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刺客信条奥德赛

90656浏览    916参与
小丑卡片
我的二周目结束啦,摸一发纪念...

我的二周目结束啦,摸一发纪念

本来以为布布冥界剧情会最让我觉得喂shi结果还是蕾拉现代剧情最恶心,毕博经历了那么多结果这剧情让我感觉育碧觉得她无足轻重似的……育碧后妈!

有个疑问:

如果在至乐之原的一命换一命任务中用祖父换布布或福伯了,之后冥界还会有他们的任务剧情吗?


我的二周目结束啦,摸一发纪念

本来以为布布冥界剧情会最让我觉得喂shi结果还是蕾拉现代剧情最恶心,毕博经历了那么多结果这剧情让我感觉育碧觉得她无足轻重似的……育碧后妈!

有个疑问:

如果在至乐之原的一命换一命任务中用祖父换布布或福伯了,之后冥界还会有他们的任务剧情吗?


Norma
那块被美杜莎诅咒石化的贫瘠之地...

那块被美杜莎诅咒石化的贫瘠之地,终因为爱而留下了最富有生机的一抹鲜红。

那块被美杜莎诅咒石化的贫瘠之地,终因为爱而留下了最富有生机的一抹鲜红。

I唔

一点短的【上】(cp是卡珊德拉X阿斯帕西娅)

一时兴起……

最近欧洲中世纪电影看多了,老是梦见国王的漂亮情人是敌国间谍

背景架空

——

        这个国家已经到了末路,它像是沙漠中心迷失的行人。饥饿与绝望在蔓延,国王并不是没有感受到。他只是无能罢了。在最初的挣扎过后,他彻底放弃了这件并不适合他做的事,放手扔给了几位大公。

        在这样的日子里,有位可爱的姑娘受到了国王的关注。她是从远方来到这里的旅人,带着异国的芬芳和受神所青睐的美貌。“那她一定是爱神的化身了”,王座上的国王这样想着。在此,一定不...

一时兴起……

最近欧洲中世纪电影看多了,老是梦见国王的漂亮情人是敌国间谍

背景架空

——

        这个国家已经到了末路,它像是沙漠中心迷失的行人。饥饿与绝望在蔓延,国王并不是没有感受到。他只是无能罢了。在最初的挣扎过后,他彻底放弃了这件并不适合他做的事,放手扔给了几位大公。

        在这样的日子里,有位可爱的姑娘受到了国王的关注。她是从远方来到这里的旅人,带着异国的芬芳和受神所青睐的美貌。“那她一定是爱神的化身了”,王座上的国王这样想着。在此,一定不会有人能将眼神从这样的美人身上移开。

       “对阿斯帕西娅来说,成为这样一个国王的情人,实在不是一件困难的事。”跪在一旁的卡珊德拉漫不经心地想着。像卡珊德拉这样的骑士,不是这样的国家能够培养出来的,当然,它的邻居也不行。她只为她身旁这位危险的情人服务。

         阿斯帕西娅是有备而来。想要进入国王的视线,她需要些途径。这种途径,并不是她背后那群高高在上的邻国贵族能够提供的。

        几个月前,军务大臣德里斯收到了威胁信。这对德里斯来说,并不是一件奇怪的事。毕竟在这样的地位上,他的政治对手和老仇人实在不少。不过他依然增加了身边士兵的数量,暗中将部分兵队调遣到城中。可奇怪的是,几天之后,德里斯的老对手——贵族议员波尔竟然被人刺死在家中。这对德里斯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他的威信受到了质疑。贵族议院里有不少波尔的支持者,他们明显因为波尔的死开始骚动。谁能想到德里斯因为一封威胁信就暗中调兵除掉了老对手呢?就连德里斯自己也没想到。国王并不想管这些事,谋杀?只要不是刺杀他,又有什么关系呢,可是贵族议院每天都在要求调查真相,严惩凶手,大有不达目的不罢休的趋势。

        卡珊德拉静静地坐在火堆边,火光映衬着她冰冷的刀刃,显得是那样地寂静。阿斯帕西娅不知是什么时候来的。“只要她想,她总有不声不响的本事。”卡珊德拉想。直到阿斯帕西娅握住了骑士的那只正在擦拭短剑的手。她并没有花什么力气,骑士却停下了擦拭的动作,转过头来注视着她。而那不过是轻轻地一个问候,问候她的骑士是否安好。如果阿斯帕西娅愿意,她可以在一瞬之间想出千万句关心的句子。她的语言是拥有魔力的,卡珊德拉对此毫不怀疑。

        “德里斯不是个镇静聪明的人,他很快会去找国王,那群贵族不会放过他的。你怎么确定国王不会放弃他呢?”

        “不会的”阿斯帕西娅看着骑士的眼睛,缓缓地松开了手,认真道“因为我们会为他提供解决方法”

        卡珊德拉笑了起来,那是个能打破严肃氛围的笑容。阿斯帕西娅看向她的眼神像是活了过来,她温柔地捧着卡珊德拉的脸,轻轻地吻了吻骑士的额头。

        就在德里斯陷入那样进退两难的局面中时,仁慈的主似乎听见了他的祷告,为他送上了解渴的甘泉。

        “大人……”

        德里斯看着对面那位容貌昳丽的女士,本不聪明脑袋一时间也好像被施了什么法术,完全失去了思考能力。但好在他还记得自己是在干什么,命总比美人重要。

         阿斯帕西娅装作毫无察觉地继续笑着说了一句“钱能通神”,她笑得温和又随意,就像某些贵妇无事时饲养的猫在暖阳下伸了个懒腰似的寻常。

        “若是不了解她的人,怕是就这一下也要被她骗得团团转了。”卡珊德拉躲在阴影里,看着阿斯帕西娅糊弄那位年过半百位高权重的大臣,心里冷不丁想到,“这算不算哄骗中老年人呢。”

        好在德里斯也不至于愚蠢到无可救药,只见他三步并作两步,迅速靠近了这位美貌的异域女士。

         “您有什么要求?”   

         “我这点要求对大人来说不难,甚至能为大人省下一大笔钱财……”阿斯帕西娅没有继续说下去,虽然省了一笔钱财,德里斯却会被她绑上贼船,变成她未来的一个工具,不过这也不是德里斯自己能够选择的,所以也没必要告诉他了。

        就这样,德里斯高高兴兴地花了一笔钱抚平了骚动的贵族们,转头又找借口向贫民征收了一笔税款。说是征收,实际上与抢劫也无异,不过是有官名的强盗罢了。阿斯帕西娅也被德里斯献给国王,当做买通国王的手段。

        无论是德里斯,贵族们,国王,还是心怀不轨的异乡人,此时都获得了满足,国家因此又显得和谐了起来。

       若论行事作风,卡珊德拉与世上大多数骑士没什么不同,酒馆打架,拦路打劫,拿钱杀人这些没少做。不过还是有些许不同的,就比如卡珊德拉是个女的,也比如她还没有什么贵族头衔,只是个厉害的雇佣兵自称骑士。

        也怪那些志趣娱人的故事,让那些年轻的贵族小孩儿们总以为骑士是多厉害的英雄。卡珊德拉小时候也这么想过,所以在遇到阿斯帕西娅的时候她成为了对方的专属骑士。其实感情这东西很没有道理的,卡珊德拉想。

        国王在十几年的执政岁月里,有过一位邻国王妃,也有过几位贵族情人。但他还是不免被眼前的美人迷住了眼睛。

        她身上带着一种淡淡的幽香,“那是其他王宫里女人没有的”国王想。他的注意力全赖在她这儿了。

        所有人都明白这位美人成功了,她成功地用她那来自异乡的可以诱神的美貌勾引了一位并不精明的国王,背后还站着一位军务大臣。大家都觉得国王没救了,虽说往日这位国王也没什么作为,但那时大家尚且担心国王若是哪一日发疯又要拿回执政权,这时倒是一点也不担心了。

        有这样一位情人,谁都会沉沦在她的美貌之下,恨不得天天与她腻在一起逍遥快活。且不说国王,军务大臣能送上这样的一位美人也着实舍得了。哪怕是从皇宫出来的时候,他也能听见周围悄悄议论的声音,不是说他这次如何如何下了血本,就是说他恐是年纪大了不是某些方面不行就是老糊涂了之类的。

         天知道他占了多大的便宜!

         他心里暗暗得意,连走路也轻快了不少,浑然不似前些日子被贵族们喊打喊杀时的模样了。

        在那平淡的一天,国王就像几个月来一直做的那样。坐在阿斯帕西娅的床头,轻轻地吻了吻对方的鬓角,阿斯帕西娅微笑地注视着他,她没有回应国王的吻,也没有说话,那双灵动的眼睛里映着国王的面庞。“称得他十分苍白”卡珊德拉补充。国王不知道有人敢在他的宫殿里想这样大逆不道的东西,如果他知道了,定要找到主教先生来场消灭异教徒的神圣活动。可惜他不知道,就这样带着他残余的价值离开了。

        “他走了?”

         阿斯帕西娅坐在床上,刚披上衣服,转头就看见门被推开,卡珊德拉站在房门口。她说的话明明是一个问句,却是带着陈述的语气。

        “就好像她一贯用来掩饰尴尬的话语。”卡珊德拉双手抱胸,倚在门边,看着还没能穿戴整齐的阿斯帕西娅,金棕色的眼眸中隐隐带着一种她自己都未能察觉的审视感。她一时间没有回话。

        阿斯帕西娅看卡珊德拉愣在那儿,没有继续整理她繁复的衣冠,随便找了块大毛毯披上就从床上快速走到门边。一把抓住卡珊德拉的手,用力一拉,把她从门口拉进了房间,顺势就把房门带上了。阿斯帕西娅一直把她拉到那张大床边,才松开来。卡珊德拉没反抗,任由阿斯帕西娅行动,甚至颇有惯着她的意思,否则卡珊德拉要是想在那儿,哪有人拉得动她呢。

        阿斯帕西娅冲她眨了眨眼睛,看起来很是可爱,如果她能忽略对方在她腰上乱来的手的话。雇佣兵刚刚握住那两只胡来的手,就被对方在腰间用劲一带,瞬间失衡,打乱了她的阵脚。这一切的始作俑者被她压在身下,正带着调皮的笑容看着她。于是她只好装作恶狠狠的模样吻上对方上扬的嘴角,好让这位恶作剧大师收敛一点。

‌        阿斯帕西娅完全沉浸在骑士的吻当中,几个月来总是很忙碌,“等过了这段时间……”她想“等过了这段时间……一切就该尘埃落定了……”她这样精明的间谍,不会错过别人的表现出的一点细节,更别提对方还是她尤为喜爱的骑士小姐。

         ……ghs的部分就省略了吧,反正去掉也没关系。

         “呼……事情都准备好了吧。”

          阿斯帕西娅躺在床上,眯着眼睛。问完,还伸了个懒腰。卡珊德拉坐她旁边温柔地看着她,觉得她这下倒更像一只懒洋洋的猫了。

           “就等你了。”卡珊德拉一边说,一边慢慢地用手整理着阿斯帕西娅脸上的碎发,将它们轻轻拨开。本来靠在她腰腹的脑袋又蹭了蹭她。卡珊德拉凭借着她过人的听力,听见了这其中藏着的一声微弱的“嗯”。


——————


大概还要写一章?


Ashley-青籽土豆

烟 中 恶 鬼


卡姐,卡妹,卡姐妹妹

烟 中 恶 鬼


卡姐,卡妹,卡姐妹妹

Ashley-青籽土豆

整理了一下结婚照

游戏文件里太好找了

我氪金的套装还不止这些,除了地狱套和斯芬克斯我莫得,我还氪了狄俄倪索斯,神谕者,赫拉克利斯,伊卡洛斯

整理了一下结婚照

游戏文件里太好找了

我氪金的套装还不止这些,除了地狱套和斯芬克斯我莫得,我还氪了狄俄倪索斯,神谕者,赫拉克利斯,伊卡洛斯

秦阡邪

我永远爱奥德赛!!!【大声】

我永远爱奥德赛!!!【大声】

京极明

【Odyssey姐弟 Kassandra/Alexios】摸鱼集锦

1、

当Alexios还是Deimos时,一应事务均有专人照管。室内袍熏香洗熨后捏出精美的褶皱,才能披到他的身上。肩扣今天是黑曜石,明天是蓝宝石,整个爱琴海的珍贵矿石随他心情挑选。金甲金靴时时上油擦洗,光可鉴人……不过最麻烦的还是他的头发,从头顶开始编成十二股,挽成一只髻,其余碎发在后脑散作无数条小辫,每条缀入一颗浑圆的金珠,这项工作要三个巧手细心的奴隶同时来完成,而他只需要坐在躺椅上喝葡萄汁就行了。

现在嘛……

Alexios阴沉地对着一头乱发的自己,一拳将镜子击碎。

闻声而来的Kassandra痛惜不已。“马拉卡!我的镜子,纯铜啊!价值三百德拉克马!”

“别废话了,我赔给你。”Alexios...

1、

当Alexios还是Deimos时,一应事务均有专人照管。室内袍熏香洗熨后捏出精美的褶皱,才能披到他的身上。肩扣今天是黑曜石,明天是蓝宝石,整个爱琴海的珍贵矿石随他心情挑选。金甲金靴时时上油擦洗,光可鉴人……不过最麻烦的还是他的头发,从头顶开始编成十二股,挽成一只髻,其余碎发在后脑散作无数条小辫,每条缀入一颗浑圆的金珠,这项工作要三个巧手细心的奴隶同时来完成,而他只需要坐在躺椅上喝葡萄汁就行了。

现在嘛……

Alexios阴沉地对着一头乱发的自己,一拳将镜子击碎。

闻声而来的Kassandra痛惜不已。“马拉卡!我的镜子,纯铜啊!价值三百德拉克马!”

“别废话了,我赔给你。”Alexios真看不惯她那吝啬鬼的样子。

Kassandra不认同地撇撇嘴。在她看来,家庭是一个财富共享的单位,她的东西全部属于她弟弟,同样,她弟弟的东西也全部属于她。Alexios的赔偿,不过是钱从她的左口袋转移到右口袋罢了。

νέος θεός(年轻的神)!今天又因为什么事情发脾气了?”

Alexios不回答,不过眼尖心慧的Kassandra已经猜了出来。

“来,让我试试。”

“你行吗?”Alexios怀疑地看着姐姐自己那根用皮绳固定的简单麻花辫。

“再不行也比你强吧!”Kassandra不客气地接手了他的头发。

她离得很近,半个身体都俯贴过来。她的动作粗鲁而笨拙,和女奴柔弱无骨的手指根本没法儿比,时不时会把Alexios扯得“嘶”地呼痛,小声咒骂。但他老老实实地坐着,姐姐编着编着,哼起了歌,手指敏捷地在他油亮浓密的头发里钻来钻去,指腹偶尔亲昵地捏捏他的头皮。这和被奴隶伺候完全是不一样的体验,更像是一只年纪大的猴儿给一只年纪小的猴儿抓虱子。

“好啦,来看看满不满意!”Kassandra拿出一把新镜子,告诫道:“不满意也不许摔。”

Alexios看到镜中的自己。半头梳着和他姐姐一样的麻花辫——Kassandra还好心地给他串了两颗金珠——半头披散下来。称不上多好看,但看起来也精精神神的。

“还凑合吧。”他嘟囔着说。


2、

当他们路过优卑亚时上陆补充物资,每个人都被分配了采购任务,除了Alexios——Barnabas不敢命令他(没有什么人胆敢命令他)。他无所事事地在集市上闲逛,摊贩走卒们见到这么个阴沉的大块头,忙不迭地退避三舍。

Kassandra从远处走过来,把弟弟叫到港口。

“不要命令我。”他不高兴地说,“再说,是你们叫我自己随便走走的。”

Kassandra举起双手。每个降低攻击性的动作都能改善Alexios的心情。“行行好,你把人们吓坏了。”

“因为我体貌如天神。海格力斯走在街上时,他们也会那样。”

她纵声大笑,Alexios不是在自吹自擂,他是认真的。他认真地觉得自己无可比拟,而他确实无可比拟,这就让事情加倍有趣。

“来吧,港口的织布人托我给阿基里斯神殿的祭司捎送裹布,我们一起去。”

“那钱就要平分。”

Kassandra很讶异,他这么快就把佣兵的习气学了十成十。她忽然明白,弟弟正以自己为模板,学习“做人”。

阿基里斯的铜像持矛与盾,高大地耸立在山崖之边。只有他这样举世无双的武者才配用珍贵的铜做雕像。火盆里燃烧着永续的香膏,本该堆满鲜花的祭坛底部代之以水果。

“Kassandra!”一个苍老的声音在神殿外呼唤她。

Kassandra回头。是退休的优卑亚执政官。他摘掉那顶橄榄叶冠后,显得加倍苍老,脸庞像松树皮一样。Alexios的眉眼距缩小了,他永远惊奇人会衰老。

“问候你。”Kassandra举起一只手。

“我是来拜祭老朋友的。”

“让我跟你一起去吧。”Kassandra说道。Alexios敏感地察觉她的情绪变得低落。

“我不去。”Alexios在她问之前抢答道。

Kassandra这才想起介绍他。“这是我弟弟,Alexios。”

老执政官说:“看来你成功劝回了你的弟弟。”

她说:“有些时候好事确实也发生。”Alexios对他们旁若无人地谈论自己感到不满。


他盘腿坐在阿基里斯的神像脚下吃苹果,过了很久Kassandra才回来。他问:“你去给谁上坟了?”

Kassandra接过他的苹果核扔掉。“以前我经过这座岛,一位弟弟托我去查证当地的黑帮头目,查出那是他失散多年的哥哥。他要去劝哥哥回心转意,我答应了,结果害死了他。”

Alexios尖刻地笑了起来,他的共情能力仍然很差。那是毫无欢乐的笑声。“苹果烂到芯里,表皮看起来还是完好的,但已经没救了。”

Kassandra转过头,严肃地看他。“不要那么说。Alexios,人不是水果。”

她说:“有时候,一个小小的念头就会让事情整个不同。如果当初我有分毫迟疑,今天我们就不会站在这里。”

“对啊,你会死在那座山崖上。”

她并没有纠正他“死的人会是你”,因为谁也不会死。

她重重地捏了一下弟弟的肩膀,大踏步离去。



3、

Kassandra静悄悄地摸进弟弟的房间。她已练就身着重甲脚下无痕的本事,当她愿意时,即使是敏锐如鹰的Alexios,也别想发现她。

“睡不着吧。”她坐在床边。他吓得跳了起来,一把刀横在Kassandra的脖子边。她轻轻拨开。“你这些天一直黑眼圈。我知道,刚离开陆地的感觉很不好受,即使海面最平静的时候,船也永远在摇。”

“我没有睡不着,我只是不想睡。”Alexios睁眼说瞎话。月亮穿过小木窗照射进来,海面上洒着盈盈的清光,在那银白月光的辉映下,他狰狞的表情也变得柔和而愁苦。

Kassandra张开手拥抱Alexios,他一开始像条被抓到砧板上的鱼一样拼命挣扎,用刀鞘去推姐姐的肩膀,咒骂着他平生听过的所有脏话。然而Kassandra的双臂像铁条一样焊在他身体两侧,口中喃喃说着用来安抚野狗和雄狮的咒语,来自阿尔忒弥斯的咒语。月亮忽然藏进云层,天地大海落入一片黑暗,在黑暗中他宁静了。他抓着她的肩膀,小声地啜泣起来。她有一对乳房,像天下所有女人一样,像他不曾拥有过的母亲一样。

“如果你告诉我曾经我做过的事情是错的,我又做什么才能赎罪?每一个夜晚都是不眠之夜。我不能入眠。”

“嘘……嘘……亚力,我的小弟弟,所有人都犯过错。你只要好好活着,就能慢慢弥补它们。”

他说:“你对别人说过,有些事情不可挽回。”

Kassandra对他微笑。“我是偏心的。对你来说,事情永远可以挽回。”


“你不知道我第一次抱你的场景吧?”Kassandra问道。

“我怎么可能知道?”

“神器不会告诉你吗?”

“神器为什么会告诉我?”

“你不能老是用问题回答问题。”

“我就是这样,你不想和我说话就不要说。”

Kassandra并没有生气,她把从卡俄斯开天辟地到伯罗奔尼撒战争以来的全部耐心都给了她的家人,尤其是缺乏耐心的Alexios。她站起身来,把箱柜里所有的枕头和软垫都抓出来堆在床上,堆在Alexios身边。

“我好怕你会摔到,好怕你受伤。我把家里所有的垫子都拿了出来摆在你周围,然后才抱你。但妈妈还是说我的力气特别大,像要把你抱碎一样。”

Alexios突然不能那么确定自己不记得这件事了。因为在很小的时候,他在受到近乎虐待的训练、饱尝冷酷的痛苦后,总是把房间里所有的软垫都找出来,然后蜷缩在那其中,说不好是什么遥远的童年印象。那些柔软的垫子,像他姐姐的怀抱。当然,那只是最初。他不被允许享有哪怕这一点安慰。

Alexios抓起一只枕头掷向Kassandra,为了掩盖自己的动摇。

Kassandra惊讶地接住它。“怎么?你想玩枕头大战吗?”

“还给我。”

“那边还有很多,你给我这一只睡觉吧。”

“我就要你手里的。”

“如果我说不呢?你要去找妈妈吗?”她坏心眼地笑了起来。Alexios的脸色变得很不好,他的嘴角开始抽搐,那是他暴怒的前兆,他认为她在嘲讽他。

“我枕这只,你枕这个。”Kassandra像没有察觉到一样,将Alexios按倒在自己的膝盖上。

她哼起一首或许来自于腓尼基的古老摇篮曲,地中海附近的妈妈们总是会唱给自己襁褓中的婴儿。在Alexios的摇篮前,她也曾经唱过它。

帮助者,救助者,

帮助我,救助我。

保护者,强大者,

保护我,强大我……

涨大水,烧大火,

我如水,我如火……

她兴致勃勃地修补着破碎的家庭生活。有时候,Alexios以为她只是想付出爱罢了,她的爱太多,无论怎么挥霍,无论由谁挥霍。

但今晚,垫子太柔软,Kassandra太温暖,他只想好好睡一觉。


「LoAh」

DLC第一章剧情挺憨憨的…但是给的新裙子好啊,猛男的裙子是玩这游戏第一动力💪🏻

DLC第一章剧情挺憨憨的…但是给的新裙子好啊,猛男的裙子是玩这游戏第一动力💪🏻

Saffron0z0

2.2 Khoros

这真的是一场对决吗?布拉西达斯犹豫地举起自己了自己的长矛,靠在盾牌边缘堤防——再让他好好想上千百回刚刚发生的动作,说真的,他有还手的余地可言吗?
卡珊德拉猛扑向布拉西达斯左方,想要突破对方举着盾牌的防守,但这次他有所设防——起码比之前好些。布拉西达斯快速调整角度切断破口漏洞,右手挥矛想刺向她暴露出的颈脖——她立刻就躲开攻击了。
手忙脚乱的竞技仍火热持续,布拉西达斯不能像第一轮那般快就败下阵来。哪怕他最终可能还是会输掉这一局——这会让人们起疑的——所以这场对决必须打的真实有利,让大家心服口服,要不然就沦落为什么滑稽把戏了。到时候斯巴达人可才不买账,他们可能会觉得布拉西达斯根本就没认真打,或更糟糕的,...

这真的是一场对决吗?布拉西达斯犹豫地举起自己了自己的长矛,靠在盾牌边缘堤防——再让他好好想上千百回刚刚发生的动作,说真的,他有还手的余地可言吗?
卡珊德拉猛扑向布拉西达斯左方,想要突破对方举着盾牌的防守,但这次他有所设防——起码比之前好些。布拉西达斯快速调整角度切断破口漏洞,右手挥矛想刺向她暴露出的颈脖——她立刻就躲开攻击了。
手忙脚乱的竞技仍火热持续,布拉西达斯不能像第一轮那般快就败下阵来。哪怕他最终可能还是会输掉这一局——这会让人们起疑的——所以这场对决必须打的真实有利,让大家心服口服,要不然就沦落为什么滑稽把戏了。到时候斯巴达人可才不买账,他们可能会觉得布拉西达斯根本就没认真打,或更糟糕的,是不是卡珊德拉使了诈,那么这场愚蠢的争斗就偏离本意不能给她的名声带来什么好结果了。
好好想想啊布拉西达斯,他一边招架一边晕乎乎地给自己下令,既然上一次她的剑是从右边冲自己脖子攻过来的那么这一回……
布拉西达斯冲后方来了一手肘,这是个大胆的孤注一掷,但成了!他打中了对方!布拉西达斯心跳飞速,他抓紧这个间隙在最小的角度掉转矛头,往卡珊德拉下盘扫去。
但她反应得更快,甚至都没缩一下,只重心微调就敏捷躲过,矛尖堪堪挨着小腿擦过。
时不再来,布拉西达斯为此重心已摆的太低,姿势再张不开还失去平衡。他往后方调整盾牌以护住自己,稳住后立刻凶狠地反手冲她下巴来了一下。卡珊德拉侧过头避开,用那柄断矛挑杠开盾牌,像拳击手突破一记重拳般破开进攻。
布拉西达斯踉跄地往后退去,仓促拉开距离。这招架真的太可怕了——自己都已经直喘大气,每个动作都牵扯得肌肉疼痛,可卡珊德拉仍如止水,进攻姿态平稳地端着,呼吸几乎如常,他们之间对照鲜明。她只散乱了头发,表情略是惊讶,众神在上啊光是这姿势卡珊德拉就赢得毫无悬念了。
然后——还蛮好笑得,仿佛她才想来可以这么做——卡珊德拉一记勾腿冲他小腿扫过去,猛地来了一下让他失去平衡狠狠跌倒在地。布拉西达斯朝后倒去,后脑勺撞在沙地上,他听到自己闷哼着,嘴里全是铜锈味儿,气喘得像个破洞气球。
就凭这个,布拉西达斯躺在地上好平复呼吸,就凭这个,难怪卡珊德拉的敌人都只敢戴着面具,改名换姓地缩在暗处了。若和她一样胆敢走在阳光下他们必定无处遁形,更别说有所还击了。
这时渐近的脚步声让他回过神来,也让他的头疼开始起劲儿了。卡珊德拉站在他面前,正午阳光下他迎光看去只分辨出个模糊黑影,但马上她就蹲下来,还给他挡住了耀眼的日光,布拉西达斯现在能看到她的表情了。
蜜棕色的杏眼睁得很大,湿润而灵动,卡珊德拉眉头紧锁地看着他,嘴唇抿成一条线,一边脸颊微微凹陷着,她嘴里可能正紧张地磨着那块儿吧。
他还看到了害怕。
布拉西达斯感到一阵心疼,思绪混乱地想着卡珊德拉这是怎么了?难道她觉得那几个动作伤害到了自己了吗?不,不是这样地。而卡珊德拉伸手过来,邀请性地朝他张开手,这表明了她并不着急着要帮忙,那肯定是知道自己不会在这番决斗中受伤的。可这就只剩下一种可能了——
她腰弯得更低了,朝布拉西达斯更靠近了些——接受吧,请接受我的帮助吧——她的肢体语言带着震耳欲聋的悲伤。
布拉西达斯猛然明白了她的意思,她的渴求:
求求你不要怕,不要回避。
接受这帮助,告诉我这是真的,我是真的,已经太多人畏惧于我了……③
他突兀地伸手握住,就像卡珊德拉那么突然就递出橄榄枝。那一瞬间的担心,虽然没持续多久,却让他恍然大悟。他由着卡珊德拉把自己拉起来,他们双手紧握的时间有点太长了,随后人群朝这边涌来,她的温度很快撤去,那瞬间的惶恐除了布拉西达斯无人知晓。
赛后当然会有些无聊的闲言碎语,叽喳着调侃布拉西达斯年龄渐长开始变得软弱无力,还有传言道卡法隆尼亚的水土环境是不是加了什么变异激素,但这都无关痛痒。待今晚将军们回家后就会和妻子们说些带着敬畏的醉后私语,孩子们会不顾宵禁兴奋地挥着短剑背着断矛去模仿他们新的传奇。
起码,卡珊德拉已经赢来小片民心。④


③Don't recoil. Don't shrink from me.
Touch me, please. Show me you still can, because enough people fear me, enough…
求求你不要怕,不要回避。
接受我吧,告诉我这是真的,我是真的,已经太多人畏惧于我了……
想了想还是不翻成中文了,不然我读着有点别扭,翻不出那种味道啊555
④One small piece of Sparta, at least, is won.



星期二考完月考我就暂时解放啦!一点存货都莫得了但过后应该就会很快好起来了吧?下星期更新完整的一整章,i promise!

枳棠棠

今日难过   花好长时间打传奇生物拿到的杖杖  就这么送人了(•̩̩̩̩_•̩̩̩̩)

(但是西装我好🉑  淦啊)

今日难过   花好长时间打传奇生物拿到的杖杖  就这么送人了(•̩̩̩̩_•̩̩̩̩)

(但是西装我好🉑  淦啊)

秦阡邪

终于画完了!!!就是布没画好【瘫】

终于画完了!!!就是布没画好【瘫】

Ashley-青籽土豆
神灭之刃x 大正时期,有一个带...

神灭之刃x

大正时期,有一个带着鹰的神秘猎鬼人,他是神一般的存在,所到之处恶鬼无处藏身无一幸存。据说他从不使用日轮刀,而是用一把会发光的断矛。

神灭之刃x

大正时期,有一个带着鹰的神秘猎鬼人,他是神一般的存在,所到之处恶鬼无处藏身无一幸存。据说他从不使用日轮刀,而是用一把会发光的断矛。

Saffron0z0

Chap2.1 Khoros

  随着卡珊德拉的到来,布拉西达斯的精神可谓夸张地快速恢复起来。不是说能和她一起合作或者聊上天什么的就带来这么大改变——诸神在上啊他们都那么忙——只是她的出现可给军事委员会带来了快能实体化的混乱。

  个中原因,至少是他认为的原因吧:卡珊德拉是个女人。尽管明面上城邦法律是拥抱性别平等的——斯巴达的新生儿不管性别为何,到底是要上战场的战士,故而大抵而言性别有差不会给两性地位带来什么大问题(起码在布拉西达斯游历了这么多地方,见过希腊大陆其他地区面对这类问题的状况后,他真的觉得斯巴达在这方面可优于他国太多了)不过当然,女人还是不能入读军校或主持政局,但她有权...

  随着卡珊德拉的到来,布拉西达斯的精神可谓夸张地快速恢复起来。不是说能和她一起合作或者聊上天什么的就带来这么大改变——诸神在上啊他们都那么忙——只是她的出现可给军事委员会带来了快能实体化的混乱。

  个中原因,至少是他认为的原因吧:卡珊德拉是个女人。尽管明面上城邦法律是拥抱性别平等的——斯巴达的新生儿不管性别为何,到底是要上战场的战士,故而大抵而言性别有差不会给两性地位带来什么大问题(起码在布拉西达斯游历了这么多地方,见过希腊大陆其他地区面对这类问题的状况后,他真的觉得斯巴达在这方面可优于他国太多了)不过当然,女人还是不能入读军校或主持政局,但她有权合法继承、支配自己的财产,在公众场合发言是正常事儿,而跑步和摔跤则则是必修项,她们也得和兄弟们一起参加投掷等武训:毕竟在男人们上战场时,女人就是保家卫国发展经济的留守者:女人不是附庸,只是男性之外的另一性别另一半。那些要否认女性地位的男人可不能算是真男人。

  眼下呢?法律到底是版上划痕,卡珊德拉到了委员会要一同参与策划时照样被男人们扭捏地堤防排斥,她的建议不论好坏都被驳回,性别的楚河汉界让她的抗议变成困兽之斗。

“这真的离我想象中差别千万里了,”有一天他们恰巧在宫殿外碰上了,她抱怨着,“这可是养育出我妈妈,甚至她妈妈Queen Gorgo的城邦啊!一个能挥舞兵器冲锋陷阵的女人就这么稀奇,让那些秃子②难以置信吗??”

  但布拉西达斯还没来得及回应,就被一位长老催促着进去以免让两位王久等。他只好带着一肚子沮丧入殿觐见:如果就连一个宣称着男女平等的国家都这样对待卡珊德拉的话,那在外邦她还得忍受何等非议歧视呢?当她漫游于希腊,甚至远在埃维厄和麦加利斯时,过路人见到她除了会把她看作一具待征服的肉体还能看到什么内涵吗?布拉西达斯这么想着走到了王座前,两位王还在安静地讨论着什么。尽管他们背过身,但激烈的私语还是清晰可闻,希顿柔软的布料随着他们大幅度的肢体动作摆动着甩出折痕。鲍桑尼亚就如往常一样带着自认高等的气势抓住阿希达缪斯的肩膀,传达着敷衍的讯息:啊是的是的,我知道你在说什么老朋友,但是呢……

他耐心地背着手站好军姿等在一边,布拉西达斯非常确信,两位王的争论一会儿就又会变成他的烫手山芋了。

他们讨论着关于城邦被流放者该如何申请讨回公民身份的问题,最后终于转过来把问题困惑抛给自己,布拉西达斯差一点就要开口问他们说的是谁了,但很快就反应过来——哦对呀,她还是被取消了继承权的流亡者,现在浪子要归乡想拿回自己的身份权力——虽然这点要求布拉西达斯觉得还挺合理的(但当然他不会说出来)。那么这就是他的新任务了,很简单,只需和两位王说说话,告诉他们关于卡珊德拉这一路的经历,让两位比对①下好给出公正的判决——这公民身份到底该不该还给她。

  只是布拉西达斯有点好奇,两位王什么时候才能意识到截至现在就她为国家所做的一切,已经忠诚得没什么好挑剔的了。

~

另一边军事会最终还是邀请了卡珊德拉到军校演示实战。

  如此一来算是肯定了她在大战中做出的贡献,也是含蓄地想测试下她的能力。但卡珊德拉才不领这情,她穿着铮亮的铜护甲出现在格斗场,上头带着男性特征的粗糙雕刻不留情地分隔了她漂亮的颈部曲线,也盖起晒成古铜色,肌肉流畅的大腿。

  布拉西达斯自愿和她组成第一场的搭儿。不管她能不能赢下,单是能和斯巴达最受器重的战士比拼就足以两位王对她青眼有加。而且就他们在科林斯的短暂联手来看,布拉西达斯知道卡珊德拉打起来能有多猛。

  她很礼貌地等布拉西达斯摆好了姿势才抽出武器,身体微微下伏,重心压的比较低,前倾着——显然她更喜欢攻击而非防守对手。

  她的身子向前微倾姿势,调整出更小的暴露面,然后在对峙的挪动中平衡着以适应陌生的地形。他在贩夫的仓库时就注意到了,卡珊德拉的持剑很不寻常:直直地格挡在身前,手腕抬得很高几乎和肩膀齐平,而断矛背在身后触手可及的地方。

  要是还在仓库里的话,布拉西达斯真愿意干站着去欣赏她打斗姿势。这视觉盛宴相当悦目让人沉迷:耐心地安静蛰伏算计出惊人爆发力,她的肢体控制真的是完美,除却必要的动作,肌肉群一直在养精蓄锐。看着她从容又精准的姿态真的很难不分心,要是能停下来看着她那该多美妙。

  所以要等布拉西达斯反应过来可就为时太晚,那柄利刃已经抵上喉咙,温热的肉体和他腹背相贴。不自主的粗喘中带着诧异,身侧还有断矛松松地压着,就在肋骨之间,但他能感觉到铠甲的布料已经被挑破了。

  其他几个军官震惊得面面相觑,他们仿佛被厚重树脂卡住了喉头发不出声。

  但卡珊德拉只退后开来,第二轮即将开场。

①to draw the contexts and parallels they need to either give her arole in Spartan society, or reject her from it. 这个parallels和下文那句He wonders how long it will take them to realize that there are noparallels.我抓不准意思,,所以只取了比对之意并且对下文根据自己的理解意译了,还望指点

②秃子我加的,本来仅指军官,但我觉得骂骂咧咧的卡姐好可爱啊,这样情形也会和布布说malaka吧?

久等啦~这章有点长,所以截成两段让我六点存货把lol最近比较多事儿翻得很慢捏,不好意思啦。这章的标题,似乎比较难找,我闲下来时会再去请教下原作者姑娘看看这个到底啥意思,目前而言我知道这个是古希腊语舞蹈之意?因为他俩打架来着就想着翻成共舞,就再说吧


小丑卡片
摸 出于有些时候想要截帅图但是...

出于有些时候想要截帅图但是发现阿列在走光……

感觉有点憨。


出于有些时候想要截帅图但是发现阿列在走光……

感觉有点憨。


艾塞克斯斯基

『刺客信条奥德赛|Alexios』

我儿子真的太可爱了_(:з」∠)_ 


送给朋友的频。我太渣了剪得极其烂_(´ཀ`」 ∠)_想尽各种办法去遮挡ACOD的自带字幕,因为我真的不想通过放大镜头或者加黑边去字幕,害怕影响清晰度,不然不能好好欣赏儿砸啦。

他真的太可爱!

他真的太可爱!

他真的太可爱!

重要的事说三遍2333

B站👇🏻

Bilibili:你的老公小可爱Alexios 


『刺客信条奥德赛|Alexios』

我儿子真的太可爱了_(:з」∠)_ 


送给朋友的频。我太渣了剪得极其烂_(´ཀ`」 ∠)_想尽各种办法去遮挡ACOD的自带字幕,因为我真的不想通过放大镜头或者加黑边去字幕,害怕影响清晰度,不然不能好好欣赏儿砸啦。

他真的太可爱!

他真的太可爱!

他真的太可爱!

重要的事说三遍2333

B站👇🏻

Bilibili:你的老公小可爱Alexios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