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刺杀小说家

57.3万浏览    1741参与
是鸪岁是不是鸽岁

还是乱摸

暧昧潮湿的过程结束后路空文叼着根烟打开电脑写文章。关宁觉出一阵睡意,闭上眼,紧接着从少年空文的大脑里苏醒。

他看见游行队伍里前程的信众跪拜时手撵进车轮,还激动的落泪,巨大登车上熊熊燃烧的焰火,跳着诡异舞蹈的女人。他感到少年空文的脚步虚浮又坚挺,他的眼睛掠过几百张戴着面具的脸,在欢乐的游行里没来由的感到心慌。

 然后巫师在赤发鬼的像后发出指示,烛龙飞升,白翰坊顷刻成了废墟。

“烟花!烟花!”提着血刃的幼童天真的欢笑,关宁感受到少年空文肚里胸涌吐意。

他醒了,冲进卫生间吐了一通,一脚踩上没熄灭的烟蒂,痛的嘶个不停。陆空文套了件T恤,光着腿跑过来,好奇地问他梦见了什么。关宁坐在马桶......

暧昧潮湿的过程结束后路空文叼着根烟打开电脑写文章。关宁觉出一阵睡意,闭上眼,紧接着从少年空文的大脑里苏醒。

他看见游行队伍里前程的信众跪拜时手撵进车轮,还激动的落泪,巨大登车上熊熊燃烧的焰火,跳着诡异舞蹈的女人。他感到少年空文的脚步虚浮又坚挺,他的眼睛掠过几百张戴着面具的脸,在欢乐的游行里没来由的感到心慌。

 然后巫师在赤发鬼的像后发出指示,烛龙飞升,白翰坊顷刻成了废墟。

“烟花!烟花!”提着血刃的幼童天真的欢笑,关宁感受到少年空文肚里胸涌吐意。

他醒了,冲进卫生间吐了一通,一脚踩上没熄灭的烟蒂,痛的嘶个不停。陆空文套了件T恤,光着腿跑过来,好奇地问他梦见了什么。关宁坐在马桶盖上一把扯过他拦在怀里,手伸进衣服下摆,顺着腿根摸进去,慢悠悠地讲起来。

是鸪岁是不是鸽岁

乱摸一堆

红甲兵站在赤发鬼消失的地方,怀里是昏睡过去的小橘子,黑甲扑朔朔把自己拼好爬起来,站在少年空文身边。三个人望着那么大的银杏树,听见赤发鬼未去的魂魄底底哀叹。

他说,空文,我无时无刻不在想你父亲。

少年空文笑得血都崩出来。

红甲兵站在赤发鬼消失的地方,怀里是昏睡过去的小橘子,黑甲扑朔朔把自己拼好爬起来,站在少年空文身边。三个人望着那么大的银杏树,听见赤发鬼未去的魂魄底底哀叹。

他说,空文,我无时无刻不在想你父亲。

少年空文笑得血都崩出来。

沙雕动画
小说中的世界竟在现实中上演刺杀小说家
小说中的世界竟在现实中上演刺杀小说家
讨厌古筝的37一枚呀

p1-2是洪思聪我真的是没想到我会爱上一个烟熏妆的男人!

p3-4是黑甲拟人,可以自行带入瘦猪咪…

一些无质量摸鱼呢…

p1-2是洪思聪我真的是没想到我会爱上一个烟熏妆的男人!

p3-4是黑甲拟人,可以自行带入瘦猪咪…

一些无质量摸鱼呢…

加份芝士奶盖

进来挨打!【前方高燃】杨幂 刺杀小说家 我是来揍你的 杨幂为嘉行第三大股东 影视混剪  歌词排版by姜饼人来也 字素by啊啵痴呲

进来挨打!【前方高燃】杨幂 刺杀小说家 我是来揍你的 杨幂为嘉行第三大股东 影视混剪  歌词排版by姜饼人来也 字素by啊啵痴呲

风中有狐

刀鞘 【屠灵X安静】

  • 私设众多

  • ooc预警

  • 情节纯属虚构


能把屠灵发展成内线,安静以前从来没想过。


这其实更像一个意外。


当时安静在追捕行动中受了伤,一刀在左腹留下创口。鲜血染红按住的手,她倚在无人的小巷墙边艰难喘息。


好在国安早已布下天罗地网,属于她的一环已经基本完成,不必担心逃脱的情况。小巷里寂静之极,唯有傍晚的风声与安静因疼痛略微粗重的呼吸。


耳机里很快传来小李的声音,报告逃犯已经落网。


安静对伤情轻描淡写一笔带过,却掩盖不住平静语调下的一丝虚弱。小李对安静何其熟悉,自然也捕捉到了那点不同寻常。只是收网后续不可疏忽,他们赶来还需要一段时间。...

  • 私设众多

  • ooc预警

  • 情节纯属虚构





能把屠灵发展成内线,安静以前从来没想过。


这其实更像一个意外。


当时安静在追捕行动中受了伤,一刀在左腹留下创口。鲜血染红按住的手,她倚在无人的小巷墙边艰难喘息。



好在国安早已布下天罗地网,属于她的一环已经基本完成,不必担心逃脱的情况。小巷里寂静之极,唯有傍晚的风声与安静因疼痛略微粗重的呼吸。


耳机里很快传来小李的声音,报告逃犯已经落网。


安静对伤情轻描淡写一笔带过,却掩盖不住平静语调下的一丝虚弱。小李对安静何其熟悉,自然也捕捉到了那点不同寻常。只是收网后续不可疏忽,他们赶来还需要一段时间。


安静端着一把冷静嗓音只说无妨不着急,对面的人果然被安抚住,只有她自己知道额上已然冷汗密布。


伤口已经被衬衫上撕下的布条草草包裹,血色却依然不停侵蚀着白色的衣角。安静顺着墙缓缓坐下,眼前所见微微有些模糊。


脑子一阵阵发晕,视线里夜色慢慢降临。巷口传来脚步声,似乎是靴子撞击青石板的声音。


一道高挑的黑色身影走近。


安静艰难抬起头,重心压在古旧的灰墙上,些许模糊的视线撞上一双深黑的眼。


那个人在她面前站定。黑色卫衣帽套在黑色鸭舌帽外面,口罩遮住大半张脸,只有一双眼睛能够看见。


安静心头莫名其妙涌起一点熟悉,暗暗攒起的一点力气随时准备爆发。


那个人却开了口:”需要帮忙吗?“


冷冽而别致的嗓音像极了夜色,似乎没有恶意。


安静因失血已然有些迟钝的思维被这冰冰冷冷的声音一激,又恢复了一点清明。她一下子想起眼前人的身份。


屠灵,神灯首席信息主管,她手中资料上的常客。


国安对神灯的关注由来已久。神灯掌握了太多人的信息,而且近来越发有些隐隐约约的线索指向神灯信息外泄。


这很危险。


可以说除了神灯老总李沐,屠灵是安静费心了解最多的人。


孤儿,李沐的亲信,传闻中有着读心术,冷如刀锋的危险美人。


国安一直苦恼于无法渗入神灯,屠灵作为切入口的想法无数次被提及。


而现在,这个人微微俯下身子,问她是否需要帮助。


安静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谢谢。“ 带着点虚弱的喑哑在寂静的小巷响起,一丝散落的发在安静颊畔轻晃。


修长而有力的手臂穿过安静腋下,屠灵扶着安静站起,一点一点走向小巷深处的出租屋。


药箱放在顺手的地方,处理伤口的架势很熟练,显然这里的主人经常用到这些器具。空空荡荡的屋子里只有一桌一椅一张床,简陋得让人难以相信这是鼎鼎有名的神灯CIO的家。


房间里只有东西被碰到的轻微声响和一点衣服的摩擦声,两个人都保持沉默。


药盒关闭的咔哒声后是极致的寂静。最后安静先开了口:”多谢。“


”举手之劳。“屠灵顺手放下帽子摘下口罩,露出常在财报上出现的冷艳眉眼。坦坦荡荡,一点没有隐瞒的意思。


”屠小姐。“安静斟酌着开口,”你相信李沐吗?“


屠灵看她一眼,似乎并不意外。


”不信。“


一个擅长操控人心的人把拥有读心术的人作为亲信,怎么会是因为信任。一把名刀的鞘在自己手里,这才是李沐想要的东西。


”那为什么……“


”养育之恩。“


她们其实早就知道对方的存在,虽是第一次见面,却宛若旧识。


没有客套,没有绕弯。


养育之恩用忠诚来还。安静知道她的意思。


“养育多少年,偿还多少年?”隐晦词句里的意思却很直白。


屠灵没有回答。


安静定定地看着她。


“你的人该来了。”屠灵没有抬眼,冷冽的声音染上一点莫名的情绪。


“谢谢。”


安静撑着桌角站起,慢慢挪向方才的巷子墙边。屠灵看着她艰难的动作,为她开了门。


“屠灵。”安静唤了她的名字回过头来,温柔而有力量的目光落在她瘦削的脸上,“你的鞘在你自己手里。”


否则屠灵不会在这时从荒无人烟的巷子经过,更不会救下明知属于国安的她——这所空空荡荡的房子分明不常得到主人的光顾。


没有回答。


低垂的面庞隐藏在昏黄的霞光下 ,不辨神色。



汽车呼啸的声音很快打破小巷的宁静,匆匆的脚步扑向倚坐在墙边的安静。


屠灵的手法很聪明,伤口已经简单处理,但血浸透了的衬衫布条依然装出一副草草的样子绑在腹部。


她似乎不想现于人前。


安静在小李的心疼惊呼中偷偷用余光看了一眼,巷尾不起眼的出租屋小门已经关上,仿佛从来没有打开过。



后来安静在医院住了些日子,白色的病房与忙碌的同事,一切都是亮晃晃的光明,衬得那天小巷里的黄昏霞光仿佛一场奇诡的梦。


但她知道不是。



那天安静的记忆在半路上就断了片,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晨。


宋局单独来看她的时候,安静把屠灵的事告诉了他。


宋局皱着眉,问她有几分把握。


”五分。“


”打算发展成内线?“


”这是唯一的机会。“ 安静脸色苍白,目光却亮的惊人。


”保密。“


安静知道他说的是屠灵的合作身份。




传说中屠灵有读心术并不是空穴来风。


不过倒也没有神奇到能看清所有念头,只是能够大致感知到人的心绪走向。看到的东西大概就像一团有方向的毛线团,模模糊糊只有个隐约的轮廓。


加上常年浸淫在生意场与生死线的冷厉眼光,基本可以做到精准把握人心。


而李沐有操控人心的能力,靠近他的人无不在这种能力下丧失理智俯首称臣。把屠灵这样的人放在身边供他差遣,无疑是出于极度的自负与掌控欲望。


可这个执着于掌控的持刀者恐怕并没有想到,二十年足以一个拥有读心术的人看透他控心术掩盖下的内心。




距离那场看似意外的相遇已经过去数月,整个城市看起来风平浪静,唯有黑暗中的行者与逆行者感受到暗流涌动下的山雨欲来。


街头巷尾的苍蝇小馆人来人往,粗鲁的汉子扎堆在油污的木桌边。廉价的啤酒堆在桌角,吆五喝六的粗大嗓门几乎要盖过往来车流。


角落的桌子边坐着个清瘦女子,容貌隐在鸭舌帽下看不清楚。穿着半旧工装的男子在桌上随手甩下一包烟,大剌剌对面坐下。泛白的胶鞋汲拉在脚上,粗糙的嗓子拉开就是一声“面来一碗”。


女子似是有几分嫌弃,默默移了移自己的汤碗,不多时便放下筷子走人。工装男子浑不在意,唏里呼噜嗦完面,一把捞起桌上烟盒就走。


苍蝇小馆依然人来人往,汗味与吆喝混为一谈。店家端着刚出锅的面在人群间穿梭,大惊小怪的呼喝声混在袅袅热气里不绝于耳。没有人因为不起眼的人离开而分出注意力,市井之间的热闹一如既往。



方才形容粗鲁的工装男子转过拐角,身形气质一下骤变。他暗中四顾确认无人,按住耳中隐藏的耳机:“安科,交接完成。”


“迅速归队。”


“收到。”


男子上了小街尽头灰扑扑的汽车,很快在车流中消失不见。




老六换上常穿的西服,把手里捏的有点扁的烟盒递到安静手中。


一身的烟熏火燎气还没散去,正是方才的工装男子。


安静把烟盒翻来覆去看了一遍,从夹缝中抽出一卷薄纸。


“周天六点半。地下室。”


撇捺很是凌厉,正像屠灵为人。




这数月之间,屠灵已经给他们递了数次消息。这一次,恐怕是动手前的最后一次交接。


部署很快安排下去。侦察科众人本就紧绷的神经更加紧张,手上的事情倒是依然有条不紊。




周天如约而至。杜猛老六早在地下室外围安排好接应,宋局亲自坐镇指挥,而深入虎穴的人选无疑是身经百战的安静。


出发前安静最后检查一遍身上设备,小李杜猛拧着眉头看她动作。安静有意宽他们心,笑着说要是顺利还能赶上请他们吃顿夜宵。


可惜两个人笑不出来,气氛一时尴尬冷场。


还是宋局出来接了话,说要是请夜宵吃面不许放葱花。



安静畅快地笑了一回,然后往神灯的方向去。


屠灵显然打点过,这个时间神灯的守卫居然不多。安静屏息蹑足绕过几道关口,拿着技术部的万能钥匙竟也一路畅通无阻。


门口照进来的一点斜阳已然被地下的黑暗吞噬干净。很快灯就会亮起来。


地下室七点就会开灯。安静记得屠灵说过这个。


足够她借黑暗掩藏的时间只剩下十分钟。



地下室屠灵没有进去过,那是李沐的禁区。而其他神灯的员工甚至不知道地下室的存在。


安静要的,就是这禁区中的核心资料。那是李沐信息外泄的根本证据。


转过拐角是无遮无挡的长廊,安静谨慎地停下脚步。敏锐的直觉告诉她,这里绝不是一个可以硬闯的地方。


手指点点耳边设备,却发现没有一丝回应。安静明白神灯的安保系统正在发挥功效,屠灵想必正在拖住李沐的脚步。


没有办法。安静擦去额上的冷汗,把干扰器调到最大。


然后她把心一横冲过长廊,看到末端的小房间。



神灯顶楼的办公室里闪着断断续续的监控画面,李沐坐在老板椅上,嘴角惯常带着一抹冷笑。然而椅前就是居高临下看着他的屠灵,略宽的白色西装裹住高瘦有力的身体。


一心成神的凡人终究逃不过衰老,就算控制器就在眼前,李沐也无法在屠灵的武力下夺回掌控权。


锋利的刀尖对准了持刀者,掌控权的失去比闪动屏幕上的人影进入小房间更让李沐难受。


他企图保持持刀者的姿态,冷笑的嘴角依然配上睥睨的眼神。


“她来了,你有什么好处呢。”蛊惑般的声音仿佛要捏住屠灵的心脏,然而屠灵眼中具象化的翻滚思绪让她保持冷静。




屏幕上突然闪过一阵雪花,李沐猛扑向控制器的方向。屠灵却露出如释重负的神情。


安静在出现在监控之前就已经做了手脚,李沐看到的监控是延时后的样子。


他来不及了。



发现真相的李沐一瞬间控制不住情绪,就当屠灵以为他要爆发的时候,李沐暴怒的神情突然一下子收敛起来,又恢复平时慈眉善目的假面模样。


一向惑人的声调此刻再次响起:


“屠灵,我们是共犯。”


直到此刻,他依然不愿意承认自己对她失去了掌控。


屠灵听到背后传来急促的脚步,知道国安的人已经来到。


她勾起一抹无比轻松的笑意,冷艳的眉眼彻底展露锋芒:


“是啊。”


“可我的刀鞘在我自己手里。”










——————————————————————————————


算是阿幂生贺之一吧,突如其来的脑洞。


提前祝阿幂生日快乐,做想做的事,一路向前。

































































萧何菌

前阿拉丁集团总裁李沐在服刑期间,积极配合改造,被选为本次生态保护专题宣传周海报模特,为我国公共事业做出贡献。

次举经最高人民检察院审查,满足立功减刑条件,由死缓转为无期。

“减刑嘛,不寒碜”

(一张成图

一张没有加正片叠底的完整图

两张没有加正片叠底的局部图

前阿拉丁集团总裁李沐在服刑期间,积极配合改造,被选为本次生态保护专题宣传周海报模特,为我国公共事业做出贡献。

次举经最高人民检察院审查,满足立功减刑条件,由死缓转为无期。

“减刑嘛,不寒碜”

(一张成图

一张没有加正片叠底的完整图

两张没有加正片叠底的局部图

暗夜赤雨

约稿出的三版草稿,选了第二版

约稿出的三版草稿,选了第二版

暗夜赤雨

给甲甲约的稿

冷圈还会有人吗?

给甲甲约的稿

冷圈还会有人吗?

给大家康康我的老婆

  突然想起自己还有个冷圈

  突然想起自己还有个冷圈

一只爱讨饭吃的欧泽

这个圈子有点凉,不确定,再看看🤔()

这个圈子有点凉,不确定,再看看🤔()

颜啊

路空文对不起但是你好可爱

路空文对不起但是你好可爱

颜啊

我认为这个合集不能空着毕竟我因为这对CP几个晚上彻夜不眠

思索半天还是空着吧

思索半天还是空着吧

俗哥看电影
解读褒贬不一的《刺杀小说家》的槽点和看点
解读褒贬不一的《刺杀小说家》的槽点和看点
情敌宝宝
(关路)我想在你眼里 撒野 奔...

(关路)我想在你眼里 撒野 奔跑

(关路)我想在你眼里 撒野 奔跑

孤独的药水哥

【关路】再抱一下

*突然出现炒个冷饭!


1


  路空文常常想起那段时光。回想他差点死去的瞬间,回想他烂尾的小说,回想他唯一的粉丝。


  他没有再写小说了。

  在小说界的说法,这应该叫作封笔。


  每天在街上流浪的小男孩也不唱歌了,他身边的那个小女孩也没看见过了。路空文偶尔会在路上碰到他,他都会刻意地避开路空文的视线,气鼓鼓地跑掉了。

  路空文无所谓地耸了耸肩,也走了。


  他漫无目的地在两江走了好几年,回家后偷偷地看着妈妈惫倦的脸色又关上了房门。...

*突然出现炒个冷饭!




1


  路空文常常想起那段时光。回想他差点死去的瞬间,回想他烂尾的小说,回想他唯一的粉丝。


  他没有再写小说了。

  在小说界的说法,这应该叫作封笔。


  每天在街上流浪的小男孩也不唱歌了,他身边的那个小女孩也没看见过了。路空文偶尔会在路上碰到他,他都会刻意地避开路空文的视线,气鼓鼓地跑掉了。

  路空文无所谓地耸了耸肩,也走了。


  他漫无目的地在两江走了好几年,回家后偷偷地看着妈妈惫倦的脸色又关上了房门。

  可能会有所改变,但不是现在。他以为生活会暂时这样一直行进下去。


  可他没想到,过了这么久,还能见到关宁。


  当年的关宁没有不告而别,路空文却恨不得他不告而别,不要打扰他写小说才是!

  可是他又回来了。


  小橘子紧紧地跟在爸爸身后,打量着面前这个男人。他看起来年纪不大,却有种爸爸的感觉。

  “你……”

  怎么又回来了。

  路空文转了转眼睛,透过厚厚的镜片和小橘子大眼瞪小眼。


  “……是我,还记得我吗?”

  关宁有些局促地说。


  局促?

  路空文哑了声,机械般地点了点头。

  有啥子好说哩噻……于是他装作一副不甚在意的样子转身离开了,好像只是偶然遇见。

  不过,那个小男孩应该会很开心吧,他当年的小跟班又回来了。路空文不知道她和关宁是什么关系,但他也不想知道。



2


  “我要走了,车票已经订好了。”


  路空文坐在医院的病床上发呆。

  妈妈才来看过他,给他带了饭,空气中还弥漫着一股饭菜的香味。


  “哦。”

  他瞥了眼床边的关宁,又把目光挪回了窗外的树上。走就走嘛,关老子啥事情。

  路空文盯着被映成绿色的玻璃,听不清关宁用他那一口辽远腔说着什么,只是默默地出着神。


  绿叶很绿,这是废话。

  妈妈总说多看看窗外的绿色,对眼睛好。担心他的近视更进一步。

  尽管路空文觉得这只是她的自我安慰,但还是会乖乖抬头眺望。他不清楚这到底是什么原理,起码可以让妈妈露出一个少见的微笑,即使,在她眼角扯起的皱纹里堆满了疲惫。


  两江市的小巷也很拥挤。

  他走过的每条熟悉的陌生的小路都被绿色所挤满,林荫漏下来的斑驳在风中微微摇晃,攀在砖墙上的藤叶在雨里轻轻颤抖。

  他想起和关宁走过的那片草地。石子砸在身上的疼痛难以言说,或者已经忘却,只剩下一个反复的名字。黑白的,在梦里重映。

  求救?

  也许是对这仅有的粉丝、一个没认识几天的朋友、又或是身边唯一一块浮木的苦苦哀求。


  谁知道呢。


  最后一个奇妙的夜晚在图书馆,他发了狠似的敲键盘,其实他并没有什么想法,只剩下一个僵硬的动作。倾尽所有的,文字从空白的脑袋左进右出,流淌入电脑文档。


  空文,空文。


  路空文……路空文!!!


  是这个意思吗?


  他迷迷糊糊地想睁开眼睛,却被什么糊了一脸,什么都做不了。

  还是没能写完啊……小说。


  有人把他抱了起来。



3


  “哦。”

  他自言自语似的喃喃着。


  关宁觉得自己应该说点什么,可是他也说不出来。屠灵和小橘子在楼下等他,本来打算直接回辽远的,但他想了想,还是决定最后和路空文道个别。

  这段时间发生了太多事情,他想了很久。自从小橘子失踪以来,他做了不少错事,在最后,甚至还连累了一个无辜之人。

  他差点就害死了他。


  路空文带给他的感觉很奇怪,他第一次遇到这样复杂又简单的人。是个相当固执,但是天真的青年吧,也只能这么说了。

  天真到固执的要死,固执到天真的要命。

  他的眼睛里总只有一种纯粹的感情。喜欢便是喜欢,不喜欢便是不喜欢。只有叼起烟的时候才会在迷蒙的烟雾中呛起人来。


  现在也是。

  他穿着一身浅蓝色病号服,顺着毛坐在一片白的病床上,没戴眼镜,脸上的小痣清晰可见。


  关宁莫名有些动容。这样的人,以后大概再也不能够了吧。

  于是他说,“抱一下吧。”


  路空文猛地扭头,瞪着他。可能只是看不清。气氛还是凝了半晌,但很快这份尴尬就在路空文的回应中消融了。


  “好吧。”

  他磕磕绊绊地回道。



4


  拥抱是无价的。

  如果你真的珍惜一个人,请记得好好拥抱ta。


  路空文抱了抱妈妈,然后妈妈红了眼眶。

  “我不写小说了。”这是个陈述句。


  妈妈的眼眶更红了,挂着一圈泪水,半掉不掉的样子。

  “不,”妈妈摇了摇头,用衣袖飞快地抹了下眼睛,看着他,“就这么放弃了吗?”


  路空文没说话。



5


  “小橘子——就是我女儿。我之前来两江,其实是为了找她。”关宁坐在他旁边的台阶上。

  路空文点点头。

  “暑假了,我带她回来看看。她想念这里的一切,我也不好拒绝她这个小小的要求。”关宁解释道。

  路空文又点点头。

  他余光里也没找到那个小橘柑儿,估计是去找那个凶巴巴的男孩了。


  两人并排坐着,谁也不说话了。

  你不看我,我不看你,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太阳渐渐西斜,依稀瞧见了小橘子的身影,蹦蹦跳跳地朝这边走过来,身后还跟着一个差不多大的男孩。

  关宁站了起来,朝她挥挥手,然后转身打破了这个僵局。

  “你……你还在写小说吗?”

  “我发现你没有继续直播了……小说网站上也没再更新。”有点担心。他想着,却没说出口。


  很奇怪。


  路空文开始用正眼盯着他盯了一会儿,在关宁感到不自在前,也站起来了。


  “再抱一下吧。”

  一个牛头不对马嘴的回答。



6


  这……算逃避话题吗?



7


  关宁的拥抱和爸爸很像。但路空文没怎么体会过父爱,也不知道那到底是种什么感觉,总之和妈妈抱他不太像,那估计就是了。

  妈妈抱着他的时候总是很难过,总是这样,好像他是个易碎的碗碟,下一秒就要碎掉了。


  哪有这么容易呢?


  他放空了脑袋,把下巴抵在男人宽阔的肩膀上,手臂贴在结实的后背上,身体接触的部分暖洋洋的,好像里面升起了太阳。路空文想象着太阳升起的模样,闭上了眼睛。


  空文。

  路空文……

  熟悉的声音,随着一声说不出来的叹息,消逝在了耳边。




——空文小贴士——

Q:绿色真的对眼睛有益?

A:在紧张的学习或工作后,在窗口眺望下远处的树木会感觉舒服,并不是绿色本身对眼睛有多大的好处,而是眺望远处的动作可缓解眼睛的疲劳状态。如果看33厘米以内的东西,即使是绿色的,对眼睛也没有益处。


……要不提前过个七夕?其实电影的内容已经忘的差不多了,ooc怪我!

另,我…真的……不会重庆话………

绿蚁话”

【关路】下坡导航

*原著电影设定掺着用

*不会重庆话也不会东北话,凑合说吧

*随便编点日常,不是那种有意义的故事


↓↓↓


基本每天,过早地醒来,散步,吃早饭,带另一份早饭回家,上班的日子上班,轮休的日子在家窝着,看路空文书架上桌面上或者地上堆着的各类小说。关宁感觉生活已经很久没有如此千篇一律。


偶尔也会出门。


足球场已经拆了,没有熟悉的地方可去,路空文就带他到处乱走。他不认路,并且十分怀疑路空文这个一天到晚只在家附近转悠的认不认路,路空文甩着两个膀子,说,你就挑下坡的路走嘛,省力气。关宁说,那下坡的路回头不就是上坡吗,路空文说,你换条路走噻,坐电梯,坐轻轨。


常去的地方是个...

*原著电影设定掺着用

*不会重庆话也不会东北话,凑合说吧

*随便编点日常,不是那种有意义的故事


↓↓↓



基本每天,过早地醒来,散步,吃早饭,带另一份早饭回家,上班的日子上班,轮休的日子在家窝着,看路空文书架上桌面上或者地上堆着的各类小说。关宁感觉生活已经很久没有如此千篇一律。


偶尔也会出门。


足球场已经拆了,没有熟悉的地方可去,路空文就带他到处乱走。他不认路,并且十分怀疑路空文这个一天到晚只在家附近转悠的认不认路,路空文甩着两个膀子,说,你就挑下坡的路走嘛,省力气。关宁说,那下坡的路回头不就是上坡吗,路空文说,你换条路走噻,坐电梯,坐轻轨。


常去的地方是个公园,或者说只是一段山路。路空文插着腰站在台阶上,或者支起腿坐在栏杆上,和嘉陵江隔着马路,隔着树叶,隔着并不透明的空气,但也能看见它浑浊的波光。


气温四十度,流汗是必然,但说热么,也不一定,不知道是因为在树荫里,还是因为四下无人。也许因为没有声音。


关宁走过很多地方,夏天都极度让人烦躁,走到这儿,突然感觉有哪里不一样,或者说感到熟悉,他没有意识到为什么,以为只是自己心态变了,直到路空文问他:听说东北夏天也没有知了叫?


这里虽然是南方,但没有知了叫。


林子里太安静了。关宁仔细回想,老家的风不管冷的热的,总能听到它们剐蹭任何东西时,发出金属一样寒光闪闪的声音,但这里的风圆润粘稠,完全没有声响。林子里太安静了。最多能听到有老太太一叠声呼喊什么,可能是叫她的孙辈,可能是召唤什么魔物。


顺着山路下坡,走到小岔路里,坐下,坐一天。面前,单轨列车呼啸而过,当然,你听不到它呼啸,它们安静地,一班一班地,把太阳牵往西天。看到日落,站起来,掸掉身上的蚂蚁。


这样的一天里,路空文通常捧着本子或者手机,文字和咸汗一道滚落,偶尔也什么都不拿,抱着膝盖,沉默过上午,沉默过下午,在太阳落山的时候伸个懒腰,说:关宁儿,帮老子看看,老子还是不是人?


然后下坡,找山下的路回家。真的不原路返回,真的不上坡。


下坡小路曲折,路空文摇晃在花叶冷水花和某种蕨类之间,关宁总要用力眨眼,他好像真的看见路空文变成老虎。


想不起来什么时候了,应该也不是多久之前,路空文说,写小说本来就是下坡之路。人往高处走,写小说的往低处流,写小说是创世神在人类基因里埋藏的自毁程序,小说写到最后,变成老虎,变成天狗,都是真事,合情并且合理。


他说,写小说就是剥离“人本身”和“被称为人的这个生物”的过程。上学的时候,组织学生活动,打麻将,重庆这个地方,社交恐惧症都是靠机麻治的,饭钱、零花,都能从牌桌上来,有结余随时能给女朋友买礼物,那是人应该过的日子。写小说之后啥子都没得了。


包括说,人还知道想死,但老虎只知道活起,那是真的毁灭。到那一天,我就在这座山里头,抓兔儿吃,下到到江边喝水,把嘴里头的兔血漱干净。我们去吃酸汤兔吧?


关宁还记得那次吃酸汤兔,明火大锅,他们对面而坐,热气顺着空调风糊路空文一脸,蒙蔽他的俩眼镜片。路空文左右躲闪,让不开水汽,索性挤过来。桌子就这么点儿宽,一边还靠着墙,两人坐一边那就是紧紧挨着。


关宁说,要不,要不我坐对面去吧。路空文稳坐钓鱼台,把关宁蘸料里的小米辣夹到自己碗里,说,到对面做啥子?关宁说,挤着,热。路空文说,有空调,热啥子?关宁说,这么多人,看着呢。路空文说,哦。


他闪身,关宁以为他要让,就起身,结果他只是探到桌子侧面去调火。路空文抬头看关宁,有点狡黠地笑,说,你一把年纪了,跟老子耍个朋友怎么还畏畏缩缩?关宁说,没有,就是……路空文说,就是什么?关宁说,就还是你们年轻人放得开。路空文这会儿反而含着胸挠起头,说,我哪里年轻,哎,莫管咯,我本来就是外向的人噻。


关宁回过神来,不知不觉已经出了树林,他还剩几级台阶要下,路空文已经走在平地上。


路空文感觉到他没跟上,回头问停下来做啥子,关宁摇头。


吃酸汤兔的路空文和在山里抓活兔子的老虎,确乎是同一个人。同一个人在坡路不同阶段的样子。下坡么,位移小,但路程正经是在增加,跟走平地或者上坡其实是一样的,谈不上是偷懒,更谈不上是错误,只是另一条路线罢了,同样通往电梯,或者轻轨。


关宁赶上去,和路空文并肩走,拐过一个弯,就看见一对老夫妻在爬敬老院门前的缓坡。老头手里提着一个塑料袋,袋里放着一个桃子。


路空文说,等你去看过北极熊,如果还回来,那我们恐怕要一起住到这么老。如果到时候我还没变成老虎,不至于活吃兔儿,那就吃桃子。买一个桃子,买的时候说好一人一半,吃的时候都是我的。


关宁说,北极熊……海洋馆看看得了。


路空文说,不得行,你一定要看去。不过你要回来,也未必能活这么老,我们两个吃烟,死得要早,以后一起得肺癌,肺里头全是肿瘤,烫火锅吃都要不得。


关宁点起根烟,打火机快没气了,咔,咔,咔,三下才点着。他说,吃桃子,还是吃桃子。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