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剁椒鱼头

49737浏览    581参与
瑕

空桑非正式日报第四期

空桑非正式日报

【第四期】——新的一年头发要保护好

{1}

少主(观察良久):太极芋泥发量真足,还可以拿头发做扇坠,鼎湖上素看了都羡慕。

鼎湖上素(双手合十):一切都是空,都是身外之物,身为空桑少主不可如此重视此等不重要的事物——

少主: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我还是比较重视头发的。

鼎湖上素:那贫僧还是,五蕴皆为空!

少主:(被动沉默)

鼎湖上素:听贫道给你好好上上一课吧

【后来据鹄羹描述,要是德州扒鸡晚去一步少主就要遁入空门了】


{2}

陆吾:说起来少主小时候是长发怎么现在一直是短发了?

少主:陆吾你眼神有问题啊,短发我还怎么双马尾?

西湖醋鱼:小伢儿你真秃了?...

空桑非正式日报

【第四期】——新的一年头发要保护好

{1}

少主(观察良久):太极芋泥发量真足,还可以拿头发做扇坠,鼎湖上素看了都羡慕。

鼎湖上素(双手合十):一切都是空,都是身外之物,身为空桑少主不可如此重视此等不重要的事物——

少主: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我还是比较重视头发的。

鼎湖上素:那贫僧还是,五蕴皆为空!

少主:(被动沉默)

鼎湖上素:听贫道给你好好上上一课吧

【后来据鹄羹描述,要是德州扒鸡晚去一步少主就要遁入空门了】


{2}

陆吾:说起来少主小时候是长发怎么现在一直是短发了?

少主:陆吾你眼神有问题啊,短发我还怎么双马尾?

西湖醋鱼:小伢儿你真秃了?

少主:……(直接把一本《如何学会说话》摁到了西湖醋鱼脸上)

少主:因为,我天天帮长发的龙须酥啊什么的梳头……就够了……(突然疲惫脸)

龙须酥:卦象告诉我今日来这里会有转——(手中的卜卦书掉落在地)少主原来……原来我给您带来了这么多麻烦吗……

少主(活力满满冲上前抱住龙须酥的,的,头发?):每天帮龙须酥梳头感觉就像给自己梳头一样得到了精神的满足呢!!!!!超爽的!!超满足!!!还有子推燕的燕子啾啾!!!

少主:啊就算是食魂也会掉头发的

少主:(蹲地上捡头发)

 

陆吾:燕子啾啾不是你梳的是他自己的发尾啊!不要给自己加戏!!

少主:猫还掉毛(直接从陆吾身上揪了一大把)

陆吾:化成短毛猫已经很给你面子了!

少主:谁怕谁啊这儿一堆长发人士你有本事化啊我看你就是怕长毛显得自己更肥才化的短毛

陆吾:——!!!

 

饺子:老大不小的两个人了还打架打得满地板滚,传出去被整个天界笑话,来,这是药,慢·慢·喝

 


{3}

少主:西湖醋鱼——!

西湖醋鱼:干啥啊找叔叔我准没好事,这么晚了还不睡小心秃头哦?

少主(一把掀开西湖醋鱼的斗笠):哼!让我看看你下面——嗯?

【手里的斗笠上黏着头发(梗来自漫画《绝顶》】

少主(僵硬转头):啊——!好亮!!好刺眼啊!!

西湖醋鱼:(手刀)

少主:呃(晕厥)

西湖醋鱼:哎呀呀让饺子配个让少主忘记今天的事情的药吧(摸摸光头,拾起斗笠)

 


{4} 

少主:饺子,我是很认真的

饺子:嗯?

少主:我真的很认真,你要相信我

饺子:嗯,你说

少主:我真没有在开玩笑,你一定、一定要同样认真的告诉我

饺子:说吧少主

少主:咱们空桑……到底有几个食魂秃了?

饺子:……

少主:麻婆豆腐肯定是吧,他老熬夜打游戏;西湖醋鱼老是不摘斗笠也很奇怪而且我不知为啥提到他的头发就后颈痛……你看鼎湖上素秃得那么光明正大,还有还有从太极芋泥房间里扫出来的头发多得直接把臭鳜鱼吓哭……

饺子:……

少主:饺子?

饺子:你说谁熬夜打游戏?

少主:……我有事去凡间一趟,三个月后回来拜拜

【事后】

麻婆豆腐:等我逮到那个瓜娃子我嚯了他脑壳!

【第二天】

不知道为什么第二天麻婆豆腐跟剁椒鱼头打了一架(。

剁椒鱼头:(不明就里却又很理直气壮的背锅)

其后剁椒鱼头做出来的菜都是辣的,麻婆豆腐第三天做出了更辣的,空桑因他俩整整辣了一个礼拜之后以饺子的苦味徐州蜜三刀而结束

空桑食客:辣到重口苦到无舌

 

 

【事实其实很简单】

剁椒鱼头:你要剁谁的脑壳?!

麻婆豆腐:搞铲铲,小娃儿起开

剁椒鱼头:不走,你给我说清楚

麻婆豆腐:毛了?行这事先跟你在这整清楚


人间四狱天

暴躁老哥组和少主喵(。•ﻌ•。)

原梗放在p2啦~

暴躁老哥组和少主喵(。•ﻌ•。)

原梗放在p2啦~

7

少主给他们的对联

  纯属玩梗,ooc爆炸。


莲花血鸭

  被动次次触发

  白字一如既往

横批 绝不暴击


诗礼银杏

  水月没有命中

  谦风次次驱散

横批 明年还演


佛跳墙

  青铜大招一下

  对面没有晕眩

横批 大招假的


北京烤鸭

  腰果从不禁疗

  厨艺必定演员

横批 下次还敢


德州扒鸡

  我方CD马上...

  纯属玩梗,ooc爆炸。



莲花血鸭

  被动次次触发

  白字一如既往

横批 绝不暴击


诗礼银杏

  水月没有命中

  谦风次次驱散

横批 明年还演


佛跳墙

  青铜大招一下

  对面没有晕眩

横批 大招假的


北京烤鸭

  腰果从不禁疗

  厨艺必定演员

横批 下次还敢


德州扒鸡

  我方CD马上好

  大招早早开好了

横批 智障AI


剁椒鱼头

  挨打叠毒真优秀

  奈何闪避总是出

横批 别闪避了


一品锅

  大招一推美滋滋

  对面扒鸡已就位

横批 还我调料

 


  

纪煦不继续

[食物语乙女向]关于向喜欢的人表白这件小事(上)

有些人标题打了个(上)实际上也不知道会不会有(下)

*剁椒鱼头/松鼠鳜鱼

*校园paro,ooc严重(你好意思


「剁椒鱼头场合」

你在下课后,沿着那条走过无数遍的路,飞奔到心上人课室的门口,往里偷瞄一眼又迅速躲开——

咝,等会儿该说啥?

“哈喽?我来表白?”好草率啊。

“帅哥,谈恋爱吗?”好轻浮…

“我……我喜欢你!请跟我在一起吧!”太老套了!!

偶像剧里那种左扭扭右扭扭的清纯学妹风格,作为空桑学院的大姐头(?)的你实在学不来啊!!!

你正揪着发尖纠结的时候,心心念念的人却从教室里走了出来。

剁椒鱼头稍带些不确定地点点你的肩膀,见是你回头后,眸中先是欣喜掠...

有些人标题打了个(上)实际上也不知道会不会有(下)

*剁椒鱼头/松鼠鳜鱼

*校园paro,ooc严重(你好意思





「剁椒鱼头场合」

你在下课后,沿着那条走过无数遍的路,飞奔到心上人课室的门口,往里偷瞄一眼又迅速躲开——

咝,等会儿该说啥?

“哈喽?我来表白?”好草率啊。

“帅哥,谈恋爱吗?”好轻浮…

“我……我喜欢你!请跟我在一起吧!”太老套了!!

偶像剧里那种左扭扭右扭扭的清纯学妹风格,作为空桑学院的大姐头(?)的你实在学不来啊!!!

你正揪着发尖纠结的时候,心心念念的人却从教室里走了出来。

剁椒鱼头稍带些不确定地点点你的肩膀,见是你回头后,眸中先是欣喜掠过,然后轻咳几声,不自在地摸摸围巾:“……怎…怎么了吗?找我?”

你一激灵,连忙退了好几步:“啊没…不是……诶……!”手在空中胡乱地挥舞着,你向后倒去。

“小心——”

他顾不上围巾,伸出手去抓你的手腕。你被拉住后,又重心前倾扑向他的怀里,一边心里想着“大事不好要发生偶像剧情节了!”,一边生无可恋地任其发展。

你欲哭无泪:完了完了,以剁椒鱼头的脾气,我估计要被他讨厌死了!!别说表白了,估计以后要被见一次打一次吧!……

说起这个,你不由得想起那天你跟他一起在去饭堂的路上时,碰到一个长相可爱的学妹,支支吾吾了半天,最后“不小心”地跌进他怀里。她躲到一边,假装不经意地瞄了他一眼。他竟然躲开了那个女孩儿,任由她一个踉跄向前扑去,正了正围巾,声音中带了几分明显的隐忍:“我真的,很讨厌投怀送抱的女生……”

他眉头都拧到了一起。

你看着那女孩儿目瞪口呆的模样,虽然知道不正确但还是忍不住暗暗地幸灾乐祸。你强忍笑意,戳戳剁椒鱼头的手臂:“不要向女孩子发火噢!控制住,控制住,深呼吸——”

他的眉眼一下柔软下来,轻轻地“嗯”了一声,你也感觉到他的火气慢慢消了。

没想到你也有今天。

你扑进他怀里以后,直接放弃挣扎,干脆直接紧紧地抱着他,脸埋到他的围巾处:“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我我喜欢你!但是我我是失手的我不是故意来投怀送抱的……”

他半晌没说话。你小心翼翼地抬头,双眼亮晶晶地看着剁椒鱼头。他一只手半掩着脸,另一只手把你揽入怀里。

“没关系……我也……”

你心里猛地“噗通”一下:“你也……?”

“就、就是……喜欢你啦……”

他挠挠脸,脸红红的,拉起你的手:

“跟你在一起的时候,脾气都好了不少。”






「松鼠鳜鱼场合」

“嗯嗯,做好准备了……”

你靠着自言自语来掩饰紧张,第1302次掏出你的随身镜,左照照右照照,理了理刘海,露出一个标准的邻家妹妹微笑。

这个自小就跟你一起长大的邻居家小哥哥,你从小就芳心暗许。而且这么几年来,你就没见过他跟除了你以外的异性走近过。用他的话来说:“你就可以了,没必要。”

//////哦哟好羞涩哦。

你看见他单肩背着包从他家走出来,做好了最后的心理准备,朝他热情地招招手:“松鼠鳜鱼!”

你走过去,他回头,声音是惯常的冷静淡定又带了一分只留给你的专属温柔:“一起走吗?”“嗯嗯!”

两人并排一起走,看上去似乎跟平时并没有什么两样。聊天的氛围也并不算十分火热,大部分时间都是你说他听,偶尔给出一点自己的看法。

当然,他总是维护着你的。

当你说起“昨天有个男生向我表白”时,你没有注意到他眼神中那一抹匆匆的狠戾。

“…你怎么做的?”“当然是拒绝他啊!”你理所当然地说道,“我都有喜欢的人了,怎么可能……”

哎呀,说漏嘴了。

你心里有些懊恼。你还没找到好的切入点呢,怎么就这么唐突地说出来了……

他的呼吸微微急促起来,停下脚步,看着你:“……你怎么没说过…”

他的眼里是藏不住的失落。

你心中暗笑他这个腼腆的傻瓜,想再逗逗他:“我为什么要跟你说?”你看不见他面具下的脸,但大概猜出他是不高兴的。他在原地无语凝噎一会儿,手插着裤袋继续走:“也是,毕竟是你私人的事情,我不方便干涉。”

你看着他有点儿生闷气的模样,不由得心生一计,大胆起来,伸手挑掉他的面具,未等他反应过来便踮起脚在他的唇上落下蜻蜓点水的一吻。

“我还以为我喜欢的人知道呢。”

话音刚落,你又赶紧捂住脸,只觉得脸上是止不住地发烫。指尖又微微张开,露出一些缝隙来看他。

他面上强装淡定,耳尖却红得不像话——而且连他的面具都忘了捡。

“噢…走吧。”

你惊愕地看向他。他他他他,没什么反应吗??

像是感应到你的内心所想,他抿抿唇,又补充了一句。

“你喜欢的人走了,我喜欢的人怎么还不走。”

恒星恐惧

【食物语乙女向】报告!少主私藏表情包

  *含有锅包肉/剁椒鱼头/太白鸭

  *偷做几位的表情包被抓包的场合,ooc,图个乐子


  锅包肉


  你最近热衷于收集食魂们的表情包,加上你是个配字小能手,那些表情包的沙雕档次只高不低,匿名成为了空桑的表情包大手。


  你配字配得实在困极了,发现还有小几百张表情包没有嵌字,就觉得太阳穴突突地跳,于是脑袋一歪,努力安慰自己:我就睡一会儿。


  锅包肉进来的时候,听见你正喃喃地讲梦话。他颇有兴趣地上前,先是给你盖上了毛绒绒的小毯子,而后就开始窃听...

  *含有锅包肉/剁椒鱼头/太白鸭

  *偷做几位的表情包被抓包的场合,ooc,图个乐子



  锅包肉


  你最近热衷于收集食魂们的表情包,加上你是个配字小能手,那些表情包的沙雕档次只高不低,匿名成为了空桑的表情包大手。


  你配字配得实在困极了,发现还有小几百张表情包没有嵌字,就觉得太阳穴突突地跳,于是脑袋一歪,努力安慰自己:我就睡一会儿。


  锅包肉进来的时候,听见你正喃喃地讲梦话。他颇有兴趣地上前,先是给你盖上了毛绒绒的小毯子,而后就开始窃听你的梦话内容。


  “哼哼……让你,总是罚我,”你咂吧咂吧嘴,不满的语调里又好像藏满了委屈,声音有点模糊不清的软糯,“我把你表情包……发群里!”


  锅包肉听着你没头没尾的抱怨,也没当一回事,只觉得你这副可怜样子着实让人心都跟着被揪了下,伏着身子打量了好一会儿你憨憨俏俏的小脸蛋。


  ……可是也没多久,他注意到了你手上还未锁屏的手机。


  “您怎么总是犯迷糊呢。”锅包肉极轻地叹了口气,想帮你把手机锁屏了放好,可当他看清楚手机的内容时,嘴角明显抽动了一下。


  手机里显示的是P图软件的界面,而画面的主角正是东坡肉……和他自己,这是上次他和东坡肉一块儿喝酒的画面,他当时喝得有点断片,根本没注意到这小家伙竟然拍了照。


  还加了“狼狈为奸”四个大字。


  他捏紧了手机,保持着脸上的笑容,把相册里他的十几张表情包都删了,然后拍下了你睡觉流口水的照片。


  虽然最终也还是没想到加上什么配字,但你醒来之后看见了桌上的小纸条。


  “不务正业,明天上午,悬崖报菜名。”


  剁椒鱼头


  剁椒鱼头跟你没有敲门的习惯,从来没有。


  他为什么不敲门!你尴尬地抬起头和他面面相觑,关掉了手机屏幕,你刚刚正好在给他和麻婆豆腐的表情包配字,还没想好加点什么,想了好几个方案,你笑得开怀,正主就急匆匆地推门进来了,好像还……看见了什么。


  这个感觉,太像了!和你小时候深更半夜起来玩游戏机,爹爹刚好进来给你盖被子的时候,也是这个感觉,妙不可言。


  “你看着我照片傻乐什么?”剁椒鱼头应该是误会了什么,从来不拐弯抹角,说话直接得很,可是你着实眼尖,留意到了他脸上浮起了两朵不自然的红云。


  你本来想反驳点什么,但对上他过于直白的目光后,你如鲠在喉,什么也没说出来,竟也生出点不好意思来,低下头什么也不说。


  剁椒鱼头看着你,觉得胸口好像有什么堵着似的,他别开了目光,干脆不再看你。“算了算了,我又没怪你。”


  你如获大赦地舒了口气,大脑飞速运转着,迫切地想找点东西来转移话题,但是搜索结果为零,愣是屁也没想出来。


  “手机给我,我也想看。”


  ?


  你诧异地看着他,他倒是没有一点开玩笑的意思,坦坦荡荡地伸出了手,你却在想着跟他坦白和被他发现,哪个会死得更惨一点。


  “看吧看吧!”事已至此,你只好硬着头皮给手机解了锁,把烫手山芋丢了出去。


  表情包的画面是剁椒鱼头上次和麻婆豆腐准备掐架的时候,两位食魂黑着脸,一个叉着腰,一个环着胸,本来是张没问题的照片,也不是不值得纪念。


  怪就怪你配的“高手过招”写的太大了。


  房间里陷入了诡异的沉默,你定了三秒,发现不太对,拔腿就跑,好在你身体好跑得快,剁椒鱼头在后面的那声“我看你是脑袋不清醒,要不我也跟你过两招”你甚至都没能听得太清。


  事情的结果就是某空桑少主为躲避食魂追杀,微信步数从倒数直直飙升到了第一名,最后还是被两位食魂逼着删掉了静心制作的高手过招表情包。



  太白鸭



  太白鸭一言不发地按着你的门,你躲在门后使劲推了推,房门纹丝不动,关门未果,你只好睁眼说瞎话:“我好困,我想睡觉了。”


  屁话,说出来你自己都后悔了,晚上七点半,夜宵时间还没到,你自己都不信。


  可是谁让你和他聊天的时候聊太嗨,顺手把他那张“喝了假酒”的表情包发出去了呢?你觉得女人的第六感果然很准,刚好要去关门,那人就大步流星地过来了。


  他看着你因为心虚地编胡话的样子,又不敢和你对视,禁不住笑出了声,不是嘲讽的笑,也不是狂气的笑,就是单纯因为心情愉快而作出的反应。


  你惊喜地抬起头,看他的眼角眉梢都带着愉悦,看他虾子似的笑弯了腰,看他没有丝毫气恼的样子,便小心地试探着问:“你不恼?”


  “恼啊。”他其实根本不恼,也不知道你所知为何,只是想顺着你的话逗逗你,却发觉你听见这话之后,又试图把门关上,不禁叫人觉得好笑。


  “你要是生气,我就删掉表情包不发了!”你求生欲强,知道这时候都应该说什么,还学会了投其所好,探出半个身子巴结道:“我,我给你保证删得干干净净不留痕迹,等下过了夜宵时间,我带你喝酒去!”


  “为什么删?”太白鸭愣了愣。


  你也愣了愣:“啊?”


  “为什么删?我觉得那张表情包好看,”他毫不避讳地夸赞道,“你还有没有我的表情包?”

顾北栀(求点开主页!!!)

【少主all】晨间旖旎

#听说写文能变欧,我来试试这个玄学管不管用

#祝各位都一发入魂,抽出自己想要的食魂


佛跳墙的场合:
在不知道经历了多少次佛跳墙爬床的事件后,你已经可以熟练地在他爬上来的那一刻准准地搂住他的腰,抱着他打一个滚,然后继续睡。

当然佛跳墙对于你这种略显孩子气的举动是非常无奈的,虽然口中调笑着美人还是这么孩子气,但不难看出,他对你下意识的撒娇和依赖还是十分受用的。

不过这种小奶狗一样的形象也只出现于这短短的十几分钟,等到锅包肉来了后,你就重新回到空桑少主的身份中去,接连不断的工作把你迅速打磨成了一个上能打太阳下能修月亮的成熟少主,毫不谬赞的说,你现在也算是能接起这一摊重任来了。

这样虽然是所有人包括你自己...

#听说写文能变欧,我来试试这个玄学管不管用

#祝各位都一发入魂,抽出自己想要的食魂


佛跳墙的场合:
在不知道经历了多少次佛跳墙爬床的事件后,你已经可以熟练地在他爬上来的那一刻准准地搂住他的腰,抱着他打一个滚,然后继续睡。

当然佛跳墙对于你这种略显孩子气的举动是非常无奈的,虽然口中调笑着美人还是这么孩子气,但不难看出,他对你下意识的撒娇和依赖还是十分受用的。

不过这种小奶狗一样的形象也只出现于这短短的十几分钟,等到锅包肉来了后,你就重新回到空桑少主的身份中去,接连不断的工作把你迅速打磨成了一个上能打太阳下能修月亮的成熟少主,毫不谬赞的说,你现在也算是能接起这一摊重任来了。

这样虽然是所有人包括你自己都一直以来期望的目标,但对于佛跳墙这个男朋友来说,你跟他在一起的时间却大大缩减,而在他面前也很少有之前的那种天真。

当你问及他的时候,佛跳墙翻了个身,将你紧紧地搂在怀里。

“福某自然是希望能够与美人朝夕相处。”

“但福某早前便说过,无论美人要做什么,福某都会全力支持。”

“若说人一生皆有信仰,那你便是我此生唯一的光明。”

“你即是我的神明。”

龙井虾仁的场合:
说实在的,能够一大清早地就发现龙井居士在自己的怀抱里,可是不可多得的美事。

这次机会倒可以说是天上掉馅饼,要认真论起来可能还得感谢楼上的佛跳墙。正因为他天天坚持不懈地爬床叫人,导致正牌男朋友龙井虾仁难得一次地吃了醋,在你的顺水推舟下把佛跳墙给挤到一边,亲自来叫你起床。

当然,既然是夫夫关系,就不用搞什么大早上再过来之类的胡里花哨的玩意,在你的盛情邀请和龙井的半推半就下,你们成功地在前一天晚上滚了一晚床单,然后第二天顺理成章地享受了一把由对方叫早安的福利。

至于早安吻什么的,你表示,虽然你这个空桑少主十分想要,但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害羞的龙井虾仁可完全没有心软的趋势,直接在你黏黏糊糊想凑过来再来一发的时候把你一脚给踹了下去,还附赠了一声冷呵。

“晨//勃是正常反应,”自认为是正常男人的你对龙井虾仁这个举动十分不解,“居士,难道你就没有那方面的冲动吗?”

对天发誓,你这真的是正常的好奇,但很显然,对方并不这么觉得。

于是充满求知欲却没有求生欲的空桑少主顺理成章地被赶出了门。

从走廊里走过的锅包肉已经见怪不怪,并开始考虑要不要在过年的时候给龙井虾仁颁发一面锦旗,表彰他为督促空桑少主干活做出卓越贡献。

剁椒鱼头的场合:
跟剁椒鱼头一起起床完全没有什么旖旎感。

因为在醒来的那一刻,他因为太激动,头唰的一下不知道飞到了哪儿去。

最后你们一起放弃睡懒觉的机会爬起来找了半天头。

若糖

【剁椒鱼头X男少主】非酋又怎样,我有红绸就够了

灵感来自我上几张日常图


又差一点,我颓废的摊在红绸怀里,把脸埋进他的围巾不想出来。剁椒鱼头叹了口气,摸摸我的头道:“糖儿,没关系的,休息一会吧。”他不知道我最近怎么了,疯了一样的做任务攒魂芯,以前有活动时我都没这么拼命的。我正自闭于众食魂关键时候掉链子,听了他这句话,突然有种委屈的感觉,再开口就带了点哭腔:“可是,我真的好想要屠苏酒啊,我知道我非酋,我刚入坑的时候,什么都不知道,对食魂也没什么了解,抽到了你。你一路陪我走过来,你知道的最清楚,如果我一开始就想要你的话,我可能到现在还没有你,我想想就后怕。我就一直不敢说我想要屠苏酒,我怕我一说就肯定抽不到了。我为什么这么拼命,因为我是真的好...

灵感来自我上几张日常图


又差一点,我颓废的摊在红绸怀里,把脸埋进他的围巾不想出来。剁椒鱼头叹了口气,摸摸我的头道:“糖儿,没关系的,休息一会吧。”他不知道我最近怎么了,疯了一样的做任务攒魂芯,以前有活动时我都没这么拼命的。我正自闭于众食魂关键时候掉链子,听了他这句话,突然有种委屈的感觉,再开口就带了点哭腔:“可是,我真的好想要屠苏酒啊,我知道我非酋,我刚入坑的时候,什么都不知道,对食魂也没什么了解,抽到了你。你一路陪我走过来,你知道的最清楚,如果我一开始就想要你的话,我可能到现在还没有你,我想想就后怕。我就一直不敢说我想要屠苏酒,我怕我一说就肯定抽不到了。我为什么这么拼命,因为我是真的好想要屠苏酒啊。”说着说着我的眼泪就开始往下掉,我一直觉得哭是一件很丢脸的事,但在剁椒鱼头面前我却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他静静地听着我哭诉,什么也没说,只是用力把我拥的更紧了些。

经过这么一闹我反而不着急攒魂芯了,我想要屠苏酒已经说出来了,也不可能抽到了,别的……也无所谓了。

但是事情还没有结束,我这几天刷资源特别顺,简直易如反掌,我一开始还特别疑惑:那桌子菜总算听了我的碎碎念(大概就是爆击暴击暴击之类的)吗?


剁椒鱼头:“其实是我和他们说了一下,让他们注意点。”

我:“哇红绸我爱你!陪你玩鲨鱼拔牙!”


好短【自己都看不下去了】


安羽夏天

新活动开门五单抽,感觉这是限定自己又能全部拿到手!

新活动开门五单抽,感觉这是限定自己又能全部拿到手!

爱i.艾艾

【剁椒鱼头】下雪了

*无恋爱剧情。

下雪了。

冬天是个时常下雪的季节,老天爷喜欢在这个季节给地铺上厚厚的一层被子,银装素裹的,好看得很。世间是一片的纯白,你融着我,我融着你,分不了彼此。等到有那么些晴天,晒薄了被子,便又会打了个呵欠,酌情给被子添上一些厚度。增了减,减了增。

过年临近,自然而然就要准备上许多事物,比如装扮饰品,比如烟花爆竹,又比如说年夜饭。虽然现在还不是做年夜饭的时候,但这并不妨碍在做年夜饭进一步磨炼自己的厨艺,勤快之程度连锅包肉都怀疑我是不是被雷劈了。真是的,我平常也还是有好好练习的好不好,有必要这个样子吗,不满的嘟囔了几声,继续专注精神翻动锅里的菜。

正是寒冬之时,炒些辣的菜也好取取暖...

*无恋爱剧情。

下雪了。

冬天是个时常下雪的季节,老天爷喜欢在这个季节给地铺上厚厚的一层被子,银装素裹的,好看得很。世间是一片的纯白,你融着我,我融着你,分不了彼此。等到有那么些晴天,晒薄了被子,便又会打了个呵欠,酌情给被子添上一些厚度。增了减,减了增。

过年临近,自然而然就要准备上许多事物,比如装扮饰品,比如烟花爆竹,又比如说年夜饭。虽然现在还不是做年夜饭的时候,但这并不妨碍在做年夜饭进一步磨炼自己的厨艺,勤快之程度连锅包肉都怀疑我是不是被雷劈了。真是的,我平常也还是有好好练习的好不好,有必要这个样子吗,不满的嘟囔了几声,继续专注精神翻动锅里的菜。

正是寒冬之时,炒些辣的菜也好取取暖散散寒,洗干净了锅子,从橱柜中翻出一罐红艳艳的剁椒,就决定是你了!剁椒鱼头!不过鱼头好像没有了,得先去鱼塘捞几条鱼来才行,再去找一下剁椒鱼头本鱼好了,他应该比我更加知道如何做出美味的剁椒鱼头。敲定主意,将罐子搁在桌上,小跑着去找人了。

然而绕了小半圈也没有找到人,甚至都没有回讯息,迫不得已就只能先回厨房练着,等后面遇到了再把人抓过来好好请教一番,却没想到这一打开厨房门苦寻不见人影的剁椒鱼头就站在案台前扯着围巾低头像是在思考什么的样子。踮了脚走到他的身边,拍拍他的肩膀,小小声喊了他的名字。

“剁椒鱼头?”

“是谁在吓我!信不信我砍…….啊,是你啊。”剁椒鱼头狠狠一瞪眼,着实将我吓了一跳呆愣住,还没等我开口道歉他就抢先在我面前开了口。“不好意思,我不是有意冲你发火的,就是被突然吓了一跳一时之间没忍住,你不会生我气吧。”

“噗,”所谓阴转晴大概便是如此,还没来得及小小失落委屈一番,便被这急言急语逗笑了,倒像是我在吼他那样。伸手在他的发顶上揉了揉,顺带捏了捏他的脸,看上去有些疑惑不解的样子实在是过分可爱。“放心好了我没有生你的气,不过你怎么在厨房,我刚刚还满空桑的找你,讯息也没见到你回我。”

“你刚刚去找我了吗?”剁椒鱼头的眼睛亮了一亮,将口袋里的手机摸出来一看,顿时失了神色,满脸都是大写的懊恼。“出门走得急,没注意到手机已经没电了。”他抓了抓自己的长发,灰蓝色的齐了腰,十分好看。

“没关系,反正现在找到了就好,我想改良一下剁椒鱼头这道菜的做法,你可以帮我吗?”我笑着,对他伸出了我的手,随后他将手放了上来。他的手很暖,爱不释手,像是吃了这道菜之后就会全身发热,吭哧吭哧着,但也还是止不住手中的筷子,一口又一口将鱼头内鲜嫩的肉夹入口中。

烧热了的油带着煎炒葱姜后的香味,被过滤了淋到蒸制好的鱼头上,滋滋着与红色的跺脚撞在了一起,划开身下的一片涟漪。刚出炉的菜永远是最为新鲜可口的,兴奋得将筷子递到剁椒鱼头的手上,看着他夹了一口吃。

“怎么样怎么样?”

“嗯!味道要鲜美上了很多。”

“太好了!”

兴致勃勃夹了一筷子送口,果然同之前比要好上了些许,看来请剁椒鱼头本鱼来一同进行改良是再正确不过的事情了!

“嘻嘻,有剁椒鱼头真是太好了!”

“别突然这么说,我会害羞的。”

用餐的时间总是愉快且短暂的,就这么你一口我一口的一盘剁椒鱼头便解决的只剩下汤汁鱼骨,意犹未尽的咂了咂嘴,寻思着今日的练习也都差不多了便同剁椒鱼头一起将厨房收拾了个干净,冲个手出了门。

路过庭院的走廊,看那可以被留下积着的一层雪一时起了玩心,拉着他便向庭院里跑去,一跃一落就埋进了雪里。冰冰凉凉的雪贴着衣服趁它还没融化之前再赶紧拍掉了个干净,趁着剁椒鱼头还没发火,双手捧住他的脸搓了搓。

“好玩吗?”

“好玩,但是下次不要随随便便就在那跳,也不要在搓我的脸了!脑壳都要被你搓下来了。”

“不好意思嘛剁椒,一时没有忍住嘿嘿。”

冲他笑了笑,扯扯他的袖子示意他来到走廊边和自己一同坐下,屈了腿撑住下巴。

“剁椒你看这雪是冷的,可是放在掌心这一点一点的它就变暖化成水了。我虽是空桑的少主,但也不能事实而为之,不过我知道一点,事物都有着两面性,你的易暴易怒是坏事也是好事,这会让你易罪人伤人,也能让你永远保持率真坦诚。我希望你的改不是一昧的改,而是在自己愉悦喜欢的基础上试着学会收敛一些就够了。”

他扯了扯围巾,难得有些沉默着没有开口,他学我一样捧着自己的脸转过头来看我。他一直都是喜怒表于脸上的人,是个成年人却又更像个孩子。他皱着眉模样很是纠结,在思考自己应该说些什么。

“尚溯法师让你说的吗?就因为我前几天克制的太过分到最后忍受不了爆发的事情吗?”

“不,只是我自己刚刚突然想说而已,何况那样发着火还在小心翼翼注意着没有伤到重视的人的剁椒鱼头才是我所珍重喜欢的剁椒鱼头啊。”

伸出手,一片雪花落在掌心,融成了小小的一滴水,我托起掌心冲他笑了笑。

“你看,下雪了。”


*家里连续做了两天剁椒鱼头,好好吃ww。

*他也好可爱!

小熊两百斤

低练度过离虹八操作分享

众所周知业火幻君很强,但他不够骚,所以骚过离虹八的操作有很多x

我这个练度不是最低的,也不能挂机只能手动,不过翻车概率挺低,不太看脸(但还是与世无珍

一 阵容如下

[图片]二 具体操作如下

①助战可以选鹄娘、德州或某爆发(如果不是微薄之力一万+的满级八仙还是选鹄娘靠谱

②第一回合白菜把嘲讽给椒椒,因为椒椒被攻击的时候会给对面附毒

这个时候鹄娘不能给金身

一定要让业火打椒椒,不靠毒的话这个队的输出就算不死三十回合也磨不死业火

②第二回合鹄娘金身给椒椒,业火优先打血少的,不过一千多的血量差不能保证打血最少的(我在这个点上翻过好几次车QWQ

椒椒的大招建议留着,...

众所周知业火幻君很强,但他不够骚,所以骚过离虹八的操作有很多x

我这个练度不是最低的,也不能挂机只能手动,不过翻车概率挺低,不太看脸(但还是与世无珍

一 阵容如下

二 具体操作如下

①助战可以选鹄娘、德州或某爆发(如果不是微薄之力一万+的满级八仙还是选鹄娘靠谱

②第一回合白菜把嘲讽给椒椒,因为椒椒被攻击的时候会给对面附毒

这个时候鹄娘不能给金身

一定要让业火打椒椒,不靠毒的话这个队的输出就算不死三十回合也磨不死业火

②第二回合鹄娘金身给椒椒,业火优先打血少的,不过一千多的血量差不能保证打血最少的(我在这个点上翻过好几次车QWQ

椒椒的大招建议留着,业火只剩七八千血的时候椒椒一招直接没(业火不残血的时候打了也就不到一千血跟给他挠痒痒似的

③如果助战是德州,第三回合就该用了

然后就随缘乱打,鹄娘二技能回血留着别用

金身消失后,如果助战是鹄娘就续上,助战的金身完了队里的鹄娘接着续,业火基本上就没了,这应该不会翻车的

如果助战不是鹄娘,鹄娘把二技能给椒椒,然后这个时候boos会打谁完全随缘,只要别打死就行

④如果boos上回合没打椒椒就把白菜的嘲讽给椒椒,上回合打了椒椒的话就把嘲讽给血最厚的

反正一定要保证椒椒血全队最薄,而且血量差也要足够大

⑤鹄娘冷却完毕,续上,然后随缘乱打,业火应该就没了

以上操作基于业火没暴击的前提下,如果暴击了随机应变一下,一般用那么一两片花瓣都能过,起码我没翻车过

三 关于练度和膳具

①鹄娘练度不用这么高,我练是因为爱情,但血是要堆的,最好四花,莫得四花就在列表找助战叭

②椒椒要用膳具堆血,有条件再加点命中率

③铮铮膳具堆命中率,尽量多加点,不演的铮铮最可爱,有整套青铜更好(本少主大概是被业火幻君拉黑了青铜就一个散件

四 总结重点

业火优先打血最少的,椒椒被打后二技能会给业火附毒,百分之七十五的几率再加点膳具一般都不演,所以全程保证椒椒血最少,金身在椒椒身上就行

沧海

终于等到你QAQ还好我没放弃(*꒦ິ⌓꒦ີ)七十连抽出货,终于有第二个群攻了

终于等到你QAQ还好我没放弃(*꒦ິ⌓꒦ີ)七十连抽出货,终于有第二个群攻了

船船子@だが断る!
逛街的小情侣不要偷拍2 虽然但...

逛街的小情侣不要偷拍2


虽然但是 还是发了8 哎

逛街的小情侣不要偷拍2


虽然但是 还是发了8 哎

辞了个朝

少主在宴仙坛看到了一些人表达愤怒的方式,于是教给了剁椒鱼头

然后一天在剁椒鱼头和麻婆豆腐吵架的时候想起了要克制自己的情绪

于是……

少主在宴仙坛看到了一些人表达愤怒的方式,于是教给了剁椒鱼头

然后一天在剁椒鱼头和麻婆豆腐吵架的时候想起了要克制自己的情绪

于是……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