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利物浦

34647浏览    2466参与
燕子浪青 Yanzi
女人间的战争,为欧冠淘汰赛做准...

女人间的战争,为欧冠淘汰赛做准备啦 (完全不像是

女人间的战争,为欧冠淘汰赛做准备啦 (完全不像是

埃及王的白眼
更好笑的是Mo还改了配图文字?...

更好笑的是Mo还改了配图文字😂@AC君说真的Mo单独看起来好壮实,洛老板单独看起来是188cm这个身高段中不算很健壮,然而在十三厘米的差距面前真的,就算如此骨架和体型还是很明显有区别🤣🤣🤣

更好笑的是Mo还改了配图文字😂@AC君说真的Mo单独看起来好壮实,洛老板单独看起来是188cm这个身高段中不算很健壮,然而在十三厘米的差距面前真的,就算如此骨架和体型还是很明显有区别🤣🤣🤣

记录
今天也学了菲尔米诺,任务完成?...

今天也学了菲尔米诺,任务完成😂😂

今天也学了菲尔米诺,任务完成😂😂

乐动体育培训
AC君

【哼花】夜行列车

因为某些原因,旧文重发,只是片段

全文请移步AO3,AndersonChang

或者works/20068510


午夜,我站在空无一人Formby车站的月台上等着进城的列车,20分钟前我婉拒了朋友留宿他家的邀请,现在我有些后悔了。冬日的凛冽寒风不断地从领口袖口的缝隙灌进我的大衣里,夺走我身体散发出的微弱的热量,我浑身上下感到了如坠冰窖一般的寒冷,我冷得牙齿打颤直跺双脚,而此时电子公告牌上显示列车已晚点,却没有告知时间。又是一个20分钟,朋友家的酒精所带来的热量全部消散在了默西塞德的冬夜。我在思考是否要给朋友打个电话恬不知耻地请求一个床铺,而远处的亮光伴随着列车的汽鸣让我打消了这个...

因为某些原因,旧文重发,只是片段

全文请移步AO3,AndersonChang

或者works/20068510



午夜,我站在空无一人Formby车站的月台上等着进城的列车,20分钟前我婉拒了朋友留宿他家的邀请,现在我有些后悔了。冬日的凛冽寒风不断地从领口袖口的缝隙灌进我的大衣里,夺走我身体散发出的微弱的热量,我浑身上下感到了如坠冰窖一般的寒冷,我冷得牙齿打颤直跺双脚,而此时电子公告牌上显示列车已晚点,却没有告知时间。又是一个20分钟,朋友家的酒精所带来的热量全部消散在了默西塞德的冬夜。我在思考是否要给朋友打个电话恬不知耻地请求一个床铺,而远处的亮光伴随着列车的汽鸣让我打消了这个念头。列车停稳了,我急不可耐地逃离了冰窖,钻进了于我来说有如熊熊炉火的车厢之中。

夜行列车有如午夜的Formby车站一样空旷,暖黄的灯光衬着仿天鹅绒的座椅,显得格外惬意。我随意挑了一个空座,瘫倒在了椅子上。玻璃上蒙着一层薄薄的水雾,我轻轻地将其拭去,此时的窗户成了一面镜子,车厢里的一切——暖黄色的灯光、油漆斑驳的行李架、以及一件与红色仿天鹅绒座椅格格不入的棕色大衣映衬在了镜子上面。我刚上车的时候怎么没发现,我的眼睛难道被冬日的寒风给冻结了吗?那人披着一件棕色羊绒大衣,蜷缩在我的座位前排左侧的位置上,尽管面朝着我,但是那人的脸被一顶又和那件棕色大衣极其不搭的卡其色贝雷帽给遮住了。夜行列车上只有我和那人两名乘客。也许在其他的车厢还有其他人在咒骂着突变的天气,但是我无从得知。

列车咯噔一声停靠在了Hightown车站,电机拉动着连杆打开了车门,冷风源源不断地涌进了车厢,温暖舒适的火炉渐渐熄灭,两分钟的时间足以让这节天堂堕落为寒冰地狱。我将围巾重新绕在了脖子上,扣好了扣子,仔细检查身上还有没有其他的漏洞得以让寒意侵袭。我看了看镜中的自己,除了那双冰蓝色的眼睛还漏在外面,身体的其他部分已经被羊毛和化纤武装。我看着我前方座椅上似乎是处在熟睡中的那个人,刚才列车停靠时的晃动让那顶贝雷帽滑到了大衣上,而突然闯入车厢的寒风让他皱眉,那人咕哝了几句我听不太清的骂人话,从大衣的领口处伸出了一只手将大衣往身上紧了紧。那个男人睁开了双眼,仿佛察觉到了我的目光,他朝着我看了过来,我慌张地将头瞥向窗户,假装是在欣赏Hightown车站周围冷寂的黑暗,而其实我仍然看着他,或者说他镜中的倒影。车厢内的空气似乎凝结在爱尔兰海吹来的冬日凛风中,我难以呼吸,也许是那条围巾的缘故,也许是领口过紧的缘故。我看到他拾起贝雷帽把脸给盖上,呼吸更加困难,更加急促,每一次胸部的起伏都难以给我的血液带来足够的氧气。嘶……列车门关闭了。我松了松围巾和大衣的领口,我觉得轻松了许多。车厢内的空气又温暖起来。那个人似乎又沉沉地睡去了。

有时我会感叹这些习以为常的事物在几个世纪以前是那么的不可思议,感叹时光的流转,感叹人类自工业革命以来三百年的文明进程抵得上之前三千年的黑暗时代。乘坐任何自动化交通工具的时候我都会兴奋,我喜欢那种惬意包覆的感觉,包覆在铁皮轿厢内的感觉;喜欢透过那小小的开窗去窥探周围的感觉;喜欢从发车开始,移步易景,我永远看不到重复的人和物的感觉。那种新鲜感刺激着我,让我觉得兴奋。我喜欢看着车上的往来路人,知道他们今天在此和我相遇,却不知是否是因为命运的偶然,还是偶然的命运,但是我知道我也许再也不会见到他们了。所以无论是发怒或是开心或是沮丧或是漠然,一切在列车上的情感在离开车厢的刹那间便湮灭了,或是留在了车厢内,等待着那些路人将它们传递下去。我不喜欢始发和到达,我喜欢旅途中。

我再次拉紧围巾和领口,那人的贝雷帽再次滑到了大衣上,列车到站Hall Road,我感到呼吸困难。然后是Blundellsands & Crosby,我拉紧围巾和领口,那人的贝雷帽滑到了大衣上,我感到呼吸困难。接着是Waterloo,之后是Seaforth & Litherland,我拉紧围巾和领口,那人的贝雷帽滑到了大衣上,我感到呼吸困难。两个BOOTLE车站也被这趟夜行列车甩在了身后,我记不清还有多少站才能到利物浦的市中心,在那里我将找一辆出租车,回到我那三尺见方的狭小的出租屋内。Bank Hall和Sandhills,我和他重复着我们之间那私密的仪式。然后列车停在了MOORFIELDS车站,那人将他的贝雷帽扣在了头上,他在椅子上坐正,在随意整理完自己的仪容之后,从油漆斑驳的行李架上取下一个小公文包,朝着车门走去。他经过我身边,和我对视了一眼,尽管和我一样,他的大半张脸淹没在化纤和羊毛的织物之下,我看到了那双榛子仁般的眼睛,深棕色的眼眸。我瞥了一眼那个公文包,暗金色的细线绣着A.D. Lallana。这是我第一次遇见拉拉那先生,在那个寒冷的冬夜,在那趟空无一人的夜行列车上,他如同之前千万个过客一样从我的身边匆匆掠过,我想也会如同之前的千百次的列车旅行一样,当我踏上中央车站的月台上时,我会将那个凛风呼啸的冬夜、将那双榛子仁般的深棕色眼眸还有A.D. Lallana这个缩写和姓氏的组合体忘却在油漆斑驳的行李架上,忘却在那趟夜行列车的轿厢里。我从行李架上取下我的背包,走出车厢,我站在中央车站的月台上,爱尔兰海的寒风丝毫不减其声势,我忘不了那个暗金色的细线绣成的名字。

便當-低調賺人品

上班二度摸魚。

好怕這張敗人品(抖

上班二度摸魚。

好怕這張敗人品(抖

AC君

【Movren】旌旗飘扬

老文,片段汇总,没有新东西

传送门

老文,片段汇总,没有新东西

传送门

埃及王的白眼

炕上开花

*农作物都是瞎写的,种甘蔗的地方和有炕的地方那是一点关系都没有😂


     资深农民洛夫伦把田里的甘蔗都收了,打算明天运到城里给那几个固定供货点,年前小赚一把给家里那口子添床被子,再买个雷锋帽,不然天天都在耳边唠叨自己头皮冷。

     洛夫伦就不明白,头发比村里搞棉花批发的亨德森家里的存货都炸,咋就这么不耐寒呢?不过既然都开口说了,那还是要重视的,不能委屈了对象,毕竟得处老长一辈子,必须细心呵护。

     骑着三轮货车走在乡间的小...

*农作物都是瞎写的,种甘蔗的地方和有炕的地方那是一点关系都没有😂


     资深农民洛夫伦把田里的甘蔗都收了,打算明天运到城里给那几个固定供货点,年前小赚一把给家里那口子添床被子,再买个雷锋帽,不然天天都在耳边唠叨自己头皮冷。

     洛夫伦就不明白,头发比村里搞棉花批发的亨德森家里的存货都炸,咋就这么不耐寒呢?不过既然都开口说了,那还是要重视的,不能委屈了对象,毕竟得处老长一辈子,必须细心呵护。

     骑着三轮货车走在乡间的小路上,刚好遇到罗伯逊去给村长家送年货,两人都礼貌下车寒暄几句。

     “又给老大送腌货啊?”

     “腊肠腊肉,老米亲手弄的,用的是土猪肉,香着咧!”

     洛夫伦伸头往罗伯逊车里望:“哟,这都快赶上一箱的量了。”

     “嘿嘿,半年前和其他村打群架的事多亏老大帮忙,不然多麻烦啊。”

     打群架这事洛夫伦知道。去年隔壁村一王八羔子来村里喝酒闹事,放火烧了别人庄稼,这可都是村民的收入来源呀。罗伯逊听了之后一拍桌子,直接拿起锄头就追着被扣在村里的肇事者跑,后来那羔子亲友来了,当场和罗伯逊对着干,打得是不可开交。后来要不是村长出面力保罗伯逊,可能隔壁村要没完没了来事。

     “那是该送。”洛夫伦点点头,顺带问起米尔纳近况。

     罗伯逊嫩脸一红,不好意思地回答说天天在家里看电视呢,追那个什么红高粱还是黄高粱的,晚上都不乐意睡觉,还得自己好声好气地跟他协调。

     “半夜不睡觉多伤身啊。”罗伯逊说。

     “拉倒吧,你不高兴是这个原因吗?倒底啥心思自己清楚。”

     罗伯逊踢了洛夫伦一脚,麻溜地爬上摩托车座上,刚想戴个头盔,突然发现忘了一件事。

     “怎么不见你提萨拉赫啊?”

     “老样子呗,有啥好说的。”

     “老样子是什么样子?”

     “几个月前进城买了个自拍杆,天天在家照相,也不嫌麻烦。”

     “没见着他发说说啊?”

     罗伯逊从兜里掏出手机,点开已更新到最新版本的QQ,翻开说说页面,最近的一张是范戴克拍他那口子下地收割的小动图,往前都是拉拉纳和亨德森的互拍。

     “他发的朋友圈,绿色的那个,不是企鹅。”

     “算了我改天再看看,还要去送礼呢没时间耽误了。今晚来我家,白的黄的红的都有。”

     “不去了,明天还要进城。”

     “那正好,明天晚上有年夜饭,丰盛着呢,你回来了就接萨拉赫到我家。”

     洛夫伦一边说着行行行一边也上了自己的车,又开了十多分钟才回到家里。推开门一看,萨拉赫裹着大棉袄子坐在炕上昏昏欲睡,差一点就要整个向后倒了。洛夫伦赶紧过去帮忙扶着,就怕磕着脑袋瓜子。

     “回来啦。”他家这口子打着哈欠说。因为是乡里小学的体育老师,今年最后一天放了假,萨拉赫都缩在家里不出门,难得早上起来还做了东西吃,把洛夫伦感动得一塌糊涂。要知道前几年萨拉赫完全不会做家务,也就是在一起之后跟着拉拉纳手把手学的。

     “锅里有粥热着,厨房里还做了大肉丸子,腊肠也切好了,你要不现在吃点?”

     “你陪我一起吃。”

     “多大人还要陪吃饭?”

     洛夫伦俊脸一红:“就想和你多呆一会儿,这还不行了?”

     萨拉赫也红了,站起来拉着洛夫伦的手走去厨房,还亲自拿碗盛了两份粥,自己抓着勺子和筷子没吃多少,就只看着洛夫伦填饱肚子。

     “你明天什么时候进城?”

     “早上就去。”

     “我和你一道去,帮忙卸东西。”

     搞这麻烦干啥啊?洛夫伦嚼着丸子摇头,一个人办事还快些。

     “不管,我就要和你进城。”

     “我看你是想逛商场。”

     萨拉赫居然承认了,但理由还挺贴心:“我就是要去商场,买几件新衣服给你好过年。”

     洛夫伦连胸口都暖和起来:“好,那就搭伙去。”

     第二天他们一早就出发去供货,途中买了葱油饼和豆浆当早餐,又在城里尝了一顿肯德基,回到村里刚好是下午四点,洛夫伦直接载着萨拉赫去罗伯逊和米尔纳的家里等着开饭,一进门发现亨德森也在,拉拉纳坐在他旁边和罗伯逊养的鸽子互动。

     “来啦。”亨德森打招呼。

     “你也在啊,我还说来早了怕没人。”洛夫伦脱下棉衣,抬头看见米尔纳在厨房准备肉菜,没注意客人到了,而罗伯逊则被打发去买酱油和辣椒。

     “在家里也没什么事干,就过来了。”

     拉拉纳已经拉着萨拉赫开始说家常,什么马内去相亲一次就成,阿利森要在学校操场办啥不插电演唱会,南野拓实成了村里新来的大学生村官……话匣子打来就收不住,索性洛夫伦也拉着亨德森聊自己的。

     他和亨德森认识得也久,小时候就喜欢搭档拿炮砸牛粪,要不就是注水蚂蚁窝,或者去鱼塘河道里抓鱼偷虾。米尔纳当时就跟在后面放风,让两个手长脚长的奋斗在第一线。这三个人就是当年红家村小虎队——年纪小性格虎还喜欢拉起队伍干不正经的事,直到亨德森英年早婚。他在一次村宣传bu组织的劳动节种树大会上认识了拉拉纳,眨眼间就领证结婚,让洛夫伦和米尔纳没有一点点防备。
     聊着聊着,两个人说到了各自的酒席。

     亨德森是村里认定的村长二把手,洛夫伦则爱笑爱闹爱交朋友,所以两场酒席来的人都不少。区别在于亨德森没喝醉,规规矩矩地入了洞房上炕开花,第二天神清气爽下地干活;洛夫伦却醉得一塌糊涂,到处把人认成萨拉赫,亲亲抱抱举高高,留下了一堆看不过眼的现场照片。

     “你还想对着咱村里的菲尔米诺下黑手呢,谁知道人家一张开嘴,阳光滋在门牙上把你眼睛都闪瞎了,捂着脸拼命往后退。”亨德森砸砸舌头,对那画面回味无穷。

     “都是过去的事,过去的事,提来干嘛?”

      正说着笑,罗伯逊抱着一瓶酱油和一袋辣椒从屋外进来,朝他们打了声招呼就去厨房,没过几分钟米尔纳就把蒸好的鱼端上桌子,切细丝的绿葱衬着白肉和黑色酱油,看着就肚子叫。

      其他还有什么白切鸡、油焖虾、五花肉和炒时蔬,配上几碗大米饭,让在场几个都想把舌头一起吞进肚子里。

      “以后我就天天来这里蹭,反正家里也不怎么开锅。”洛夫伦大口吃菜,被萨拉赫使劲捅了一下后腰,差点没被一块五花肉呛着。

      “谋杀亲——!”他大喊一声,还没说完,隔壁的手肘子就来了。这次洛夫伦提前防备,萨拉赫顶在他胳膊上,一下子被抱个满怀动弹不得,只好左右晃动身体想把洛夫伦甩开。

      “哼,幼稚。”在场年纪最小的罗伯逊老神在在地批评。

      等大晚上挤在客厅看春节联欢晚会时,亨德森看洛夫伦把萨拉赫拉到门外那大空地上不知道嘀嘀咕咕说啥,回头伸手揽住一边坐着专心看小品表演的拉拉纳,说了一句:“还是咱们好,安安静静过日子。”

      “给你的。”洛夫伦从棉衣口袋里掏出塑料袋塞到萨拉赫手里,后者拿出来一看,是一顶毛线帽,最上面还有一个毛绒绒的球。

      萨拉赫笑得嘴都合不拢,赶紧给自己戴上,抬头问:“好看不?”

      “就那样吧。”

      “你什么意思?”

      洛夫伦老脸一红:“你最好看的模样就是结婚的时候坐在炕上对我笑。”

      萨拉赫也跟着脸颊烧起来,凑过去把头埋对方肩膀上,怎么也不愿意对视了。

      “我打算开个服装加工厂,帮城里有钱人生产衣服,明年这个时候日子肯定会更好过,”洛夫伦意气风发地哼了一声,“到时候给你买一双阿迪达斯跑鞋去上课,听说叫什么椰子还是苹果的,现在年轻人都爱穿。”

      “好。”

      “再盖栋大房子。”

      “好。”

      “再修个水池和花园。”

      “好。”

      “然后我们去旅行,要么埃及要么克罗地亚。”

      “好。”

      “就会说这一个字还是咋的,你没啥其他想法?”

       萨拉赫深吸一口气:“感觉现在这样就挺好。”

       背后有歌声传来,也不知道是谁在登台。罗伯逊两口子在厨房刷碗的声音挺大,还能听到米尔纳让多挤一些洗洁精不然弄不干净盘子;亨德森跟着歌手一起念歌词——他可能想唱,但没那个调——拉拉纳笑得不能自已。

       “真的,”萨拉赫抱住洛夫伦,“就挺好。”



END.


提前春节快乐


蜀道难

克洛普作为球队主帅个人风格太强烈了,他也由此缔造了一支属于他自己的利物浦。

克洛普作为球队主帅个人风格太强烈了,他也由此缔造了一支属于他自己的利物浦。

Darcinho11.

他宁愿教球员变强,而不是交易他们。

 如果你和你的太太合不来,总不能第二天去买一个新的吧 ” 克洛普说。


摘自【莱万多夫斯基传】


就第一次读到的时候真的有点好笑。


他宁愿教球员变强,而不是交易他们。

 如果你和你的太太合不来,总不能第二天去买一个新的吧 ” 克洛普说。


摘自【莱万多夫斯基传】


就第一次读到的时候真的有点好笑。


Iron佳鲁鲁

推荐大米新书Ask a Footballer!

语言幽默、超纲词汇少【重点】、八卦颇多,值得一康~

不断澄清自己没有利宾纳上瘾、其实连电熨斗都不会开、也没有那么boring【boring那个号比他本尊还多粉哈哈哈】即使是boring也是因为这种boring使得自己在不断变化的足球世界里依旧不忘初心【还是来自利兹的小伙、还是滴酒不沾、还是爱着一个姑娘、还是同个发型】的大米真的很有趣啊。快去买呀~

[图片]

【八卦内容包括但不限于团建和萝卜一个屋、各种队友侧写【即使人来人往和乔哈特还是一辈子的好基友】、以及来自你哼的四个问题【原来大米喜欢西城男孩】&【大米吐槽你哼社媒说要搞一个BoringHenderson的号】】


语言幽默、超纲词汇少【重点】、八卦颇多,值得一康~

不断澄清自己没有利宾纳上瘾、其实连电熨斗都不会开、也没有那么boring【boring那个号比他本尊还多粉哈哈哈】即使是boring也是因为这种boring使得自己在不断变化的足球世界里依旧不忘初心【还是来自利兹的小伙、还是滴酒不沾、还是爱着一个姑娘、还是同个发型】的大米真的很有趣啊。快去买呀~



【八卦内容包括但不限于团建和萝卜一个屋、各种队友侧写【即使人来人往和乔哈特还是一辈子的好基友】、以及来自你哼的四个问题【原来大米喜欢西城男孩】&【大米吐槽你哼社媒说要搞一个BoringHenderson的号】】


便當-低調賺人品

新年第一張!!!

當然要喜氣洋洋點 大紅色!!

這張也是我去年說的VVD系列最後一張啦!!!

我這人可是說到做到呢!只是比較緩慢 哈哈哈哈哈

然後參考圖就是嘿嘿嘿 我放在最後了

VVD配誰都好適合喔 怎麼會這樣啊!


希望利物浦今年能夠...EMMMM

總而言之我也獻上祭物了

其他就看天命(?

新年第一張!!!

當然要喜氣洋洋點 大紅色!!

這張也是我去年說的VVD系列最後一張啦!!!

我這人可是說到做到呢!只是比較緩慢 哈哈哈哈哈

然後參考圖就是嘿嘿嘿 我放在最後了

VVD配誰都好適合喔 怎麼會這樣啊!


希望利物浦今年能夠...EMMMM

總而言之我也獻上祭物了

其他就看天命(?

AC君

LIVSHU joke

From Henderson to Henderson. Via Salah.

From Henderson to Henderson. Via Salah.

Boner Barakat
66:你不配拥有右脚 26:你...

66:你不配拥有右脚

26:你皮痒痒了吧

👶🏻👶🏽🤣🤣🤣🤣

66:你不配拥有右脚

26:你皮痒痒了吧

👶🏻👶🏽🤣🤣🤣🤣

AsturiesLangreo

【罗伯逊X阿诺德】避嫌

一个月前磕上头的存货


正文:


“你能不能不要在社交软件上乱发爱心然后圈我。”

“你能不能不要老是爬到我背上,现在大家都知道啦。”

“我又不喜欢你,在意这个干什么?”

“对啊,好哥们儿发个爱心又怎么了?”

……


“嘿…那两个小子在干嘛?”菲尔米诺看着身边范戴克笑嘻嘻吃着小零食一脸看好戏的表情。

“避嫌?”


时刻保持一米以上的距离 


“Robbo,能不能离我远一点,你那边明明这么宽,这是要挤死我吗?”正在跑步的洛夫伦瞥了一眼罗伯逊另一边,一米开外的地方是一脸深仇大恨奔跑中的阿诺德。

“Dejan,难道我们不是一直这么亲密?”

“这话可不...

一个月前磕上头的存货


正文:



“你能不能不要在社交软件上乱发爱心然后圈我。”

“你能不能不要老是爬到我背上,现在大家都知道啦。”

“我又不喜欢你,在意这个干什么?”

“对啊,好哥们儿发个爱心又怎么了?”

……


“嘿…那两个小子在干嘛?”菲尔米诺看着身边范戴克笑嘻嘻吃着小零食一脸看好戏的表情。

“避嫌?”



时刻保持一米以上的距离 


“Robbo,能不能离我远一点,你那边明明这么宽,这是要挤死我吗?”正在跑步的洛夫伦瞥了一眼罗伯逊另一边,一米开外的地方是一脸深仇大恨奔跑中的阿诺德。

“Dejan,难道我们不是一直这么亲密?”

“这话可不能胡说……”洛夫伦胆战心惊回过头一看,萨拉赫对自己露出一个瘆人的笑容。


避免赛场互动


“我有点好奇……”克洛普面前是隔得非常开的两把椅子,上面坐着面无表情的两人。

“Robbo,昨晚上半场那个球你怎么不传给Trent,回传给Dejan干嘛?以及,下半场那个球,Trent你在那个远角打门干什么?传给Robbo难道不是更好的处理办法?真是受够你们的糟糕表现了!明天晚上给我加训,就你们两个。”


社交软件的合理使用


“Adam,今天天气这么好,我们来合影吧。”罗伯逊心满意足地打开Ins准备发与拉拉纳新鲜出炉的合照,却发现最新的一条是阿诺德搂着亨德森笑得一脸嘚瑟的图片,评论区的“父子党”集体GC。

回首一望,阿诺德憋住腹黑的笑容立刻偏过了头。

“这小子居然抢先一步……”


餐厅修罗场也要有条不紊


“Trent,快来快来,Robbo旁边还有个空位。”马内摇晃着可爱的小黑手却被阿利松一把按住:“Sadio……你没看出来最近发生的事?”

“嘿,Ali,他们不是好朋友吗?”马内大声发出质疑,阿利松真想一头扎进眼前的马黛茶里隐身。

阿诺德翻了个白眼来到另一桌坐下,用刀狠狠戳着盘子里的烤羊排,仿佛那是一只来自苏格兰的公绵羊。

“Trent……那个……羊排是无辜的。”看着惨不忍睹的鞭尸,旁边的维纳尔杜姆于心不忍。


采访要努力做到滴水不漏


“Trent,大家都非常关注你和Robbo的助攻竞赛,真是太可爱了。请问你们私下也会互相调侃吗?”记者期待的星星眼已经暴露了她想要的答案。

“我们私下聊得不多,赛场上我们更多的是作为一个团队战斗,要知道罗伯逊和我都是边卫,如果没有你追我赶的竞争,整个利物浦就不会进步,所以我们以后也会坚持助攻比拼……”

……

“呵呵,这个无比官方的回答。”午休时刻,罗伯逊躲在卫生间偷看阿诺德的最新采访,露出了鄙夷的神情。

“Robbo,原来你一直在我对面看Trent的采访呀,我就说你们根本没吵架嘛阿利松还不信……”隔壁门内传来马内开心的笑声,罗伯逊石化了……

下次一定要记得戴耳机。



就算是两人独处也……


“啊,今晚的训练场真美啊,就我一个人。还是早点练完好了,Mily还等着我去他家打游戏呢。”看着身边的罗伯逊抱着球自言自语的样子,阿诺德内心骂了无数句脏话。

“今天的球门真是空旷啊。”罗伯逊视线望着上方的横梁,完全无视球门里的阿诺德。


“有的人不仅智商低,现在视力都出问题了,真可怜。”阿诺德也不甘示弱。

“大冬天的怎么有烦人的蚊子呢,嗡嗡嗡的吵死了。”罗伯逊假装在驱赶的样子,阿诺德实在是受不了这个人,朝他踢过去一个球,却被罗伯逊稳稳接住了。


“我说你到底练不练啊!白痴。”阿诺德嚷着。

“看来这几天你的发球水平下降得厉害嘛,下次角球我还是给尤尔根建议不要你来发。”

“我再也不要给你传球啦。”


两个人推推搡搡骂骂咧咧,罗伯逊趁阿诺德不注意把冰凉的手伸进他温热的后背,把对方冻得大叫,紧接着阿诺德也准备还击,却被罗伯逊紧紧抓着手臂僵持不下,就这样一个重心不稳,两人竟默契地以一个暧昧的姿势倒在干燥的草皮上。


罗伯逊看着身下的阿诺德,路灯倒映在他的双眼里闪着光,这无辜的眼神似乎……有点可爱。

阿诺德看着面前的罗伯逊,认真的样子似乎并没有那么招人厌,甚至有一点点……小帅?

正当两人被这异常的气氛包围着说不出话来的时候,几丝冰凉的触感沿着裸露的皮肤传递到神经系统。

二人如梦初醒般分开,在草皮上乖巧地坐好。罗伯逊伸出冻红的手指,深蓝的夜空中掉落几粒冰渣,渐渐变成了片片雪花,在指尖迅速融化掉。


“好巧啊……”阿诺德挠挠小脑袋,抱着足球低下了头。

“说起来,这还是今年的初雪呢……”罗伯逊也低下头盯着一块有点秃的草皮发呆。

紧接着又是一阵尴尬的沉默,只剩雪花静静飘落在两人的发丝与肩膀。


“你不是要去Mily家里吗,快去吧,我就说是我们两个练的。”阿诺德低声说着,没有抬头。

“说什么呢,我怎么可能让你一个人。我们不是……一直在一起的么……”忽然意识到这句话充满了歧义,罗伯逊迅速抬头却默契地与同样抬头的阿诺德对上了视线。

“不不不,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看着阿诺德满脸通红罗伯逊也不知所措,这简直尴尬得没边啦。


“我们回去吧,雪下好大了,我去拿手机给教练请假。”罗伯逊起身正要向回走,却被阿诺德从身后拉住了衣角。


“Robbo,你是不是讨厌我……”

“啊?没……没有吧……”

罗伯逊心里“咯噔”一下,每一块肌肉似乎都绷紧了。

“那你就是喜欢我了?”

“啊?”回头望着阿诺德亮亮的黑眼睛,罗伯逊完全没想到这句话如此直接地就击中了靶心,他眨眨眼睛,脸胀得通红:“我也没说喜欢你啊!”


“你明明就喜欢我得要命,为什么要撒谎呀。”阿诺德立刻扑过去紧紧抱住罗伯逊,差点勒得对方喘不过气来。

“Trent……那个……先放开……我们好好说……”

“不,除非你承认你喜欢我,不然我就勒死你!”

“喂,你这是谋杀啊,真是的,万一我真的喜欢你那你岂不是就错过一个好小伙子啦!”


脖颈间的双臂放松了一些,阿诺德心花怒放地将脸贴到罗伯逊冰凉的脸边:“真的?再说一遍,Robbo!”

罗伯逊翻了个白眼:“我说,万一我真的喜欢你……”

“好啦,可以啦,我知道你喜欢我啦。”阿诺德开心地蹭着罗伯逊的脸颊:“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我也喜欢你嘛。”


“等等,你这是真的在告白?”

“干嘛,你先跟我告白的!”

“我是说的万一,万一!”

“大骗子Robbo!”

两人又围绕着球场追逐打闹起来,草皮上积上一层薄薄的雪,记录着两人留下的长长脚印和欢声笑语。


“年轻真好啊~”不远处草丛里隐藏的克洛普发出感叹。

“教练,请问我的DV机可以放下了么?”旁边的张伯伦快要累趴。


尾声


“阿诺德助攻罗伯逊,哦,多棒的一个绝杀!利物浦2-1!”

随着全场比赛结束哨音的响起,利物浦又苟得了一次胜利,以及,又一次失去了零封的机会!


“Trent,赶紧从我背上下来,你究竟又胖了多少!”


End.




新年快乐~我继续自闭去了

顺便打个CP视频广告: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75766815


AC君

【利物浦群像·Movren】称谓

新年特别番,除了糖啥都没有


这一切都要怪Mo,真的,这都怪那个操蛋的埃及人。

(背景音:注意文明用语,洛夫……Dej,而且你不马上也要干这事吗?)

好吧,那我重新来一遍。

这一切都要怪Mo,真的,这都怪那个亲爱的埃及人。

(可以了。)

有时候真的想不通,一个称谓的问题他居然能纠结到现在,而且还是没怎么改过来。

( “洛夫伦先生”不就很好吗?非得叫的那么亲密啊。)

(你要是再打断几次,今天我这录音日志都不用做了。)

(你还有6分52秒,51秒,50秒……)

要不是今天Hendo说起这件事……

(所以这事得赖Hendo身上嘛。)

要不是今天Hendo说起这件事...

新年特别番,除了糖啥都没有


这一切都要怪Mo,真的,这都怪那个操蛋的埃及人。

(背景音:注意文明用语,洛夫……Dej,而且你不马上也要干这事吗?)

好吧,那我重新来一遍。

这一切都要怪Mo,真的,这都怪那个亲爱的埃及人。

(可以了。)

有时候真的想不通,一个称谓的问题他居然能纠结到现在,而且还是没怎么改过来。

( “洛夫伦先生”不就很好吗?非得叫的那么亲密啊。)

(你要是再打断几次,今天我这录音日志都不用做了。)

(你还有6分52秒,51秒,50秒……)

要不是今天Hendo说起这件事……

(所以这事得赖Hendo身上嘛。)

要不是今天Hendo说起这件事,我都没意识到,Mo一直都称呼我为洛夫伦先生。

(叫习惯了嘛。)

(Mo……)

(好啦好啦,保证这是最后一次……6分36秒,35秒……)

今年的俱乐部新年派对在我家里举办……

(……)

……我和Mo两人的共同的家里举办。

(……)

Adz和Hendo很早就过来了,啊,Adz做的柠檬派味道真好,不知道Hendo是怎么保持那么好的身材的,要是……

(……)

(您想说啥就说出来,别憋坏了。)

(不打扰你录日志吗?)

(你不说才是打扰。)

(就没见你夸过我做的饭。)

(……你第一次给我做饭的时候,我不也夸过你了吗?)

(合着这也不是你第一次吃Adz的柠檬派啊,也不是你第一次夸Adz的柠檬派啊!)

(你吃醋了吗,Mo?)

(5分52秒,51秒……)

Adz和Mo去了厨房准备派对的食物,我和Hendo准备把留到今天的欧洲杯决赛给踢完,然后Mo喊道……

(洛夫伦先生……)

Hendo直接愣住了,我刚好抢了那个空挡,推了个空门,哈,2:2。

当时Hendo很是诧异地看着我。

(Adz看我的样子也跟见了鬼似的)

他说:“Mo居然还叫你洛夫伦先生?”

我说:“怎么了?”

然后Hendo对着正在厨房里忙东忙西的Adz叫了一声:“拉拉那先生?”

我发誓,如果我是Hendo,我肯定会被Adz当时的样子给吓死。

(你就是胆小,看《异形》都一惊一乍的。)

(他拿着刀。)

然后我和Hendo,我俩面面相觑。他说:“这下你知道了吧?”

我知道了。我知道啥了我。妈的,不就是个称呼问题吗?有必要吗?

(是啊,有必要吗?)

(很有必要。你知道Hendo之后说啥了吗?)

(啥?)

(他问你在床上的时候是不是也这样叫我的名字的。)

(你们俩真变态……)

Hendo就问我:“你和Mo,你们俩那啥的时候,他是不是也叫你洛夫伦先生啊?”

我当时还不以为然地点点头,说:“是啊。”

“你不觉得这样很怪吗?”Hendo说。“而且你和Mo,你们都认识两年半了,而且都交往了两年,同居了半年了,他一直没改口吗?”

我想了想,是啊,是啊,是啊。Hendo的一席话对我来说真是醍醐灌顶,Mo刚见到我的时候称呼我为洛夫伦先生,现在还称呼我为洛夫伦先生,我脑海中突然出现了我们俩滚床单的画面,然后Mo呜咽着叫我“洛夫伦先生”……

(洛夫伦……先生……)

不寒而栗,不寒而栗。

Hendo说:“是吧!我还以为你俩只是公开场合特别拘谨的那种类型呢!”

(其实Adz也问了类似的问题。)

(你怎么说的?)

(还能怎么说?本来就是顺口了,改不过来嘛!)

然后刚好小哈维·埃利奥特到了。“萨拉赫哥哥居然叫德扬叔叔洛夫伦先生?”

(哈哈哈哈哈哈……人家叫我哥哥,叫你叔叔……哈哈哈哈哈哈……)

(这欠揍的小毛孩,你为什么邀请他啊?)

(你得问我没邀请谁?)

然后,萨迪奥,Robbo,还有阿利松和阿德里安也挤进了门。他们一个个脸上都挂着不言而喻的笑容。说真的,我当时很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院子里就有现成的一个,你挖坑以后不能自己填一下吗?)

(我那是准备种树来着。)

(这才冬天啊,Dej。而且之前你非得种一颗云杉。)

(这部圣诞节的时候不用买圣诞树,环保嘛!)

(然后彩灯短路,树给烧了。明天一定记得把院子里的坑给填了。)

(明天是新年……遵命,我的国王。)

吃饭的时候,Milly突然说:“听说Mo还称呼德扬为洛夫伦先生。”

真的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然后你就似笑非笑地对我说:“啊,Mo正在努力地把这一点改过来呢!”)

我发誓,除了Stevie和Xabi,所有人都笑了,尤其是小哈维和Trent,他俩笑得最大声。我看到VVD憋笑把脸都憋红了。

然后安迪·洛纳甘来了一句:“你们俩还是挺相敬如宾嘛!”

妈的,要不是看在那么多人的份上不好发火,真想回怼过去。

(能控制住自己,真棒,待会儿奖励你。)

(话说你为什么等他们走后就开始叫我Dej了?)

(不想让你以后尴尬嘛!)

(那刚刚他们在的时候为什么你不说句话?)

(因为我也觉得很尴尬嘛!所以你一开始说怪我是怎么一回事?)

(我说过这句话吗?)

(你放回放。)

(等会儿。)

(等什么?这还……5、4、3、2、1。新年快乐,Dej。)

(新年快乐,Mo。)



这是很早以前就想写的一篇,一直拖到现在,本来之前想着完全放弃这个梗,但是想着新年到了,也该在新年的时候发一篇甜一点的东西,还是蛮幸福的,能够认识大家。

新年快乐。

蜀道难

幸运男神克洛普垂青利物浦。

红军真是19年才开始关注这支球队的我今年的锦鲤。

幸运男神克洛普垂青利物浦。

红军真是19年才开始关注这支球队的我今年的锦鲤。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