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剑刷

8549浏览    75参与
百里清

【剑刷×咕哒♀】战隙絮语

Warnings:

⚠️CP:迪卢木多(Saber)×藤丸立香(♀)

⚠️OOC,苏甜爽,微H,雷者慎入

⚠️不喜请点叉,谢谢


双向暗恋,背景是某一次咕哒子暗示,剑刷装听不懂,咕哒子就气跑了(喂)。


藤丸立香用力推开门,门板重重地撞到了墙壁上又弹回来。她大跨步地走进自己的房间,把整个人往床上一摔,转过身对着墙面,扯过被子蒙着头生闷气。

她觉得羞耻又恼怒,深呼吸几次,仍然无法抑制呼呼地在她的耳边涌动的血流声。但即使在这样的杂音的干扰下,她还是克制不住,分了一丝神思去注意门口的动静。隔着轻薄的被子,她听见那人的脚步声在门口停下了。他像是迟疑了很久,才轻轻掩上了门...

Warnings:

⚠️CP:迪卢木多(Saber)×藤丸立香(♀)

⚠️OOC,苏甜爽,微H,雷者慎入

⚠️不喜请点叉,谢谢


双向暗恋,背景是某一次咕哒子暗示,剑刷装听不懂,咕哒子就气跑了(喂)。



藤丸立香用力推开门,门板重重地撞到了墙壁上又弹回来。她大跨步地走进自己的房间,把整个人往床上一摔,转过身对着墙面,扯过被子蒙着头生闷气。

她觉得羞耻又恼怒,深呼吸几次,仍然无法抑制呼呼地在她的耳边涌动的血流声。但即使在这样的杂音的干扰下,她还是克制不住,分了一丝神思去注意门口的动静。隔着轻薄的被子,她听见那人的脚步声在门口停下了。他像是迟疑了很久,才轻轻掩上了门,走到了她的床边,静默地立在那里。

他的目光仿佛有温度,即使隔了一层,也让立香觉得浑身都不自在了。她深吸几口气压住火气,翻起身来冷冷地看着他:“你跟过来干嘛?”

黑发骑士看着她,清俊的面庞上显出为难的神色,突然单膝跪地,俯身道:“御主盛怒,我不敢擅自离开。”

立香一惊,要伸手去扶,却又停了下来。她意识到了他这举动的目的,不由得冷笑一声:“这就是你想要的?不遗余力跟我划清界限?”

骑士惊讶的抬头看她,眼眸中流转过真切的慌乱,“迪卢木多不敢!在下迪卢木多,蒙幸拥有新生,早已发誓此生全心全意侍奉主公,不敢妄言离开。”

立香不知道他是故意误解还是真的听不懂,她只感觉一股血气涌上来梗在喉头,几乎逼得她用怨恨的眼神瞪着他。

她不是喜欢藏着掖着的人。想要的,就自己去拿。所以自从她发觉自己心里的那点隐秘心思开始,从试探,到暗示,再到明示,她用尽千方百计,不过是想让他淡金色的眼眸,真真正正的看见身为女子的她。

都到这份上了,即使是榆木脑袋,也该开窍了吧?她不信他不明白。

可他永远都是那副样子,礼貌而高洁,跟整个世界仿佛都隔了一层透明的障壁,世俗没法给他染上一丝尘埃。碎金点点落在他的盔甲,他的剑尖,他的脸颊,而他的眼神始终纯净如赤子,写着的只有对剑艺的追求,以及对她,他的御主的尊敬和景仰。

这就是所谓的英灵吧?她拥有他绝对的忠诚,他悦耳的低沉嗓音无数次宣誓这一世都向她效忠,她应该为此感到满足。

可她想听到的却不是这些。

立香毕竟还是个女孩子,再大胆也有脸皮抹不开的时候,要她直接开口,她说不出来。她也明白自己其实是迁怒。她对他有意,可他对自己无意,她应该做的是放弃,而不是仗着御主的身份冲他发无名火。

可一旦涉及到他,这些情绪就跟不知何时而起的感情一样,变成了她无法控制的东西。她走过那么多个特异点、异闻带,上刀山下火海,肠子被掏出来也不曾掉过一滴眼泪,此刻在他面前却突然就觉得委屈,眼泪扑簌簌地落下来,打湿了胸前的衣衫。


迪卢木多看见她的泪水,整个人都乱了。他的心里像是被小虫子密密麻麻的噬咬着,薄唇张开又闭上。他平时话不多,但并非嘴拙之人,此刻他的舌尖却仿佛有千斤重,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是的,他不是不解人事的少年,御主对他的感情,他早已明了。可他一个已死之人,甚至连灵魂都只剩下残渣,不过是凭着那么一点渺茫的运气,才能穿越世界与她结缘,从而来到迦勒底,得以为倾佩的主人尽忠。这是仅有一次的奇迹。更何况她还是他的御主,他的主公,他发誓过要成为她的剑。他怎么敢有丝毫逾越之心?

在情之一事方面他也的确是比其他人要驽钝一些。他的心被剑艺、对手和骑士道满满占据,没有丝毫空隙留给私情。可就在立香一次次的欲言又止,一道道的含羞带怯的眼神之后,某一个瞬间,他的眼睛对上她的,突然就听见了心跳的声音。砰砰,砰砰,一声一声。

那是他不能僭越的人,可他却的确是生出了这样的心思。那颗黑痣是无法逃脱的诅咒,在他的一生中,让爱情带给他的烦恼总是比欢愉更多。可黑痣已经不会再起作用的如今,她心悦他,就只是心悦他而已。

意识到这一点时,是他第一次在感受到爱情的麻烦之处的同时,体会到那种酸涩又甜蜜的心情。他不知道如何是好,于是只能克制住这份心情,更加要求自己严守两人之间的距离,不敢越雷池一步。

但这一切在她落泪之时都烟消云散了。他从来没见过她哭。而她的眼泪落下时,他才发现,他有多看不得她的泪水。这一刻他恨不得把心剖开递给面前的小姑娘,把自己的感觉都告诉她,让她知道,她本不需要这样苦恼。


立香感觉对面的人的肩膀突然一松。他叹了口气,伸出手去轻轻抚过她的眼角,将欲滴的新泪拭去。立香在泪眼里抬头,撞进两弯金光里,忽地就怔住了。他无奈又温柔地看着她,眼神不再清明,而似乎是有一些平时藏在最深处的情感慢慢地浮现出来,好像他卸去了所有的伪装,正在用他的眼神诉说着,诉说着……

立香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她定定地看着她的骑士,直到他仿佛承受不住地转过头去,两颊晕开淡淡的红。她的心脏仿佛一瞬间缩紧了又散开,滚烫的情感和血液一起被输送到她的四肢百骸,让她整个人暖呼呼的,又有些晕眩,像是飘在云里,找不到落脚点。她用双手扶住她此刻唯一的锚点,看见他俊美无俦的面庞转回到她面前,就立刻毫不犹豫地吻了上去。

立香的行为大胆,但实则腿都在紧张地在颤。她完全没有经验,就只是胡搅蛮缠。迪卢木多起初似乎有些慌乱,不过很快就掌握节奏,用轻吻不断安抚着她。等她稍微平静下来,他手掌扣住她的后脑一送,就将她深深吻住,以这样的方式将他无法说出口的那些感情都传达给她。


不知过了多久,两人喘着气分开,立香晕乎乎的脑子渐渐清醒过来。她看着他毫不掩饰的温柔眼神,他情不自禁弯起的唇角,他在她面颊上轻轻摩挲的手掌,一切一切的蛛丝马迹让她明白过来过去这些时间,在他冷静自持的面具下,他早已和她一样,为彼此燃烧,只不过囿于主仆之别不能显露。她飘忽不定的心终于回到了胸腔里。她伸出手紧紧地抱住了他,感受着他坚硬的胸膛,差点又有了流泪的冲动。他的手转到她背后轻轻地一下一下拍着她,就像在哄小孩。

不必问他为什么从前不说,也不必问他为什么突然转变了态度,此刻她觉得她都明白。感情通过两人相接的身体部位一点点传达过来,她比任何时候都要确定,面前这个人是真的爱着她。

立香从他的怀里离开,直直的看着他的双眼。她突然伸出手去将他复杂的铠甲一点点解开,指甲从他清晰的人鱼线上轻轻刮过,让他不禁一颤。他连忙捉住她的手,急道:“御主,不可!”

“为什么不行?”立香理直气壮地反问,让迪卢木多噎在了那里。是啊,他既然都默认了她的亲吻,并且还予以回应,那接下来的,不就是顺理成章?

等他回过神来,立香已经把他的铠甲和皮带都尽数解掉,裤子危险地在腰际挂着。他惊讶于她的速度的同时,迅速往后挪了一步离开她不安分的手,再次俯身道:“从者迪卢木多,只是不忍见御主忧思缠心,才大胆袒露心意。此等僭越之事,在下万万不敢为。”

平日里他的高洁让她敬佩,但此刻这品质就变成了迂腐,让她又爱又恨。但这时她已经有了他给予的底气,她撒娇似的问他:“我喜欢你,而你也是,这难道不就是很自然的事吗?”

她装作委屈地看着他,眼里又盈了水痕。迪卢木多眸光微颤,却说不出话来,只是不断摇头。立香见他还是老样子,怒火都升到了一半,却灵机一动想到了什么。她眼珠一转,笑吟吟地伸手抬起他的下巴问道:“我记得,你立过誓,不得拒绝求助之人,对吧?”

迪卢木多迟疑地点头。立香心里其实也紧张地不行,但面上却装成一副风月老手的样子,凑近他的耳边,轻轻吐着气笑道:“我有个忙要你帮,怎么办?”

“我想要你,想要的不得了。”


迪卢木多身子一抖,似乎是想反驳,最终却没有再言语。他只是抬头看着她,眼里的困窘之意让立香心里也闪过一丝不忍,但她还是伸出手尝试着去轻轻拉他的裤角。

他的手都覆在了她的手上,最后却没有阻拦。半裤轻轻一扯就掉了下来,她拉住他的手把他带到她的小床上,把他的靴子衣服等等碍事的东西全都脱掉。

他此时已经赤裸得像个初生的婴儿了,脸颊红的像晚霞。立香偷偷打量他精壮的身躯,手指伸出去戳了一下他坚硬的腹肌。迪卢木多眸子一颤,又一凝。她不敢再往下看,于是抿唇看着他的眼睛,把他的手带到自己的胸前。

迪卢木多倒吸一口凉气。这刺激实在有些过头了,让他一丝清醒的神智从汹涌的情潮里突围出来。他努力要把手收回,但立香用蛮劲把它按住。她瞪了他一眼,带着水光的眸子轻轻合上,睫毛颤抖着,凑上前吻住他眼下的泪痣。

迪卢木多脑子里余下的那一点理性,彻底全军覆没了。他不再坚持那不堪一击的抵抗,将所有的自持和克制都丢到九霄云外,放纵自己去做他此刻最想做的事情——吻住她水光润泽的唇。

之前的那个长吻,他缱绻而细致,温柔地倾诉着他对她的感情;而现在他却仿佛换了个人,强势地掠夺着阵地,一波波的攻势让立香的身子都有些颤抖,完全沦陷在了情欲里。

她回过神来时,发现身上已经不着寸缕。迪卢木多最后的一丝绅士风度,让他在开始前最后问了一句:“立香,真的可以吗?”

改变的称呼让她心里一阵甜蜜。但其实发现两人已经裸裎相对之后,她就开始有些紧张了。可她还是深吸了一口气,眼神对上她的爱人,看着他已经被染上情欲的金色双眸,轻轻点了点头。

随之而来的,是她所见识过的最强烈的攻势。他不愧是费奥纳骑士团里最优秀的骑士,攻城掠地如行云流水,在她的耳边、颈间、胸口、后腰、腿间,处处留下征服的印记。他从没说过他爱她,但她全身都已沐浴了在他的爱意里。被压抑了太久太久的情感一瞬间全部释放出来,让他和她都只能不由自主地在这情潮里随着潮起潮落喘息,再无力去抵抗或是操纵什么。除了他们以外的世界仿佛开始摧枯拉朽地崩塌,他是攻城掠地的将军,也是运筹帷幄的军师,带着她在这人力无法抵抗的震动里起舞,直到极乐的顶点。


立香眼前的纯白慢慢淡去,从极致的宁静里回到人间。她转头凝视着迪卢木多,将他额前汗湿的一缕黑发拨开,看着他深情的双眼,唇角不自觉地弯起来。她此刻又后知后觉的有点害羞了,把整个人埋进他的怀里。他坚实的臂膀就像城墙,将她好好的护在其中,让她觉得从未有过的安心,不知不觉便沉沉地睡了过去。

迪卢木多看着怀里的少女安宁的睡颜,心里长久以来的空洞仿佛被填住了,让他满足地喟叹了一声。他在少女的眼皮上落下一吻,将她更紧地拥进了怀里,轻阖双眼,享受着这少有的宁静时光。



作者碎碎念:

其实就是个小女票文,剑刷他真的太诱人了,这卡面我原地去世_(:з」∠)_

题目随便起的,毕竟想想咕哒的行程,干这种事的时间是真的不多啊……

车开的应该还算隐晦?希望不会被屏蔽🙏

新人第一次写文,如果不麻烦的话求点赞求评论,想听听大家的感受和建议~

白川 鸮
bug好多……剑刷的衣服太难画...

bug好多……剑刷的衣服太难画了T T

bug好多……剑刷的衣服太难画了T T

帛

依旧动森

P1 Fate-迪卢木多(枪阶)

P2 Fate-迪卢木多(剑阶)

P3 明日方舟-槐虎(平面图)

P4 附上三轮士郎先生画的刷子~(我是以此为动力画的刷子衣服)刷子真好看

依旧动森

P1 Fate-迪卢木多(枪阶)

P2 Fate-迪卢木多(剑阶)

P3 明日方舟-槐虎(平面图)

P4 附上三轮士郎先生画的刷子~(我是以此为动力画的刷子衣服)刷子真好看

余音

今年也是满足的一年呢~!

(((*^㉨^*)八(*^㉨^*)))♪

今年也是满足的一年呢~!

(((*^㉨^*)八(*^㉨^*)))♪

青腾

剑刷三破有小辫子我好可可!

剑刷三破有小辫子我好可可!

硒接雲纪
这个大可爱最近总来我迦,列入可...

这个大可爱最近总来我迦,列入可爱名单!

(非CP向)

这个大可爱最近总来我迦,列入可爱名单!

(非CP向)

露子luko🍀
【恨别离】 cp:旧剑→立香...

 【恨别离】


cp:旧剑→立香←剑刷,有微all咕哒夫和微盾咕哒子,三轮车载五花肉,请姐妹们酌情观看注意避雷


全文←看完满意的话求姥爷们点♥👍 


咕哒夫封印指定if,结局HE,别忘了翻最后一页!!!


迟来的情人节贺文,祝大家有情人终成眷属,祝各位身体安康,祝老爷们食用愉快!🥰


脸皮厚地求点赞求推荐😘

 【恨别离】


cp:旧剑→立香←剑刷,有微all咕哒夫和微盾咕哒子,三轮车载五花肉,请姐妹们酌情观看注意避雷


全文←看完满意的话求姥爷们点♥👍 


咕哒夫封印指定if,结局HE,别忘了翻最后一页!!!


迟来的情人节贺文,祝大家有情人终成眷属,祝各位身体安康,祝老爷们食用愉快!🥰


脸皮厚地求点赞求推荐😘

Elle_Shengxuan_Shi

过了中午才意识到今天过节……

工作递交完之后时间也有限,就只搞了下打阎魔亭活动时的脑洞

情人节快乐~


过了中午才意识到今天过节……

工作递交完之后时间也有限,就只搞了下打阎魔亭活动时的脑洞

情人节快乐~


人间有味是清欢

迪尔姆德/迪卢木多
不要问我剑刷为什么只有两张

迪尔姆德/迪卢木多
不要问我剑刷为什么只有两张

呵呵嫣
突 然 诈 尸哎呀这段时间实在...

突 然 诈 尸
哎呀这段时间实在太忙了真是不好意思并且邦邦打得太high差点就想弃坑了【顶锅盖】直到万圣活动才又慢慢捡了起来
签到1050多天,喜欢的也都基本来了(我才不喜欢狛爵哼),还说这次领个剑兰补下迦里战力吧,结果一看到剑刷就跑歪x
他真好XDDD

突 然 诈 尸
哎呀这段时间实在太忙了真是不好意思并且邦邦打得太high差点就想弃坑了【顶锅盖】直到万圣活动才又慢慢捡了起来
签到1050多天,喜欢的也都基本来了(我才不喜欢狛爵哼),还说这次领个剑兰补下迦里战力吧,结果一看到剑刷就跑歪x
他真好XDDD

死了
拖到现在才搞完的图(没有cp向...

拖到现在才搞完的图(没有cp向)

FZ高难真的是看着各位大佬用脚打,虽然我这个人几乎全程没动直到在最后一个小时才把太太刷满宝,连高难本都直接错过的人没啥好说的(

小人头我就不带标签了(ntm

呃呃呃闪闪祭我肝不动了……

拖到现在才搞完的图(没有cp向)

FZ高难真的是看着各位大佬用脚打,虽然我这个人几乎全程没动直到在最后一个小时才把太太刷满宝,连高难本都直接错过的人没啥好说的(

小人头我就不带标签了(ntm

呃呃呃闪闪祭我肝不动了……

一天睡七次
我要谁谁不来的神奇体质再次发作...

我要谁谁不来的神奇体质再次发作,我只好做法,帅哥,看看我好吗?

我要谁谁不来的神奇体质再次发作,我只好做法,帅哥,看看我好吗?

politoto
没人觉得剑刷这套衣服特别像春丽...

没人觉得剑刷这套衣服特别像春丽么,身材啥的,配色啥的,就差俩包包头了_§:з)))」∠)_

没人觉得剑刷这套衣服特别像春丽么,身材啥的,配色啥的,就差俩包包头了_§:з)))」∠)_

罐装迷雾
一边肝fz复刻一边赶着摸了个剑...

一边肝fz复刻一边赶着摸了个剑刷
画什么出什么,yls快把切嗣和剑刷都交出来
(疯狂歪大帝,崩溃边缘orz)

一边肝fz复刻一边赶着摸了个剑刷
画什么出什么,yls快把切嗣和剑刷都交出来
(疯狂歪大帝,崩溃边缘orz)

普通的沙包
产粮玄学…许愿帅哥来我家!!...

产粮玄学…许愿帅哥来我家!!


 @星空彩绘 战友出货我必跟着出,帅哥一定会去你家

产粮玄学…许愿帅哥来我家!!


 @星空彩绘 战友出货我必跟着出,帅哥一定会去你家

东川摆
终于又画阿刷了 画得很开心_(...

终于又画阿刷了  画得很开心_(•̀ω•́ 」∠)_

终于又画阿刷了  画得很开心_(•̀ω•́ 」∠)_

东川摆

好!!!我会弄水印了!!x

好!!!我会弄水印了!!x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