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剧版斗罗

5329浏览    85参与
守护洋芋

【三羡】捡到穿越兔子怎么办(6)

        三魂环唐三x不夜天魏无羡

        写着玩别骂我ooc我的

        剧版斗罗和狗令

        私设满天飞剧情发展随缘


    “我只是想存钱买东西送给你……”魏无羡低下头,嘀咕...

        三魂环唐三x不夜天魏无羡

        写着玩别骂我ooc我的

        剧版斗罗和狗令

        私设满天飞剧情发展随缘






    “我只是想存钱买东西送给你……”魏无羡低下头,嘀咕着说。

  “送给我?”唐三有点惊讶的问:“你能送我什么呀?”

  "这个......反正我总会有东西会送给你的!"

  "行了,不早了,我们走吧。"唐三见魏无羡一直低着头,也不知道他又在打什么主意。

  "哦!好。"魏无羡乖巧的跟在唐三的身后离开。

  魏无羡一路上难得话少,唐三也不多问,他知道魏无羡一定是有自己不能知道的小秘密。

  二人一同回到学苑。

  "羡哥和三哥回来啦。"小舞看见唐三和魏无羡一起进门,高兴的跑到唐三旁边左瞧西瞧的。

  "别找啦——你的萝卜糕在阿羡那里。"唐三笑着制止住小舞乱窜的脑袋。

  "啊?羡哥哥你不会把我的萝卜糕都吃完了吧?"小舞担心的问道。

  "嗯,吃光了!"见他一脸得意的表情让小舞深信不疑,委屈巴巴的样子让魏无羡连忙改口从兜里掏出来仅剩的几块。

  “好啦我骗你的知道你好几次没吃了。”

  “嘿嘿羡哥哥最好啦!”小舞接过魏无羡手里的萝卜糕开心的笑了起来。

  "羡哥哥,今天你们玩的开心吗?"小舞坐到唐三身旁关心的问。

  "开心,我和唐三今天还打败了几个魂尊呢。"

  听见他说这句话小舞也很激动。"哇!羡哥哥你们也太厉害了!一个魂尊都很强了,竟然挑战了几个,太羡慕你们能打架了!”

  "我说小舞,前半段夸我的话我爱听,听后半段我就不爱听了,打架你可不是好事你还羡慕!"魏无羡说着拍了拍她的脑袋。

  “打架可有意思了!下次带我呗!”

  “行了行了,都去食堂吃晚饭吧,太阳都快下山了。”唐三摆了摆手。

  "对哦!我去叫荣荣她们吃饭去。"小舞连忙撇下两人往女生宿舍跑去。

  "我有点事去处理,三哥你先回宿舍吧。"魏无羡冲唐三招招手。

  "嗯,好,那我先回去了,你晚饭记得吃。"

  "知道啦!"魏无羡向唐三挥挥手示意自己听到了。唐三转身朝宿舍走去。

  出学苑的所在的村子后,魏无羡回到客栈取了之前打工的工钱,又马不停歇的跑到铁匠铺买那串风铃。

  在回去的路上一路把玩着风铃,突然觉得铁风铃灰扑扑的,于是想要好好装扮一番,进了一家又一家的装饰铺子。

  等买好风铃和装饰品回到学苑,已经很晚了。唐三开门刚好碰到回来的魏无羡,二人在屋外碰了个面。

  "阿羡,你回来啦。看你这样子一定没吃晚餐吧。"

  "哪有,我正准备去食堂吃呢!"

  “少来了,这个点已经关门了。”唐三觉得魏无羡睁眼说瞎话的本事越来越厉害了。

  "那怎么办,总不能饿死吧?"魏无羡露出一脸的苦恼状。没想到买个东西那么费时间,早知道下午的时候吃多几个萝卜糕了。

  “哎,我给你留了点吃的,但前提是你要让我看看你从进门开始就一直藏在背后的东西。”

  "好说!本来就是想送你的....."魏无羡说着把藏在背后的风铃拿出来交给了唐三。

  风铃通体黝黑,看起来就像是普通的铁片做的一般,除了有些暗淡外,没有其他特别之处。但风铃唯一的鲜艳色彩,是上面的一抹红色飘带。

  “这是铁匠铺的那一串?”唐三仔细观察了一阵风铃,确认是那一串后不解的问。

  "是啊,我看你经常看着它,所以就想买下来送给你。"魏无羡指着上面的红飘带开口抱怨:“你都不知道那些漂亮的小装饰物有多贵!我卖完风铃就只剩一点就只能买一条红色的飘带了。不过还是很好看滴!”

  "嗯,好看的。"唐三看着这条红飘带,随着风铃响起的声音飘动。

  "你真喜欢这条飘带?它很廉价,因为很便宜。"

  "不廉价,我很喜欢,谢谢你阿羡。”唐三笑着对魏无羡说:“这个礼物我很喜欢,是我收到过最好的礼物。”

  "你…..喜欢就好!那我要吃东西!我先进去了再见!"魏无羡说完就跑进宿舍了。

  唐三站在门口看着魏无羡的背影发呆。

  静静地想着这段时间的事情,魏无羡的变化实在是太大了,从不夜天的生死看淡到现在的活蹦乱跳。不知是他自己的自愈能力好还是在故作坚强。虽然唐三和魏无羡才认识没多久,但他却感觉和魏无羡相处相识许久一样,感觉很亲切。

  他现在越来越喜欢这个突然出现在自己生活中的闯入者,他很希望魏无羡永远都能像现在一样无忧无虑。

  想着想着,他就笑了,自己怎么又在胡思乱想起来,魏无羡只要还是一副没长大的孩子模样,就足够了。

  "唐三,你在笑什么?"戴沐白的声音突然响起。“苑长叫我们等等集合。”

  "没笑什么,你先过去吧,我去叫阿羡一起。”唐三说完便去喊魏无羡。

  "阿羡,快来了,我们该去集合了。"

  "嗯!来了。"魏无羡答应了一声,快步跑到唐三身边。

虞鱼子酱(bking版)

群像

*离别是重逢的序章


  自从和比比东一战后,史兰客七侠都回到了学苑里。


  “小舞…我爸跟你说了什么?”唐三有些犹豫地开口。


  正在想东西的小舞听到这番话,摇摇头说:“没什么啊。”


  “那我看你怎么心情不好的样子啊?”


  “发呆呢。”小舞随手拾起一根草,装作放空的样子。


  “好,那你有什么都记得跟我说。”


  等唐三走之后,小舞望着他的背影,心里突然觉得空落落的。

  这一切的一切都不...

*离别是重逢的序章


  自从和比比东一战后,史兰客七侠都回到了学苑里。


  “小舞…我爸跟你说了什么?”唐三有些犹豫地开口。


  正在想东西的小舞听到这番话,摇摇头说:“没什么啊。”


  “那我看你怎么心情不好的样子啊?”


  “发呆呢。”小舞随手拾起一根草,装作放空的样子。


  “好,那你有什么都记得跟我说。”


  等唐三走之后,小舞望着他的背影,心里突然觉得空落落的。

  这一切的一切都不该由唐三来承担,这厚重的担子不该这么快就落到他肩上。

  如果没有他的父母经历的种种风雨,他或许只是一个普通而乐观的少年,有着爱他的家庭,和格外灿烂的一生。


  遇到她这么一只十万年魂兽,于他而言却是劫么?小舞每想着一下,心里的刺就深一分更痛一分。

  若没有这一切,他怕是十年都占据人生中相当的一部分了,而现在他要卷入浩荡的是非中去。


  黑白两色,晨昏异界,这数不清已几时的日落又日出在他们的一生里反复遭遇。

  命是不能重来的,不知道她的命运又该何去何从。小舞想到这些重重叹了口气。


  “还说没想着事啊,”宁荣荣从旁边走过来,“小舞姐你怎么早上也发呆啊?”


  小舞被吓了一跳。


  “你看果然有心事对吧,是不是唐三不理你然后你不开心啦?”


  “没有啦,三哥对我很好。”


  “算了,我去找唐三问去。”


  “诶别去……你知道的,我不想让她担心我。”


  “我们小舞啊,是长大了。”


  “要是真的成长,就不会让三哥烦心了。”小舞依然拨弄这那株草。


  “哦对了,苑长发话说明天我们就要各奔东西了,如果你想我的话可以……会来找我吗?”宁荣荣坐在她旁边看着她。


  “要是能一直不走了。”


  “天底下哪有不散的宴席啊?”朱竹清这时走了过来,她拍了拍宁荣荣的肩膀,“到时候啊,你和欧思客一定要过来参加我和戴沐白的婚礼啊。”


  “你和戴大哥要结婚了?”


  “婚约…虽然是小时候定下的,但是么…他没有反悔,我也挺喜欢,就在一起呗。”


  “什么时候能喝喜酒啊真羡慕……”


  一片喧喧嚷嚷中,唐三跑去跟戴沐白道别。


  “队长,虽然可能要暂别,但我和小舞都会记得你的好的!”


  “多保重。”戴沐白抱拳,唐三也回他一个揖。


  “马红俊!”苑长在叫他。


  “苑长,大师,我一个人太无聊了!他们又各自成双成对的,就我一个人孤苦伶仃……”


  “你去找你唐三哥哥问问。”苑长略一沉思。


  “三哥,你和小舞姐愿意收留我么?”


  小舞给唐三使了个眼色,唐三有点为难。


  “哦你们要是想过二人世界我就去找别人了。”马红俊看出不对劲之处。


  唐三叫住他,“诶,别去找队长他们。”


  “红俊啊,你看我就带了这些口粮根本不够么对不对?”欧思客也没有收留他。


  “算了,我还是回去找苑长吧。”


  “诶,”宁荣荣叫住他,马红俊眼里刚燃起希望的花火,就被宁荣荣熄灭了,“别去打扰朱姐姐他们。”马红俊垂头丧气地点了点头,回到苑长和大师身边。


  “没想到他们一个也不肯收留你啊,那行你跟着我和小刚走吧。”


  虽然是离别吧,但史兰客永远是最亲密的家族。






  下一集,是散伙饭!


  

  




  

叶与流岚

剧版斗罗,这个男人真的太好看了

(存图,图源网络/或微博/其他,来源见水印,侵删)

剧版斗罗,这个男人真的太好看了

(存图,图源网络/或微博/其他,来源见水印,侵删)

谌家小妹

番外篇三:一不小心穿越了

  私设居多,注意避雷。

       “耿耿,你丫的乌鸦嘴!”

  

  蓝允一脚踩空,落入水中,脑海里回想起耿耿说的“霉霉”二字。

  

  谁有他倒霉,走个路都能踩空落水。

  

  最让蓝允难以置信的,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

  

  这件事要从他落水后开始讲起。

  

  那是一个风和日丽的早晨,波光粼粼的水面,激起千层浪花。

  

  蓝允整个身子沉入水中,忽觉胳肢窝一紧,一双有力的手从蓝允身后夹住他的胳肢窝,往上游。

  

  深谙水性的蓝允明白对方为何如此,不善水性的人落水之后会拼...

  私设居多,注意避雷。

       “耿耿,你丫的乌鸦嘴!”

  

  蓝允一脚踩空,落入水中,脑海里回想起耿耿说的“霉霉”二字。

  

  谁有他倒霉,走个路都能踩空落水。

  

  最让蓝允难以置信的,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

  

  这件事要从他落水后开始讲起。

  

  那是一个风和日丽的早晨,波光粼粼的水面,激起千层浪花。

  

  蓝允整个身子沉入水中,忽觉胳肢窝一紧,一双有力的手从蓝允身后夹住他的胳肢窝,往上游。

  

  深谙水性的蓝允明白对方为何如此,不善水性的人落水之后会拼命找寻救命稻草,而为了防止被溺水者紧抱缠身让双方都发生危险,一般都会选择从溺水者身后抱住对方,保证溺水者正面仰头。

  

  关键蓝允都懂,但他不过是落入一个水潭,以前不是没下水玩过,不过过腰的水深,哪来的傻憨憨,这么浅的水也要下来救他?

  

  脑子里想东想西,最后蓝允还是伸手抹了抹脸,手轻轻搭在对方夹着他胳肢窝的双手。

  

  “朋友,可否先松开?在下会水!”

  

  听清蓝允的话,抱着他的人手一僵,稍微松开了力道。蓝允趁机脱离开,浮在水上。

  

  等等,云深不知处后山的潭水已经深到能浮起他了吗?

  

  察觉不对的蓝允猛地看向周围环境,他身处一处较深的河里,一旁岸边有不少看过来的妇人小孩。

  

  蓝允仔细看向同样浮在水面的人,对方是一位长相清秀的少年,衣着朴素,看上去八九岁,和蓝允差不多年纪。

  

  湿漉漉的头发沾在脸上,蓝允不失尴尬的微笑道:“这位公子,你好呀!”

  

  少年听到蓝允的话微微一愣,回以一笑:“你好。”

  

  “我叫谢允,字霉霉。刚才还是要谢谢你救了我,我这人向来是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你有什么困难尽管跟我说。”

  

  出门在外记得保护好自己,蓝允信口胡诌一个名字,甚至觉得自己机智的一匹。

  

  少年略带诧异,似是奇怪于谁家给孩子起个霉霉的名字。

  

  “我叫唐三。”

  

  “唐三,好名字。”虽然不知道好在哪里,但嘴甜的蓝允好听的话张口就来。

  

  “谢谢,我们先上岸吧!”

  

  唐三脸微微发红,鲜少听别人会夸赞他的名字。

  

  蓝允点头,同唐三游上岸。

  

  他一身雪白的衣衫紧紧贴在身上,抹额垂在鬓发两侧,一张精致的小脸吸引更多的人围了过来。

  

  “小郎君从哪来的?”

  

  “掉水里赶紧换衣服喲!”

  

  “大夏天的天气热也不能没人看着下水咧。”

  ……

  

  “小生姓谢,字霉霉。来自传承已久的宗门,偶然到此……诸位有事先忙,小生还要感谢一番就我上来的唐三。”

  

  众人七嘴八舌问蓝允问题,蓝允笑吟吟的一一解答,只是心中的疑惑不比这些人少。

  

  众人见他说出托辞,也不再打扰,但时不时看过来的视线,显然是对蓝允好奇心不减的。

  

  蓝允摸摸脸,离唐三近了些,叹道:“唐三,我知道我长得好看,但你们这儿的人都盯着我的脸,我还是会不好意思的。”

  

  唐三沉默片刻,艰难开口:“你真自恋!”

  

  蓝允挑眉,自信一笑:“谁让我有自恋的资本。”

  

  仗着自家父亲是世家公子排名第二的脸,坤泽爹爹是万里挑一的美人,尽挑两位优秀基因长的蓝允,年纪轻轻就有一张惊艳绝伦的脸蛋。

  

  一阵微风吹过,蓝允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唐三,我们赶紧回家换身衣服。”

  

  语毕,蓝允不由分说拉着唐三欲走。

  

  唐三忙道:“等等,我的衣服。”

  

  蓝允脚步一顿,见唐三甩开他的手,跑去河岸边抱起一个装着衣服的木盆回来。

  

  瞅着盆中的几件粗布衣衫,蓝允下意识往怀中摸去,脸色蓦然一变,他的乾坤袋不见了。

  

  里面可是装着不少银钱的。

  

  他的备用衣物也在乾坤袋里。

  

  目光投向河面,难道是掉水里了?蓝允思考着要不要重新跳水去找乾坤袋。

  

  说到就做,蓝允准备下水,被唐三拦住。

  

  “谢允,你做什么?”

  

  唐三警惕看着蓝允。

  

  “那个……唐三啊。”

  

  蓝允刮刮鼻子,“我东西落水里了。”

  

  “不行,安全第一。”

  

  唐三坚决不让蓝允下水,而是道:“你落了什么,我替你去找。”

  

  我们年纪相仿,你下水和我下水有何区别?蓝允腹诽着,回想着乾坤袋里就装了些吃的穿的用的,不是特别重要,便道:“算了,不是什么贵重东西,我不要了。”

  

  唐三不知道蓝允掉的什么,点了点头领人回家。

  

  路走到一半,蓝允扯着唐三的袖子,有些难以启齿。

  

  要说什么?他没衣服穿,需要借唐三的衣服。

  

  “嗯?”唐三疑惑看来。

  

  蓝允一把抱住唐三手里的木盆,扭捏道:“你家有没有多余的衣服,我出来的急,忘带了。”

  

  蓝允暗道罪过,蓝氏家规有一条是不可以诳语,他张口谎话,若是被他爹蓝忘机知道,家规罚抄十遍起步。

  

  唐三还以为是什么事,不在意的笑道:“你如果不介意穿我的,可以先穿着,等衣服干了再换回来。”

  

  蓝允感激道:“唐三,你真是个好人!”

  

  唐三眨眨眼睛,收下了蓝允的好人卡。

  

  往唐三的家回程途中,蓝允不断从唐三口中套话,得到不少消息。

  

  然后,蓝允不可避免的眼前一黑。

  

  没办法,听唐三提到这里是斗罗大陆之后,蓝允想起了曾在蓝氏幼教处发生的事情。

  

  “在遥远的海的那边,有个地域广阔的大陆。那里生活的人都有一种天赋能力,名唤武魂。……”

  

  听叔爷爷讲完隔壁大陆的故事,蓝允不由问道:“先生,敢问大陆名字是什么?”

  

  蓝启仁抚须道:“斗罗大陆!”

  

  蓝允默默记下斗罗大陆的名字,对去斗罗大陆来了几分兴趣,很想见识一下蓝启仁口中的武魂是什么样子的。

  

  可蓝允从未想过,以这种意外的方式来到斗罗大陆。

  

  尤其是他现在离家乡隔着一片汪洋!!!

  

  唐三的家在地处偏僻的圣魂村,传说是村里出了一个魂圣,故更名圣魂村。

  

  这里的人会在六岁时觉醒武魂,武魂可以是任意的一种东西,器物或是植物,亦或者动物。

  

  拥有武魂的人不代表可以走上修炼之路,必须是拥有魂力才能修炼。

  

  蓝允本就好奇武魂长什么样,心痒难耐之下,不由问起唐三他的武魂是什么。

  

  “蓝银草,我的武魂是蓝银草。”

  

  唐三伸出右手释放武魂,淡淡的光芒凝聚成一株淡蓝色的小草。

  

  蓝允聚精会神盯着蓝银草,他从小没少见过好东西,看着与地上随处可见的草一模一样的蓝银草,手贱的伸手抓。

  

  蓝银草似有所觉,奈何蓝允手速太快,抵挡不住蓝允的魔爪。

  

  蓝银草在蓝允手中逐渐蔫了下去,好不可怜。

  

  “我不是故意的,唐三。”

  

  蓝允讪讪地松开魔爪,结果蓝银草很不给面子的重新恢复原貌。

  

  蓝允脸色一木,这草是专门针对他的,对吧?!

  

  唐三笑道:“不好意思,我没想到你手那么贱。”

  

  手贱什么的,唐三你大可不必说出来。

  

  蓝允问道:“唐三,有没有人说过,你说话特别直?”

  

  唐三点头道:“有啊!”

  

  蓝允来了精神,他倒要知道哪位志同道合的仁兄和他一样的想法。

  

  唐三指着蓝允道:“你。”

  

  蓝允:“……”

  

  友尽!

  

  遇到一个比自家父亲还不会聊天的主,偏偏能将话题聊死,同龄人中唐三绝对是第一个。

  

  深吸口气,蓝允说道:“唐三,语言是门艺术,你不能把话说的太死了balabala……”

  

  说的口干舌燥之际,二人进入一处特别简陋的土胚房,正中的大屋顶上挂着一个画有锤子的木牌,这个标记蓝允倒是认识,属于铁匠的标志。

  

  “唐三,没想到你家是做铁匠的?”蓝允曾经想过自己打造一把宝剑,只是炼制功夫不到家,最后还是交给了魏无羡和蓝忘机打造了若素。

  

  “嗯,我爸爸是铁匠。谢允你先换衣服,当心感冒生病。”唐三拿过蓝允手中的木盆,放在院子里,带他进屋拿出绣着补丁的粗布衣衫。

  

  蓝允三下五除二换好衣服出来,有些不习惯的扭扭身子,蓝允不禁疑惑,“铁匠的营生不赚钱吗?”

  

  “没有,家里的钱大多数都被爸爸拿去买酒喝了。”

  

  唐三面色羞赧地向蓝允解释。

  

  蓝允听到唐三的解释,愣了愣,他这是把想到说出来,还被当事人给听到了。

  

  “没关系,唐三。其实我爹也一样,拿着家里的钱去买酒喝。”

  

  唐三闻言,松了口气,神情轻松起来。

  

  蓝允没有说,唯一不同的是他爹魏无羡小金库私藏未知,偏喜欢从父亲那里蹭着花钱,有时无良拿着蓝允的压岁钱花。

  

  “对了,谢允,你抹额掉了,给你。”

  

  唐三手中拿着一条蓝允熟悉的云纹抹额。

  

  蓝允瞳孔地震,一把抢过抹额瞪向唐三,“登徒子!”

  

  唐三一脸茫然。

翟星辰

陈情令观影体

私设众多,不喜勿入

自娱自乐

时间线是姑苏求学

主CP:忘羡

Oo c预警

――――――――――――――――――――――――

视频 

画面上又出现了一个老人家对着唐三说:“老夫的封号就是一个毒字。”唐三被他吊在半空中,说:“毒对我没有效”那老人惊讶的看着唐三说:“没有效?”旁边还写着你小子是挂王?和三个问号???唐三回答道:“嗯。”画面又一转,唐三和那个老人家走在街上,那个老人家对唐三说:“我可是毒斗罗呀。”唐三不屑的回答道:“我可是万毒不侵啊。”毒斗罗对唐三说:“那你这体质可属于犯规啊”说着他身边便出现了     ...

私设众多,不喜勿入

自娱自乐

时间线是姑苏求学

主CP:忘羡

Oo c预警

――――――――――――――――――――――――

视频 

画面上又出现了一个老人家对着唐三说:“老夫的封号就是一个毒字。”唐三被他吊在半空中,说:“毒对我没有效”那老人惊讶的看着唐三说:“没有效?”旁边还写着你小子是挂王?和三个问号???唐三回答道:“嗯。”画面又一转,唐三和那个老人家走在街上,那个老人家对唐三说:“我可是毒斗罗呀。”唐三不屑的回答道:“我可是万毒不侵啊。”毒斗罗对唐三说:“那你这体质可属于犯规啊”说着他身边便出现了     你小子不讲武德,事业遭到严重打击 。画面又一转,在一个洞里,毒斗罗拿着一杯毒对着唐三说:“喝下去。”唐三疑惑的说:“毒药?”毒斗罗严厉的说:“喝”说完唐三便拿起杯子喝了下去。画面又一转,唐三旁边是瓶瓶罐罐的毒药瓶,看样子那是已经喝过的。唐三躺在柜子上打了个饱嗝说:“不行了,我真的喝不下去了。”毒斗罗颓废坐在椅子上说:“居然真的是万毒不侵”

聂怀桑说:“唐三那小子万毒不侵???”魏无羡在旁边说道:“人家父亲是封号斗罗,母亲是十万年魂兽。你小子见过哪个植物是中毒的。”聂怀桑在心里说道:“真是开挂了。”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画面继续:

视频 


肖战,走了过来,便拿起话筒唱起来

喔喔喔喔

喔喔喔喔

喔喔喔喔

喔喔

一节节一段段

四季青冬日展

春雨过

开遍满山

任风吹任雪漫

直中曲宁不弯

傲骨深藏

屹立山峦

咬定青山不放松

立根原在破岩中

千磨万击还坚劲

任尔东西南北风

咬定青山不放松

立根原在破岩中

千磨万击还坚劲

任尔东西南北风

一节节一段段

四季青冬日展

春雨过

开遍满山

任风吹任雪漫

直中曲宁不弯

傲骨深藏

屹立山峦

咬定青山不放松

立根原在破岩中

千磨万击还坚劲

任尔东西南北风

咬定青山不放松

立根原在破岩中

千磨万击还坚劲

任尔东西南北风

不问前路

不论甜和苦

只为心中

不变的态度

咬定青山不放松

立根原在破岩中

千磨万击还坚劲

任尔东西南北风

咬定青山不放松

立根原在破岩中

千磨万击还坚劲

任尔东西南北风

咬定青山不放松

立根原在破岩中

千磨万击还坚劲

任尔东西南北风


众人皆被这一段音乐,惊艳了。而蓝启仁听到歌词,让蓝家人都记下来。看到魏无羡的发型后,差点没气晕过去,大声教训道:“身体发肤皆受之父母,岂可轻易损之。”而屏幕旁则又出现了一行字:此乃后世之发型,蓝先生不必如此生气

听到后蓝启仁也平静下来了。


――――――――――――――――――――――――――


真的不是不给你们更,我快要期中考试了,连上今天还有十天,我真的好难😤😤😤😑😑😑😑

我们每天作业卷子不是五张就是六张,我这是在作死的路上给你们写的一篇文😚😚😚

假如我穿越到刚开始建学校的时候,我要以玩手机为主科。体育课为主课。只要玩的都是主课。学习什么的都滚到一边去。来自学渣的愤怒。

今天是蓝二哥哥没有出没的一天。

菡澜(推文)

剧版斗罗看啊令

注意    只有忘羡轩离CP斗罗那里应该没有什么感情线

2  从斗罗那里根据一个片段来看啊令所以有很大的误会

3xxj文笔,如果撞梗是我的错


注意    只有忘羡轩离CP斗罗那里应该没有什么感情线

2  从斗罗那里根据一个片段来看啊令所以有很大的误会

3xxj文笔,如果撞梗是我的错



糖果铺子【Peace & Love】
50亿了 ! ! ! 没有卡九...

50亿了 !  !  !  

没有卡九 !  !  !

50亿了 !  !  !  

没有卡九 !  !  !

糖果铺子【Peace & Love】
大家再看看我们小金罗吧 别再卡...

大家再看看我们小金罗吧 


别再卡九了   拜托拜托~


这可是四十多亿和破五十亿的差别呀  

不要又留遗憾了 

大家再看看我们小金罗吧 


别再卡九了   拜托拜托~


这可是四十多亿和破五十亿的差别呀  

不要又留遗憾了 

深渊

求剧版斗罗看陈情,或陈情看剧版斗罗

求剧版斗罗看陈情,或陈情看剧版斗罗

呐个谁

假如唐三看出了炽火的战术(下)

假如唐三看出了炽火的战术(下)


杀鸡儆猴大师

假戏真做受欺负三三

————————————————————————————

脑洞,全是脑洞,ooc预警,前方注意避雷,怎么开心怎么来,别信,慎入。—————————

——————————————


     “三哥,你最厉害了!”小舞激动的快要跳起来。


     唐三温柔的对她笑了笑,这一路上,小丫头兴高采烈的对他不停的夸赞,他没有表现的十分...



假如唐三看出了炽火的战术(下)


杀鸡儆猴大师

假戏真做受欺负三三

————————————————————————————

脑洞,全是脑洞,ooc预警,前方注意避雷,怎么开心怎么来,别信,慎入。—————————

——————————————





     “三哥,你最厉害了!”小舞激动的快要跳起来。

     


     唐三温柔的对她笑了笑,这一路上,小丫头兴高采烈的对他不停的夸赞,他没有表现的十分兴奋,内心其实还是有些骄傲的,毕竟还是一个少年,心高气傲也是在所难免,何况唐三也并没有那样自满。

     


     宁荣荣更是激动,兴奋的不能自已,欣喜若狂的手舞足蹈,如果身后有尾巴,那肯定已经摇上天了,她道:“那是!我们战队有唐三这样一位人物,那可不是战无不胜嘛!”

     


     欧思客狗腿子:“是是是!”

     


     戴沐白在旁边摇了摇头,笑容挂在嘴角,不自觉的感到自豪。

     


     队员们都精神奕奕,神采飞扬,大师紧了紧眉,走到他们面前,脸色不太好看,有些事情,有些毛病不拿出来放在他们眼前,等到了严重的时候,再说教就晚了。

     


     他严肃道:“唐三你跟我进来。”随后扫视了一圈笑容僵在脸上众人“其他人不许走 就站在这里。”

     


     众人面面相视,浑然不觉,满脸的摸不着头脑,唐三僵硬了一下,看着正盯着他的小舞,安抚的摸了摸她的头,随着大师进了屋。

     


     唐三进了屋,大师看了众人一眼,转身回屋,重重的把门关上,彰显着浓重的怒意。

     


     唐三看着大师的举动,有些迷茫,大师疾步走向他,几乎贴在他的耳旁低声道:“唐三,你们有些骄傲自满了。”

     


     唐三想说些什么,可大师又言道:“你看看他们现在的状态,满身的自负,十足的轻敌。”

     


     唐三渐渐的皱了眉,他回想了一下,心里有些沉重,渐渐点了点头。

     


    “老师,我……”他想自省些什么,可一开口就被大师打断,大师道:“看他们的状态,简单的提点肯定不会起到作用了。”

     


     唐三道:“老师,那怎么办?”

     


     大师道:“委屈你一下了唐三。”

     


     唐三了然:“杀鸡儆猴。”

     


     大师没有回话,他向门的方向望了望,随后清了清嗓高声道:“唐三!你觉不觉的,今天这一战,你太过于自满了!”

     


     门外摸不着头脑的众人听这中气十足的怒吼,吓的身子都抖了抖,心里的兴奋瞬间被浇灭,随后,屋里咚的一声,像是唐三跪了下来,小舞更是急得抬脚就要往屋里冲。

     


     朱竹清拦下她,对她摇了摇头,小舞喘了几口粗气,冷静下来,静静的听着里面的动静。

     


     屋里的唐三,惊讶不亚于外面的众人,愣愣的看着大师拿起撑窗的木棍,包了几件衣服,重重往地上砸了一下。

     


     大师看着他,低声道:“你下巴快掉下来了,配合我一下。”

     


     唐三回过神来,他沉着声音高声道:“老师,请你指点,我不明白。”

     


    “你不明白?唐三,我太了解你了,我话说到这个份上,你心里明白极了!”大师冲着唐三吼道。

     


     大师把唐三摁在榻上,让他坐了下来,唐三抬头看着大师“老师,我知道了,是我的错误,我明白的。”

     


     门外的人听到唐三的话,心头都些许有些不忿,只听大师怒气不减“好啊!你错哪了!”

     


     唐三老老实实道:“最近,我拿回了一些仙品药草,送给大家提升魂力,大家也都有所提升,心高气燥都膨胀了许多,我亦无所幸免,今天在对战炽火学院的时候,如果不是我了解火与空气的关系,我们就输定了,归根究底是我错了,擂台上,我轻敌了。”

     


     大师不依不饶“你还知道你轻敌了,今天我在观擂台,就看着你一副春风得意的样子,尾巴都要摇上天了!”

     


     唐三表情有些无语,他哪有春风得意了!

     


     大师瞪他一眼,唐三叹了口气,他道:“是,老师!我错了。”

     


     大师踢翻了旁边的书卷,散落了一地,唐三有些吃惊,嘴巴张成了圆形。

     


     大师蹲下身,看着唐三说道:“现在!我要惩罚你,然后就等着他们主动来承认错误了。”

     


     唐三微微侧头,不解道:“什么惩罚。”

     


     大师低下头,认真想了一下,随后看了看唐三道:“你应该没问题,不过你装装样子,看起来虚弱一点。”大师说完笑了笑,有些狡诈。

     


     唐三还是有点懵的,继而点了点头,大师见他答应,站起身理了理衣襟说:“跟我出去吧,一会儿我让你干嘛你干嘛。”

     


     唐三站了起来,重重点了一下头。

     


     小舞担忧的直皱眉,特别想进去找唐三,一直被朱竹清拉着才没有就范,就在她实在按耐不住的时候,门开了。

     


     走出来的是横眉怒目的大师和跟在他身后低着头暗淡下来的唐三。

     


     小舞见此场景差点跳起来,刚想说话,唐三隐晦的朝她摇了摇头,她平静下来可还是气极,气势汹汹的看着大师。

     


     大师没有理会众人神色各异的样子,只是低沉着嗓音说了句:“都散了,没你们的事了。”

     


     众人看着低头沮丧着沉默不语的唐三,慢吞吞的离开,小舞被朱竹清强行拉走,大师见此,大声勒令着唐三跟他走,唐三心里晕乎乎的,根本不知道大师要搞什么鬼。

     


     然而,经过一个晚上的叮叮当当,他明白了。

     


     老师这是在——体罚!

     


     疲惫了一个晚上的唐三直到第二天上午才出现在众人面前,那脸色不太好看的模样有够让他们胡思乱想,然而大师并没有给他们想象的时间,急促的训练接踵而至。

     


     傍晚,其他人自由活动,唐三又被当着众人的面让大师叫走,这一走又是第二天上午才出现,这一次,唐三脸色苍白的更加明显,眼下的乌青也格外凸出——竟是又一个晚上没有休息。

     


     又是傍晚,唐三被大师叫走,戴沐白终于忍不住拦住大师,他道:“大师,您究竟带着唐三去了哪里?居然还让柳二龙老师把小舞支走了!” 

     


     大师没有理会,拉着唐三转身就走,也就是这一下,让他们看清了唐三手上的伤痕,手心里全是磨破的血泡,遍布在唐三掌中,显得格外狰狞恐怖。

     


     唐三卸了口气,对他们摇了摇头,然后顺着大师的力道,跟着他走了。

     


     待唐三和大师离开了,宁荣荣拧着眉毛,整张脸写着不乐意,她道:“大师这是什么意思嘛!还在为炽火的事情责怪唐三?可唐三也没做什么呀!一直洋洋得意的是我们,他怎么不来找我们,就知道为难唐三!”

     


     戴沐白沉默了一会儿,看了朱竹清一眼,他道:“行了,都回去吧,我跟过去看一眼。”

     


     众人满心不忿的各自散了,马红俊在看到唐三手上的伤的时候差点暴走,幸亏欧思客摁他摁的及时。

     


     戴沐白看着众人散去,向门口走去,刚踏出门槛就撞见了菊斗罗,被限制住了脚步,去找唐三的想法也就此作罢。

     


     就这样,唐三白天跟着大家一起训练,训练结束跟着大师离开,一直到了第八天,铁打的身子怎么也扛不住了,众人看着面如死灰的唐三,心里十分担忧,也不能怪他们分心被罚多加练习一个小时,事实唐三今日训练的时候甚至有些站不住了,摇摇欲坠的样子,大师这几天居然还丧心病狂的加重了对于唐三的训练强度。

     


     远远看着被大师要求和苑长切磋,却实际上单方面挨打的唐三,众人甚至想冲上去把唐三解救出来,这院长也不知道对一个四魂环的手下留情,直打的唐三往地上摔。

     


     最后是唐三被苑长重重一击,呕出一口鲜血,侧躺在地上晕死过去,不动了。

    


     几人再也按耐不住了,戴沐白跑过去扶起唐三,宁荣荣对着大师和院长吼道:“苑长,大师您们这是要干什么呀,如果是因为炽火的事情,唐三也没做什么无法挽回的事情,您们至于这么为难他吗!”

    


     马红俊看着躺在戴沐白怀里的唐三,也怒,可是他没有说话,只是蹲在唐三身边,杀气腾腾的看着大师。

     


     欧思客也道:“是啊苑长,是我们太过自满,是我们尾巴摇上天,您不能这样折腾唐三啊。”

     


     马红俊咬牙切齿,大师冷笑一声:“你们也知道自己有错!上场的没上场的,个个得意忘形一副鼻孔朝天的样子,这还没怎么样呢,就这般骄纵狂妄,再赢几场,岂不是要上天啊!”

     


     “您不满我们的态度,可以来罚我们,可是您为什么要折磨三哥”马红俊急得眼睛都要红了。

     


     大师哼道:“我是唐三的老师,我比你们都要了解他,他什么样我最清楚,而你们呢?我能对你们怎么样?”

     


     “我们是史兰客的学生,您是史兰客的老师,我们都是您的学生,您要求我们什么我们都会欣然接受,您没必要说这样的话。”戴沐白道。

     


     大师笑了,对戴沐白道:“把唐三带到我房间。”说完转身走了。

     


    “您还想干什么?”朱竹清质问。

     


     大师笑出了声,好像觉得他们这一副严肃的模样好笑极了,他道:“我不会做什么的,要不然小舞早就跟我拼命了。”

     


     “诶呀,正如大师所言,他是唐三的老师,他最了解唐三,放心吧小怪物们,不会有事的。”一直没有说话的苑长开口。

     


     戴沐白像是放下了点儿心,索性唐三也不重,就着现有的姿势,揽着唐三的腰,另一只手抄他的膝弯把他打横抱起,跟着大师走了。

     


     ……

     


     唐三一昏就是三日,大师已经教育好了伙伴们,大家谦逊而自细的准备着下一场的比赛,然而这种状态在唐三醒来之后就变成了大家对唐三的寒嘘问暖。

     


     唐三十分无奈,但在劝了几次之后也就心安理得的接受着大家的热情了,小舞一直守在唐三身边,殷勤的帮着唐三做着这样那样的小事,唐三也纵着她胡闹。

     


     这场闹剧也随着下一场与苍珲的较量而渐渐落下帷幕。





(完)



图源水印侵删



战损美人我太可了(ღ♡‿♡ღ)




点赞评论关注推荐

臭宝们٩( 'ω' )و 

     

知秋家的棉棉qwq

po几个很喜欢的镜头——

转身时的侧脸

伤感时的垂眸

偶然间捕捉到的画面

以及风拂陈纱半掩面的楚楚可怜(误)。


这,皮相好哪!

po几个很喜欢的镜头——

转身时的侧脸

伤感时的垂眸

偶然间捕捉到的画面

以及风拂陈纱半掩面的楚楚可怜(误)。


这,皮相好哪!

糖果铺子【Peace & Love】
不是小破锣是小金罗啦~ 30亿...

不是小破锣是小金罗啦~

30亿了

不是小破锣是小金罗啦~

30亿了

知秋家的棉棉qwq

「剧版斗罗丨叶知秋」再看亿遍我就睡觉(◔◡◔)

「剧版斗罗丨叶知秋」再看亿遍我就睡觉(◔◡◔)

知秋家的棉棉qwq
记得时年的身高好像比叶知秋要矮...

记得时年的身高好像比叶知秋要矮。


但面对一个危险的恶魔,谨言慎行下,又有什么底气昂首挺胸,发出挑衅的信号呢?

记得时年的身高好像比叶知秋要矮。


但面对一个危险的恶魔,谨言慎行下,又有什么底气昂首挺胸,发出挑衅的信号呢?

知秋家的棉棉qwq
「安利向丨叶知秋」 滴——大家...

「安利向丨叶知秋」

滴——大家好,这里是知秋家的棉棉!

日常安利秋秋子hhh

昨天终于把秋秋子的个人CUT全部上传到小破站而且还做了歌曲剪辑( ̄⊿ ̄)

这个角色入股不亏,大大们快来康一康呀qwq

↓↓↓

①一首歌了解秋秋子!!! 

②一篇梗概深入角色(欢迎评论哦!) 

③专属个人CUT大放送! 


「安利向丨叶知秋」

滴——大家好,这里是知秋家的棉棉!

日常安利秋秋子hhh

昨天终于把秋秋子的个人CUT全部上传到小破站而且还做了歌曲剪辑( ̄⊿ ̄)

这个角色入股不亏,大大们快来康一康呀qwq

↓↓↓

①一首歌了解秋秋子!!! 

②一篇梗概深入角色(欢迎评论哦!) 

③专属个人CUT大放送! 



知秋家的棉棉qwq

剧版斗罗丨叶知秋


😘这个秋秋子可爱到我啦!

剧版斗罗丨叶知秋


😘这个秋秋子可爱到我啦!

知秋家的棉棉qwq
「叶知秋丨转身」 扭转宿命。

「叶知秋丨转身」


"扭转宿命。"

「叶知秋丨转身」


"扭转宿命。"

知秋家的棉棉qwq

「叶知秋丨微博图」


好康🥰

「叶知秋丨微博图」


好康🥰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