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剑侠情缘网络版三

5250浏览    1029参与
叶凌落

在下不才,在此祝各位侠士新的一年欧气满满,奇遇多多。(顺带希望阴阳和三山来我家)元旦快乐(๑‾ ꇴ ‾๑)


ps:这个图集可以命名为,一整天的上色翻车记录∑(゚Д゚)上色好难啊

在下不才,在此祝各位侠士新的一年欧气满满,奇遇多多。(顺带希望阴阳和三山来我家)元旦快乐(๑‾ ꇴ ‾๑)




ps:这个图集可以命名为,一整天的上色翻车记录∑(゚Д゚)上色好难啊

是慕小乔
剑网三-蓬莱成女cos正片 出...

剑网三-蓬莱成女cos正片

出镜/后期:慕小乔

摄影:栯

剑网三-蓬莱成女cos正片

出镜/后期:慕小乔

摄影:栯

是慕小乔
剑网三-蓬莱成女 出镜/后期:...

剑网三-蓬莱成女

出镜/后期:慕小乔

摄影:栯

剑网三-蓬莱成女

出镜/后期:慕小乔

摄影:栯

是慕小乔

儒风毒姐cos正片

出镜/后期:慕小乔

摄影:麦白给

儒风毒姐cos正片

出镜/后期:慕小乔

摄影:麦白给

如月
纵月鹅第一美少女琴萝温小鸟 |...

纵月鹅第一美少女琴萝温小鸟


|。・㉨・)っ♡ 

是画给亲友的图

不能用哦


证明我没有咕??? 

纵月鹅第一美少女琴萝温小鸟


|。・㉨・)っ♡ 

是画给亲友的图

不能用哦



证明我没有咕??? 

深夜
这操蛋的打光我死了,会发光的鼻...

这操蛋的打光我死了,会发光的鼻子我醉了……

鹤梦炮姐试妆

这操蛋的打光我死了,会发光的鼻子我醉了……

鹤梦炮姐试妆

柒墨

新地图的光影有点棒,直接原图上来了。

新地图的光影有点棒,直接原图上来了。

-lu鹿祈ki-
摸了新校服的晓天秀萝!!!我爱...

摸了新校服的晓天秀萝!!!
我爱秀萝!!!

摸了新校服的晓天秀萝!!!
我爱秀萝!!!

Honey_bunny

【剑三】正是在下(叶英番外)

我的名字是叶英。


我的妻子叫做施施。


艳色天下重,西施甯久微的施。


没有人知道施施从哪里来,除她自己外,唯一对此有几分了解的人是无名。


无名的身份始终是个谜,但可以确认的是,他是第一代九天的幽天君。


他是憎恨施施的。


整个江湖,恨她的人和爱她的人一样多。



第一次见到施施是一个午夜。


那年浩气盟集结进攻恶人谷,她从谷中逃出,藏于路边树丛,被我察觉,以为探子,便出手相逼。


问答后,我认为她可能是附近农户之女,但为免消息走漏,只好击晕她,待她苏醒再亲自赔礼道歉。


她昏迷了好几日才醒来,为她梳洗的侍女回话,言道“姝丽不似常人”...



我的名字是叶英。


我的妻子叫做施施。


艳色天下重,西施甯久微的施。


没有人知道施施从哪里来,除她自己外,唯一对此有几分了解的人是无名。


无名的身份始终是个谜,但可以确认的是,他是第一代九天的幽天君。


他是憎恨施施的。


整个江湖,恨她的人和爱她的人一样多。




第一次见到施施是一个午夜。


那年浩气盟集结进攻恶人谷,她从谷中逃出,藏于路边树丛,被我察觉,以为探子,便出手相逼。


问答后,我认为她可能是附近农户之女,但为免消息走漏,只好击晕她,待她苏醒再亲自赔礼道歉。


她昏迷了好几日才醒来,为她梳洗的侍女回话,言道“姝丽不似常人”,身上还有多处烧伤。江湖传说,恶人谷有位姑娘,容光盖世,芳华蔽月,但见过她长什么模样的人不多,因为她足不出谷。


碰巧的是,浩气盟安插在恶人谷里的探子见过她。那一次奇袭恶人谷能够成功,他的功劳掷地有声。


恶人谷有一人,名为尹秋秦。昔日雪魔王遗风尚未统领恶人谷之前,他隶属于老派势力的死忠一党,对王遗风素有不满,同胞兄弟又为莫雨在当年发狂时所杀,因此对王莫一脉恨之入骨,但当时自己太过弱小,所以隐而不发。


这几年,他一面壮大自己的势力,一面游说以前的老人物,暗中结党意图铲除王遗风和莫雨。我们的探子一直在观察他,与他结交,又在莫雨一次发狂中舍去自己左臂,自此加入了他的队伍,之后又以平素多谋,成了他的谋士。


在觉得时机已经成熟的时候,尹秋秦恐怕万万没有想到,在他的人集结之时,浩气盟也在恶人谷周围悄悄驻扎。只等他们一发起叛乱,就如狂风般卷入,彻底绞碎恶人谷,让他们永无翻身之日。


为了分散王遗风和莫雨的注意力,我们的探子向尹秋秦提出了一个计谋:火烧施施的房间,用她的死扰乱王遗风和莫雨的心神。再让火势蔓延到其他房屋,以便浑水摸鱼。


此计似乎成功了,恶人谷节节败退,浩气盟从一开始就呈现摧枯拉朽的气势,从外城穿过被尹秋秦破坏的重重机关,一直攻到内城门下。眼看就要一雪前耻,彻底结束“恶人谷”这三个字的时候,王遗风带着白了一半的鬓发,领着十大恶人出来了。自此战况相持不下。


就在前线僵持之时,为了确定施施的身份,我们把探子请来,他只在远处瞥见身影,就肯定地说是她,然后问我说,能把她的名字告诉他吗?知道以后,他哈哈地笑了一声就离去了。




那之后,施施和我共同度过了一段时间。不用操心战事时,我总是坐在院子里,而她静静地陪在我身边。


我能听见花被风从枝头上吹落的声音,也能听见她转头看向我时衣物的摩擦声,以及她细细的呼吸声。


我不能看到她,但我能听见她;无法注视她,但能感觉到她。


现在回想起来,那可能是除了年幼时外,我生活中最为平静幸福的日子。


一直到她身体出现问题,送去万花谷治疗却被令狐伤掠去为止。


最后,秦皇陵一剑,痛彻心扉。




我以为她恨我。


但我没想到,再见时她不仅为我治好了眼睛,还与我共享了生命。


和李倓等人不同,我并不追求永生,当只有你活着,身边的人却一一死去时,永生是一个诅咒。


但她看起来似乎很高兴。


我也终于能用自己的双眼见到她,见到她的笑容与快乐。




怀里的她突然出声了:“庄主,晚上我想吃莲子羹。”


我冷声道:“晚上不可以吃甜食。”




也许这已足够。

君子如风

我和他相约三年后再会,但他却失约了。



“三年太短了,短到我走不出长歌门。”



“三年太长了,长到我日日月月都抚琴等着不会回来的人。”



一个唐歌的小故事,今天先发个琴娘的模样(๑•̀ㅁ•́ฅ)



炮哥正在读条过图的路上。

我和他相约三年后再会,但他却失约了。




“三年太短了,短到我走不出长歌门。”




“三年太长了,长到我日日月月都抚琴等着不会回来的人。”






一个唐歌的小故事,今天先发个琴娘的模样(๑•̀ㅁ•́ฅ)




炮哥正在读条过图的路上。

Honey_bunny

【剑三bg】正是在下(二)

#第一人称向

#修罗场注意

#女主苏渣莫得❤️


——————————


(一)



我叫施施,西施的施,目前正在藏剑山庄吃叶英的大户。


叶英是个容易心软,但是有原则的好人。


不过有时候我想,光李倓的满肚坏水和李复的阴阳怪气,就衬得不知道多少人像个好人。


我一边琢磨,一边把嘴里的葡萄籽儿吐出来打树上的麻雀。


叶英看了我一眼——他现在已经恢复了视力,但作为交换,我和他共享了生命:“施施。”


我侧过脸去。


他总以语气来表达自己的谴责。


“没打死它。”我嘟囔着说。


他便也不再说话了,于是这一点小摩擦很快过去。



(二)...

#第一人称向

#修罗场注意

#女主苏渣莫得❤️


——————————


(一)




我叫施施,西施的施,目前正在藏剑山庄吃叶英的大户。


叶英是个容易心软,但是有原则的好人。


不过有时候我想,光李倓的满肚坏水和李复的阴阳怪气,就衬得不知道多少人像个好人。


我一边琢磨,一边把嘴里的葡萄籽儿吐出来打树上的麻雀。


叶英看了我一眼——他现在已经恢复了视力,但作为交换,我和他共享了生命:“施施。”


我侧过脸去。


他总以语气来表达自己的谴责。


“没打死它。”我嘟囔着说。


他便也不再说话了,于是这一点小摩擦很快过去。




(二)




藏剑山庄是个人流量很大的地方,尤其是我在的这几天。


我知道,他们都是来看桃色新闻的。


我刚来藏剑山庄的第一天,隐元会的八卦小报就发遍了整个大唐。


《震惊!罗刹王妃攻防时出走恶人谷,竟是因为叶英对她说的这番话……》


我看得津津有味,根本没发觉叶英走到了我身后。


“又在看这种东西。”


叶英抽出我手里的纸张,下一秒就在他手里变成了碎屑。


“哎哎哎,我还没看完呢。”


“粗鄙之语,不看也罢。”


虽然我觉得无所谓,胡说八道也挺有意思,但看着叶英脸上隐约的怒色,我还是识相地住了嘴。


过了片刻,他脸色稍缓,将桌子上的茶杯递给我:“今日天色不错,出去走走吧。”


叶英今天是真的很生气。


这表现在我用鬼火直接烧开一条到西湖的路他也没有说些什么。


当然,我没烧头上没字的那些人,不然晚上没我好果子吃。


叶英撑着伞,我们沿着焦土,慢慢走到了西湖旁边。所有活着的生物都力所能及地躲得远远的,连贪吃的锦鲤在食物的引诱下都不出来了。


微风轻轻吹在我脸上,叶英握着我的手眺望远方,他的面色非常平静,我猜不到他在想什么。


于是我开始猜今晚吃什么。


就在我想得口水快淌下来的时候,叶英转过了头看着我。


我赶紧吸了吸口水,眼睛瞪得圆圆的。


“施施,”他说,“你要是个普通女子该有多好。”


我眨眨眼睛。


不太好。


如果我只是个普通人,没等被老头子捡到就冻饿而死了。




(三)




晚上我做了一个梦。


我刚从封印中苏醒过来的时候,心脏还遗落在昆仑山上,与常人无异,时有冻饿之虞,浑浑噩噩,衣衫褴褛,四处流浪,靠施舍果腹。


人在寒冷饥饿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会死去,而我不会。


那一年冬天,我冻得浑身僵硬,好几次被当成尸体埋在了城外的乱葬岗里,等天气暖和些,关节能动弹的时候,再从土里爬出来。


最后一次我遇见了王遗风。


很难想象他心里的真实想法,毕竟一个近乎全果的人从乱葬岗的土堆里爬出来给人心理的冲击应该是极大的,小疯子就吓得一个月没跟我说过话。


老头子把我带回恶人谷,让人把我洗干净,穿上新衣裳。


他给我取名叫施施。

柒墨

装作不知道是谁的样子。哈哈哈

#骚还是我骚#

装作不知道是谁的样子。哈哈哈

#骚还是我骚#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