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到灯塔去

1884浏览    117参与
橘子熙

我们死去了,各自孤零零地死去

  年纪越大,过年就越有一种虚幻感。

  眼睛一睁一闭,日子飞快地过去,再隆重的节日也变得平凡不过,好像和无数个由冷雨组成的清晨并无不同。趁着年三十的空闲时间,在虎年的尾巴上读完了伍尔夫的《到灯塔去》。

  这本书原是在我23岁生日时为自己挑选的礼物。

  我现在还记得那个春日的下午,阴沉沉的钱塘江上好像飘着雪似的,沿着江岸往里走五分钟不到就能找到这家开在联华超市边的小书店。店里很温暖,明明已是五月中旬,暗沉的天空下明黄色的书店颇有雪中小屋的感觉。


  书店很小,在中央的展示书柜底下整整齐齐地放着一排伍尔夫的书籍。有一些已经拆封了,塑料胶套裹着书,看起来也不像是被人翻烂了的样子——......

  年纪越大,过年就越有一种虚幻感。

  眼睛一睁一闭,日子飞快地过去,再隆重的节日也变得平凡不过,好像和无数个由冷雨组成的清晨并无不同。趁着年三十的空闲时间,在虎年的尾巴上读完了伍尔夫的《到灯塔去》。

  这本书原是在我23岁生日时为自己挑选的礼物。

  我现在还记得那个春日的下午,阴沉沉的钱塘江上好像飘着雪似的,沿着江岸往里走五分钟不到就能找到这家开在联华超市边的小书店。店里很温暖,明明已是五月中旬,暗沉的天空下明黄色的书店颇有雪中小屋的感觉。


  书店很小,在中央的展示书柜底下整整齐齐地放着一排伍尔夫的书籍。有一些已经拆封了,塑料胶套裹着书,看起来也不像是被人翻烂了的样子——大名在外的伍尔夫还是以难懂出名的。

  然而单就我的阅读体验而言,若是觉得伍尔夫难懂,正是由于一种对生活的冷漠而无法理解那种满溢出来的体验。照理来说我不是第一次接触意识流作品了。意识流作品以它现代文学的笔法,松散的叙事结构,大量繁复的心理描写令人望而却步。

  伍尔夫在这点上是严谨的。

  正如书中画画的莉莉,莉莉认为无论颜料怎样排列,画面结构如何松散,它的内在必然有一个稳定的结构——一个如结绳一般稳固的结构。下意识地反应出了伍尔夫创作时的一种态度——她似乎是将画面与文字相互结合了起来,在静止的永恒里可以探寻到此刻每个人的人生。

  怎样成为一个人,岁月又是怎样离去的,仅仅在一刻就足够思绪飞扬过半个世纪。然而这内在的结构是极容易找到的。


  生活。


  伍尔夫所表达的正是生活本身。“生活毫不空虚,而是充实得要溢流出来。”


  无论是永恒的一夜还是如风吹书页般刹那而过的二十年,人生生死死,生活依旧继续着。这里提供了两种视角,一种是拉姆齐夫人的短暂与永恒,好像看到了这个女人在一个晚上与生活的搏斗。

  这是一种私密的搏斗,她用许多东西和它抗争,用温柔,用美貌,用她努力燃烧着生机的心灵(可惜是被掠夺的,因此也并不灼人),还有手中在织着的毛线袜。

  这是一个美丽却被掠夺的女人,她的死亡被伍尔夫写在注解里,仿佛是似水流年中一个不起眼的水花,如此渺小的逝去却在长长的岁月里留下无法被消解的痛楚。

  结合本书的自传色彩,伍尔夫或许加入了不少母亲的影子。由此书里那种对拉姆齐夫人那又依恋又有些微妙的批判也说的通了。她无意去改变什么或干涉什么,她对于婚姻的强调同样也是一种悲怆——然而莉莉,莉莉清楚这同样也是一种暴力。


  这让我想到了“期待也是暴力的一种”这样的说法。但她依旧是永恒时光里的亮色,只有拉姆齐夫人在的时候,那抹亮色还在,能让莉莉意识到还是有东西没有被生活夺去。

  

  第二种视角是莉莉的视角,是莉莉把树往中间移了一些开始,到她目送着拉姆齐先生坐船前往灯塔结束。

  莉莉对于生活本质的追求是出于本能,拉姆齐一家驶向象征现实世界的灯塔——也就是这样而已,灯塔——而莉莉留在海岸上,留在那里,依旧寻找着自己的东西。伍尔夫像是把自己碎成了好几个部分,一部分在卡姆身上,一部分在莉莉身上,她一半的身子跨过大海去灯塔了,另一半的她还留在岛上画着画。


  莉莉所要求的,生活里的平衡和宁静就像是对于流动的残暴的抗争。这里很难不让人想到斯多葛派关于世界的看法——是否追求永恒与确定是人类被本能恐惧驱使的决定?

  在这座远离城市的小岛上,没有什么是不变的。或许有很多时刻都会成为永恒,就像拉姆齐一家在房子里吃晚饭时那样,无边的夜色里他们是唯一的孤岛。

  火光啊,焖牛肉啊,英国的奶制品啊,零零碎碎,噼里啪啦,凶暴的爱情,虚幻的热闹,好像是房子里依然存在着的幽灵。


  “她好像是一块吸饱了人类所有感情的海绵。”


  生活无情地流过,伤害她,“我在波涛更为汹涌的海底”,她的笔尖透着湿意记录下这些她在生活里看到的东西。

  伍尔夫是用身体和生命在写作的,她重新定义了写作的含义,在她的笔下写作并不是困难的事。

  因为写作也正是生活本身。

除卻巫山不是雲

灯塔

     外面呼呼的吹着风,大雨将疯狂摇摆的树枝叶蹭的光亮。

     巫坐在桌子前,看着自己桌子正对着的公寓的玻璃,发起呆。

     那是一座灯塔,给夜晚中的飞船指名道路的灯塔。

     这栋公寓就只有这个房间正对着灯塔,几年...巫想着,几年了一直都是这样的,只剩沉默着的看着灯塔。

     巫想起,最开始在这个角度看见灯塔时,......


     外面呼呼的吹着风,大雨将疯狂摇摆的树枝叶蹭的光亮。

     巫坐在桌子前,看着自己桌子正对着的公寓的玻璃,发起呆。

     那是一座灯塔,给夜晚中的飞船指名道路的灯塔。

     这栋公寓就只有这个房间正对着灯塔,几年...巫想着,几年了一直都是这样的,只剩沉默着的看着灯塔。

     巫想起,最开始在这个角度看见灯塔时,总感觉命运中有一条线被拉紧了,那种无法言喻的感觉被牵起,一牵就是三年。

    就算如此,也没有到灯塔看过一次。每次接近时,又莫名其妙的避开了。

    一片缭乱中,灯塔矗立。

    总有一天,要到灯塔去吧。

    巫起身。

白色数据板

to be caught happy in a world of misery was for an honest man the most despicable of crimes

to be caught happy in a world of misery was for an honest man the most despicable of crimes

Alice

伍尔夫女神

她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无论什么卑鄙无耻的背信弃义行为,都会发生。她也明白,世界上没有持久不衰的幸福。


伍尔夫 | 到灯塔去 

她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无论什么卑鄙无耻的背信弃义行为,都会发生。她也明白,世界上没有持久不衰的幸福。


伍尔夫 | 到灯塔去 

克凝

《论作为美学活动的写作的合目的性与手段性》

《到灯塔去》之《论作为美学活动的写作的合目的性与手段性》

1.写作作为美学活动,大部分表现为去政治性。

2.合目的性更为感性,充满私人情绪,手段性更为理性,具体体现为行为逻辑。

  1. 合目的性总是模糊情感边界,纯粹,脆弱,突然的想象,手段性通常展示为可传达性,事物的表现形式是可认识的。

4.写作中通过时间的运动,停滞和维持,可能性和现实性二者之间反复流动,带有私人气质的合目的性和可实现的逻辑的手段性,达到一种脆弱的平衡,它们相互交叠,接合,故事于是诞生生命。

  1. 行动、原因和过错,是目前最主要的故事构成。通过各种形式归责给某个主体,以达到主体的行动和其后果之间无法摆脱的联结。具...

《到灯塔去》之《论作为美学活动的写作的合目的性与手段性》

1.写作作为美学活动,大部分表现为去政治性。

2.合目的性更为感性,充满私人情绪,手段性更为理性,具体体现为行为逻辑。

  1. 合目的性总是模糊情感边界,纯粹,脆弱,突然的想象,手段性通常展示为可传达性,事物的表现形式是可认识的。

4.写作中通过时间的运动,停滞和维持,可能性和现实性二者之间反复流动,带有私人气质的合目的性和可实现的逻辑的手段性,达到一种脆弱的平衡,它们相互交叠,接合,故事于是诞生生命。

  1. 行动、原因和过错,是目前最主要的故事构成。通过各种形式归责给某个主体,以达到主体的行动和其后果之间无法摆脱的联结。具体“过错”的判定标准为现行(非当时)的法律和道德观念。综上所述,因为延时的过错,人物的心理活动和行为上的逻辑链产生联结,进而推动故事发展,人物开始向读者解释其生活过的经历,读者开始理解人物生活的能力(即其可生存性)。

  2. 人类的行为和善恶,脱离美学,又反过来可变为“政治”上的目的。伦理和政治一定程度上控制着“人的行为”,这也是在写作中值得发掘的可能性。

  3. 描写人的行为,同样展现了写作者的私人的合目的性,也能展现写作者对待“人类”这类物种的善恶。写作者必须牢记,想要把握人的全貌,就要思考合目的性和手段性之间摇摆的那条线,写作能力自然可提升。

    暂时记录,在此不做示例。一家之言,不做任何议论和对比。


soberdew

To the lighthouse

Virginia Woolf


Abstract.


01

Since he belonged, even at the age of six, to that great clan which cannot keep this feeling separate from that, but must let future ...

Virginia Woolf




Abstract.



01

Since he belonged, even at the age of six, to that great clan which cannot keep this feeling separate from that, but must let future prospects, with their joys and sorrows, cloud what is actually at hand, since to such people even in earliest childhood any turn in the wheel of sensation has the power to crystallise and transfix the moment upon which its gloom or radiance rests, James Ramsay, sitting on the floor cutting out pictures from the illustrated catalogue of the Army and Navy stores, endowed the picture of a refrigerator, as his mother spoke, with heavenly bliss. It was fringed with joy. The wheelbarrow, the lawnmower, the sound of poplar trees, leaves whitening before rain, rooks cawing, brooms knocking, dresses rustling--all these were so coloured and distinguished in his mind that he had already his private code, his secret language, though he appeared the image of stark and uncompromising severity, with his high forehead and his fierce blue eyes, impeccably candid and pure, frowning slightly at the sight of human frailty, so that his mother, watching him guide his scissors neatly round the refrigerator, imagined him all red and ermine on the Bench or directing a stern and momentous enterprise in some crisis of public affairs.





02

Disappearing as stealthily as stags from the dinner-table directly the meal was over, the eight sons and daughters of Mr. and Mrs. Ramsay sought their bedrooms, their fastness in a house where there was no other privacy to debate anything, everything; Tansley's tie; the passing of the Reform Bill; sea birds and butterflies; people; while the sun poured into those attics, which a plank alone separated from each other so that every footstep could be plainly heard and the Swiss girl sobbing for her father who was dying of cancer in a valley of the Grisons, and lit up bats, flannels, straw hats, ink-pots, paint-pots, beetles, and the skulls of small birds, while it drew from the long frilled strips of seaweed pinned to the wall a smell of salt and weeds, which was in the towels too, gritty with sand from bathing.




03

And, with her basket and her parasol, there she was again, ten minutes later, giving out a sense of being ready, of being equipped for a jaunt, which, however, she must interrupt for a moment, as they passed the tennis lawn, to ask Mr. Carmichael, who was basking with his yellow cat's eyes ajar, so that like a cat's they seemed to reflect the branches moving or the clouds passing, but to give no inkling of any inner thoughts or emotion whatsoever, if he wanted anything. 

 For they were making the great expedition, she said, laughing. They were going to the town. "Stamps, writing-paper, tobacco?" she suggested, stopping by his side. But no, he wanted nothing. His hands clasped themselves over his capacious paunch, his eyes blinked, as if he would have liked to reply kindly to these blandishments (she was seductive but a little nervous) but could not, sunk as he was in a grey-green somnolence which embraced them all, without need of words, in a vast and benevolent lethargy of well-wishing; all the house; all the world; all the people in it, for he had slipped into his glass at lunch a few drops of something, which accounted, the children thought, for the vivid streak of canary-yellow in moustache and beard that were otherwise milk white. No, nothing, he murmured.



HAKU

它会挂在阁楼上,它会毁坏湮灭,这又有什么关系?

人在看一本书前或许都曾对书的内容有过猜测。我曾以为这本书可能写的是一个关于“灯塔”——它的象征意义:希望与指引——的故事。预估错误,有时候会带来额外惊喜。

-

伍尔夫的小说总会被贴上“意识流”的标签,而说到意识流就会使我联想到上一本读过的“意识流”书籍。那本书给我的第一个感觉就是阅读起来很吃力,与此同时,作者文字间透着一股无解的焦虑痛苦也在加重这种吃力,你像是在读一本并不试图让人读懂的诗集。(而事实上诗集并没有想象中那样读起来吃力。)

但如果所谓的意识流小说都类似于《到灯塔去》,那我应该会非常快乐。

书中所精妙展示的复杂多面的意识,层层叠叠,来去自如,具有某种延展性,我很容易就由其中的...

人在看一本书前或许都曾对书的内容有过猜测。我曾以为这本书可能写的是一个关于“灯塔”——它的象征意义:希望与指引——的故事。预估错误,有时候会带来额外惊喜。

-

伍尔夫的小说总会被贴上“意识流”的标签,而说到意识流就会使我联想到上一本读过的“意识流”书籍。那本书给我的第一个感觉就是阅读起来很吃力,与此同时,作者文字间透着一股无解的焦虑痛苦也在加重这种吃力,你像是在读一本并不试图让人读懂的诗集。(而事实上诗集并没有想象中那样读起来吃力。)

但如果所谓的意识流小说都类似于《到灯塔去》,那我应该会非常快乐。

书中所精妙展示的复杂多面的意识,层层叠叠,来去自如,具有某种延展性,我很容易就由其中的某一句神游到天外去了,这种感觉是与因觉无趣而走神是不同的。

我不知道是不是所有人都是这样,我对一个事物的反应通常不是只对应到唯一一个感触(意识),它并不只指向一个纯粹的感触,譬如当我对一件事情的反应是哭得不能自已(人的情感的产生,并非因为事情本身,而是来自于人们对事情的看法……但似乎太拘泥于准确性,有时候又会和惯常的用语相抵牾,产生生疏感),在对所体验或观察到的事物作出难过亦或是感动的反应时,我同时会在心里自问:这眼泪里有没有虚伪的成分;除此之外,又会由这个念头再产生新的念头,诸如“我为什么会哭?”“偶尔停止自我审视吧”;再然后你甚至可能会由此进而联想到完全与此事无关的一些东西;又或者这并不是联想,你就是在当时的脑子里突然同时产生了别的与当前的事件完全无关的想法和感受——人的意识可以是一个很跳跃性的存在。这个事例或许不够典型,只是读者碰巧半年前正好提过这个,便更容易联想到这个事例。

于是,我在读《到灯塔去》的过程中,会倍感亲切。有些小说里,或者说很多小说里,会对人的意识层面的内容进行简化,这样写或许是为了突出某一印象,也可避免很多表达上的麻烦,但与此同时,它偶尔又会给到我单薄的印象,就是通常所说的“不够立体”,不够贴近真实的人。伍尔夫真是太棒了。


22.02.12补充:(今早上班途中听到的播客正巧与读者昨天想要补充的意识有关,甚至还对我想要补充的内容进行了补充,读者认为自己现阶段对意识的了解远没有对方全面,遂决定在这一部分内容上,当个安静的搬运工。播客节目名称:不可理论第38期《笛卡尔的谬误》,感兴趣的可以去听一听。)


人们在提到意识时,往往说的是主动的意识,我们能够察觉到的那部分意识,而事实上我们能够差觉到的意识甚至不是冰山一角,而可能只是所有意识活动的冰山最顶端的一个雪球而已。

无意识、潜意识不仅包含被压抑的心理活动,它还包含了过不了意识门槛、进入不了意识域的所有心理素材,它们更多的是在描述无法进入我们主动知觉的那一部分心智活动,这一部分心智活动其实处理着大量我们察觉不到的信息。 潜意识和无意识的范围非常广,人的许多高层次的活动,诸如进行判断以及一些情绪、动机等的产生等都是发生在主动意识层之外,交给潜意识和无意识来完成。

潜意识思考其实是演化出来的一种适应过程,它会迅速去估量环境的因素、周遭的情况,迅速地去解析它们,让人采取行动。如果没有这种下意识的、无意识的反应处理,我们的生存会变得十分困难…… 


读者在读《今日简史》时,书里提到的“伦理道德事实上深深根植于演化之中”,在一定程度上和适应性潜意识的概念类似,甚至是有很大的关联的。我昨天认为自己需要对这部分内容进行补充,就是因为想到了这句话。


-

这本书也通常会打上“女权主义”的标签。我并不认为女权是一种不好的意识形态,但如果将书中所有的内容都套入进女权的话语体系里,读者认为这反而是对伍尔夫的一种误读。会说出不要停下来咒骂停下来笑,不要犹豫慌乱,只管跳你的(一心跨越自己的栅栏)的伍尔夫,又怎么会单单局限在两性视角上呢。

她所希冀的(或许)(虽然说着或许,但并不真的觉得只是或许)是不拘泥于女性/男性身份,跳脱出两性框架,拥有更开阔的视角,更好地活出自己。

-

译者在序里这样写道:“归根结蒂,还是爱战胜了死,人类的奋斗战胜了岁月的流逝。这就是作者对第三个问题的回答。这,也就是《到灯塔去》这部小说的主题。”

在读到这里之后,我已经不想再读序言了(只是不想读序言,最后还是读完了)。毕竟在读者的观念里爱不会(也不需要)战胜死,人类的奋斗不会(也不需要)战胜岁月的流逝。它们的存在不是为了战胜什么。但它们都存在着,读者对此心存感激。

好在书里我所体会到的内容并不是真的在写为了“战胜”什么东西。

我们灭亡了,各自孤独地灭亡了

但我曾卷入更加汹涌的波涛

被更深的海底旋涡所吞没

它会挂在阁楼上;它会毁坏湮灭。

这又有什么关系?

与其说它是“爱战胜了死,人类的奋斗战胜了岁月的流逝”,不如说,它所展示的是一种更豁达的态度:在看到了生活的虚无与荒谬之后,在接受了生活的虚无与荒谬之后,依然愿意认真对待生活的人生态度。

wewe•sparkle

到灯塔去

总在路上

正道或歧途

可能永远无法抵达

心中的灯塔

希望时时刻刻

抬眼便能望到她


总在路上

正道或歧途

可能永远无法抵达

心中的灯塔

希望时时刻刻

抬眼便能望到她


泰乐reading

        这是爱,是经过提炼和过滤的爱;从不企图把对方抓在手心里的爱;但是,像数学家对符号的爱,或诗人对诗句的爱那样,是要将其传遍世界,使其成为人类成果的一部分的。 确实也是如此。世界毫无疑问应该分享这种感情,如果班克斯先生能够说出那个女人为什么会让他如此倾心;为什么看到她给儿子读童话故事会在他身上产生如同解决了一个科学难题同样的效果,使他对此沉思默想,就和他找到了植物的消化系统的可靠证明一样,使他觉得野性被驯化,混沌被征服。...


        这是爱,是经过提炼和过滤的爱;从不企图把对方抓在手心里的爱;但是,像数学家对符号的爱,或诗人对诗句的爱那样,是要将其传遍世界,使其成为人类成果的一部分的。 确实也是如此。世界毫无疑问应该分享这种感情,如果班克斯先生能够说出那个女人为什么会让他如此倾心;为什么看到她给儿子读童话故事会在他身上产生如同解决了一个科学难题同样的效果,使他对此沉思默想,就和他找到了植物的消化系统的可靠证明一样,使他觉得野性被驯化,混沌被征服。

        ——弗吉尼亚·伍尔夫《到灯塔去》

阿庆1993

2021/03 书单

03/07 本哈德·施林克 | 朗读者


很短,但充满了克制与理性美的小说。当然,小说的世界都是在讨论着out of control的激情的、非理性的世界。但是施林克的文字、编排都十分的克制且富有思虑。很多处的结构与编排都能感受到他的深思熟虑,但整体读下来依旧十分流畅动人。


非常喜欢他的精简感与准确感。不论是写作手法本身,还是探讨的核心本身。另一则差不多从这本书的时间点开始感受到真正最纠葛的其实不是“善与恶”之间的对立。真正的困难是善与善,一种朴素与另一种朴素之间的压力。


03/09 维吉尼亚·伍尔夫 | ...

03/07 本哈德·施林克 | 朗读者


很短,但充满了克制与理性美的小说。当然,小说的世界都是在讨论着out of control的激情的、非理性的世界。但是施林克的文字、编排都十分的克制且富有思虑。很多处的结构与编排都能感受到他的深思熟虑,但整体读下来依旧十分流畅动人。


非常喜欢他的精简感与准确感。不论是写作手法本身,还是探讨的核心本身。另一则差不多从这本书的时间点开始感受到真正最纠葛的其实不是“善与恶”之间的对立。真正的困难是善与善,一种朴素与另一种朴素之间的压力。



03/09 维吉尼亚·伍尔夫 | 到灯塔去


每多读一本就会多喜欢这个女人一点。到了《到灯塔去》感到又被推到了一个新的高度。由于实在是太美太好的,导致我不得不按照benchmark对比调低了《奥兰多》和《达洛卫夫人》在我心里的小分数。(哎,要是生在一个世代,真的是要死要活了。)


For all the fleeting thoughts, and flying moments, it's you, and only you who can capture, preserve, and forge it, into the eternity. (实在是太难讲我有多喜欢她了。)



03/11 大原扁理 | 做二休五:钱少事少的都市生活


在接连看了两本小说之后休息的一小段时间。朋友从多抓鱼上看到的这本书,然后我正好也在微信阅读里面找到了。很有趣,极其反消费主义(或者作者可能根本就没有要反对什么的想法,只是他自然的生活),但又非常生活惬意。


他会很细节地讲自己如何省钱,为什么不用手机,如何娱乐,如何摘野菜做饭,为什么要拒绝化学添加剂用小苏打,为什么要做二休五等等。作者本人从高中毕业之后就开始过着这种“隐居”的生活,但说实话完全不觉得他学识浅陋,最后一章提出的一些对老龄化社会及护理制度的想法还非常有趣。


感觉是我最愿意安利给朋友的一本书呢。



03/14 张悦然 | 顿悟的时刻


不得不说比我原先预期中的要好太多,不愧是十几年来都是第一线地在从事写作的人。张悦然是我成长回忆中“新概念作文”三杰之一,当然另外两位男同胞都显然赚的盆满钵满。但没想到多年之后重逢的、最让我欢喜的还是张悦然。(当年她写“陶”的那篇获奖文章我印象中就很喜欢。)


书前半部分讲要素的内容中,最喜欢的就是视角,其次是冲突。视角那两章很好地解答了我自己之前一直感到的困惑,其实动笔时候最应该思考的真的是“这到底是谁在叙述,谁在思考,他/她的视角中这段事情、关系究竟如何等等”。而我自己之前一直纠结的“感觉写不好”的东西,可能就真的只是我无法去很好地重现这段视角而已。因此考虑换一种方式跟远近不失为一个好办法吧。


后半聊了她近几年最常读的几位作家。村上是大IP,其他几位我之前读的不多,现在也计划都学习学习。爱丽丝·门罗尤其。



03/25 林青霞 | 窗里窗外


中间忙忙碌碌了很长一段时间。一直断断续续地在读白先勇《台北人》,乔伊斯《都柏林人》,但都还没有看完暂时无法summary。想要抽空舒缓一下的时候看了这本《窗里窗外》。不得不说,青霞姐还是有些能写的。


都是小短文,但是没有很重的摆架子“自传”的意思。大有一种“发生过的人、事、物本身,比我重要得多得多“的感情和意味。写的好温暖,尤其是对各类故人与朋友的时候。喜爱香港黄金年代的话,一定要读读看。



道甜CakeArtwork
喜欢的人是海面的灯塔 是这样的...

喜欢的人是海面的灯塔

是这样的 遥远 不可触

但是把我从黑夜里打捞出来了🌟

喜欢的人是海面的灯塔

是这样的 遥远 不可触

但是把我从黑夜里打捞出来了🌟

予里里

到灯塔去,到灯塔去

她只是搁浅途中

百年一恸

当她触底

我的灵魂随之碎裂

到灯塔去,到灯塔去

她只是搁浅途中

百年一恸

当她触底

我的灵魂随之碎裂

降解废物点心

/A-B-A(变奏)

/他们被混乱所困扰,又力图从一片混乱之中辨认出一个清晰的图案,摸索出一些规律,建立起某种秩序。

/她终于在流动变迁的日常生活潮流之外,创造了一个焕发着心灵之美的孤岛,使参加晚宴的亲友们感到,他们至少暂时处于一个受到庇护的稳定的世界中。

/绘画和文字,只是个人感到内在的“真实”被表达被感觉,所以可以永存。

/他那种夸张的英雄主义,有时令人哑然失笑;但他又自动承担探索真理的任务,又令人肃然起敬。

/“片刻的友谊和谅解”像一件艺术品一般

/A-B-A(变奏)

/他们被混乱所困扰,又力图从一片混乱之中辨认出一个清晰的图案,摸索出一些规律,建立起某种秩序。

/她终于在流动变迁的日常生活潮流之外,创造了一个焕发着心灵之美的孤岛,使参加晚宴的亲友们感到,他们至少暂时处于一个受到庇护的稳定的世界中。

/绘画和文字,只是个人感到内在的“真实”被表达被感觉,所以可以永存。

/他那种夸张的英雄主义,有时令人哑然失笑;但他又自动承担探索真理的任务,又令人肃然起敬。

/“片刻的友谊和谅解”像一件艺术品一般

??

正常

何谓“正常”?

不能丧,不能厌世。

这叫“思想偏了”。

青少年要有青少年的样子,

好好学习,无忧无虑。

不然就不叫,“正常”。


于是我们忘却了电幕和苏摩,

争先恐后地成为一个仿生人。


“没有思想,多么可怕。”伍尔夫在《到灯塔去》中对于花草的着墨似乎显得可笑了起来。

我们,不就是为了泯没思想的吗?

等待戈多,人类才能发展啊。


或许我是一匹荒原狼。

我大抵确实不“正常”。

何谓“正常”?

不能丧,不能厌世。

这叫“思想偏了”。

青少年要有青少年的样子,

好好学习,无忧无虑。

不然就不叫,“正常”。


于是我们忘却了电幕和苏摩,

争先恐后地成为一个仿生人。


“没有思想,多么可怕。”伍尔夫在《到灯塔去》中对于花草的着墨似乎显得可笑了起来。

我们,不就是为了泯没思想的吗?

等待戈多,人类才能发展啊。


或许我是一匹荒原狼。

我大抵确实不“正常”。

北纬三十摄氏度
【灯塔】 彼岸之处,灯塔熠闪,...

【灯塔】

彼岸之处,灯塔熠闪,你我心中各有一座灯塔,矗立在岸边。年月日夜,指引迷失中的前进。

【灯塔】

彼岸之处,灯塔熠闪,你我心中各有一座灯塔,矗立在岸边。年月日夜,指引迷失中的前进。

Mandy Lai
【记·电子阅读1...

【记·电子阅读1st本完成——《到灯塔去》】

或许我们曾来自于同一段温暖的过去,但这并不能说明我们在各自的路上不是独自面对未来,不管我们是安于此、乐于此还是囿于此。可能最后会发现我们只能重逢在寄托于一景一物中的过去,但这完全不必介怀,这只不过是当时的我们早已预料到的另一个结局罢了。

【记·电子阅读1st本完成——《到灯塔去》】

或许我们曾来自于同一段温暖的过去,但这并不能说明我们在各自的路上不是独自面对未来,不管我们是安于此、乐于此还是囿于此。可能最后会发现我们只能重逢在寄托于一景一物中的过去,但这完全不必介怀,这只不过是当时的我们早已预料到的另一个结局罢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