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剑三

985.3万浏览    83477参与
一大坨玄晶
来问问有没有接捏图的,想给小号...

来问问有没有接捏图的,想给小号整个合影,构图如图(草 我真是个带画家 凑合着看)
没有约捏图的经验不知道可不可以捏脸和外观指定,总之随缘吧……占tag致歉

来问问有没有接捏图的,想给小号整个合影,构图如图(草 我真是个带画家 凑合着看)
没有约捏图的经验不知道可不可以捏脸和外观指定,总之随缘吧……占tag致歉

自闭的闲渝

草稿基本上就是这个样子,这玩意画完之后还能当个情头,我爱羊花一辈子

草稿基本上就是这个样子,这玩意画完之后还能当个情头,我爱羊花一辈子

半尾

行诈#苍秀#带羊花私货

梗来自画皮

B站刚刚刷了一遍2

我是真挺喜欢主演的颜的

睡前无逻辑

—————————剑破虚空—————

广都镇向来是最热闹的,卖糖葫芦的卖艺的卖酒和糕点的齐聚一堂阖家欢乐,街上人来人往,路边看戏的吃瓜的插旗的一锅乱炖。

拿着糖葫芦的幼童似乎是被人流冲撞到了一边,酿跄之间就要跌倒,此时不知哪儿横插出一只纤纤玉手扶住了小童。并不十分惊慌的小童顺着十指丹蔻向上望去——却是一位一身粉衣金饰绕身的女子——由于角度问题,阳光还是从她脸侧撒过来的,这般视角下简直宛如仙女。

“当心。”仙女姐姐朱唇轻启,连声音也是如此甜软动人,小童随着女子往边上的亭子挪了些,以防再被冲撞,咬了口糖葫芦,心说...


梗来自画皮

B站刚刚刷了一遍2

我是真挺喜欢主演的颜的

睡前无逻辑

—————————剑破虚空—————

广都镇向来是最热闹的,卖糖葫芦的卖艺的卖酒和糕点的齐聚一堂阖家欢乐,街上人来人往,路边看戏的吃瓜的插旗的一锅乱炖。

拿着糖葫芦的幼童似乎是被人流冲撞到了一边,酿跄之间就要跌倒,此时不知哪儿横插出一只纤纤玉手扶住了小童。并不十分惊慌的小童顺着十指丹蔻向上望去——却是一位一身粉衣金饰绕身的女子——由于角度问题,阳光还是从她脸侧撒过来的,这般视角下简直宛如仙女。

“当心。”仙女姐姐朱唇轻启,连声音也是如此甜软动人,小童随着女子往边上的亭子挪了些,以防再被冲撞,咬了口糖葫芦,心说这仙女姐姐怎么眼神不大好的模样,明明是对着他说话,眼睛却看着他手,或者说是手中的糖葫芦?

如是想着,小童不由自主咬了口山楂。

咦?这疑似咽口水的声音莫非是他幻听了?

小童略带怀疑的眼神让这位“仙女姐姐”红了脸,她清了清嗓子终于又开口道:“小朋友,你我今日相遇有缘,我送你一个故事,你送我一串糖葫芦,如何?”

女子面上微红,眉眼带笑,眸光生动,落在他人眼中绝对是顶漂亮的美人。她眼波流转间眼角不知是什么新奇妆容还是怎的,似有金红鳞纹闪光。

见小童不吱声便自顾自开始讲了,打出十二分的神棍气息:“你可知世上除了人之外,还有妖魔鬼怪?”

一头柔顺黑发披肩的紫衣小童毫无波澜地点了点头,将女子后半截话噎得退也不是进也不是。

气氛僵硬了半秒女子打着哈哈便囫囵讲了下去:“妖,最是自私自利,扇惑人心,善幻形,能知人最渴望之物,以此玩弄人情,获取自己所求。”

小童这时倒是没再给出什么令人尴尬的反应,终于有了那么些恐怖诡异的气氛。

女子满意地顿了顿,随后柔媚一笑:“我是妖。”

这一笑令空气都凝固了片刻,然而小童绷着泰山崩于前而不变的面孔,注视了片刻,道:“我不信。”

粉衣女子的笑容僵硬了,然后非常捉急道:“我真是妖!”

“狐妖能魅惑人心,鸟妖落羽成裳,你是什么幺蛾子?”面对紫衣小童嫌弃外加怀疑的目光粉衣女子有些愠怒地撤了一下小童的袖子,然后挤出了几滴眼泪裹在布料里,得意洋洋地让小童待会儿见分晓。

小童默了:这衣服师尊给他新买的,有点气。

总之,糊弄过去了这一关,女子终于能继续她的故事了。

“一千年前,我爱上一个男人。”

“他说他爱我。”

“我信了。”

“但他又说放不下他的妻子。”

“他和他妻子一起死了,我用千年修行救了他们,却因此犯了禁忌被关入冰狱受尽折磨。”

“五百年前,我终于逃了出来。”

“我遇到一位毁了容的女将军,或者说,公主。”

“她有一颗死而复生的心。”

“我想要变成人,于是蛊惑了她爱的人,让她相信男人只会贪慕皮相之美。”

“没想到那人为了她甘愿自废双目甚至不要性命。”

“我嫉妒,我不懂,却羡慕。”

“最后我选择把公主的心还回去,然后又睡了五百年。”

“我遇到一位将军,他一身玄甲将我从雪里面挖出来。”

“他救了我,我不奢望他爱上我,只求能长长久久留在他身边。”

“你知道吗?妖都是要靠人心才能维持自己的皮相的。”女子逐渐压低了声音,企图从小童面上寻觅一丝恐慌却发现这举动很是徒劳。

“反正做出选择叭骚年!你不给我糖葫芦我就挖了你的心当点心!”

紫衣小童的表情由“我看你搞什么名堂”的好整以暇变成了“就这”的鄙夷。

女子气的跳脚之时,一串糖葫芦从后面递了过来。

“你要的糖葫芦——”巨大的阴影罩在女子身上,女子仰头看见一身甲胄的男子笑开了颜,叼着糖葫芦便不再搭理小童,欢快地搀着男子便走了。

“就买糖葫芦的功夫你还去骗小孩?”

“诶嘿我哪有,不过是善心大发给小孩讲故事罢了。”

“你再贫?”男子作势要敲她的脑壳,“当时雁门关收留你的时候就说了,不能再去骗人了。”

“我也没骗啥呀!”女子气到吐泡泡,随后小声嘀咕,“馋糖葫芦的事儿,能叫骗人吗……”

两人渐行渐远,紫衣小童吃着糖葫芦,也不知何时身侧出现了一位高冠白袍的道长,他一见那人便勾起了笑脸:“师尊!”

“没被撞到吧?”那道长温温吞吞的,将小童抱起来,“看那边做什么?”

“没什么,就是有个想骗我糖葫芦的怪阿姨。”

小童头搁在道长肩上分外满足,听着自家师尊絮絮叨叨地念他在外面要多叫姐姐少叫阿姨云云,正想环住他的脖子让自己更舒服些。

“嗯?”

“徒儿怎么了?”

“啊,无事。”

小童手掌上,赫然是几颗成色上好的珍珠。

“似乎遇上了个成了精的骗子。”

苏子恪

【姬祁】今生来世(第六十一章)

  又三个月,元旦后的考核,两个人都拿到了优异的成绩。课程也将更进一步,开始培训他们学习作曲了。

  不过那将是春节之后的事情,在这大半个月里,他们有充足的时间自由支配自己的假期。

  一直很期待假期的姬别情却有点不大高兴。

  “进哥儿,你真的要留在宿舍啊?”姬别情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冲着厨房喊。

  祁进在厨房削苹果,把皮削掉以后切成小小的方块,以便装在碗里用牙签叉着吃,闻声便应道:“嗯。不是说好了吗?我留在宿舍照顾橘猪。”

  “是小野猪……”姬别情嘟囔一句,挠了挠头发,“但这是春节啊。”

  “在哪里过都一样的。”祁进走出来,神色淡然地把装苹果的玻璃碗往姬别情面前递了递,“我...

  又三个月,元旦后的考核,两个人都拿到了优异的成绩。课程也将更进一步,开始培训他们学习作曲了。

  不过那将是春节之后的事情,在这大半个月里,他们有充足的时间自由支配自己的假期。

  一直很期待假期的姬别情却有点不大高兴。

  “进哥儿,你真的要留在宿舍啊?”姬别情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冲着厨房喊。

  祁进在厨房削苹果,把皮削掉以后切成小小的方块,以便装在碗里用牙签叉着吃,闻声便应道:“嗯。不是说好了吗?我留在宿舍照顾橘猪。”

  “是小野猪……”姬别情嘟囔一句,挠了挠头发,“但这是春节啊。”

  “在哪里过都一样的。”祁进走出来,神色淡然地把装苹果的玻璃碗往姬别情面前递了递,“我的房子已经卖掉了,以后有钱给小野猫买罐头了。”

  姬别情拈一块苹果塞进嘴里咔嚓咔嚓嚼,瞧着祁进一脸看破红尘的表情就觉得心里膈应,好像这人随时会飞升一样。他咽下苹果,捏着牙签斟酌地道:“那什么,你春节有什么计划啊——旅旅游什么的?”

  “哥你今天怎么了?”祁进抬眼,显出一点疑惑又好笑的神色,指指跑过来蹭他脚踝的橘猫,“我得留下来看它呀。”

  “那个,我就是想说,”姬别情舔了一下嘴唇,“就……要不然你跟我回家过年呗?”

  

  “闻人老师过来端下盘子,晏陵,问问你别情哥怎么还没回来——”苏无因一边解着围裙,一边温声指使着坐在客厅看电视的父子俩,“都要准备开饭了,路上堵车吗?要是快到家了就等他一会儿,还有一阵的话咱们就先吃。”

  “来嘞!”闻人无声应了一声,起身去摆盘,还不忘跟着指使自己儿子,“好香好香,晏陵拿筷子啊。”

  “我到底是问我哥还是拿筷子啊……”闻人晏陵无奈地从沙发上爬起来,关掉开心消消乐,到底还是不敢忤逆两位老爹,颠颠儿跑进厨房拿筷子。

  闻人无声端着辣子鸡出来把盘子放下,觑着苏无因没看见,先捏了一块鸡丁塞进嘴里偷吃。闻人晏陵的毛病和他老爹一模一样的,蹑手蹑脚地跟在后面偷吃。苏无因一听这爷儿俩没动静了,立马就探头出来:“不准偷吃啊!洗手去!”

  “没有没有,没偷吃。”两个大小孩动作一致地摇摇头背过手假装自己什么都没做。

  苏无因无奈一笑,正要说什么,忽然敲门声响起:“老爸!开门!我回来了!”

  “晏陵开门去。”闻人无声推了一把自己儿子。

  “来喽!”闻人晏陵蹦蹦跳跳地扑过去开门,“老哥!”

  门外果然是姬别情,和原定计划不同的是,他右手还牵着一只祁进。

  

  门里的热气和香气一下子扑面而来,直直涌到祁进面上。他站在门口恍惚了一下,电视的喧闹声、碗筷碰撞声、人们走动的衣料摩挲声,合着鸡肉鱼肉的诱人香味共同组成了家的氛围。

  一千三百年了。

  祁进从小就就没有母亲,家里只有他和父亲两个人相依为命。十一二岁的时候,父亲又过世了。唯一的亲戚远方堂叔又是个嘴脸丑恶的,直接将他扫地出门了事。因此,这“家”的滋味他从来没怎么体会到过。

  没想到,竟然能在这一世一脚踏进这个奇异的“家”——由苏无因,闻人无声,闻人晏陵,姬别情组成的家。

  “这是进哥吗?!进哥长得猴猴看!!你们娱乐圈是不是都是神仙啊怎么会这么好看!!啊,进哥你背上这个是猫猫吗?是真的猫猫吗?!我能摸一下吗?!”闻人晏陵已经夸张地围着祁进左看右看甚至想要吸猫了,祁进才回过神来,看着这个前世没有过什么交集的少年,平和地道:“可以抱,它不抓人,很乖的。”

  安置好沉迷吸猫的少年,祁进才得以脱身看向屋内另外两个人。两位家长都用一种很温和的目光看着他,一人高大一些,显得很是健硕,一人则戴着眼镜,儒雅许多。至于面容,祁进看着和上辈子有几分相似的苏无因,认真问好:“苏老师好,闻人老师好,我是祁进。”

  “你好你好,不用客气,就跟到自己家一样。”苏无因便笑着招呼他,“你们俩回来得正是时候,刚好该吃饭了,别情,你带小祁去洗手,咱们开饭!”

  

  祁进本是辟谷已久无需吃饭的,这一天也被苏无因劝了不少饭菜。姬别情更是筷子舞得飞起:“趁着Allen不知道多吃点,大不了回头再减肥就是了。”

  “这就是你喝可乐的理由?”祁进用羊奶给小野猪泡软猫粮,放到橘猫面前,看它吧唧吧唧地吃食儿,跟吃完饭躺在沙发里咕嘟咕嘟喝可乐的姬别情有异曲同工之妙。

  “难得过年嘛,再说我又不会胖,真的,有一段时间我天天晚上偷渡可乐进来喝,也没见我长肉。”姬别情比划一个健美大师的姿势,得意道,“你大哥就是你大哥。”

  “嗯,嗯。”祁进假装钦佩地点点头,坐到他身边,乖乖地看综艺节目。

  姬别情整个人在沙发里瘫成一张饼,正好能看到祁进后脑勺梳的小髽鬏。他伸出手去,恶劣地拽拽祁进的小鬏鬏,等祁进回头,他又放下手假装认真看电视,一脸茫然无辜:“啊?怎么了?”

  祁进也配合地和他玩这种幼稚的游戏,再把脑袋转回去,然后等被扯头发的时候再转回来。如此反复好几次,姬别情奇道:“你不腻吗?”

  祁进:“……”

  祁进:“我还以为大哥比较需要被问这句话。”

  姬别情咳了一声,假意抱怨:“你太配合了啊,这样我会忍不住一直玩,所以是你的错。”

  祁进:“……?”

  祁进觉得不行,但他也没有反驳,只是似笑非笑地略一挑眉峰。姬别情好像天生就会察言观色,立马讨好地抱住祁进的腰:“逗你玩儿呢逗你玩儿呢,进哥儿怎么会有错呢?进哥儿这么好看做什么都是对的——”

  “大哥别闹了。”祁进有点无奈地笑,把姬别情的手拿下去,“今天的乐理作业还没做呢。”

  姬别情只好唉声叹气地爬起来做作业——当偶像表面风光,背地里一样要付出艰辛的汗水啊。

异色狐物语企划主策划
《帮主,夫人又把你写进肉文里了...

《帮主,夫人又把你写进肉文里了》

简介:

原本只想开开心心磕个CP写点明唐文我容易吗?对阵营的臭明教就他妈蹲我,就蹲我,就蹲我!!我,身为一个又帅又会讲骚话的田螺,可怜弱小又无助,打又打不过,跑商又被劫,只好写点肉文小小地报复,鬼想到那狗比明教过来埋我复活点就跟我说:“你不是把我写成渣攻么?起来走剧情,现在你该做我情缘了。”

wdnmd就你吗离谱!你不要过来啊!!

——————————————————

和亲友聊天时想的新坑,一篇剑三网游小甜文,明唐,霸道大佬喵x皮皮写手炮,原型来自亲友(炮和喵的马甲都是真的,借用写进文中,已获得二人授权)。封面画师@楚逸,编辑@二叽。

《帮主,夫人又把你写进肉文里了》

简介:

原本只想开开心心磕个CP写点明唐文我容易吗?对阵营的臭明教就他妈蹲我,就蹲我,就蹲我!!我,身为一个又帅又会讲骚话的田螺,可怜弱小又无助,打又打不过,跑商又被劫,只好写点肉文小小地报复,鬼想到那狗比明教过来埋我复活点就跟我说:“你不是把我写成渣攻么?起来走剧情,现在你该做我情缘了。”

wdnmd就你吗离谱!你不要过来啊!!

——————————————————

和亲友聊天时想的新坑,一篇剑三网游小甜文,明唐,霸道大佬喵x皮皮写手炮,原型来自亲友(炮和喵的马甲都是真的,借用写进文中,已获得二人授权)。封面画师@楚逸,编辑@二叽。

正趣果
懂了,啥都不重要,毛毛最重要。

懂了,啥都不重要,毛毛最重要。

懂了,啥都不重要,毛毛最重要。

顾岚.

今天给亲友的摸鱼!!

这么可爱的小姐姐一定是我的!(超大声

今天给亲友的摸鱼!!

这么可爱的小姐姐一定是我的!(超大声

青娥
有好多画错的地方啊太难了,可是...

有好多画错的地方啊太难了,可是他真的很可爱

有好多画错的地方啊太难了,可是他真的很可爱

江九园

姬祁/叛逆因子

穷得一批的学生会主席小姬×三好(?)学生进哥儿 的出租屋爱情(bushi)

这一篇写得不够好,见谅,就当看个笑话吧 

但还是求个小红心小蓝手!


———— 


“兄弟,不是哥们儿我想打你,是你自己往哥们儿的拳头上撞,听明白了吗?”昏暗巷子里,几个人围作一团,人群的中心是个青年,脸十分俊俏,不输潘安,只是除了眼睛以外的地方,统统是混浊的血污。 


而处处叫嚣着不服输的地方,只有那双眼睛,漂亮的倔强的眼睛,直视着面前的一众混混。 


“哟哟哟,看兄弟这头发,还挺时尚嘿,...

穷得一批的学生会主席小姬×三好(?)学生进哥儿 的出租屋爱情(bushi)

这一篇写得不够好,见谅,就当看个笑话吧 

但还是求个小红心小蓝手!

 

———— 

 

“兄弟,不是哥们儿我想打你,是你自己往哥们儿的拳头上撞,听明白了吗?”昏暗巷子里,几个人围作一团,人群的中心是个青年,脸十分俊俏,不输潘安,只是除了眼睛以外的地方,统统是混浊的血污。 

 

而处处叫嚣着不服输的地方,只有那双眼睛,漂亮的倔强的眼睛,直视着面前的一众混混。 

 

“哟哟哟,看兄弟这头发,还挺时尚嘿,白色的挑染呢,真jb好看。”领头那混混啐了口唾沫,一拳打中青年的肚子,对面那青年也是个烈性子,一口鲜血正吐在混混的脸上。 

 

又是一阵狂风暴雨般的拳打脚踢。 

 

青年此时已几近昏迷,纵使再强壮的人也禁不住这番敲打,他紧紧护住头部,蜷缩在水泥地上,口中泄出细微的呻/吟。混混们更来了力气,水泥地面又添了新的血迹。 

 

“谁他妈在我这儿惹事?”浑噩中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殴打随即停止,刚刚还嚣张的混混们,瞬间都作鸟兽散。青年抬起头来,看着眼前那人。 

 

这是祁进第一次见到姬别情,那年他14岁,姬别情18岁。 

 

“还好吗?”那人说着,一只手伸向他。 

 

“无妨。”祁进握住那只手,踉跄地站起来。 

 

“你家在哪,我送你回去。”那人说。 

 

 “我没有家。”祁进抹了抹嘴角的血,眼神仍是那般凶狠,“我没有父母,我住在亲戚家里,对我来说,那里不是家。” 

 

“好吧,那没办法。”那人耸耸肩,“我只能折个面,把你送派/出/所去了,但愿那帮人会待见我吧。” 

 

“别!求你别把我送回去。”祁进的语气软了些,“我不想回去。” 

 

男人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眼中尽是无奈。“小孩子就是麻烦...你来我家先凑合一晚吧,放你在外面也不安全。”男人挠挠头,再次向他伸出手,“走吧,但是明天早上你必须回家啊。” 

 

祁进有些踟蹰,还是伸出了手。 

 

“对了,我叫姬别情,小孩你呢?” 

 

“祁进。” 

 

———— 

 

姬别情的家是一个简陋的出租屋,屋内只有一张床和一套桌椅,桌子上落满了灰,地上铺着破旧的地毯,同样蒙了灰,弥漫着一股陈年老木的霉味儿。 

 

“喏,进来吧,有点乱,不许介意啊。”姬别情说道。“介意了我就...” 

 

“就怎样?”祁进抬起头问他,眼睛里仍是不属于这个年纪的凶狠。 

 

“就...随你怎样了。”姬别情被他盯的有些怕,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祁进倒是不介意这间狭小的屋子,过去他曾睡在楼梯间,那儿可比出租屋小的多得多。 

 

“咱们两个,怎么睡?”祁进问道。 

 

“我睡床,你睡地上。” 

 

“没有被子。” 

 

“那就挤着睡。” 

 

“不想和你睡!” 

 

姬别情无语凝噎,这个叫祁进的孩子倔得很,方才挨打的时候就一言不发,打到吐血才出了声音,看上去小小的,背脊却是比大人还要直。 

 

也是,现在的大人,有几个还像他一般硬气。 

 

“算啦,看在你这么厉害的份上,我睡地,你睡床吧,今晚凑合一宿。”姬别情拍了拍祁进的肩膀,把他推到床边,“快睡,睡醒了好给我回家。” 

 

———— 

 

虽说是自己提出来睡地板的,但姬别情还是有点不情不愿。金窝银窝不如狗窝,再乱也是个家,偏偏作为主人还不能睡在床上,郁闷得很。姬别情闲的无聊,翻过身去盯着床上那个缩在被子里的小小背影,“睡觉的时候看起来还挺乖。”他想。 

 

然后祁进就从床上掉了下来。 

 

“草!”姬别情痛叫一声,“你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觉得你可能会冷,给你分一半被子。”祁进说道。 

 

“有你这么分的?砸死老子了。” 

 

“你还睡不睡被子?” 

 

“我日...睡!” 

 

好汉可不吃眼前亏,该真香的时候一口都不会少。姬别情扯过被子,往后挪了挪,祁进也相当顺从的占去了挪出来的地方,“您老可真听话。”姬别情咬牙切齿地说。“没你听话。”祁进回。 

 

虽说姬别情现在有被子睡,但也早就没了困意,翻过身去望着天花板发呆,祁进却是睡得熟了,被子蒙住了脑袋。他又转去看祁进,“这个小孩儿!”他笑道,“还是睡得很乖嘛。” 

 

“我听到了哦。”祁进的声音从被子里传出,闷闷的。 

 

“原来你没睡啊?”姬别情吓了一跳,“吓死老子。”祁进忽然从被窝里探出头,自顾自说:“但只是听到也没什么用。”黑暗里看不真切,姬别情却感到一丝哀愁,“怎么了?”他问。祁进却不说话了,往姬别情那边贴了一点,被子再次蒙住脑袋。“算了,你好好睡吧。”祁进又贴紧了些,姬别情拍拍他的背,像哄着孩子睡觉一般,轻声说:“没事,我一直在这里。” 

 

姬别情确实做到了,这一晚他一直没有改变过姿势,睡的腰酸背痛,祁进却睡得好好的,偶尔会被噩梦惊醒,睁开眼看到姬别情在,却也莫名的安心了。 

 

毕竟他一直在这里。 

 

————tbc———— 

 

 

 

 

 

 


林斋
问就是不会捏图了 我是废物弟弟...

问就是不会捏图了

我是废物弟弟


脸型:夜醉风丶

置景:小碎魂

rc:via唐十三


问就是不会捏图了

我是废物弟弟


脸型:夜醉风丶

置景:小碎魂

rc:via唐十三


阿白
存档 明天再肝左手和背景 动作...

存档 明天再肝左手和背景

动作有参考

存档 明天再肝左手和背景

动作有参考

★Onisa

焚江

*剑三,祁姬

*飞雪折梦虐我千万遍,可是好好听(痛哭

-

「祁进,你当真要离开?」


举剑拦下祁进,姬别情眉头深锁。


祁进只瞥了那剑一眼--是「焚海」。


「焚海」、「拦江」,这是当初圣上因功赏赐给他们的双生剑。


他突然有点想碰背上那柄拦江剑,却在行动时握紧拳、将手收了回来。


「既已焚海,何必拦江。」


人如江流,终究回归大海。


既你已决意焚海,又何必拦我这条江?


细雪飘落,犹如祁进的神情一般冰冷。


「你可知日后再见,可能就是我取你性命之时。」


「我知道。」


「你知道什么?」姬别情忍无可忍,「你若不入海、不像那些人一样挡在凌雪阁...

*剑三,祁姬

*飞雪折梦虐我千万遍,可是好好听(痛哭

-

「祁进,你当真要离开?」


举剑拦下祁进,姬别情眉头深锁。


祁进只瞥了那剑一眼--是「焚海」。


「焚海」、「拦江」,这是当初圣上因功赏赐给他们的双生剑。


他突然有点想碰背上那柄拦江剑,却在行动时握紧拳、将手收了回来。


「既已焚海,何必拦江。」


人如江流,终究回归大海。


既你已决意焚海,又何必拦我这条江?


细雪飘落,犹如祁进的神情一般冰冷。


「你可知日后再见,可能就是我取你性命之时。」


「我知道。」


「你知道什么?」姬别情忍无可忍,「你若不入海、不像那些人一样挡在凌雪阁面前,我便--不用杀你。」


焚海和拦江是双生剑,焚海的剑身泛着淡光,拦江必定与之共鸣。如今,焚海却再也映不亮祁进背上的拦江。


「你不愿杀我,可我也不愿再回去凌雪阁。」


注意到焚海光芒渐暗,祁进眼帘低垂。


「我不想再杀人了。」


解下背上的拦江,祁进将剑扔在他脚边,与他擦肩而过。


「回去吧,大哥。」

-

拦江和焚海设定自加的,它们的名字真的很符合祁姬这两个人⋯⋯

--一个愿为凌雪阁屠尽天下的人,也有那么一个不愿下手的人。

徵涣平时不喝早餐奶
好像饱和度有点高[doge

好像饱和度有点高[doge

好像饱和度有点高[doge

funnyheejun
同约稿,老板人超级好,是个超级...

同约稿,老板人超级好,是个超级帅的HS!让我随意发挥!

同约稿,老板人超级好,是个超级帅的HS!让我随意发挥!

funnyheejun
之前的约稿,老板想坐轮椅,毒姐...

之前的约稿,老板想坐轮椅,毒姐我尽力了,画不好女角色T.T

之前的约稿,老板想坐轮椅,毒姐我尽力了,画不好女角色T.T

史家老五史爱民

不溯 01 

*姬祁不拆不逆

*不定期更新,黑白上色随机(?)

*时间线有出入,剧情我自己乱想的

*ooc在我

不溯 01 

*姬祁不拆不逆

*不定期更新,黑白上色随机(?)

*时间线有出入,剧情我自己乱想的

*ooc在我

写经换鹤_今天也在修仙的路上

【毛莫】调笑令

*投喂狗友的毛毛雨小甜饼。

*我流扯淡。私设如山。

*无逻辑撒糖。ooc。慎入。

  但凡是在江湖上得了意的,大都再不肯屈尊光顾洛阳城这家老旧的酒楼。单剩了那些个两鬓生了斑白的落魄浪荡子,因念着年少时这酒楼的风光,仍不时地唤来几个狐朋狗友于此小酌。酒劲儿上头,天大的牛皮也敢往外吹。横竖在座各位皆是刀磨剑钝的,不怕有人前来戳破。横竖也算半个江湖人,虽没混出甚么名堂,口头心头记挂的仍是江湖事。一行人言三道五,不自禁便提起近来东海的事儿来。个中一独眼的汉子听闻那甚么岛上有个活死人肉白骨的神医,不禁连声叹叹,道:

  “若非凑不得路费,定也叫那老儿治治我这瞎了的招子。”

  众人闻言,大笑不...

*投喂狗友的毛毛雨小甜饼。

*我流扯淡。私设如山。

*无逻辑撒糖。ooc。慎入。

  但凡是在江湖上得了意的,大都再不肯屈尊光顾洛阳城这家老旧的酒楼。单剩了那些个两鬓生了斑白的落魄浪荡子,因念着年少时这酒楼的风光,仍不时地唤来几个狐朋狗友于此小酌。酒劲儿上头,天大的牛皮也敢往外吹。横竖在座各位皆是刀磨剑钝的,不怕有人前来戳破。横竖也算半个江湖人,虽没混出甚么名堂,口头心头记挂的仍是江湖事。一行人言三道五,不自禁便提起近来东海的事儿来。个中一独眼的汉子听闻那甚么岛上有个活死人肉白骨的神医,不禁连声叹叹,道:

  “若非凑不得路费,定也叫那老儿治治我这瞎了的招子。”

  众人闻言,大笑不止。好心些的弟兄便替他将海碗似的豁口酒盏斟满了,道:“盘缠算甚么难事儿,大家伙儿各自掏掏,也就有了。只是人家说那地方的大夫怪得很,傲气矜贵,轻易不肯出手。——你当他救的是何人?”

  这厢话茬儿堪堪吐露一半,那厢已有沉不住气的高声嚷道:“臭显摆甚么,就你消息灵通?那老头儿救的是浩气盟的穆玄英穆少侠,便是撇开浩气盟,单冲着人家的侠名,也是合该救的。拿旁人立立规矩也罢,救个穆少侠,有甚么稀奇?”

  倒酒的颇不服气,重重撂下酒坛,道:“你是个无所不知无所不晓的,我倒要问你,你既知道那老头儿医的是谁,那一定也晓得替他求医的姓甚名谁了?话讲半截儿烂舌头,还不赶紧地说道说道?”

  心急的一噎,登时矮了半截儿,缩着颈子埋头剥毛豆儿去了。倒酒的也不追究,哈哈一笑,又对众人续道:“你们当那求医的是谁?正是那恶人谷的十恶之一,小疯子莫雨。先前听我那与恶人谷做过买卖的弟兄说,小疯子确有疯症,我还不信。好端端一个年轻人,生得鼻子是鼻子眼睛是眼睛的,哪儿来的疯病?可人家这样一讲,由不得我不信上个七八分。凭人笨想也想得到,要不是当真疯了,哪个恶人谷出来的主儿肯替浩气盟的人求医?”

  一行人面面相觑,饮酒的划拳的剥毛豆儿的也纷纷停住了,唯有那独眼的不见半点子波澜,自顾自地喝酒吃菜,末了痛痛快快打出个酒嗝儿,道:“我当是甚么稀罕事儿,也值得老弟你这样吊着咱弟兄们的胃口。你们难道都不晓得,那恶人谷的小疯子自认做穆少侠的哥哥?那个亲热劲儿,我见过的当真,空口白说,怕的是你们不信。替自家兄弟求医问药,还不都是分内事儿,哪儿能扰着咱推杯换盏?”

  此话一出,那些原本听怔了的重又活络起心思来,连连推搡这独眼的,又忙乱乱倒满了酒,殷勤道:“大哥还同那小疯子扯过干系?”

  独眼的呷一口酒,道:“何止扯过干系?你们没赶上,我是见着了的。——那年岁我出师不久,才打村儿里晃出来,一对招子还是齐全的。人家说洛阳城热闹,我便一路往洛阳来,恰便在这家酒楼吃的晌午。可别嫌这地儿窄,当年可是洛阳城里数一数二的酒家,连楼都比别个儿高出一截。酒是陈年的佳酿,厨子是大老远儿请过来的,女掌柜更是漂亮得赛天仙。我初来乍到,待了几天,才发现这儿的江湖人都兴爬高楼。说是瞧风景,实是借机比试轻功,要挟那输家请众人吃酒。年轻气盛么,掂不清自个儿的斤两,见没人邀我,我便赌了气,专爬这酒楼。连着跳了大半个时辰,总算叫我蹦跶上了去。可还没站稳脚跟儿,又险些叫那捷足先登的崽子吓得倒仰跌下来……”

  话音未落,便是一阵哄堂大笑。独眼的亦跟着笑得开怀,末了方道:“甚么十恶,甚么小疯子,我当年瞧见的,就是村里一手能拎一个的小孩儿,穿得还算干净,只病病歪歪的,身上带伤的模样儿,也不知他怎个上了来。我到底儿是心善,见他一味地发傻发怔,便同他搭话儿,问这小兄弟作甚的呆在此处,哪里晓得他是个不怕生的,仗着手头有几个子儿,竟支使得我团团打转,做东做西,真拿我当了个雇来的长工,不使唤白不使唤。”

  众人仍听得发笑,胆大的便揪着这茬儿发问:“若说是现下的小疯子也罢,难不成大哥你还怕过一个小孩儿?就由着他作弄支使?”

  独眼的摆摆手,推过酒盏去叫人添了,道:“马善被人骑,心善被人欺。个半大的崽子变着法子要寻他那不知死活的弟弟,摸遍了全身凑出的那点子碎银尽数搁在跟前,换做了你,你就能不依?就是家里没有兄弟的,日后在江湖走动,还能不多出几个兄弟来?那小子也是急了,有人盯着他不让乱跑,他便爬到这楼上来瞧,总想着站得够高便能望见弟弟了。他哪里晓得,他要寻弟弟,还得往西边儿去呢。来来回回,当真折腾死了人。他那些钱,不够挂个马掌的,这岂不是赔本的买卖?可那时候人傻么,还没喝过江湖水,便以为自个儿是个江湖人了。走的时候非但没计较辛苦钱,反倒安慰了小孩儿好一会子,说甚么有缘自会相逢,等你弟弟活蹦乱跳能嚷嚷了,便领他来这酒馆子,我请喝酒。”

  他讲一出,便喝一碗酒。见一坛子见了底儿,便倒扣了酒碗。其他几个见故事讲罢,纵是没心肠的也要跟着唏嘘两声,道:“想不到穆少侠同小疯子还有这层干系。”

  先前那倒酒的自是机灵,暗自忖度着众人酒尽兴未尽,便扬声唤了小二要酒,又道:“人活一世,哪能不叫这命玩上个几回?咱说回那东海之变,听说小疯子求着神医老儿救了自家兄弟,紧跟着便拼着散尽一身功力要换血。要知道他那疯病,非换血不可根除。如此一着,实是险棋。只是自换血后,便再无传过这边儿来的小道消息。有人说他多半死了,有人说是叫穆少侠瞒天过海带回落雁城了,更有甚者,说甚么入山砍柴时亲眼瞧见小疯子在一小院儿内洗手作羹汤,那穆少侠蹲在一边儿拨火扒蒜,没有半点子武林天骄的派头。眼下尚不知此番言论真假,大哥若有心,不妨亲自一探?”

  这会子还不待听者发笑,那墙角一桌倒抢先乐出声来。众人抬眼一瞧,只见那桌亦是两个年轻侠客,一个神情淡淡,只顾剥了毛豆儿扔进对面的白瓷碟内,另一个笑得欢实,忽发觉人都瞅他,倒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一挠头,颇为识相地拎了坛子过来敬酒。众人见他这般讨喜,也无甚好怪的,遂大喇喇同他喝起来,少不得有人问道:“小兄弟方才听了甚么去,有甚么好笑?”

  小年轻打了个哈哈,道:“我没甚么见识,沾诸位前辈的光听了一耳朵江湖奇谈,觉得有趣,这才发笑。”

  这一声前辈自是极叫人受用的,在座的纷纷了然地点一点头,又问:“桌边的是你甚么人,怎的不叫来同饮两杯?”

  小年轻又挠一挠头,道:“那个么,是我哥哥。我说诸位大哥讲的是实话,他非说是一派胡言。方才拌了嘴,现下正同我闹别扭。待我敬过诸位,回去把毛豆儿换成花生米,兴许还能哄得回来。”

  众人又是一笑,独眼的道:“小兄弟当真胡闹,哪里来的弟弟哄兄长的道理?——我再问问你,你来洛阳,是你兄长领你出来行走江湖么?”

  见小年轻点了点头,独眼的便不自禁拿出些教训的口吻,道:“你年纪尚小,然若是眼下方才初入江湖,还是晚了些。江湖江湖,要走江湖,须得趁早。”

  小年轻闻言一乐,掂掂手中的坛子敬过一圈,又拎高了遥遥敬一敬他那懒待搭理他的兄长,笑道:

  “前辈此言差矣,走江湖何须论晚早。依我看,携着对的人,来了对的地儿,喝着对的酒,便不早不晚,恰是刚刚好。”

密涅瓦啾
艹(一种植物) 不愧是你 暗箱

艹(一种植物)

不愧是你 暗箱

艹(一种植物)

不愧是你 暗箱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