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剑南悠

674浏览    11参与
多比欧家的柒时寒

真希望lof可以匿名匿到我亲妈都不认识(捂脸)

男朋友笑的太好看了怎么破?

戳....戳破?

1.漂御

   御天神鸣很苦恼,非常苦恼。明明是非常非常的想打死眼前这个人,但不知道为什么看到漂流那明媚的笑颜........做不到啊!!!!

好的,本来应该先下手为强的小弓箭手,被法师给反哔~了,来,让我们一起为在床上痛♂哭的小弓箭手,默哀一秒钟。

2.韩顾

    没看错,是韩顾不是顾韩。我吃顾受。】千里笑起来特别好看,就是傻了点。←韩家公子如是想。

傻个鬼,你家媳妇儿可是平行世界一大杀手呢?信不信分分钟就一个双炎闪把你给ko了!!

好的这当然也是不存在的,毕竟顾飞砍谁也不会砍公...

男朋友笑的太好看了怎么破?

戳....戳破?

1.漂御

   御天神鸣很苦恼,非常苦恼。明明是非常非常的想打死眼前这个人,但不知道为什么看到漂流那明媚的笑颜........做不到啊!!!!

好的,本来应该先下手为强的小弓箭手,被法师给反哔~了,来,让我们一起为在床上痛♂哭的小弓箭手,默哀一秒钟。

2.韩顾

    没看错,是韩顾不是顾韩。我吃顾受。】千里笑起来特别好看,就是傻了点。←韩家公子如是想。

傻个鬼,你家媳妇儿可是平行世界一大杀手呢?信不信分分钟就一个双炎闪把你给ko了!!

好的这当然也是不存在的,毕竟顾飞砍谁也不会砍公子。不然那笑的灿烂的公子没准儿就把自己给办了。

3.剑南悠x火燃衣

    这对cp我至今为止都不知道该叫什么,剑火吗?!不好听.......】
火燃衣是个法师,剑南悠是个战士,体力上来说已经完美的攻受分明了。

偏偏剑南悠却长得一脸受样,笑起来是各种可爱,但那又怎样?攻受之分不是看脸出来的。

好了没了,随笔写不了(不想写)多少。懒癌晚期,没人吹更我更个屁啊?不更,不写。没动力

过期灰厘:看置顶

www近期大概

庆祝转了顾老师粉画的性转!

第一次画公子x

大南hshs

@佰告_甘木www提过的燃衣和御天吵架


www近期大概

庆祝转了顾老师粉画的性转!

第一次画公子x

大南hshs

@佰告_甘木www提过的燃衣和御天吵架


过期灰厘:看置顶

啊啊啊总算!大南七人众人设补完!!!明明最没存在感的无敌却意外的画出了喜欢的人设……其实六人原型是来自三十七息的乱画【自称】所以胶水的装备嗯……(.单人人设会慢慢补完ww继悠燃后萌上稻木……双牧师多萌啊!!吃我安利啊!【你

虽然知道不会有人看我但是如果有愿意用我人设的小伙伴希望和我说一声……让我高兴一下【。装备苦手所以武器都没有设计【【【

啊啊啊总算!大南七人众人设补完!!!明明最没存在感的无敌却意外的画出了喜欢的人设……其实六人原型是来自三十七息的乱画【自称】所以胶水的装备嗯……(.单人人设会慢慢补完ww继悠燃后萌上稻木……双牧师多萌啊!!吃我安利啊!【你

虽然知道不会有人看我但是如果有愿意用我人设的小伙伴希望和我说一声……让我高兴一下【。装备苦手所以武器都没有设计【【【

过期灰厘:看置顶

稻香牧是自家私设w后来二刷觉得稻香还是挺爷们的……【。其他是摸鱼辣w

稻香牧是自家私设w后来二刷觉得稻香还是挺爷们的……【。其他是摸鱼辣w

过期灰厘:看置顶

呼呼第一次用lofter发东西…那就从微博搬运吧水印去不去掉无所谓啦!(你)

最近网近我好像总在刷火燃衣啊明明我最喜欢的是大南和水深嘛(。

小燃衣没官方人设那我只好自给自足咯(悲伤)不会画法杖而且上色还没上完我就发出来了…

呼呼第一次用lofter发东西…那就从微博搬运吧水印去不去掉无所谓啦!(你)

最近网近我好像总在刷火燃衣啊明明我最喜欢的是大南和水深嘛(。

小燃衣没官方人设那我只好自给自足咯(悲伤)不会画法杖而且上色还没上完我就发出来了…

三十七息

【网近】吃我网近安利!

✻网近之角色第一印象✻


很抱歉标题基本与内容不符。
  事情要说到我一直安利我基友看网近,但她一直是漫画党…但是即使如此我还是一直安利。某天我拿了网近的同人图给他看,是顾飞…访问就从这边开始吧:


「」←我
 『』←她
 【】←我的内心吐槽


『——这是顾飞?跟我想的不太一样诶。』
  「那你想的是什么样的?」
  『嗯…红的,棕发,有腹肌,盔甲,很会吃?』
  【why…】
  「盔甲…标题不是都叫法师了吗…」
  『只是听顾飞这个名字咩。』


于是我...

✻网近之角色第一印象✻


很抱歉标题基本与内容不符。
  事情要说到我一直安利我基友看网近,但她一直是漫画党…但是即使如此我还是一直安利。某天我拿了网近的同人图给他看,是顾飞…访问就从这边开始吧:


「」←我
 『』←她
 【】←我的内心吐槽


『——这是顾飞?跟我想的不太一样诶。』
  「那你想的是什么样的?」
  『嗯…红的,棕发,有腹肌,盔甲,很会吃?』
  【why…】
  「盔甲…标题不是都叫法师了吗…」
  『只是听顾飞这个名字咩。』


于是我顺手(?)发了一张漂御同人图给她。


『这是你跟我讲的漂御?我以为是很安静的一对…』
  【不怪你,他们的ID是有点文艺…】
  『我脑内一直是攻方长发,代表色是淡淡又快要消失的蓝色。只会用“嗯?”的感觉来回应受方,会去闹受方(外来人来看是非常愉悦的画面)』
  【我去这基本正确啊!】
  『这组在我脑内的画面是非常唯美的:攻拿着叶子、受躺在攻大腿上、然后场景是坐在湖边,两个人的腿浸泡在水中…』
  【我觉得可以打上漂御的tag了…】


于是我顺水推舟的开始了网近之听名字推断人物大赛…好啦不是大赛。前阵子看到有人问全职的也想给网近来一个。


「叶小五,你听名字觉得?顺带一提他就是红尘一笑。」
  『本名听起来很绿色可是账号听起来很红色。』
  【因为叶跟红么…你的思维…其实我觉得我很想吐槽很红色很绿色是什么。】
  『我还以为叶小五跟御天是同个人诶。』
  「嗯,(对我来讲)都是受。」
  『——我以为他是攻!?我以为他是那种跟人嘿嘿嘿后早上起来「哼」然后就拿着上衣走了的人。』
  【…只看台版人设图跟前期的话我也是这么以为的,直到他被百世弄断手之后…】
  『他是有钱人吗?』
  「应该很有钱吧…细腰舞这个名字你觉得呢?」


不要问我为什么突然跳到阿细,你懂的。


『红发,长脸,性感,很高,模特儿身材,旗袍,长头发,涂口红,很会跳那种唯美的舞,「哼」』
  【好多形容词…诶最后那个也是形容词??】
  『算了头发不用红色代表色是红色的感觉。』
  「还蛮准的…职业?』
  『跳舞女郎?』
  「…游戏职业。」于是我把七个职业列出来了。
  『格斗家?』
  「不对。」
  『感觉名字很春丽的说』
  【很春丽是什么啦…我竟然无法反驳…】
  『骑士?』
  「也不对。」
  『感觉会用坏人的口气说「我是骑士」的感觉…』
  【那到底是一个怎样神秘的感觉…】
  『盗贼?』
  「对了!」
  『她为什么不当跳舞女郎?』
  「……」
  『你不觉得她就是个适合在电影开头先拍她的身材然后她在抽烟(细长的那种)的画面然后「哼」的感觉吗?还要穿红色旗袍坐在漂亮的沙发上的那种,高跟鞋必备,头上要有发簪…』
  【平行世界没有沙发跟烟啦w都说盗贼了还旗袍…】


  『——然后跳舞。』


  【…等一下坐着是要怎么跳舞。】



「韩家公子呢?」

『有人叫韩家公子?如果手滑打成寒假公子怎么办?(比如我刚刚。』
  【你考虑的问题…虽然很想吐槽但不得不承认我在写文时也打错过很多次…】
  『感觉他的配色会很像漂流?不过是蓝紫色的。有钱,任性。』
  【…任性是对了√】
  『好像很厉害可是什么都不会。』
  「…好像是对的…」
  『真的什么都不会!?』
  「好像也不是…职业呢?」

  『负责花钱的公子哥。』
  「七大职业啦www你对公子有仇吗w」
  『骑士?只出一张嘴的骑士团团长?』
  「是团长没错啦…顺带一提他还说是酒烟的酒。」(跟他刷过cp)
  『!!!???他是攻!?』
  【反应好激烈…】
  『我继续…只出一张嘴的刺客?』
  「不要再只出一张嘴了hhh」
  『不小心踢到树后来树压到自己的格斗家?』
  「突然想@黄少天。」
  『穿的比谁都厚却还是站最后面的战士』
  「战无伤:喊我?」
  『会治愈术的法师?』
  「那就是牧师…」
  『有包含跳舞女郎吗?』
  「…思考了一下好像很适合。我们下一个…」


「战无伤呢?前面应该知道他的职业了吧」
  『嗯,战斗时都不会受伤的原因是穿三层盔甲的战士』
  【你已经开始推导无伤的理由了么…虽然我觉得是用内伤换来了无伤(x)】
  『明明看起来很威武缺有交流障碍,少话。偶尔会做蠢事,头头是只出一张嘴的韩家公。嗯,喜欢吃东西,汉堡之类的。』
  【你敢说你觉得全世界的战士都很爱吃汉堡么。】
  『喜欢盔甲跟马,马的名字叫雷斯、毛棕色,剑很大一把。』
  「…嗯对他团长是公子。」
  『真的假的!!?』
  「真的…虽然游戏里没有坐骑设定,可是雷斯这个名字还蛮适合当他坐骑的…」
  『其实盔甲下穿着蕾丝,其实是美国FBI派来的特种部队队员』
  【雷斯和蕾丝是怎么回事我需要吃个瓜子冷静一下。】
  「下一个,剑鬼。」
  『好啦,蓝绿色的吧。叔叔?虽然是叔叔没有一点胡渣但是一脸叔叔样。』
  【你在说什么啦…】
  『发色是老人银,用颓废的样子在江湖漂泊着,喜欢喝酒。』
  「w他是酒烟的烟哦。」
  「哦哦,那,喜欢酒?(不喝)」
  【…呃喜欢酒鬼的话我认同(x)】
  『老是呆在湖边,跟他搭话就会开始讲自己年轻时的丰功伟业的NPC。“我以前啊…”的开始对话方式。』
  【…确实很适合剑鬼这个名字可人家是玩家啊www】


  『武功高深莫测。』


  『修炼100年。』


  『的叔叔。』


  【你一定不爱你叔叔。】


  『隐居的居士,去找他会给你药草的叔叔…药剂师,坐骨神经痛第一个想到他。』
  「坐骨神经痛…性格你觉得?」
  『很随便…的感觉?或者其实是认真狂魔。』
  「为什么两个完全相反的形容词会放在一起…不过你猜对了。职业?」
  『格斗家?』
  摇头。
  『盗贼?』
  『侄女侄子都喜爱的叔叔?』
  【啊老大你好受大家的欢迎啊。】
  「是盗贼啦…」
  『可以看看样子么』
  要老大爆照…你怎么这么残忍。


于是我发了台版设定的剑鬼大大给她。


『天啊叔叔你好帅啊,我长大以后要嫁给剑鬼叔叔。』
  【少女不要冲动!!!!】
  不怪你台版老大确实帅帅的…☆
  「御天神鸣呢…刚刚问过漂御的那个。」
  『马尾,正太,大眼睛,无敌的矮子,冲动,做事不经过大脑才发现没有大脑…我开玩笑的。』
  「没关系没关系基本都对…」
  『很容易生气,傲娇吗?』
  「年轻人嘛w」
  『14岁吧』
  「这个就…」


「断水箭呢!」  突然很想问。
  『蓝色的。』
  【因为ID里面有水字么!!!!】
  「…只猜性格和职业就好(没有人设图)。」
  『诶…安静沉着,适时的给人一击的感觉,速度很快。』
  【↑这个绝对是因为有箭字。】
  『好像很厉害,没有谈过恋爱。爸爸,大家的爸爸,受人尊敬与爱戴』
  【…退出水深的行会前的断水箭√】
  『不常笑,很帅,身高188,体重73,26岁,双眼皮,血型A,兴趣是木工』
  【等一下你猜到哪里去了!!?】
  「佑哥呢?」
  『诶换人了哦…好…佑哥…』
  【没换人你还可以继续讲!?】
  『家里有养猫,黑白色,名字应该是英文叠字。电脑在客厅,戴耳机玩游戏,希望成为大家的哥哥却没办法。』
  【我觉得佑哥为什么叫哥的秘密在我心中解开了…】
  『白色衬衫上有黑白条纹,好青年,偶尔蠢蠢的。』
  【你的架空…其实安在佑哥上好像也挺适合的?】
  『虽然大家都不把她当一回事但大家的心中都留有他的一席地,银色利落的短发。』
  「!…这个好准…」
  『哇塞我好强。总是天真的笑着,其实小时候父母离婚了所以变得擅长把伤心事往肚里吞。』
  【才刚夸完你…啊佑哥的身世好感人啊我要哭了(x)】
  「下一个咯…剑南悠,跟佑哥是朋友哦。」
  『这个!曾在终南山修行过。剑是细剑、名字是汤姆。』
  【我很想问为什么终南山一脸古风的名字会跟汤姆放在一起。】
  「你是不是跟剑南悠跟剑鬼有仇。」
  『哪有。』
  『喜欢动物,兔子之类的。棕发,用紫色的带子绑起来,很认真的人…』
  「对了。」
  『我对了?』
  「不…我是说对了,你还没有猜佑哥的职业。」
  『我想想…刺客?』
  摇头。
  『喜欢苏打汽水的骑士?』
  「…为什么是苏打汽水。」
  『诶我觉得他应该跟蓝色的汽水很配。』
  【…OMG这么一想好像确实蛮配的…】
  「那剑南悠的职业呢?」
  『终南山的弟子。』
  【@网游之江湖任务行】
  『牧师?』
  『法师?』
  『战士?』
  『跳舞女郎?』
  「对…」
  『跳舞女郎!』
  「你刷太快了我是说战士!!!」


然后我发了我最近画的大南一伙人(←點我☆)让她猜。


『从左到右,1,法师,话很多』(火燃衣)
  『2,盗贼,话少,脸上表情很明显。』(黑水)
  『3,弓箭手、活泼、人鱼线』(胶水)
  【…我记得小说里有讲他是有肌肉的神射手…】
  『4,牧师,喜欢吟诗、兴趣是卡拉ok。』(稻香牧)
  『5,农夫,喜欢种菜,会把自家种的菜送给别人』(林木森森)
  『6,吹笛手汤姆,本体是细剑(不)总是笑着、目的是找国王,只是在路上刚好遇到的NPC(无敌幸运星)』
  【等等从刚才开始就画风突变了啊!?】


「…时间不多了再两个就结束了吧。」
  『好哦。』
  「水深。」
  『火热。』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请容许我刷一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的迷之笑点哈哈哈哈哈……


『深海水蓝的发色,大海包容大海般的眼睛。』
  (※大海包容大海般的感觉是当年风靡一时的玛丽苏同人文《冰泪之樱》的经典名(bing)言(ju))
  『喜欢吃鱼,喜欢深海鱼,不会游泳。』
  【不会游泳的原因是因为水深么…绝对是这样的我已经摸透你的思维了,哼。】
  『职业是救生员。不常说话,很安静。生气时也很安静可是很可怕。夜晚时眼睛会发亮』
  【为什么眼睛会发光难道是因为水太深没有光所以回自己发光么!!?】
  「…等等,不会游泳的救生员?」
  『对。』
  【你是在理直气壮什么啦。】
  「最后一个了…」


挣扎着在樱冢月仔和百世经纶间做选擇→最后选择了百世经纶。


『很聪明,喜欢看书。仙剑派创始者李逍遥的后代的堂哥(?)的弟子之一。(我开玩笑的)』
  【你绝对是隔壁棚江湖任务行跑来的吧!!虽然是玩笑。】
  『蓝色,白发。喜欢中国文学,最喜欢的书是诗经。说话总是用“诗云:”开头。』
  【诗云:快找东西塞住你的脑洞。】
  『很多事情都没常识过,没吃过汉堡。小时候因为身体不好都呆在家里。写书法是兴趣也是专长。』
  【诗云:OMG你对他误会大了。】
  『有时候思维会很蠢,乙女游戏最难攻略的角色。』
  【不会啊我觉得给他钱就…等等哪来的乙女游戏??】
  「职业?」
  『棋士。(没有错字)』
  「…」
  『老师?』
  【啊啊啊啊!!】
  『古文老师?』
  【我都还没来得及说对(失声痛哭)!!】
  『军师?一开始介绍游戏的NPC?』
  【连介绍游戏的NPC都出来了…】
  「游戏里的职业…」
  『牧师?』
  摇头。
  『骑士?法师?』
  【我知道你对他的印象停在喜欢书法上面了…】
  『格斗家?』
  「好对了…就到这里吧,你帮我做个结尾。」
  『嗯,我觉得通过这次访谈我认识了很多人。』
  【你什么时候才肯看网近啊我好期待。】
  『我以后要嫁给剑鬼叔叔。』
  【——!!!!??】
  『我要嫁给剑鬼叔叔。』
  【ing形式!!??】


救命我一基友因为一时冲动说要嫁给当年红遍网游界的烟鬼也就是现在平行世界里非常逆天的会长剑鬼大大怎么办!!!急!在线等!!!




...事後,我把這篇文給她看了。
 我順便跟她講了一下黃少天是全職高手裡面的人物。她驚恐的看著我:『欸!我以為是什麼武俠小說的高手!?』
 「...你為什麼會這麼覺得。」
 『聽名字你不覺得超像的嗎!楊過與黃少天!』


......maya楊過與黃少天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三十七息
《大南可爱到爆!》(↑就说了不...

《大南可爱到爆!》
(↑就说了不要再玩标题neta了)

咳、一刷的时候没注意到,二刷的时候看到大南纯真的向顾飞问道「什么任务呀!」的时候,那一瞬间我好像看到了天使…
职业玩家的大南心不要这么干净…!
跟踪别人一伙人的时候还开始替对方想办法了呜呜呜你是要可爱死我吗…!
这一伙人我都蛮喜欢的所以…#全员私设#在我心目中这七人的团队氛围就是:
火燃衣→黑水→胶水→剑南悠←稻香牧←林木森森←无敌幸运星


简单说就是剑南悠中心…真不愧是队长。

#你知道all南吗…?#

《大南可爱到爆!》
(↑就说了不要再玩标题neta了)

咳、一刷的时候没注意到,二刷的时候看到大南纯真的向顾飞问道「什么任务呀!」的时候,那一瞬间我好像看到了天使…
职业玩家的大南心不要这么干净…!
跟踪别人一伙人的时候还开始替对方想办法了呜呜呜你是要可爱死我吗…!
这一伙人我都蛮喜欢的所以…#全员私设#在我心目中这七人的团队氛围就是:
火燃衣→黑水→胶水→剑南悠←稻香牧←林木森森←无敌幸运星


简单说就是剑南悠中心…真不愧是队长。

#你知道all南吗…?#

地下实验室

【网近·all南】02弃子 #ABO向#

*嗯P雷的请撤。本文有顾/韩/战/御→南,不可接受的撤。古风paro。

为什么LO娘如此照顾我。。上黏结。。

 上一章


 

http://bulaoge.net/topic.blg?tuid=92029&tid=3045808#Content

*嗯P雷的请撤。本文有顾/韩/战/御→南,不可接受的撤。古风paro。

为什么LO娘如此照顾我。。上黏结。。

 上一章

 

 

http://bulaoge.net/topic.blg?tuid=92029&tid=3045808#Content

地下实验室

【网近·all南】01弃子 #ABO向#

 *我要说这即将是个大大大大长荤,下章开始有⑧字母情节 。说好的是大南受的嗯P文,为爽而爽,大家懂就好,含御/战/韩/顾→南 不可接受的跳过。*简单解释下为何不带老大和佑哥玩是因为老大性格太正经剧情上不符合,而佑哥在我心里一直是总受【对不起佑哥我说了真话 仅仅代表个人观点哈求憋喷(๑ŐдŐ)b

P.S古风架空的ABO,雷的妹子不喜慎入,对连纯荤也要走个剧情奋战到黎明的自己也是醉了。。。对就是这么任性(´-ω-`)

谢谢太初妹纸的指正(> <)说实话思维一直在怎么写肉上有什么逻辑错误还请海涵和不要大意地评!射射!!...


 *我要说这即将是个大大大大长荤,下章开始有⑧字母情节 。说好的是大南受的嗯P文,为爽而爽,大家懂就好,含御/战/韩/顾→南 不可接受的跳过。*简单解释下为何不带老大和佑哥玩是因为老大性格太正经剧情上不符合,而佑哥在我心里一直是总受【对不起佑哥我说了真话 仅仅代表个人观点哈求憋喷(๑ŐдŐ)b

P.S古风架空的ABO,雷的妹子不喜慎入,对连纯荤也要走个剧情奋战到黎明的自己也是醉了。。。对就是这么任性(´-ω-`)

谢谢太初妹纸的指正(> <)说实话思维一直在怎么写肉上有什么逻辑错误还请海涵和不要大意地评!射射!!

 

 

 

 

“我说你小子好了没有?!跟个大姑娘似得磨磨唧唧的……”

战无伤背着墙好一阵嘀咕,等了半天终于忍不住探出头张望了下顿时破口大骂:“我去!你他妈跑反了给我回来!长眼了没有我们在这边!往回跑——!!”战无伤窜着个脑袋叫着混战中的御天,而下一刹那三支箭矢呼啸而来,让他又咒骂着蹲了下去。

墙这边边的韩家公子悠然自得地饮了口酒,狭长的眼眸掠过身边躺着的那具身着夜行衣昏迷不醒的身形,心中掐了下时间便将手中见底的酒瓶随手一扔起了身。

下一秒墙内传来一阵轰隆巨响,少年的身影从烟雾里轻巧地翻了出来,丝毫不理身后的人仰马翻,抬脸便对一旁呛得直咳嗽的大汉批头一通嘴炮:“急你个魂啊!!老子是去炸主营又不是去放鞭炮的!千里那边不是还没来消息嘛,你吵个屁!”

战无伤被烟呛得直掉眼泪,倒是暂时没工夫回嘴。少年拍拍身上的灰站起来,这才发现脚边躺着个人:“哟,这谁啊这是,看衣服穿的怎么像枢密院的影卫?”

韩家公子扬手抖开折扇散去点霹雳弹的硫磺味淡淡道:“是影卫不错,但恐怕是天衍的人。”

“卧槽!天衍的人怎么在这儿,说好的来去无踪呢,现在这世道影子都能活起来跟人前晃了啊?”

可此处毕竟不是说话的地方,三两句之间烟雾已是要散去的势头,韩家公子皱皱眉收了折扇,看着远处依稀的人影,心道不愧是朝廷,增援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多。

而身后两人亦是有所察觉,拍拍衣服起身准备走的时候战无伤突然想到了什么,望着地上的人说了句:“那这人怎么办,留他在这儿挺尸么?”

韩家公子回头难得眼神复杂地沉吟了片刻说道:“捆起来,先带走吧。”

 

城门边一辆破败的马车像是等候了多时。一名面貌儒雅的青年正坐在车门前,艰难地给渗着血的右手覆上药。但过了没多久,还不等他裹上布条止血,便有三小点身影从远处而来,青年见状便一下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往后头门帘里说了句“他们来了”就挥了下马鞭驾着车往同伴的方向驶去。马车刹停之后,三人动作利落地上了车,车内原先坐着的那名相貌鄙陋的矮小男人见到大汉背上多了的那个人也没说什么,只是沉默地腾了个位子,准备起身替换前头带伤驾车的同伴。

“事情办妥了?”韩家公子朝那人问道。

剑鬼点点头回他:“阿佑受伤了,止不住血,你给看看罢。”说完又看着被放在马车里尚昏迷不醒的人终于问了句:“怎么回事?”

韩家公子顿了顿解释道:“看衣着像是天衍的人,没猜错应该就是前阵子暗中想要千里命的那个。此事未清楚之前得留个活口,我们到主营的时候他们已经把东西转移了。此行最多是声东击西打个掩护,要是千里那里再不成功,恐怕是只能指望他了。”

剑鬼点点头倒没再急着出去,而是沉吟了下让战无伤先去前头把受伤的佑哥替了,好让韩家公子查看伤势,自己则转身伸手将那人的面罩揭了下来。

御天神鸣盯着那露出来的面容吹了声口哨:“哎呦我说他们天衍的人是不是也得挑脸才能入行的,长这样居然当个整天躲躲藏藏的影卫真他妈可惜了啊!”

不过车内没人理他这通无脑的发言,韩家公子停了停手上给佑哥包扎的动作,斜眼看着剑鬼运气查探那人喉头的动作说道:“没用的。”

剑鬼一愣,向他投去了个疑惑的眼神。

韩家公子却没有回应他,只是对佑哥说道:“伤口止不住血,恐怕刃尖上抹了毒,我上的药至多能暂缓毒效发作的时间,要完全解了毒只怕还得去城里。”

佑哥怔忪了下反应过来是在说自己,继而抱了些歉意地说:“真对不住,这个节骨眼上我还……”

“不碍事,”韩家公子淡淡打断他,“现在大部分兵力应该去了千里那边,这里离邑城不远,绕一下费不了多少时间。”

说罢他皱皱眉看了眼躺在车板上的人,有些烦躁地说道:“真正麻烦的是这边,千里也真会给人找事。”

影卫营的规矩江湖上人人皆知,为了防止泄密,每个影卫入营那刻便有万千种方法让自己在不能自保之时舍性命护主。

剑鬼刚刚便是在运气探查那所谓“封口”的东西位于对方的身体何处,可奇怪的是无论他怎样探查,都没有任何被下蛊下药的迹象,而此时韩家公子既然对他说“没用”,想必对方是知道事有蹊跷,可他在用眼神询问对方的时候那人竟然避重就轻地抹了过去,这让他的疑问更大了。

交代完佑哥的事韩家公子神色淡淡地看了眼剑鬼,伸手将那还在昏迷的人的领口扯了下来转而将人整个翻了过去,而后车内所有人便看到了那人后颈处狰狞的伤口。

“开始我还不相信,”韩家公子波澜不惊地道,“天衍的影卫里竟然有omega。”

面容姣好的男人无视了车内其他人震惊的神色继续开口说道:“作为性别的腺体组织已经全部被切除了,伤口很旧,怕是他入营时候的事情了。我在他身上没有察觉到任何信息素的味道,可如果他是alpha或者beta根本没理由这么做,所以只能是个omega。时间仓促,还来不及具体确认他下面的情况,可如果不出意外的话……”

“……够了!”令人意外的是出声的居然是一直沉默在一旁的御天神鸣。十几岁的少年脸上满是怒不可竭,尚未长开的脸上甚至染上了些许与年岁不符的狰狞神色。

“‘天衍’那帮狗东西还到底是不是人!”他啐了一口,还想说什么却被冷冷地打断了——

 

“当然不是。”

出声的自然是韩家公子。他依旧用那副不咸不淡地语气说道:“影卫自然不是人。他们只是工具,是朝廷的棋子,必要时候得作出牺牲的家畜,连自己死活都操在他人手里的一条狗罢了……”

“我说你!”少年也自知自己不是什么正经人,他自幼家中穷苦,小偷小摸没少干过,长成现在这般年岁便开始学会调戏姑娘,甚至与这些人入了伙之后他还整天嘲笑那个正义感泛滥的千里,说他“假正经”。可他这回亲眼看到一个活生生的人被折磨成这样,平日里再痞气也难免血气上涌,而这时偏偏遇上韩家公子那种冷眼旁观的态度,就算他知道对方说的是事实,也难免不齿对方竟然如此冷血。

剑鬼皱皱眉,怕这当下两人真的起了冲突,于是开口扯开话题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韩家公子看了他一眼,说道:“我们去的时候营门已经破了,这应该就是前些日子暗算千里的人,八成是天衍为了引千里上钩的诱饵,谁知对方失了算千里根本不在这里,这个诱饵可以说是白费了心机。”

男人缓了缓继续说道:“千里不在这里,那便是在玉玺真正在的地方,可如果千里成功拿到东西了还好说,若是另一处主营也是一场空城计,最后的指望只能在他身上。”

说到这里车内所有人的视线便都落在了那人的身上。

“我已经运息暂时将那蛊的毒性封了,可最多也只能缓一个时辰左右的发作时间,在这一个时辰内若是千里来了好消息便罢,若是千里没能得手而我们又解不了他身上的蛊毒……”

听至此处车厢里陡然沉默了下来。

剑鬼皱着眉接着问道:“既然这样,那你知道他的蛊下在哪里,把它解了不就成了,影卫营的蛊毒千篇一律,对你来说不是难事……”

“蛊毒本身的确不是难事,”韩家公子难得苦笑了下,“坏就坏在他偏偏是个omega,也偏偏生在旁门左道最多的天衍……我刚才抱着怀疑一试,你们可知那蛊种在哪里?”

 

他目光沉沉地撂下一句话,如同平地里一声惊雷:“……在这小子的生殖道里。”

 

 

TBC.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