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刺客信条大革命

12176浏览    657参与
ㅤ

最美的记忆,也是最大的遗憾。

最美的记忆,也是最大的遗憾。

ㅤ

我菜是菜了点,可是我帅啊【亚诺·多里安小声BB】

我菜是菜了点,可是我帅啊【亚诺·多里安小声BB】

上古掌管撬棍的神

放点摸鱼爬了……- =͟͟͞͞ =͟͟͞͞ ヘ( ´Д`)ノ有参考,p3轻微拿诺拿

放点摸鱼爬了……- =͟͟͞͞ =͟͟͞͞ ヘ( ´Д`)ノ有参考,p3轻微拿诺拿

月中鸣

一点正史拿诺糖

最近在写一篇史向的拿诺,于是去考据了巴黎的旺多姆圆柱,有了大发现,某种程度上就是拿诺官糖了(戴起cp滤镜)

[图片]

旺多姆广场的旺多姆圆柱是拿破仑为纪念奥斯特里茨战役建起的,其中经过几次被推倒重铸,形象也发生过变化。最后一次重建是在1871年后,形象恢复了最初的那一版。

[图片]

[图片]

拿破仑身着古罗马服饰,头戴桂冠,上身是一件短袖式的丘尼卡,外面是一件长斗篷叫佩奴拉,左手提着一把剑,右手托着一个地球,上面立着一座女神像。

[图片]

女神头戴月桂环,背后有一对翅膀,右手握着棕榈条,左手举橄榄环。查完她的身份后我掐s育碧的心都有了。

她是胜利女神Victoria(罗马神话)...

最近在写一篇史向的拿诺,于是去考据了巴黎的旺多姆圆柱,有了大发现,某种程度上就是拿诺官糖了(戴起cp滤镜)

旺多姆广场的旺多姆圆柱是拿破仑为纪念奥斯特里茨战役建起的,其中经过几次被推倒重铸,形象也发生过变化。最后一次重建是在1871年后,形象恢复了最初的那一版。

拿破仑身着古罗马服饰,头戴桂冠,上身是一件短袖式的丘尼卡,外面是一件长斗篷叫佩奴拉,左手提着一把剑,右手托着一个地球,上面立着一座女神像。

女神头戴月桂环,背后有一对翅膀,右手握着棕榈条,左手举橄榄环。查完她的身份后我掐s育碧的心都有了。

她是胜利女神Victoria(罗马神话)在希腊神话里叫Nike(就是那个耐克)。更加震撼我妈的是Victoria是多里安(Dorian)人,是一个古老的民族。

然后大家可以想一想,Arno的中间名叫Victor,姓氏是Dorian,如果育碧不是在用胜利女神给亚诺起名我直播吃电脑(不是)

再想想,Arno是古日耳曼语里的鹰,拿破仑曾经想用狮子作为军【】旗的图案,后来又改了鹰。可以说这俩人的联系已经是千丝万缕了。这个名字分明是和ACU的后续剧情有关联的但是育碧它坑!掉!了!

育碧你把三部曲给我吐出来!!!

总之,我cp是真的,亚诺你是波拿巴的胜利女神!(考)

幻想的小径-塞纳河义务生态保护小队成员

2张非常适合梦女的图


露营, 亚诺:“要来坐我身边吗”,挤一个帐篷


2张非常适合梦女的图


露营, 亚诺:“要来坐我身边吗”,挤一个帐篷


幻想的小径-塞纳河义务生态保护小队成员

刺客信条.大革命:亚诺.多利安大师的一次约会(1795年4月5日)


和朋友一起做的亚诺X艾利斯的玻璃糖,邀请大家一起食用

刺客信条.大革命:亚诺.多利安大师的一次约会(1795年4月5日)


和朋友一起做的亚诺X艾利斯的玻璃糖,邀请大家一起食用

上古掌管撬棍的神
通关这么久来交党费惹!!!!!...

通关这么久来交党费惹!!!!!!!✧*。٩(ˊᗜˋ*)و✧*。艾莉丝真的是聪明帅气又漂亮呀!!!!!!!!!!!!

通关这么久来交党费惹!!!!!!!✧*。٩(ˊᗜˋ*)و✧*。艾莉丝真的是聪明帅气又漂亮呀!!!!!!!!!!!!

PW花生
放假回家了,继续画塔罗牌系列...

放假回家了,继续画塔罗牌系列


恋人 亚诺和埃莉丝

放假回家了,继续画塔罗牌系列


恋人 亚诺和埃莉丝

小千🏳️‍🌈
吃鱼鱼的艾莉喵❤️ 其实原来不...

吃鱼鱼的艾莉喵❤️

其实原来不是鱼鱼

因为发不出来才强行改成了鱼鱼👀

吃鱼鱼的艾莉喵❤️

其实原来不是鱼鱼

因为发不出来才强行改成了鱼鱼👀

月中鸣

【刺客信条/ACU】昔往稚年(NAN无差)

送给@iyzlime 的儿童节礼物

是一个两人童年有过一面之缘的if,因为拿破仑的老爹在1777年当上了科西嘉的代表去过两次凡尔赛,所以有了这个脑洞。

祝大家六一快乐


坐在窗边的人用手支着脑袋,眼睛半睁着看向窗外,明媚耀眼的阳光穿过干净透亮玻璃,在男人柔软的浅棕色头发上镀上一层温暖的金色。男人像只猫儿一样享受着初春的暖阳,暖意从肩头晕开,一直蔓延到他微凉的指尖。这是巴黎一年中最好的季节,他少有机会能像此刻享受温暖和宁静。

瓷器碰在桌面上的响声将他唤醒,男人睁开眼,灰蓝色的眼珠转动着,扭头看向没有被阳光照到的另一边:深棕色头发的男人坐在对面的绒布沙发上,将自己裹在阴......

送给@iyzlime 的儿童节礼物

是一个两人童年有过一面之缘的if,因为拿破仑的老爹在1777年当上了科西嘉的代表去过两次凡尔赛,所以有了这个脑洞。

祝大家六一快乐




坐在窗边的人用手支着脑袋,眼睛半睁着看向窗外,明媚耀眼的阳光穿过干净透亮玻璃,在男人柔软的浅棕色头发上镀上一层温暖的金色。男人像只猫儿一样享受着初春的暖阳,暖意从肩头晕开,一直蔓延到他微凉的指尖。这是巴黎一年中最好的季节,他少有机会能像此刻享受温暖和宁静。

瓷器碰在桌面上的响声将他唤醒,男人睁开眼,灰蓝色的眼珠转动着,扭头看向没有被阳光照到的另一边:深棕色头发的男人坐在对面的绒布沙发上,将自己裹在阴影里。桌上是他才端来的两杯咖啡,镀着金边的白色瓷杯和瓷盘在阳光下熠熠生辉;杯中腾起雾气,消散在二人头顶上方。

“你在看什么?”阴影中的人率先开了口。

拿破仑没有直接回答,伸手端起面前的咖啡呡上一口,然后正襟危坐看向他的友人。

“那个孩子。”拿破仑转头,将视线投向花园里的某处。

“孩子?”

亚诺眯起眼望向窗外,在楼下花园的石凳上看到一个年幼的孩子。花园里盛开着春天的花,争奇斗艳,花丛中蜂蝶飞舞,而那个正处在本该追赶蝴蝶的年纪的孩子安静地坐在那里,腿上摊开着一本旧书。

“你经常见那个孩子吗?”拿破仑问。

“那是女佣克莱尔夫人的孩子,不过我只见过他几次。那孩子太过腼腆,总是一个人躲在哪里玩耍看书。”

“你说他在读什么书?”

“童话?骑士小说?诗歌?我不清楚,我像他这么大的时候不爱读书。”亚诺耸耸肩。

刺客收回视线,疑惑地看着正在微笑的拿破仑。

“怎么了?”

“他让我想起了一些事情,这样的孩子很少见,尤其是男孩。”

“是啊,不过我曾经在凡尔赛见过一个这样安静的孩子,和我年龄相仿,那年我只有十岁。”亚诺的手抚上下巴,开始了回忆。在那时,他还是个不让人省心的调皮鬼,和艾莉丝在拉塞尔家的花园里追赶蝴蝶、捉迷藏,或是溜进厨房偷吃点心和布丁。


“亚诺,我要到凡尔赛宫一趟,你要和我一起吗?”

弗朗索瓦的声音从大门口传来,一辆漂亮的马车停在那里,下人已经将马车擦洗一新,弗朗索瓦一早要乘车到凡尔赛宫去参加会议。亚诺丢下手中的铁环,从树下跑来,仰头看着比自己高太多的养父和马车,回头看了一眼空空的庭院,用力点了点头。

“我不会离你太远,也希望你不要到处乱跑,会议结束时,我们在走廊见面,好吗?”弗朗索瓦揉了揉亚诺的脑袋,温和地说道。

“会的,先生。”亚诺点头。

亚诺看着怀表,计算着弗朗索瓦出来的时间,两个小时,对于活泼好动的孩子来说实在难熬。王宫里除了侍卫和仆从,亚诺没见到其他孩子,他希望艾莉丝也能来,至少此时此刻他不会这么无聊。可是艾莉丝总是比他忙碌,她要学太多东西,相比之下亚诺反而轻松许多。现在他有些后悔,富丽堂皇的宫殿未必比拉塞尔家的宅邸更有趣,至少他更熟悉那里,也没有在凡尔赛宫的糟糕回忆。

当亚诺被弗朗索瓦唤醒时,太阳已经升到了一天中的最高出,这一次他没有乱跑,并且很高兴在睁眼时看到弗朗索瓦的脸。一切如常,什么也没有发生。


“你小时候都读些什么书?”拿破仑托着下巴,手指捏着白色的瓷勺搅动着杯子里的咖啡,灰蓝色的眼睛盯着正在出神的亚诺,他有些好奇他回想到的是什么场景。

“除了上课需要用到的课本,我几乎不会读其他书,有时会跟着艾莉丝一起读故事,但是我们都觉得书里的东西太幼稚。你看起来是那种小时候很爱读书的孩子,你一定读得比我更多。”

“是的,小说、哲学、历史,我从小就爱读那些小孩子不喜欢的东西。”

“我小时候可闲不住。”亚诺笑了起来。


“弗朗索瓦先生请留步。”

身后,一个深灰色头发的中年男人匆匆赶来,在二人面前停了下来。男人上下打量了一番弗朗索瓦身边的亚诺,而年幼的孩子只是下意识地抓紧了养父的手。

他们快速地交换了一个眼神,然后弗朗索瓦俯下身去,一只手握住亚诺单薄的肩膀。

“我要和这位先生谈论一些事情,你可以到花园里去玩一会儿,不会很久的,结束后我会去叫你。”

“好吧,先生。”

亚诺犹豫地放开了弗朗索瓦的手,在养父的注视下跑向凡尔赛宫的花园。花园里的水池中养着许多白色和黑色的天鹅,亚诺想去看看那些长脖子的鸟儿,春天到了,它们是否添了新成员?

亚诺沿着将花园分割成对称两份的道路向水池的方向走去,步道两边是被园丁精心打理过的灌木,种在灌木后面的鲜花开得正艳,他左顾右盼,看着满园的鲜花和树木,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了花园中央的喷泉。茂密的树丛后面传来女人的嬉笑声,喷泉通往水池的林荫道后方不时闪过孩子奔跑的身影,亚诺感到有些累,索性坐在喷泉边上向树林里张望。

亚诺在一棵高大的栗子树下发现了一个男孩,穿着不是那么考究,与凡尔赛宫里的贵族们显得格格不入。他只是安静地坐在那里,手里捧着一本厚厚的书。

“你为什么不和他们一起玩呢?”亚诺走过去,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男孩疑惑地抬起头,亚诺在哪张瘦小的脸上看到了一双灰蓝色的眼睛,阳光从树叶的缝隙中投下斑驳的光影,明亮的光斑浮动在男孩浅棕色的头发和苍白的脸颊上。男孩只是合上书,一言不发地望着眼前衣着体面的贵族孩子。

“你在看什么书?”

男孩依然沉默不语,用手轻抚着书的封面。亚诺依稀辨别出几个字母,却无法将它拼成完整的单词。坐在树下的男孩似乎因为他的到来打扰了自己的阅读而感到不悦,男孩纤细的眉毛微微皱起,却还是一言不发。

“亚诺!”

远处传来弗朗索瓦的呼唤声,亚诺猛地转过头,看到养父正在花园的入口处向他挥手。

“这就来!弗朗索瓦先生。”亚诺大声应道,然后扭头看向树下的孩子。

“再见,我要走了!”

他将这段短暂的偶遇抛之脑后,放弃了问他更多的问题,男孩拒绝和他说话,也许他只是心情不好。亚诺迈开步子,向弗朗索瓦所在的地方奔去,衣摆在身后飘动,和煦的春风吹拂着脸颊。他想回家了,因为在午餐时间,他可以和艾莉丝坐在一起。

男孩目送着他跑远,然后低下头,再一次打开了手里的书。


“我九岁的时候就在读卢梭的书,他对我的思想有很大的影响。”

“你九岁是哪一年?啊对,1778年。说起来,我也是在那年遇到的那个孩子,在凡尔赛宫的花园里,当时他的手里有一本很厚的书,我没看清楚书名,如今想来他当时手里拿的应该是一本……”

“《新爱洛伊斯》。”拿破仑答道。

耀眼的阳光让拿破仑脸上的笑容无处遁形,亚诺惊讶地睁大了眼睛,看着沐浴在阳光里的友人,也忍不住嘴角上扬。

他从未想过,当年那个随着父亲来到法国时还不会法语的孩子,现在就坐在自己面前。

君若雨
一些我流亚诺 哇哦!你们这帮小...

一些我流亚诺


哇哦!你们这帮小龙虾终于看到我了吗?

一些我流亚诺


哇哦!你们这帮小龙虾终于看到我了吗?

孤独飘雾

历时五天,在老妈的帮助下,我终于还原出了艾莉丝的礼服裙😭

历时五天,在老妈的帮助下,我终于还原出了艾莉丝的礼服裙😭

陵兮兮
摸了(摸了) 拿的套装没拿到但...

摸了(摸了)

拿的套装没拿到但是先画一下解解馋(

5.24补档!我拿到了!!!!耶!!!

摸了(摸了)

拿的套装没拿到但是先画一下解解馋(

5.24补档!我拿到了!!!!耶!!!

N7698L
各位夏日之门快乐啊!∠( ᐛ...

各位夏日之门快乐啊!∠( ᐛ 」∠)_

是两个我很喜欢的故事线的交汇!

真的很想带法国小情侣去洛林看看呐……总觉得他们一定会喜欢的

(可不是嘛这书屋多是一个上蹿下跳做free-run的好地方(啥

我们这边今天的日出颜色很淡诶......

各位夏日之门快乐啊!∠( ᐛ 」∠)_

是两个我很喜欢的故事线的交汇!

真的很想带法国小情侣去洛林看看呐……总觉得他们一定会喜欢的

(可不是嘛这书屋多是一个上蹿下跳做free-run的好地方(啥

我们这边今天的日出颜色很淡诶......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