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剧版斗罗大陆

14.6万浏览    931参与
安琪儿

第一章这是哪里

时间:姑苏蓝氏听学(陈情令)


只有三舞)


唐三和魏无羡从小到大都是一模一样的!


剧版斗罗大陆跟电视剧不一样(按我的想法写的)


云深不知处


正当魏无羡说怨气也是气,蓝老先生震惊的时候,兰室里出现了一股烟雾,把全部人笼罩在里面。没人知道他们手忙脚乱的时候,魏无羡消失不见了。


烟雾散去,兰室里空无一人。


江澄睁开眼睛望向四周,是一处竹林,身边站着其他世家公子,突然到了陌生的环境,心里肯定是有点慌张的。


江澄:“阿姐,你没事吧。”

江厌离:“阿澄!我没事,只是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你去找一下阿羡吧。”

江澄找了一圈没有找到魏无羡,只能回去告诉江厌离找...

时间:姑苏蓝氏听学(陈情令)


只有三舞)


唐三和魏无羡从小到大都是一模一样的!


剧版斗罗大陆跟电视剧不一样(按我的想法写的)


云深不知处


正当魏无羡说怨气也是气,蓝老先生震惊的时候,兰室里出现了一股烟雾,把全部人笼罩在里面。没人知道他们手忙脚乱的时候,魏无羡消失不见了。


烟雾散去,兰室里空无一人。


江澄睁开眼睛望向四周,是一处竹林,身边站着其他世家公子,突然到了陌生的环境,心里肯定是有点慌张的。


江澄:“阿姐,你没事吧。”

江厌离:“阿澄!我没事,只是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你去找一下阿羡吧。”

江澄找了一圈没有找到魏无羡,只能回去告诉江厌离找不到他。在这个群体中长辈只有蓝启仁(蓝涣应该不算吧)。

蓝湛:‘魏婴’


蓝启仁:“各位不要慌,相互靠在一起,不要乱走,以免走散。”

蓝老先生的话给了他们慌乱的心一个保证,他让蓝氏的弟子到处查看一番。

弟子回来报告说‘先生,不远处有一处人家,有条路通往那里。’

蓝启仁:“嗯,看来只能到那里看到了,你们愿不愿意一起去?”

王公子:“我们一起吧,一个人太危险了。”

李公子:“对,我去,你呢,沈兄?”

沈公子:“嗯,一起。”

江厌离:“阿澄,一起去吧,说不定阿羡就在那里。”

江澄:“好,等我见到魏无羡那小子一定要骂死他,让他乱走。”

蓝曦臣:“忘机,这一次不知是有什么危险,你一定是小心。”

蓝湛:“是,兄长。”

于是一群人浩浩荡荡的向那里行进。

在他们消失的这段时间里,外面很平静。



浪漫无期

🦉

问一下哈,有没有姐妹想自学ps美工,爱豆手幅,视频剪辑的,大学自学的有素材和教程!删除有点可惜,需要的回复一下就送,犹豫就是白给!冲鸭!!! 

问一下哈,有没有姐妹想自学ps美工,爱豆手幅,视频剪辑的,大学自学的有素材和教程!删除有点可惜,需要的回复一下就送,犹豫就是白给!冲鸭!!! 

夕瑶知安

当视频乱入时5

魏无羡看唐三

    (抱歉,好久没有看陈情令了,很多剧情都不太记得了,这一片段没有蓝忘机的存在,除了魏无羡只有江澄和一群小辈。)


       大梵山上,魏无羡救了一群各路仙家的小辈们。一群人逃命的速度快得让魏无羡根本跟不上,他只能一边喘气,一边说道:“孩儿们,孩儿们,等等我呀!”


       蓝景仪一脸嫌弃地说:“谁是你孩儿们?”这时舞天女又追了上来,魏无羡拔下思追的剑砍向一棵竹子,便做了...

魏无羡看唐三

    (抱歉,好久没有看陈情令了,很多剧情都不太记得了,这一片段没有蓝忘机的存在,除了魏无羡只有江澄和一群小辈。)



       大梵山上,魏无羡救了一群各路仙家的小辈们。一群人逃命的速度快得让魏无羡根本跟不上,他只能一边喘气,一边说道:“孩儿们,孩儿们,等等我呀!”



       蓝景仪一脸嫌弃地说:“谁是你孩儿们?”这时舞天女又追了上来,魏无羡拔下思追的剑砍向一棵竹子,便做了一个简易的竹笛吹奏。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吹笛子,真难听!”蓝景仪精准吐槽了魏无羡,这个简易版的笛子没有经过打磨,吹出来的声音尖利而刺耳。



       不过倒也够用了,鬼将军被召唤了出来,身上叮铃咣啷的锁链限制他的行动,让他走起来路来笨拙又沉重。



       坐在茶馆里的江澄看到这一幕,立马站了起来,伸手一挥,紫电带着势如破势竹的气势打到了魏无羡的身上。魏无羡被抽倒在地,却没有像江澄期待的那样,抽出魏无羡的灵魂。



      魏无羡心想:你当然抽不住我的魂魄,我不是夺舍的,是被迫献舍的,你抽的出来才有鬼了。江澄下手真狠,好疼啊!



     然后魏无羡便站起了身,对着江澄怼道:“有钱有势就了不起啊!就可以随便打人啊!”



    江澄还来不及生气,一道天雷直接劈下,天边裂开一道口子,出现了画面和声音,上面正是魏无羡那张脸。江澄内心复杂,一边高兴魏无羡的回来,一边又怨恨杀了他的阿姐,死瞪着那道口子。



    魏无羡也非常的奇怪,这到底是何东西?为何我从来没有见过?上边的人是谁呢?为什么和我一模一样?



     那道口子自顾自的放了视频,没有管众人的疑惑

————————————————————————

金句大王唐三,唐言烫语

唐三:“强大不应该是冷血,只会对弱者下手的才是胆小鬼!强者应该天生保护弱小!



     可是如果变强,就是要抛弃自己曾经同生共死的伙伴,那这样的强大有什么意义呢? ”


     唐三用蓝银草掰开了笼子,被电的声音都颤抖着说道:“不流血,不痛苦,怎么走自己的路!”


      “没有废物的武魂,只有废物的人!”前半句还懒懒洋洋的,后半句却非常的坚定。



       后面就是唐三打斗的一些场面,看起来十分的炫酷。最后还竖起大拇指挑了下眉头,十分俏皮可爱。

————————————————————

      江澄十分的不可思议,明明上面的人长着就是魏无羡那一副欠打的脸,可是气质却完全不同。他更加的成熟坚定,且非常有自己的原则。可真是哪个时空的他都是这个样子!认定的事情从来不会改变!或许这就是阿爹说的,自己永远都赶不上魏无羡的原因吧!



       魏无羡:他是叫唐三,果真是和我一模一样。他说的话也是我之前所做的事情,可是我所有我想护住的人都没有护住。我是不是废物的人?莫玄羽已给了我再生机会,那我便带着你的那一份,锄奸扶弱,无愧于心,依旧坦诚面对整个世界!



     小辈们却没有两个长辈们心思深沉,尤其是蓝景仪,重点外向了:什么是武魂?为何我从来没有听说过?他说的话,好让人信服,我以后也要坚持这样的原则,成为一名保护弱者的强者!



       而蓝思追看着上方的屏幕,总觉得有莫名的熟悉感,很想要亲近他,然后抱他的大腿。蓝思追对自己的想法有些奇怪,这完全不符合他雅正的形象。



(本章内容可能有些ooc,因为我拿捏不准江澄的心态,我就把他往我希望的样子写了,魏无羡我可能加了那么一点点的魔改成分吧!)

白小野

绯暇【14】

◆唐三x绯暇

◆我是因为肖战喜欢唐三的,我写的是肖战演的唐三,写的是剧版的故事,原著粉别挑事儿,你理智我也理智,谢谢!

◆出场年龄我会稍微改一下,让感情戏的出现更融洽,金手指肯定会有的,能接受的就看,不能接受的就别看,谢谢!

◆唐三和小舞只是兄妹,只是兄妹,只是兄妹❗❗❗


接下来的几天,戴沐白和唐三一直在帮马红俊训练,但是效果并不显著,晚上在斗魂场的比赛依旧是以赔钱结束。


这天马红俊正在练习,绯暇微微皱起眉头,这样下去不行,马红俊纯粹是在挨打,没有个方法相当于白费功夫。


“闭上眼睛,想象体内有个天平,精神力和武魂挂在两边,用意念来平衡它们。”


大师突然......


◆唐三x绯暇

◆我是因为肖战喜欢唐三的,我写的是肖战演的唐三,写的是剧版的故事,原著粉别挑事儿,你理智我也理智,谢谢!

◆出场年龄我会稍微改一下,让感情戏的出现更融洽,金手指肯定会有的,能接受的就看,不能接受的就别看,谢谢!

◆唐三和小舞只是兄妹,只是兄妹,只是兄妹❗❗❗




接下来的几天,戴沐白和唐三一直在帮马红俊训练,但是效果并不显著,晚上在斗魂场的比赛依旧是以赔钱结束。


这天马红俊正在练习,绯暇微微皱起眉头,这样下去不行,马红俊纯粹是在挨打,没有个方法相当于白费功夫。


“闭上眼睛,想象体内有个天平,精神力和武魂挂在两边,用意念来平衡它们。”


大师突然出现,几人都看向他,听了他的话,马红俊闭上眼睛开始寻找那种感觉。


时间一点点流逝,马红俊突然睁开眼睛,接着火焰从手上冒出,人却是清醒的。


大师点点头,“现在继续使用魂技。”


马红俊抿紧嘴唇,发出一道直冲天际的火焰,还没等众人高兴,马红俊又失控了。


大师看着戴沐白,“让他记住刚才那个状态。”


戴沐白点点头,一脚踢翻马红俊,准备重新开始。


欧思客却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粥,穿过戴沐白和马红俊之间,径直走向女生寝舍。


绯暇几人对视一眼,没说什么,刚准备继续,欧思客又急匆匆的跑了过去,没一会儿又急匆匆的跑了回来。


戴沐白忍不住了,喊住欧思客,问道:“欧思客,你干什么呀?”


“啊?”欧思客愣了一下,“我给荣荣送午饭过去,今天食堂熬了粥,你们也快去吃吧!”


戴沐白脸色沉了一下,“她自己没手没脚,不能去食堂吃吗?”


“这也不费什么事。”欧思客嘿嘿傻笑着跑走了。


接下来,几人就看着欧思客跑来跑去,累得跟狗一样。


绯暇摇摇头,刚想开口让大家都去吃饭,下午再继续,宁荣荣就从寝舍出来了。


这位小公主一出来就直奔马红俊,皱起眉头问道:“马红俊,你都感觉不到痛的吗?试了那么多次,你还觉得自己能控制住吗?”


马红俊还没开口,戴沐白已经一脸不爽了,他看着宁荣荣说道:“跟你有什么关系?”


“我说的事实,有些事情不是努力就有结果的,马红俊的武魂明显就有缺陷啊!”


戴沐白闻言整个人都散发出一股冷冽的气势来,宁荣荣有些害怕的退后了一步。


绯暇皱了皱眉,宁荣荣的话是有些不好听,但没坏心,戴沐白突然这么大反应,像是戳中了他什么不高兴的点一样。


“我知道努力不一定有结果,可是不努力,就一定没有结果的。”


马红俊无比认真的看着宁荣荣,他不希望大家为了他吵起来,他很清楚自己的情况,也很感激谢谢为了他好的人,所以宁愿自己受伤也要努力试试。


“你是想做魂师?”宁荣荣问道。


马红俊摇摇头,“我大概是没有资格做魂师了,可起码要把武魂控制住吧,不然,再伤了人……”


“可是你现在受伤了!”


“我没事,我还能坚持。”


宁荣荣简直不能理解,刚想开口再说些什么,戴沐白双手背负于身后,开口撵人了。


“我们很忙,不送!”


宁荣荣被气了个仰倒,看看马红俊,又看看戴沐白,最后气呼呼的转身回了寝舍。


绯暇叹了一口气,拦住了还准备继续的马红俊和戴沐白。


“行了,先去吃饭吧,吃饱喝足才有精神继续,任何事都不是一蹴而就的,慢慢来。”


戴沐白想了一下,觉得有道理,于是对马红俊说:“马红俊,下午继续。”


马红俊点了点头,踉跄了一下,险些摔倒,戴沐白见状,伸手扶住马红俊,两人一起往食堂走去。


唐三低头看着绯暇,温柔的开口,“绯暇,我们也去吃饭吧!”


绯暇想了下,摇摇头,“你先去,我去看看宁荣荣。”


唐三张了张嘴,有些不高兴,之前是小舞,现在又来了个宁荣荣,看来他不仅要防着男的,还得防着女的,真是气死他了。


看着唐三像个孩子一样,绯暇忍不住笑了,突然拉住唐三的衣领,一个用劲唐三就弯下了腰,绯暇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唐三愣了一下,摸着被亲的地方笑得傻乎乎的,绯暇把他往食堂的方向推了一把,然后转身往女生寝舍走去。


绯暇推门进去的时候,宁荣荣正对着朱竹清大倒苦水,一脸的委屈和生气。


“我都是为了马红俊好,马红俊都伤成那个样子了,可是戴沐对着我一通发火,简直气死我了。”


朱竹清倒了杯水递给宁荣荣,问道:“你在家也是这么说话的呀?”


“是啊!”宁荣荣点头承认。


“那你应该没什么朋友吧!”朱竹清又问。


宁荣荣眨眨眼,“你什么意思啊?”


朱竹清倒了杯水,喝了一口,“这里是史兰克,不是七宝琉璃宗,你也不是什么小公主,大家都是同门,你应该要学会怎么和人相处,而不是用这种居高临下的口气跟人说话,这样没人愿意听的。”


宁荣荣皱了皱眉,居高临下?她有吗?


绯暇笑了下,走到桌边坐下,朱竹清又倒了杯水递给她。


“谢谢。”绯暇接过水喝了一口,看向宁荣荣,“坐下说,站着不累吗?”


宁荣荣皱着眉坐下,还在想朱竹清那句居高临下,她有用居高临下的口气和人说话吗?可是她一直都是这么说的啊,也没人说她不对啊!


绯暇和朱竹清对视一眼,笑了下,这小公主估计还没想明白是怎么回事。


“你父亲是宗主,他身边的封号斗罗对你如同亲孙女一般,你自己本身天赋不弱,又是少宗主,只怕整个七宝琉璃宗都不会有人说一句你的不是。”


宁荣荣张了张嘴,竟然不能反驳绯暇的话,她有些泄气的趴在了桌上。


朱竹清犹豫了一下,伸手安慰似的拍了拍宁荣荣的肩膀,有些不忍的看向绯暇,想让她安慰一下宁荣荣。


绯暇勾了勾唇,说道:“你也不必泄气,今日之事也不全然是坏事,总归大家都是同门,没人会真的笑话你,你能早日明白,对你也是一件好事。”


“真的吗?”宁荣荣闷声闷气的问。


“当然了,绯暇这么说,你就相信她。”朱竹清倒是不怀疑绯暇,经过这些日子的相处,她是很相信绯暇的。


见宁荣荣恢复精神了,绯暇才离开寝舍,去食堂找唐三了。




祝大家身体健康,万事如意,心想事成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