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刺头

23571浏览    1272参与
☆

给崽画的卡,旧图的放🤔

表情包和一点整活

4,5参考6,7🌹

cp  tag私心🌹✨

给崽画的卡,旧图的放🤔

表情包和一点整活

4,5参考6,7🌹

cp  tag私心🌹✨

巫山寻゛

给朋友的二少,和给自己画的小病娇。

给朋友的二少,和给自己画的小病娇。

ss

可能龙卡这个得问徐狼姐姐

可能龙卡这个得问徐狼姐姐

ss

在这说一下我是冷门cp爱好者磕热门的龙卡狮雨冷门磕菇雨  雨公  舞灯  正巫(感觉正巫偏冷门

在这说一下我是冷门cp爱好者磕热门的龙卡狮雨冷门磕菇雨  雨公  舞灯  正巫(感觉正巫偏冷门

狗之火

【菇卡】《致敬新生》

  BEGAIN


  Alef在一片寂静中伸手摸自己的脸。


  凹凸不平,满是皱纹,说不定还有早上遗留的汤面味。他的手在玻璃镜框上小小地停顿了一下,我原来是看不清东西的吗?他已经迈入暮年的大脑迷茫地卡着轮扣。一个陌生男人掀开满是中式挂帘的卷门走进来,多少年了,Alef的审美一如往昔,家里满是中式的云纹与繁花。他眯起眼细细地端详走到他面前的这个男人,对方明显也年龄不小。男人朝笑笑,牵动着嘴角一道道的皱纹。“醒了?”对方磕磕巴巴地问候,发音不太流利。


  Alef迟疑而礼貌地朝他点......



  BEGAIN




  Alef在一片寂静中伸手摸自己的脸。



  凹凸不平,满是皱纹,说不定还有早上遗留的汤面味。他的手在玻璃镜框上小小地停顿了一下,我原来是看不清东西的吗?他已经迈入暮年的大脑迷茫地卡着轮扣。一个陌生男人掀开满是中式挂帘的卷门走进来,多少年了,Alef的审美一如往昔,家里满是中式的云纹与繁花。他眯起眼细细地端详走到他面前的这个男人,对方明显也年龄不小。男人朝笑笑,牵动着嘴角一道道的皱纹。“醒了?”对方磕磕巴巴地问候,发音不太流利。


  Alef迟疑而礼貌地朝他点点头,男人的脸上划过一丝不明缘由的失落,他没有再多说话,而是低头自发地收拾起他印着繁花的床铺来,Alef不知把视线往哪看,于是低下头,皮肤已经有些松弛,枯槁的手臂上叠了纹身,一排整齐的黑字。

  

“D-a-l-e-t-h”他迟疑而缓慢地把它念出来,说来也巧,它的发音是多么熟悉啊,好像一念出来心就不跳了,左心房猛然撼震,只为留一个明晃的缝隙让这个词溜来妥帖那颗苍老的脏器。

 

 男人一声不响,他专心地折叠杂乱地被褥,抬头时才发现老人一边动着嘴唇一边看自己的手臂,Daleth赶紧应了声 ”哎。“

  

床上的人抬起头,咂摸着看他,他们一声不响地对视。尽管每天醒来过往经历都空白一片,Alef敏锐地看出,那对已然有些浑浊的蓝眼睛的确是包含深情的,人们无法那样望着自己不爱的人。Alef漫不经心地撸起另外一只袖子,他迟缓地下床,走上前,拉住Daleth的手。

  

“嗨。”Alef说。

  

Daleth笑起来。如果我不记得你了,那就发挥你的魅力让我们再被吸引一遍吧。中年的黄衣服Alef摩挲着无名指上蒙尘的戒指,淡淡地说。因为我总能找到你啊,当时是谁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然后生活就被埋没在细碎但闪光的世俗琐事里。


  柴米油盐酱醋茶,今晚有点堵,但要尽量早点回家。


  “嗨。”Daleth说。年龄不小了,他的面部轮廓稍稍有些收缩,嘴巴微微朝内干瘪,但从侧面依然挺拔的鼻梁,和眼睛里温软的光依然能推断出这位老人年轻时的英俊。“我做了粥,还有油茶。”Daleth笑着说,他讲话的方式很奇特,有些地方清晰有些地方含糊。他们搀扶着走向客厅。


  “你听不见,对吗?”在对面咽下一口热粥的时候,Alef冷不丁问到。

 

 “嗯。”Daleth没有显出任何惊讶,他习惯性盯着对方上下煽动的嘴唇,唱片机器里转动着对方最喜欢的黑胶。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几年前。”Daleth吹了吹茶上的泡沫。


  “我们一直都…..?”   是伴侣吗。

 

 ”一直到老。”Daleth一口气喝掉半杯不再滚烫的油茶。



  Alef思索了一会,他忽然放下勺子站起来,像初生的孩子那样环顾四周。他抚摸老旧但干爽的墙壁,他用脚趾抓着地板,触着它。他一遍遍浏览起皱的墙纸下贴起的照片。餐厅里有一架钢琴,天花板还有星星装饰。木头做的旅游纪念品被挂起的夹子钳着垂下来,像一只只温柔凝视的眼睛。

  

桌上摆着一只海蓝色的怀表,就像Daleth的眼睛。它是家里最新的东西,其他的属从都排在时间后头,温婉地凝视这个世界。


  不再彷徨的老人走到桌前,自上而下地凝望他。这个和他风雨同舟如此之久的另一半还在安静地喝茶,Daleth抬起眼睛,眼比头转得快,眼皮先舞蹈般向上翻,然后是漆黑的瞳仁跟上,接着不那么清澈但温柔的眼球跟着转动过来。多么熟悉的一瞥,凭着这道目光,往昔的记忆开始回溯。


  “你知道吗,Daleth。”Alef长吐一口气,他把手绕上对方皮肤有些松弛的脖子。“我什么都不想要求了。”Alef把头埋到Daleth耳边,闷闷地低语,但是他在笑,他是满足的,在看完所有承载时光的物品和记忆后,在两人执手共进的时光尽头头,Alef只感觉到幸福。


  真好啊,Daleth, 看看这些东西,看看这些回忆,我想起来我们居然爱了那么久。


  两只粗糙地手厮磨在一起,像牧场上用脸磨蹭对方的两匹马儿。无言的温存中,Daleth忽然开口,他说,Alef,我捡到了一只怀表,你知道吗,它是倒着走的。


  挺好,Alef闭着眼回答,他的大脑满是温暖的影子。老的东西、坏掉的东西,我们这个地方可以收留他。



  两个老人一起拥抱,人到这个年纪总是醒的很早,晨光从院子里透进来,照亮老房子里的微尘。那只怀表悄悄地转动着,它好像打定注意要和时间对抗,用两条倔强的黑针固执地悖逆时光之河,不顾一切地向反向奔流。



  要是时间能重来,那必然有很多事不在犯。

  

  可是人很愚蠢,在日光下重蹈覆辙,在月光下做着旧梦。


  要是时间能重来…..


  它真的能重来吗?


  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


  不管怎样,那只怀表被轻柔地摆放在钢琴上。很长一段时间它都无人问津。直到有天起来Alef仅仅只是困惑了一小会,他惊讶地发现自己没有茫然无措地失忆,于是他起床,脚趾头触着毛绒地毯。


  “吃饭啦。”Daleth进来时小小地吃惊了一下,他海蓝色的眼睛一亮。


  “你记得我呀。”门口的老人笑眯眯地说,尾音上扬了一个调皮的八度。Alef点点头,他们没有想多,只是把这事当成一件病症之外的愉快赠礼。



  但是,事情的发展逐渐变得魔幻起来。先是Alef起床发现自己的眉毛变粗了,他傻愣愣地在镜前立了许久,想着着算不算一次玩笑般的三次发育。接着是Daleth能听到点点声音了,那时他们嚼着肉排,Daleth忽然停下来,困惑不解地问现在放的是不是walla 的 《The Lost River》Alef点点头,于是上帝的玩笑变多了。


  如果说到目前为止,事情还在常理可以接受的范围内,那么接下来的情况彻底让Alef和Daleth感到了不解。Alef的关节炎好了,Daleth被鸟叫吵醒了,Alef的老年斑褪了,Daleth缺失的牙槽上长出了肉芽。某天Alef被正午十二点的阳光晒醒时他正好和举着油炸外卖进来的Daleth大眼瞪小眼。在老伴威压式的目光下Daleth支支吾吾地解释说好久没吃了,真的很怀念这家的味道,趁我们这几天身体好赶紧吃一顿。Daleth不敢和Alef对视,他看着地板,地板上有自己的脚尖。


  “你知道你不能吃油炸食品。”Alef简单地阐述事实,他阴沉地盯着那个印着快乐大脸的包装袋,一阵阵油腻的味道在房间里乱窜。


  Daleth却忽然把视线转过来,“但是,Alef.”他看起来有点困惑,“我刚刚拿到了我们两天前的体检报告单,上面说我这方面完全没问题。”他看起来确实很困惑。‘而且,你的痛风也好了,Alef.“他补充。


  房间内沉默了一阵,他们低着头好像都在思索什么。这一连串的身体上的幸运来得太多了,让他们不禁思索是否是被等待着付出什么,要知道,既然你已经走到社会末端,那么从各方面都最好不要对巨大的幸运抱有什么奢望。


  Daleth海蓝色的眼睛看过来,亚裔的黑眼睛瞥下去。


 “不想了,就吃这一次。”已经不太年老的亚裔做出判断,他们雀跃七手八脚着拆开包装袋,从背后看,忽略脸部细微的褶皱,肩宽腰细的身姿倒是已经有些壮年的影子了。



  太阳落下了,晚饭吃完了,太阳升起来,去照镜子,那个无形的神依旧对他们如此慷慨。这两个年老又相爱的普通人被赋予了逆时针的权利,他们一次次地醒来,一次次地入睡,每天,每时每刻,细胞复活又坍缩,肇事的怀表得意洋洋地躺在钢琴上,远观他们被赋予的新人生。从老年,到中年,到壮年。肌肉被一点点吐回来,自然规律好像对他们消化不良了。老友的墓被献上一束白菊,可他们却在墓前长久观望。我们本该去那里的,我们留下了,为什么呢?



  亲爱的,Daleth想了想对他说,或许我们本来就没法在活着的时候想明白所有的问题。



  Alef冲他大笑,有痛快也有被留下的嘲讽,他的声音清亮又浑厚,带着旭日东升的爽利。笑完了,他用手指一抹眼角,捞起回忆中的语句对相伴垂老的爱人做出邀请。走啊!他说,我们去喝酒!雪利酒,鸡尾酒,马丁尼,温热的杜松子酒,加柠檬片的莫结托,让我们去喝个过瘾,来祭奠我们的老友,来敬一杯向深不可测的新生。

  

  敬我们的一生!Alef高高举起漫溢的啤酒杯。

  敬我们的一生。铁器碰在一起,Daleth撑开一只眼望着Alef,他好像又瞧见了沉默外表下那个模糊的Alef,疯狂的Alef,用尽全力的Alef。消逝的友人们的影子在一旁看着他们畅杯痛饮,曾经这里坐满了欢乐的人,那时候他们是一个团队。这个老去的夜里,酒吧只有两把崭新的椅子,碰在一起共同回味着月光下的旧梦。


  河流永远在冰冷的向前运动,这一点永远不变。我们出人意料地停下了,于是我们观望着。人们可能在岸上,人们可能在水中。


  这个梦太长了。金黄的酒液滑进喉咙时Alef闭着眼想,他连手指都感觉得到它的灼烈。如此慷慨的礼物,如此真实的幻梦。他们返老还童了,他们逆流而上了,这是真的,这不是童话。此后几年,十几年,他和Daleth都会一直年轻下去,直到他们回到流金岁月的仲夏夜里那具纤细的身体里,那雕琢得年轻气盛,稚嫩而热情的脸庞和柔软身躯里。


  或许最终他和Daleth会坍缩成一团灰质回归虚无,那又怎么样呢,他们平白多出了几十年,去凝视对方被爱捶打得青嫩的轮廓。


  只要指针还在走,只要时间不停,Alef不知自己是从何处得出这样的结论的,但他为此感激,在生命的尽头还可以用这样的方式去怀念过往。Daleth递给他一张餐巾纸,Alef发现他又哭了,但是不知原因,好吧,这绝不是单纯的感激…..或许还有思念?还有孤独?疑虑?和对什么感到悲哀?我们的老朋友啊….和故去的时代……


  但不管怎样,去终点的时候,他们总会选择在一起。


  那么,撇开纷杂的陈事,今夜星光灿烂,让我们, 为幸运而闪烁的新生举杯。



 End

伊卡洛斯(接稿中)

【卡菇】兄弟情深

有偿稿件,是🚗,仅供展示

全文4700+字注意


"那么今天的会议到这里就结束了……"话音刚落,众长老迅速收拾掉桌上的资料,满脑子想着怎么以最快的速度逃离这个是非之地。要知道,自从处理核心事务的Daleth长老失踪后,来自各地的公文开始堆积如山,而他们的工作效率远比不上Daleth一人,以至于领头人Teth没一天好脸色给他们看。但让他们感到奇怪的是,霞谷二把手,和Daleth关系最为亲近的Alef竟也说自己并不知道对方的去向。


"还是没消息吗?"Alef正准备离开,Teth已经先一步挡在他面前,明明每天都要和Daleth黏在一起亲热,分开一会就大吵大闹......

有偿稿件,是🚗,仅供展示

全文4700+字注意



"那么今天的会议到这里就结束了……"话音刚落,众长老迅速收拾掉桌上的资料,满脑子想着怎么以最快的速度逃离这个是非之地。要知道,自从处理核心事务的Daleth长老失踪后,来自各地的公文开始堆积如山,而他们的工作效率远比不上Daleth一人,以至于领头人Teth没一天好脸色给他们看。但让他们感到奇怪的是,霞谷二把手,和Daleth关系最为亲近的Alef竟也说自己并不知道对方的去向。

  

"还是没消息吗?"Alef正准备离开,Teth已经先一步挡在他面前,明明每天都要和Daleth黏在一起亲热,分开一会就大吵大闹半天的人,竟对Daleth的失踪没什么反应,实在太诡异了,"那可是你亲哥,你就一点都不担心?"

"我当然担心,"Alef立刻摆出一副伤心样,低垂着脑袋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但你也知道的,我哥什么事都喜欢一个人硬扛,如果他不说自己去哪,我又怎么可能会晓得。"

  

Teth本不相信Alef说的话,但当她回忆起Daleth之前几次没经过同意便只身前往伊甸献祭心火平息红石雨,害得大家找了他整整一星期的事,再加上Alef这态度诚恳的样子,也只能暂时打消心中的疑虑。

  

"姑且信你一次……你先回去吧,有什么情况及时向我汇报。""好的。"

  

身材高挑的女性转身离去,全然没注意到背后的人的脸上露出一抹意义不明的笑意。

  

为什么要担心呢?哥哥明明就在我身边啊。

  

 ————————————————————

  

等Alef回到霞谷时,霞光城已空无一人。之前为了防止有人知道Daleth还在霞光城内,他重新制定规矩,要求神殿内的所有人不管工作多少都必须要在太阳落山前离开,只留两名守卫在神殿入口处把风。

  

"Alef长老。"

"免礼,他们都离开了吗?"

"按照您的吩咐,神殿里已经没有人了。"

  

新来的守卫如实回答,尽管他们也不知道Alef为何会下这种命令,但对方毕竟是现在的执政长老,他这么做肯定有自己的理由。

  

"很好,没有我的允许,任何人不许进来。"

"是。"

 

正如Teth猜想的那样:Alef说的话的确不可信。

曾经的霞谷大长老此时正被关在一个巨大的金色鸟笼里。他背靠栏杆躺在地上,双眼被黑布蒙住,脖子和手腕都有铁链捆绑,长时间失去自由的感觉很不好受,甚至连最基本的时间概念都变得模糊不清。

 

恍惚间,Daleth错觉自己已经度过了几个世纪,不甚清醒的脑子开始回忆被关进这里前到底发生了什么:

先是一向顽皮的Alef突然提议要帮自己分担公务。等两人终于忙完了,对方掏出红酒说要喝两杯;他深知自己不胜酒力,所以婉拒了这个请求,但架不住Alef撒娇,只能以水代酒喝了一杯,结果没过两分钟,眩晕感直冲大脑,他还没来得及向身旁的人求助,便倒在桌上昏了过去。

混蛋Alef,想到这,Daleth的脸色愈发难看,他狠狠撞了下栏杆,项圈上的铃铛随着动作发出清脆的声响,仿佛在嘲笑他的愚蠢。

 

"嗯?哥哥,你终于醒了,"在门口等候多时的Alef收起报告,"怎么样,感觉还好吧。"

"哼。"笼中的人别过头去,显然是不打算搭理对方。

"别那么冷漠啊,我的好哥哥,"Alef眯起眼睛,似乎在算计着什么,"我承认我是有几天没来看你,但你也不至于这么生气吧。"

"滚,"Daleth低吼道,他现在一点也不想看见这个便宜弟弟,甚至觉得有点恶心,"别用那种虚伪的称呼来叫我,你根本就不配!"

 

Alef的嘴角抽了抽,脱下外套走进巨大的金色鸟笼;"看来你还没搞清自己的处境,"他半跪在Daleth面前,抬手抚上对方的脸颊,眼神中满是爱慕和贪婪,这是他最崇敬的哥哥,他不允许任何人和Daleth接触,哪怕看一眼也不行,"哥哥,你只能是我一个人的。"


剩余部分在看往哪里塞才不会被夹

阿福剪刀手
班级刺头看到陈浩南的纹身,瞬间老实 认出了他就是
班级刺头看到陈浩南的纹身,瞬间老实 认出了他就是
泽枟
呀 是卡菇 雷到你的话不好意思...

呀 是卡菇 雷到你的话不好意思((

呀 是卡菇 雷到你的话不好意思((

erode

“我们永远不分离。”

重发一下,很早以前的

“我们永远不分离。”

重发一下,很早以前的

盐菜
萌新画手,多多指教(其实是重发...

萌新画手,多多指教(其实是重发)

摸一只卡卡

萌新画手,多多指教(其实是重发)

摸一只卡卡

梵星⭐

画不出来……画不出来……

(最后两张是自设)

画不出来……画不出来……

(最后两张是自设)

晓音看影视
老师·好:于大爷化身教师教书育人,不曾想班中全是刺头如何管教
老师·好:于大爷化身教师教书育人,不曾想班中全是刺头如何管教
毁灭吧
你好难画😨 但不影响我爱你?...

你好难画😨


但不影响我爱你😘


二编:改了一下脸,刚才的太圆了(挠头)

你好难画😨



但不影响我爱你😘


二编:改了一下脸,刚才的太圆了(挠头)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