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剧版时影

552浏览    13参与
盛唐

桃花春·三

  时影记得,那天海浪席天,卷走了好些东西。

原本温和包容的大海,那天却像是怪兽一般,恶狠狠地把人一个个拽入海底。

他听着那些人哀嚎着,咒骂着,责怪他心心念念的神明为何降下此等天灾,不来相救。

他们带着怨念死去,不知道去了哪里。

“不是的,不要这样说他,他不会这样做的。”时影在内心里疯狂喊着。

你究竟怎么了?唐三,我很想见你。

大海卷出漩涡,死死地把他往下拽,不给他挣扎的机会。

时影手心里攥着唐三第一次见面时留给他的小花苞,绝望地想着:难道他就要这样死掉吗?

不行,他不能死。小团子答应过他的,要让自己做他的神官呢。

只要他修到大乘,他就能做神官了。

他不能死,他还要见他的。......

  时影记得,那天海浪席天,卷走了好些东西。

原本温和包容的大海,那天却像是怪兽一般,恶狠狠地把人一个个拽入海底。

他听着那些人哀嚎着,咒骂着,责怪他心心念念的神明为何降下此等天灾,不来相救。

他们带着怨念死去,不知道去了哪里。

“不是的,不要这样说他,他不会这样做的。”时影在内心里疯狂喊着。

你究竟怎么了?唐三,我很想见你。

大海卷出漩涡,死死地把他往下拽,不给他挣扎的机会。

时影手心里攥着唐三第一次见面时留给他的小花苞,绝望地想着:难道他就要这样死掉吗?

不行,他不能死。小团子答应过他的,要让自己做他的神官呢。

只要他修到大乘,他就能做神官了。

他不能死,他还要见他的。

时影想着唐三,喉间突然涌起一片腥甜,他竟生生喷出鲜血来,那血打在唐三初见时留给他的那个光秃秃的花苞上,花奇迹般地开了。

后来时影才知道,此花名曰——相思断肠红。

相思断肠红可活死人,医白骨,花开之后永不凋零。

这花只有花开的时候才有此功效,而让此花开花的条件却苛刻的不行——须得心中想着心爱之人,情真意挚,鲜血洒在花苞上方可开花。

它生长在先天神明的诞生之处,是众神渴求的奇珍异宝,却被什么都不懂的小海神随手拔下来送给了他。

他因这花的庇佑,从那场海啸中活了下来。

唐三又救了他一次,在唐三自己都不知道的时候。

他又开始没日没夜地修炼,他太急了,为什么修炼的这么慢这么慢,他恨不得现在就冲到唐三身边,看看他究竟怎么了。

他想做神官,却对他的神明动了凡心。

他哪还有菩提心,一桩桩一件件的心事皆是欲壑难平。

时影跪在香火萦续里,有些看不清那幅神像上神明的样子。

他今天险些走火入魔,一晃好些年过去,他离大乘之境,却总差那么一点点。

可他没那么多时间了。

他一想到他的小神明这么多年不知道在那里,不知道在遭着什么样的罪、在承受着什么,他就忍不住地想发疯。

好在最后一刻,他成功了。

他火急火燎地结了契,被吸进了杀戮之都。

他心心念念爱慕的,思念了这么多年的小神明正浑身是血地躺在自己怀里,眼睛红的像个兔子,求自己杀了他。

他说他很痛,可他死不掉。

时影怕把唐三抱痛了,松了松拥着他的手臂。

他很想告诉他的小神明:你别死好不好,我好不容易才找到你的。

时影深吸了一口气,尽量用最温缓的语调哄着怀里的小兔子:“不怕了,不怕了。”

他把手里的风铃递给唐三:“你看,我真是你的神官,这还是你给我的信物呢。”

唐三盯着那串小风铃,空洞又迷茫地摇了摇头:“对不起,我——不记得了。”

在杀戮之都的日子每天都浑浑噩噩,苦不堪言。那些恶灵在他耳边不断地诅咒,吼叫着,说他不配为神。

他被拖进地狱深处,溺水窒息,呼吸停止。原本高高在上的神明在这几年里活得像是一具枯骨。

他想出去,却望不到归途。

清光可爱的小神仙被折磨得意识不清,渐渐地信了那些恶灵的话。

他除了记得他是犯错的神,没有神力,要在这里受惩罚,他什么都记不太清了。

衣襟被血染红,无人窥见他的痛苦,他如浮萍,无舟渡。

可是今天突然又来了一个人,对着自己行礼,说他是自己的神官。

他说他会保护自己的,不会让自己再痛了。

他还说——自己给过他风铃,可是他却不记得这个小哥哥了。

唐三抖着唇,慢慢垂下头去,露出苍白的后颈。他脖子后边的骨头凸出很明显,一节一节地顺着往下,消失在衣袍里,显得身体更加单薄瘦弱了,他小声地说:“对不起,我真的不记得了,你别生气。”

“我会努力想起来的。”

看着唐三的样子,时影心中狠狠一颤,前所未有的酸楚绕在他的心头,他觉得胸口堵得慌,胸间室闷得几乎连嗓音都变得嘶哑。

不要,不要这样,不要和我道歉。

他揉了揉小神明的额头:“没关系,我记得就好了。”

唐三睡着之后,时影抓住了一个想要前来作乱的恶灵。

那恶灵扑腾着对他露出獠牙,嘶哑的的声音吼叫着诅咒着他身后的人。

时影冷着脸,二话不说就给了它一耳光。

“告诉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不然——”他笑了笑,眼中却没有丝毫温度。

“我就让你魂飞魄散。”

“你也是空桑人!”恶灵声嘶力竭的喊道:“他引了海啸,空桑人都死了!”

时影指骨泛白,扼住恶灵脖子的手掌加大了力气:“你已经死了,你真的不知道究竟是谁害了你们吗?”

“还是说——”时影冷笑:“你们明明知道,却故意把这罪名加在他身上呢?”

人死后入鬼道,能窥见三界的一切。他们怎么会不知道究竟是谁害了他们?他们怎么不知道谁究竟是最无辜的。

可这些恶灵欺软怕硬,他们必须得恨着点什么才能继续存在,他们一旦心里没了恨意,就会魂飞魄散。

那恶灵被戳破心事,吓得抖了抖,一五一十的交代了出来。

包括唐三是怎么被砍掉神骨,怎么来到这里的。

你看看,多可笑,他明明知道谁是护着他们的神明,却反过来帮着杀害他们的恶神。

他们口口声声的说着什么信仰光明,却用尽了黑暗的手段,各自希望自己高于神明,又各自匍匐在恶神的脚下。

时影张了张嘴却发不出声音,什么无力的言语都梗在了喉咙里,手掌狠狠收力,恶灵魂飞魄散,唐三身上的血迹刺得他眼睛生疼。 

彻骨的凉意从脚底传到头顶,游于全身,冷得他僵在原地。 

一根无形的线将每一个被割裂的片段都串了起来,一切都有了解释。

怪不得他再也不给他托梦,怪不得他听不到他的愿,怪不得他不去吃那些他最爱的小点心。

怪不得,他现在像个受惊的小兔子,还求着自己杀了他。

原来神没了神骨,听不到信徒的愿。

原来,神一旦没了人去信仰,是会要消散的。

巨大的心疼压得他踹不过气,时影红着眼睛扫过周围不敢上前的恶灵,所有情绪在一瞬间倾泻而出。

掌心化刃,它们甚至来不及嚎叫就已经被剑光批成了黑烟。

时影蹲在地上,像一个在夜幕来临时迷路的孩子,将脑袋埋在双臂之间,喉咙发出压抑的哀声,哽咽难鸣。

他控制着力道,很轻很轻地把唐三抱进怀里,向前面的一处看起来比较干净的屋子走过去。

“没事了,不怕了啊。”


时影一刻也不想松开他的唐三,他怕他一放手,自己就又见不到了。

怀中瓷娃娃般的人眼睫颤了颤,悠悠转醒。唐三看着时影通红的眼眶,以为又是因为自己的缘故让他不开心了。

“对,对不起,你别哭了。”唐三仰头,拽着时影的衣袖,怯怯地看着他。

时影狠狠地闭了闭眼,鼻尖酸涩的不行。

他都能猜得到,唐三道歉道得这么熟练,肯定是因为在杀戮之都的这些年里,不知道对着那些伤害他,欺骗他的恶灵说了多少句对不起。

凭什么要唐三对着这种东西说对不起。那是他的小神明,爱吃软糯甜点一笑起来就甜的像块糖似的——他找了好多年好不容易才寻到的,他爱慕、放在心尖尖上的,他抱都不敢用力去抱的小神明。

他的小神明不需要对任何人说对不起。

时影背过身去,狠狠擦掉眼眶中的泪,尽量用正常的语气说:“你当年欠了我两个愿望,我现在可以许吗?”

唐三瞳孔骤然收缩,有些为难道:“但我现在已经没有法术了……”

“你有的。他们骗了你,你一直有的。”

“怎、怎么会,已经没有人信仰我了。”

“有人的。”时影把小神明的手握紧手心里声音温柔又坚定:“我永远都是你最虔诚的信仰者。”

唐三看着自己掌心里的蓝银草,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死寂的眸子里久违的有了晶亮的光。

那眼睛里的碎光一闪,化作两行清泪,重重地砸在地面上,喉咙发出了压抑的、迟到了多年的悲鸣。

“你许吧,只要我能做到,我都可以答应你。”

时影蹲下去仰头看着他,眸子里是自己都察觉不到的疼惜与深情款款。

“第一个愿望:以后不要再对我说对不起了。”

“第二个愿望:让我以后跟在你身边保护你,好不好?”

时影的每一句话都带着发颤的尾音,带着害怕被拒绝的恳求。

很多年后,已经成为修罗神的唐三回想起这一幕来,还是心动不已。

那天,他藏在内心深处的所有不安与恐惧全在时影说完这两句话后摇摇欲坠,最终摔了个粉碎。

他脸上的泪痕还没被擦掉,唇边却扬起了久违的,暖融融的笑意。

他定定地看着时影,回应道:“好,我答应你,小哥哥。”






盛唐

桃花春·二

  时影看着眼前两颊吃的鼓鼓的小糯米团子,不解道:“你爱吃这个?”


身为那么大的一个海神,不应该喜欢吃那种清茶,露水什么的嘛……


“我喜欢这个!”唐三舔了舔嘴唇,有点小脾气地控诉着:“但是他们都不给我吃!每次都给我摆一些汤啊水啊的。”


是了,空桑人都认为他们的海神是个脚不沾地的神君,一股脑地给人供奉那些奇珍异品,露水清茶,就差没摆上花瓣了。


谁知道,海神其实是个软乎乎的小朋友,嘴馋的不行,净爱吃写软糯香甜的东西。


“要不然——”小海神的眼珠转了转:“下次你偷偷给我供这个?”


“好。”不偷......

  时影看着眼前两颊吃的鼓鼓的小糯米团子,不解道:“你爱吃这个?”

 

身为那么大的一个海神,不应该喜欢吃那种清茶,露水什么的嘛……

 

“我喜欢这个!”唐三舔了舔嘴唇,有点小脾气地控诉着:“但是他们都不给我吃!每次都给我摆一些汤啊水啊的。”

 

是了,空桑人都认为他们的海神是个脚不沾地的神君,一股脑地给人供奉那些奇珍异品,露水清茶,就差没摆上花瓣了。

 

谁知道,海神其实是个软乎乎的小朋友,嘴馋的不行,净爱吃写软糯香甜的东西。

 

“要不然——”小海神的眼珠转了转:“下次你偷偷给我供这个?”

 

“好。”不偷偷也可以, 我正大光明地给你供!

 

时影把那些糕点塞进一个小布袋里,那个软乎乎的小海神很乖地对他说了声谢谢,然后嗖地一下就把自己变走了。

 

看着空荡荡的屋子,时影非常失落地想:怎么走的这么快啊……早知道,刚才就多抱一会儿了。

 

时影不想用外面不像唐三的神像,他当天晚上就照着印象里小海神的样子,认认真真地画了一幅。

 

他估摸着唐三爱吃甜的,哄着骗着大司命给他买了一大堆糖果糕点,隔一两天就摆上一盘。

 

一开始,时影天天坐在神像面前盯着,可那些小糕点丝毫没有被动过的迹象。

 

后来,为了成为神官他要跟着大司命修炼,就没有时间一直坐在神像跟前了。

 

但是他很开心地发现——那些神案前的小糕点不见了。

 

他忍不住弯了弯唇角:啊,原来是自己在跟前,让这小神仙不好意思了。

 

好吧好吧,不盯着你看了。

 

时影本以为只有他成为神官之后他们才能见面了。没成想,这小神仙当晚就向他托了梦。

 

梦里的小糯米团子一手拿着他昨天供给他的糖葫芦,一手挎着装栗子糕的小袋子,嘟嘟囔囔地埋怨着时影把他画的太可爱了。

 

“我可是海神!威武霸气的海神!”唐三“恶狠狠”(他自以为的)地咬下一块裹着糖浆的山楂果子,一边吃一边瞪着时影。

 

时影非常为难,心中暗暗为自己辩解着:可是你本来就长这个样子啊……

 

哼!还一边吃我的东西一边瞪我。

 

他有点想戳戳小海神的脸蛋,然后把他的糖葫芦和栗子糕都抢过来,让这小孩哭着承认自己很可爱!

 

但他怂。

 

最终时影还是在“威武霸气”的海神大人的授意下,多放了两盘糕点作为赔礼。

 

后来,他时不时就来自己梦里转悠转悠,当然……每次都在吃。

 

时影发现,唐三吃东西的时候每次都咬一大口,那小嘴巴塞的鼓鼓的,跟个小仓鼠似的。

 

他一边在神案上摆好小仓鼠昨天点名想吃的红烧肉,一边在心里偷偷地想:

 

怎么会有这么贪吃的小神仙!!

 

又怎么会有——这么可爱,这么鲜活生动,这么好看的小神仙。

 

他要快点修炼,早点成为他的神官才行。

 

神官说白了,其实就是神的左膀右臂。

 

一个神可以有多个神官,因此,大多数人若想长生不老,往往会选择做神官。

 

他们只需要对神虔诚,只要得到了神的青睐,一旦修炼到了大乘之境,便有成为神官的机会。

 

但可悲的是,有的人即使再虔诚,可就是终其一生都没能得到神的青睐,抱憾而终。

 

每个神仙都会有神官,少则一位,多则百位。

 

可偏偏传说中有那么一个神,特立独行,超脱于三界之外,一个神官也不要。

 

其他的神,神职或大或小,法力或强或弱,都有一个致命的弱点——遗忘。遗忘就意味着死亡。

 

但这个神,巴不得所有人都不记得他,他从不靠什么信仰之力,他靠的是——地狱里恐惧的灵魂。

 

此神名为修罗,极嗜血,主死亡,可弑神。

 

据说,被这修罗神杀死的神,死后连带着与这个神有关的记忆都会在人们心中抹去。 

 

但,传说罢了,又有谁信呢?反正天上的这些神君是不信。

 

什么修罗神?见所未见。还能弑神?闹什么笑话呢。

 

小海神也不信,他只知道管好他的那片大海,不让它生出海啸害人,要让空桑人靠着海也能过上富足的生活。

 

他就待在自己的神殿里,含着时影给他供的糖果,想着要不要再去给那个小哥哥托梦一次,他的贡品不够吃了。

 

那个小哥哥说要做他的神官呢,看在他每次都送给自己这么多供品的份上,结契那天他一定第一时间去接他,让他住自己殿里最好的房间,然后——把好吃的也给他吃!

 

上次偷偷显形被帝君发现,帝君让他扫了好几天的帝君殿,他不敢再偷偷显形了。

 

于是,他想到了一个绝妙的主意——托梦!

 

小哥哥现在睡着了吗?唐三探头探脑地走进时影的梦境里,一抬头,就看到时影正在含笑看着他。

 

“这次想吃什么呀?”时影不用想都知道唐三的小脑袋瓜里在想些什么,所以没等唐三开口他就先问了。

 

“我想吃桂花糖,酸梅汤,糖人,栗子糕……”说了一半,他突然忘了还想吃什么了,苦恼地把额前的头发扒拉来扒拉去。

 

“还有糖葫芦,小杨梅,棉花糖。”时影十分顺从地补充着。

 

唐三疯狂点头中。

 

“小神仙,你吃了我这么多供品,我都要被你吃穷了,你要不要——补给我点什么?”

 

单纯的海神以为自己真给他吃穷了,歉疚道:“对不起嘛,要不然——我送你两个愿望,你随便许,只要不过分,我都答应你成不成?”

 

时影矮下身子,与小海神平视,声音又低又缓。

 

“好呀。”

 

“这第一个愿望嘛——你再给我抱一下,行不行?”

 

唐三点了点头,把自己送进时影怀里,心想着:这个愿望很简单,不过分,他可以答应!

 

时影终于又抱到了软乎乎的小神仙,他微不可查地把手臂收紧了点,暗暗决定:这次他一定要多抱一会儿!

 

“你的第二个愿望是什么?”

 

“第二个愿望是——我想再有两个愿望。”

 

小海神傻眼了——还、还能这样许?

 

但——也不是很过分,思考了一小会儿,唐三重重地点了一下头,柔软的头发擦过时影颈间,痒痒的,连带着他的心里也有些痒痒的。

 

唐三走之前给时影留下了一串小风铃,答应时影说明天晚上一定还来梦里找他玩!

 

时影把那个风铃别在腰间,练剑的时候那小铃铛叮叮咚咚地响,就像那个小神仙在他耳边说话一样。

 

他早早地入了睡,就等着唐三来的时候一眼就能看到他,可是他等啊等啊,唐三始终没有来。

 

没关系,神明日理万机,忙忘了也说不定,没准儿明天就来了呢,他这样安慰着自己。

 

但他不知道为什么,总是莫名地感到心慌。

 

心慌到,有时练着功法,心脏就会有被像电击一般的疼。

 

第二天,第十天,第一百天……他都没有来。

 

不仅不来自己梦里了,连供台上的小点心也好久没被动过了。

 

他到底怎么了?为什么这么久都不来找自己?

 

难道他把自己忘了?时影尝试着许愿,可是这次,没有任何的回应。

 

他突然有些心悸,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时影的预感是正确的。

 

那天唐三回去时无意间撞破了一众神仙的秘密,这些神仙为了有更多的信仰,不惜亲手给人界制造灾难,再出手相救。

 

这样一来,不明真相的人便会感激涕零,更虔诚地信仰神明。

 

他们哪知道,给他们制造灾难的刽子手和救他们于水深火热的救世主都是他们信仰的神呢?

 

唐三撞破了这令人作呕的真相,跌跌撞撞地就要下凡助人。

 

他是天生的神明,他生来就是为了保护众生,他怎么可能看着那些生命就那么死在他面前?

 

可惜,他没能成功,他即使再有强大的信仰,也终究寡不敌众。

 

这天界里只有他一个天生的神灵,至纯至真,眼里揉不得一粒沙子。

 

可偏偏因为如此,他被当成了异类。

 

既然不能加入我们,那就让他消散吧。等到人间没一个人再记得他了,他也就永远不复存在了。

 

这世间至纯至真的神被无数的神力压制着,削掉了魂骨,丢进了穷凶极恶的杀戮之都里。

 

谁叫他这么澄澈。

 

他们无法杀了神,但能削掉神的神骨,让他再也听不到信徒的请愿。

 

信仰之力在人们的一次次失望中慢慢流失,连带着唐三引以为傲的法力。

 

杀戮之都是无间炼狱,进去的人除非把这地方的人全部杀光,否则休想爬出来。

 

刚进入杀戮之都的时候,唐三还会反抗,只要有恶灵靠近他就一击毙命。可随着信仰之力的流失,他应对得越来越吃力了。

 

唐三被扔进杀戮之都的第一百二十天后,帝君用他的神骨让空桑发了海啸。

 

死掉的人进入杀戮之都,成了怨灵。活下的人不再信他,指责他是假的神明。

 

那些怨灵扑上去撕咬他,告诉他空桑的人都被他的海啸害死了,质问他为何如此对待侍奉他的百姓。

 

他拼命解释,可没一个人信。

 

唐三傻了,连反抗都忘了,任由那些恶灵一股脑儿地涌上来。

 

没有人信他了,没有人。

 

空桑的人全都被海啸害死了,连带着那个经常给他供奉糕点,抱着他说要做他神官的小哥哥也死了。

 

那个小哥哥会不会也在这些恶灵里?他是不是也不信他了,也讨厌他了

 

没人愿意做他的神官了。

 

被撕咬的伤口汩汩冒着血,他后知后觉地觉得疼。

 

那些伤口再第二天便会自动愈合,刚愈合好的皮肉又会被撕咬得血肉模糊。

 

他不是不想反抗,可他应该已经没有法术了对吧。

 

那他之所以还活着,还没消散,就是因为这些恶灵还恨着他,还记着他对吗?

 

唐三浑身是血地躺在地上,眨了眨眼睛,那泛红的眼眶里渐渐蓄满了泪水,一颗颗豆大的晶莹泪珠,顺着他还有些稚气的脸颊,翻滚着坠落下来。

 

他昏昏沉沉地想:要是——能死掉就好了。

盛唐

桃花春·一

  漆黑的苍穹,宛若深渊一般黑暗而幽深,时刻散发着令人绝望和无助的恐怖信息。

那遥远星空上,银河横贯,繁星闪烁着点点璀璨的光芒,耀人眼目。一轮硕大的月亮缓缓升起,泛着惨白的幽光。万丈光芒倾洒而下,将苍茫大地,染成一片凄惨悲凉之色。

这里是杀戮之都,是时影成为神官后被传送来的地方。

时影虽然早有准备,但还是被眼前的景色惊了一瞬。

他早知道,他的神明出事了。

那一天,汹涌的波涛如同无数的猛兽向岸上凶狠的扑着,那海浪撞击着岩石的声音席卷着人们绝望的尖叫声,像开了锅的沸水一般翻腾、咆哮。

空桑人哀嚎着,恳求着,求求他们的神来救救他们,他们不想死。

可海神却仿佛听不见了般,任由海浪将人吞噬......

  漆黑的苍穹,宛若深渊一般黑暗而幽深,时刻散发着令人绝望和无助的恐怖信息。

那遥远星空上,银河横贯,繁星闪烁着点点璀璨的光芒,耀人眼目。一轮硕大的月亮缓缓升起,泛着惨白的幽光。万丈光芒倾洒而下,将苍茫大地,染成一片凄惨悲凉之色。

这里是杀戮之都,是时影成为神官后被传送来的地方。

时影虽然早有准备,但还是被眼前的景色惊了一瞬。

他早知道,他的神明出事了。

那一天,汹涌的波涛如同无数的猛兽向岸上凶狠的扑着,那海浪撞击着岩石的声音席卷着人们绝望的尖叫声,像开了锅的沸水一般翻腾、咆哮。

空桑人哀嚎着,恳求着,求求他们的神来救救他们,他们不想死。

可海神却仿佛听不见了般,任由海浪将人吞噬。

他拼命苦修终于有了能做神官的机会,他想见他,他看看他怎么了,他想告诉他别难过,我信你的。

结契那天,别家的神官都是神君亲自下来结契,带着人前往天宫,他则是二话不说自己拿着唐三遗落下的物件就给自己结了契,被生生吸进这里。

而他想了多年的神明,正面色煞白地站在那一片阴惨惨的血色中间,不可置信地看着时影手心上的契约印。

“你、是谁?”唐三说这话时身子还在微微抖着,像个受惊的小兔子般戒备地看向前面一身白衣的人。

时影看着唐三,不顾那一地的狼藉,三叩九拜,行了神官礼。

“我是你的神官。”

唐三看着眼前的时影,鼻子突然酸的发疼,两眼一热便泪落如珠。

他不是已经被世人忘了吗?怎么还会有人愿意做他的神官呢?

众口铄金,那些人说他是疾病,是伪神,把他丢进这无间地狱里。

他才不信有人还记得他,他才不信居然有人会为他而来。

“你骗人。”唐三突然身子向前一塌,耸肩猛地吐出一大摊鲜血,被时影眼疾手快一把揽进怀里。

他浑身上下都是伤,除了脸蛋和脖子之外的皮肤几乎看不到一块儿好肉,细看之下,每一块血肉都在痉挛颤抖。

“没人愿意做我的神官的。”

那一瞬间,时影感觉心头上宛如悬了无数锐利的针,一股脑往他心口刺去。

他抱着他的小神仙,极力压制住喉咙间的哽咽。

“不是的,我愿意。”

唐三抓着时影的衣襟,盯着人的眸子恳求道:“你能杀了我吗?”

“我很痛,但我就是死不掉。”

时影强忍着眼眶里的泪水,慢慢地摇了摇头。

“我舍不得。”

“我会保护你的,不会再让你痛了。”

看着怀中浑身血迹的人,时影不明白,当年那个活泼可爱,笑起来软得跟糖果似的的小神仙,怎么就变成了如今的样子。

传言啊,世间神有两种——一是种是生来的神,另一种则是后天飞升,得以入神界。

第二种神仙居多,第一种则少之又少,千万年来也难出一位,即使好不容易出来了一位,也总会很快陨落,再无一人提及。

神不死不灭,只要还有人信仰,神便能永世长存。

只是——神若一旦被世人遗忘,再无一人记得,便会永远消散。

这好像已经是神界心照不宣的传统。

天生的神因信念而生,这种神仙往往一出现就伴随着强大的信仰之力,却又不懂人情世故,纯真可爱的紧。

而唐三,便是千百年来,唯一的天生神明。

空桑临海,常有海啸,百姓苦不堪言,苦苦求了百年,终于求来了他们心心念念的小神明——海神。

没人见过这海神的样子,只是大家知道,海神出现后,空桑已经近十多年都没发生海啸了。

大家茶余饭后都在谈论这海神是何许模样,能统治那么大的一片海,一定是个严肃的老者,或者……是一个温润宽厚的中年男子。

只有时影知道,海神呐,其实是个和他差不多大的小孩!

他没有家,或者说曾经有过,只是现在没了。

那天一群蒙面的人突然冲进他家里,不抢珠宝不抢古董,见到人就砍。

时影对此是暗暗兴奋的,他早就不想在这个家里待着了。

这两个人不是他的亲生父母,他很小很小的时候父母就不在了。

亲生父母临死前把他托付给好友,这两个人却嫌他是累赘,动辄打骂。

那两个人被生生砍死了,他跌跌撞撞跑到海边,也没能逃过拿着恶魔的魔爪。

他拼命跑,拼命跑,可还是跑的太慢了。

那人照着他背后砍了一刀,绑了他的手脚,把他丢进了海里。

海水好凉好咸,涌进他的伤口里,他痛得几乎失了意识。

好疼,好冷,谁能来……救救我啊。

救救我。

回答他的,只是海水冰凉又空洞的死寂。

算了,他在傻什么呢,没人会听到的。

就在这时,他突然模模糊糊地感觉到眼前好像有什么光在闪,那光闪的时候,周围的海水渐渐有了温度,他的伤口也不疼了。

他知道有人抱住了他,有什么温热的东西体贴地从口中滑入喉咙,他的心脏开始剧烈跳动,整个人都暖和了起来。

他努力地睁开眼,终于看清了那人的长相。

一个软乎乎的小团子,卷卷的头发被扎成了一个丸子头,睫毛根根分明,留给自己的那半张右脸显得他更幼态了。

小团子只是挑了挑眉,周遭的海水都听话地向两边散开,跑到两人脚下,缓慢地把人往上送。

时影看着这神奇的景象,惊讶的缓不过神来。

这是……海神么?

他刚想开口问个究竟,接连的惊吓却让他不受控制地晕了过去。

再醒来时,他不知何时已经到了岸边。那个暖呼呼的小孩不见了,而自己的胸口处,被人塞了一株光光秃秃,只有花苞的小花。

一个玄衣男子将他捡了回去,告诉他这里是空桑,问他愿不愿意和他一起修炼,侍奉神明。

一直不说话的时影突然开了口:“侍奉什么神?”

大司命回答道:“海神。”

“海神?”时影眼中突然有了光“您能看见海神吗?”

“傻孩子,我当然看不到神仙。神仙啊,只能等他自愿现身,或者——须得是他的神官才能看见。”

“那我能做神官么。”

大司命被时影的话逗乐了:“整个空桑的人都想做海神的神官,可神官也不是谁都能做的。”大司命敛了敛神态,换上了一幅庄重的模样:“要对神足够虔诚,神允许了,赐信物给你,你修炼到了一定境界,方能成为神官。”

“这几样啊,缺一个都不行。”

“嗯。”时影点了点头,抚了抚胸口的小花苞:“我记住了。”

当天晚上,时影就偷偷对着花苞许愿:我想看一下海神的样子。

他会来么?时影自嘲地勾了勾唇角,若是他自己是高高在上的海神,一定不会在意这么一个微小的愿望。

他连那个人是不是海神都不确定,怎么就敢许这么荒谬的愿。

就在这时候,一个小少年碰地一下落在他床边,卷卷的头发乱飞着,笑得一脸单纯。

“我听说你想看看我的样子,我就来啦。”

“我可是偷偷下来的,你要给我保密哦。”

时影看着唐三的脸,震惊得忘了呼吸:竟然真的是他!

少年的那一双眼睛简直像浸在水中的水晶一样澄澈,眼角却微微上扬,纯净的瞳孔带着幼童般的稚气,可爱的不行。

时影看着眼前的小海神,第一次起了坏心思:“我在做梦吧,你是假的!”

小神仙很着急:“我是真的!我好不容易才下来的!而且我还救了你呢!”

“那你让我抱一下,我抱了我才知道你是不是真的。”

小神仙扁着嘴揉了揉他的小卷毛,思考了一小会,回答道:“好吧,那就给你抱一下。”

时影抱着软乎乎的小团子,得寸进尺地也呼了一把他的小卷毛,连哄带骗地说:“那为了报答你,我以后做你的神官好不好呀。”

小海神看着时影桌前的糕点,施法偷偷塞了一个进嘴里,一边吃着一边含混不清地点着头:“嗯,好呀。”

“我答应了。”

“这糕点我一会儿能带走么……”


你未看此花时

时影x魏无羡[只是视频内容相关,并非cp,此视频为志同道合知己向]


  时间线:不夜天与温氏决战结束,蓝忘机为魏无羡抚琴后。


  一曲洗华后,魏无羡睁开双眼,依次转了转左右手,欣喜地看着蓝忘机道:“蓝湛,我好了。”

  蓝忘机自琴桌前站起,穿过层层红色帷幔,坚定道:“再过三日。”

  魏无羡有些委屈地站起:“我真的已经好了。”抬眼见他神色,又抬起胳膊示意,“不信你看。”

  蓝忘机只道:“驱邪静心,不可轻慢。”

  魏无羡滞了一瞬,“驱邪?”看他神色关切,...

时影x魏无羡[只是视频内容相关,并非cp,此视频为志同道合知己向]


  时间线:不夜天与温氏决战结束,蓝忘机为魏无羡抚琴后。


  一曲洗华后,魏无羡睁开双眼,依次转了转左右手,欣喜地看着蓝忘机道:“蓝湛,我好了。”

  蓝忘机自琴桌前站起,穿过层层红色帷幔,坚定道:“再过三日。”

  魏无羡有些委屈地站起:“我真的已经好了。”抬眼见他神色,又抬起胳膊示意,“不信你看。”

  蓝忘机只道:“驱邪静心,不可轻慢。”

  魏无羡滞了一瞬,“驱邪?”看他神色关切,又笑了笑:“我不用驱邪,我只是虚耗过度。”

  四目相对,魏无羡垂眸,右手抚上胸口。蓝忘机停顿片刻,正欲再说。忽而听到敲门声,蓝忘机开了门,见是门下弟子,问道:“何事?”

  弟子拱手一礼:“含光君,不夜天上空出现水幕,千里可见,泽芜君命我告知于您。”

  “水幕?”

  弟子闻声望去,见魏无羡已是皱了眉:“是否有害于人,可有人受伤?”

  弟子回道:“水幕只是挂在天空,并无异动,未有人伤亡。”

  此时江氏子弟也携着宗主的吩咐到了:“宗主说,请魏先生您安心静养,水幕之事自由他来处理。”

  魏无羡不满:“我已经没事了,若水幕与温氏有关,我还需要去镇场子的。”

  “魏婴,你伤势未好,不可逞强,便留在此地,我先去查看。”蓝忘机对上魏无羡的神色,说着说着语气便软了下来,“别让我担心。”

  看着蓝忘机背影渐渐消失,魏无羡才回神,指尖刮了刮鼻头,又转回床榻打坐恢复。

  蓝忘机到时,不夜天大殿前聚了零零散散不少家主与长老客卿。四大家族家主除金家是金光瑶代表外皆是家主亲至。

  正在蓝忘机踏上最后一级台阶时,透明的水幕水波晃了晃,显现出一幅图像来。一黑一白两方斜分的画面各是一个人,左侧一人面上带伤,鬓边两绺青丝遮住了双眼,气质冷然阴沉;右侧一人衣冠胜雪,执剑而立,目色坚定决然。分割之处浓墨重彩的“问道”二字将这气质迥异的二人融合在一处。

 

  看清画面后,场中不免一时哗然。

  

  不夜天之战刚过,众人对魏无羡这张脸不可谓不熟悉,纵然左侧黑衣男子双目被遮了大半,右侧白衣男子气质出尘若仙,可眉眼唇鼻的轮廓看起来毫无疑问便是魏无羡。


  不待众人惊疑,水幕荡漾过后,画面随着乐声缓缓流动起来:


  黑衣红发带的魏无羡转身,微微笑着,白衣的神官亦是含笑以对:“行事,总是出人意料。”

  魏无羡拱手一礼。

  神官柔和眉眼:“我反而觉得很有乐趣。”

  神官一步步向光亮处走去,衣袂翩翩如仙。

  魏无羡腰插长笛大步离去。

  高台倚栏饮酒,魏无羡放下酒坛:“我们俩是同一类人。”

  神官立于云雾缭绕的山巅,垂眸专注地望着掌心捧着的一枚玉珠似是慨叹:“也算是一种缘分了。”

  魏无羡转着酒壶笑:“都会拼尽一切不会有所保留。”

  天幕张盖,大雨倾盆,魏无羡只身立于雨中,雨水流过他英朗的面容,缥缈的声音道:“上古曾有神谕留给先祖。”

  “千年一劫。”魏无羡毅然向前。

  天地倾塌,天灾降世。

  “一场战争席卷了三界。”魏无羡雨中回眸。

  “苍生疾苦。”神官凄然闭目落泪。

  遍地战乱。

  魏无羡横笛吹彻:“从今往后我们到底该信什么?”

  神官倾力出剑,魏无羡横笛御尸,顷刻之间引动天地变幻。

  “拯救天下苍生,”神官起剑,眉间决然,“救下每个眼前之人!”

  二人奔赴战场,乌云遮蔽,异兽云集。魏无羡双手结印:“那是我选的道,我便要证个明白!”

  回忆过往,魏无羡坠入深渊,神官飞身而来,紧紧拉住坠落的身影。淋漓鲜血染红白衣,他死命拉着那人,不肯放手。

  神殿从废墟渐渐恢复,三界秩序重建,希望的火种重新洒满世界每个角落……

  魏无羡于街头小摊位咬着煎饼与神官相对而坐。满城人流如织,安居乐业,有白衣持剑与玄衣负笛的孩子欢快跑过,他笑弯了眼,神官纵容地倾身为他夹了菜,魏无羡单手支着下颌嘟了嘟嘴。正是岁月静好好时光。

  

  

  

  

  

亭瞳

“此身本欲居高远,力平纷乱入红尘.。”

祝贺《玉骨遥》顺利杀青!💐

祝贺时影大神官杀青快乐!

今日暂别,他日荧屏再会!

“此身本欲居高远,力平纷乱入红尘.。”

祝贺《玉骨遥》顺利杀青!💐

祝贺时影大神官杀青快乐!

今日暂别,他日荧屏再会!

时影神官yyds(唯粉)

发现

时影跟着魏无羡拉着阿苑进了山里,看见了温情在给四叔诊脉,抬头看见时影与魏无羡一同进来,也愣了一下,说:“魏无羡这是谁啊?怎么跟你长得一模一样?”

魏无羡说:“情姐这是我的哥哥,怎么样跟我比较,谁帅?”

四叔说:“魏公子说实话还是这位时影公子要英俊一些!”

温情说:“本来就是,你兄长衣服上一个补丁,白衣飘飘,而你衣服都要补,而且还穿黑色的;他已经加冠,而你头发都还没有加!”

突然出现一阵婴儿啼哭,时影顿时脸就黑了,说:“时羡,兄长问你,你是不是生产过,而且还是与男子?”

魏无羡听后瞬间结结巴巴的说:“没有……怎么会……不可能!”

时影说:“从你过来我就发现,你很虚弱,而且还大量失血,...

时影跟着魏无羡拉着阿苑进了山里,看见了温情在给四叔诊脉,抬头看见时影与魏无羡一同进来,也愣了一下,说:“魏无羡这是谁啊?怎么跟你长得一模一样?”

魏无羡说:“情姐这是我的哥哥,怎么样跟我比较,谁帅?”

四叔说:“魏公子说实话还是这位时影公子要英俊一些!”

温情说:“本来就是,你兄长衣服上一个补丁,白衣飘飘,而你衣服都要补,而且还穿黑色的;他已经加冠,而你头发都还没有加!”

突然出现一阵婴儿啼哭,时影顿时脸就黑了,说:“时羡,兄长问你,你是不是生产过,而且还是与男子?”

魏无羡听后瞬间结结巴巴的说:“没有……怎么会……不可能!”

时影说:“从你过来我就发现,你很虚弱,而且还大量失血,男子生产本就危险,你还把他生下来了,你是不要命了吗?”

魏无羡是听后说:“是,但是我不能把他打掉,那是一条小生命啊!而且怀都怀了,我也有义务把他生下来!”

时影说:“是,他是一条生命,可你的命不是命吗?”魏无羡顿时无话可说。

这些话被他们听见了说“魏公子还未束发吗?”

“好像是,不过我看见时公子束了发!”

“时公子与魏公子本来就是一张面孔,两种资态!”

“不过这衣服确实有点儿破!”

突然,他们听见一个婴儿啼哭,“不是吧,魏公子会生孩子?”

蓝启仁听到时影说后:“生完孩子就该在床上躺着,怎么能瞎胡闹呢!还有男子生产胡说八道!”

蓝忘机听后,顿时湿了眼眶‘魏婴他有孩子了,而且还是与其他男子,我还有机会吗?’

剩下的走微博,我分了两部分写

清七呀

关于时影话题的问题

首先剧版和小说还是要有区分的

今天登上了许久不看的老福特,发现了这个问题

大家如果想发安利时影的相关,可以打上剧版时影这个标签

有问题就早早改正,以免日后被有心人利用

其次就是,时影≠肖战

肖战只是饰演这个角色的演员

希望大家可以分得清楚

首先剧版和小说还是要有区分的

今天登上了许久不看的老福特,发现了这个问题

大家如果想发安利时影的相关,可以打上剧版时影这个标签

有问题就早早改正,以免日后被有心人利用

其次就是,时影≠肖战

肖战只是饰演这个角色的演员

希望大家可以分得清楚

叶月迷离

B站🔗羡时无影 - 预告 (有声剧 / 渣渣同框 - 师徒 / 仙督影&魔族羡) (双结局) 【肖战水仙】

羡时 • 刻划心石

问灵十六载,等一不归人

何时休? 至死方休

何时归? 殊途同归 

(素材来源:《陈情令》 《玉骨遥》等 )

(以上内容纯属虚构,勿上真人,感恩)


B站🔗羡时无影 - 预告 (有声剧 / 渣渣同框 - 师徒 / 仙督影&魔族羡) (双结局) 【肖战水仙】

羡时 • 刻划心石

问灵十六载,等一不归人

何时休? 至死方休

何时归? 殊途同归 

(素材来源:《陈情令》 《玉骨遥》等 )

(以上内容纯属虚构,勿上真人,感恩)


花下客

【时影✖️你】「孤山不孤」

你侧躺在一棵桃花树上正闭眼小憩。


微风吹过来,一片桃花花瓣落到你脸上,小小的一片花瓣伴着隐隐的花香蹭得你有些痒痒的。


清冷的声音忽然从树下传来:“又在这里躲懒了?昨日教你的剑法可习会了?今日的书又温过了吗?”


你认命地睁眼侧头望着他,一身白衣上绣着淡淡的云纹,腰间的玉佩显得格外显眼。素色的衣袖随风飘动,好一位遗世独立的谪仙人儿。

[图片]

果然是时影。


“师父……”你轻轻地唤他,却没有回答他的话。你自顾自地摇了摇树枝,霎时间枝头的桃花便如一阵桃花雨般落了下去。...


你侧躺在一棵桃花树上正闭眼小憩。




微风吹过来,一片桃花花瓣落到你脸上,小小的一片花瓣伴着隐隐的花香蹭得你有些痒痒的。



清冷的声音忽然从树下传来:“又在这里躲懒了?昨日教你的剑法可习会了?今日的书又温过了吗?”

     



你认命地睁眼侧头望着他,一身白衣上绣着淡淡的云纹,腰间的玉佩显得格外显眼。素色的衣袖随风飘动,好一位遗世独立的谪仙人儿。

果然是时影。



“师父……”你轻轻地唤他,却没有回答他的话。你自顾自地摇了摇树枝,霎时间枝头的桃花便如一阵桃花雨般落了下去。


     

“你看这桃花又开了,又可以酿桃花酒喽……”


      

时影倒是反常地没有接你的话,他摘下落在肩头的一片花瓣置于掌中,又看着它随风飘走,不禁喃喃道:“九嶷山,又是一年春天了……”


     

他又抬头望着你:“下来随我温书吧。”


     

你想到那晦涩难懂的文字,就是一万个不情愿:“不想温书,想喝酒……想喝师父酿的桃花酒……”


     

时影无奈地摇了摇头,素色发带束着的发丝渐渐地飘在他脸颊上:“那便陪我下棋吧。若是你赢了,便允你喝酒。”


    

时影一向是不准你喝酒的。他说修行之人当静心凝神,勿耽贪欲,又说姑娘家不宜饮酒。


    

你一听这话,不由自主地坐起来,眼中都闪出了亮光:“此话当真?”


     

他挑了挑眉毛,对你缓缓张开双臂:“为师何时骗过你?快下来,我接住你。”


     

你没有一丝犹豫便跳了下去,时影稳稳地接住你。飘落的桃花瓣落在你们之间,倏忽间竟让你迷了眼。


     

你甚少这样近距离地看他。


     

他的睫毛很长,皮肤也像是玉做的一样白皙,倒的确像是画里的仙人一样仙气飘飘,不染尘灰。

他是大神官,是空桑无比尊贵的皇太子,偏又生得如此俊美的一双眉眼,细细瞧去竟也让人挑不出一点错来,真真是要命。


      

恍惚了片刻,感到时影的双手仍紧紧地抱着你,你回过神来:“师父,该放我下来了吧?”


      

时影不禁轻咳了一声,瞥了你一眼才慢慢将你放下来。


     

“下次不要爬那么高的树上去,仔细摔着就不好了。”


      

你对他笑了笑:“反正师父会接住我。”


      

时影倒是慢慢地收敛了笑容,抬手帮你理了理有些凌乱的衣襟:“师父……不可能护你一辈子。你要懂得,自己保护自己。”


      

“嗯。”



      

相处了这么久,你觉着时影是个性子清冷的人。

    

  

    

不喜形于色,不喜多言……


      

不知道是不是做大神官的都要端一副这样的架势,被教导要心系天下什么的说辞,所以在你看来时影一向是不常有喜怒之色,无欲无求之人。


       

“颜儿,该你下了。”


        

你愣愣地瞧着那双骨节分明的手从面前的棋盘上游走又慢慢抽离。


        

你回过神来看这错综复杂的棋局,思索片刻便落了子。


        

时影倒是颇有些惊讶:“如此果断,不再想想?”

你拨弄了一下鬓间的碎发,不经意地敲了敲面前的棋盘。


        

“落子无悔,不是师父说的吗?再者,自己做的决定,若是纠结过甚,岂不是作茧自缚了?”


        

时影倒是小小地怔了一下:“你倒是洒脱自如。”


        

你笑意盈盈地托着下巴望着他,话锋一转:“况且,我的棋艺本就不如师父。若是输给师父,从来都没有什么好懊丧的……”


        

时影拿着手里的折扇轻轻敲了下你的额头,你装作吃痛的捂住了脑袋:“师父……”


       

“我就知道你啊……”


         

下了一会儿,棋局渐显胶着,你也慢慢认真了起来。


         

时影的心思深沉你是知道的,光是从这诡谲莫辨,排兵布阵的围困之局中便可以窥知一二。


         

而慢慢的,随着你黑子一落,再细瞧这棋局,忽然有种拨云见日之感。


          

你有些惊异地抬头,轻轻地唤了他一声:“师父……我赢了?”


          

时影仿佛早知如此一般,唇边勾起一丝若有若无的微笑:“是的,这局颜儿赢了。”

你不由地撇了撇嘴:“定是师父让我的,无趣。”


         

“那既无趣,桃花酒便不要了……”


         

你忽然睁大了眼睛看着他,一双圆溜溜的眼睛似乎在无声地控诉。


         

眼前的人,早有办法拿捏住你。


        

“师父一言九鼎,怎可耍赖?这桃花酒,我喝定了。”


        

“等你温完书,便帮我去拾些桃花花瓣吧。”


        

“啊,怎么还要温书啊……师父你刚刚不是这么说的╰_╯”


        

“为师只是允了你喝酒,可未说何时酿酒。”


        

“哼,好狡猾的师父……”


         

罢了罢了,谁让我拿你没办法呢。






清七呀
“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

“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

“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