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刺客信条英灵殿

47094浏览    885参与
木木木鱼

ACV

一些目光有神的西格德怼脸特写

——

只要不摆着他那显得既没头脑又不高兴的臭脸,他就是——

美——丽——超——凡——的【。

ACV

一些目光有神的西格德怼脸特写

——

只要不摆着他那显得既没头脑又不高兴的臭脸,他就是——

美——丽——超——凡——的【。

Seether
我流艾窝窝,顺便整了个没有毛毛...

我流艾窝窝,顺便整了个没有毛毛的春秋校服(?

看起来仍然不像有两百斤的样子,下回再接再厉

(收录本文集摸鱼皆为为同人文所作)

我流艾窝窝,顺便整了个没有毛毛的春秋校服(?

看起来仍然不像有两百斤的样子,下回再接再厉

(收录本文集摸鱼皆为为同人文所作)

Crimson丹sun

我诈尸了!(不

p2是速写挑战画的奇奇怪怪的东西

我诈尸了!(不

p2是速写挑战画的奇奇怪怪的东西

木木木鱼
ACV维京骨科 Eivor ♀...

ACV维京骨科

Eivor ♀ x Sigurd

智障哥哥傻了吧唧的先掐死再说

局部,完整的敷衍纹身套装(bushi)在别处【也没有很完整……

ACV维京骨科

Eivor ♀ x Sigurd

智障哥哥傻了吧唧的先掐死再说

局部,完整的敷衍纹身套装(bushi)在别处【也没有很完整……

木木木鱼

ACV:黑鸦村小剧场


妹妹去了趟苏格兰学到一句外语~

回家对着哥哥放洋屁炫耀一下~

当然结果就是哥哥受到了双倍的迫害

——

联动内容,但是学外语那个名场面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我就偷懒没再描一遍了【摆烂

P2是这个梗的来源,ღ( ´・ᴗ・` )比心

ACV:黑鸦村小剧场


妹妹去了趟苏格兰学到一句外语~

回家对着哥哥放洋屁炫耀一下~

当然结果就是哥哥受到了双倍的迫害

——

联动内容,但是学外语那个名场面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我就偷懒没再描一遍了【摆烂

P2是这个梗的来源,ღ( ´・ᴗ・` )比心

木木木鱼
刺客信条:英灵殿 佛恩伯格&m...

刺客信条:英灵殿

佛恩伯格·纸雕灯

——

从这里直到英灵殿,我会一直伴随在你身边的。永远。

——

选用了王子归乡的最后一幕

也没完全按佛恩伯格的场景道具样式做

于是峡湾更窄了【更容不下西格德啦😅

刺客信条:英灵殿

佛恩伯格·纸雕灯

——

从这里直到英灵殿,我会一直伴随在你身边的。永远。

——

选用了王子归乡的最后一幕

也没完全按佛恩伯格的场景道具样式做

于是峡湾更窄了【更容不下西格德啦😅

Earendil

【北欧神话考据】简单水一下波涛之下武器组和赫瑞德玛套装的来源

[图片]

澜是海神埃吉尔之妻,两人所生的女儿就是波涛。澜的名字在古斯堪的纳维亚语中意为掠夺或盗窃(单词“ransack”的词根),她也经常以生命收割者的形象出现。

埃达中提到澜的片段:

“洛基前去寻访海神澜,问她借到了她的渔网。然后他来到安德瓦拉湍流,在狗鱼出没之处张网待捕。那条狗鱼在水里往前一跃,恰好落入网中”

《雷金的歌谣》



不久之后他们听到风声呼啸,

长船在浪尖涛谷中迂回穿行。

科尔嘉的姐妹们对他们施虐,

就像礁岩同拍岸惊浪在较量。


海尔吉命令赶快放下大风帆,

这条海浪上的骏马正要转身。

海神艾吉尔令人可畏的女儿,

巨掌扇过来想要把战船掀翻。

就在这千钧一发...

澜是海神埃吉尔之妻,两人所生的女儿就是波涛。澜的名字在古斯堪的纳维亚语中意为掠夺或盗窃(单词“ransack”的词根),她也经常以生命收割者的形象出现。

埃达中提到澜的片段:

“洛基前去寻访海神澜,问她借到了她的渔网。然后他来到安德瓦拉湍流,在狗鱼出没之处张网待捕。那条狗鱼在水里往前一跃,恰好落入网中”

《雷金的歌谣》



不久之后他们听到风声呼啸,

长船在浪尖涛谷中迂回穿行。

科尔嘉的姐妹们对他们施虐,

就像礁岩同拍岸惊浪在较量。


海尔吉命令赶快放下大风帆,

这条海浪上的骏马正要转身。

海神艾吉尔令人可畏的女儿,

巨掌扇过来想要把战船掀翻。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生死关头,

战士们眼明手疾避开了巨浪。


骁勇善战的仙女西格隆恩,

在天上庇佑着他们和战船。

王室的海上猛兽突然转身,

掉棹转向格尼帕隆德而去,

终于挣脱海神伦恩(澜)的魔掌。

《海尔吉·匈丁斯巴纳的第一首谣曲》


阿特里说道:

“女妖魔你站在王子船队前面,

把你的身体挡住了港湾出口。

你企图把国王的勇士喂海神,

倘若长矛没有捅穿你的胸脯。”

《海尔吉·希奥尔瓦德松谣曲》,诗中的海神原文中就是澜。


赫瑞德玛这个角色出现在著名的屠龙者希古尔德故事线中。


雷德玛尔说道:

“你的赔偿并非厚爱馈赠,

根本没有丝毫诚心挚意。

我本当可轻易取你性命,

若是早点晓得你要诅咒。”


洛基说道:

“还有桩比这更坏的事情。

我相信我已经预见出来,

你家祸起萧墙骨肉相残。

有两个尚未出生的王子,在胎里已受到仇恨濡染。”


雷德玛尔说道:

“十足赤金我家里有的是,

只要我活着财富自会来。

你的恫吓我一点不害怕,

现在你滚回去离开此地。”

《雷金的歌谣》


“有两个尚未出生的王子,在胎里已受到仇恨濡染”,这就是赫瑞德玛的诅咒。

赫瑞德玛有三个儿子雷金,奥托和法夫尼尔。奥托经常将自己变成一只水獭,在溪流里去捕鱼。有次他刚巧捕获了一条鲑鱼,随后就在岸边憩息闭目养神。洛基、奥丁和霍尼尔碰到了变成水獭的奥托,洛基朝他扔了一块石头,把他砸死了。三位神明剥下了水獭的毛皮,又贸然在赫瑞德玛尔面前展示。赫瑞德玛当即为了儿子的死向他们索要赔偿。诸神将被侏儒恩德瓦尔诅咒的戒指交给他,宝藏刚落到赫瑞德玛尔手中,立刻招致了两个儿子的觊觎。法夫尼尔为了宝藏杀死父亲,变成了一条龙,整天守在财宝堆上,雷金也盘算着如何从他手中夺取黄金。


说完西古尔德拔出宝剑把雷根的脑袋砍了下来。随后他大啖一顿恶龙法弗纳尔的心脏。吃了龙心的一多半之后,他纵身跨上自己的骏马顺着恶龙留在地上的踪迹来到他的巢穴。洞府四门大开,进到里面一道道门全都敞开着,门框和梁柱都是精铁铸成。宝藏深埋在地下,西古尔德找到了不计其数的黄金,还有一柄名叫路特的宝剑,吓人的头盔,一袭黄金锁子甲和珍奇异宝。他把所有宝藏装进两口大木箱里,让格朗内宝马驮着,但是宝马却不肯挪动一步,直到西古尔德骑上马背,这才扬鬃奋蹄。

《伏尔松萨迦》


摩索尼尔只在北欧神话记录中出现过一次,他是奥丁和威力创造的第一批侏儒。

木木木鱼

ACV

蹭热度来点缺德梗图,P3原图

兄妹那张是不知道原梗的情况下改的

找到原梗后发现过于适合兄嫂甚至不用改字【诶嘿嘿

ACV

蹭热度来点缺德梗图,P3原图

兄妹那张是不知道原梗的情况下改的

找到原梗后发现过于适合兄嫂甚至不用改字【诶嘿嘿

WSS
被人表白时只有这俩选项怎么办(...

被人表白时只有这俩选项怎么办()

急,在线等()

被人表白时只有这俩选项怎么办()

急,在线等()

WSS

《凯尔希我们走》

今天玩英灵殿的时候偶然获得了山猫(猞猁)的坐骑皮肤然后突发奇想😏

《凯尔希我们走》

今天玩英灵殿的时候偶然获得了山猫(猞猁)的坐骑皮肤然后突发奇想😏

Ellen Snow

【刺客信条】约定(卡珊德拉 x 艾沃尔)

送给@联动爱好者 的文。咕咕了好久,终于写完了。


观前预警

①是联动的剧情后续。时间线为英灵殿结束,艾姐再次回到文兰。

②cp:卡姐x 艾姐

③人物可能ooc,请喷。

④祝大家阅读快乐。


——————

如果问斧子象征着什么?

八岁的艾沃尔可能会告诉你,它象征着生命,任何时候也绝不能放下手中的斧子。甚至它可以把你从狼爪下救下。

二十六岁的艾沃尔会说它象征着荣誉,那是一场梦的邂逅,更是一段无法割舍的情谊。

四十岁的艾沃尔则会淡淡露出一个微笑,并伸出食指放在唇上。那是一个不可说的约定。


艾沃尔·......

送给@联动爱好者 的文。咕咕了好久,终于写完了。


观前预警

①是联动的剧情后续。时间线为英灵殿结束,艾姐再次回到文兰。

②cp:卡姐x 艾姐

③人物可能ooc,请喷。

④祝大家阅读快乐。





——————

如果问斧子象征着什么?

八岁的艾沃尔可能会告诉你,它象征着生命,任何时候也绝不能放下手中的斧子。甚至它可以把你从狼爪下救下。

二十六岁的艾沃尔会说它象征着荣誉,那是一场梦的邂逅,更是一段无法割舍的情谊。

四十岁的艾沃尔则会淡淡露出一个微笑,并伸出食指放在唇上。那是一个不可说的约定。

 

 

艾沃尔·瓦林斯多蒂尔是谁啊?这是文兰当地人经常提出来的问题。每当有人问起这个,一些诺斯人都会贴心指引去问内莎。

“狼吻者艾沃尔,一个诺斯人,被别人誉为拥王者。她通过合纵连横在英格兰帮助诺斯人建立自己的王国,也书写了属于自己的萨迦。”诺斯人内莎热情地宣讲着。

此时一只黑色渡鸦从她的头顶略过,飞过崇山峻岭,穿过苍翠欲滴的树林,并落在一个金发女人的肩膀上,还淘气地啄了一下女人的头,这个人梳着浓密的金发,耳边印着维京人特有的纹身,清澈的蓝绿色眼睛如湖水一般,眼神中散发着无法阻挡的英气,脸上与脖子交界处的疤痕更显得她无与伦比非凡,她就是艾沃尔·瓦林斯多蒂尔。

艾沃尔静静地坐在湖边,墨绿色的斗篷与灌木融为一体,身边的索尔之斧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艾沃尔目光如炬,盯着湖面,手中紧握着钓鱼线。湖水清澈见底,一只鹈鹕会俯冲湖面上,叼起正要咬勾的鳕鱼就飞走了。其他受惊的鳕鱼一哄而散,四处逃亡。

“奥丁在上,今天您能不能让我钓到一条大鳕鱼了。”艾沃尔不满地收回鱼线,再次挂上鱼饵。丢进湖里。湖面瞬间荡漾起一圈圈的涟漪。接着又陷入平静,宛如镜面一样,艾沃尔紧紧地凝视着湖面。几条鳕鱼迅速地朝鱼饵奔去,艾沃尔勾起嘴角,就在准备要收勾的时候。内莎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艾沃尔!”

“内莎,发生什么事了?”艾沃尔摘下斗篷问道。

“是山洞……好像有几个强盗。”内莎由于奔跑导致气喘吁吁。

艾沃尔脸色瞬间凝重,收起鱼线,一把抓起斧子背在身后,一声口哨,灰色的骏马从远处飞驰而来,她一跃而起骑在马背上。“内莎,你先回去。注意安全。我去去就回。”

说完,她扯紧缰绳,朝着山洞方向疾驰而去。希宁也在她头顶跟随,穿越在熟悉的林间小路,一段往事也呈现出来

 

 

三年前,一封神秘信件和内莎的恳求让她一次登上了文兰这片土地。上一次来文兰还是她为了报仇,亲手将袖剑插入戈姆·科约特维森的心脏的时候。

庆幸的是大部分文兰人对她的到来依然还是那么友好。尽管语言不通,但发自内心的热情与真诚是藏不住的

内莎放下包裹。满脸写着焦虑。因为部分文兰人对诺斯产生了莫名的仇视,内莎形容道那些人个个面带鬼怪面具,身着河狸皮战裙,艾沃尔明白,在那封神秘的信件中已经被讲述了这里发生的事情。因此她告别了西格德和兰蒂夫,也告别了雷文斯索普,一路乘船南下。

艾沃尔什么也没说。她帮助内莎搬运剩下的包裹。然后走下船,劝退了试图跟着自己的内莎,独自一个人朝西面走去,多年以来,她依然保留着独自一人行动的特点。但只有一次是例外的,在斯凯岛上她邂逅了一位古怪的神器收集者,短暂的相处下两个人配合的相当默契,尽管那个人不怎么听她的命令。不过这些已经不重要了,她再也不会见到那个人了。

她开启奥丁之眼,寻找那个神秘人留下来的蛛丝马迹,淡蓝色印记指引着来到了黑溪的一处山洞。山洞洞口在奥丁之眼下金光闪闪,很明显那个人正是艾沃尔要寻找的。那个人感觉到身后有人到来,于是摘下斗篷,与兰蒂夫相似的麻花马尾辫发型映入眼帘。艾沃尔松了口气。这个神秘人就是那个神器收集者——卡珊德拉。

“好久不见,狼吻者。”

“好久不见,驯鹰人。”

简单的问候,但艾沃尔早已经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飞迎上前紧紧地拥抱了卡珊德拉。“没想到居然是你!”

卡珊德拉迟疑了一下,然后也僵硬地回抱了这个维京女战士。

“自从上次离别过去十年了。”艾沃尔松开后,就拉着卡珊德拉的手。“你可是一点也没有变啊。还是和当年一模一样。”

“十年了吗?”卡珊德拉有些恍惚,试图挣脱出手,但却被艾沃尔紧紧地握住不放。于是就放弃了,试图回握着,“我感觉就好像是昨天一样。”卡珊德拉思索着,目光直视着洞口。

艾沃尔心满意足地露出了笑容,然后直接搂着卡珊德拉的肩膀询问道。“这是什么地方。”

“是大神殿。”卡珊德拉看了看肩膀然后回复。

“是和上次斯凯岛上那个神殿一样嘛?”艾沃尔追问。

卡珊德拉摇了摇头,“阿勒忒娅没有说。”

“阿勒忒娅?”

“怎么了?”卡珊德拉歪过头察觉到艾沃尔的反应。

“没,就是觉得这个名字很奇怪。她是谁?”艾沃尔问道。

“阿勒忒娅在我们希腊神话中是真理之神。”卡珊德拉解释希腊神话。“真理指明前方的道路,却留下悲伤的前兆。”

“悲伤的前兆。”艾沃尔跟着重复了一遍。紧接着就是陷入沉寂。

“在我们维京神话中,”艾沃尔长叹一声。“女巨人安格尔伯达和洛基生了三个孩子,其中恶狼芬里尔带来诸神黄昏,因此安格尔伯达又被指是悲伤的前兆。”艾沃尔停顿了一下,她扭过头看着卡珊德拉,两个人目光对视着,艾沃尔继续讲。“神话毕竟是神话,他们不是现实,对吧?我们的命运掌控在我们自己手中。”

“命运……”卡珊德拉若有所思,微弱地摇了摇头,“如果一个人的命运和使命紧紧相连呢?”

艾沃尔不语,“那就要看看这个使命是不是遵循自己的意愿了。”

两人走进山洞,昏暗的洞穴中只有点点蛋白石发出的微弱光芒,艾沃尔点燃火炬,接着光亮,两个人超洞穴深处走去,

“嘿,你这些年去哪里了?”艾沃尔跟在卡珊德拉身后,

“正如你所想的,去世界各地寻找神器。”卡珊德拉语气很平淡。

“只是你一个人吗?”艾沃尔继续询问道。她对卡珊德拉的过往很是好奇,

两个人跳过一个又一个机关,终于进入了了神殿。一个巨大的光门呈现在他们面前。这个神殿要比他们见过的任何神殿都要大。

“就是这里!”卡珊德拉停下脚步,并在光门前停下。

艾沃尔走上前,慢慢地靠近巨大的光门,她感觉到有一股力量把她拒之门外,怎么打开它,钥匙在哪?她环顾了四周,没有找到之前在任何神殿看见的机关,她这才注意到卡珊德拉,卡珊德拉从脖子上取下一个碧色环形的钥匙。放在光门上,紧接着光门缓缓被打开了。

又一个金苹果呈现在二人面前。艾沃尔惊讶地瞪大了眼睛,有了斯凯岛的经历后,这一次她不敢轻举妄动。她停在金苹果面前。“又一个金苹果,到底有多少啊?”正当艾沃尔疑惑时,身后面传来一声振动,艾沃尔转过身,看见一个平台缓缓升起,上面的立方水晶散发着白色的光芒。

突然一支长矛从耳边擦过,卡珊德拉瞬间推开艾沃尔,霎时间石头像雨点一样落了下来砸在地面,烟尘斗乱,艾沃尔滚在地面上,试图把卡珊德拉护在身后,透过灰尘只见几个带着鬼怪面具,身着河狸皮革战裙的文兰人从高处跳下来。艾沃尔从膝盖用力站起来,“没事吧?”

“没事!”卡珊德拉也站起来,早已拔出短剑。

只见敌人从对面冲过来,艾沃尔弯弓射箭击退一波又一波的进攻,另一头卡珊德拉也战得正酣。艾沃尔和卡珊德拉背靠着背,喘着粗气,心跳加速,血液冲到脑门,准备迎接下一次进攻,此刻,一个带着尖耳朵面具的敌人从侧翼趁机冲到身后,拿起金苹果,霎时间神器金光四射,山洞回响着那个尖耳朵痛苦的吼叫。

剩下的文兰人也霎时间抱头跪地,哀鸣声,怒吼声杂糅一起,在神殿中回荡着。

几个手下也像疯了一样朝尖耳朵奔去。

“释放我!臣服我!”尖耳朵的喉咙中发出怪物一样的怒吼。“渺小的人类,臣服于我。接受我永恒的知识吧。你们的未来始于我。”

艾沃尔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她头一次在人类的世界见到这样的情景,她充满好奇又带着不解,为什么这个训鹰人要坚持收集这些神器呢?但来不及思考为什么,金光下,走出更多的尖耳朵。并把她俩团团包围。

“打起精神来,战斗还没有结束。”卡珊德拉的声音洪亮沉稳。

艾沃尔靠在卡珊德拉的身后。从腰间丢出飞斧,

艾沃尔很快解决了金苹果的幻象。就当卡珊德拉冲上前准备给尖耳朵致命一击,由于争夺金苹果中受到冲击导致从手里脱落,艾沃尔试图去接住金苹果,然而金苹果在空中划了一个弧线,恰好砸在了立方水晶上。

“神器——”

一阵刺眼的光芒从神器中迸出,立方水晶炸裂成四份,艾沃尔顿时失去了意识……

她感觉周围一阵白茫茫的迷雾,她慢慢地摸索着前行。“卡珊德拉?”

艾沃尔没有听到任何人回应,只有自己的回声。艾沃尔慢慢地举步前行。

当周围迷雾散去,艾沃尔注意到前方有一个小屋,她没有走进去,而是坐在了小屋前的篝火旁。

一个熟悉的身影从林间小屋走出来,艾沃尔认出了那个人正是巴辛姆,或许说洛基更为准确。

洛基坐在了她的旁边,此时此刻两个人相视一笑,洛基点头示意。接着一团迷雾再次将她包裹起来。她感觉自己在下落。真的要死了?这一切还是洛基的阴谋吗?她想起了西格德,想起了兰蒂夫,还有她的父母……

然而这样死了,岂不是太不值得了,她失去了荣誉,也无法进入英灵殿。

她有些不甘心,她用一生来书写自己的萨迦,然而最后还是一无所有……

“艾沃尔!”卡珊德拉的声音从远处飘过来。

“卡珊德拉?”她寻找卡珊德拉,然而周围的迷雾让她什么也看不见,“你在哪?我看不见!”

她依然还在坠落。

“艾沃尔,抓住我的手!”她顺着声音方向望去,看见前方一只朝她伸过来的手,她一下子紧紧抓住那只手。卡珊德拉的面孔,清晰的呈现在她的面前。

“啊——”艾沃尔猛得睁开眼睛,卡珊德拉正在担心地看着自己。

“你没事吧?”卡珊德拉跪在她身边关切地询问道。

“我看到了一位老朋友。”艾沃尔坐在了卡珊德拉的身边。两个人肩并着肩坐在地上。“我们都是被命运捉弄的人,但是他为了复仇逐渐迷失了。也失去了自我意识。”

艾沃尔没有继续说下去,她曾经三顾神界。体验了奥丁记忆,洛基,苏鲁特②,阿萨神族和巨人族的虎兕相争的局面,奥丁为了改变命运对洛基的所作所为。她明白了洛基,所以战胜了奥丁,成为了她自己,艾沃尔就是艾沃尔,即使拥有奥丁的记忆,那又怎么样,任何人也无法摆布她。她永远是那个自由,充满荣誉的狼吻者。

“命运真的可以改变嘛?”卡珊德拉若有所思地低语着。

艾沃尔端祥着卡珊德拉的侧颜,虽然她自己挣脱了命运的束缚,但卡珊德拉呢?她好像从未真正了解过这个神秘的驯鹰人。艾沃尔拉着卡珊德拉的手,

“我曾经……也有很多朋友,可是……”卡珊德拉这次没有挣脱,而是直接选择握紧狼吻者的手。“你也见过这些神器的威力了吧。”

艾沃尔点头表示知晓。

“我曾经也有一个朋友,巴尔纳巴斯。同样差点因为这些神器丧命。”卡珊德拉低下头,仿佛在思考什么。

“有个人……阿勒忒娅跟我说,我必须要完成我的使命,也为了守护我珍爱的一切。”卡珊德拉抬头注视着艾沃尔。艾沃尔注意到卡珊德拉褐色的瞳孔中点点泪花。她继续说道。“我可以永生,但你不是,我不希望让你陷入危险。”

卡珊德拉可以永生,这是艾沃尔从来想过的事情, 她遇过很多奇怪人和事情,卡珊德拉就是其中一个,但仅有一面之缘的卡珊德拉让艾沃尔格外不一般,从一开始的不信任到共同寻找神器守护斯凯岛的人民,她不得不承认,每次和卡珊德拉一起战斗的时候,艾沃尔都倍感安心。有时候在爱尔兰和法兰克的时候她就希望在战场上看见卡珊德拉的身影。尽管这个想法很不切实际。可是这不切实际的想法,在文兰终于实现了。此时大神殿中只有她们两个人,地面躺着立方水晶的一部分。很明显是刚刚金苹果的杰作。身后的光门再次关闭。

“来吧!”艾沃尔用眼神示意了一下卡珊德拉。

“什么?”卡珊德拉满头雾水。褐色的瞳孔中充满了不解。

“如果,我是说如果,我们有一天休假,或者说我们肩上没有任何责任,也不用去管什么使命,什么命运。你最想做什么?”

“最想做什么?”卡珊德拉重复了一遍。

“对,你最想做什么?”艾沃尔加重了语气。

“我会和我的家人幸福地生活在斯巴达……我会乘着阿德瑞斯提亚号和巴尔纳巴斯,还有希罗多德征服爱琴海上的海盗,去世界各地寻找宝藏。”

“我要征战整个欧洲!建立属于自己的王国,最后在小溪边钓鱼。”

“钓鱼?”卡珊德拉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艾沃尔。

“对,钓鱼,钓很多很多的大鱼,是可以抱在怀里的。”艾沃尔闭上眼睛,双臂向前环绕着,仿佛怀里真的有一条大鱼。

“我要征战佩夫卡岛,打败竞技场上一个个雇佣兵。”

“我要打败一个个狂热者!”

“我要……”

“我要……”

狼吻者和驯鹰人高谈阔论着,憧憬着那些美好的愿望。神殿里充满了笑声。

艾沃尔看着卡珊德拉终于露出了轻松的笑容后,她也会心一笑了。艾沃尔继续说。“你一定很辛苦很累吧。为了使命失去了那么多朋友。也牺牲了自己的梦想。”

卡珊德拉轻轻地勾起嘴角,“习惯了。”

艾沃尔再次握紧卡珊德拉的手。“如果命运太过沉重,一个人会被压垮的。或许找一个人和你一起分担会好一点。”

“可最终他们都会离开我……”卡珊德拉又一次试图挣脱艾沃尔的手,依然没有成功。

“但他们会帮你减轻负担和痛苦。”艾沃尔郑重其事地回应道。

“可我不想让你陷入危险之中。”卡珊德拉声音颤抖着。

“危险又算什么,我们维京人的每次战斗有哪一次不是危险的。”

“我已经失去太多朋友了,我不想再失去你。”卡珊德拉似乎是喊出来的。

艾沃尔感觉卡珊德拉的话像长矛一样深深地插入了她的心脏,掷地有声。她僵硬地停在那里。

卡珊德拉移开视线,将视线移向前方,朝前方怒吼着,“不行!绝对不行!”好像那里有一个艾沃尔看不见的人。

神殿里陷入了一片寂静,只能听见微弱的水滴声音。

“你为什么不相信我呢?”艾沃尔绕道卡珊德拉面前,屈膝跪在她面前。“你从来都不喜欢听从我的命令,这一次,就不要太辛苦了。让我来替你分担吧。”

卡珊德拉静默良久,她慢慢地站起来,背对着艾沃尔。靠在光门上没有说任何话。

“卡珊德拉!”艾沃尔也缓缓地站起来,走到其身后,从背后轻轻地安抚她。

“我的确需要你的帮忙。”卡珊德拉转过头看着这个维京女战士,露出了一丝笑容。“这个神殿……”

“我答应你。我会替你守护文兰,守护大神殿。”艾沃尔点头示意。

“我会保管金苹果,然后去寻找剩下的立方晶体。”卡珊德拉从脖子上拿下来取下那个碧色圆环。把它放在艾沃尔的手心中,两只手再次紧紧地相握。

“相信我。”

“我相信你。”

命运真的是一个神奇的东西,它可以让两个人的人生紧紧相连。在斯凯岛上卡珊德拉的诚心打动了艾沃尔,现在艾沃尔的真心也深深地感染这卡珊德拉。两个人相伴走出山洞。

“我们还会再见面吗?”艾沃尔问道。

卡珊德拉没有说话,接着悄悄地带上斗篷,因为这时内莎远远地朝她们俩走来。“嘿,艾沃尔。”

“嘿,内莎。”艾沃尔朝内莎打了个招呼,并注意到卡珊德拉早已经离开了。

“又是一个不辞而别。”艾沃尔望着卡珊德拉的身影渐行渐远,她无法体会卡珊德拉的孤独,或许正是因为这样才不想说再见吧,现在。她可以去帮卡珊德拉去分担一些责任,艾沃尔思忖道:那么文兰就由我替你来守护吧。

于是,艾沃尔留在了文兰,守护大神殿周围的点点滴滴,甚至与文兰人的关系更加密切了。

 

一声啼鸣,将艾沃尔从记忆中抽出,她早已经到达了山洞附近,只见几个喽啰正要闯入山洞。她迅速拉弓,三只弓箭齐发,正中三名强盗的后背。接着艾沃尔一个健步飞跃,一脚踢在面前正要拉弓的强盗胸口,那人倒地不起,艾沃尔捡起长矛插入胸腔,并从背后抡起斧子朝头上劈去。顿时间鲜血四溅。

其中一个带着鬼脸面具的强盗头领,一手端起盾牌,另一只手紧握长矛死死地盯着艾沃尔。然后叽里咕噜说了一些听不懂的文兰语。艾沃尔听了火气外冒,腔调中透露着对方语气极其不友好,尽管只听懂了“诺斯”这个单词。

“啊!少废话!凡是靠近这里的,都是我的敌人,受死吧!”艾沃尔紧握手中的斧子。三步并作两步,与强盗短兵相接,斧子与盾牌撞击迸出火花。尘土飞扬,几个回合下来,维京人占据了上风,文兰人连连败退。但依然努力用手中的长矛抵挡着艾沃尔的进攻。

“你是一个英勇善战的战士。”艾沃尔称赞道。

那个人也用叽里咕噜的文兰语回复道。很明显这次语气中缓和了许多,同时充满了欣赏。

战斗依然继续,文兰人长矛一挥,艾沃尔向左盾防,当盾牌砸下来后,艾沃尔侧身抬起斧子,由于强烈的碰撞让文兰人失去了平衡,艾沃尔趁机一个飞跃将斧子劈了过去。砍断了文兰人的手臂,接着又一脚踢中他的胸口。倒地不起。

由于战斗,艾沃尔的额头早已经噙着汗水,她紧握着斧子走到文兰人身边。准备给他致命一击。

文兰人喘着气,胸口上下起伏着,慢慢地摘下面具,古铜色面庞涂着红色彩绘,嘴角早已经被鲜血染红,艾沃尔注意到他目光中充满了无悔。他朝着艾沃尔伸手,然而停在半空中就垂下去了。

艾沃尔喟叹道,“你值得拥有战士的荣誉。尽管你不是维京人。”说毕捡起那根长矛放在此人手中。“愿你在英灵殿找到属于你自己的荣耀。”

艾沃尔紧握着胸前的碧色圆环。目光远眺,一只灰黑色渡鸦从远方的树林中飞了来,并落在肩膀上,与此同时一只白头雄鹰从头顶盘旋,伴随着一声鸣叫,雄鹰展翅,穿越树林,飞跃高山,飞向碧海青天白云之间。融入这一片天空之中。

 

 


 【蕾拉电脑文件】

附件

——————————

【肖恩·黑斯廷斯的邮件】

寄件者 肖恩·黑斯廷斯

收件者 威廉·迈尔斯;瑞贝卡·克莱恩

日期/时间: Dec. 19th, 2013 10:51

主旨: 一个没什么用但……

纽约大神殿钥匙

关于十七世纪三十年代,康科德镇,大神殿钥匙

约翰说今天探索爱德华·肯威记忆的时候发现大神殿的钥匙,

爱德华·肯威在一个维京人墓穴找到了大神殿的钥匙,然后交给米科保管,也就是后来海尔森从伦敦剧院刺杀的刺客。

……呃,我知道信息没什么用,这个维京人是谁我暂时不知道,估计是一个圣者,日后估计也会成为阿布斯泰格的目标。我们尽快要赶在他们之前找到她。

肖恩


——————fin————————

①此为朱诺原话

②苏鲁特,英灵殿末日曙光中的巨人族的BOSS。

木木木鱼
ACV 端午安康! 颜丽请客吃...

ACV

端午安康!

颜丽请客吃粽子~

——

SIGURD:非得捆起来吗?就不能直接吃吗?!

YANLI:直接吃那叫糯米饭!

ACV

端午安康!

颜丽请客吃粽子~

——

SIGURD:非得捆起来吗?就不能直接吃吗?!

YANLI:直接吃那叫糯米饭!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