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剑客杰瑞

25597浏览    580参与
Pepper

  画下剑客组吧,我很磕这对的!不喜勿喷哦(●°u°●)​ 」

  画下剑客组吧,我很磕这对的!不喜勿喷哦(●°u°●)​ 」

剑杰梦女远离我

  私设的世界观之类的,想参加扩列我,这是第二条时间线,第一条时间线暂时不容加人了

  (已有角色:剑,海,国)

  私设的世界观之类的,想参加扩列我,这是第二条时间线,第一条时间线暂时不容加人了

  (已有角色:剑,海,国)

正经罗菲你不爱
本来想要画玩具枪的,但是找不到...

本来想要画玩具枪的,但是找不到素材了,游戏里也没摸过几次玩具枪

本来想要画玩具枪的,但是找不到素材了,游戏里也没摸过几次玩具枪

七羊羊羊
预告哦嘻嘻 无冕帅死我呜呜呜(...

预告哦嘻嘻 无冕帅死我呜呜呜(斯哈

预告哦嘻嘻 无冕帅死我呜呜呜(斯哈

白孤月

  剑汤杰——

  本命,我的两个本命——!

  

  【摸鱼练练】

  剑汤杰——

  本命,我的两个本命——!

  

  【摸鱼练练】

鸦子鸦子嘎嘎嘎
擦擦剑,之前跑去xhs溜达了,...

擦擦剑,之前跑去xhs溜达了,在这也发个?

擦擦剑,之前跑去xhs溜达了,在这也发个?

只歌唱一季夏天

[剑杰汤]皇家剑客今天也想让我告白

饿死了,可是我是文手耶(

角色均为自己理解,超多私设,有黑泥元素,结尾我都受不起qwq

摸摸,游戏玩爽了

天堂pa(直接叫Tom和Jerry)按拟人……吧


00.


「自分を殺した恋人に再会する」


01.


时隔六年再次相见且还是如此默契,一定是件非常、极度浪漫的事吧。


Jerry盯着Tom的眼睛,那像镶在黄琉璃上的绿玛瑙也同样恶狠狠地瞪着他,注意到Tom习惯地把手从腰间一抽,他也立刻摆好了防御姿态,但似乎没有必要,那只猫引以为豪的亮锃锃的剑并没有击在他剑上发出他曾经最熟悉的声响。Tom先是有些错愕,随后又收回了目光。


Jerry...

饿死了,可是我是文手耶(

角色均为自己理解,超多私设,有黑泥元素,结尾我都受不起qwq

摸摸,游戏玩爽了

天堂pa(直接叫Tom和Jerry)按拟人……吧





00.


「自分を殺した恋人に再会する」






01.


时隔六年再次相见且还是如此默契,一定是件非常、极度浪漫的事吧。


Jerry盯着Tom的眼睛,那像镶在黄琉璃上的绿玛瑙也同样恶狠狠地瞪着他,注意到Tom习惯地把手从腰间一抽,他也立刻摆好了防御姿态,但似乎没有必要,那只猫引以为豪的亮锃锃的剑并没有击在他剑上发出他曾经最熟悉的声响。Tom先是有些错愕,随后又收回了目光。


Jerry先忍不住开口,可看着许久未见的死对头云雾缭绕得朦胧,又不禁攥紧了他的衣角,用力到有些酸痛才缓缓开口。


“你的剑呢…大笨猫?”


最后三个字是停顿了一会儿才说的,刻意染上一丝嘲笑。可是Tom原有的微妙平静还是被打破了,尾巴上的毛因为愤怒而看起来更加蓬松,眉毛又灵活地像以前一样皱在一起,他从喉咙里发出威胁的低吼。


“你这只臭老鼠,”他撇了撇嘴,目光又重新打量起他,看来这家伙除了死了和以前没什么区别,“我可不能带我的剑随便出去晃悠,被发现可是又要被骂的——你也收起来吧。”


Jerry也是乖乖收拾好配剑,无视Tom试图扯回衣服的手。一点都不想放开。就像放开才会真正死掉。


心脏像被挤压血液逆流,毛孔散发凉意却又叫嚣着兴奋,压抑六年的情感在确认是对方时占据身体。忘记呼吸了。于是大脑会刺激他了,拨动他那害死Tom那根敏感脆弱的神经。


牵一发而动全身。


像是魔咒一样,一种新鲜的疼蔓延全身,要把他扔进海里溺死。Jerry调整呼吸,瞥了Tom一眼,平静的神色。根本不记得面前是四舍五入的仇人,反倒是注意到视线对他挑了挑眉,笑了一下。


重合了。和那记忆,被时光磨损得斑驳的笑又像上了层光油,记忆中的玫瑰、断头台和他又清晰了。大概是痛苦的。好想在Tom耳边唠叨他所守护的一切垃圾、以及他把国王刺杀成功的喜讯。可又如鲠在喉了,他会不会又生气,最后再也不想见他呢。


“你送的玫瑰还挺漂亮的。”


像不适应这种沉默,Tom终于找到一个可以闲聊的话题。他估摸Jerry是在怀恋生前特别在意的事和人,毕竟每个人都这样。


“喂,你这家伙可不要把Lily不要的给我。”


见Jerry没什么反应,他又补了一句。哦,死对头许久不见还是令猫恼怒,Tom自认为从刚刚到现在可没有招惹Jerry,也没有提让大家都不开心的事——他为什么不理我。


“亲手栽给你的,喜欢就好。”


Jerry终于回过神来,露出了一抹笑,在为死对头懂得搭话而愉快。


“咳咳,毕竟挺漂亮的,”Tom脸上有一丝不自然,牵住Jerry一直攥紧他衣服的手,又想掩盖过似的飞速开口,“你这家伙怎么死的,我带你去登记吧,这不久前被那些天堂的猫猫鼠鼠闹了一场,指路标都坏了。”


“哦,大笨猫就是我的天堂引路人咯,”Jerry戏谑地盯着Tom,也握紧他的手,有些冰凉,“你怎么也能上天堂?”


其实是临时的大家的引路人Tom眨了眨眼,本来脱口而出的“别管那么多”憋了下去,他想挑逗一下死对头,一直处于劣势可不是什么好处。


“嗯…那你想让我下地狱?那我去引路其他人好了。”


“没有,不行。”Jerry都有点怀疑自己的回答速度为什么如此不假思索。


不远处若隐若现出一个站台的踪影,Tom指了指,站台内正有一只看报的白猫。他低声提醒道:“那是Kubo先生,找他登记。”


Kubo似乎并不意外Tom在这,他在笔记上记着,一边随意地开口。


“Mouseketeer Jerry是吗?”


“嗯。”


“我想一些注意事项你旁边的先生会告诉你,另外,你大概要与他一起生活。”


终究还是说了。Tom撇过头,天堂的住所一般都是两到三人居住,而他当时跟斯派克一样疯了似的说另一张床是留给死对头的墓碑,毕竟他那样的人除了他可怜的小侄子还有谁会给他立碑,Tom因此在天堂也落得了“疯狗”的名号。


所以,Tom暗暗瞄了Jerry一眼,没有看出他的表情变化,便当即决定要是他拒绝就把他踹下地狱。


“哦,那我挺高兴的。”


Tom似乎真的在Jerry脸上找到了愉悦的神色,他有些惊讶,惴惴不安地怀疑自己也怀疑他是不是脑子进水了。


Jerry甩了甩钥匙,留下一道银色的残影了,他的嘴角也勾起漂亮的弧度。


“那么,好久不见,我的死对头。”





02.


天堂的生活不错,吵吵闹闹又和和睦睦。


Jerry,这个生前花心,哦,是懂得变通并且十分有魅力的流浪剑客很容易让大家欢迎亲近。


“哦,剑客Tom先生,你的朋友真是让人感到愉快。”这是天使Jerry的评价。


“剑客叔叔是个好鼠,他的糖很好吃。”这是天使Tuffy的赞美。


“哦,我猜和他同居少不了惊喜。”这是天使Tom的猜测。


Tom不怀疑Jerry有能力把人际关系搞好,但似乎不是他想的那样,从和他同居之后Jerry对他笑的次数一只手就可以数得过来,连平常都努力避开他,跟重逢第一天完全不同,再也找不出会牵他衣角的可怜小老鼠了。


虽然很不对劲,但Tom承认他很不高兴,并非常厌恶他的冷暴力,呃,是“特殊对待”,现在连抢那个天使的糖都让他没任何反应了。


浪费六年的真心——我要换房子!!!


Tom似乎并不觉得这过于幼稚,反而认为完完全全是Jerry的错,按照那个天使猫所说的剧本——他和他的小老鼠就告白在同居时,这总能产生感情的对吧,并且他还是过来人。毫无经验的Tom信任天使的话。


和我告白很难吗?


Tom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在心里把Jerry的祖宗和前女友们问候了一遍,嫌弃之情溢于言表,并表示再也不想看到他那棕色的杂毛了。


可是下一秒就有只手撑在Tom刚压好放进行李箱的衣服,随即一顶紫色礼帽挡住了视野。


“你在做什么?”


来人没有抬头,只是沉沉地开口,似乎因为说话而不小心咬碎了糖,他的声音不带任何起伏,像要熔于黑夜。


哦,现在是凌晨四点半,按理说天堂应该永远是白昼,但主眷顾那人间的生活体验,于是便有了极黑的、并不真切的神造黑夜。


好在猫是夜视动物,Tom敏锐地拍掉了Jerry的手,像是做了什么被抓包似的拎起行李箱就逃,跳窗而逃。甚至来不及抱怨他丢一路的行李。

Tom的头发都被吹到一边,他大口大口地喘气,尽量往那路灯相反的方向跑——哦,我猜你不知道鼠鼠的视力很差。


不知道为什么很畅快,要不是怕被投诉Tom早就笑出声了,身后噔噔的脚步声让他清晰分辨出他们的距离。


可是过了一会儿,Tom又停住了,挠挠头,有些担心地回头张望。这里太黑了,Jerry的视力又那么差……一定是跑步太热把脑子都烧坏了,他怎么能到这来呢,他丢下行李箱,按原路返回,两天眉毛紧紧地皱在一起,耳朵也耷拉下来。


四处找了一番还是没看见一丁点影子。


天堂夜色很美,漆黑的夜晚反而衬出楼房精致又古老的痕迹,人们热爱养花,所以在晚上也是一片芳香,柔和的凉风吹在任何人身上都会倍感舒适。


Tom闻到了风中的玫瑰花香,也无暇感受,他沮丧地坐在行李箱上,鞋一直不停地磨蹭地面。他爱的人又丢了,像是魔咒一样,疼痛在心底蔓延。Tom都觉得自己有些好笑,想走的明明是自己,现在却把与他的追逐回忆成以前的“游戏”,舍不得了,但又找不到了。


回忆的只有我吗?


一束玫瑰忽然凑到Tom鼻尖,Tom摆了摆手,示意来人赶紧拿开,可是他紧紧绕住Tom脖颈,Tom张嘴却什么也没说,来人蹭了蹭他,有些痒,吐息落在Tom脖颈上湿润了一片。


“对不起。不喜欢吗?”


沉沉的、暗暗的、玫瑰的。这是Tom的感受,他伸手轻轻逗弄了一下来人的耳朵,没有反应,只是揉了揉Tom的脸。


“天堂的夜晚没有星星……我找得有点久。”


“……笨蛋。”


“我很喜欢……我是说玫瑰。”


“嗯,玫瑰也喜欢你。”


Jerry笑了笑,像揉碎了人间所有温柔一样,表达歉意似的在Tom额头轻轻一吻,随后小心翼翼地问:“那我们回家好不好?”


Tom点了点头,起身接住了玫瑰,端详了一下。鲜红的,却是美丽而清纯,花瓣只是微微舒展,枝条是用Jerry的外套包了好几层的,因为没有去刺而怕刺伤他,再用一枝长长的柳枝绑住。跟以前收到的虚影不一样,这是真真切切的,似乎可以掐出水来。


“这是你种的。”


“嗯,”Jerry捡起Tom的行李箱走着,骄傲地摇了摇尾巴,“是给你种的。”


“为什么用柳枝绑住?怪怪的。”


Jerry似乎在想该怎么开口解释,犹豫了一下,狡黠地眨眨眼,签住Tom的手。


“在一个东方国家,这个读‘柳’,是谐音‘留’的……我希望你留下。”


Tom不知所措地摆了摆尾巴,不好意思地撇过头,他确实没有想到居然是这种意思,脸上一阵烧热,心里有一点什么微妙地改变,像格愣了一下。


“你怎么找到我的,你的视力很差不是吗?”


“我的嗅觉很灵敏啊,”Jerry的眼睛眯成月牙,又嗅了嗅,“我不会忘记你的味道的。”


“你是我用余光就能看清的人……”


“而且,你会等我,会回来找我,不会对我不管不顾的……”


Jerry的声音很轻、很轻,让Tom想起古堡的雪夜,厚重的雪把脚步声掩埋,国王也会呼呼大睡,Tom总会领到一碗热汤到老槐树下。心照不宣似的,Jerry总会卧在他尾巴上取暖,然后熟稔地蹭了口汤。两个人聊些有的没的,就像真的好朋友一样。


“你为什么那么效忠国王?”


“因为这个国家是我的信仰。”


当时Jerry似乎觉得他无药可救,揪了一下他的毛便转移话题了。Tom也憋住心里的话。


他不是没考虑过自由,可是一想到不能为国家效劳,他就觉得这些事一点意思也没有,尽管他背负骂名,但他依旧欺骗似的认定他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自己的信仰。


“那我一定会杀死国王。信仰不正确就让我来改正吧。”静悄悄的,不被听见的,已实现的。


“我爱你。”轻轻的,未听真切的,已实现的。


Tom迷迷糊糊地听着Jerry的话,渐渐不再真切,眼皮越来越沉,他感到旁边的人搀住他,慢慢走回家,絮絮叨叨地说着什么。




03.


Jerry盯着Tom的睡颜,想了很多。


他默默到窗台点了根烟,猛吸了一口又缓缓吐出,白色的烟雾散在夜空中,就像慢慢消散了他这些天的顾虑。


他爱上了死对头。


他间接害死了死对头。


他杀了直接害死爱人的国王。


他死了,也被赞赏歌颂,而他一生都那么努力、那么忠心、对死对头都留情的爱人只能背负骂名。


“他不明白,他觉得不公平,可是他不知道吗,哦,只有他的爱人不知道这世界上没有公平。”


直到与自己杀死的爱人重逢,他是觉得在做梦,不然他怎么可能会对他笑,跟记忆那么像。


好害怕。要是他知道自己做的一切怎么办。从重逢的喜悦变成了乱线一样的顾虑。不敢看他。


说起来也好笑。Jerry点了点烟灰,白色的粉尘慢慢落在没有玫瑰的玫瑰丛里,他眼色比黑夜更深沉,没有丝毫感情,却又笑了一下。


如果可以,他想当个陌生人的,不过要留在他身边一段时间,可是看到他不爽模样的鲜活气息,甚至抢天使的糖来引起注意,对他一如既往的偏爱……


占有欲编织成藤蔓,爱意化为利刺,不断地侵噬他腐败的肉身。


可是一定要离开的话,他只觉得更疼,藤蔓疯狂缠绕着他,刺也扎得更深,全身的血液都要喷洒出来。


所以,理所当然地,在听到隔壁动静时他不可遏制地走了进去,无论抽了多少根烟都无法平复心情。


玫瑰。是我表达的爱意。你爱吗。


烟燃尽了。Jerry机械地处理好,并刷了牙,确认没有异味便小心翼翼地在吻上爱人,动作轻柔浪漫。


Jerry掀开被子,轻轻地靠在爱人旁边,贪恋着爱人独特的玫瑰味。




04.


醒来发现自己的暗恋对象兼死对头和自己睡在一起是种什么体验?


Tom有些尴尬,他自己是从来不知道睡觉还有把腿搭别人身上的习惯。不对,重点是为什么Jerry和他睡在一起!


算了算了,他心许是累了,毕竟他昨晚跑出去发疯了,果然天使的话不可信。Tom边骂骂咧咧地想,边起床。


窗外的阳光照进窗户蒙进房间里,就像一层金纱。Tom伸了伸懒腰,却感觉腰上一紧,Tom打了个激灵,毛都炸了,又慢慢适应下来,脸上有点不自然的红晕,耳朵也因为紧张而一抖一抖的。


“你在干什么?快松开。”


“昨天太累了,把你和行李抬回去,跑了两趟,脚痛。”


死对头似乎在用一本正经的话在撒娇。


Jerry往Tom身上蹭了蹭,闭上眼睛。


Tom环顾四周,发现昨天带出去的东西一样没少,倒是多了一捧他的玫瑰和他,心里有些触动。


“那我去做早饭?”Tom试探地问。


“……算了吧,你做的饭…嗯,我是说我不饿。”


“好吧,那你的衣服怎么办,玫瑰的刺都把它扎坏了。”


“嗯……你知道的,那件衣服我很喜欢,让我想想赔偿。”


“什么啊,又不是我要你衣服的。”


Tom皱了皱眉,害怕Jerry这家伙狮子大开口,自己可怜的钱包可遭受不起。


Jerry笑了一下,沉沉的似乎还没睡醒。Tom有些心软,犹豫了一会儿,便开口。


“好吧,你说你想要什么?”


“想要玫瑰。”




05.


Tom觉得这个要求太简单了,去了花店买一捧不就是吗?于是他精心挑选了一束新鲜饱满的玫瑰。


可却是……


“这不是我要的。”Jerry一下子沉下脸,扭过头不愿意看他。


量不够?


99朵总行吧。


“……”好吧,看Jerry的沉默不语就知道答案了。


颜色不对?


可他就差来个大杂烩了。


Tom认定了,这家伙就是故意为难他吧,估计心里早憋着笑了,他摸摸空荡荡的钱包,皮笑肉不笑地、咬牙切齿地来了一句。


“我爱你,Jerry。”


Jerry的睫毛轻轻颤了一下,眼波流转,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


“我也爱你,玫瑰。”


“玫瑰?玫瑰是谁……”




06.


对剑客来说,什么最重要?


他们的剑。


所以他们会在剑上刻爱人的名字,代表生生世世不分离。


Tom对自己的作品十分满意,并且还用半个爱心圈了起来。


可是Jerry过来看便满头黑线,忍不住颤抖地开问。


“你刻的是谁的名字?”


“我的啊……呃…等等,我不是故意的。”意识到不对劲的Tom站起来,看着眼前的Jerry按了按眉心。


“好了,幸好我还没刻,这样,我也刻我的名字,我们交换佩剑吧。”


犯错的Tom疯狂点头。


“那你也要刻半个爱心。”


“当然。”




07.


流浪剑客今天也想让我告白。


















































两芝士夹艾格彡
几年前的私设…… 重操旧业

几年前的私设……

重操旧业

几年前的私设……

重操旧业

随缘

  今日份剑杰

  p2音乐家(尝试

  p4我猫鼠账号(欢迎一起玩)

  今日份剑杰

  p2音乐家(尝试

  p4我猫鼠账号(欢迎一起玩)

Brook(为爱发电版

第一次天梯匹到三个国服 真的太鸡冻了 火速摸个(躺赢好快乐——

第一次天梯匹到三个国服 真的太鸡冻了 火速摸个(躺赢好快乐——

正经罗菲你不爱
画好草稿后:OK阿,问题不大...

画好草稿后:OK阿,问题不大

勾好边后:啊?手呢?    

画好草稿后:OK阿,问题不大

勾好边后:啊?手呢?    

阿先(´+ω+`)

是樱花🌸的摸鱼系列鸭,发晚啦 画的要嘎掉了啦≥﹏≤   

  


大家新年快乐🎉🎉๑>؂<๑

是樱花🌸的摸鱼系列鸭,发晚啦 画的要嘎掉了啦≥﹏≤   

  


大家新年快乐🎉🎉๑>؂<๑

大安子和她的小伙伴们

含天汤杰,侍罗,牛汤杰,剑汤杰

P1灵感来源《小绿和小蓝》

含天汤杰,侍罗,牛汤杰,剑汤杰

P1灵感来源《小绿和小蓝》

正经罗菲你不爱
  哈哈😅原来这里没发嘛,我...

  哈哈😅原来这里没发嘛,我还以为发了

  感谢大家对我之前发的作品的支持,之前那张剑杰我画的那么烂竟然有那么多人喜欢😭😭😭再次感谢大家的支持我会更努力的😡

  哈哈😅原来这里没发嘛,我还以为发了

  感谢大家对我之前发的作品的支持,之前那张剑杰我画的那么烂竟然有那么多人喜欢😭😭😭再次感谢大家的支持我会更努力的😡

祷告=(

日常

第一次写甜的,相信我,真是甜的

ooc预警

学院pa?

1,我睡不着谁都别想睡

侦杰大晚上卷人,从半夜十点熬到了凌晨两点

困的他泡了杯咖啡,杰瑞半夜起床找水喝,看见桌上的杯子,想都没想就喝了,苦的他原地差点起飞,侦杰回来时杯子没了,杰瑞看起来没动

凌晨两点半,杰瑞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气的他使出了绝技·鼓舞

噔噔噔噔噔噔

凌晨,整栋宿舍楼都醒着


2哇!好大一个贞子啊!

杰瑞拉着罗杰来玩笔仙,突然间停电了

浴室里剑杰回宿舍找布子,头发就这样没扎回去

回宿舍就看见杰瑞背对着自己,罗杰害怕的看着自己

于是就把手搭上了杰瑞的肩膀

“啊啊!鬼啊!啊!妈妈...

第一次写甜的,相信我,真是甜的

ooc预警

学院pa?

1,我睡不着谁都别想睡

侦杰大晚上卷人,从半夜十点熬到了凌晨两点

困的他泡了杯咖啡,杰瑞半夜起床找水喝,看见桌上的杯子,想都没想就喝了,苦的他原地差点起飞,侦杰回来时杯子没了,杰瑞看起来没动

凌晨两点半,杰瑞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气的他使出了绝技·鼓舞

噔噔噔噔噔噔

凌晨,整栋宿舍楼都醒着


2哇!好大一个贞子啊!

杰瑞拉着罗杰来玩笔仙,突然间停电了

浴室里剑杰回宿舍找布子,头发就这样没扎回去

回宿舍就看见杰瑞背对着自己,罗杰害怕的看着自己

于是就把手搭上了杰瑞的肩膀

“啊啊!鬼啊!啊!妈妈!help!”

罗杰吓的直接一个托马斯旋转两周半给剑杰跪下了

剑杰:这俩高一了咋还这么…

侦杰刚跨进门就看见…

来了一句

“哇!好大一个贞子啊!”

3老师,这俩个b影响我们学习

第二天上课时,经历熬夜风波的同学们,已经开始了睡觉模式

侦杰看着剑杰,剑杰看着侦杰,达成一致,剑杰拿走剑菲的铁水杯,放在桌边,侦杰用手一推

“哐当!”

“*你*,谁这么有*”

4年级第一我拿走了

侦杰卷完同班同学后,看向了自己的宿敌,侦汤

侦汤次次都是第一,有他在的地方,侦杰一定是万年老二

于是,侦杰给杰瑞灌了咖啡送的猫宿舍

凌晨,根据猫院某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学生描述

有只大耗子进入宿舍,吵的他们睡不着,隔壁汤姆学长把人扛走了,但还是好吵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