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利恩

646浏览    58参与
条顿骑士

Year 3394. - Prisoner -1

Leon was dreaming. He was dreaming about his childhood.  He was on back side of carriage looking into evil whirlpool [Profound]. It was shining under the moonlight mysteriously. The view like this, would never been seen by people who lives behind safe wall. He felt like he owned this view, and...

Leon was dreaming. He was dreaming about his childhood.  He was on back side of carriage looking into evil whirlpool [Profound]. It was shining under the moonlight mysteriously. The view like this, would never been seen by people who lives behind safe wall. He felt like he owned this view, and that thought made him some how proud of himself. He wished to look this view forever.     Someone poured water in Leon's head.  As soon as he woke up, pain of his whole body came back as heat.  “Come on, that was a nice dream, you bastard.” Leon, in chain, muttered to tormentor.  “Speak, or die.” Tormentor ignored his complain, and threat him.  Leon failed to count days of he had been chained. He counted up to three days, and that was the limit. His arm, in chain, swollen red, and pain in his back was burning as hell fire.  “Come on tough men, take this.” Tormentor whipped Leon's back once, and twice quickly. Leon was about to pass out. He heard the voice of tormentor saying,  “Where is your fellow?” in faraway.  While he was losing his consciousness, he again recalled memory of his fried Archibald's action.     Leon grew up in group of trader in wasteland called [Storm Rider].  They used be trading agent in dangerous wasteland. However, once wasteland became safe after vanishing of evil whirlpool [Profound], those trading agents like Storm Rider became unnecessary. They ultimately disappeared from wasteland.  Leon felt that he lost his meaning of life, just as sailor with the world of no sea.  It was not easy life as [Storm Rider]; however, Leon was comfortable to be one of them. After losing his [family], he was always being frustrated.     During that time period, someone knocked the door of Leon's house.  “Wuz up. Long time no see, dude.” A visitor said as soon as Leon opened his door.  “Archibald? Thought you're dead somewhere in wasteland! I guess those monsters didn't like the smell of your breath, huh?”  Visitor was Leon's old friend Archibald, who fought in [Regiment] together, also the one who gave fighting lesson to Leon.  “Bad mouth as usually, huh? How you doing?” Archibald said.  “I'm doing fine. Just a bit frustrated. But it's much better here than living in capital.”  Leon could not hide his gladness to meet with his old friend.  Archibald took his hat off and sat on the chair.  Both of them enjoyed easygoing conversation for a while. They talked about their old friends or, old memories of [Regiment]. It was a peaceful time for both of them.     Archibald brought out his main issue after conversation.  “I'm here to offer you a job. I'm going to attack some caravan. Can't do it by myself. Need your help, dude.” Archibald said seriously.  “Tough one?” Leon asked.  “Yup. But it won't be that tough, if we're both on it.”  “Give me the detail.”     Detail of job Archibald offered was attacking caravan sent from Imperroda to Meriguadia. Caravan will formed by 40 to 50 traders with Imperrodian force. To keep secrecy of caravan, those Imperrodian force, as caravan guards, will be camouflaged as trader. The route of caravan was kept in secret, also.  Archibald said that he already confirmed caravan route, and also he said it need to be done as soon as possible.     “Ok. I'm on.” Said Leon, and continued,  “But I want know the reason why we're doing this? For money, or for your political belief, I don't give a crap. I just want to know the purpose, that's it.”  “Purpose, huh?” Archibald took a breath.  “For the world, I'd say.”  “No juggling here” Leon said in serious tone.  Archibald put his hat on and stood up. Then said,  “I'm serious, dude”  “Oh OK, I see you don't wanna talk about it, huh? That's fine.”  Leon showed sulky face. However, he was willing to take this job, because fighting together with Archibald was priceless reward for him.  “I'll be here tomorrow. Don't have much time left.”  Archibald left the house.     Preparation of this [business] went smooth. They found suitable location for attacking caravan, and set bombs on to that location. Also they prepared a carriage full of bombs.  After that only thing they had to do was just to wait for the target. They build a small camp a little away from attacking point and started wait.     In the night before attacking, Leon asked Archibald,  “What are you going to do after this business?”  “Well, there are lots of things waiting to be done. You can help me if you want.”  “...I'll think about it” Leon made his response.     Next day, the target appeared around the noon. There were three carriages. When horse of the front carriage approached to trap, Archibald pushed the switch. Huge explosion occurred. First carriage blew away completely.  Other carriages stopped moving. Guards launched out. As soon as Leon saw it, he started to speed up the carriage, with a lot of bombs. He made his way straight up towards to second carriage. Guards fired their guns to Leon's carriage; however, Leon handled carriage cleverly to avoid gun fires.  In a meanwhile, Archibald fired his guns in both hand. One, two, three...caravan guards fell down one after another.  Leon jumped off from his carriage just a moment before it crashed into caravan carriage.  Explosion occurred right after collision of two carriages.  Leon got up quickly and turned around to the last caravan carriage. He saw Archibald eliminating most of caravan guards. Leon pulled out his knife and started to attack remain caravan guards.     About after ten minutes from last explosion, sound of gun fire had stopped. Only crackling sound of burning caravan remained around the area.  Archibald called Leon from in the shade of last carriage.  “Hey, Leon. Need your hands. Come here.”  “OK, I'll be there soon.”  As soon as Leon made his way to caravan, he suddenly stunned by something.  “I'm sorry my friend.”  Leon heard his friend's voice from his back. He tried to turn around to see Archibald's face; however, he was unable to move his body. Leon lost his consciousness after heavy impact.  Next time he woke up, he was in the jail.  Archibald had disappeared with materials which caravans were carrying.  Only Leon was arrested by Imperrodian force.     Leon awoke by water again.  “Your friend abandoned you, right? You don't have a reason to cover your friend, any more, right?” Tormentor said with tender tone. Seems that tormentor had changed his way to force a confession from Leon.  “Eat crap and die, you stinky pig.” Leon insulted tormentor.  Right after hearing Leon's word, tormentor stepped out from jail for a moment, and then he came back with burning iron pole.  “That's it. I'll shut your mouth, you stinky prisoner!”  Tormentor pointed Leon's face by burning iron pole as threat.  “I had enough of your crap. Do it!”  Face of tormentor turned into red by anger.  Someone came into jail right after Leon said it. 


迅牙

最近参的UL全员日绘。

↓能看的顺序递减(还有塞不进来的

有兴趣的大小姐欢迎????→\^o^/

多妮终于记起修正了一下……以及标签放得下太神奇了。

最近参的UL全员日绘。

↓能看的顺序递减(还有塞不进来的

有兴趣的大小姐欢迎????→\^o^/

多妮终于记起修正了一下……以及标签放得下太神奇了。

kaze
05.利恩 遗产专员 画的时候...

05.利恩

遗产专员

画的时候觉得草稿帅得一b,画完瞬间降了几个档次……

但是利恩本身就很帅呀w

05.利恩

遗产专员

画的时候觉得草稿帅得一b,画完瞬间降了几个档次……

但是利恩本身就很帅呀w

我難過

[UL]─to the future days(4/10)

傑多想過,這星幽界的一切會不會都只是他徘徊在生死關頭或是臨終前所做的一個夢。


因為就這樣有個能讓他逃避著、停滯不前的避難所,對他來說其實也太過僥倖了。


然而這一切至今也沒有任何方式能證明或去否定,直到他真正回到自己應該回去的那個世界為止。


在這世界裡他總是擺出一副高傲的姿態,雖然和生前同樣有著不想要再把更多無辜的人牽連進自己的命運的原因,但也因此,恢復了所有的記憶至今以來他也沒有和任何人提過自己心中不可碰觸的那秘密––他曾想過就這麼死去。


要不是閉上眼等待死亡的時候遇到了那個少女––炎之聖女的話。


要不是...

傑多想過,這星幽界的一切會不會都只是他徘徊在生死關頭或是臨終前所做的一個夢。

 

因為就這樣有個能讓他逃避著、停滯不前的避難所,對他來說其實也太過僥倖了。

 

然而這一切至今也沒有任何方式能證明或去否定,直到他真正回到自己應該回去的那個世界為止。

 

在這世界裡他總是擺出一副高傲的姿態,雖然和生前同樣有著不想要再把更多無辜的人牽連進自己的命運的原因,但也因此,恢復了所有的記憶至今以來他也沒有和任何人提過自己心中不可碰觸的那秘密––他曾想過就這麼死去。

 

要不是閉上眼等待死亡的時候遇到了那個少女––炎之聖女的話。

 

要不是那裏有著光。

 

到頭來,自己只是和殺死母親走出黑暗無光的世界時一樣,渴望著希望,渴望著光明世界吧。

 

雖然他還不確定自己是否已經準備好去面對那些了,但顯然那一日已經逐漸逼近––以或許比原先預期的要早的多的時間。

 

 

 

 

 

 

 

阿貝爾心想,傑多看起來有點自暴自棄的樣子。雖然他或許從以前就是這樣。早在和自己相遇前,就已經再也無法挽回了嗎?

 

前去探路的利恩果然是碰上了麻煩好一會才回來這邊,而在這期間,傑多始終把頭整個埋入包著身軀的大披風中,像是要以全身表現拒絕似的,從阿貝爾的角度只看的到頭巾和從下露出的雜亂髮尾。

 

擁有開創世界之力的少年頓時看起來更小了個頭,只像個鬧憋扭的普通小男孩。

 

啊,如果能那樣多好呢。看著傑多,阿貝爾有時候也會不禁想。正是因為他或許從來不曾期望過的異能才讓他一直痛苦、被人視為獵物、不斷重複體驗殘忍的死亡方式,甚至最後不得不放棄而來到這裡。

 

如果傑多只是個沒有異能的普通孩子,自己在路過遇上時也一樣會試圖救他,然後就這麼跟他熟捻起來,每天帶他去吃吃到飽的餐廳吃到都快被他吃垮,傑多可能會說,沒錢了的話以後可以換我養大叔你啊。然後自己一定會嚴正的回答,用偷來的錢可不算數……。

 

像這樣的事,終歸是不可能的。

 

畢竟他是『護國卿』威爾、帕蘭達因之子,那些或許都是從出生以來就注定的。那也就是他說的『命運是不能忤逆的』就是這麼一回事嗎?那些已經是不可抹滅的過去了,縱使是擁有改變命運的他也無法改變自己的出身……

 

「我的事情已經夠了吧,」抱膝背對而坐的少年悶悶的聲音傳來。

「就當作已經結束了……實際上也是,已經什麼都結束,什麼都成一場空了。之後的事情,要是能返回地上我也會自己去解決,不需要你的力量……」

「所以大叔你別再開什麼要拯救我的玩笑了,這麼閒的話那個時間和工夫不如乾脆去拯救世界算了吧!」

 

傑多語音才落,旁邊默默觀望著的利恩卻忍不住笑出聲來,久違的真心被逗樂笑得十分開懷,「哈哈哈哈哈,拯救世界!是嗎,這樣也是,確實很適合你啊阿貝爾!到時候記得算我一個啊!」

 

聽就知道是開玩笑亂起鬨的。阿貝爾聽著也只能對這熟到不能再熟的友人擺了個無奈的表情,但也不禁認真思考起來,這麼說來眾人復活後的上世界必定會十分混亂,要是真演變成那樣的話自己或許真會再次挺身而出,就像當初對傑多的事情多管閒事那樣。

 

然後那樣的世界,或許也會有自己一直以來所期盼的,真正的永恆之戰?

 

「真要這麼說來,以前我們在連隊對抗渦的時候也確實是在拯救世界沒錯啊,雖然是不得不為之下被人利用完就過河拆橋兔死狗烹。要是回到地上之後有哪個比較有份量的連隊前輩願意來重組,這次不是被導都掌控而是我們憑自己的意志而戰,那倒真也不錯。」

 

聽了劍聖這發言這下倒是換利恩露出徹底無奈的神情了,「天啊,老兄,你看看你居然還真有這打算呢!戰鬥狂也該有個限度啊。」

 

「說是這麼說,到時候你還是只要喊一聲就會來幫忙的對吧。」

 

「唉……可惡,個性完全被把握的感覺真不好。我身邊的人別一個個都這副德性就好了……」

 

傑多和阿貝爾當然也都知道他話中意味的那個人。

 

「哈哈,我倒是挺喜歡你這點的啊。」

 

「少來這套––」

 

聽著阿貝爾和利恩圍著營火的火光天南地北亂七八糟的繼續閒聊,直到利恩起身先行一步回住處休息,傑多眼神閃爍著,然後對於復活後的事情也終於下定了決心。

 

但是阿貝爾卻像是看準時機似的這時又拉回原先的話題––

 

「所以啊傑多,你也別再說那種話了吧?」

 

「……什麼?」

 

「我說過了吧,我不在意怎麼死的,重要的是怎麼活過啊。回到地上之後你一定也還是打算築起高牆拒絕別人的幫助,但是我想告訴你的,這次––」

 

「你根本就不明白!」劍聖表明的決心遭到少年粗暴地打斷,雖然試圖再說些什麼、從他的表情中看出些什麼,但少年的表情卻刻意漠然的毫無變化。

「真是可笑,我看能知道那感覺的搞不好正好只有那女人的兒子吧。」

 

「那傢伙,庫勒尼西居然主動和我攀談想問出些什麼呢,關於什麼因果報應的,真是別開玩笑了。」

 

沒說出口的是,因為被他問到才又回憶起了那令他痛苦的灰白色冬日。他的母親。清晨。取水場。至今想起來仍不知是夢或現實的怪異老婦人––雖然猜測過那會不會是在這世界遇到的那傢伙,但也沒深究的必要了,要是再次遇到自己會有足夠力氣揮開她的手吧。

 

重新想起這些讓他特別感慨的或許是,那時真的天真的以為到了外面的世界就能一直沐浴在溫暖的陽光下。

 

同樣沒能說出口、說不出口的是,傑多在即將放棄一切讓心死去之前,心中復甦的,為自己而死的阿貝爾,明明已是冰冷的屍首了,感受到的卻不可思議的好像那天感受到的暖意一般。

 

可是自己已經喪失了能如那時一樣直接表現出感情的率直了吧。見阿貝爾什麼話也沒對他說,只是直直地望著他,傑多有些心慌,卻仍裝作像面前的青年準備要離開的那天一樣,好像沒有任何不捨。

「不管是什麼樣的因果,甚至你所追求的永恆之戰,結束都是必須的。」

 

「事已至此我還是想說,我對於這相遇和發生的這一切並沒有任何後悔。所以你也別說後悔啊。」

 

傑多沒有理會。只是看著火光熄滅,再度感受到那一日的寒冷。

 

世界卻仍再次未化為灰色。

我難過

[UL]─to the future days(3/10)

啊啊。又惹上麻煩人物了。暴風駕馭者的子孫一如某處的誰的預測般正頭痛著。


剛剛才和阿貝爾約好等他洗完劍上污漬鮮血就繼續找個適合的地方來懷舊活動,結果現在遇上的這傢伙,是很懷舊老面孔啦,但同樣劍上甚至身上也滿是血漬仍毫不在意的樣子,說實在就算有過一段革命情誼也每每看了讓人不禁想倒退三步。


以前在連隊時明明還沒凸出到這程度的啊,他那令人避之唯恐不及的特殊興趣。難不成他以前也有特別藏著怕人發現的必要而後來覺得不需要了?紅髮青年在這世界來每每見識到都會這樣感慨。


「怎麼,是你啊。還以為又來個大獵物了。」


利恩皺著眉看了看黑王子和他身...

啊啊。又惹上麻煩人物了。暴風駕馭者的子孫一如某處的誰的預測般正頭痛著。

 

剛剛才和阿貝爾約好等他洗完劍上污漬鮮血就繼續找個適合的地方來懷舊活動,結果現在遇上的這傢伙,是很懷舊老面孔啦,但同樣劍上甚至身上也滿是血漬仍毫不在意的樣子,說實在就算有過一段革命情誼也每每看了讓人不禁想倒退三步。

 

以前在連隊時明明還沒凸出到這程度的啊,他那令人避之唯恐不及的特殊興趣。難不成他以前也有特別藏著怕人發現的必要而後來覺得不需要了?紅髮青年在這世界來每每見識到都會這樣感慨。

 

「怎麼,是你啊。還以為又來個大獵物了。」

 

利恩皺著眉看了看黑王子和他身後。冰雪的女將軍坐在成堆的屍體上用手指捲弄著髮尾,瞧也不瞧這裡一眼完全陶醉在自己的––或者說只有自己和屍體的世界,看來是沒注意到這裡的談話。

 

「這麼說來,你是和那邊那位……貝琳達正在一同狩獵?真是個詭異的組合。」

 

「是狩獵競賽,作為回地上前的餘興罷了。還有布列依斯也一起的,剛剛先去前面探查了。」

 

「雖然和布列依斯不算怎麼談的來,不過倒是蠻能理解跟過來的理由,放著你們這樣的危險人物亂來還真不曉得會不會提前先毀了星幽界啊。」

 

「無聊的擔憂。」古魯瓦爾多揮劍甩開劍上沾染的血,但對臉上身上同樣的一片狼藉仍是毫不在乎。

 

「呃,當然只是開個玩笑。這麼說來,你部下的那個不死男人沒跟著來是去哪了啊?你打算自己處理屍體?」

 

其實古魯瓦爾多當然自己也能解決,不如說其實是很擅長,在那位少佐被召喚至此之前也都是自己處理的,找部下偕同也只是加強效率省麻煩而已而非必須。古魯瓦爾多或許並不曾將什麼活生生的存在視為必須。

 

而又聽到這問題,畢竟是還沒過幾時的事,王子不禁想起才剛不久前銀髮的協定審問官也問過類似的問題。

 

自己回答不知道,也沒興趣管的時候,對方開口原先打算問自己到底對什麼有興趣,卻又想到相識多久了事到如今說這個也很空虛似的住了嘴。

 

黑王子思量著,有興趣的東西嗎,這或許是少數一直以來都沒變過的。

 

「……說起來回到現世後,這裡的戰士在地上原先的屍體會怎麼樣?」

 

「啊?」

利恩完全沒能跟上這話題的節奏而愣住。古魯瓦爾多則是繼續難得主動的講了不少:「我的意思是,像是我的屍體,大概刺死我的那女人會找人處理掉,或者她已經瘋了沒有思考能力也還是會有人收乾淨吧;艾伯李斯特和艾依查庫當初應該就直接被火燒乾淨了;你的屍體是死在山邊洞穴裡吧,但像是阿貝爾的只剩下上半身死在街頭––」

 

「古魯瓦爾多,你給我清醒點!你、到底在想什麼啊!這種玩笑可一點都不好笑!」縱使利恩算是脾氣挺好,也一時氣不過的揪住對方領子,然而這卻甚至完全無法改變對方一點表情。

 

「沒什麼,只是在想等等要怎麼解剖那隻小狼。」「啊?話題是不是又換了?所以你果然根本沒在聽人說話嗎––」

 

「快住手!我不會讓你對史普拉多出手的!」

 

古魯瓦爾多和利恩聽見旁邊樹叢中傳來少女的聲音而同時轉過頭,結果看到的竟然是長杖向臉上掃來。

 

「……唔。」「什麼!?等等––」

 

 

 

 

 

 

 

於是布列依斯探查完回來看到的是,艾茵一杖朝古魯瓦爾多臉上打,而古魯瓦爾多為了閃避而往後下腰卻用力過度,連抓著他衣領的利恩兩人一起往坐在怪物屍體上的貝琳達身上倒過去,這樣一幅詭異的畫面。

 

「……哎呀?我才在慢慢感受死亡的美好味道的,這是發生什麼了?」

 

「……我也正想問。」對白色女將軍發出的有如正作夢被打擾般嗓音的提問,審判者只能沉著臉生硬的回答。

 

「真的非常抱歉!我、我在旁邊聽到古魯瓦爾多先生說要解剖狼,一時著急以為……」

 

「什麼,那不就是古魯瓦爾多自作自受嗎?你看看你給人家帶來多大陰影啊。」

 

「但是給利恩先生也帶來麻煩了,實在很抱歉……」

 

「唉,沒什麼啦,說起來也是那傢伙拉著才跌倒的。那麼等等我也要回去找阿貝爾那邊了,妳一個人沒問題吧?」

 

「嗯,找到史普拉多和同行的帕茉小姐之後就會回去了,趁天還沒完全黑……」

見艾茵哭喪著臉連忙道歉,利恩也表示沒打算繼續追究這個了,至於一旁的王子和將軍則是互望一眼發現同為被波及者,兩人的發言權好像被徹底無視了。

 

就這麼目送兩位意外誤闖狂人狩獵大會的來客離去之後,布列依斯嘆了一口氣有點後悔淌這灘混水:「那麼,你們還打算繼續嗎?」

 

「不,」昏暗慾望纏身的王子扛起獵物打算離開,

「剩下的勝負,還是等回到地面上再說吧。」

 

布列依斯沒打算沒抱怨他才探查回來對方又換了想法,大概也因為和從前剛入連隊時,對方那拒人於千里之外毫不打算交流的狀態比起來已經好很多了。

 

雖然當時只是從高貴的言談舉止猜測是哪裡的貴族,並不知道對方竟是王子,但相識時就已深刻認識到,這人雖然有許多和曾經想像過的王族有巨大差異,不聽人講話的任性卻是相當程度的符合,事到如今對這些幾乎也都已習慣了––然而發現古魯瓦爾多說這話時神色竟然帶著一抹愉悅的時候布列依斯還是感到詫異。

 

而這話中對象的貝琳達則是––

 

「啊啊,是呢,到時候肯定會確實的殺死你哦,王子陛下。」

 

同樣在臉上映著異常的狂喜。

 

想到在在證據都指向構成眼前這不祥的女人的精神來源是誰,布列依斯一句話也說不出,只能煩悶的看著自己生前關聯緊密的兩人的身影也漸漸遠去。

 

「…….總覺得已經搞不清楚了,在這裡所經歷的戰鬥,找到的是希望嗎,還是……」

回過神來才發現自己已經發楞好久,天色都已向晚,身為戰士在這種地方如此毫無防備是相當危險的,要反省的事又多了一件。布列依斯再次嘆氣。

 

但在這恢復警戒瞬間才猛然察覺,有『什麼』一直站在身旁。視線的感覺非常明顯毫無掩飾之意。

 

「––!」

 

一轉身看到的是剛才應該已經離去的貝琳達。

 

「呃,怎麼,剛才不是已經要走了,妳還有事?」大概由於對象的關係布列依斯臉上更是寫滿厭煩。

「盯著我看有什麼意圖?畢竟還都在引導者的管理下,我並沒打算事到如今才在這回到現世之前制裁妳。快從我眼前消失吧!」

 

「在這森林裡走著呀,」貝琳達這次不只聲音,表情也如墜五里霧般顯得為難不知所措:「就會想起好像曾經作夢夢到類似的狀況呢,有某個人拉著我的手,要我小心腳下……」

「那個氣息,那個感覺,那個人是不是就是––」

 

「夠了!別再繼續說下去了!」

布列依斯卻不經意的望見對方眼裡居然也跟自己一樣滿是苦澀。不,簡直有些像小孩被責罵了的神情。

「不管那是誰,像你這樣的……我……」

 

「說的也是。」好像過了很久又好像只過一瞬,貝琳達再次開口:「原本只是想在回去之前把在意的事情問清楚,畢竟之後要再次更加瘋狂更加盡興的大肆殺戮呀,」

如孩童在炫耀般一般雀躍之情洋溢的女將軍滿意的看見銀髮青年眼中的猶豫不決被嚴正的憎惡掃除。

「怎能被這些無聊的感情還是回憶牽絆了,是吧?審問官先生。」

 

「……妳說的沒錯。」布列依斯轉過身率先前進,「各走各的路吧,就算會再見我也不會再次縱容妳了。」

 

雪白將軍就只是望著一片昏暗中那耀眼的一抹銀遠去,直到終於再也看不見,宛如整個世界被黑暗包圍。


【噗嘰】

在知道網頁版Unlight將要中止運作後低迷了一段時間

謝謝戰士們陪著大小姐一起渡過了這麼長的時間,如果還有機會再見面的話,一定還要再帶著人偶繼續探險噢....! 。・゚・(ノД`)・゚・。

在知道網頁版Unlight將要中止運作後低迷了一段時間

謝謝戰士們陪著大小姐一起渡過了這麼長的時間,如果還有機會再見面的話,一定還要再帶著人偶繼續探險噢....! 。・゚・(ノД`)・゚・。

堰平-没有瑟法斯我要死了
到底要不要上色呢,就这样陷入了...

到底要不要上色呢,就这样陷入了沉思。
事实上只是画了很喜欢的劳瑟+劫影组外带一个杰哥(喂)

到底要不要上色呢,就这样陷入了沉思。
事实上只是画了很喜欢的劳瑟+劫影组外带一个杰哥(喂)

虹

[UL]

三張柯布一張利恩的練筆
後兩張忘了刺青,就當是R1-3時期吧

玩了都6年,現在遊戲都收了
沒當初想像的不捨
只是很高興曾經玩過這遊戲
和遇見他們。


[UL]

三張柯布一張利恩的練筆
後兩張忘了刺青,就當是R1-3時期吧

玩了都6年,現在遊戲都收了
沒當初想像的不捨
只是很高興曾經玩過這遊戲
和遇見他們。



胡椒湖。

旅途(1)【现代paro】

阅读注意:

*略有阿贝利恩阿贝无差CP向

*OOC有,OOC有【重点】

*纯属个人爽文

*没挚友组吃我要死了【躺平】

*阿贝和利恩为刚毕业的大学生

“去哪里好呢?”利恩拿着钱包,一边对着阿贝尔说话一边对着墙上的火车时刻表指指点点,“就离发车时间最近那班吧。”阿贝挥挥手,两人一同去到服务窗口,看着前面的队伍慢悠悠地移动,缩短。“去S地的票,两张。”利恩将钱塞进了窗口,很快窗口内就将两张票吐了出来。
     他们进了站,人有点多,背上的旅行包被人撞来撞去的,但是不要紧,火车没过多久就到了。只见不远处传来了轰鸣声,火车压过铁轨的声音越来越...

阅读注意:

*略有阿贝利恩阿贝无差CP向

*OOC有,OOC有【重点】

*纯属个人爽文

*没挚友组吃我要死了【躺平】

*阿贝和利恩为刚毕业的大学生

“去哪里好呢?”利恩拿着钱包,一边对着阿贝尔说话一边对着墙上的火车时刻表指指点点,“就离发车时间最近那班吧。”阿贝挥挥手,两人一同去到服务窗口,看着前面的队伍慢悠悠地移动,缩短。“去S地的票,两张。”利恩将钱塞进了窗口,很快窗口内就将两张票吐了出来。
     他们进了站,人有点多,背上的旅行包被人撞来撞去的,但是不要紧,火车没过多久就到了。只见不远处传来了轰鸣声,火车压过铁轨的声音越来越大,随后缓缓停止。“这节人少,直接上吧。”人少只是相对的,刚刚空掉的列车很快又塞满了人。两人在餐车处买了两瓶低度数的麦芽啤酒,好让要在六小时才能到达目的地的自己有个位置歇息。

利恩和阿贝都不约而同地喜欢火车内那种吵闹的声音,走路的声音,讲话的声音,有人掉东西的声音,这种热闹感总让平添一种安心感。“为我们的旅途——干杯”利恩突然举起了自己都麦芽啤酒,淡黄色的液体因他的动作在瓶内大幅度得晃动。“干杯。”阿贝也举起了他手中的麦芽啤酒。
  你或许能看出,两人的旅行纯属偶然,两人没有计划,没有下一步的打算,只是带着自己为数不多的积蓄、随机应变的机灵,对未来无所畏惧的心,就稀里糊涂地跳上了一辆去自己根本没去过也不了解地方的列车,并悠闲地买了两罐麦芽啤酒。

窗外的风景以不快不慢的速度向后移动着,随着他们的疑惑一同抛之于脑后。“S地据说有超好吃的海鲜焗饭。”“喂喂稍稍节制一点吧,我们身上的钱可不多。”两人就这么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无疑是到时候去了S地去哪里吃去哪里玩,两人都相信,他们的精力和体力足以让他们以劳动力来获取去下一个目的地的车费和下一餐的餐费。

十点的阳光在出了一个隧道之后便大大咧咧地躺在他们的餐桌上,把两人手的影子拉得长长,这时候他们便知道自己已从那阴雨连绵的地区逃了出来,离S地也不远了,按照火车票上所写的,应该还有三个小时了。他们又向推着餐车,在各节车厢内穿梭的服务员要了一副纸牌,借此来消磨时间。

未到十二点,阿贝尔的肚子发出了令人尴尬的咕咕声,提醒两人去吃东西了,“我都忘记午餐这回事了。”利恩插着口袋,去餐台处买饭,“你要哪份,不一样的哦。”只是收拾掉桌面纸牌的功夫,利恩已经带着两份饭回来了。两人打开了热气腾腾的饭,未等阿贝尔开始吃,利恩便将用叉子叉走了阿贝尔那边为数不多的肉块,“你这样很小孩子诶。”虽然说是这么抱怨,显然阿贝尔并没有追究自己挚友小孩子气的行为。“帮你减肥嘛。”利恩笑了起来,未吞咽下去的肉块塞得右脸颊鼓鼓的。

     列车依旧在奔驰着。


-Coffee or Tea-
手握星辉的少年与青年。我的天使...

手握星辉的少年与青年。我的天使小杰多生日快乐!

……这是我三个月以来唯一的成品图(痛心)逼着自己参加企划就是为了有一定要画完的理由,但不产出真的是因为实在太忙TAT

看到企划前不久正好在脑一个星光的利恩和小杰多的构图,又是可以尽情搞我喜欢的装饰画风格的塔罗牌主题,于是迅速决定参加了☆

正位的星星代表信心希望及和平,经历变动后的平静,拥有了自由寻回自己及真正未来——莫名非常契合我家的小杰多的位置,感觉超棒www

手握星辉的少年与青年。我的天使小杰多生日快乐!

……这是我三个月以来唯一的成品图(痛心)逼着自己参加企划就是为了有一定要画完的理由,但不产出真的是因为实在太忙TAT

看到企划前不久正好在脑一个星光的利恩和小杰多的构图,又是可以尽情搞我喜欢的装饰画风格的塔罗牌主题,于是迅速决定参加了☆

正位的星星代表信心希望及和平,经历变动后的平静,拥有了自由寻回自己及真正未来——莫名非常契合我家的小杰多的位置,感觉超棒www

熒kei

【Unlight】2017利恩生賀│利恩中心

分級:G

※私設有

※參與利恩生日企劃《Around the world》文組稿件

─ ─ ─ ─ ─ ─

  

  利恩推開眼前搖搖欲墜的木門。

  「哇,真髒啊。」一絲魔物的味道都沒有,倒是帶著股霉味。利恩吸著鼻子發表感想,隨手把沾在指頭的塵埃抹在褲子上。

  他在宅邸裡待著的時間挺長,對於探勘作業已是熟門熟路。今回他打的是前鋒,緊跟於後的是伊普西隆,本來人偶少女考量過讓他與摩根姊弟搭檔,但那兩人行事自我中心過了頭,就算真的找到什麼,霸佔著不肯上繳的機率也很高,只好打消念頭。

  怕是被不慎踩碎了的嬌小人偶讓伊普西隆橫抱在手...

分級:G

※私設有

※參與利恩生日企劃《Around the world》文組稿件

─ ─ ─ ─ ─ ─

  

  利恩推開眼前搖搖欲墜的木門。

  「哇,真髒啊。」一絲魔物的味道都沒有,倒是帶著股霉味。利恩吸著鼻子發表感想,隨手把沾在指頭的塵埃抹在褲子上。

  他在宅邸裡待著的時間挺長,對於探勘作業已是熟門熟路。今回他打的是前鋒,緊跟於後的是伊普西隆,本來人偶少女考量過讓他與摩根姊弟搭檔,但那兩人行事自我中心過了頭,就算真的找到什麼,霸佔著不肯上繳的機率也很高,只好打消念頭。

  怕是被不慎踩碎了的嬌小人偶讓伊普西隆橫抱在手上,高大男人手裡還拎著照明用的提燈,隊伍最後頭的是手持長槍的諾艾菈,整體人員的組成儼然是個尋寶部隊的配置。

  穿過黑壓壓的走廊,空間忽然變得開闊,他們抵達了人們行禮拜的廳堂,祭壇上的蠟燭沒點著火,燒得短短的,徒剩一截小尾巴嵌在燭台裡頭,排列整齊的長椅有部份已因年久失修而化作坍在地面上的碎裂木片。每當他們踏出步伐都會在地面留下明顯的鞋底印子,地表和目所能及的物體表面無一不覆蓋著厚厚的灰,一副許久未有人打掃的模樣。

  利恩抬起頭,微瞇著眼將整個室內審視了一番,可見些微的光線從頭頂的窗戶透進來,在地面投射出淡淡的光暈。

  「我去那邊看看。」

  確認安全後利恩打著信號表示可以自由行動,修道院區域有的約莫是人魂或是蝙蝠一類弱小的魔物,伊普西隆沉默點頭,諾艾菈也回應沒有意見,利恩便自己信步走向禮拜堂邊上獨立出來的狹小房間。

  房間中又隔出了一扇門,門板有扇及腰的黑色紗窗,應是作為懺悔室用途。利恩裡裡外外地檢視,理所當然空無一人。 

  最裡頭房間的地上有一小攤水漬的痕跡,明顯是從天花板漏洞處滲下來的,破敗缺頁的聖經被擱置在單人椅上蒙塵,星幽界本來就只是生死之間的夾縫,是個依循火焰聖女曾經的見聞所模擬構築出的空間,興許當年修道院中的神父便是坐在於他腿旁的這張椅子,隔著黑紗窗聽取信徒的懺悔也說不定。

  將自己的懊悔與罪惡感與另一個活人傾訴,因於想像著獲得上主的原諒,而能在步出這道門後感受到了救贖、負擔重量的減輕,雖然對進行的流程略知一二,然而利恩實則並不懂得異教的信仰。

  暴風駕馭者與魔獸和天災比鄰而居討生活,最能信賴的是個人經驗談與臨場應變能力,再來就是人本身的機運,活下來的便是贏家,而死法太窩囊的,沒準到了死人另一邊的世界還會被早先一步離開的族人恥笑。他們沒有崇尚特定神祇的文化,遠離城塞人群,倨傲不馴的人們又志同道合地自成一群,真要說的話,荒野的天候與掌握不住出現時機的渦該是最陰晴不定的神明。暴風駕馭者向來看天吃飯,故若要他假設自己哪一日會將某種看不見的崇高存在作為人生的寄託,他得說那著實是難以想像的光景。

  無法以肉眼確認神真實存在故不予崇敬,但卻相信死後的種種,好像也有點難自圓其說。

  利恩訕笑自己的矛盾,往口袋裡摸索出他的菸,咬了一根,要再摸打火機卻怎麼都遍尋不著。

  該不會給忘在另一件褲子裡了吧?畢竟他的衣服來來去去就那幾套,長得都差不多。 

  啊,這可不行,不行,點不起火可是壞兆頭。

  「......運氣真差。」利恩嘀咕著收了菸盒,偏生在犯了菸癮時嘴邊不滿足讓他有些焦慮,卻依舊對嘴上的菸戀戀不捨,轉念一想即使沒火,既然能叼著也算聊勝於無,湊合著吧。

   情緒頓時好轉了不少,他自詡一直都是相當隨遇而安的人。 

  利恩拾起那本髒兮兮的聖經,安慰自己至少還有找到些戰利品。

  「你那邊有發現什麼嗎?」匯合後同伴們問道。 

  「只找到這個,看來這地方讓我們都撲空了,哦。」利恩隨意翻著手裡的小冊,頓時喜上眉梢。

  聖經裡竟不全然是紙頁。

   定睛一看,中間的頁數被割下,挖空出一個四方形,裡面躺了幾根受潮的香菸,還有一支殘存了過半燃油的打火機。

  看來這書的原主還是個抽菸的神父。

  「運氣真好吶。」利恩撥開打火機的上蓋給自己點菸,心情極佳地朝沉悶的空氣中吐出了個完整的灰色煙圈。 

 

─END─

參加企劃的主題是地圖,順應地便想到出任務的故事。於吾家大小姐而言,利恩很早來,是宅子裡熟門熟路的老馬。選擇修道院廢墟是因為目前看來暴風駕馭者貌似無特別的信仰,在渦肆虐的年代他們在荒野裡討生活,不受牆壁的拘束,享有自由,覺得這樣的民族某種程度或許是無神論,或者自然神論的感覺。至於「不走運」是利恩自己也曾說過的台詞,如果死掉了似乎純然是個人的運氣不夠好。但這樣的利恩卻也相信有另一個世界,是個相當讓我覺得有意思的地方,是以這次就朝著這方面做點文章了。以及個人認為「火」有象徵生命的意涵,還挺喜歡本回在火點著了、火沒點著間那種心境的變化XD

於是希望在今回的生日,也能透過筆墨給你些好心情,以及祝福第6次的生日快樂。

 


零崎灼识
利恩2017年生日企劃《Aro...

利恩2017年生日企劃《Around The World》公佈啦~
第一次做網站手忙腳亂,不過不斷收到大家的稿件真的很開心!非常感謝各位的參與!!!
利恩生日快樂!!【大喊大叫【
希望新的一年大家也要多多愛天使!!!

利恩2017年生日企劃《Around The World》公佈啦~
第一次做網站手忙腳亂,不過不斷收到大家的稿件真的很開心!非常感謝各位的參與!!!
利恩生日快樂!!【大喊大叫【
希望新的一年大家也要多多愛天使!!!

红树莓栅栏与金盏骑士

【UL】fate paro 1(下)

上篇地址:【UL】fate paro 1(上)


放飞产物

对fate了解有限,无考据无设定bug多多

人物属于官方,ooc属于我(捂脸)

【注意事项】


1.含部分R卡剧透


2.绝大多数无cp倾向,如有会在开头标明
(本章含有泰C、闪喵)


3.涉及组合如下

Saber 伯恩哈德
Archer 波蕾特(本篇未出现)
Lancer 尤莉卡
Caster C.C
Rider 艾妲(本篇未出现)
Assassin 利恩
Berserker 史普拉多

按职阶随机抽取,御主固定为人物的关联角色


4.正文后含大量私设、严重R卡剧透及个人感想

以上全部可以接受的话,请下拉

===...

上篇地址:【UL】fate paro 1(上)


放飞产物

对fate了解有限,无考据无设定bug多多

人物属于官方,ooc属于我(捂脸)

【注意事项】


1.含部分R卡剧透


2.绝大多数无cp倾向,如有会在开头标明
(本章含有泰C、闪喵)


3.涉及组合如下

Saber 伯恩哈德
Archer 波蕾特(本篇未出现)
Lancer 尤莉卡
Caster C.C
Rider 艾妲(本篇未出现)
Assassin 利恩
Berserker 史普拉多

按职阶随机抽取,御主固定为人物的关联角色


4.正文后含大量私设、严重R卡剧透及个人感想

以上全部可以接受的话,请下拉

=========================================

5

“……做得很好,Caster。不愧是你啊。”

泰瑞尔的声音干涩、毫无波动。

“不、不是这样的Master!我只是……”

“够了。如果连身为英灵你都否定自己的话,那么一个普通人类的我到底算什么啊!停止吧,不要让我感到凄惨。”

不再看向Caster的方向,泰瑞尔摘下外套:“我出去一会儿,在这期间工房交给你管理。”顿了一下,“……如果有需要,会使用令咒的。”言毕,男人的身影消失在门外。

Caster拉起窗帘的一角,静静地注视着自己的御主渐行渐远,直至离开结界范围。仿佛下定了决心,她放开紧紧扼住左腕的右手,指尖升腾起属于魔术的波动。


对于Master对自己持有的那种敌视的心情,Caster一直有所认知。

说到底是实力不足的原因,作为魔术师的一生没有任何值得夸耀的功业,能够被后世熟知也仅仅是因为召唤出了超越自身认知之物,并最终招致了毁灭。然而即便是这样的她,也被人呼唤了——现世之时御主那安心与骄傲混杂的神情,太过耀眼地印刻在她的脑海中。

这样的话,也想要拿出斗志来加油的吧,就算不是什么强力的从者,想要赢得胜利的心情是同样的。这样努力谋划着战局的Caster,却反而被疏远了。

呜,可以的话,也希望像正常的主仆一样互相信任啊!


——自信、优雅,披散着银色长发如贵族般挥舞手杖的年轻魔术师。

——以身为剑守候在御主身前寸步不离的金发骑士。

月光下的誓言,并肩作战抵抗不断袭来的敌人,忠诚与危机交织的巨大考验,降临在主从面前的黑幕到底是……?


Caster放任自己沉浸在妄想中,数十种防护魔术经由她无意识的双手被重新施加,在工房原有术式的基础上融合神代魔术进行再构造,属于Caster自己的空间逐渐铺展开来。


====


对于大多数魔术师而言,其所能达到的高度,早在出生时就已被决定了。

魔术回路的数量与质量都达到标准水准之上,背负的家族刻印也传承到了第六代,或许距离顶尖尚存在着巨大差距,但泰瑞尔无疑是能被称之为优秀魔术师的存在。

如无意外,他本应像家族的各位先祖一样,花费毕生心血追求通往根源之路,再将饱含数代研究成果的魔术刻印传给合适的继承人……这一切,都在他遇到名为洛斐恩的男人之后终止了——

尽管老师早已失踪多年,泰瑞尔仍然忘不了男人私下所透露过的关于“第三法”的只言片语。由于遭到协会的封印指定,有关洛斐恩的资料大多经过了处理,记录暧昧不明;而动用手段仔细查阅了他在时钟塔任职期间的研究后,泰瑞尔将目光投向了远东之地——在那里举行的名为“圣杯战争”的魔术仪式也许能带给他答案。

男人的前期准备十分充足,毕竟一直以来支撑他立足的不仅仅是家世,自身的修行更是严苛到了过分的地步。完美主义者般的性格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也在于魔术师本就是一种“活得比谁都要辛苦、比谁都要骄傲”(※注1)的矛盾存在。理所当然地召唤出了想要的从者,被过度的喜悦驱使着问出了那个令自己后悔不已的问题,对方的回答让泰瑞尔瞬间取回理智。

答案是……不可能。

扭曲的好胜心开始膨胀,想要证明给她看,想要超越,想要被认同。得意的工房也好,拿手的魔术也好,灌注了泰瑞尔这一存在的值得为之自豪的部分,都轻易地在名为英灵的现象面前败下阵来。

再说一遍,对于大多数魔术师而言,其所能达到的高度,早在出生时就已被决定了。

但这都不是泰瑞尔拒绝与Caster友好交流的原因。

事实上,泰瑞尔认同着Caster,他知晓她的优秀,也欣赏她的判断。越是挫败,越是体会到女魔术师独一无二的能力,也越是感到不甘心,泰瑞尔甚至会因Caster过低的自我认知而被触怒。

高昂的战意与冰冷的理智循环交织,难以言表的复杂感情盘踞在男人心中。泰瑞尔甚至一度忘记了,自己赌上生命所追求的——


属于Rider主从的洋馆近在眼前。



========

6

打开门的时候,红发的从者已经在了。

一身武装换成了不知从哪翻出的家居服,头发乱糟糟的披散着,趿着拖鞋在摆弄留言板上的照片。屋子里没有开灯,阿奇波尔多摸索着打开了电灯开关。

“哦,Master,你回来了呐。”Assassin转过身,顺手取下口中叼着的香烟,对他摆了摆手算是打招呼。

“没被其他人发现吧?”

“放心,他们发现不了我的。嘛,不过话虽这样,也仅仅是在外围侦查的程度就是了。”

点点头表示知道了,阿奇波尔多将手中一直拎着的购物袋放到矮桌上,掏出饭团自顾自吃了起来。Assassin也凑过来,饶有兴趣地挑了一款标有激辣口味的便一同挤到沙发上。

一时间只能听到两人无言的咀嚼声在屋内回响。

“我说啊,这样的日子差不多该终结了吧,另外几组都已经有所行动了。”率先打破沉默的是Assassin,扔掉包装纸稍微擦了擦手上的油污,“我们可是来参加圣杯战争的,缺乏紧张感也要有个限度。”

仿佛没有听到从者的抱怨,阿奇波尔多依旧专心致志地对付着手中第三个饭团,久到Assassin几乎以为他要就这么无视过去了。

“我没有要向圣杯许下的愿望。”

“哈?你在开玩……”

“你自己不也是一样没有。”

滑到嘴边的话语被硬生生咽了下去,没想到当初甫一见面便将愿望如实相告的白痴行为,反过来却成为打击自己的最好武器,红发英灵不禁抱头蹂躏起自己的头发。

“啊啊啊……好啦!我是说过对圣杯没有兴趣之类的话!但是Master你呢?总不能跟我说你是活得太轻松想要找点乐子吧?不需要圣杯的话到底为什么要参加这场战争啊!”

“我并没有说过我不需要圣杯。”

够了。Assassin第一次兴起干掉自己Master的念头。虽然凭借相性他们相处得还挺不错,但男人从来不肯把话说明白的毛病实在是令人生气。就算是做事全凭喜好不问原因的他,也对男人这种明显是在挖坑的态度恨得咬牙切齿。

“不用摆出那副想吃人的表情,我参加圣杯战争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男人抽出烟盒中仅剩的一支烟,夹烟点火一气呵成。略带感慨的呼了一口气,烟雾混杂着点点灰烬吹起他的额发,许是回忆起了什么,未被帽子遮挡的双眼看向远方。

“我要救一个人,Assassin,帮助我吧。”


“……大致情况就是这样,是群极度危险的家伙们,不过勉强还在人类的范畴内,以你的力量应该不难解决。比较麻烦的是怎样从其他参加者手中活下来,我没有强力的Servant,可以的话还是希望能尽量避免战斗。”

“喂喂,我也不是自愿要以Assassin的职阶跑下来的。属性弱成这样到底是哪个半吊子魔术师的错啊!”

“不过,嘛~”离开依靠着的门框,Assassin难得站直了身子,一脸严肃地向着自己的Master伸出手来,“不管怎么说,愿意告诉我实情还是十分感激了,谢谢你,Master。”

阿奇波尔多覆上刻有令咒的右手。微弱的魔力从他们相触的地方流过,阿奇波尔多认出那是发源于他家乡的一种古老仪式。

“——暴风的子民啊。旷达、坚韧、无畏的流浪之民啊。请见证我的誓言。献上这副躯体的所有苦难,必将成就友人一切心愿。”(※注2)



============

7

乌云散去,乳白色的月光透过落地窗倾泻在走廊上。奔跑着的少女却无暇驻足,她只是不断驱使着双腿,极速跳动的心脏仿佛随时都要从胸口炸裂,冰冷的杀意始终紧贴在脑后。

只要放松一秒,恐怕就会和病房中的“那些东西”变得一样了吧——

====

少女的家族从很远的地方迁徙而来,被灾兽所苦,住民们只得在萨满的领导下背井离乡。到底多久了呢,久远得已经记不清家乡的名字,族人们却一刻未曾忘记重返故土的愿望。成年式后,艾茵被带到姑祖母们面前,不知活过了多少岁月的老人们注视着她,星星正式宣告了她的命运。

“艾茵。”

女孩怯生生躲藏在门后的样子总让艾茵想起某种小兽。“怎么了史普拉多?不要害怕,进来吧。”艾茵对着如同自己妹妹般的女孩伸出双手。

“艾茵要离开了吗?”

“……没错呢。”艾茵将史普拉多拥入怀中,下颌靠上女孩柔软的蓬发,声音中怀有几丝歉意,“对不起,史普拉多,不能陪你了。”

“不可以拒绝吗?”

“我必须去。这是已经决定了的事。”

“好吧。”史普拉多挣脱了怀抱,小心翼翼地将一直佩戴的骨牙项链摘给了艾茵,“这个,据说有着神树的加护。艾茵,一定要平安回来哦,我等着你。”

明白女孩早已理解自己即将前往怎样的战场,艾茵却没有办法说出哪怕一句安慰的话。无法达成的承诺只是谎言,所以艾茵仅仅是沉默着将史普拉多送回房间。

在十二位姑祖母及祖母的见证下,艾茵召唤出属于她的从者。简单收拾了一番,她便如最初所安排的那样离开聚落独自前往新都内的公寓,准备迎接属于她的圣杯战争。

独居的生活平淡且乏味,尽管一直居住得隐匿且远离人群,少女依然能够很好的融入社会。只是作为同居人的Berserker实在不是个好的交流对象,拜狂化的副作用所赐,艾茵到现在都还不知道自己从者的真实身份,虽然自己这边的命令能够听懂的样子,但是反过来“啊”“呜”“嗷”之类的拟声词实在是理解困难。

稍微有点寂寞呢。抚摸着小猫般安静枕在自己膝上被头发披覆全身看不清面容的从者,艾茵垂下眼睑。

====

“……!”

艾茵死死掩住口鼻,逼迫自己不能发出一丝一毫的声响。屋内那位她所熟识的神父正俯下身,对着被绑缚在病床上露出惊恐眼神的“物体”耳语了些什么,随后便是猩红的液体喷溅到他的脸上,一个、两个、第三个……

必须尽快离开。理智警告着。恐惧却早已扼住全身。做点什么。快。快动呀!

“看清楚了吗?”

冰冷不包含一丝感情的女声在耳边响起,同时到来的还有破空袭来的铁锤,有着少年身躯的从者瞬间完成实体化用手臂挡下这一锤。

下一秒,艾茵就被比她还要矮小的Berserker抱起跳离了刚刚的位置,风压来不及睁眼的艾茵感到有什么紧跟着——

“Ber……!”“咚——”

艾茵狠狠撞击了地面,钝痛从背部扩散开来,来不及抱怨,她立即翻滚着爬起向前跑去。赶在受击前一瞬将她扔出的Berserker不知被拍到了哪里,到处都是砖石破碎升腾起的烟尘。

“啊啊啊——”

仿佛只是一道残影,野兽般的从者挟着冲势扑到对手身上,近身距离让枪兵擅长的长柄武器难以施展,但Berserker的利爪并未感到穿透血肉的实感。他正欲向对手的头部挥爪,紧接着便被箍紧手腕一同撞向窗外。

现在不是担心Berserker的时候。艾茵相信自己的从者不会这么简单地落败,通路的另一端还在源源不断索取着魔力。她不知晓到底发生了怎样的战斗,只是能感觉到,Berserker为她争取的这段时间,恐怕也根本不足以令她活下来。

破空之声再一次传来,这次是从身侧展开,艾茵舌尖滑过几个音节,踏于地面的左脚突兀地改变了方向。

“双身!”

青色的屏障如雪花般碎落,仅仅将锤面阻碍了半秒,幸运的是它足够艾茵刚刚好从边缘擦过。

艾茵已经能够看到窗外Lancer漆黑的裙摆了。少女阖上眼帘。

“当——”

艾茵睁开眼,黑色的剑身架住锤柄,火花混合着魔力波动在激荡,她不敢相信地转过头,眉间有着刀疤的男人将她拽到一旁。

轻松舞动着看起来就极其沉重的铁锤,Lancer的速度却丝毫没有受到影响,肉眼很难跟上她的动作。但显然Saber的速度更快,不论枪兵怎样试图拉开距离,铁锤都刚刚好被他用剑身【防御】住。

Lancer微不可见地皱了皱眉。她能感受到每一次武器相碰撞时出现的那种不协调感,即便她的圣锤有着破除【异质】的威能,战局依然一点一点向着不利于她的方向倾斜。

就在这时,一道黑影穿破了地板落到距离他们十米远的对面,Berserker彻底舍弃了人的姿态,前身趴伏四肢着地,凶兽般的目光穿透毛发直射而来。

『归来吧。』

以Lancer为中心,庞大的魔力洪流形成风暴。狂风散去,女性英灵的身影消失不见。

“先不要放松!快离开她!”

Saber高喊着警告自己的御主,纵使Lancer已被令咒带离了战场,他依然维持着戒备的姿态,双手持剑由上而下架于身前。

Berserker仍在用危险的姿势注视着男子和艾茵。

“停下!不要啊Berserker!”

接收到少女的呼唤,纤细的野兽放松了一瞬,终于逐渐化为棕色的光粒。

意识到发生的一切都意味着什么。男人放开艾茵的手,慢慢移动到Saber身边。

“我……我从未想要与你为敌,弗雷特里西……”

少女的音调满溢忧伤。



【End】

============================

※注1:忘记出处的一句话,大概来自Fate本篇或者相关同人?全凭记忆记错请勿怪

※注2:根据fgo第六特异点阿拉什最后那段缩减改编。大英雄真好啊(哭)


=========以下是话唠比正文还长的分割线=========


故事的起源来源于大约半月前的某天看到的闇之王民太太的fatePA漫画,感觉很带感就鸡血上头给ul人物按职阶适性做了个表格,然后用随机数每阶抽一人,再通过确定好的从者直接加关联角色形成一场的配置,所以基本是开头公布的阵容啦。
不过实际上是经过改动的,比如一开始的Rider选的是奥兰……再比如Archer和Assassin全是利恩……所以就根据个人喜好任性地更改了一下!不过总体来说这组随机数还是很有写出来的欲望wwwwwww

写得最顺的大概是Archer和Berserker组
中间隔了一段时间所以前篇和后篇字数差异蛮大的,所以后面为什么爆了这么多?!(冷静)
一开始觉得R组应该最难写吧,贝姐和队长的相处方式大概改了三、四种,由一上来就用令咒到暗流涌动都试过,但是眼看着有些展开明显用一篇都写不完所以果断换掉了。
然后就遭遇了C组……这次倒是没有换的必要但是一卡就卡了一周多!这两个人之间的感情为什么这么复杂啊?!(不,明明是你自己不会抓)
总之终于卡完C组的后果是Assassin组和B组顺畅得根本停不下来,不过阿奇利恩那边原本有构想过一段和姐妹俩的遭遇战的,不过碍于篇(lan)幅(ai)作罢了。(阿奇:“抱歉了女士们,我有必须要完成的事。”)(被Duang)

大体上是克叔修女vs艾茵兽太,姐姐妹妹vs阿奇利恩,贝姐队长vs闪闪伯恩,泰瑞C.C固守家中靠阵地(原子之心)和道具(白银战机)以逸待劳这种感觉。


【Lancer组】

大善这边基本按照fate里的教会来安排,不过不担任监督者的职责。如果真的有监督者应该是人偶和侍僧们来担任吧。

教主
基本是教会中地位很高、活过岁月很长、身份比较隐秘可以换身份走动的设定(和原本好像没什么不一样?)因为发现了克叔获得令咒就安排克叔使用新身份潜伏了两年,在圣杯战争开始前自己也以教会新派来的助手身份前来观战。顺便圣遗物是他根据克叔要求派人准备的。

克叔
在教会中大概是稍弱于教主的清理部门高层(代行者?),令咒很早就出现了,前两年里一直用类似于魔术的东西掩盖着,快要召唤了才假装用手伤的借口包扎起来。笑的时候是真心啦。被艾茵发现的地方是教会资助的医院,当时正在用清理“不洁物”的方法让修女补充魔力(参考修女R1的感觉)。艾茵逃跑时已经到了安全的地方观察着战况,判断二打一不利后使用令咒。
许愿当然是大善世界!

修女
使用L卡面的烛台为圣遗物召唤。生前因帮助教派清理敌人、叛教者、异教徒等而被传扬。
虽然锤不属于穿刺道具但是长柄应该勉强可以算吧……职阶需要高敏捷所以强化了敏捷的印象。如技能一样大锤可以清理状态,好的坏的只要是不正常的都能清理。
其他大部分组都必须面临的强敌,退场时间很靠后了。
愿望不知道。某种意义上也许能成为尺子?


【Archer组】

姐姐
出自魔术师家族,安定的妹控,妹妹在几年前因为魔术和人造人的缘故去世了。(基本按照R卡的姐姐带入)
愿望的话好像连魔法都没办法复活死者来着?所以是希望Archer能留在身边。

妹妹
混沌的英雄,生前一定是安定的姐控,和艾莉亚娜互相成为情感寄托。基于相性召唤而来。
射出的子弹可以随机攻击英灵和御主,被攻击到的人将一段时间内无法治愈伤口(乱枪扫射)。
希望待在姐姐身边。


【Rider组】

贝姐
如果是fate对应的话就是爱家的伊利亚吧,作为小圣杯诞生的人造人,全身都是魔法回路的优秀魔术师,但是因为已经扭曲了所以痛恨人类。
曾经想要召唤好控制的Berserker,不过在泰瑞的劝说下转而决定正常召唤队长,表面合拍不过实际上最讨厌队长这种性格的人了。
愿望是(所有人类都死亡就能)停止战争
机能十分优秀,可以一直运作到圣杯成形还保有活动能力(这是很严重的私设)

队长
使用魔偶残骸的圣遗物召唤。生前为国家奋战而以自己决意牺牲的卫国英雄。
有意按照姬骑的相处走,不过队长在中途就发现了贝姐存在的恶意最终亲手毁掉圣杯。
宝具是四技不是ex四技哦。


【Saber组】

闪闪
Saber的后人,是一直以双胞胎为特色的魔术师家族,刻印传承独特。不过闪闪作为魔术师的能力很差,基本还是近战强化自身的战斗方式。
为了调查双胞胎哥哥失踪的真相而参加圣杯战争。在梦中感受到的和醒来后的心情实际上是属于Saber的弟弟的,弟弟死后也会觉得虽然没有遗憾但是如果能够守着点Saber或许就不会入魔了。
大概退场会比较早吧。(是粉)

伯恩
相性召唤,不过说血缘是圣遗物似乎也说的通。
参考旧设设定成守护世界的军团的强力战士,
却因为各种原因最终入魔一度毁灭世界的魔王。召唤的时点是还未入魔前的姿态,因为有着之后的记忆而困扰着一直不信任自己。(伯恩lily)(开吼肯!)
弟弟的死亡并不是入魔的诱因,对于弟弟的人生是尊重且认同的,但是能理解伯恩的人越来越少,如果弟弟还在的话至少能够拉着一点。
因为机智所以敏捷大概是A+,如果能够防住对手就可以为自己增加强化状态,并且按照一定次数可以直接破甲造成伤害。宝具是咒剑!
愿望是回到入魔前阻止灭世(圣杯应该是没办法实现的吧)


【Caster组】

泰瑞
原本的追求死者复生似乎是连魔法都无法达成的事情所以改成了第三法。
想要试试人生中没有C.C而一路走下来的泰瑞会怎样,大概会一直坚持着理想探寻下去吧。
随着洛爷的记录发现了爱家,主动与贝姐联盟,因为贝姐表示自己的Rider会让她自决的所以泰瑞是希望消灭掉其他六个英灵让Caster帮忙完成第三法的。
在上学时就对Caster的故事很感兴趣,选择英灵时也是特意召唤的Caster,但是太兴奋了就说出追寻第三法的愿望,被Caster一脸严肃的表示“那种东西是不应该被人类追寻的”,原本以为能互相理解的原来是错觉。
对Caster感情复杂,一方面对方否定了自己的追求,另一方面她又是魔术的专家真的很有资格评价。于是就出现Caster展现能力泰瑞很受挫→受挫但认同于是默认按照她的做→心情不好不由得对Caster态度不好→Caster真的怀疑自身能力了又生气她怎么能这么贬低自己的死循环中。(有参考C妈原本Master石油王,但是泰瑞和石油王非常!不一样!)
战术比较成功,但是到后期Caster为了保护泰瑞惨遭贝姐吞食,意识到贝姐那边出了问题的泰瑞联手队长解决掉战争。结束后回到时钟塔思考人生。

C.C.
根本没有内容的手稿残片作为圣遗物召唤。
生前和小夏接头为了完成第二法而努力,结果导致自己灭亡和世界的混乱→认为人不能驾驭超出认知之物直接否定了泰瑞
隐约意识到泰瑞和自己关系的缘由,但是潜意识不想触及就鸵鸟心态等以后再说,结果那些还没来得及说出口的话……
如本人一样压力大的话会妄想,妄想原型参考盟友的R组主仆。
工房强无敌!宅在家里就可安然度过大部分袭击,远程战机轰炸就好。
愿望是成为人类活下去。


【Assassin组】

阿奇
好友被魔术师收为了弟子,很久之后得知了好友一家遭遇惨剧。
受到好友妻子临终前的拜托到处寻找有着极其特殊资质的好友儿子。
多年努力后终于找到好友儿子踪迹,得知魔术协会要对其进行封印指定?!追查下去才发现是有魔术师们为私人目的骗过协会带走了好友儿子。
并不是魔术师的阿奇为了得到Assassin参与圣杯战争。
原本想要一直躲过战争直接救出孩子的,没想到中途遭遇Lancer拦截,Assassin战败消失。
Assassin最后的宝具化为小刀赠予阿奇,阿奇凭借着遗产独自一人闯入敌阵,性命相搏将孩子带到安全的地方后安然离世。

利恩
相性召唤。有着Archer和Assassin的双重适性,对于自己被Assassin阶召唤这件事情有点失望。
生前为了友人的请求尽力直至付出生命,对一生没有不满,只是对没能赴另一位前来帮忙的友人的约而遗憾。
由于生前有着出借武器的逸事,所以宝具也是可以将自己英灵的力量出借的。
和阿奇所做的仪式就是他的承诺,真的将生前死后所有苦痛都化为力量全力帮助阿奇了_(:з」∠)_
“下次召唤Archer的我吧~”


【Berserker组】

艾茵
肩负一族重任的魔术师少女,使用的是偏向萨满之类的魔术。
想要全心全意为了族人而战的少女,即使还是遇到关注的人但这次会选择家族。
和闪闪在圣杯战争前就有过接触。队长和伯恩的那场遭遇战突然出现的第三方就是艾茵。
会去医院做义工的好孩子,但也因此发现有过几面之缘的神父的罪恶。

兽太
圣遗物召唤,是的就是那个兽骨项链。
等待着艾茵回来的史普最终等来的是姐姐的死讯,因为一些不知名的原因在未来成为了森林的守护者。
族群本身有着对森林和野兽的自然崇拜,所以兽太成为的是类似于概念集合体的象征这样的东西,又因为是兽天然有狂阶适性。(说起来如果没有人加狂化咒文狂阶到底怎么挑?)
无法说出的真名,由女孩子变为男孩子,类似于四技立绘全身披覆长发看不到真容。
技能是只要有一项属性比对手高,这项属性就会在与此人战斗时加倍。

=======================

回顾了一下发现最后的唠叨居然比正文还要长……果然脑洞才是最开心的_(:з」∠)_


感谢您的耐心观看,以上。
(如果能和我说说话我会很开心的QwQ)

屋檐上的疯叶子

【Unlight】【挚友组】仲夏之约

因为 @五代十国 之前的点文,于是写的一个关于挚友组的故事。

第一次尝试挚友组,希望能够喜欢www


“说起来,在接到信之后,就想着要去见你。”

这么说着,金发的男人又往碗中添满了美酒。

“结果到最后,也没能真得见你一面呢。”

利恩愣了一下,旋即才想起来他说得是什么事。那个时候两个人都还活着,还想着要赶紧和对方碰头,一起商量接下来的对策……情况非常紧急,自己又生命垂危。在昏迷间断断续续地写给阿贝尔的信,最终还是在自己死后,才到达了阿贝尔的手里。

“是啦,这么想想还真是挺奇妙的。我能在这儿,在死后还和你坐在一起喝酒,谈着生前的那些事情。”他这么说着,抓起了篝火上...

因为 @五代十国 之前的点文,于是写的一个关于挚友组的故事。

第一次尝试挚友组,希望能够喜欢www


“说起来,在接到信之后,就想着要去见你。”

这么说着,金发的男人又往碗中添满了美酒。

“结果到最后,也没能真得见你一面呢。”

利恩愣了一下,旋即才想起来他说得是什么事。那个时候两个人都还活着,还想着要赶紧和对方碰头,一起商量接下来的对策……情况非常紧急,自己又生命垂危。在昏迷间断断续续地写给阿贝尔的信,最终还是在自己死后,才到达了阿贝尔的手里。

“是啦,这么想想还真是挺奇妙的。我能在这儿,在死后还和你坐在一起喝酒,谈着生前的那些事情。”他这么说着,抓起了篝火上的烤肉。异界生物的肉都有着一股非常独特的味道,但是放在嘴中时,从脂肪中流出的滚烫的热油在舌尖嗞啦嗞啦地作响,甚至因为过热而猛地缩起舌尖……和生前无异的感觉让利恩仰起了头,望着漆黑的天幕上那一颗颗陌生的星星。

篝火噼噼啪啪地响着,木片也因为热度砰地一声炸裂开来,带起的火花在星幽的夜晚间闪闪地发亮,就像是某种璀璨的明光。

“我是没有想到自己死后会到这种地方来,”阿贝尔将斟满酒的碗递到了利恩的手边,而利恩也将涂好了酱料的烤肉顺手送了过去。两个人专心地对付着自己的食物,有些凉的夜风袭来,就像是仲夏夜的关于野炊的梦。“并且,无论是艾伯李斯特那几个家伙,还是伯恩哈德和弗雷特里西两个教官……居然都能再次见面,我在生前可不知道,死了以后会有这样的好事。”

是因为有些热的关系吧,阿贝尔的鬓角处的汗珠,随着他的动作而顺着脸颊滚落,滴落在他结实的胸膛上,带着某种生机勃勃的快活。

“我倒是那个时候就在想,大家一定会在另一边等着我。”这么说着,利恩把酒灌了下去,辛辣的液体顺着喉咙流下,在胃中带起暖洋洋的热意的同时,也让他回想起了过去在连队中,为了梦想而跟同伴们在一起生活的日子。无论是并肩战斗,还是战斗后的休憩,训练生们挤挤攘攘地住在一起,时不时还会因为一些恶作剧而引发争端……

年轻的人坐在那儿,心里想着过去像是阳光一样美好的日子,情不自禁地哼起了那没有几个调子的歌来。

“我当时是有和阿奇波尔多说,大家都会在另一边等我。”在阿贝尔接过连队时大家一起胡闹编的调子时,利恩又喝了一口酒,没什么所谓地说道,“结果居然是用这种方法成了真,还真是……”

还真是什么呢?

利恩听着阿贝尔哼着歌,哼着哼着却串到了另一首曲子上。喂喂,阿贝尔,你该不会是已经喝醉了吧?想要这么提醒他,但是仔细一想,自己也回忆不起本来后面该是个什么调。现在的自己满心都只有着某种惬意,某种因为跟朋友一同喝着能让身体暖和起来的美酒,眼前还有鲜美的肉类在火焰上来回晃动,而从心中,从小腹里,从每一个毛孔中自然而然生发出的惬意。

“我死的时候,没来得及跟什么人说这些东西。”阿贝尔又给他斟了一碗满满的烈酒,在看了看酒瓶里不多的液体后,干脆就对着瓶子来上了一口。“只是看着天空,想起了家乡,还有连队里的一些事。”

不是为了得到什么而战斗,而只是为了战斗而战斗。

还有在最后的时候,至少完成了利恩对自己的托付,把什么东西完成了的,没有失落与遗憾的满足。

“意外地还是蛮长的呢……关于过去的事。”

“是啊,虽然活着的时候觉得时间过得很快,但是到最后想想,也经历了很多事。”这么说着,利恩转过头,刚好看到阿贝尔对着自己笑了起来。那是亲切的,快活的,又有些惬意的笑容。

“你在鬼笑个什么啊。”这么说着,利恩开玩笑似的给了阿贝尔胸口一拳。虽然自己看不到,但是他知道,自己的脸上一定也带着同样的笑。“总之,这次分别后,也要努力地干啊。你可是比我先回到地面上去了。如果等我回去,却发现你什么都没准备好,你就等着我好好地笑话你吧。”

“哈,那还挺不妙的,看起来只能赶紧努力了。”这么嗤笑了一声,阿贝尔一把抓住了利恩还没收回去的拳头,手上开玩笑地用力。

是过去还是训练生的时候,经常吃着吃着饭就会开始的,男孩子间类似于掰手腕的角力。

虽然带着笑容,但是又情不自禁地认真起来,两个人绷紧了肌肉,试图将拳头压向自己的方向。

“所以说,利恩。”

“嗯?”

“等回到地面后,要赶紧来找我啊。”

“我还没有想好呢。如果你那边不急着要我帮忙的话,我想先到处去旅行一番,至少确认一下损毁的情况。”

“这么想,要做的事还真多。”

“因为是活着,所以才有那么多事要做啊。”

但是即使是死掉,有些约定依旧是可以办到的。

不如说,如果是面前的男人的话,就一定会履行过去的约定。

“说起来,我给你的那把小刀,你还没有还我呢吧。”

“啊,确实。”

那把刀柄上带着些许的污渍,而刃口闪烁着锋利的,以刀而言可以说是极美的光的小刀。

“那么,就等我回到地面后,有机会的时候拿给我好了。”

在那之前,要好好地活下去。

可不要刚回到地面,就又跑回来了啊,阿贝尔。

这么说着,两个年轻人角力的手突然同时张开,变成了击掌的姿势。

“一路顺风,阿贝尔!”

“啊,我会加油干的。”

这么说着,年轻的男孩子再次做出了约定。

“到时候,在一起喝酒吧。”

在星幽界的某个夜晚,两个人做出的约定。

熒kei

【Unlight】無題│利恩&庫勒尼西

題目: 2個人物1個Tag (題目指定感謝朋友)

人物: 利恩&庫勒尼西

Tag: 書本

分級: G

──

01.

  庫勒尼西越過書頁,偷偷地觀察現正睡得挺舒適的青年。

  雖然還拿著書,但他的心思早已不在紙頁上,庫勒尼西的視線沿著捲曲的髮絲游移,紫紅色的線條匍匐在桌面上,散開的樣子像極了他曾在繪本裡見過的植物。庫勒尼西記得那是某種生長於廣闊大陸棚上的有毒水草,在能被陽光照到的海底恣意漂浮擺盪,不適合作為食物,但能為特定的魚種提供躲避天敵時的庇護。 

  終其一生他都沒有離開過潘德莫尼,也未有親眼看過海洋,所以這或許也算是某種眼見為憑。

  ──...

題目: 2個人物1個Tag (題目指定感謝朋友)

人物: 利恩&庫勒尼西

Tag: 書本

分級: G

──

01.

  庫勒尼西越過書頁,偷偷地觀察現正睡得挺舒適的青年。

  雖然還拿著書,但他的心思早已不在紙頁上,庫勒尼西的視線沿著捲曲的髮絲游移,紫紅色的線條匍匐在桌面上,散開的樣子像極了他曾在繪本裡見過的植物。庫勒尼西記得那是某種生長於廣闊大陸棚上的有毒水草,在能被陽光照到的海底恣意漂浮擺盪,不適合作為食物,但能為特定的魚種提供躲避天敵時的庇護。 

  終其一生他都沒有離開過潘德莫尼,也未有親眼看過海洋,所以這或許也算是某種眼見為憑。

  ──好吧,若不算上生命盡頭最後的那一瞬間。

  不擅長與人交往的少年眨著眼睛,青年雖然睡著了,但他還是在心裡希望自己好奇的目光不致失禮。

  黑色的野獸從虛空的裂縫游了出來,繞著少年的周身打轉,像輛能抵禦重力浮游在空氣間的氣墊船,成排的眼睛在少年與青年間來回打量,彷彿無聲詢問著他的深淵之主,是否該弄醒桌子對面那個來圖書館竟睡到不省人事的不速之客。

  庫勒尼西轉頭,對野獸做了個噤聲的手勢。

  利恩先生是否做了個好夢呢。少年想著。

  

02.

  那是個氣場迥異於整個天空之都的人。

  「請多指教啦,小少爺。」

  「呃......你好。」庫勒尼西拘謹地點頭,他們正要外出,領路的人偶乘在青年肩上,介紹道青年叫做利恩,她指派青年給初來乍到的他擔任這個星幽界的嚮導。

  青年的頭髮是相當鮮艷的紅色,紅得讓讓庫勒尼西聯想到圖鑑中的花卉。

  他們並沒有行出離宅邸太遠的距離,沿途所見多為落單的魔獸,或許是換了個環境冷靜下來,那曾經不受控恣意傷人的深淵野獸到了這裡竟變得溫順又服從,也不再妄自揣測他的心思擅自行動,就像化成了最忠實於他的寵物,庫勒尼西依循人偶的指示,驅使野獸吞噬掉那些攔路的魔物。

  流淌出的血液刺痛了他的眼球。

  紅色的黏稠液體於地面擴散,庫勒尼西在液體逼近他的腳邊時躲了開來以防鞋子沾黏到,骨肉被咀嚼咬得支離破碎的聲響使他恐懼,他下意識地用指頭揪緊了自己始終抱於懷中的書本。

  他呢?也來到這裡的其他現世亡靈會害怕這樣的自己嗎?

  庫勒尼西努力地用眼角餘光偷看在隊伍後頭待命的紅髮青年,卻只在對方臉上看到習以為常般的安穩表情。

  「您不會......怕我嗎?」好奇心壓過了侷促,休息的時候庫勒尼西大著膽子問道,「有著奇怪的力量。」

  「為什麼要怕?若是說你帶著魔物的話......雖然沒見過這樣的人,但魔物以前在連隊就見得多了。有時數量多到下回一看到就倒胃口。」利恩吐了吐舌頭回答,他的嘴上叼著根點燃的菸,說話間他會將菸稍微挾離嘴邊,吞雲吐霧的模樣讓青年添了些慵懶的味道。

  「雖然大小姐沒說可以......讓你看個好東西。」利恩像是想起什麼,霍地站起,還搞不清楚狀況,霎時間庫勒尼西眼前寒光一閃,有什麼沉鈍的東西劃開空氣,往他的身後飛去。

  「今天加菜。」利恩吹起愉快的口哨,對庫勒尼西說道,「我剛剛就注意到他了。」

  庫勒尼西回頭,見到一隻雪白的巨大兔子,似乎是影子被由利恩射出的飛鏢給釘住了,動彈不得,只能和逼近身畔的青年乾瞪眼。

  利恩擊暈了那隻兔子,將之五花大綁,並向庫勒尼西解釋著帶活的回去料理比較新鮮。

  庫勒尼西瞠目結舌,潘德莫尼可從來不會讓他們見到上桌的食材在上桌前的模樣。

  「那小少爺呢?你會怕我嗎?」利恩揪起兔子一雙軟綿綿的長耳朵問道。

  庫勒尼西愣了半晌,搖了搖頭。

  「並不會。」

  「對吧,你也是。」

  利恩笑了,庫勒尼西見到那雙跟森林同色系的眼睛在陽光下神采奕奕。

  野蠻、未開化、落後......等,全都是自幼由教育機構灌輸予庫勒尼西對於地面人種的形容詞,可親眼所見後,庫勒尼西又覺得並不僅只這些。

  生氣勃勃。

  這是他所想到的,存在於潘德莫尼字典裡,但又與任何天上住民都不相符的詞彙。


─END─


近日UL相關寫得不太多,一面寫時想著01沒讓他們講到話,於是多了02 XD

喊尼西小少爺的利恩讓我想到當年亦暱稱王子做少爺的利恩少年時代的模樣。


川野綾

[UL同人]陛下难为- snow will not stop-第二章 不会停的雪PART14

「你怎么就不懂得假装一下,命都要没了,还抓着自尊不放干什么?」

一松开掩住嘴巴的手,利恩立刻把话抛了回去「我就是没办法说出违心之论!尤其还是攸关国家存活的大事!趁现在还为时不晚,阿奇波尔多…你收手吧!」

阿奇波尔多露出苦笑,缓缓的吐出一口烟,到了这个时候,他是非得说实话不可了「你真以为我是闲来无事才来这冒险?我是不得不这么做。我今天要是空手而回,不仅是赔上性命,所有效忠我的臣子也将一起陪葬,所管辖的城镇亦将拱手送人,你说──我能做什么选择?」

「我…」利恩瞪大眼睛说不出话来,直到这时才发现自己有多天真。

想想昨天阿奇波尔多提起来访的缘由,自然地找不出一点迟疑和破绽,说起塔尔巴森的一切可...

「你怎么就不懂得假装一下,命都要没了,还抓着自尊不放干什么?」

一松开掩住嘴巴的手,利恩立刻把话抛了回去「我就是没办法说出违心之论!尤其还是攸关国家存活的大事!趁现在还为时不晚,阿奇波尔多…你收手吧!」

阿奇波尔多露出苦笑,缓缓的吐出一口烟,到了这个时候,他是非得说实话不可了「你真以为我是闲来无事才来这冒险?我是不得不这么做。我今天要是空手而回,不仅是赔上性命,所有效忠我的臣子也将一起陪葬,所管辖的城镇亦将拱手送人,你说──我能做什么选择?」

「我…」利恩瞪大眼睛说不出话来,直到这时才发现自己有多天真。

想想昨天阿奇波尔多提起来访的缘由,自然地找不出一点迟疑和破绽,说起塔尔巴森的一切可是意气风发,让他有种错觉──儿时那个可怕的国家已经有了改变。

怎么知道这一切都是骗人的。

他单纯的以为只要阿奇波尔多一句话,就能改变局面,却不知道那背后还藏着好几条命,如此沉重的后果,要他怎么负担的了?

一边是他所侍奉的主人,一边是把他带大的师傅,他选哪一个都势必要背负庞大的罪恶感,更不愿意丧失任何一个。

「…难道就没有两全其美的作法吗?一定非得伤害彼此?」

「如果能够直接推翻塔尔巴森的政权就有办法。可惜,那只是痴人说梦。」阿奇波尔多自嘲的笑,惋叹着自己的无力,眼里透着一丝疲惫「利恩,没有时间了,你必须做出决定。帮助我或是坚持守护艾伦戴尔,你只能选择一个。」

身躯彷佛被庞大的力量压得喘不过气,肩上的伤隐隐作痛,利恩弄不清此刻的头昏究竟是受伤还是压力所造成,在这糟糕的情况下,任凭他想破头也无法说出任何的答案,只能痛苦的揪紧眉头,双手紧握的颤抖,声音里透着脆弱「为什么…得这样逼我?」

「你也可以不要选,直接交由莎曼德决定,你可以猜猜她会不会完完整整的放『我们』走。」阿奇波尔多怎么不明白这个问题对利恩来说有多么煎熬,但是为了保住这条命,他也只能逼利恩说出来。

打从合作开始,阿奇波尔多就知道莎曼德是个双面刃,莎曼德提供情报网与人力位居幕后,由他代为执行,表面上称作合作,其实是个不对等的关系,若是他任务失败或成为绊脚石,莎曼德绝对会毫不留情的抛下自己。

体认到自己不管在塔尔巴森还是在这里,都逃不过沦为棋子的下场,阿奇波尔多感到一阵凄凉,更加坚定着非得要做出一番成果,挣脱铺陈好的命运。

「……」利恩咬着下唇,身子摇摇晃晃,额头冒出一颗颗汗珠,肩上的衣服慢慢被血液染红,除了沉默再也没别的话语,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的流逝而去。

内心焦急却等不到回答的阿奇波尔多,叹了口气。

「没办法,你如果下不了决定,那也只能这么做了。」

「…咦?」细微的咻一声气音传进耳里,利恩突然发现身体动弹不得,当余光瞥见自己的影子钉上了一枚黑针,曾学过相同技术的他大惊失色,讶异又慌张的大喊「你要做什么?」

「你就留在这里吧。」阿奇波尔多说着,把利恩抱起来放到床上,拿出抽屉里的绳子,把他的手腕和床头的栏杆绑在一起「当一切都成定局,我就会让你的同伴救你出去。」

「放开我!阿奇波尔多!」紧张着即将失去的自由,利恩眼里满是恐惧,急着想挣扎逃脱,身体却不听使唤,可任他怎么喊,阿奇波尔多似是已铁了心,转头便将门重重关上,扣上了锁。

所有的声音与光源顿时消失在房间里。

 

 

无人的山顶,风吹起片片雪花,穿过山谷发出咻咻的声响,放眼望去尽是纯粹的白色,阳光彷佛是虚假的幻影,在光芒覆盖之地,严寒仍刺骨的侵蚀着万物,将一切冰封其中。

半透明的冰宫,孤独的座落在山峰之顶,尖锐的高塔直指天际,四周尽是深不见底的悬崖,紧闭的大门与窗户拒绝着任何人的踏入。

抬头看着悬挂冰晶吊灯的天花板,伯恩哈德靠在冷冰冰的椅子上,偌大的空间静得出奇,静得彷佛世界上只剩下他一个人。

脑海里仍拨放着离开城堡前的那幕,那时焦躁的心情犹如火在烧,以至于在听到弗雷特里西的那番话时,理智瞬间便焚烧殆尽,实实在在的动了杀意,要不是弟弟就在旁边,他很肯定自己会不顾后果的除掉阿奇波尔多。

在那一剎那,伯恩哈德才知道自己究竟陷得有多深。

旁人眼中的短短几秒钟,对伯恩哈德来说长得像是一个世纪,既不愿意接受最珍视的弟弟将成为别人的,也不愿看到弗雷特里西难过的模样,不得已之下选择了逃避,来到这无人之境,自暴自弃的舍去所有魔力限制,断去后路,好让自己再也不打返回城堡的念头。

选在这山顶解开束缚的魔力,无疑是绝佳的选择,本就一年四季降雪的顶峰,不过就是再冷上一些罢了,对周遭的影响不大,这个环境也能支持他源源不绝的使用魔力,不必再战战兢兢的害怕伤到谁,在感受孤独的同时,亦尝到了自由的滋味。

魔力就像是魔术般达成许多不可能的愿望,只要鲜明的在脑海想出对象的轮廓,让魔力释放出去,什么都做得到,这股驾驭的满足感让伯恩哈德首次对这力量改观。

然而,饶是拥有如此强大的力量,他最想要的却实现不了。

伯恩哈德将头靠在椅背上,手掌覆盖着眼睛,孤身一人而渲染放大的内心声音震荡不已。

忽地咿呀的声响在空荡的城堡里回荡,冷风与光芒灌了进来,伯恩哈德警戒的站起,手里凝聚的能量蓄势待发,准备给袭来的人迎面重击,却在看到来者顿时收了魔力。

拍了拍身上遗留的风雪,布劳微笑的将门带上,做了个标准的行礼,那身侍者的服装,看不出长途跋涉的痕迹,更没有一点受寒风侵袭的迹象。

「陛下,总算找到您了。我为我的晚到感到抱歉。」

 


川野綾

[UL同人]陛下难为- snow will not stop-第二章 不会停的雪PART13

「怎么来得这么慢?」身穿深蓝色礼服的妇人,拉高声音抱怨道。

「我总需要乔装一下,场上看过我的人太多了,总是得避免不必要的风险。」阿奇波尔多摘下伪装的假发和胡子,选了背对楼梯的沙发坐了下来,抽出了一根烟叼在嘴里。

「真是可惜啊。我们计划只成功了一半,如妳所愿的,伯恩哈德离开了城堡,也顺利煽动威斯顿公爵对他的仇视。但是…」阿奇波尔多拿出了火柴,点燃了烟,深深的抽了一口「很显然的,二王子不是那么容易操纵的对象,他的举动和决定完全跳出妳的掌握之中。」

妇人咬牙切齿的脱下披肩,用力摔在桌子上「你就不能暗示下得重一点,好让他乖乖听话吗?」

观察妇人的装扮,丝质的手套,盘起的头发,深蓝的帽子加上薄纱...

「怎么来得这么慢?」身穿深蓝色礼服的妇人,拉高声音抱怨道。

「我总需要乔装一下,场上看过我的人太多了,总是得避免不必要的风险。」阿奇波尔多摘下伪装的假发和胡子,选了背对楼梯的沙发坐了下来,抽出了一根烟叼在嘴里。

「真是可惜啊。我们计划只成功了一半,如妳所愿的,伯恩哈德离开了城堡,也顺利煽动威斯顿公爵对他的仇视。但是…」阿奇波尔多拿出了火柴,点燃了烟,深深的抽了一口「很显然的,二王子不是那么容易操纵的对象,他的举动和决定完全跳出妳的掌握之中。」

妇人咬牙切齿的脱下披肩,用力摔在桌子上「你就不能暗示下得重一点,好让他乖乖听话吗?」

观察妇人的装扮,丝质的手套,盘起的头发,深蓝的帽子加上薄纱,那个嗓音也让利恩听起来觉得很耳熟,他很肯定自己应该见过这个人。

「我昨天才第一次见到二王子,能做的很有限,真要达到妳说的境界,没个十天半个月做不到,一下子变化太大也很快就会被怀疑。现在先务之急,是早王城的势力一步把他带回来。」

「这你不用担心,我已经派私家军和卡斯顿公爵的人马合作。但是抓到人你打算怎么办?你都说暗示没办法那么快影响他了。」妇人在室内来回踱步,心急的没办法安心地坐下来,声音里带的都是焦躁。

阿奇波尔多笑着从口袋里掏出了什么,展示给妇人看「再借我一点人手吧。我保证就算二王子再不愿意也得听话。」

听见阿奇波尔多的坦白,利恩感到一阵心寒,握紧的拳头都在颤抖,满脑子想的都是该把这些转告回玛格莉特,好阻止他们的行动。

利恩一回头站起,浓烈的杀气压了下来,楼梯上方的方形围栏,站了一排身穿深蓝色军服的军人,枪口全对准着自己,方才他太专心,竟迟钝的连什么时候被包围都不知道,这时要懊悔也来不及了。

一名戴着臂章的男人走下楼梯,抽出军刀,剑尖指着利恩,冷冷的喊道「武器放下,把双手举起来。」

情势所逼,利恩不得不从,只得乖乖地放下武器,举高双手,靠在楼梯的扶手上,脸上写满不甘心。

「什么人在那里?」一连串的声响引起了交谈的两人注意,往楼梯这儿探了过来。趁着似乎是队长的男人转移目光的瞬间,利恩跨出栏杆跳了下去。

幸运的躲过子弹的追击,利恩降落地面,从上衣口袋掏出小刀,立刻往妇人所在的位置跑,怎知刚碰到妇人的衣角,咻地一声,肩膀传来剧痛,脚步不稳的踉跄几步,顿时失了先机。

短短一瞬,手持军刀的队长已追了上来,膝盖顺着冲刺的速度往利恩的腹部重击,手臂高高举起,往后颈用力敲了下去。

「呜呃…」利恩扶着中枪的肩膀,跪了下去,彷佛这样还不够似的,一股力量往背上踩了下来,逼得他只能狼狈地趴在地上。

「居然放了只老鼠偷偷摸摸的进来,阿奇波尔多,你也真够大意的。」妇人冷哼一声,蹲了下来,小型的手枪指着利恩的头部,瞇起眼睛。

「…别这样,他是自己人,别把他打死了。」阿奇波尔多故作镇定的吐出烟圈,往利恩走了过来。

「你们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敢对王室成员下手,那可是重罪!」利恩像深怕他们不明白的大吼,直直瞪着阿奇波尔多,眼里藏满失望与愤怒,一秒反驳了他的发言。

妇人可不吃这套,眼神一变,站在一旁的队长立刻送上踩在肩伤上的一脚,痛得利恩皱眉的说不出话来。

「你确定?你说的『自己人』可是口口声声说着反对啊。」妇人挑了挑眉,利恩咬着牙忍痛,总算看清了她的脸,那脸蛋分明就是以凶悍闻名的莎曼德夫人,他怎么就没立刻想到呢?能这么了解王室的状况,又具备野心的人选,除了她还能有谁?

阿奇波尔多压了压太阳穴,叹口气说道「我保证不会让他妨碍我们的计划,请把他交给我处理。」

莎曼德直视着阿奇波尔多,确定在他眼里找不到背叛的影子,才总算收了手枪,示意手下放了利恩。

接到指示的队长,收武器入鞘,粗鲁的将利恩的手臂反剪擒着用力拉起,无视他发出吃痛的呻吟,像丢物品的把人推到阿奇波尔多那儿去。

「我只给你五分钟,时间到,如果你达不到承诺,他就由我处置。」莎曼德抛了一把钥匙,勾勾手指,编列为私家军第三队的十人组合,便整齐的在她身后排一列,正对着前方唯一的房间。

利恩一听,张口就要表达自己坚定的意志,阿奇波尔多紧张的立刻摀住他的嘴巴,拉着他往房间里去,直到把门关牢了,才把着急的心情全部倾倒而出。

 


川野綾

[UL同人]陛下难为- snow will not stop-第二章 不会停的雪PART12

火光在眼前跳耀着,温暖的温度传进身体更暖了内心,弗雷特里西手里捧着茶杯,微笑的向里斯致谢「谢谢你。」

「不用客气,举手之劳而已。」里斯坐在斜角的沙发,对这初次见面的少年,有满满的不放心,心里有种强烈的感觉,如果放着他不管,他肯定会奋不顾身的在山里乱闯,这个猜测让人既紧张又焦虑,让里斯都怀疑自己其实骨子里寄宿了名为『爸爸』的灵魂。

「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吗?也许我可以帮忙你。」


听从泰瑞尔的指挥,利恩领着一只巡逻队负责调解天气异变造成的恐慌与灾难,这忽然的降雪,港口的商船首当其冲,结冰的海港造成船只无法出航,渔民们可是急得跳脚,他们这些兵士...

火光在眼前跳耀着,温暖的温度传进身体更暖了内心,弗雷特里西手里捧着茶杯,微笑的向里斯致谢「谢谢你。」

「不用客气,举手之劳而已。」里斯坐在斜角的沙发,对这初次见面的少年,有满满的不放心,心里有种强烈的感觉,如果放着他不管,他肯定会奋不顾身的在山里乱闯,这个猜测让人既紧张又焦虑,让里斯都怀疑自己其实骨子里寄宿了名为『爸爸』的灵魂。

「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吗?也许我可以帮忙你。」

 

 

听从泰瑞尔的指挥,利恩领着一只巡逻队负责调解天气异变造成的恐慌与灾难,这忽然的降雪,港口的商船首当其冲,结冰的海港造成船只无法出航,渔民们可是急得跳脚,他们这些兵士只得调度军用船破坏冰块,把船重新推回航道,而面对他们询问这灾害的原因,利恩为难的语塞,在说与不说之间踌躇不已。

「很抱歉,原因我们还在调查当中。」

深怕在这情况下说出实情会造成一片负面声浪,利恩只得咬牙说了不确定的答案,以忙碌为由逃离谎言的漩涡,心神不宁的做着体力活。

他知道事实恐怕瞒不了太久,场上的宾客那么多人,他们肯定猜得到这天气变化究竟出自谁之手,这时除了求玛格莉特在流言散开前找到完美的说词,他们只能像这样说着灰色的谎言。

从没说过违背心意的话,那种浑身不对劲的感觉让利恩烦躁不已,彷佛嫌这还不够混乱,本因忙碌而暂时忘却的疑惑,凑热闹的在这时浮上心头。

一个小时前的事件,清晰地在脑海重现。

那时宴会已步入尾声,悠扬的音乐声中,利恩在茫茫宾客中寻到了阿奇波尔多的身影,开心地端着饮料向前,才发现他要找的是宴会中最醒目的主角。

意识到不是说话的时机,利恩识相的退到一边,没想到因缘际会成了三人对谈的唯一见证者。

弗雷特里西僵硬的告白话语,吸引住了利恩的注意,相识这么久,他从没听过殿下会用这样的语调和词汇说话,身为兄长的伯尔尼哈德看起来也很不对劲,不但没察觉这怪异的变化,动作间也处处展现着不耐烦。

好像在那个区域里,所有的人都被无形的什么牵引着。

在昨夜曾嗅到的香气,淡淡的飘了过来。

(那不是助眠的气味吗?怎么会…)

原本已被填平的疑惑,再次心中掀起涟漪。

利恩原本还能说服自己那只是一时的巧合,然而当他发现殿下竟不记得那段不寻常的发言,心脏便紧张的砰砰直跳,抗拒着接受这个猜测,驱使他去求证,好让内心重新达到平衡。

只可惜事与愿违,利恩正准备拦下阿奇波尔多的那刻,玛格莉特的紧急招集将他拉离了现场,等到利恩再次张望,他早已藏身在人群中,不见踪影。

(阿奇波尔多…他肯定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没有告诉我!要不是被任务绊住,我早就抓到他问清楚了!)

「小心!」阿贝尔紧张的拖住利恩的手臂,嘹亮的声音让利恩回了神,眼睛一抬,惊恐的发现脚再踏一步就会滚下楼梯,连忙退回船板上,大口吸气,努力让心情平复下来。

「利恩,你怎么这么心不在焉,表情还这么可怕?我叫你好几次了,你都像没听到一样。」阿贝尔皱眉,看到好友在船板上喃喃自语还四处乱走,他可吓得不轻啊!

「我…」对上阿贝尔担心的眼神,利恩犹豫着该不该把烦恼全部说出来。

忽然,一个高挑的红黑色身影从街道一闪而过,那个身高与压低的帽沿,一瞬间将利恩名为『冷静』的两个字粉碎。

他不会看错,即便经过乔装,那个身影肯定就是阿奇波尔多!

「利恩?」阿贝尔看好友再次失神,手在他眼前挥了挥。

利恩就像没看到似的,眼睛直直追着人影,他心里有种预感,若是错过这次就追不到了。

「我离开一下,这里交给你了!」利恩把代表指挥权的臂章拆下来,塞进阿贝尔的手里。

「喂、喂!你要去哪里啊?」阿贝尔不知所措的拿着臂章,想问清楚利恩却已跑下甲板跳回岸上,飞也似的往街道奔驰而去。

 

极尽所能的冲刺,利恩惊险的在返回街道时,在百公尺处再次捕捉到阿奇波尔多的背影,连忙振奋起精神,一面加快脚步,一面小心的尾随在后头。

阿奇波尔多像是为了避人耳目,刻意绕路的拐了几条巷子,路上因为突然的降雪人、车、摊贩都卡在路中,尽管已经有支持的骑士团介入,仍免不了需要舒缓交通的时间,利恩在这混乱中险些把人给追丢,好在总在紧要关头又发现他的行踪,看着他越走越往人烟稀少的山边去。

(他到底要去哪里?)

利恩躲在建筑物的后面,偷偷的探出一点点,远远看阿奇波尔多走进一间在山坡上的小木屋,悄然无声。

静静再观察了几分钟,确定附近应该安全了,利恩才从建筑物后出来,往小木屋靠近,贴在门边竖耳聆听,却发现仍然一点声音都没有。

确定身上还带着武器,利恩深呼吸口气,大胆的触碰门把往前一推,想不到门居然完全没有锁,稍稍用力便开了。

屋里漆黑一片,利恩蹑手蹑脚的踏了进去,手不自觉摸向腰间的短刀,眼睛来回扫视,入眼的只有寻常的住家摆设,壁炉烧着未熄的火,充满着生活感,却没有人在。

正觉得奇怪,小小的对话声从楼梯那儿传了过来,利恩小心翼翼的凑近,这才发现声音是来自于地下室。

放轻了脚步,利恩一步步的往楼梯下走,在转弯的地方蹲了下来,潜藏在阴影之中,偷偷看着下方发生的一切。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