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剑三回忆录

263浏览    129参与
沈盈芷

忍不住冲了四七 当初不买 后面哭着收 

忍不住冲了四七 当初不买 后面哭着收 

沈盈芷

跟咕咕老婆的跨服情侣装。

跟咕咕老婆的跨服情侣装。

沈盈芷

感谢我的神仙姐妹圆我唐花梦 


顺便她们已经脑补了一本十万字小说,关键词 (换攻/甜/生子/种田 )??? 行叭

感谢我的神仙姐妹圆我唐花梦 


顺便她们已经脑补了一本十万字小说,关键词 (换攻/甜/生子/种田 )??? 行叭

沈盈芷

【双十二(3)】🌿给多意哥哥整了新的脸 


他的嘴巴看起来就很好亲

【双十二(3)】🌿给多意哥哥整了新的脸 


他的嘴巴看起来就很好亲

沈盈芷

🌿龙泉府的色调和这次的粉螺母绝配哦 

🌿龙泉府的色调和这次的粉螺母绝配哦 

沈盈芷

新的70加上这次的黑发 绝美绿孔雀

新的70加上这次的黑发 绝美绿孔雀

沈盈芷

【双十二(2)】换脸使人上瘾 


盈盈靓女和她的多意哥哥

【双十二(2)】换脸使人上瘾 


盈盈靓女和她的多意哥哥

提笔易道


陆果醒来的时候,自己躺在一个山洞里,面前一个身穿青衣的女子关切地望着她。

她不记得发生了什么,耳畔却隐约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对自己说:“我在大唐行侠仗义,已经快出师啦,你也来吗?”

是自己的好朋友石楠。

可自己又为何会出现在这一方小小的山洞里呢?陆果不解地看着青衣女子。

青衣女子笑着扶起陆果说道:“这里是稻香村,复哥从那些为了空冥决追杀你的人手里把你救了过来。罢了先不提,你只管养好身子。”

陆果迷茫,却也在稻香村中安顿下来。在村子里的日子十分惬意,那空气中氤氲的几许稻香,牧童骑牛笛声轻响,老水车也在晨曦中转了几趟。陆果随着李复学了轻功,也跟着王大牛教训了山贼,那大侠墓又藏有什么秘...


陆果醒来的时候,自己躺在一个山洞里,面前一个身穿青衣的女子关切地望着她。

她不记得发生了什么,耳畔却隐约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对自己说:“我在大唐行侠仗义,已经快出师啦,你也来吗?”

是自己的好朋友石楠。

可自己又为何会出现在这一方小小的山洞里呢?陆果不解地看着青衣女子。

青衣女子笑着扶起陆果说道:“这里是稻香村,复哥从那些为了空冥决追杀你的人手里把你救了过来。罢了先不提,你只管养好身子。”

陆果迷茫,却也在稻香村中安顿下来。在村子里的日子十分惬意,那空气中氤氲的几许稻香,牧童骑牛笛声轻响,老水车也在晨曦中转了几趟。陆果随着李复学了轻功,也跟着王大牛教训了山贼,那大侠墓又藏有什么秘密。

身体渐渐好转的陆果,对这个世界越来越好奇,在村长的指引下,陆果拜别稻香村,前往唐门学艺。蜀中唐门,一个神秘莫测的地方。

 

蜀中的天气,总是那般灰蒙蒙,细雨飘洒在陆果的长发上,有点微凉。在蜿蜒的小道边上,只有点点灯火照亮,那两边挺拔的竹郁郁苍苍,可爱的大熊猫自顾自地玩耍。在车夫的带领下,陆果来到了唐门外堡,并没有肃杀的气氛,孩童在追逐嬉戏,商贩在哟呵买卖。陆果仔细地观察着,这将是她拜师的地方。唐门的巡逻是机甲人,如此精密的手艺着实让陆果惊叹不已。

而当她到了内堡时,那巍峨壮丽的唐家堡深深地震撼了陆果,圆穹般的屋顶,高如天梯的楼道。她走到入口,一个跳跃,一股神奇的力量控制着她往上飞。陆果惊讶极了,除了巧夺天工,她说不出话来。等她缓过神来时,自己已经站在唐老太太面前。

她听见自己说:“一入唐门,当捍卫唐门声誉,与同门互为兄弟,绝不仗技害人!”

她戴上了独当一面,穿上了入门的泣鱼套,她成为了别人口中的炮姐,她操控着滑翔伞在唐门的天空中飞翔,哪怕她摔过很多次,被医者嘲笑了好多次。

直到有一天,有个人来找她。是石楠。

石楠穿着性感的定国,戴着兜帽,骑在龙子上,那马儿毛色极好,想必定是极品。石楠拉着陆果同骑,两个人欣赏着唐门的风光。

石楠说:“我要离开这里了,可能很久不会回来。”

石楠说:“不过我也可能还会回来。”

石楠的异瞳是那么美,喵姐的风采,陆果在师兄们嘴里常常听说。

陆果看着看着,石楠就这样消失了。

很久很久,都不再见过,那个带领她来到这个世界的喵姐。

 

唐门弟子大多是沉默神秘的,所以一直以来,陆果学艺完成师父的任务,都是一个人,她没有感受过师兄弟们的关爱。也许唐家的弟子都是在一次次独立的训练中,成长为独当一面的刺客。

陆果快要出师之前,找到了自己的朋友慕梓醴,邀请道:“慕梓,我在大唐行侠仗义,已经快出师啦,你也来吗?”恍惚间,陆果好像又见到了石楠俏生生地站在那,向自己微笑。

慕梓兴趣十足,她也投身于大唐行侠仗义事业,不过首先,她也来到了稻香村,见到了故人李复和秋叶青。

慕梓说:“我看遍所有门派的校服,还是五毒最合我意,陆果你觉得如何?”

陆果点了点头,笑道:“那我们就都是偏远地区的瓜娃子喽。”

这时的陆果已经出师,身上穿的,却都是帮百姓忙时,百姓送的衣服,看不出一点炮姐的风范。

蜀中多山,苗疆的地势却很是平坦,陆果跟着慕梓感受苗族人的好客与多情。

慕梓跟着长老念着入门誓词:“弟子愿在圣教各位前辈面前立下重誓,一入圣教,当与同门互敬互爱,守望相助。若然叛门,甘受万蛊噬心之痛!”

紧紧缠绕的灵蛇,翩跹的碧蝶,充满灵气的玉蟾,张牙舞爪的圣蝎,还有风蜈天珠……

慕梓在长老们的教导下,学习着控制灵物与做蛊。

偶尔慕梓和陆果也会去各个地方玩耍,在唐门的幽冥渊里泡过冰池,也曾跳到成都的大树上看过月亮,还跑到寇岛打倭人。

但是渐渐地,陆果觉得这个江湖越来越没有意思。于是她想,不如换个身份,好好拜一个师父,好好地感受这个江湖。

在慕梓的支持下,陆果来到万花谷拜师,改名为灵思邪,成为一只小花萝。

 

花谷温柔恬淡的气氛,相亲相爱的门派师兄弟。

“我愿随师父行医,济世苍生!”

中医医术讲究太素九针,望闻问切,听风吹雪更是以医者之血换病人一魂。

闲时,门派的师兄弟们也会斗琴下棋写字作画品茶赏花,好不惬意。

思邪在师徒榜上发布了寻师广告,不久,便有三个人联系她。一个军萝,一个咩萝,一个秀萝。慕梓也找到了新的师父,一个军爷,叫逍遥醉倾城。

思邪自从拜了三个师父,生活也变得有趣起来,军萝师父常常跟思邪唠嗑,怂恿道:“你要不来我们帮会烟雨,我们帮主可是浩气盟的指挥,万花玩得特好。”

咩萝也偶尔召请思邪传传功,对她说:“徒儿啊,以后千万要来恶人谷啊,走过三生树终老恶人谷!”

秀萝则高冷得多:“花萝,我是你师爹,你师父考试去了,我替她收你。”

慕梓常常笑道:“思邪啊,我觉得你拜师之后,这个江湖才越来越像个江湖。”

但是任何事情,哪有永远的呢。军萝师父和咩萝师父突然好久未出现,有一天,军萝师父出现在成都门口,她站在那一动不动。

思邪飞过去,喂了一个糖葫芦,军萝笑了笑说:“徒弟,师父要走了。”

“为什么?”

“因为累了啊,三次元的事情也很多呀。”

思邪不知道说什么,也没有理由挽留,谁都知道,三次元的事情最重要。

于是思邪笑了笑安慰道:“那我再陪师父站一会儿吧,三次元要加油啊!”

就这样站了十几分钟,军萝拍了拍思邪的肩说:“徒弟我走啦,这个号我不会再上啦。”

就这样,思邪看着军萝消失,像当初看着石楠消失一样。这个位置,是大师父站的最后一个地方。

思邪以为大师父和二师父离开了,还会有师爹一起经历这个江湖。

却不知道,阵营不同,带来的摩擦,会让师爹对自己说:“我们死师徒吧。”当然,这是后话。

后来慕梓说,逍遥邀请她们进入帮会,她们答应了。

就是这般的机缘巧合,那时的慕梓她们并不知道,就是这一次的答应,她们遇到了后来的亲友,也就是这一次的答应,她们走进了浩气盟,她们守起了据点,她们也打起了帮战。她们也不知道,后来竟会与逍遥分道扬镳。

 

这个帮会叫水墨居,帮主正是逍遥,那时在战功榜上并没有名次,逍遥带着两人去浩气盟拜了老谢,做了盟里发布下来的任务。跑商时,遇到了沧笙,一个浑身冒着仙气的冷艳道姑。

思邪打招呼道:“嘿,你跑商了吗,要一起吗?”

沧笙那时候话也不多,只默默地回了一句:“嗯。”

于是就这样,三个人骑着绿螭骢战战兢兢地开始跑商,生怕遇到恶人劫镖。后来,逍遥也是组织了几次帮众一起跑商,渐渐地,大家越来越熟,认识的人也越来越多。有秀姐穆青烟,毒姐舍子花等等,虽然后来,这些人都消失在人海。

过了不久,逍遥又领了一个小花萝介绍道:“这是我的徒弟,墨长歌,大家以后好好相处哈。”

和思邪一样,都是花谷弟子。

沧笙和逍遥比赛着做白帝城的美人图,沧笙笑话逍遥笨,逍遥急得直跳脚。之后转战长安的茶馆,老板娘还是那样的泼辣美丽,安史之乱后的长安,早已不复当年的繁华,当他们神行过来的时候,却遇到恶人谷的在闹事,把长歌给杀了。

逍遥顿时不悦,说道:“竟敢杀我徒弟,走,我们去教训他们。”

就这样,一个手残军爷带着一群尚未成熟的人杀向长安,结局如何已然不重要。

思邪出师后,也收了一个徒弟,一只唐门的炮哥病芯,也许是因为自己原先便是炮姐所以对唐门格外亲切,也许是因为自己看到他摔红的装备于心不忍。就这样,由长歌慕梓沧笙思邪组成的四剑客中,多了一只蠢蠢的却又喜欢装高冷的炮哥。

 

五个人绑定之后,很多事就方便得多,有时候去挑战华清宫一线天或是流离岛,喊一喊便可以上阵,跑商跑前线时也安心许多。

心血来潮了,也会去直城门瞧瞧热闹,虽然被里面的人虐得哭爹喊娘,导致沧笙很长一段时间自我怀疑。或者去打打战宝迦兰,竟真让他们找到了飞仙玄晶,着实得意了一把。

水墨居的发展也越来越壮大,打下了枫华谷的据点,每次恶人谷来袭,他们五个总是被分配了上箭塔的任务,沧笙尤甚,当007,为了勘查敌军人数牺牲小我,等等事迹被帮众们奉为女神。

也许是发展帮会的急切,逍遥变得越来越功利,一件件矛盾的堆积,帮里元老一个个出走,他们对水墨越来越失望。于是,他们也走了。

到一个养老帮会,种种菜,做做任务,打打坏人,打打恶人谷,倒也乐得自在。

沧笙之前领的一个咩太师弟沉香,已长大成人,会跟沧笙斗嘴。他们当初一起去稻香村蹲的徒弟,长歌家的小鸭子早就名扬四方成为大侠,沧笙的小徒弟却不见了踪影。

慕梓带着小橘子和老孔踏入江湖,却因为各种原因离开。

思邪喊着病芯儿砸,虽然他们经常吵架,新收的小徒弟咩咩早就比思邪还要厉害。

师爹和思邪也早已和好,会傲娇地问思邪:“你要不要大笛子,我开团。”

大家都在成长,

大家都在变化。

原来思邪以为,他们会这样一直吵吵闹闹下去,有争执有磕绊,也有欢笑和回忆。

 

就像所有的美好,敌不过一个但是。

所有的相遇,都为了离开铺垫。

欢笑也好,回忆也罢。

也终于到了说再见的时候。

思邪很喜欢的一首歌,性空山

她唱道:

惜别伤离临请饮清酒三两三

一两祝你手边多银财。

二两祝你方寸永不乱。


提笔易道
一切皆如幻境。

一切皆如幻境。

一切皆如幻境。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