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剑网三

730.9万浏览    99386参与
请面对目标

[顾迟][P/W/P] 贪驻人间

没啥情节。


stay with lofter         上

stay with lofter         下


或 红白网站搜索标题。

没啥情节。


stay with lofter         上

stay with lofter         下


或 红白网站搜索标题。

kono東方da!

给各位品品我的渣男行为

给各位品品我的渣男行为

失血黄昏

【丐花】契约管家12

酉时过了三刻,那少年将军方才回营;还未休息片刻便下令:全体将士,立刻收拾行装,城外扎营!

一片混乱中,郭天涯和石怀玉两人还来不及反应便又跟着大部队出了城,等到安顿下来,天色已经擦黑。他们两人在这片迅速搭好的军帐中间左右穿梭,刚好与正要去寻他们二人的少年将军遇了个正着。那将军连忙将他们请进帐中。

“在下正有事想请教二位!对了,还未自我介绍,在下是天策府李光翰,所率皆为天策府天枪营的将士。此次是奉朝廷之命南下肃清关中叛党的余部和最近在矩州、宜州一带作乱的流寇……”

这些情况石怀玉已从黎青阳那里掌握了十之八九,包括他的师兄妹获救后,他又带着这支部队突袭了务川的狼牙军并将俘虏的村民们安全送回的事...

酉时过了三刻,那少年将军方才回营;还未休息片刻便下令:全体将士,立刻收拾行装,城外扎营!

一片混乱中,郭天涯和石怀玉两人还来不及反应便又跟着大部队出了城,等到安顿下来,天色已经擦黑。他们两人在这片迅速搭好的军帐中间左右穿梭,刚好与正要去寻他们二人的少年将军遇了个正着。那将军连忙将他们请进帐中。

“在下正有事想请教二位!对了,还未自我介绍,在下是天策府李光翰,所率皆为天策府天枪营的将士。此次是奉朝廷之命南下肃清关中叛党的余部和最近在矩州、宜州一带作乱的流寇……”

这些情况石怀玉已从黎青阳那里掌握了十之八九,包括他的师兄妹获救后,他又带着这支部队突袭了务川的狼牙军并将俘虏的村民们安全送回的事情。他知这少年将军值得信赖,于是直截了当地问:“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何仓促之间转移城外?”

李光翰竟也一头雾水:“这是刺史大人的意思,说是前阵子流寇作乱,不少百姓人家遭劫,现在城里扩充了城防军,住宿地方紧缺;而且让我们外来军队驻扎城内,恐会惊扰了民生安宁……”

郭天涯听完不禁连连皱眉:“这?未免也太过怠慢了吧?”

“只是城外扎营的话倒也没什么,不过…总觉得刺史大人像是急着赶我们走似的……”他苦笑道:“反正我们任务结束,也该返程了。”

“不,”石怀玉突然出声:“不合情理的事若有一两件还可当做是偶然,可若是接二连三地发生就一定另有蹊跷。想想看,狼牙军在务川附近驻扎造船,大兴水上工事,势必要走水路;而河流地势向来是自北南下易,而自南北上难。所以,若是狼牙军经务川、过金城江……”

李光翰大惊:“他们会直取宜州!?”

“乍一看的确骇人,再加上宜州对外宣称扩充军队,实则排斥外来人士,城防空虚……”说着他与郭天涯对视一眼,后者立刻点头表示这些是他们亲眼所见。

那么,只要狼牙军出动,宜州城似乎已是囊中之物。但是真的是这样吗?假设狼牙军真的顺风使船拿下了宜州,那么北有黔州南有安南都护府,他们会立刻成为众矢之的,腹背受敌。就算宜州是岭南进入中原的重要关口,但值得他们这样的冒险吗?除非……

除非他们在南边还有势力。

这个想法让石怀玉直冒冷汗。那么宜州呢…?在如此紧要的时刻将援军拒于城郊,统治者的举措处处透着古怪……难道真的准备好引颈就戮了?

“宜州刺史卢定和,我没记错的话,他原是营州人士,安禄山的同乡吧?”他定定说完,另两人不约而同地投来惊诧的眼神。

“我怀疑……他已有了不臣之心。”石怀玉压低声音,向两人阐释有此怀疑的理由。假如以此为前提,那么围绕宜州发生的种种异样、盘踞在上游伺机而动的狼牙军、南疆局势的诸多疑点便有了合理的解释!

空气中的凝重和沉默循序渐进,就在即将要化为实质之时,李光翰终于开口打破:“可你这……你这是诛心!我们根本没有任何证据……”

“那我们便‘送’他一个证据如何?”

石怀玉缓缓说完,扯出一个绝对算不上明朗的笑来。

是夜,将平日束起的秀发披散下来的万花青年伏在案前,借着一盏昏暗的油灯在纸上飞速写着什么。那笔画刻意写得横平竖直,工整端方,只在落笔处暗藏几分掩饰不住的风流潇洒。

郭天涯旁观了半天,忍不住道:“小石头,你这字写的真是漂亮……不过这些的是什么啊?”

石怀玉搁下笔,略感意外地问:“郭大哥,你不认得字吗?”

“啊?”郭天涯有些纳闷,心道问一个乞丐为什么不识字真的合适吗。他没想到的是石怀玉立刻笑了笑向他赔礼,说:“是我想当然了。我只是觉得郭大哥不像我见过的好些个市井角色,对我们这些读书人只有满心的鄙夷;反而是你的言行举止,我时常觉得很有大侠风范。”

“是…是吗。”这话的确让他受用极了。郭天涯忙不迭地讲起他年轻时,曾经在君山的一家茶楼干跑堂时的经历,石怀玉便安安静静地听着。

从前那茶楼里有位说书先生,是个真有学问的。他从春秋战国的百家争鸣讲到民间流传的侠义故事,旁征博引、妙趣横生。那时的郭天涯是个还在长个头的少年,胳膊腿抻得细长,瘦得像只猴。可他不像同门的一些半大小子整天上蹿下跳上房揭瓦,他最大的乐趣便是一边干活一边听那先生说书,常常听得如痴如醉。

石怀玉了然笑道:“那位先生可算是你的启蒙老师了。那后来呢?那位先生还在那间茶楼吗?”

郭天涯摇摇头:“听说他中过举人,之后一直在乡里等待征辟,可每每有地方官职空闲出来,总会被什么外来的人顶上,无非是些有权有势的家伙。唉……可怜他一心报国,因此而郁郁寡欢,患了重病。我去看过他几次,还带了药,可惜先生没能好起来。”

石怀玉沉默半晌:“这故事并不新鲜。”

两相无言,只有燃着的烛火发出“噼啪”声响,轻轻摇曳。

“郭大哥,你刚刚不是问我写的是什么吗,这是我帮李将军拟写的周边各州县城防部署及官员名单——当然这是真假参半的,也或许大半都是我胡编的……”

郭天涯了然:“这便是要送给他们的‘证据’。不过小石头,你是怎么对那些官员的事情如此了解的呢?”

“这正是我想向你请教的,郭大哥……”

青年的身体慢慢倾斜过来。因这距离的拉近,郭天涯猝不及防地注意到,这张平日里看来眉清目秀略显冷清的面孔,此时被昏暗的烛光勾勒着轮廓,竟平添了一丝朦胧的艳丽,如同美玉一般;而从那双点墨般的眸子深处,他第一次看见了仍有所掩饰的迷茫和脆弱。

我大概是疯了。郭天涯心想。

石怀玉讲给他的故事同样并不新鲜。一个自开国时便追随皇室的忠臣,在旁人眼中清正廉洁的吏部侍郎,却因屡次三番的直言进谏无意间触怒了圣心,而他替另一开国功臣于贪污指控的辩护则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当君臣之间出现猜忌的裂痕,他办再多的好事也被解读成笼络人心;他为防止外戚专权而明里暗里所做的打点也被歪曲成培植党羽……最终落得满门抄斩的下场。

令人唏嘘的是,这类事情绝非个例,在那盛唐的繁荣之下,又有多少忠臣名将是做了政治斗争的牺牲品蒙冤而死的呢。

郭天涯试探地问道:“那吏部侍郎是……?”

“是我父亲。”石怀玉斩钉截铁地回答。

郭天涯发觉自己一时讲不出什么拿得出手的安慰人的话,只好以手覆住青年的手背,安慰地轻抚。

石怀玉继续说道:“郭大哥,我与你不同。我喜欢弈棋,我之所以帮李将军,无非是享受将天地为棋盘我为执子手的快意;而你呢,你是发自内心地想帮他、帮这座城市挡下一次浩劫,帮这即将分崩离析的山河填平一道裂缝……所以我想听听你的想法…我原本以为我们的立场才是相似的,最重要的亲人不正是被这昏聩无为的朝廷、这些不识人间疾苦的贪官污吏给害死的么!为什么你不想着向他们复仇,反而要救其于水火呢?”

郭天涯想了想,认真地回答:“因为这天下并非肉食者的天下,而是千千万万生活在这片大地上的黎民百姓的天下。如果放任关外蛮族入主中原,难道不是只会让中原大地被战火吞蚀,流血漂橹,生灵涂炭吗。江山易主未必能根治这朝廷的顽疾,但待到这战火平息,云开月明,说不定方能注入活血、焕然一新。小石头,我相信那一天一定会来。”

这番话令石怀玉大为动容,复杂的情绪在胸口不停激荡,又好似终于卸下什么沉重之物,不觉间竟流下两行泪。

郭天涯登时手忙脚乱道:“别哭啊小石头…你要是想报仇的话我陪你就是了!”

长发青年笑着摇了摇头。片刻后突然起意道:“郭大哥,不如我来教你认字写字吧。”

“…?”

“干嘛,信不过我啊?从前在万花谷学堂芝先生可是常常偷懒要我代课,教刚入门的师弟师妹们念书的哦…”

郭天涯只得笑着附和:“好好好,那你教教我罢。”

石怀玉于是将之前那份文卷搁到一边,正襟危坐,从《急就篇》开始讲起,郭天涯有模有样地跟着学。

三刻钟后,他看着眼前那两片好看的嘴唇一张一合,眼皮开始打架;

半个时辰后,郭天涯终于撑到极限,“咚”地一声栽歪下去。

“……”

石怀玉无可奈何,只好给人盖好毯子。

然而也不知道是挂念着那盏一直没熄的灯还是挂念着什么人,一向睡眠极好的郭天涯中途竟醒来了两回。

第一次他见那灯还隐约亮着,迷迷糊糊地问:“小石头,干嘛呢?”

“李将军那份城防名单,就快誊写完了。”

于是他“哦”了一声又睡回去。

第二次他见灯下那人还醒着,手里似乎拿着针线,又问:“小石头,干什么呢?”

石怀玉哂道:“在缝你衣服上的补丁呢。”

“我那破衣服有什么好缝的……”他嘟囔着伸出手把人一拉。然而半梦半醒之间没能控制好力度,石怀玉只觉一阵天旋地转,紧接着猛地跌入一人的怀抱。

他不自在地动了动,偏偏身后那手箍得死紧。结实有力的胸膛,散发着比他更热的体温,近在咫尺;近得他可以清晰地听见从另一具躯体中传来的心跳——又或许那快得不正常的心跳是他自己的。

头顶含糊低沉的嗓音和胸口的震动同时传来:“快睡吧…快睡吧……”

石怀玉认命地闭上眼睛。


破阵—废物点心吃不吃

藻雪31

主cp康雪折x我(丐姐,bg),副cp唐宁(炮哥)x尹青羲(bl)

划重点避雷:本人极度杂食,虽然板上钉钉的cp就这两对,但文里可能什么类型都会侃到(官方敲定的cp一般就按着官方来,官方没敲定的……除了雨哥毛毛老王老谢别的也不太会扯到)


224

    阿玄取得了灵果救治康华真,于尹家确是一恩。

    尹拓性格大方爽快,尹小荷为几人正式引见过后,他就送给阿玄一块令牌,在岛上可以他的名义畅通无阻。

    唐宁突然觉得自己怀里的令牌不香了。...


主cp康雪折x我(丐姐,bg),副cp唐宁(炮哥)x尹青羲(bl)

划重点避雷:本人极度杂食,虽然板上钉钉的cp就这两对,但文里可能什么类型都会侃到(官方敲定的cp一般就按着官方来,官方没敲定的……除了雨哥毛毛老王老谢别的也不太会扯到)


224

    阿玄取得了灵果救治康华真,于尹家确是一恩。

    尹拓性格大方爽快,尹小荷为几人正式引见过后,他就送给阿玄一块令牌,在岛上可以他的名义畅通无阻。

    唐宁突然觉得自己怀里的令牌不香了。

    尹拓、尹青羲与阿玄年纪相仿,但尹青羲性情稍冷不爱言谈,因此在前去拜见家主的路上,是尹拓热心地向阿玄介绍经首道源岛的地貌风物。

    唐宁落后二人几步,与尹青羲并肩而行 。尹青羲记仇他这些日子以来的胡言乱语,只当此人不存在。然而唐宁环顾过四周之后,突然盯着前方的阿玄开始念念有词:“十、九、八……”

    尹青羲感到奇怪。

    但尹青羲坚决不问。

    唐宁继续数着:“……二、一。”

    阿玄应声停下了脚步。

    尹青羲:哇,声音控制!

    尹青羲:等等,那是个活人。

    尹拓问道:“怎么了?”

    阿玄一手握拳在另一手掌心敲了一下,恍然大悟:“阴阳术的痕迹!”

    唐宁欣慰:“很好,反应速度比上次见没有退化。”

    唐宁道:“还是这么慢。”

    尹青羲:……我从未见过如此挚交。


225

    尹小荷走在最后,看山看水看阴雨绵绵。

    看自己是怎么在自家地盘上显得多余。


226

     尹拓环顾四周,解释道:“前几日有两位客人来岛上寻找龙脉,家中先天派弟子曾与之交手,确实留下了一些术法的痕迹。”他向唐宁示意:“唐公子当时也在,很是帮了我们的大忙。”

    阿玄挑眉:“源明雅和赵涵雅?”

    唐宁点头。

    尹拓有些惊讶:“曾听唐公子提起玄姑娘交游广阔,竟能凭借如此蛛丝马迹辨识旧友吗?”

    阿玄还没来得及说话,后头唐宁嗤笑一声,道:“得了吧,那么多‘旧友’,她能记住名字都算不错了。能指出这两位,是早年在中原给人家找龙脉跑断腿了吧?”

    阿玄抱臂,一脸冷漠:“还行,没你摔断的次数多。”


227

    话音未落,阿玄已经运起轻功向侧里蹿出一大截距离,远离了唐宁。

    唐宁本来不打算动手,然而阿玄条件反射的避退反而勾出了他近乎本能的攻击冲动,瞬间手指便扣上了千机匣的机关。恰在此时一阵劲风压草,暴露出了那些阴阳术的痕迹,唐宁咬着牙,生生忍了下来。

    阿玄应招的架势都摆好了,却没有迎来想象中暴雨般的暗器攻势,迷茫地眨眨眼:“不像你啊……”

    难道是上少林磨过性子了?

    唐宁眼神飘开,仿佛不屑计较,却发现尹青羲在偷偷观察自己的双腿。

    硬了。

    拳头硬了。

    还是好想打她。


228

    唐宁到底还是暂时忍了。

    他的按兵不动让阿玄疑窦丛生。

    几人正要回到原话题,前方出现一个人影,见了这边几人便快步过来,向身为主人的尹拓和尹青羲见礼。

    尹拓客客气气回礼,关心地问道:“军师将养几日,身体可好些?”

    穆玄英笑着点头:“好多了……”

    阿玄见是穆玄英,眼睛都亮了,在一边蹦蹦跳跳的,就等人和尹拓客气完,自己好上去叙旧,结果冷不妨地被唐宁勾了脖子一把拖开。

    “干嘛干嘛!”阿玄抗议。

    “小声点。”唐宁看了看几人之间的距离,确定尹青羲听不见这边的对话,才问道,“源明雅与赵涵雅之间……关系如何?”

    “……”阿玄定定地看着他,“我万万没想到有一天你会问我这种问题。”

    阿玄心情复杂:“你选谁不好?”

    阿玄心情复杂中夹杂着一丝异常的激动:“你看上了谁?明雅还是多多?”

    唐宁哪能不知道她在想什么,果断在她头上拍了一下:“废话不要多,快说。”

    阿玄努力从浆糊脑袋里往外倒与两人相关的记忆:“我与他二人都是自小相识,两个人小时候都不是善茬啊,现在反倒极为良善,我还颇感意外。源明雅大约是作为质子被源家送来给赵家赔罪的,他、多多、叶琦菲那时都寄住在霸刀山庄,三个小孩的待遇都算不得好。现在他能凭自己的本事在中原混得风生水起,更成了寇岛上日轮山城的城主……”阿玄斜了唐宁一眼:“这样的人物,不回他源家去掌权,不在自己的地盘呼风唤雨,反而陪着多多跑遍全中原寻找龙脉,还一直找到了东海来,我若说他二人不是生死相许之情,你信么?”

    唐宁毫不犹豫地回答:“我信。”

    “……”阿玄咋舌,“见鬼。”

    唐宁仔细想了想,自己都有点无语:“习惯了,我甚少从感情角度考虑问题。”

    阿玄撇着嘴,神情七分鄙视三分无奈:“那你大可以不必问我这个问题。”

    唐宁推了她一把:“行了,我知道了,抱你的毛毛去吧。”

    阿玄踉跄一步,却没走开。她有些不解:“你怎么突然问这个?而且刚才我就想问,你为什么会在经首道源岛?”

    “找你。”

    “可我在洞天福地岛啊?”

    唐宁抿了抿嘴:“……”

    提弩的手,蠢蠢欲动。


229

    那时曾说好,将来要与阿玄一道,换个身份去看这江湖。

    到他终于能够践诺时,阿玄早已离开了唐门。他能收拾的东西很少,提着弩,抱上机关小猪,轻装简从走向了丐帮。

    这一路,花红柳绿、人声鼎沸都与他有关,形成一种极新奇的体验。太多前半生未曾注意过的风景都鲜活起来,他甚至能记得擦肩而过的一张张笑脸。

    风来,田野边升纸鸢;阴雨,山坳里腾云烟。他像是第一次出门的孩童,见什么都有趣,再普通的明山秀水都叫他赏心悦目。路经大城镇,听见秀才摇头晃脑地传诵李太白的《蜀道难》,他忽然想不起自己生长的地方是不是诗中的模样。那些天堑他都曾跨越,猿啼风鸣贯耳也不闻。这无心欣赏的、机关翼掠过无数次的家乡,竟也是这样令世人震撼的奇秀美景吗?

    他来到江南西道,水域清澈辽阔,白浪飞舟,渔歌唱晚;他来到君山,水道弯窄,苇荡遍布,竹筏纵身跃过,便激荡了漫天的白,飘洒着,像蜀地连年罕见的雪。这里的杏花粉嫩娇艳,连竹林都似乎比唐门的更多一分清凉翠色。

    丐帮总舵修在崎岖的山盆中,阿玄曾笑说总舵不踏实建在地面上,偏要一柱擎天修在半空,所有房屋都建在山壁上,帮主所在的厅堂更是一艘悬浮的大船,简直是逼着丐帮弟子练轻功。

    今日一见果然如此,许多幼小的孩子见了生人便围着转;那些稍大些的少年,纵着轻功在空中追逐交手,个个赤着上身,雌雄难辨;老人唱着莲花落,空中的气息都显得吵闹,却不招人厌烦。

    原来是这样的地方,才能养出阿玄那样的性子。

    唐宁几次深呼吸,觉得自己浑身都轻快了许多,仿佛重拾了无端消逝的少年时。

    然后他找了个人问阿玄在哪。

    光着膀子头发蓬乱的丐帮弟子打了个酒嗝,朝天一声大喊:“谁知道阿玄在哪儿啊!”

    总舵河口的艄公抱着竹篙,懒洋洋道:“扬州。”

    那丐帮弟子又打了个嗝儿,对唐宁重复了一遍:“扬州。”

    唐宁心中忽然生出些不详的预感。


咕咕鸡

上一个删了,想了想还是都发出来了。

小太阳真的是个温柔的女孩子。

字不太好见谅!

上一个删了,想了想还是都发出来了。

小太阳真的是个温柔的女孩子。

字不太好见谅!

盛北
会的东西不多,只能写一点点聊表...

会的东西不多,只能写一点点聊表心意。

小太阳,新婚快乐,长长久久啊。

会的东西不多,只能写一点点聊表心意。

小太阳,新婚快乐,长长久久啊。

骨喵

双开截图,有伞明那味了!

整个小花絮∠( ᐛ 」∠)_

双开截图,有伞明那味了!

整个小花絮∠( ᐛ 」∠)_

Loki洛琦(话本小说同名)

陈情续响 第二十九章

走出房间后,男女白领和三个小混混仿佛逃命一样跑了去,结果来的新人中,到最后也只剩下了八个人,楚轩,霸王坎帕-罗夫斯基,零点,一看起来有些机灵的普通青年,还有蓝忘机,魏无羡叶青,唐无缺。


那青年小心的走到几人身边道:“我能加入你们吗?虽然这一切听起来很不可思议,但是我还是希望能够跟在你们身边,对了,我的名字是李帅西,职业是……呵呵,才从大学出社会,我还没什么职业,不过在来这里之前我曾经在家中看过许多恐怖片和恐怖故事,对了,我对网络书里的玄幻小说,还有各个国家的神话故事也都有涉猎。”


郑吒和张杰等人对视一眼,他笑着将手伸向了李帅西道:“欢迎你加入这个队伍,虽然我们都不一定能够活下去,...

走出房间后,男女白领和三个小混混仿佛逃命一样跑了去,结果来的新人中,到最后也只剩下了八个人,楚轩,霸王坎帕-罗夫斯基,零点,一看起来有些机灵的普通青年,还有蓝忘机,魏无羡叶青,唐无缺。


那青年小心的走到几人身边道:“我能加入你们吗?虽然这一切听起来很不可思议,但是我还是希望能够跟在你们身边,对了,我的名字是李帅西,职业是……呵呵,才从大学出社会,我还没什么职业,不过在来这里之前我曾经在家中看过许多恐怖片和恐怖故事,对了,我对网络书里的玄幻小说,还有各个国家的神话故事也都有涉猎。”


郑吒和张杰等人对视一眼,他笑着将手伸向了李帅西道:“欢迎你加入这个队伍,虽然我们都不一定能够活下去,但是我们至少不会抛弃伙伴。”


听到这个名字,叶青立即用灵丝告诉了除了楚轩外的蓝忘机等人,让他们提早防范,为什么不告诉楚轩,这是魏无羡要求的,毕竟楚轩是这个界面的气运之子候选人,也是魏无羡帮轩辕临看中的‘智’,如果提前告知楚轩未来发生的事,怕会影响楚轩以后的机缘,到最后反而得不偿失。看着楚轩对郑吒几人套话,魏无羡他们不打算参与过多,这也是对楚轩的锻炼,至于零点和霸王,看看以后楚轩选不选择带着吧。


【就在这时,忽然从过道另一头传来了数声尖叫声,听起声音来应该是那两个中年男子和男女白领,房间里的十二个人对视一眼,他们同时向那头跑了去,除开已经强化过身体的郑吒四人以外,楚轩,零点,霸王,魏无羡,蓝忘机,叶青,唐无缺七人的身体素质都好得惊人,跑动之间竟然跟得上郑吒他们的速度,只有那名青年跑动起来气喘吁吁,不多时就被众人远远甩在了背后。


郑吒回头看了一眼,叹息了声后就跑去拉住了那青年的手臂,带着他一起跑在了队伍中间,即便如此,这青年看起来依然是累得够戗。尖叫声传来的地方是一处数十平米的大堂,中年男子等四人都坐倒在地上惊恐的叫着,在他们所指对面,三具尸体直挺挺的倒在地上,郑吒等人一进来就刚好看到了这个场景,那三具尸体分别是一个金发女子,一个黑人大汉和一个白人大汉,他们的面孔都是极度扭曲,仿佛在死之前经历过非常痛苦的事。郑吒等人一进来,中年男子和男女白领就惊恐的向房间另一头的过道跑去,郑吒叹息了声也懒得去追赶他们,他只是蹲在尸体旁仔细看着,看了几眼后,他脸色苍白的问道:异形一里……一共出现了几头异形?”


楚轩肯定的说道:“一头,我的记忆力绝对不会在这种细节上出错。”


郑吒脸色苍白的站起来,在他脚下,那三具尸体胸口上都有一个深深的血洞,那代表着异形幼体曾从他们胸口里穿了出来,而且其中一人的胸腹开了个大洞,就仿佛是数倍大小的异形幼体从里面钻出来一样,那样的异形大小光是想一想就绝对恐怖。“那么我们很快就要面对三头……甚至是更多更大的异形了。”】


蓝忘机四人跟在楚轩后面,看着楚轩在几具尸体前自由自在地分析,再次不得不佩服他的强大,就连蓝忘机都称赞说:“聂怀桑遇到对手了。”也是,谁能够在一堆尸体面前,还能沉醉在分析数据的世界中的。(´-﹏-`;)


叶青恍然道:“还真的嘢!我认识的军师中,除了诸葛孔明就是聂导和瑶妹,以楚大神的智商,除了这几位真的没有谁能比得上。”


楚轩的话给了其他人很大震撼,像他所说这种随意改变自己的特长,能够在任何情况下生存下去的人类,简直就是将人类潜能发挥到极至的超人。“你们自己想象吧,猴子发挥这种极限之后,它们变成了人类,那么一个人类如果发挥出这种极限的话,那又将变成什么呢?”


郑吒只觉得心中一动,仿佛突然间想到了什么,但是当他静下心仔细去想时,却是什么也想不起来了。


一直很安静的零点突然问道:“怎么解开基因锁?需要什么药物还是别的什么?”


。。。。。。。。。。。。。。。


@淡漠世间 @墨_爷(开学,缘更) @阿瑶(闭关中) @醉清九 @澶墨 @我是思追的金凌(黎韶钰) @找不到四叶草的女孩



今天会更新吗?

《槐杀》花羊,气剑ABO【24】

[图片]25就完结了,随便一点了

25就完结了,随便一点了

亓弦

是一个关于夺夜刚出的时候那个胖了三十斤伞爹的脑洞

沙雕向,无cp


此时正在回家船上的方辞还不知道迎接她的是什么……

是一个关于夺夜刚出的时候那个胖了三十斤伞爹的脑洞

沙雕向,无cp


此时正在回家船上的方辞还不知道迎接她的是什么……

_云季_

苍云的厨房出问题了。

朔雪站定了身子,道:“昨晚半夜我听见厨房有声音。”

“然后我也没理会,今天早上发现那袋子米少了半袋子还要多!连早上兄弟们的饭都不够吃了,我只好煮了粥。”

“有查明原因吗?”一旁的燕云问道。

“我觉得吧,”一旁的凌绝说道,“大概是哪个小混蛋偷了粮食自己想开小灶吧?”

“早操的时候我带兵走了一圈,并没发现谁藏了粮食。”旁边的雪河说道。

几个人决定勘察现场。

然后发现现场的米居然比早上的时候还要少了一大截!

地上还有些米,看起来像是延伸到很远的地方去。

几个人决定去会一会这个小贼。

这些米粒延伸着一直到一个小洞里面。

洞很窄很小,只能放进一只手。

燕云看...

苍云的厨房出问题了。

朔雪站定了身子,道:“昨晚半夜我听见厨房有声音。”

“然后我也没理会,今天早上发现那袋子米少了半袋子还要多!连早上兄弟们的饭都不够吃了,我只好煮了粥。”

“有查明原因吗?”一旁的燕云问道。

“我觉得吧,”一旁的凌绝说道,“大概是哪个小混蛋偷了粮食自己想开小灶吧?”

“早操的时候我带兵走了一圈,并没发现谁藏了粮食。”旁边的雪河说道。

几个人决定勘察现场。

然后发现现场的米居然比早上的时候还要少了一大截!

地上还有些米,看起来像是延伸到很远的地方去。

几个人决定去会一会这个小贼。

这些米粒延伸着一直到一个小洞里面。

洞很窄很小,只能放进一只手。

燕云看了看洞,里面好像有一群胖嘟嘟的小东西,朝着他张牙舞爪,甚至有一只要探出头来啄他。

凌雪先把手伸了进去,没想到进去之后就被啄了好几口,疼的他龇牙咧嘴,马上就把手拿了出来。

朔雪决定把手伸进去。

里面的东西叽叽喳喳的,但是啄不动朔雪的手甲,他狠劲儿一捞,捞出来两只肥啾。

“把尾巴蓝色这只给我,”燕云说道,“刚刚还想探头,小东西看我不收拾你!”

里面叽叽喳喳的声音越来越大,似乎在抗议。

“快点把大师兄和二师兄还给我们!”

“小东西居然还会说话?”

“不会是成精了吧!”

“这不太好吧......妖精鬼怪这种东西......”

“没什么好不好的,”驰冥凑了过来,把燕云手里的小肥啾拽了起来,道:“快点让你们的小东西都出来,把米还给我们,不然我就把另一只拔毛烤了吃了,还要放火烧了你们窝,找纯阳宫的道士都给你们抓起来。”

过了半个时辰左右,小肥啾们被迫“押解”回雁门关。

“米呢?”

“吃......吃没了......”幻化成人形的师兄紧张地搓了搓衣角。

“吃没了!?一天?半袋?”

“人......人多嘛......”

“那这样吧,”燕云放下了手里的地图,“你们就留在这里慢慢还,什么时候还够了,什么时候走。”

啊?你问后续啊?

这些小东西似乎不愿意走了。

反正有人把他们喂的饱饱的,

不愁吃也不愁穿。

衔霜飞絮
今年的给亲友的生日礼物,约了好...

今年的给亲友的生日礼物,约了好多稿没约到满意的,最后还是自己画了

今年的给亲友的生日礼物,约了好多稿没约到满意的,最后还是自己画了

封仇赌酒
雪河大佬和他的小娇妻(? 给家...

雪河大佬和他的小娇妻(?


给家喵的图

雪河大佬和他的小娇妻(?


给家喵的图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