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刺客五六七

15.3万浏览    572参与
陳知書-)

【刺柒乙女】后来

“靓女,所以你是谁哇”被我赶去划船的伍六七如是说。


我盘腿坐在旁边假寐,此刻只是小声说话“沈言清,你的挚友”我此刻终于说回普通话,之前执行任务时觉得粤语爆帅就一直说粤语,现在告别过去说话方式自然也要改。


我睁开眼,随手拿起手边的剑在水里挥了两下,虽然没什么用,但心里那股子不舒服的感觉散了点。


“那我是谁嘞”他空出一只手指了指自己。我瞥了他一眼“伍六七,因为我被追杀,胸口替我受了一剑。”我随口这么说。


马上就要到小鸡岛了,我让他在木筏躺好伸出舌头,我在他舌头上滴了三滴毒药*,然后把他推进海并告诉他别慌张,随后我在自己的舌头上滴了三滴毒药也跳入海中,手里紧紧抓着我的剑和他的...

“靓女,所以你是谁哇”被我赶去划船的伍六七如是说。


我盘腿坐在旁边假寐,此刻只是小声说话“沈言清,你的挚友”我此刻终于说回普通话,之前执行任务时觉得粤语爆帅就一直说粤语,现在告别过去说话方式自然也要改。


我睁开眼,随手拿起手边的剑在水里挥了两下,虽然没什么用,但心里那股子不舒服的感觉散了点。


“那我是谁嘞”他空出一只手指了指自己。我瞥了他一眼“伍六七,因为我被追杀,胸口替我受了一剑。”我随口这么说。


马上就要到小鸡岛了,我让他在木筏躺好伸出舌头,我在他舌头上滴了三滴毒药*,然后把他推进海并告诉他别慌张,随后我在自己的舌头上滴了三滴毒药也跳入海中,手里紧紧抓着我的剑和他的魔刀。


我再次醒来的时候伍六七还没醒,我躺在不知道是谁家的床上,随后想起什么似的把解药喝下一瓶,又给他喂下一瓶。


他醒的时候我正在擦刀,他可能吓到了,结巴着问我擦刀干什么,我只是笑了笑吓他玩“有个任务,等会去杀个人。”他稳了稳神色正儿八经的和我说“我们要做合法公民,杀人是犯法的”他拉着我握着刀的手苦口婆心的说,我笑笑告诉他,这是他的刀。只见他面色苍白瘫回床上。我把刀扔给他,看着他把刀从左手扔右手从右手扔左手的样子不禁笑了出来。他这人,是变了很多啊。


“你好好养伤吧,我会离开这座小岛”我一边收拾东西一边这样说“你该知道的,刺客排行榜靠前的刺客无论走到哪里都会有挑战者”两句话的功夫我已走到门边“我还会回来,喔对了,医药费你加油,我说不定会帮帮你”我送了他一个wink。


出了那间屋子后我看见了一只蓝羽鸡,“就是鸡大保?是你救了我?”我问他,他声音沙哑的回答我“是啊,钱记得还哦。”我点点头,“对阿七好点,再见。”我跳上房檐消失在他视线之中。


我并没有离开这个小岛,只是租了间房子,晚上出来做做任务而已,毕竟再划回玄武国实在太累,我这次还没有阿七帮忙(对手指。


谁懂啊,我做任务碰见伍六七的时候人都傻了 ,我不想对他下手的啦,但他现在是我敌人咯“伍六七?点解你喺呢度?(伍六七?你怎么在这里?)”我的剑架在他脖子上,他双手举起作投降状。“鸡大保说当刺客赚钱嘛…要养家糊口还要还钱,我不容易的啦靓女”我的剑仍在他脖子上,但没伤他毫毛。“集中精神,以气驭剪”我感觉我头上出现了三个大问号,很快就有一把剪刀飞来把我的剑打偏了,我看着他,握剑的手紧了紧。他把什么东西扔在了一地上就消失不见。


喔。还喊了一声什么。


“爆裂G霸蛋!——”

陳知書-)

【刺柒】番外

[图片]

tag私心。捏了个出任务的陈知书。

tag私心。捏了个出任务的陈知书。

小鑫解说
迷你世界葫芦娃:大娃挑战变身刺客五六七
迷你世界葫芦娃:大娃挑战变身刺客五六七
Helenelala周小树
【弹唱】无论你多怪异 我还是会喜欢你 - 刺客五六七
【弹唱】无论你多怪异 我还是会喜欢你 - 刺客五六七
陳知書-)

【刺柒乙女】再见

养病期间我和他见面基本一句话不说。而我伤好之后听到的第一个关于他的消息就是他为了要带白衣女走和整个刺客组织为敌,现在正在被他们追杀。


我和十三赶到的时候只见他右手紧紧环住白衣女,左手握着魔刀千刃,“今日我就要带佢走,我睇,边个敢阻我(我今天就要带她走,我看谁敢拦我)”我听见他说。


我们在他们后面站定,我看到那白衣女人刺了他一到,正中心口,至于有没有刺中心脏,这我不清楚。


他的魔刀千刃插进地里,霎时间整座桥碎成石块,我跌入水中。我看见他那边的水是红色的,我游过去将他拉上岸,他的上课触目惊心,我给他简单上了药,我招呼十三让她带艘木筏来找我,顺便把我的那些首饰都带来,十三没多说什么...

养病期间我和他见面基本一句话不说。而我伤好之后听到的第一个关于他的消息就是他为了要带白衣女走和整个刺客组织为敌,现在正在被他们追杀。


我和十三赶到的时候只见他右手紧紧环住白衣女,左手握着魔刀千刃,“今日我就要带佢走,我睇,边个敢阻我(我今天就要带她走,我看谁敢拦我)”我听见他说。


我们在他们后面站定,我看到那白衣女人刺了他一到,正中心口,至于有没有刺中心脏,这我不清楚。


他的魔刀千刃插进地里,霎时间整座桥碎成石块,我跌入水中。我看见他那边的水是红色的,我游过去将他拉上岸,他的上课触目惊心,我给他简单上了药,我招呼十三让她带艘木筏来找我,顺便把我的那些首饰都带来,十三没多说什么就被她那坐骑带着走了。


我守在他身边,突然想起了他曾经对我说过的话“你瞓啦,我守住你(你睡吧,我守着你)”如今是我守他。“情感系刺客嘅第一大忌,你个傻佬(情感是刺客的第一大忌,你个笨蛋。)”我在心里训他。


十三的速度一向是快的,她不一会就带着木筏什么的来了,我让她走,我带着柒去小鸡岛,我告诉她“唔好同你师傅话,如若嗰度畀刺客组织嘅人所揾到,咁你我从此势不两立(不要和你师傅说,如若有刺客组织的人找到那里,你我从此势不两立)”


划船真的累。我看着旁边昏迷的人暗自想到。他近几日的气色看起来好一点,但是却一直没有苏醒的迹象。希望他能醒来,帮我划划船也是好的啊。


我叹了口气接着划。


就在即将到达小鸡岛的时候他醒了,不过我很怀疑这是不是他。


“哇,靓女,嘶…我胸口好疼,你要带我去那里哇?”我一脸疑惑的看向他,但我没说什么接着划船,他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接着说“哇,这衣服好丑,太夸张了,跟cos play一样。”

陳知書-)

【刺柒乙女】友人

我用了最快的速度朝城里奔去,心里一直在想他的话。不管别人的看法和流言蜚语吗…这谁能做到啊…反正我不想。我这么想。


“十三”我朝她挥挥手,她带着笑意往我这边跑来,我张开双臂与她相拥。“十三,我同你讲,我撞见柒嘞㖞,佢杀番好多人,都帮我将任务标的杀咗(十三,我和你说,我碰见柒了喔,他杀了好多人,还帮我把任务目标杀了)”我挽住她胳膊,我们身量差不多,但我却喜欢倚在她身上,就像倚在我的亲姐姐身上一样“佢眼系红嘅,啧,都几得人惊添——嗰条裙你买咗呀(他的眼睛是红的,啧,还挺吓人的——那条裙子你买了吗)”她朝我扬了扬手里的袋子,然后在我耳边说“买回来了,穿给我看吧”。


虽然我喜欢靓女,但是碰见...

我用了最快的速度朝城里奔去,心里一直在想他的话。不管别人的看法和流言蜚语吗…这谁能做到啊…反正我不想。我这么想。


“十三”我朝她挥挥手,她带着笑意往我这边跑来,我张开双臂与她相拥。“十三,我同你讲,我撞见柒嘞㖞,佢杀番好多人,都帮我将任务标的杀咗(十三,我和你说,我碰见柒了喔,他杀了好多人,还帮我把任务目标杀了)”我挽住她胳膊,我们身量差不多,但我却喜欢倚在她身上,就像倚在我的亲姐姐身上一样“佢眼系红嘅,啧,都几得人惊添——嗰条裙你买咗呀(他的眼睛是红的,啧,还挺吓人的——那条裙子你买了吗)”她朝我扬了扬手里的袋子,然后在我耳边说“买回来了,穿给我看吧”。


虽然我喜欢靓女,但是碰见会说荤 话的十三还是害羞的嘞,红晕爬上我耳垂,但我面上还是不动声色。


后来出任务的时候,十次里有三次都和柒一起,我和他交集越来越多,他可能把我当朋友了吧,至少我把他当朋友的,不过让人很伤心的是他虽然对我的态度有所缓和,可还是不愿意和我多说两句话。


“靓仔!呢个任务好难噃——咱两个组团啦,钱四六分,我四你六(靓仔,这任务很难喔——咱两个组团咯,钱四六分,我四你六。)”我赶路时冲他喊。“咁多嘢讲!我赶时间!(少废话!我赶时间!)”他不耐烦地对我说。


说实话,和他一起接任务还是太为难我了,这批人实在太多了,我们两个一人对付一半,他看起来得心应手,而我就有些吃力了。柒那边属于一步杀十人,方圆十里的活物无一幸免,我这边属于十步杀一人,方圆十里的活物都来欺负我。


“柒!帮下我,咱两个一齐对付成落人会轻松啲(柒,帮帮我,咱俩一起对付一批人会轻松一点)”我朝他喊。“古籍,声,好嘈。(古籍,闭嘴,很吵)”他只是漠不关心的朝我这边撤了撤同我背抵背。


我擅长配合,就算是我这次是第一次和他一起组团也是可以配合得当的,十三说,我是惯会观察别人的,我想,可能就是因为这样我才能和任何人都配合得当吧。


我调整了一下拿剑的姿势,好让我与他的契合度高一些。


刀光剑影之间我看到他的眼睛比往日更红,我立刻回过神来接着对付那批人。我实在是讨厌血腥味,此刻四周的血腥味却将我包围,我皱着眉,眼里是无限的厌恶。我只想快点结束这任务回家洗澡。“柒,快啲,我真系好憎血腥味(柒,快点,我真的好讨厌血腥味)”我对他说,他只是轻声应了一下,但挥刀的动作更快了,我的动作也快了一些。


卑鄙小人,偷袭我,懂不懂怜香惜玉,朝我腹部捅刀算怎么回事。


我挥刀把偷袭我的人脑袋砍掉,又去应付其他人,黑色衣服,我即使是全身都是血你也看不出来我流血了,如果不是腹部那把剑谁会知道我被人捅了一刀。


一批人没了又来一批,我顶着伤一直没停,但好在这些人在我因为失血过多而死之前杀完了


我已经没有站立的力气了,我把剑插在地下依次支撑自己不跪下ヽ不那么狼狈。柒把刀上的血震掉以后就把他收起来了(我再说什么废话)。我看见一双熟悉的鞋出现在我的视线里,我抬头看了他一眼,哦,是柒啊。我又低下头不住地咳嗽,咳出血来了,没事了,还不至于死。


这么想着我硬撑着站起来了,但我真的没力气了,刚站起来就倒了,怎么倒的,晕倒的。


再醒来时我已经在破庙里了,我的衣服换了,腹部出血也没那么严重了,十三守在我旁边,显然是她给我换的衣服ヽ疗的伤。


我闭上眼睛缓了一会开口说话,那声音沙哑得很,根本不像我的声音“十三,莫嬲……咳咳咳…我下次注意啲啦!(十三,莫生气啦…咳咳咳…我下次注意啦)”她并不理我,但破庙里进来了一个人,柒,还有他身边的白衣小姐。


我看了看我身上的衣服又看了看她身上的衣服,突然明白了什么。“多谢小姐,呢件衫对我洗干净之后会唔该柒送畀你嘅(多谢小姐,这衣服待我洗干净之后会拜托柒带给你的)”她点点头,挽住柒的胳膊。“我觉得你有必要好好练练你身法,呢都避唔跌(我觉得你有必要好好练练你的身法,这都躲不掉)”他这显然是讽刺,虽然我确实没躲掉,但我真的很气!我朝他假笑了一下他便带着白衣女走了。


我和十三没一会也离开了这破庙,后来就。一直养伤,很少接任务,基本靠十三养活(瘫)。不怎么接任务,但偶尔会见到柒,在大街上看到他和白衣女逛街。

陳知書-)

【刺柒乙女】交心

#ooc归我

#柒乙女


继上次见面后我们很久没再见过,出任务也很难见到。那日我和十三上街买东西的时候碰见一个人。


“阿柒,我要食嗰个!(阿柒,我要吃那个!)”那女孩着一身白衣,她一只手挽着柒的左胳膊,另只手指着李大爷的糖葫芦。我看见他的脸上是前所未有的温柔“想食就去买,我陪你一齐(想吃就去买,我和你一起)”他好像余光看见我了,他的脸色忽的冷下来,但估计是想起身边的人又变得柔和。


我拉着十三一直往前走,在确定回头看不见他时,我才停下来和十三说话“十三,你要唔要新裙,我哋去买几条(十三,你要不要新裙子,我们去买几条)”我指着路边我们最常见的那家店铺,十三想说什么但张了张嘴没说什...

#ooc归我

#柒乙女


继上次见面后我们很久没再见过,出任务也很难见到。那日我和十三上街买东西的时候碰见一个人。


“阿柒,我要食嗰个!(阿柒,我要吃那个!)”那女孩着一身白衣,她一只手挽着柒的左胳膊,另只手指着李大爷的糖葫芦。我看见他的脸上是前所未有的温柔“想食就去买,我陪你一齐(想吃就去买,我和你一起)”他好像余光看见我了,他的脸色忽的冷下来,但估计是想起身边的人又变得柔和。


我拉着十三一直往前走,在确定回头看不见他时,我才停下来和十三说话“十三,你要唔要新裙,我哋去买几条(十三,你要不要新裙子,我们去买几条)”我指着路边我们最常见的那家店铺,十三想说什么但张了张嘴没说什么。


一进店我就变成了往日的样子,不再那么僵硬。“十三,嗰条青色带黑纹嘅靓,你去试吓(十三,那条青色带暗纹的好看,你去试试)”我把裙子指给店主看叫他帮我们拿下来,十三看着那条裙子陷入了沉思。那根本就是一块破布好不好!露的太多了!十三把裙子塞给我,然后推我进试衣间“你试试你试试,这一定很适合你”我从她的语气里听出了嘲笑…这简直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我突然想起了什么冲出试衣间,“十三,我有个任务,等我返嚟,跟住陪你行街。(十三,我有个任务,等我回来,继续陪你逛街)”我把裙子塞给她。


十三:买下来叫她穿给我看。


我回住所换了衣服挽了头发就朝目标地点去。“啧,今次嘅任务标的唔好搞,而且点解咁远啊!(啧,这次的任务目标不好搞啊,而且怎么这么远啊!)”我一边赶路一边抱怨。


说远其实也不远,只不过到达的时候已经有些黑天了,不远处那个一身紫的少年站在一堆shi体上,他拿着魔刀千刃,听到我的脚步声回头看了我一眼,我看到他眼睛像得了红眼病一样,那里面闪烁着杀戮的光。


我在那堆shi体大概看了一下,发现我的任务目标已经死了,这种天上掉馅饼的事还挺好的,不过他好像受伤了。


“你系唔系受咗伤咗(你是不是受伤了)”我指了指腹部那里,他低头看了一眼,说实话,他那里被血洇湿了一大片,乍一下看到还挺吓人的。


“鸡婆,唔死就躝(多管闲事,不想死就滚开)”他语气里是少见的躁怒不安,我把身上带的药和绷带丢给他以后就举起双手往后退步,一直退到树底下,我就这么席地而坐,虽然听不见他的声音,但还是能看见他的嘴型的,好像再说“真系事多,但系,多谢你。(真是事多,但是,谢谢你)”我朝他笑了笑然后靠着树假寐。


冬天可能真的需要冬眠,如果不是听到有人喊我的话我可能会一直睡到明天“陈知书…”是少年低沉的嗓音。“叫我古籍”是我的声音。“帮我上药,背后我睇唔到!(帮我上药,背后我看不到)”他显然并不在意我叫什么,我没多说什么,只是接过药与绷带。“下次一齐组团啦!(下次一起组团吧)”我轻声说,但他听到了,不仅听到了还应了“哇,睇情况(嗯,看情况)”


我见他愿意搭理我便多说了几句。


“上次我哋见面嘅时候,我做嘅梦,你想知吗?(上次我们见面的时候,我做的梦,你想知道吗)”我边给他缠绷带边问。“是但你(随便你)”我像是得到说话的准许证,滔滔不绝地说了一大堆,其中他一句话都没说,只是在最后填了两句话“情感系刺客嘅第一大忌(情感是刺客的第一大忌)”“仲有,有你自己,唔好理流言蜚语(还有,做好你自己,不要管流言蜚语)”


他此刻正与我对视,我若有其事地重重点了点头,他只是稍微朝我点了点头就拿着刀走了。


我想,十三要等急了。

陳知書-)

【刺柒乙女】相识

#ooc归我 人物背景归小疯。

#柒乙女


第一次见面是我十六岁生日那次执行任务,挺巧的,要刺杀的人是一对夫妻,我刺杀男方他刺杀女方。


后来我和他简单交流之后发现是男方派他去刺杀女方,而我则是女方派去刺杀男方的。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我在赶路时发现身边有个速度和我不相上下的人,要知道,我的速度可是在玄武国里数一数二的阿喂。我出于好奇朝他那边多看了两眼,他一身紫,好像是暗影刺客的?他手上的剑很熟悉。


到目的地之后,我发现他还在便投去目光,但并未多说什么,倒是他先开口。


他抽出刀搁在我肩膀上,作威胁式。“你若是敢阻我,等我杀晒标的人物,死嘅就系你(你若是敢拦我...

#ooc归我 人物背景归小疯。

#柒乙女


第一次见面是我十六岁生日那次执行任务,挺巧的,要刺杀的人是一对夫妻,我刺杀男方他刺杀女方。


后来我和他简单交流之后发现是男方派他去刺杀女方,而我则是女方派去刺杀男方的。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我在赶路时发现身边有个速度和我不相上下的人,要知道,我的速度可是在玄武国里数一数二的阿喂。我出于好奇朝他那边多看了两眼,他一身紫,好像是暗影刺客的?他手上的剑很熟悉。


到目的地之后,我发现他还在便投去目光,但并未多说什么,倒是他先开口。


他抽出刀搁在我肩膀上,作威胁式。“你若是敢阻我,等我杀晒标的人物,死嘅就系你(你若是敢拦我,等我杀完任务目标,死的就是你)”。我一见到那刀就知道他是谁了,我笑笑抬起双手作投降状“哼,边个唔知用魔刀千刃嘅系首席暗影刺客——柒,我哋呢排唔上名嘅丧刺客怎敢阻挠首席刺客执行任务呢?(哼,谁不知道用魔刀千刃的就是首先暗影刺客——柒,我们这种排不上的名的野刺客怎敢阻拦首席刺客执行任务呢?)”


他面无表情地看着我收了刀——然后嫌弃的看了我一眼就走了,我猜他是在嫌我浪费了他的时间。


现在正值深夜,寝室里同枕而眠的两人各怀鬼胎。


我小跑两步跑在柒前面,还回头朝他吐了吐舌头。我自然是比他先到的,就在我握着剑柄准备动手的时候,他翻窗而入,看到这场景,他微不可见的皱了皱眉,然后抽刀又架在我脖子上,我愣了愣,僵硬的回头看他。


“?我哋嘅任务标的系一个人?(?我们的任务目标是一个人?)”我疑惑地问,并指了指我的任务目标——那个肥胖到和猪差不多的恶心男人。


只见他又面目表情地把刀从我脖子上挪走了,不过这次是直接把我的雇主抹了脖子。幸好我是先收的钱,我这么想着。


“唔好意思呀(不好意思)”我听见他轻声说,然后我见他转身又翻窗离去,我也赶快杀了任务目标撤退。


我见他站在屋顶上不动,便朝他吹了声口哨用调戏的语气说“嘿——对面嘅靓仔!一个人?使唔使姐姐同你一齐呀?(嘿——对面的靓仔!一个人?要不要姐姐陪你一起啊?)”他朝我这边看来,一瞬间,刀已出鞘,我卒。


我至好再次投降“嗱嗱嗱!开个飞开个讲笑!唔好意思呀(欸欸欸!开个玩笑开个玩笑!不好意思)”他白了我一眼开始赶路,虽然但是,他的眼睛和刚才杀人的时候一样是红的。


我往前走了一段,然后在一片树林里坐下了,把腰上别的酒取下来小抿了几口,好让我的身体不会那么冷,要知道,刺客也是人,在冬天的夜晚还是会冷的。


屋漏偏逢连夜雨,这不,还没歇一会,天降大雨,我只好认命的朝着远处树林中的破庙跑去。


大雨像是在冲刷血腥味,这雨太大了,砸在身上是疼的,我是个女孩,会多愁善感,我会胡思乱想,但我往常不会,因为我不仅是个女孩,更是个刺客,而情感,是刺客的第一大忌。


以我的速度到达破庙不过五分钟的事,我刚到还没来得及把头发散下来就看到一个人正在烤火,你问我那人是谁?是首席暗影刺客啊!真是冤家路窄,我这么想着。


“啧,真系冤家路窄啦(啧,真是冤家路窄)”我轻声说,但我也不不能接着出去淋雨对吧,所以就只好去和他烤火,他见我来只是不动声色地往旁边挪挪。


“使唔使饮啲酒暖暖身子(要不要喝点酒暖暖身子)”我把手里的酒朝他晃了晃,只见他迟疑了一下点点头“我酒比较烈,你有心理准备(我的酒比较烈,你做好心理准备)”他点点头,我把酒递过去看着他喝了一口以后问他“点呀,饮得习吗?身体有冇暖起身。(怎么样,喝得习惯吗?身体有没有暖起来)”他好像不会说话似的点点头,见他不想搭理我我便识趣地闭上嘴靠着身后的墙抱着酒和剑小憩了一会。


这是我再熟悉不过的梦,身后的房子被大火吞噬,火舌一下一下的升高,它好像在向我挑衅,我背过身去,不再看它,我的背后烧的厉害,我想起来我的家人,我的父母,我的姐姐,他们会在哪里,我的父母ヽ姐姐是否已经死了。我突然看到我姐姐,她讥笑着对我说“你个懦夫,你为咗趯更累死我地(你个懦夫,你为了逃命害死我们)”然后她消失了,出现在我眼前的是我的父亲“早知就唔应该生你……你个灾星!(早知道就不该生你…你个灾星!)”我可以逃避不去看那火舌,可他们无时不刻都在看着我,他们伤着我的心,他们恨着我,他们要我一生都活在愧疚ヽ悔恨中。


我惊醒,柒歪着头看向我,我轻轻摇了摇头,想要把那些东西甩出去,但那都是无用功,“现在是几点?我睡了多久?”“寅时五骨,不过一刻钟,你可唔可以再瞓一阵,我守住你。(寅时五刻,不过一刻钟,你可以再睡会,我守着你。)”我笑了笑,把头发简单地拢成了自己很喜欢的少女头“你去睡会吧,我能雨练剑,增强体质(你去睡会吧,我顶雨练剑,增强体质)”。他依旧和往日一样面上平静:“哼,你惊系淋一次雨就要一病不起嘞。(哼,你怕是淋一次雨就要一病不起了)”


我尴尬在原地,谁知他把火熄了,拔刀指着我“同我切磋(和我切磋)”我睁大眼,但也拔剑指着他“你输咗,你条命归我,你赢咗,我命归你(你输了,你的命归我,你赢了,我的命归你)”他补充道


谢邀,被首席暗影刺客针对是什么滋味,我体会到了。


“大佬呀!我唔应该非礼你,留手呢?!(大哥!我不该非礼你,手下留情啊!)”他冷笑一声,手上动作更快了。



你觉得我打的过他吗,肯定打不过啊!我肯定是败了的啊!


多亏他手下留情,要不然我现在已经丧命黄泉了“唔好杀我——我好唔容易活到呢个年龄呢(别杀我——我好不容易活到这个年纪)”我跪在地上,他的刀又双叒叕架在我脖子上了,我抢在他出声之前说。“你输咗”他说“你输咗,你条命归我啦。(你输了,你的命归我了)”我低下头,再抬头时缺有些泪眼婆娑“…你要我命做啲咩,我又冇惹你(你要我的命做什么,我又没惹你)”


他没回答我的问题,但他又问“你叫咩名呀?(你叫什么名字)”“…”我咬着嘴唇,但又害怕他一怒之下杀了我我至好如实回他“陈知书”。“柒”他边说边把刀收回去了,“后会有期”他转身走了。


叼!他终于走了,我的新裙子…可恶。(好吧我承认 我的泪眼婆娑就是因为裙子脏了。


这算不算相识?能和首席刺客认识还挺,奇妙的,是不切实的感觉…。

迷你世界故事汇
迷你世界:失忆的刺客五六七!想寻找魔刀千刃碎片,恢复记忆报仇
迷你世界:失忆的刺客五六七!想寻找魔刀千刃碎片,恢复记忆报仇
jasmine尤

刺客五六⑦观影---首席“柒”

  【引子】【六七十三】祝各位食用愉快!

阳光淡淡地抹在浅灰色的泥砖地上,映着清澈的海水,显得悠闲宁静。 

  街道上,空气搅和着凝重散开,身着紫色长袍的青年面色淡漠,抛下一句搅起惊天波澜的话语,继续前行,唯剩恐惧的刺客愣在原处。 

   随着紫色身影渐行渐远,机械声骤然响起。“世界线开启,强制性牵制人物。”

    “3,” 骤然,小鸡岛似是被蒙上一层透明的膜,膜逐渐晕开,咻得扭曲,又恢复平静。...


  【引子】【六七十三】祝各位食用愉快!

阳光淡淡地抹在浅灰色的泥砖地上,映着清澈的海水,显得悠闲宁静。 

  街道上,空气搅和着凝重散开,身着紫色长袍的青年面色淡漠,抛下一句搅起惊天波澜的话语,继续前行,唯剩恐惧的刺客愣在原处。 

   随着紫色身影渐行渐远,机械声骤然响起。“世界线开启,强制性牵制人物。”

    “3,” 骤然,小鸡岛似是被蒙上一层透明的膜,膜逐渐晕开,咻得扭曲,又恢复平静。

     “2,” 阳光微微颤动,笼罩住暗影刺客总部,又弥漫至梅花山庄前的阶梯,温柔地撒了满地,一切似并无变化。

      “1,” “!!”浅青色袍子急一掠,刀即出鞘,未来得及,就被光吞没。五六七像察觉到什么,停下脚步,回头一瞥---阳光依旧,淡淡地涂抹着小岛,并无异常。 

       “什么都没有啊?”五六七习惯性地挠头,却只触到柔软的帽兜。他动作一顿,自嘲的笑了笑--既然决定保护这一切,就不要对过去有所留念,我现在是柒---仅此而已。

       他顿了顿,走向码头,紫色袍子随风飘荡,徒留沉默。

迷你世界故事汇
迷你世界:刺客五六七大战青凤!两人势均力敌,五六七真的死了?
迷你世界:刺客五六七大战青凤!两人势均力敌,五六七真的死了?
迷你世界故事汇
迷你世界:刺客五六七!儿时回忆失去父母,寻找魔刀成为最强刺客
迷你世界:刺客五六七!儿时回忆失去父母,寻找魔刀成为最强刺客
迷你世界的新故事
迷你世界:刺客五六七失忆被孙悟空绑架?辣条变身唐三要去拯救他
迷你世界:刺客五六七失忆被孙悟空绑架?辣条变身唐三要去拯救他
不喝绿茶的漫娘
刺客五六七:阿七拔出魔刀千刃,魔刀千刃瞬间碎一地,阿七懵了
刺客五六七:阿七拔出魔刀千刃,魔刀千刃瞬间碎一地,阿七懵了
小九九的知识库
热血国漫《刺客五六七》高燃战斗镜头!
热血国漫《刺客五六七》高燃战斗镜头!
四季好眠

从逆鳞到魔刀千刃

所以武器都是断的强吗?

从逆鳞到魔刀千刃

所以武器都是断的强吗?

思江

【柒赤】Vampire

/吸血鬼赤x共犯柒/文笔拉胯/激情无脑文/ooc严重/

当雪花落在肩头时,赤牙才反应过来面前的这到底是什么。

一个昏迷着浑身散发着香味的人,哈,这是来给我送午餐的?红瞳的吸血鬼半眫着眸子,将眼底的情绪遮了个干净,可口腔里变得尖锐的呀又似乎说明了什么。

香甜的气息快使他昏了头,但终还是没去拉起那人将他吸干。

脏,太脏了,鲜血在他的衣服凝固,变深,如同擦拭马桶的抹布一样肮脏,破碎的布料在他身边如凋谢的花一般。

如此情景,就算是那样只在意自己的饥饱之欲的人都下不去口,更别说是一向注重优雅的吸血鬼。

更何况,据他所知,他,很危险……

柒从昏迷中醒来已是第二天,他有些惊讶,似乎是惊讶在自己...

/吸血鬼赤x共犯柒/文笔拉胯/激情无脑文/ooc严重/

当雪花落在肩头时,赤牙才反应过来面前的这到底是什么。

一个昏迷着浑身散发着香味的人,哈,这是来给我送午餐的?红瞳的吸血鬼半眫着眸子,将眼底的情绪遮了个干净,可口腔里变得尖锐的呀又似乎说明了什么。

香甜的气息快使他昏了头,但终还是没去拉起那人将他吸干。

脏,太脏了,鲜血在他的衣服凝固,变深,如同擦拭马桶的抹布一样肮脏,破碎的布料在他身边如凋谢的花一般。

如此情景,就算是那样只在意自己的饥饱之欲的人都下不去口,更别说是一向注重优雅的吸血鬼。

更何况,据他所知,他,很危险……

柒从昏迷中醒来已是第二天,他有些惊讶,似乎是惊讶在自己为什么还活着,但更多的为谨慎,没有人会毫无防备的住在已知为牢笼的地方,更不论他是顶级的吸血鬼猎人。

柒记得晕倒之前他迷迷糊糊的好像来到了吸血鬼的地盘,以他对吸血鬼的吸引力,他本不可能这样完好无损的出现在这里。

“你醒了。”恶劣的吸血鬼打开了房间大门,他微笑着向柒走来,却在只有几步距离时,猛的出手尖锐的指甲似乎想将柒的脖子刺穿,在只有几厘米距离时又停下了手。

“为什么不躲?”

赤牙冷冷的看向他,将有着尖锐指甲的手从柒的脖子处移开。

“你不会杀我。”如果他想动手,他早就在他晕迷时就死了,没必要等到现在。

而且他也已没力气反抗,身上的疼痛与伤让他无法对面前的吸血鬼造成伤害。

真是可笑……柒自嘲般的扯了扯嘴角。

赤牙盘坐在床上,拿着之前带上的血袋吸食着。

“堂堂第一吸血鬼猎人如令竟落魄成这样……”

“你也一样。”

啧,赤牙像是因为话被打断后有些气愤的皱了皱眉,但他知道这里其实更多为柒的那句话。

从高高在上的王变成如今这般连吃食都为那样廉价的血袋,即使表面上光鲜亮丽,宫殿,衣物都有,但埋藏这里面的他,实际早已成了个他之前最看不上的低等的,拥有着最不纯净血脉的吸血鬼。

“伶牙俐齿。”

赤牙缓缓走向那充满金钱味道的房间的落地窗上。

他抚摸着那窗户玻璃,如同他身上这肮脏的皮囊下的冰冷毫无温度的血液。

“早知道这样,当时我就应该杀了你。”

“你不会。”

“啧,虽然你让我真的很不爽,但我想我们可以做个交易。”

“……”

“干掉教堂如何,我们都有同样的敌人,不如就这样——成为共犯。”

绿发青年在月下向柒伸出手,柒沉默后拉住。

【I will be your accomplice, then they leave a grand event】


小鑫游戏解说
迷你世界奥特曼:杰克奥特曼与刺客五六七魔刀千刃.mp4
迷你世界奥特曼:杰克奥特曼与刺客五六七魔刀千刃.mp4
maybe
镜面真的太难了 ps原图来自红...

镜面真的太难了

ps原图来自红烨

镜面真的太难了

ps原图来自红烨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