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刺猬

12579浏览    12305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20-03-30 16:09
殷默灵_提诺痴汉协会副会长

【授权转载】刺猬
老师超喜欢画刺猬!!!❤❤❤
【掺杂有密林父子(与"刺猬"无关)】
P1:是John!刺猬
P2:是BC生贺【BC老师终于不打钱了吗x】
P3:MF!黄暴小刺猬
P4-P7:刺猬练习
P8:密林兔几
P9:密林猫咪
P10:父子蛋糕时间
——————————————
画师:Wonang
P1:
John the Hedgehog drinks milk tea when he feels down!
P2:
I forgotten upload this fan art!!!

LOVE YOU ;)!!!!!wkjduviapueyTTTTT
P3:
Hedgehog Martin don...

【授权转载】刺猬
老师超喜欢画刺猬!!!❤❤❤
【掺杂有密林父子(与"刺猬"无关)】
P1:是John!刺猬
P2:是BC生贺【BC老师终于不打钱了吗x】
P3:MF!黄暴小刺猬
P4-P7:刺猬练习
P8:密林兔几
P9:密林猫咪
P10:父子蛋糕时间
——————————————
画师:Wonang
P1:
John the Hedgehog drinks milk tea when he feels down!
P2:
I forgotten upload this fan art!!!

LOVE YOU ;)!!!!!wkjduviapueyTTTTT
P3:
Hedgehog Martin don’t like human’s hand!

Maybe…hate?

…Maybe only Ben??

P8:
Green wood Rabbit Family
초록숲 토끼 가족

P9:
Ada, you’re very fluffy…
*patience*
P10:
T: *not bad*
L: *I love it*
——————————————

Twitter传送门:
☆点我穿越☆

鲜活日本
一只出生在日本的,1岁大的小刺...

一只出生在日本的,1岁大的小刺猬Mie,每天日子悠哉悠哉的,个头只有手掌心那么丁点儿大,心都被萌化了

一只出生在日本的,1岁大的小刺猬Mie,每天日子悠哉悠哉的,个头只有手掌心那么丁点儿大,心都被萌化了

@宠物の私屋
有个主银带著小刺猬到世界各地旅...

有个主银带著小刺猬到世界各地旅游,突然感觉活得不如刺猬了

有个主银带著小刺猬到世界各地旅游,突然感觉活得不如刺猬了

Neko
最近好喜欢小刺猬啊~

最近好喜欢小刺猬啊~

最近好喜欢小刺猬啊~

+老板来碗牛肉面+

【OW/源藏】凛冬将至 (中 || 《白狼》番外 ) + 一点小气胃!

妈耶又有敏感词发不出去,一句话一句话试了,才发现敏感词是“撸了两把”的“撸”字,什么毛病!


这周忙炸啦!! 回家就只想摊平撸刺猬玩消消乐【。】

周末赶紧写点混更,更晚了I AM 骚瑞! 祝观看愉快~


前文:http://laobanlaiwanniuroumian.lofter.com/post/35f272_12cdbc29


2

这一觉睡得前所未有的舒坦,源氏醒来时候天已经大亮,一方阳光从窗帘缝隙漏出来斜斜铺在床角,空气被烘烤出初冬的味道。被窝很暖很柔软,房间静得只能听到秒针滴答轻响,白狼蓬松的大尾巴正服服帖帖地被他圈在怀里,而他的鼻尖埋在白狼的长发...

妈耶又有敏感词发不出去,一句话一句话试了,才发现敏感词是“撸了两把”的“撸”字,什么毛病!


这周忙炸啦!! 回家就只想摊平撸刺猬玩消消乐【。】

周末赶紧写点混更,更晚了I AM 骚瑞! 祝观看愉快~


前文:http://laobanlaiwanniuroumian.lofter.com/post/35f272_12cdbc29


2

这一觉睡得前所未有的舒坦,源氏醒来时候天已经大亮,一方阳光从窗帘缝隙漏出来斜斜铺在床角,空气被烘烤出初冬的味道。被窝很暖很柔软,房间静得只能听到秒针滴答轻响,白狼蓬松的大尾巴正服服帖帖地被他圈在怀里,而他的鼻尖埋在白狼的长发里,呼吸中都是森林雪原的冷冽香气。不用睁眼就能确认他们现在是怎样一副纠缠亲密的模样,紧挨着他的类人身体,暖炉一样在初冬辐射着舒适的热量。

真想一辈子这么睡下去啊,年轻有为的研究员没出息地感叹,在枕头里留恋地蹭了蹭,真想白狼能像睡着时候一样,一直老老实实呆在他身边。

肚子咕咕叫了两次,源氏终于放弃赖床。他最后闭着眼睛把狼尾巴从头到尾狠狠扌鲁了两把,睁眼起床,打算趁白狼睡得正香抓紧时间洗漱完毕做个早午饭,再抖擞精神回来“审问”半藏,对,软的不行来硬的,要严肃要凶恶,要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要严刑逼供要家法伺候。他扭头就对上一对清醒的金眸,白狼头发被他压着尾巴被他拽着,一脸严肃凶恶地瞪了他不知多久了。

源氏赶紧松开撸毛的双手,有点怂了:“啊,早,早啊。”

半藏不着痕迹抽回自己尾巴:“十一点了,你好能睡。”

源氏更怂了一点:“……我没有。”

立场调转,还没开始正式“审问”,气势上已经输了个彻底。源氏有些泄气地掀开被子坐起来,捞过床尾的衣服一件件地往头上套。算了,反正他又不能真的拿链子把人拴起来,白眼狼能在偶尔想到自己过来看看已经很不容易了。

“吃了饭再走?”他问,趿着拖鞋走到门口:“想吃什么?”半天没听到回答,源氏回头看到白狼裸着上身坐在床铺上,虽然还是一样的严肃凶恶但耳朵耷拉着,看上去……居然有点垂头丧气。

“怎么,哑巴了?吃什么?”源氏坚决不为所动,摸出手机开始翻电话号码:“想吃中餐或者披萨我可以点外卖,我记得你不喜欢熏肉?”

烦躁地甩了下尾巴,白狼头一仰:“我要在你这借住一段时间。”

源氏按手机的动作顿住了。

“‘岛田半藏’的证件都搞齐了,身份也很好用,在人类社会活动很方便,我不想再重新换一个。但冬天已经到了,往后气温只会越来越冷,日照越来越短,我没法一直维持人形。”

“所以?”

“……我需要一个可以安全过冬的地方。”

“哦。”源氏点点头,把手机放回兜里:“你不想让别人看到你这副模样,不想让人怀疑你的人类身份。所以要来我这躲一躲?”

“对。”白狼盯着他:“借住期间我不会出门,不会让人看见,不会给你添麻烦。”

“但这对我有什么好处?”源氏眯起眼睛,做作地耸了下肩膀:“我不喜欢跟不熟悉的人住在一起。”

“……”白狼忍耐地磨了磨尖牙:“我……会付钱的!”

“钱?”这倒是出乎人的意料,研究员来了兴趣:“你哪儿来的钱?有多少钱?”

半藏爬起来够到自己的外套,把兜里的假身份证钥匙八百年前样式的手机几张皱巴巴的零钞还有几颗草莓软糖(?)一股脑儿地倒在床上,清点之后脸黑了大半,将那几张不怎么体面的零钞往这边推了推:“暂时只有这些,家里还有一点,我可以之后再拿给你。”

“噗。”源氏没绷住笑了出来,显然被白狼误解了,脸色立刻变得更难看,尾巴警惕地竖起:“以狼族的荣誉发誓,我以后一定会存够钱给你的。”

“说真的,你的这些钱——”源氏歪着脑袋拿手指拨了拨那几颗匪夷所思的粉红色糖果:“还不够叫一顿外卖。”

白狼咬牙切齿又拿他毫无办法,源氏坏心眼地装出不耐烦的样子,暗暗好奇半藏还能拿出什么东西来“交换”。最终,走投无路的狼群首领思考半晌,提出了更加忍辱负重丧权辱国的条件:“……我可以……做家务。”

“噗。”再一次没绷住。

白狼假装没听到,硬着头皮说完:“打扫卫生,洗衣服,洗碗都可以。”顿了一下,“做饭……我不会,但如有必要可以学。

“我吃很少,睡地上,就待在阁楼或者书房,哪儿都行。也不会发出声音,你可以当我不存在,不用管我。”

“最多三个月,我只需要三个月。”

这时候还要继续做个混蛋也太为难,源氏叹了口气:“你不用睡地上,所有房间都可以自由进出,啊,但电脑里的资料最好不要碰,弄丢我就死定了。”

白狼张了张嘴,竖着耳朵望过来。

“做饭还是我来吧。”源氏一边说一边往门口走:“意面你吃吗?冰箱里应该还剩了点牛肉和番茄,还有生菜黄瓜可以做个沙拉。”

“吃……”

“话说,暖床在‘做家务’的业务范围内吗?”

“……?那是什么?如有必要我可以学——”

“算了!没什么!当我没说!我去做饭了!”

白狼抖抖耳朵看着源氏差不多是落荒而逃迅速消失在楼道口的背影,一脸茫然。一人一狼的同居生活就这样正式开始。

 

 

然而,甜甜蜜蜜卿卿我我,同个屋檐下眉来眼去再一不小心擦枪走火,朝夕相处情絮暗生,搞不好就有情人终成眷属了等等等等最适合二人世界中发生的美好设定并没有如期望中到来。不仅因为白狼在某方面特别迟钝油盐不进,更过分的是——

“他骗我!都是骗我!”岛田源氏研究员悲愤地对着手机控诉,还因为怕被同居人听到而不得不偷偷摸摸躲在厕所:“什么‘吃很少睡地板做家务’都是骗人的!哦,做家务倒是真的,但那是因为他有洁癖啊!到底为什么一个几年前还住森林随便往地上一躺就能睡的兽人会有洁癖?!我现在抽支烟都要被赶到院子里抽!凭什么啊?”情真意切,非常感人,完全不顾损友Sombra在另一头已经抱着话筒滚到床下笑到肚子痛。

 

首先是“吃”上面不可调和的矛盾。

比起大鱼大肉源氏更喜欢蔬菜水果,虽算不上素食主义也绝对是健康生活平衡饮食。而白狼,作为一个被森林和雪原养大的生物,居然热爱高热量的垃圾食品,还居然他妈挑食!顿顿都想吃炸鸡烤肉汉堡热狗披萨,饭后要整点冰淇淋蛋糕甜甜圈,没事儿还总喜欢嚼点糖果薯片的小零食。倒不是说半藏挑剔难伺候,也不是源氏养不起,但……这个……就是……如果某次午饭只做了蔬菜汤和沙拉,白狼凑着碗边嗅一嗅没闻到肉味儿之后就耷拉下耳朵,兴趣缺缺拿汤勺一口口扒白饭的样子——实在,太谴责饲主的良心了。挑食也就算了,还暴饮暴食。哇,源氏简直不知道他哪儿来的自信张嘴就敢说“我吃很少”。白狼没吃饱也不会直说,就坐立难安地在厨房和冰箱前甩着尾巴转悠,以此鞭策饲主已经伤痕累累的良心。源氏没办法,按照白狼的喜好做了丰盛肉食外加餐后甜点的食谱,一周之后白狼还是毛皮油光水滑低头八块腹肌,源氏自己重了八斤腰围大了一号,气得砸称。

 

其次就是半藏的严重洁癖。

他的确承包了家里几乎所有的卫生打扫工作,还从各个旮旯角落翻出过源氏几百年前扔了就忘了的脏袜子,有一次甚至还翻出了一条内裤(“啊啊啊我来我来别动放下我自己来!”)。房间整理得井井有条,床铺永远整整齐齐,玻璃窗干净得就跟没玻璃一样。这些当然还是很好的,但关于打扫卫生的最大问题是:半藏坚决不准源氏在房间里抽烟。烟味大,烟灰还会乱飘,要是一不小心落在刚拖过的地板上,白狼就会抓狂,就会暴走,就会无限逼近杀戮态。憋屈的屋主跪在地上一边拿抹布一点点擦自己刚落的烟灰,一边小声逼逼:“有一点烟灰又怎么了,你怎么不说屋子里到处都是你掉的毛。”

可惜狼的听力太过优秀,立刻转过身来:“你说什么?”

“没什么……”

“我掉毛?我什么时候掉毛?我从不掉毛!”

“好好好行行行我错了!”源氏赶紧投降。

半藏很是生气,挥舞着拖把大踏步走出客厅,在空气中上上下下浮沉的白毛中恶狠狠地再次强调:“我不掉毛!”

 

当然,比起最后一个问题,这些简直都不算问题。那就是,白狼,他,裸睡。

要了人命了。

刚开始源氏(带了点私心地)告诉白狼不用睡地板,客房也没收拾,可以暂时和自己一起睡的时候大概万万没想到会有今天。

当时白狼点点头,非常严肃地说:“我上网查过了,我可以暖床。”

源氏差点腿软地摔在床上:“什——我没有,我只是,开玩笑的……”

“这不难。”半藏二话不说跨上床:“我们狼群也经常一起睡觉互相取暖,雪原的冬天毕竟太冷了。”

“哦,哦……”想歪了的研究员情绪有些低落:“行吧。”

然而接下来白狼开始一件件脱衣服,上半身脱得精光之后非常坦然淡定地开始脱裤子。源氏目瞪口呆半晌之后跳起来抓住了白狼已经放在了内裤边缘上的手:“你,你干什么?”

白狼一脸看傻逼的表情:“睡觉?”

“睡觉……睡觉干嘛要脱内裤?”

“穿着睡不舒服,勒尾巴。”

“……”啊,多么正当的理由,源氏简直无话可说。

自己骗来的狼,跪着也要睡完。当然,这天晚上研究员根本没有睡,睁眼看天花板看到了天亮,第二天赶紧把客房收拾出来给半藏用了。

 

——TBC——



欺负他们怎么那么好玩哈哈哈【你个死变态!】


++++


接下来是不讲道理的“胖藏藏是不是超可爱快说是的”时间。







刺猬的肚皮真的超~~软~~~ 

每天我玩电脑时候就挨着我的手趴在旁边,心都化了汪汪汪!

【沉迷刺猬,日渐咸鱼。】



谜瑚

一组小刺猬:-)《方头恐龙》图by谜瑚,文by赵冰波。[谜瑚岛报道]

一组小刺猬:-)《方头恐龙》图by谜瑚,文by赵冰波。[谜瑚岛报道]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