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前田藤四郎

30948浏览    1132参与
唐

来到本丸的第一天(大典太光世)

纪念大典太终于来到我本丸,前田已经问您准备好了(滑稽)

实际上已经得到有一段时间了,但一直卡文,今天传上来

OOC

后续...大概有


正文

本丸的动物很多

这是大典太光世对本丸的第一印象。这里的动物并不是指马圈里的马们,这个他可以绕过去不接触,他指的是各式各样的,像动物一样的或者随身带着动物的刀。

他到来的时候,本丸已经有很多把刀了,其中包括身边堆满小老虎的五虎退,随身携带狐狸的狐鸣,以及藤四郎家的短刀。

每一把都像小动物一样

他扫了一眼出于好奇心堆在门口观察的藤四郎们,最后视线落在面前的前田藤四郎身上。

这把最像

第一次见到前田藤四郎的时候,他就觉得这把刀像...

纪念大典太终于来到我本丸,前田已经问您准备好了(滑稽)

实际上已经得到有一段时间了,但一直卡文,今天传上来

OOC

后续...大概有




正文

本丸的动物很多

这是大典太光世对本丸的第一印象。这里的动物并不是指马圈里的马们,这个他可以绕过去不接触,他指的是各式各样的,像动物一样的或者随身带着动物的刀。

他到来的时候,本丸已经有很多把刀了,其中包括身边堆满小老虎的五虎退,随身携带狐狸的狐鸣,以及藤四郎家的短刀。

每一把都像小动物一样

他扫了一眼出于好奇心堆在门口观察的藤四郎们,最后视线落在面前的前田藤四郎身上。

这把最像

第一次见到前田藤四郎的时候,他就觉得这把刀像一只小动物。那个时候两刃都只是把刀,并没有付丧神的身体,但是短小精巧的前田依然给他留下了小动物的印象。

成为付丧神之后,更加像小动物了。

某一种,有两个圆圆的耳朵,软软的尾巴的……熊?不对,太大了,还有什么更合适的动物吗?

真可爱的,小小的,软软的感觉

 

前田藤四郎注意到这位天下五剑之间的太刀正在跑神,有些不知所措。

接下来还有很重要的一步呢。

前田藤四郎认真的看着眼前的付丧神。现在他的兄弟骚速剑不在,作为旧识,他需要负起责任让大典太先生融入本丸才行。

本行动的第一步,一定要让大典太先生好好和大家打招呼。

坚定了意志,前田向前移了移,靠近对面的人一点之后小声喊道,“大典太先生,大典太先生!“

 

大典太从晃神中缓过来的一瞬间,就看到一只软乎乎的小动物靠近自己。

不由自主的,他想要向后退,他也确实向后退了。

吓到他就不好了,大典太喜欢这些拥有治愈能力的小动物,因而更加不敢靠近他们,唯恐他们受到惊吓,甚至因自己负伤。

 

“大典太先生”,前田再次小声呼唤他的名字,但这次不是唯恐失礼的紧张,而是失望和一丝丝伤心。

作为刀身的时候,没有这样明显的感觉,这种大典太先生在躲着自己的感觉。

前田将自己的伤心归结为对大典太先生的心疼,这样小心翼翼的与他人接触的人,总是会让人不由自主的想多照顾一些不是吗?

 

将内心的悸动放下,前田继续自己的使命。

“大典太先生,我带您参观本丸吧”保持一定的安全距离,前田柔声说道

 

“不用了” 大典太拒绝道,“要是在路上吓到动物就不好了”,而且,看了看门口依然堆着的短刀们,自己也不擅长与人相处,“告诉我仓库的位置就好”

“仓库?”前田语调为提,显得有些激动了,“您去仓库做什么?”

“我打算住在那里”大典太缓缓的答道,仿佛自己说的不是什么令人难以理解的回答。

“您为什么要住在仓库呢?”前田面无表情的看着大典太,即使对方躲避了和自己的对视,他也没有放弃。

“因为那里最适合我”大典太依旧是原先的大典太,和作为刀剑时的那份厚重沉缓的状态一样,成为付丧神拥有人的身体,他也依然是原先的样子。

前田试图寻找语言去劝说他放弃,但是大典太已经站起身来,向门外走去。

 

门口,作为众兄弟代表的乱挡在大典太身前,上下打量一下他,笑着说:“您就是大典太先生吗?和想象中一样的英俊。”

女孩子?大典太愣了一下,不对,刀剑男子只能是男子,所以他应该是男孩子。

“你好”大典太并不打算多呆,他用余光看见那位带着狐狸的少年去而复返,在吓到他和他的朋友之前赶快离开吧。

并不知道应该去向哪一边,大典太依然向狐狸少年的反方向转去。

好多……

门的后面藏着比想象中多更多的短刀,大典太觉得自己今天一天受到了太多的惊吓,黑色的灵场不由得炸开。

是被风尘的太久了自己失去了冷静的心性,还是这个本丸过于的与众不同?

没空考虑,大典太想绕过这些孩子离开这个充满刺激的现场。

突然,一种属于幼年猫科动物惊恐时的叫声响起,一低头,几只小老虎蜷缩在一起,窝在它们的主人脚边,而这位主人,带着慌张无措的惨败脸颊,向自己道歉。

“没关系”无视身后狐狸带着警惕的叫声,大典太微微调快语速道“是我吓到了他们”

 

他快速的向前走去,不去管身后的一片混乱。

“大典太先生”前田追了上来,先是唤他的名字,然后说“我为您带路吧,虽然稍微绕远,但这条路也能到仓库”

稍微有一点高兴,虽然这样想不合适,但是在长年累月的孤独里,有一个会追上来而不是逃走的人,总是弥足珍惜。

 

“对不起”前田走在前面,以至于大典太不能看见他的表情,“是我没有告诉他要把小老虎带过来,平常这个时间,小老虎们都在陪三日月大人喝茶。”

“是我吓到它们了”,大典太并不喜欢这个话题,本应当是他的过错,人们却总因为他是天下五剑之一而盲目的将错推给他人。

“我应该再小心一点的,明明知道大典太先生会因为吓到它们而自责,却还是让这样的事情发生了。”

前田此时处于自责状态,他并不想让大典太先生伤心,尤其是在进入本丸的第一天。

大典太愣了一下,觉得应该是自己的心被时间腐蚀了,生锈变钝,才会如此容易产生愉悦的心情。

他想抬起手,揉揉前田的头,将他抱起来摸一摸,像他曾经见过的,人类宠爱动物一样抚摸他,从他身上得到更多的亲昵。

但是,那样似乎太近了。

 

“你从最一开始就不害怕我”大典太回忆起早在很多很多年前,第一次和前田相遇的时候就想得到答案的问题,“为什么?即使是很强的刀,也会被我的气息吓到”

前田回忆起过去的时光,声音里染上喜悦,“因为我太弱小了,所以很迟钝吧,感觉不到您的力量”

“并不会这样”大典太立刻回答,“你是一把很坚强的刀,在悠久的时光里,选择持续不停的奉献”

大典太看向天边,这大概是作为天下五剑,被人类一味敬仰供奉,畏惧疏离的自己做不到的。

“你为主人献上的爱,我认为非常强大”

前台回头看向身后伟岸的身躯,“大典太先生这样说的话,我会太高兴而失去更加努力的干劲的。”

“不,你不会”,因为是你这样的刀,所以才比任何刀都更加努力,也更加温柔。

 

沉默一时间蔓延起来,大典太并不相信他原来的回答,还想再问一次的时候,前田说道:

“因为您很温柔”

“我听闻,您是为了前田家人的身体而入府的时候,就觉得您一定是一把非常温柔的刀。真的见到您的时候,依然这样觉得。像您这样拥有驱魔除病力量的刀,一定是珍爱世人的刀”

 

“现在依然这样觉得吗?”

“依然这样觉得”

稍微停顿一下,前田决定把这样有点令人不好意思的事情告诉大典太先生

“我很怕鬼,但是在大典太先生身边的时候,总有一种非常安心的感觉。即使是陈列在黑暗的仓库,即使和您相隔厚重的箱子,也能感到您的力量在保护我。”

 

保护的力量吗?通过仓库的窗户,大典太看向窗外的枝桠,两只停留在上面的鸟儿惊恐的飞离。

会这样想的,大概只有你了

w虎皮糕糕w
刀剑乱舞 花丸ed特典贴纸 代...

刀剑乱舞 花丸ed特典贴纸

代友出25r/张,两张都带就20r/张

不包邮,有意私聊,会尽快回复

优先走闲鱼,实在不行再选其它

刀剑乱舞 花丸ed特典贴纸

代友出25r/张,两张都带就20r/张

不包邮,有意私聊,会尽快回复

优先走闲鱼,实在不行再选其它

和白白
情人节和刀刀们一起过(⑉• •...

情人节和刀刀们一起过(⑉• •⑉)‥♡

情人节和刀刀们一起过(⑉• •⑉)‥♡

硅晶石加持祈祷中❤
有治愈能力的灵刀也会牙龈肿痛吗...

有治愈能力的灵刀也会牙龈肿痛吗


春分的图放到了情人节——


CP典前无差,超短,简介见标题(。


牙痛与普通的疼痛不同,也许是离控制知觉神经的大脑比较近,一旦痛起来存在感极强。绵绵密密的酸软混合着尖锐的不快感仿佛拍打沙滩的一波波涌潮,此刻正折磨着午饭中的大典太光世。

难得来一趟食堂而不是待在仓库里吃,眼前的饭菜却完全没了滋味。他瞄一眼远处跟别人有说有笑的烛台切光忠,还好负责做饭的人没发现自己几乎没动筷子,要不然……一定会觉得难过的。

来回扒拉着自己的那份米饭和配菜,大典太原本就阴沉的表情更加阴郁了。

“大典太先生——”前田藤四郎拉长了ん尾音的清脆声音...

有治愈能力的灵刀也会牙龈肿痛吗


春分的图放到了情人节——

 

CP典前无差,超短,简介见标题(。

 

牙痛与普通的疼痛不同,也许是离控制知觉神经的大脑比较近,一旦痛起来存在感极强。绵绵密密的酸软混合着尖锐的不快感仿佛拍打沙滩的一波波涌潮,此刻正折磨着午饭中的大典太光世。

难得来一趟食堂而不是待在仓库里吃,眼前的饭菜却完全没了滋味。他瞄一眼远处跟别人有说有笑的烛台切光忠,还好负责做饭的人没发现自己几乎没动筷子,要不然……一定会觉得难过的。

来回扒拉着自己的那份米饭和配菜,大典太原本就阴沉的表情更加阴郁了。

“大典太先生——”前田藤四郎拉长了ん尾音的清脆声音如期而至,短刀的表情有些担忧,“没胃口吗?要不要先打包等晚点再吃?”

“……并不是没胃口。”

但也不是有胃口。原本付丧神就不需要像人类一样非进食不可,吃饭本来就只是一种消遣,吃到美味的东西心情会变好,仅此而已。

“啊,像包丁一样只吃甜品可不好哦。”

“……”

大典太伸手摸摸自己的脸颊,靠近下颌的地方又一阵酸痛。

“但如果大典太先生特别想吃也不是不行,我这里还有一口团子,糖果也留着一些。要吃吗?”

“不用……我只是,牙有点疼。”

“哎?”

前田果然露出了惊讶的神情,他眨眨眼,盯着大典太拧成一团的脸思索了半秒,然后问出了预料之中的句子:

“有治愈能力的灵刀也会牙痛吗?”

 

 

这个问题大典太当然想过,得出的结论是也许手入一下就没事了。前田在午饭后跑去问了同为灵刀的ソハヤ,也被同样建议去手入室泡一下冷却材试试看,但肉体未受伤的情况下又进不去房间,于是——

前田拔出了本体的短刀,左手托着,右手在大典太掌心比划,犹豫着怎样才能力度适中地让皮肤受一点轻伤又不至于流血。

“不割到血管很难啊……”

前田让刀刃垂直抵着手掌,但极其轻微的一划下去什么也没有发生。

“没事的,这点痛跟牙痛比起来还好。”

“唔,除了用刀就没有什么别的办法吗?”

“……你打我一拳吧。”

大典太乖巧地蹲了下来,前田软绵绵的一拳朝着脸挥了出去,尽管错开了牙痛的地方,大典太还是感到脸颊一阵牵动神经的酸痛,生理性泪水差点就夺眶而出。

“这,这样?”

“好疼……”

但是仍然没有达到轻伤的水准。

 

“在手入室前斗殴好像很有趣嘛——”白发白衣的太刀付丧神一如既往地忽然出现,他朝大典太和前田三步并两步跳了过来,“嗯嗯?仔细一看不像是打架更像是……嘛。两位有什么我能帮忙的吗,要不要再找个人过来2V2?”

“是鹤丸先生啊,我们没有在打架。”

前田将牙痛的事告诉了鹤丸,纯白的太刀立刻就给出了答案。

“碰巧我听三条的石切丸说过,这个恐怕是灵力溢出造成的!对于灵力很高的刀来说长期不战斗会造成灵力淤积,流通不畅的话,就会像肿包一样堆积在某个地方,如果碰巧是牙齿,就会造成牙龈肿痛了。所以只要释放出多余的灵力,或者让灵力在全身流动顺畅。”

“原来如此,那么解决方法就是出阵吗。”大典太听完,面无表情地问。

鹤丸露出了神秘笑容。依以往的经验看多半在考虑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

“也有别的解决办法,来,我只告诉小前田一个人——”

“好的!”

听了鹤丸的耳语后,短刀一瞬间表情变化由冬入夏又入秋,最终他深吸一口气稳定在瞪大眼睛面颊微红的状态。

“……?”

“大典太先生,请跟我来这边……”

不明所以的大典太跟着一路走到了手入室旁边的房间,这里原本是存放资材的临时仓库,前段时间联队战的缘故改成了小型的手入室,地板摆放着床垫和盆栽之类的家具,阳光从玻璃窗外斜进来,他附身摸了摸被晒暖的床垫,拍拍灰尘然后坐下来的瞬间——

“总,总之,失礼了。”

来不及发出疑问的声音,接下去的话语被堵在了口中。大典太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短刀突然吻上的嘴唇僵在了原地,尽管双唇软得像是融化的云朵,但持续不断的牙痛仍然侵扰着他。大典太有些遗憾地向后仰了几度,试图结束这个不合时宜的吻。

“前田,怎么突然……?”

“请稍微忍耐一下,不会很久的……”

“……啊,噢。我没事。”

大典太垂下眼睑看着面色泛红的前田,肯定是鹤丸教唆了奇怪的东西吧,但是如果对方是前田,不管做什么都没问题。忍着牙痛的亲吻当然没问题。

一秒钟下定决心的大典太稍微躬下腰,将那颗小脑袋双手托住,前田顺势把整个人都窝进了大典太怀里,这个吻相比上一次不再是蜻蜓点水,两人的舌尖像是融为一体般交缠,来不及吞咽的唾液顺着嘴角溢出,分开时看着这幅暧昧光景的大典太觉得牙齿似乎不再那么痛,一部分的痛感转移到了因为呼吸急促而强烈起伏的胸口。

“那个,就是说……”前田小声地说着,抬手将大典太的鬓发夹到耳后,“体液里的灵力是最多的,所以只要让大典太先生……变得湿漉漉的,牙痛自然就会消失了。”

“我没什么意见但是,换个地方比较好吧。”

“咦!”

前田这才注意到,不知道什么时候光线变暗了,并非时间流逝而是人工遮挡。他抬起头,视线越过大典太宽阔的肩膀——在玻璃窗外面,正站着几位熟面孔短刀表情各异地盯着床垫上紧贴着的他们。

 ---

 

“就在那么明显的地方亲亲抱抱,该说你们不分场合还是情到深处好呢。”一脸灿烂笑容的乱藤四郎发表着感慨,“真好啊,我也想谈个恋爱啊——”

“等一下,我们,我和大典太先生不是那种关系!”

“不是吗?竟然不是情侣?!”博多夸张地瞪着前田,妹妹头的短刀面红耳赤地摇头反驳,反而更加可疑了。

“你们不是那种关系还总是腻在一起反而很奇怪吧!”

“因为认识得太久了,提出要成为情侣不觉得有点突兀吗?我,我觉得现在的状态就很好,对吧,小夜君一定能理解……”

“嗯。”

在旁边始终一言不发的小夜左文字点了点头,发出一声短促的赞同。前田注意到小夜蓝发下露出的半边耳朵红了,他们到底在窗前偷窥了多久?

“好吧。看来买你们‘情侣’股的要抛售了呢,真没想到不被看好的‘同伴’股会暴涨,没想到没想到,入市有风险……”

“什,什么……不要用兄弟来玩炒股游戏啊!”

前田大声吐槽。

一边吐槽吵闹的短刀们他一边将口袋里的铝箔包装攥紧。

就算是有治愈能力的灵刀也会牙痛,治疗不彻底那可不行啊。

 

END


LFT放过我,这不是车只是擦边球贴贴

麻璃葉

刀劍亂舞鵜丸 第三十一章 理由

「等等我!」


小女孩在櫻丸的草坪上追逐著一群比她高一點的刀劍們,五刃一人玩累便躺在草坪上,開始玩起數雲朵的遊戲,


屋子下,黑髮女子淺笑著望著他們的方向,眼神充滿著欣慰,


兩年前,自己主人去世的消息震驚櫻丸的刀劍,所有刀劍們痛哭失聲,雛子膽起了櫻丸重任,陪伴著櫻丸的刀劍們度過難受的日子,時間一點一滴過去,刀劍們逐漸接受現世的人事無常,


岫五歲開始,雛子時常帶著自己的妹妹到櫻丸,讓刀劍們多多認識這位未來的主人,刀劍們也十分喜歡看起來與前主相像的女孩子,


岫從草坪上爬起來,快步的奔向雛子「姐姐大人,跟我們一起玩嘛」她用自己的小手拉著雛子的袖子,


「岫,姐姐等等...


「等等我!」


小女孩在櫻丸的草坪上追逐著一群比她高一點的刀劍們,五刃一人玩累便躺在草坪上,開始玩起數雲朵的遊戲,


屋子下,黑髮女子淺笑著望著他們的方向,眼神充滿著欣慰,


兩年前,自己主人去世的消息震驚櫻丸的刀劍,所有刀劍們痛哭失聲,雛子膽起了櫻丸重任,陪伴著櫻丸的刀劍們度過難受的日子,時間一點一滴過去,刀劍們逐漸接受現世的人事無常,


岫五歲開始,雛子時常帶著自己的妹妹到櫻丸,讓刀劍們多多認識這位未來的主人,刀劍們也十分喜歡看起來與前主相像的女孩子,


岫從草坪上爬起來,快步的奔向雛子「姐姐大人,跟我們一起玩嘛」她用自己的小手拉著雛子的袖子,


「岫,姐姐等等還有工作,可不能陪妳好好玩,好好跟藤四郎哥哥們玩知道嗎?」雛子眼神溫柔的拍拍自己妹妹的頭,


「好!」岫開心的點點頭,轉頭奔向另一邊的藤四郎短刀們,


看著岫玩的正開心的樣子,雛子腦中閃過黑髮男子的身影,她望著櫻丸的天空呢喃道


「已經兩年....」


雛子並不清楚自己在最痛苦的時刻怎麼熬過來,只記得當時自己拼命的處理審神者交接事宜,讓自己忙起來才沒有心思想著他的事,


「是呀已經兩年了呢...」


一個熟悉的聲音突然出現在雛子的耳旁,嚇的她皺起眉頭,無奈的看著一旁的銀白髮男子,


「鶴丸,你又來了!」


「哈哈哈,這樣突然到妳旁邊,是不是很驚訝?」


雛子嘆了口氣,說道「我都要再被妳嚇出好幾百歲。」


「被嚇出幾百歲,也還是長的一樣好看~」鶴丸笑著回答雛子,完全一點反省的意思都沒有,


「這種話你就不再說了。」雛子瞇著眼打了鶴丸的頭一下,給予他一點教訓「好歹我現在還算是你的主人。」


「是是是,鵜丸大人~」敷衍的態度讓雛子搖搖頭,


「所以今天出陣名單,內番,遠征名單都準備好了嗎?近侍。」雛子詢問著身旁的鶴丸,


鶴丸點點頭回答道「都準備完畢了,倒是今日收到一封來自政府的信件,要回書房看看嗎?」


「嗯,我去看看。」雛子站起身望著一旁玩的正開心的岫,


在岫旁的前田藤四郎注意到雛子的目光,向雛子喊道「鵜丸姐姐,岫就交給我們吧!放心去忙吧!」


「沒錯,鵜丸姐姐交給我們吧。」一旁的博多藤四郎也附和道,


雛子點點頭,與鶴丸一同前往書房,


兩刃走進書房,雛子打開了時間政府寄來的信件,


雛子仔細的閱讀文件,她沈著臉把文件放回信封,收進書桌的抽屜,


鶴丸見雛子有些不對勁,詢問道「發生什麼事了?」


「時間政府有在調查關於時間溯行軍的身世,可能跟刀劍脫離不了關係。」


聽到時間溯行軍的消息,鶴丸也嚴肅起來「所以說我們的存在跟時間溯行軍有關係?」


「不能說百分之百有關係,但是我們的顯現似乎也造成了時間溯行軍大肆產生。」雛子解釋道「時間政府將此報告告知所有審神者代表著,可能有一天審神者必須親自消除刀劍們的存在也說不定?」


「竟然有這種事...確實讓我震驚了」鶴丸回覆道,

兩刃走出書房,並肩的走在櫻丸的長廊上,


「.....。」雛子停下腳步蹲下身「咳....咳」她伸出右手摀住嘴巴咳嗽著,


鶴丸急忙蹲下查看雛子的情況「還好嗎?難道是最近太操勞?」


雛子看向摀住自己的右手,只見右手上充滿著鮮血,一旁的鶴丸見狀伸出雙手公主抱起雛子「我把妳抱入手入室吧!」他的語調聽起來有些急促,


「不用,鶴丸放我下來!」雛子反抗著鶴丸,「這是命令,放我下來!」


雛子兇狠的瞪著鶴丸,鶴丸放下雛子「為何這麼固執?」


「因為手入也沒用。」雛子冷靜的解釋道,


「沒試過怎麼知道?」鶴丸皺著眉頭望著雛子,


「試過了。」

「.....!」


雛子的話讓鶴丸有些意外「所以妳不是第一次這樣了吧?」


「嗯,不是第一次。」雛子坦承道,


鶴丸眼中露出不解「為何沒有跟我說,妳真的有把我當近侍看嗎?」


「抱歉鶴丸,我不想讓所有刀劍們擔心。」雛子冷靜的解釋道「從給予櫻丸靈力開始我就感受到很異常的能量,我


一直在尋找,但沒有找到任何異常之處,隨著時間過去,我的身體狀況逐漸變差,甚至出現像浩一樣的症狀。」


「!」鶴丸瞪大眼,震驚的說不出話來,


「沒錯,我想當初浩之所以突然就過世,可能也跟這個脫離不了關係。」雛子的解釋讓鶴丸哭笑不得,


一直以來雛子總是獨自一人在調查這件事嗎?


一直以來她總是獨自承受著身體的痛楚?


過去在本丸之時,她就是個不會將心事說出去的刀劍,


她總是默默承受著所有的變化,


一直都是這麼的堅強


「所以鶴丸,請不要告訴其他刀劍,好嗎?」雛子苦笑的請求鶴丸,


「我答應妳,但是請妳也一定要保重自己身體。」鶴丸低著頭,忐忑不安的看著地板,


「鶴丸,我沒事的。」雛子站起身,手伸向鶴丸「相信我好嗎?」


鶴丸望著眼前的手,伸出手握住雛子,


雛子拉起鶴丸,兩人相視苦笑著,



兩人準備走回草坪時,


一個身影從草叢中衝了出來。

🌙

刀剑乱舞印象调查!!二

*图片来自立绘(参照刀乱出的三本设定集和刀帐) 

 *第一条被调查的人是我同桌(被我天天念念叨叨的) 多少被我带的知道点刀乱 曾经帮我锻出过小祖宗 但这个人是一个不怎么接触二次元的酷崽崽(被迫加上) 请原谅她贫乏的词汇

*第二条被调查的人是我直男小竹马 只会打王者 二次元只接触过柯南和海贼这种少年漫  很骚 完全没接触过刀乱 个人觉得他和海藤瞬一样中二

*调查的刀刀几乎为本丸所有的 所以白山吉光爷爷兜兜以及长船派就不要想了

*【为吐...

刀剑乱舞印象调查!!二

*图片来自立绘(参照刀乱出的三本设定集和刀帐) 

 *第一条被调查的人是我同桌(被我天天念念叨叨的) 多少被我带的知道点刀乱 曾经帮我锻出过小祖宗 但这个人是一个不怎么接触二次元的酷崽崽(被迫加上) 请原谅她贫乏的词汇

*第二条被调查的人是我直男小竹马 只会打王者 二次元只接触过柯南和海贼这种少年漫  很骚 完全没接触过刀乱 个人觉得他和海藤瞬一样中二

*调查的刀刀几乎为本丸所有的 所以白山吉光爷爷兜兜以及长船派就不要想了

*【为吐槽】

*无极化

*自娱自乐 打满tag致歉

*来自小竹马的吐槽:怎么都是藤四郎!这家都是兄弟吗?!这家好会生...【这一家可是有上百个兄弟呢(狗头)】

ps.藤四郎家我是最后给我小竹马看的。因为我不小心多嘴了一句他们是刀 结果他这几张就有点那种...偏向暗黑化(不是小学生的那种!最近挑战了各种小学生视频的后遗症...)

*来自同桌的吐槽:这腿一个个啧啧啧 可以舔吗?【你要不怕被一期尼砍死我没意见 也可以顺便捎上我(被药哥和一期尼乱棍打死)】

*昨天捞包包去了 捞了一天什么都没有只有3个虎弟(还没5w呢...)结果今天出乎意料接回我家傻包 高高兴兴地....只更一个嘿嘿嘿












*骨头

*好看!(和上一个是cp吧)【女人的神奇直觉!】

*这又是女孩子?今日是你运势不好得死【妹妹头咋了?!中二病又犯了!】


*平野

*蘑古力?【确实 坐姿很像呢...】

*冷静的守卫【护身刀名不虚传】


*

*帅!太帅了!可爱酷崽!学校的优等生!【优等生式骄傲】

*短刀也可有长刀的杀气【不愧是穿甲刀!】


*后藤

*不良小炸毛还挑染头发【性格与外表形成强烈反差!后藤超乖!】

*真是无奈又得动动手指了【这表情是有点...】


*信浓

*发色很好看!【你想要这个色好的口红吧】

*沉着冷静【信浓的特技“钻进你怀里”你需要来一发】


*前田

*有披风的蘑古力2号!【那披风是什么味的?】

*我刚刚填过 还是 是双胞胎?【直觉很准啊】


*秋田

*巨可爱的粉色小蛋糕!白丝我可以的!【小蛋糕怎么可以那么可爱!】

*好少女啊【粉粉秋田最可爱啦!】


*博多

*眼睛的颜色巨好看!可惜这个死亡眼镜...【博多拿掉眼镜是这条gai最帅的崽】

*书呆子?【应该是什么来着 我忘记叫啥了 反正就是钻进钱眼里了】


*

*甜甜少女!【那么可爱肯定是男孩子呢~】

*我男女界限已经完全混乱了【这张我是快要完的时候给他看的】


*退

*8说了 我爱他的小脑斧【以后会变成大脑虎哦】

*带着宠物并不代表我仁慈【我一直觉得退退的语音有点白切黑】


一木未

包丁回来了!

在五天前。

前田昨天回来。

下一个是乱,可我莫得道具了。

没事,明天肝活动。

包丁回来了!

在五天前。

前田昨天回来。

下一个是乱,可我莫得道具了。

没事,明天肝活动。

是谁?
前田 是不大对劲的粟田口

前田

是不大对劲的粟田口

前田

是不大对劲的粟田口

硅晶石加持祈祷中❤
意义不明的猫猫飞扑————据说...

意义不明的猫猫飞扑————据说看可爱的东西会增强免疫力

意义不明的猫猫飞扑————据说看可爱的东西会增强免疫力

硅晶石加持祈祷中❤
我推新年贺图! 祝大家鼠年快乐...

我推新年贺图!

祝大家鼠年快乐万事大吉身体健康——

我推新年贺图!

祝大家鼠年快乐万事大吉身体健康——

小蝎子小骨头一起抓

距离粟田口家全极化还剩三振!


可是秋田还没毕业,

厚和平野……谁先去?

距离粟田口家全极化还剩三振!


可是秋田还没毕业,

厚和平野……谁先去?

白茶

昨天忘记了,今天想了想还是发了8

刀剑乱舞五周年快乐!

昨天忘记了,今天想了想还是发了8

刀剑乱舞五周年快乐!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