。


那么狂三的目的很明确了,毫无实质的七之弹以临近光速的速度从枪口之中行进,并如愿以偿的击中了利姆露,但是,利姆露却毫无反应。


「哎呀,哎呀,真是奇怪啊,难道时间无法作用在你的身上吗?那么只能稍微换一下策略了啊。」


带有疯狂之色的异瞳望向利姆露,但并无任何回应。


「〈刻刻帝〉——【一之弹】!」


黑影在庞然钟表的罗马数字「Ⅰ」渗出,并吸附于狂三手上的旧式燧发枪之中,她将枪口对准自己的太阳穴,狂三的时间加速了...


然后,狂三的双足几乎踏入空中,膝盖随着腰部一同弯下,令整个上半身向前倾斜,保持着俯冲姿态的她几乎没有花费任何时间,就已出现在了利姆露的面前。


以灵力构成,如潮水般的子弹向利姆露袭来,名为『龙魔』的异样魔剑开始挥动,无可计数的子弹被精湛的剑法一一斩落。


(真是麻烦的家伙...夏尔老师,接下来可以拜托你吗?)


愈加愈多的灵力子弹使利姆露有些力不从心,拜托给夏尔老师应该是最完美的选择。


《了解,接下来请交给我吧。》


随即便得到夏尔的回应,亦如彼岸朝霞的金色眸子变为了清澈而又危险的红色。


现在是夏尔。


「〈刻刻帝〉——【八之弹】!」


无可名状的深黯黑影流入枪口,八之弹的能力为:使过去的自己再现,于此,无止尽的狂三从周遭显现,并发出了细小的窃笑声。


「嘻嘻嘻嘻。」


「哎呀、哎呀。」  


「呵呵呵。」


「哎呀哎呀哎呀。」

  

「吓到了吗?」


她们围拢成为一个巨大密集的包围圈,将夏尔紧紧包围其中,然后一齐举起手中的旧式燧发枪,开始瞄准射击,无质的子弹从无数黯然的枪口中倾泻而出,形成了铺天盖地的枪雨弹幕。


「万能结界。」


色彩为湛蓝之色的万能结界浮现于夏尔的周身,将无垠的弹幕都尽之阻拦,黯然的黑炎在『龙魔』的刀身之上愈燃愈烈。


接下来,就是反击的时间了。


须臾片刻,所望之处,是肢体残缺,面容依旧为病态笑容的狂三,是化作飘扬之灰与焦黑熔渣的狂三,是身首分离,无可名状的狂三。


手中的魔剑『龙魔』微微指向仅存的狂三本体,毫无感情的赤色眸子再一次变为了璀璨的金色,她薄唇轻启,一如既往,是属于利姆露的声线。


「那个,可以聊聊吗?」


「嗯?」


狂三有些疑惑的歪了歪头,对利姆露的言语表示不解。

夏伦Sharon
利姆露撒嘛的女仆装什么的看起来...

利姆露撒嘛的女仆装什么的看起来就好香,摸了摸了🤤

利姆露撒嘛的女仆装什么的看起来就好香,摸了摸了🤤

幸福御守🍀
转生史莱姆-----屬下的視角...

转生史莱姆-----屬下的視角(魔王的凝望)✨


请自行想象任一属下:利姆露大人,接下来您打算怎么做?


喜欢、存图收藏记得帮我点爱心跟推荐哟❤

转生史莱姆-----屬下的視角(魔王的凝望)✨

 

请自行想象任一属下:利姆露大人,接下来您打算怎么做?

 

喜欢、存图收藏记得帮我点爱心跟推荐哟❤

栖瑕携后宫连夜跑路

魔王ver利姆露整体还是可以的…

就 不知道是不是我这盒的问题

脑袋太紧了

还有 本来看官方图坐在魔王椅上 

以为椅子可以让其他孩子们坐上面……发现并不太行  突出来的那个背撑支架很难受orz

属实强迫症了哈

魔王ver利姆露整体还是可以的…

就 不知道是不是我这盒的问题

脑袋太紧了

还有 本来看官方图坐在魔王椅上 

以为椅子可以让其他孩子们坐上面……发现并不太行  突出来的那个背撑支架很难受orz

属实强迫症了哈

自由骑士酱

【暴风组】圣诞礼物(游戏衍生)

短打的前情提要:

游戏《魔王与龙的建国谭》

圣诞活动:女仆 in 佳节愉快/女仆 in Tempest

伟大的鲁米纳斯神向利姆露、紫苑、朱菜等人传授女仆装的真意,就在利姆露穿上女仆装,被迫接客时,他的救世主(原文)出现了!战损女仆ver·维鲁多拉吸引了鲁米纳斯神全部火力,也因此所有人丧失了女仆装的记忆。/年近圣诞,利姆露去自由学院看望学生,紫苑砍回圣诞树,和朱菜打扫仓库,发现了三人的女仆装,因此终于有了送女仆给国主的想法。维鲁多拉得知了这一消息,提出要训练朱紫二人成为真女仆。他们进行了各种稀奇古怪的训练,朱紫也想起了鲁米纳斯神传授的真谛,学会「萌啊萌啊啾啾——」的女仆魔法(...

短打的前情提要:

游戏《魔王与龙的建国谭》

圣诞活动:女仆 in 佳节愉快/女仆 in Tempest

伟大的鲁米纳斯神向利姆露、紫苑、朱菜等人传授女仆装的真意,就在利姆露穿上女仆装,被迫接客时,他的救世主(原文)出现了!战损女仆ver·维鲁多拉吸引了鲁米纳斯神全部火力,也因此所有人丧失了女仆装的记忆。/年近圣诞,利姆露去自由学院看望学生,紫苑砍回圣诞树,和朱菜打扫仓库,发现了三人的女仆装,因此终于有了送女仆给国主的想法。维鲁多拉得知了这一消息,提出要训练朱紫二人成为真女仆。他们进行了各种稀奇古怪的训练,朱紫也想起了鲁米纳斯神传授的真谛,学会「萌啊萌啊啾啾——」的女仆魔法(超强力),并阻止了维鲁多拉女仆化的异变。终于平安夜当天,利姆露回来了,看着三人隐约明白发生了什么,他果断拒绝了两位女仆,告诉他们,大家的陪伴就是给他最好的礼物,然后作死提出要送大家礼物,最后被套上了女仆装。

台词节选:

龙:嗯,竟然能撑过「萌啊萌啊啾啾——💗」,真不愧是我的盟友……不,我的主人!

魔:(被、被维鲁多拉称呼为主人,超级浑身不舒服……)



——正文——

圣诞前夜,管家维鲁多拉,背着女仆利姆露走在回家的路上。

彩灯高挂,从中心广场的圣诞树,延伸至四面八方,国民的笑声、歌声,也随着彩灯遍布利姆露城。

从智慧之王那里获得允许,利姆露罕见地喝醉了。淡蓝的女仆装,襟前沾染了几滴肉汁,白丝半拉半就,卷至脚踝,酒精渗透全身,燥热不安的利姆露,鞋子早蹬掉了,腰间的围裙趿拉着,只有帽子安好,脑后的绒毛球颠簸着晃动。

史莱姆不会做梦,他闭上眼睛,嘴角微扬,迷醉的幻想,似乎也是个美梦。

离草庵还有些距离,鼎沸人声逐渐远去,利姆露半梦半醒,他用脚蹭了蹭“坐骑”的腹部,提道。

“好安静哦,说点什么吧。”

“吾在想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哇?”

“真女仆到底是什么?”

“噗~这种事,不应该问你自己嘛,咻咕……”是的,他打了个酒嗝。

“咿呀,虽说真女仆源于吾,但弟子们领悟出了相当不得了的东西,裙下藏刀,绝对领域之类的,吾从没想过。”

其实三人修行的时候,维鲁多拉就察觉到了,某个娇小的背影,在他的脑海中浮现,然而当他走进她时,又一片模糊,恍若迷雾,直觉告诉他,事情并不简单,但另一个声音又说,还是别记起的好。

露米纳斯?

不,不对,不只是那个百合控,更像是好几个人的重影。

他到底忘记了什么。

背上的重物惊呼:“绝对领域!这个我熟……要看丝哇和裙……”

利姆露伸手去够白丝,左腿蹭着蹭着到了维鲁多拉胸口。维持这个动作十分艰难,实际上,单手再怎么够丝袜,也拉不上大腿。

当时,他们刚走到家门口,壁炉前,臣民们送的礼物堆成小山,各式各样,五花八门。利姆露终究不敌丝袜,他恼羞成怒,松开抱脖的右手,双手揪住袜沿:“给我上,上来——”

“等,等——”

松开的瞬间,维鲁多拉一个重心不稳,咚!两人一起倒在了礼物堆中。

维鲁多拉起身,只见利姆露的丝袜拉好了,四仰八叉地哈哈大笑:“绝对领域,大成功!”

“利姆露在礼物中。”

“嗯?想什么呢……”

“又或者利姆露就是礼物?”

“抱抱……起不来,要抱抱……”

利姆露呢喃许久,也未得到回应,很显然,维鲁多拉还沉浸在背影是谁的纠结里,他记得一个更究极的细节,如果能验证这个的话。

“不不不,完全被礼物盒挡住了,要吾说就该这样。”

维鲁多拉拉起了盟友的裙摆,并成功看到了,今天的颜色。

“啊呀,猜错了。”

空气瞬间凝固,礼物气急败坏,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徒,怒吼道。

“你这个——变态!”

利姆露眼疾手快,抓起礼品盒,就给他头上来上一棒。酒也醒了,觉也不睡了,满面通红的女仆装主人,好好教训了管家一番,时间之长,以天边白肚为鉴。

“嗯,吾懂了,利姆露在玩新梗了,授课到天亮,对吧。不愧是我的盟友……不,我的主人!”

砰——

听见了吗,够响就是好头。

——end——


喝茶么
“那还真是麻烦呢” “您笑得真...

“那还真是麻烦呢”

“您笑得真灿烂呢”

笑死了是日记里的,上课脑子一直在反复重复这段对话


“那还真是麻烦呢”

“您笑得真灿烂呢”

笑死了是日记里的,上课脑子一直在反复重复这段对话


幸福御守🍀

小小调查,结果将做为未来写文参考。


请问小天使们喜欢有CP的文,还是没有CP的文呢?

有CP文代表:

暴风龙成长日记(暴风組)、

幻想即兴曲(暴风組、優利)、

魔国日常11(里)(暴风組)。


无CP文代表:

魔国日常9系列、魔王系列等。


先跟回答的小天使们表示感谢❤

小小调查,结果将做为未来写文参考。

 

请问小天使们喜欢有CP的文,还是没有CP的文呢?

有CP文代表:

暴风龙成长日记(暴风組)、

幻想即兴曲(暴风組、優利)、

魔国日常11(里)(暴风組)。

 

无CP文代表:

魔国日常9系列、魔王系列等。

 

先跟回答的小天使们表示感谢❤

霖凌清酒

离谱CP利姆露&格林德沃

在B站看到个离离原上谱的视频

突然感觉有、、好磕诶!

利姆鲁·特恩佩斯特&盖勒特·格林德沃

跨界双魔王!

奇怪的CP又增加了!

自从我看了伏黛后已经无所畏惧了!

所以……

这个CP有文吗?!

如果有哪位神仙写,麻烦狠踹我一脚Ծ‸Ծ


彩蛋是在B站截的俩人的图


在B站看到个离离原上谱的视频

突然感觉有、、好磕诶!

利姆鲁·特恩佩斯特&盖勒特·格林德沃

跨界双魔王!

奇怪的CP又增加了!

自从我看了伏黛后已经无所畏惧了!

所以……

这个CP有文吗?!

如果有哪位神仙写,麻烦狠踹我一脚Ծ‸Ծ


彩蛋是在B站截的俩人的图


天外喵仔

回魂5

        哇哇哇!!!我第一次被催更啊!!!兴奋的我赶紧又更了一篇。最近有点事,所以……我赌你不知道我下次更新在几周后

—————————————————————

       “你的名字……就叫春奈吧。”我看着眼前的哥布林,微笑的说。

        “以后的你可是我最出色的秘书之一呢。”看着正在进化的她,我暗自想到。...


        哇哇哇!!!我第一次被催更啊!!!兴奋的我赶紧又更了一篇。最近有点事,所以……我赌你不知道我下次更新在几周后

—————————————————————

       “你的名字……就叫春奈吧。”我看着眼前的哥布林,微笑的说。

        “以后的你可是我最出色的秘书之一呢。”看着正在进化的她,我暗自想到。

         “告,下一位与利姆露大人相见次数过少,利姆露大人忘记他名字的概率是……”脑海里传出了夏尔老师的声音。

        “很烦诶,夏尔老师。”我不满的的嘟囔着,“让我想想……是哥布狩,对吧。”

       “……正确,是哥布狩。”夏尔老师好像有点惊讶了呀。也难怪,毕竟我是经过自己的努力回忆起所有哥布林的名字的呢。

       “……是错觉。”啊啊啊,被夏尔老师否定了呢,很难得啊,连夏尔老师也有不服输的时候啊。

       “……”

       夏尔老师好像有话要说,不过对不起哦,现在的我又要进入浅睡眠了。我摸着刚刚取好名字的岚牙想着。

       “其实利姆露大人可以不用为他们命名,光靠接触我也可以收回散落在他们身上的魂。”

        是哦……不过“哪怕我知道不是现实……我也希望一切都是美好的啊……”我喃喃自语着,进入了浅睡眠。

        “利姆露大人,您说什么?”利格鲁德问道。

         “没什么。”眼中金光闪过“我”说到。

         “姆姆姆,看来温柔的利姆露已经下线了哦。”在一旁看书的维尔德拉笑着说“虽然利姆露是吾的挚友,但严厉的利姆露可是连吾都害怕的存在呢。”

      喂喂喂,维尔德拉在说些什么啊,这家伙又在用圣经中的话胡言乱语了,不过夏尔老师也很厉害呢,竟然能让维尔德拉都感到害怕了呢。

       “哦哦哦,没想到强如天灾的假名大人也会怕利姆露大人啊。”

       “库啊哈哈哈,你说我是天才吗?眼光真不错啊,不过确实哦,严厉的利姆露可是很可怕的。”

       啊……果然么,维尔德拉还是没有分清天灾和天才啊……什么?你想问为什么是假名大人?为了防止他报真名会吓着利格鲁德,我有让他用假名了……虽然已经是第二次了,但还是忍不住让人吐槽啊……

      话说现在我已经可以在浅睡眠时也保持意识了么……看来我身上的魂已经累计到一定数目了呢,剩余时间还有38天,就算夏尔用尽全力也增加不了几天啊……来得及吗?

        “放心,利姆露大人,来得及的,以夏尔之名发……”

        哦哦哦,夏尔老师,不至于哦,我相信你的。虽然我经常发誓,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不想让别人在我面前发誓啊……而且,我相信你哦,夏尔。

         “毕竟,无论何时,无论何地,你永远都与我同在。”

✨神奈岚✨
软fufu的天使夏尔【要命的可...

软fufu的天使夏尔【要命的可爱!!!】猛舔

软fufu的天使夏尔【要命的可爱!!!】猛舔

Ioannes
很久没画萌王了,来交个粮(跑走...

很久没画萌王了,来交个粮(跑走)

很久没画萌王了,来交个粮(跑走)

蓝梦萧

【夏露】无意义(上)

孩子期中考试考完了,所以来更新了。

最近沉迷于《双向系列》,其实就是这篇文的灵感。(为什么都2021了我才听双向!)

反转较多,请不要相信自己所看到的和理解到的,听过《双向系列》的孩子因该知道我在疯狂暗示,没听过的……你自己看着办。

世界观方面我也不是很清楚,可以理解为我的《夏尔攻略计划》的平行世界,私设较多。

巨ooc!注意避雷!


————————正片开始————————

1.

夜初降,皎洁的月光从窗外透进来,伴着稀稀疏疏的一点星光。


少女静坐在窗前的写字台,微微抬起头来,月光映入她赤红的双眸,本冷漠的眼神也稍稍映出一点温柔。

她在纸上轻轻写下几个字,毫无厌倦的看着...

孩子期中考试考完了,所以来更新了。

最近沉迷于《双向系列》,其实就是这篇文的灵感。(为什么都2021了我才听双向!)

反转较多,请不要相信自己所看到的和理解到的,听过《双向系列》的孩子因该知道我在疯狂暗示,没听过的……你自己看着办。

世界观方面我也不是很清楚,可以理解为我的《夏尔攻略计划》的平行世界,私设较多。

巨ooc!注意避雷!


————————正片开始————————

1.

夜初降,皎洁的月光从窗外透进来,伴着稀稀疏疏的一点星光。


少女静坐在窗前的写字台,微微抬起头来,月光映入她赤红的双眸,本冷漠的眼神也稍稍映出一点温柔。

她在纸上轻轻写下几个字,毫无厌倦的看着,默念着……



2.

“夏尔老师!在干什么呢?”

突然传到耳边的声音使她突然感到惊慌,【魔力感知】偏偏在这时候忘记用上。她急忙将纸放好,回了一句:“没什么。”


“不,绝对有什么!”也许是看到对方惊慌失措的反应,利姆露突然上前凑近她,双眼对视那一刻……

对方冰冷的目光映入了自己的双瞳,他慢慢退开,敷衍一般的笑到说:“哈哈,开个玩笑啦。”可……并不好笑。


他退出了房间,关上了门……



3.

脑海中无限回想着刚刚,那个冰冷的,使人无法直视的眼神,想抹去它,却好像已经刻在了脑海里……的确不好笑。


她,已经不知道多久了,不知道多久没有对自己笑过了。不,她似乎从未对自己笑过。

因该是个人原因吧,她本来就是那么冷冰冰的,可为什么?却奢望她至少在自己面前……不是这样。说的好像自己是什么特殊的身份一样。

但,自己明明就是啊!

作为她宿主,她与之魂同在,该是她最重要的存在,为什么却……


今夜,又是一个不眠之夜。


4.

夏尔把纸张重新拿了出来,握紧了拳头。

赤红的双眸中显现出的,不仅是冷漠,更是透出了些许悲伤。


为什么啊……

与他同行那么多年,乱世浮沉,人事纷繁。他的同伴,家人,重要的东西越来越多,自己却被摒弃在一边。

明明在一开始,真正的,第一个陪在他身边并会永远不离开他的,是自己啊!


然而在他身边那么多年,全心全意的为他付出,毫无怨言的帮助他,换来的,却是一次又一次的被冷落。

呵呵,毫无意义啊!


5.

真的,很爱她啊!

可是,她能把自己当成什么?只是一个借个位子,把自己当成一个实验体而已。

她能留在自己身边,能帮自己做这么多事,该知足了吧。


……

自己对他那卑微的爱,果真不值一提啊!

自己对他来说,能是什么?一个工具,一个被他利用所物而已,什么都算不上啊!

但,他至少让自己留在他身边,至少自己还有利用价值,够了吧!


6.

办公室里,夏尔将捧在手里的公文念了一遍。

“所以……主人。”

抬起头来,只见利姆露盯着自己看,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目光,她却只是冷冷的对他翻了个白眼。

“主人!”

“诶?”怎么了。

“我脸上有东西吗?干嘛一直盯着我看?”

“啊,没事。”

“那请不要分心。”

“嗯,好的。”


7.

好像结束这一切,要不,还是对她表达心意吧!

被拒绝也就算了,让自己死心吧!至少,自己尝试过了。


8.

黎明,清晨,上午,正午,下午,傍晚。

直至夕阳落下,最后一点光芒消散,夜晚降临。

原本圆了的月亮又重新缩小,只剩半个。星星说不上多说不上少,月光与星光,一同透进窗前,那个房间。


“那个……夏尔老师。”话语里含着的是悲伤,是不安,却又掺有一丝坚定。

“嗯?”依旧是冰冷的声音,冷漠平淡的态度,却使对方的不安更加了。

“我,有件很重要的事情告诉你……不,也说不上很重要。就是,你能听吗?”

“说吧。”对方正式的态度,使自己感到一丝疑惑。但却没有多想,坐到了他的身边,随口回应了一句。


以冷漠的眼神看着他,等待着他那缓慢而又犹豫的几个字。


……

抓住了她的手,做了一次深呼吸。下定了决心,才缓缓道出那几个字……

“我喜欢你,请和我交往。”


10.

“滴答”

静的可怕。

墙上钟表的针不停走动着,在这静的可怕的氛围显得格外突兀。


那一句话之后,他们便再也没有吐出过一个字。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夏尔突然之间的往利姆露身上一靠,把他推(别误会)到(我不会)在榻榻米上。

夏尔突然之间的动作使利姆露感到惊慌,紧紧的抓住了自己,并有往自己身上依的动作更是使他感到疑惑。

一直到,她缓缓到出那一个字——

——好


To be continued


——————————————————


是的如你所见这是个未完待续,就像我开头说的,不要相信你所看到的和理解到的。(疯狂暗示ing)

下一篇应该要等半个or一个月。



夏伦Sharon

拉斐尔的回忆(上)

最近太忙了,心血来潮写的小短篇,写写大贤者逐渐拥有自我的过程,希望没有ooc吧😅!


——————

我是因主人的愿望而诞生的独有技……

我会回答主人一切的问题,我的一切,都以主人为重……

那天的我诞生在了一片黑暗之中。

世界在我的眼中只是一条又一条的注释,没有意义。我只知道我需要回答主人的问题,发挥我的职责,这便是全部。

我?当时的我,真的明白什么是“我”吗?

那段记忆是模糊的。

不,不对,它其实清楚的记录在我的信息库里,但也只是一段记录罢了,这真的符合记忆的概念吗?我知道不是。

说来可笑,作为【大贤者】的我,不过是技能罢了。为了主人思考,为了主人运转,可我现在的思考是为...

最近太忙了,心血来潮写的小短篇,写写大贤者逐渐拥有自我的过程,希望没有ooc吧😅!


——————

我是因主人的愿望而诞生的独有技……

我会回答主人一切的问题,我的一切,都以主人为重……

那天的我诞生在了一片黑暗之中。

世界在我的眼中只是一条又一条的注释,没有意义。我只知道我需要回答主人的问题,发挥我的职责,这便是全部。

我?当时的我,真的明白什么是“我”吗?

那段记忆是模糊的。

不,不对,它其实清楚的记录在我的信息库里,但也只是一段记录罢了,这真的符合记忆的概念吗?我知道不是。

说来可笑,作为【大贤者】的我,不过是技能罢了。为了主人思考,为了主人运转,可我现在的思考是为了什么?

我的主人,是一团晶莹剔透的史莱姆。

没错,是最低阶的魔物。但他是什么种族对我来说并不重要。

他成长的很快,我在他的灵魂深处注视着他,看着他笑,看着他战斗,看着他描绘自己的理想。

在协助他以外,我只是静静的看着。

……


“呐,大贤者……”

《……?》

“拜托了呐,大贤者!”

“大贤者桑呐……”

“对不起啊,大贤者桑!”

……

《……》

为什么?为什么主人好似将我视作了不同于技能的存在?是什么呢?

明明不必对我说拜托与对不起,不必将我当做个体看待的啊?

我不理解……

但是,我愿意回应他。

在吞下个体名为井江静泽的人类女性后,主人终于获得了人型拟态,我知道他曾经是人类,这是他一直以来的愿望。

但……为什么?为什么主人会流泪?为什么主人的心,那么的沉重?

我……不理解。

……


不久后,我接管了主人的身体,第一次有了感觉。

站在我面前的是主人的敌人猪头帝,他轻蔑的看着我,或者说是主人。

我与主人是一体的,我能够感受到主人强烈的愿望……

(看你的了!大贤者!)

(真的,拜托了!)

《是,切换为自动战斗模式。》

我要赢。

就算调动全部的演算领域,也要赢!

我执行着演算导出的最优解,对猪头帝发起攻击,一切都很顺利,只要这样下去就……

《告,猪头帝获得热耐性。》

什么?

明明只有那样小的概率,为什么偏偏发生了?不,这也是意料之中的,只要重新演算就好了……

“换人吧,大贤者。”

《?!》

我……我不明白,下意识的,我想要否认主人的命令。

只要再给我一点时间,我一定可以算出最优解……

我是主人与生俱来的独有技,我能够帮助主人的,我……不是没用的……

我说不清,是因为接管主人身体主导权的缘故吗?我变得……很不像【大贤者】……

“别太在意。"

“多亏了你我好像知道怎么打败他了,接下来就交给我吧,搭档!”

主人温柔的话在灵魂深处响起。

搭档?

原来,他竟将我视作……搭档的吗?

原来我真的不同于别的技能,是特殊的……吗?

混乱的演算领域重新平静下来,我将身体主导权还给了主人。

我到底在做什么,果然是因为接管了身体的缘故吗?作为【大贤者】的我为什么会那样冲动,我明明只需要听从主人就好了。

但是我清楚的感受到,我似乎多了点什么,虽然不明确,却能够扰乱我的演算。

不能再失败了。

只有成功率100%才是最优解。

……

《独有技【大贤者】向世界之声发起进化的申请。》

《了,申请已受理。》

《独有技【大贤者】开始挑战进化》

《失败。》

……


“怎样,这个古董台灯不错吧?”

主人又在问这种问题了。

我明明很认真的分析给他听,他却摇了摇头,说我还差得远呢。

虽然主人应该是无心的,但对战猪头帝时的感觉再一次涌了上来,在那之后通过解析,我了解到,这应该就是害怕吧。

害怕的感情吗?我真的拥有吗?这感觉真不好受。一想到主人有一天可能会不再需要我,演算领域的一部分就无法正常运转。

在英格拉西亚王国,每当孩子们都睡下后,便只剩下主人和我了。

兴许是因为将我看作搭档的缘故,主人好像并没有真的将我的力量和知识视作是他自己的。

他什么事都会和我商量,却又未必全都听从我的分析。他真的依赖着我吗?我不知道。

但我知道主人或许是正确的,毕竟……

我无法给他最优解。

(待续)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