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剧版沐竹

1701浏览    19参与
hyx

我在乎的只有你

我在乎的只有你

剧版斗罗大陆

朱竹清✖️戴沐白

剧情接:玉天恒和独孤雁邀请戴沐白和唐三加入天斗皇家学苑战队

(晚上)

朱竹清把戴沐白单独叫到了树林里,

“天斗皇家来找你了?”,戴沐白有些奇怪,朱竹清怎么会知道 “嗯,他们来找我加入天斗皇家学苑战队。”

“你们的谈话我听到了,所以,你要加入吗?”

“不,我已经决定了,不管怎么样,都不会离开史兰客。只不过…” 戴沐白有些犹豫 “只不过,他们说是天斗王国的太子想帮我,让我们与他见面详谈”

“太子?他找你干嘛”

“不知道,但他说可以承诺皇家学院战队会帮我战胜我哥,所以,我犹豫了很久。”

朱竹清注视着戴...

我在乎的只有你

剧版斗罗大陆

朱竹清✖️戴沐白

剧情接:玉天恒和独孤雁邀请戴沐白和唐三加入天斗皇家学苑战队

(晚上)

朱竹清把戴沐白单独叫到了树林里,

“天斗皇家来找你了?”,戴沐白有些奇怪,朱竹清怎么会知道 “嗯,他们来找我加入天斗皇家学苑战队。”

“你们的谈话我听到了,所以,你要加入吗?”

“不,我已经决定了,不管怎么样,都不会离开史兰客。只不过…” 戴沐白有些犹豫 “只不过,他们说是天斗王国的太子想帮我,让我们与他见面详谈”

“太子?他找你干嘛”

“不知道,但他说可以承诺皇家学院战队会帮我战胜我哥,所以,我犹豫了很久。”

朱竹清注视着戴沐白的眼睛,表情严肃,

“戴沐白,你要记住,你成为魂师的目的不仅仅是为了战胜你哥,而是让自己变强。你哥再强,也只有一个人。可你不一样,你有我们,我们会永远站在你这边的。”戴沐白的心不禁颤了一下,从小到大所有人都跟他说他不如他哥。但在朱竹清的心中,他好像已经胜过他哥了。

“如果…”朱竹清顿了一下“如果你要争夺皇位的话,我会永远站在你这边的,哪怕与所有人为敌”朱竹清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仿佛比她战胜敌人的决心还坚定。

“但,你姐,你的家族支持的是我哥啊”

“我和她不一样。我姐在乎的只有家族的利益,她自己的利益。而我,在乎的只有你。”

Sakuraa.

【七怪全员】第三人称


*大量剧版剧情,ooc算我的
*就是吃瓜磕cp的史兰客啊
*本篇主沐竹
♡食用快乐


[图片]

L1【院长的亲传弟子】
你们好,我只是史兰客奇怪中普普通通的单身狗(划掉)成员,我也不知道他们一个个每天都在干什么,我只知道我好像挺多余的。

比如,上一次我们在天斗王国的时候,有个叫雪崩的人来我们这里挑战,我之后去找欧思客(奥斯卡)要根香肠吃,我以为我们是最好的兄弟,结果他竟然拒绝了我,还准备给我反手来个……还好我机智,用荣荣姐给我当挡箭牌,没想到他见色忘友,一瞬间眉开眼笑,追着人家荣荣姐一口一个对不起,而我呢😭,我记得这个好像叫撒狗粮。

说到狗啊,我又想起来戴大哥了。话说回来,这一季都结束了,...


*大量剧版剧情,ooc算我的
*就是吃瓜磕cp的史兰客啊
*本篇主沐竹
♡食用快乐



L1【院长的亲传弟子】
你们好,我只是史兰客奇怪中普普通通的单身狗(划掉)成员,我也不知道他们一个个每天都在干什么,我只知道我好像挺多余的。

比如,上一次我们在天斗王国的时候,有个叫雪崩的人来我们这里挑战,我之后去找欧思客(奥斯卡)要根香肠吃,我以为我们是最好的兄弟,结果他竟然拒绝了我,还准备给我反手来个……还好我机智,用荣荣姐给我当挡箭牌,没想到他见色忘友,一瞬间眉开眼笑,追着人家荣荣姐一口一个对不起,而我呢😭,我记得这个好像叫撒狗粮。

说到狗啊,我又想起来戴大哥了。话说回来,这一季都结束了,这俩人怎么还是一点进展都没有。或许是我错过了什么?


L2【随即闯入的荣荣】
这个我最有发言权了!我的养成系cp终于成了啊,马红俊这个小子就光顾着盯他的三哥了。
我第一次看清姐姐和戴大哥就觉得他们俩有一种特别契合的磁场,然后我意外吃瓜,就看到戴大哥保护清姐姐的一幕啊,我滴妈像戴大哥这样的男生,居然还会保护女孩【星星眼】


L3【随机闯入的小舞】
这个这个,我也看到过清姐姐和戴大哥秀恩爱的。上次荣荣他们和马红俊比赛,清姐姐在那边问“胡列娜为什么没来”,然后戴大哥说他不知道,清姐姐就狠狠的说“是她找你有事吧”,然后我就用荣荣教给我的那个词和清姐姐说了一下,结果她居然说和她没关系,我是不是弄错了荣荣


L4【七宝琉璃宗小公主】
怎么可能弄错,我这个八卦小能手是不会磕错的@荣荣的护花使者


L5【荣荣的护花使者】
哦,荣荣,乐意为你效劳。你们在磕cp吗,还是戴大哥的


L6【七宝琉璃宗小公主】
当然了,刚才小舞怀疑我磕错cp了,你来把上次魂师大赛的事说一下


L7【荣荣的护花使者】
这个啊,上次清姐姐一挑三,腿伤的可重了,队长一过来,二话不说就给人抱走了,看得我也是一脸懵逼。说实话,像他这种刚猛性格的少年,连女生都不愿意看一眼的,居然敢抱清姐姐,还那么温柔那么体贴,我当时就觉得他武魂变异了


L8【小舞的三哥】
这个我好像也有点印象,反正当时全场懵逼,还是柳老师提醒我们才反应过来的


L9【最爱吃萝卜】
原来三哥也爱磕cp啊


L10 【小舞的三哥】
上次天斗皇家学院找我们俩加入,戴大哥觉得自己不行,我当时就试了试用朱竹清作为理由劝他,没想到居然成功了


L11【黄金铁三角刚】
看来唐三已经有前车之鉴了,我也用过朱竹清来帮戴沐白的。戴沐白被他大哥断了爪,整个人那个样子你们也知道,然后我就和朱竹清商量冒险去星罗那边,最后的结果你们也看到了,不得不说朱竹清真有用


L12【菊斗罗】
戴沐白就是那个吃过奇茸通天菊的吧,没想到他最关心的是那个小丫头。


L13【荣荣的护花使者】
这么说上次是您把我们弄晕的


L14【院长的亲传弟子】
对啊,我记得当时欧思客实在给荣荣姐做耳环的


L15【菊斗罗】
额,暴露了


L16【最爱吃萝卜】
我可以爆料一下我们女生宿舍吗,就是背石头的时候,我们都很累,荣荣给我编头发的时候,我们在聊喜欢一个人的感受,她跟我说就是每时每刻都想见他,结果清姐姐一起来就问戴大哥在哪里,荣荣说这就是例子


L17【小舞的三哥】
在业火村的时候,我和小舞偷听墙角才知道原来戴大哥和朱竹清有婚约,难怪她一直针对戴大哥


L18【七宝琉璃宗小公主】
什么!婚约!


L19【武魂殿招生】
这个我貌似也知道,那一次我用精神异能控制戴大哥的时候,是那个叫朱竹清的坏了我的好事


L20【黄金铁三角刚】
什么,你又用精神异能控制我的学生


L21【武魂殿招生】
算了,当我没说


L22【荣荣的护花使者】
好像还是同一天,戴大哥让我传话给朱竹清,说是约架,两个人三更半夜去小树林里了


L23【院长德】
这个我当时在巡查,正好看见他们两个,是戴沐白在帮朱竹清驱虫子🐛


L24【七宝琉璃宗小公主】
哦~就是她姐姐放她身上那条


L25【院长的亲传弟子】
没想到戴大哥观察这么仔细啊


L26【皇位绝对是我的】
虽然说我极其不愿意来,但是为了你们的好奇心,诉说一下@黄金铁三角刚的那个瓜。
那个小丫头为了我那个弟弟,连命都不要了来我们这里,也不知道她是隐藏实力还是怎么了,被我打了两下,就倒了,然后戴沐白那个臭小子就来了,居然为了保护这个姑娘,虎爪又长回来了


L27【七宝琉璃宗小公主】
这就是单身狗体会不到的痛


L28【最爱吃萝卜】
荣荣,当时在西思城的时候,你怎么没和欧思客在一起啊


L29【七宝琉璃宗小公主】
你不说我都忘了,我那是被戴大哥救清姐姐顺手的,他把清姐姐弄丢了,然后去找她,反而还被清姐姐救了


L30【黄金铁三角刚】
我就是说那天戴沐白为什么一直问个不停


L31【七宝琉璃宗小公主】
真的是千年难遇的戴沐白道歉


L32【小舞的三哥】
荣荣真的是奋斗在cp的一线啊


L33【荣荣的护花使者】
那是当然,那可是我们荣荣啊


L34【黄金铁三角龙】
你们这样吃瓜,正主知道吗


L35【院长德】
哎呀,二龙你这不是也来了吗


L36【黄金铁三角龙】
我是来透瓜的


L37【最爱吃萝卜】
什么瓜什么


L38【菊斗罗】
不会是那个武魂融合技吧


L39【小舞的三哥】
不是吧,前辈您还没走


L40【菊斗罗】
那个武魂融合技啊,这俩个人是我第一次见到一次性成功的,所以印象才深嘛


L41【院长的亲传弟子】
这个就是他们挑战星罗皇家学院时候用的那个


L42【最爱吃萝卜】
就是当时让你们一脸懵的那个,要去补大师的理论课啦


L43【黄金铁三角刚】
这么重要的事我居然给忘了


L44【小猫咪的大老虎】
你们是不是忘了那个柳老师的瓜


L45【黄金铁三角龙】
终于有人想起来我了


L46【幽冥猫】
所以是什么说吧


L47【黄金铁三角龙】
【图片】


L48【七宝琉璃宗小公主】
是我想的那样吗!!!!


L49【黄金铁三角龙】
我真是个优秀的抓拍记者


L50【荣荣的护花使者】
原来这张图就是上次那件事的后续


L51【小舞的三哥】
由上可知,戴大哥和清姐姐锁死了,钥匙被院长吃了


L52【院长德】
躺枪ing


L53【小猫咪的大老虎】
没人喜欢您是因为您丑吗


L54【荣荣的护花使者】
怎么可以盗用我的名句呢


L55【院长的亲传弟子】
就是啊,这样做很不道德的


L56【幽冥猫】
确实是有些不道德


L57【最爱吃萝卜】
清姐姐说得对(笑容逐渐凝固)


L58【七宝琉璃宗小公主】
那个清姐姐~( ̄▽ ̄~)~


L59【荣荣的护花使者】
这个事是马红俊挑起来的,跟我和荣荣没有关系啊


L60【小舞的三哥】
和小舞也没有关系啊


L61【幽冥猫】
戴沐白,你自己解释为什么也在这里


L62【小猫咪的大老虎】
……你还欠我一个答案呢


L63【幽冥猫】
好了,你可以一个月都不要来找我了


L64【院长德】
朱竹清啊,我上次都跟你说什么了,冲动是魔鬼啊


L65【黄金铁三角龙】
就是啊,竹清,你们还得一起回星罗呢


L66【幽冥猫】
谁要跟他一起


L67【七宝琉璃宗小公主】
好啦,我们都懂~


—————————————————————

END

鲸鱼仔

《折腰》

剧版沐竹 泡澡桶车🚗  放这里会被屏蔽 去我微博 主页有  

指路:三又青

得搜索,链接也会屏蔽。

点赞么么❤️

剧版沐竹 泡澡桶车🚗  放这里会被屏蔽 去我微博 主页有  

指路:三又青

得搜索,链接也会屏蔽。

点赞么么❤️

然则燃泽

战损美女和她的cpTAT  太绝了一眼心动 cr.水印

战损美女和她的cpTAT  太绝了一眼心动 cr.水印

朱砂稚

《斗罗大陆》#剧版沐竹 星罗国太子妃

戴沐白✖️朱竹清

高泰宇✖️刘美彤

20210222

星罗国的太子妃和太子的寝殿每天都充满了情趣,今天太子回来的时候,没见太子妃在平日里最喜欢呆的软榻上,太子绕去了后院,只见一位姑娘披着一件袍子坐在秋千上,姑娘眼睛又大又圆,脸又长又尖,头发梳成莫小贝那般,手中还提溜着一块又粉又蓝的丝巾,丝巾随着秋千在漫天飞舞,隔着老远仿佛都能闻到丝巾上香奈儿5号的味道。“姑娘芳名?姑娘芳龄?”“太子殿下~小女子年方二八,您唤我清儿就好”清儿低眸浅笑。

“呵 女人 你这个时候在我的花园里,莫不是想勾引本太子?”

“太子殿下 清儿万万不敢,只是传闻中太子容貌俊美无边,身型高...

戴沐白✖️朱竹清

高泰宇✖️刘美彤

20210222

星罗国的太子妃和太子的寝殿每天都充满了情趣,今天太子回来的时候,没见太子妃在平日里最喜欢呆的软榻上,太子绕去了后院,只见一位姑娘披着一件袍子坐在秋千上,姑娘眼睛又大又圆,脸又长又尖,头发梳成莫小贝那般,手中还提溜着一块又粉又蓝的丝巾,丝巾随着秋千在漫天飞舞,隔着老远仿佛都能闻到丝巾上香奈儿5号的味道。“姑娘芳名?姑娘芳龄?”“太子殿下~小女子年方二八,您唤我清儿就好”清儿低眸浅笑。

“呵 女人 你这个时候在我的花园里,莫不是想勾引本太子?”

“太子殿下 清儿万万不敢,只是传闻中太子容貌俊美无边,身型高大威猛,是亿万中挑一的男人,清儿只是倾慕已久,想要见一见而已”

太子殿下擒住眼前这女人的下巴,“你见了本太子之后呢?觉的传闻属实吗?”

“传闻一点也不属实”清儿嘟着嘴说道“太子殿下和传闻中不一样呢”

太子殿下眉头微皱“那姑娘觉得本太子如何?”

清儿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今日一见太子殿下,觉得您就是那天地间第一的美男子呀,不仅拥有傲人的身材,刀锋一般眉毛,厚嘟嘟的嘴唇,粗壮而有力的手指。连头发都是非凡的茂盛”

“姑娘是个说实话的人~我见姑娘花容月貌,身型略胖,想必一定心宽吧?依我之见姑娘必定有一颗威武雄壮的心,想不想跟我一起红尘作伴浪迹天涯,让我雄壮的身躯来保护你?”

清儿咬咬嘴唇“太子殿下,清儿怕自己承受不了您如此深沉的青睐”

太子伸手把清儿一把拉入怀中,咬了咬他比平人多出四颗的后槽牙说“女人,你是在玩火!”

鲸鱼仔

《凤囚凰》

                                《凤囚凰》


微虐预警 he 剧版沐竹 带崽 ooc


       “有一种鸟,他们从来不会甘愿...

                                《凤囚凰》


微虐预警 he 剧版沐竹 带崽 ooc


       “有一种鸟,他们从来不会甘愿囚于笼中。他们生于长空,长于烈焰,只有在死亡时,才会魂归泥土,此鸟名唤凤凰。”


       深宫大院,红墙绿瓦,看似琼楼玉宇,桂殿兰宫,实则明争暗斗,满目凄凉。朱竹清已经记不起自己待在这里多久了。自从戴沐白在武魂殿打败戴维仕,继承星罗王国成为星罗王,自己便成为了星罗王后。


       她不知该喜还是该悲,是该喜自己痴念数年,终于被他十里红妆,八抬大轿娶进了门,还是该悲自己虽被囚于深宫,却终究无法独得他的宠爱。


       她想或许是她不适合做星罗王后,没有与众人共享夫君的大度,没有一国王后的规矩和礼仪,甚至无法应对后宫的勾心斗角,尔虞我诈。以至于最后落了个不知礼数,心肠恶毒的名号。


       她时常在想,他是真的爱自己吗,不是感动,不是报答,是真切的爱。她想去试着察觉,试着感受,可他每日都在忙,朝堂之上好像有无数需要处理的事情。好像有些东西跟当初不太一样了。他好像不再需要自己了,他有了足够的能力,不再需要自己的保护,他也有了很多可以信任的伙伴,甚至,他身边不止自己一个女人。


       她也曾想,最初的朱竹清的是什么样子的呢?她傲雪独立,坚韧不拔,向往自由和强大,从不屑于弯弯绕绕勾心斗角,那现在的自己呢?她不敢想。


       不知何时,窗外飘起了鹅毛大雪,银装素裹,倒是妖娆。


       她伸出手试图去留住雪,终究是一场空。


       她有了他的孩子,如今已经五岁了,他给孩子起名为戴念倾。念倾是她在这里唯一的期盼与归属感。可他好像给他的爱也不多,难道这就是君王之爱吗?雨润万物,泽披苍生。


      她知道,她不想当他的王后,她只想当他的妻子。

      

     雨过天晴,有太多的东西抽枝发芽了。她闲闷无事,想着带念倾去透透气,便没有带侍卫。念倾发现了刚出生不久的魂兽垂耳兔,便逗着玩,她的面上也露出了久违的笑容,于是也放出自己的武魂幽冥灵猫逗他玩。


       却没注意到,一团黑烟悄悄逼近,那黑烟猛地释放魂技,将念倾抓住。


        “朱竹清,好久不见。”


        她愣住了,这声音许久没听过了,久到她几乎忘记他曾经存在。


       “鬼斗罗…你不是已经被比比东杀了吗?”


       “真不巧,我的黑烟混于无形,侥幸逃了罢了。”


       她双手紧握,眼神冷冷地盯着他:“那你今日,这是何举?”


      “没什么,没法从武魂殿下手,自然要从星罗王这里下手了。千仞雪曾取代过雪清河的事,你总是知道的吧。”


      “戴沐白对我们母子并无多少感情,你失算了。”


      她声音有些颤抖,却仍是保持冷静。


      “哦?这个孩子,可极有可能是未来的星罗王啊,这个代价还不大吗?”


     “放了他,我跟你走。你可想清楚,如果你想要带他走,那我拼劲全部魂力,也要跟你鱼死网破。”


      “妈…妈!不…要…”


      小念倾眼中蓄着泪。


      鬼斗罗思考了片刻,回道:“好。我放了他,你自愿跟我走。”


      “好。”


       “念倾,回去好好生活,要听爸爸的话,你要记住,妈妈很爱你,爸爸也是。”


        “不要!妈妈!”


         小念倾还没来得及说出下面的话,一阵黑风卷过,鬼斗罗便把朱竹清带走了。只留下一句话:“让戴沐白一个人来,我就把朱竹清还给你们。”

 

        小念倾严重的泪终于忍不住了,他眼神呆滞地快步跑回王宫。


        “长老,我要见爸爸。”


        “对不起小公子,王正在与众长老商讨大事。”一长老恭敬而疏离地说道。


        “大事,有什么事能比妈妈还重要?”小念倾双眼通红,大声吼道。


        戴沐白忽然推开门蹲下握住念倾双肩问道:“念倾,竹清怎么了?”


        念倾斜着头冷眼笑着盯着他:“你还在乎妈妈吗?你每天那么多大事,那么多妻子。有人欺负妈妈你知道吗?妈妈多不喜欢这里你知道吗?你知道妈妈怎么被人说的吗?妈妈为了护我被坏人带走了你知道吗?!”


       他一把甩开戴沐白,望着天想要收住泪,眼泪却不受控制地大颗大颗砸在地上:“你不知道,你什么也不知道,你从不在乎妈妈,你只在乎你的星罗,你心里一点她的位置都没有,既然如此,当初为什么要生下我,为什么要把她绑在你身边。没关系,我去救妈妈,我们不需要你了,爸爸。如果我死了,你就当没我这个儿子。”


        他转身走去,却忽然顿住,回头看了一眼戴沐白,笑着说:“我们不需要你了,戴沐白。”


        那一刻,戴沐白脑中忽然闪过了很多东西,她在西思城舍身救他,她炽热的眼神,她在无数的战场上救他,她的幼稚,可爱,犟嘴,笨拙。她的关怀和她润物细无声的爱。


        是啊,他是星罗王,但他也是戴沐白,是朱竹清的戴沐白,这些年他太过忙碌,仿佛很多很多珍贵的东西落了尘,掩埋在了记忆深处。当星罗王的这些日子,很多人都爱他。可他知道,他们和朱竹清不一样。他们或许是爱钱,爱权。


        但是朱竹清,她爱的只是戴沐白而已,即便他不受星君王重视,被哥哥不断欺压,不断受辱,但她仍会为了让他重燃斗志,冒着殒命的风险,奋不顾身单枪匹马地找戴维仕决斗。


        他真的爱她吗?如果他真的爱她,他会很久很久不去看她和念倾,他会折断她的羽翼让她从一名心中有火,未来可期的魂师变成重重宫墙囚住的傀儡吗?是他亲手灭了竹清的火。


        他冲向前问念倾:“妈妈是被谁带走的?在哪带走的?”


       “关你什么事,戴先生。”念倾冷冷说道。


       “她是我的妻子,何况他抓走竹清就是为了要挟我,他就是在等我。”戴沐白急切地说道。


       “鬼斗罗,宫外竹林。”念倾回复道。



宫外竹林。



        “等你很久了,戴沐白,朱竹清在我这里,怎么样,如果合作,我就把她安然无恙得还给你。”鬼斗罗说道。


        “你做梦。”戴沐白回道。


        鬼斗罗冷笑道:“好啊,那你先和她打。”


        只见朱竹清从鬼斗罗身后出现,眼神却是无光,释放武魂便开始攻击戴沐白。


       他不忍伤她,不攻击,一再防御,却终是被她的幽冥爪伤到,刺入腹部。他忍住却控制不住嘴角的血滑落,他看到她眼神闪烁,便一把抓住她深入他腹部的手,充斥着红血丝的眼中含泪,缓缓却有力的说道:“竹清,醒醒。”


        “小清…醒醒啊!”


        他忽地看到鬼斗罗想要偷袭,便将朱竹清拉到自己身后,承受住了鬼斗罗一击。鬼斗罗正高兴自己偷袭成功,却突然看向自己的手,打声问道:“你做了什么?!”


        戴沐白望着他,嘴里含血地说道:“没什么,毒斗罗前辈给的剧毒罢了,只有你接触到我,才会毒发身亡。不然。你以为我会不带一兵一卒来见你?”


        见鬼斗罗缓缓化为黑水,戴沐白才忍不住了似地缓缓跪在了地上,此刻朱竹清也清醒了,她看着自己手中他的鲜血,颤抖着捂住他的伤口,哭着说道:“沐白,你忍住,我带你回去,我让他们给你给你治,对不起,对不起,你别睡好不好,求求你……”


        “竹清,我终于也保护了你一次……”戴沐白笑着缓缓闭上了眼睛。


……


尾声


       “爸爸,你真的放弃了星罗王位了?我听说那可是你心心念念很久的东西呢。”


       念倾一边踢石头,一边问道。


      “身外之物罢了,星罗王不是只有我可以当,但是我不能没有你妈妈。”


       戴沐白回复道。


      “其实…你可以不用……”


       朱竹清话还没说完,便被戴沐白打断了。


      “竹清,这么多年是我错了,我不该以爱的名义将你困于宫中,做一只笼中雀。走吧,我们一起去看看还未曾见过的斗罗大陆,成为最强的魂师,让我来保护你。”


       他搂住朱竹清说道



       黄昏,小道,三人,两影。



      凤凰终究翱翔于蓝空苍穹,雌凤雄凰,长鸣阵阵,余音绕梁,三日未绝。

朱砂稚

《斗罗大陆》#剧版沐竹 我们一起回家

戴沐白✖️朱竹清

高泰宇✖️刘美彤

20210222

史兰克七怪在魂师大赛决赛后就可以毕业了,各自说到未来去处,轮到戴沐白的时候,他说要回到星罗国正面的与他哥哥竞争,轮到清儿的时候,清儿抬眼看了看戴沐白,也跟着说要回星罗国。其他几个人一副我就知道的样子在笑。清儿妹妹红了脸,解释道“我的家也在星罗呀”

众人散去,戴沐白走在最后面伸出钢铁一般的手,拉住了清儿往转角那面走去。

“你说回星罗是跟我回星罗,还是你回星罗?”戴沐白发亮的双眼一动不动的盯着,面前猫一样的清儿,清儿妹妹想抽回被握住的手,却怎么也抽不出来,虎爪握的死死的,双手相握彼此的体温相互融合。空气都突然、、了起来。

“反正都是...

戴沐白✖️朱竹清

高泰宇✖️刘美彤

20210222

史兰克七怪在魂师大赛决赛后就可以毕业了,各自说到未来去处,轮到戴沐白的时候,他说要回到星罗国正面的与他哥哥竞争,轮到清儿的时候,清儿抬眼看了看戴沐白,也跟着说要回星罗国。其他几个人一副我就知道的样子在笑。清儿妹妹红了脸,解释道“我的家也在星罗呀”

众人散去,戴沐白走在最后面伸出钢铁一般的手,拉住了清儿往转角那面走去。

“你说回星罗是跟我回星罗,还是你回星罗?”戴沐白发亮的双眼一动不动的盯着,面前猫一样的清儿,清儿妹妹想抽回被握住的手,却怎么也抽不出来,虎爪握的死死的,双手相握彼此的体温相互融合。空气都突然、、了起来。

“反正都是回星罗有什么不一样吗?”清儿妹妹眼波荡漾,没有饮酒却感觉微醺。

戴沐白一把拉过清儿,刀锋一般的下巴抵在清儿的、肩上,用气声轻轻的说“跟我回家就是我的人了,是我的人我就要做想要的事了”

清儿侧过头用小鹿一般的眼眸盯着戴沐白,戴沐白只看了一眼就内心荡漾心潮澎拜,再也忍不了的用他冷峻的双、、了上去,清儿被这突如其来的吻,吓到了。虽说两人小时候亲过一次,不过过了太久记忆有些模糊了,当下这炙热的双唇是实实在在的唇上、、,心跳的声音越来越大,清儿抓紧了沐白胸前的衣襟,、、的胸、之下依然能感受到对方的心跳,清儿吓得不能呼吸,张开被、、不成样子的小、狠狠的咬了下去。

俩人分开之后 一人、眼朦胧大口呼气,一人嘴唇留着血不知所措,戴沐白一时之间失了语,只蹦出一句“我们一起回家好不好?”

鲸鱼仔

《我老婆不爱我了》

                  

剧版沐竹 论坛体之虎虎吃醋 ooc 点梗文

虎虎:我超酷

猫猫:你装的🌚


问:发现老婆和别的男人一起逛街该怎么办?


1L 兔子不吃肉:这多好啊,你不应该开心吗?老婆又多了一个好朋友!


2L 昊天笋:楼上注意一下你的言辞,这种想法你最好不要有


3L 九宝琉璃塔:谁!是谁!你是谁!...

                  

剧版沐竹 论坛体之虎虎吃醋 ooc 点梗文

虎虎:我超酷

猫猫:你装的🌚


问:发现老婆和别的男人一起逛街该怎么办?



1L 兔子不吃肉:这多好啊,你不应该开心吗?老婆又多了一个好朋友!



2L 昊天笋:楼上注意一下你的言辞,这种想法你最好不要有



3L 九宝琉璃塔:谁!是谁!你是谁!你老婆是谁!我又活了!



4L 不是朱自清:……



5L 楼主:事情是这样的!她最近对我态度一直很冷淡,虽然她一直对我挺冷淡的,但是她今天格外冷淡!这说明什么?!她有别人了!!



6L 罗三炮:汪!汪汪汪!



7L 砍价传奇:我觉得她可能是心情不好吧,楼主最近没做什么让她不舒服的事吧…



8L 九宝琉璃塔:同上,建议服软哄老婆



9L 楼主:对啊!我就今天看她出门,想着偷偷跟出去看看她喜欢什么东西,悄悄买回来送给她。我哪能想到看到她是出去跟一个男人见面!两个人亲亲我我的,气死我了,还好我大度,我能忍,我一声不吭地,把躲着的小摊一拳锤烂,结果差点被发现!幸亏我聪明,拿着一把扇子把脸遮住了!



10L 昊天笋:楼主真是…绝顶聪明啊…



11L 不是朱自清:你破坏公物,赔钱了吗?



12L 楼主: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老婆!我老婆给那个小白脸买了好多东西,呜呜呜,我只是平时不说话而已,我也想要老婆给我买东西,她对我冷冰冰地,非得我强迫她,她不爱我,我气得魂环要炸了!我今晚暗鲨我自己,我要让她守寡呜呜呜!!



13L 兔子不吃肉:你别难过…你别去死,我我给你重新找个老婆



14L 楼主:不,我不,我就要我家猫猫!



15L 砍价传奇:楼主你好像暴露了点什么…



16L 九宝琉璃塔:是清姐姐!盲猜楼主戴大哥!



17L 不是呆木头:我不是我没有,你们在说什么



18L 大香肠:戴大哥,你切号切错了,你马甲掉了……



19L 不是朱自清:我没跟别的男人一起出去逛…



20L 不是呆木头:好啊你说,我听你狡辩



21L 不是朱自清:……算了,我不说了……



22L 不是呆木头:好啊你,你迟疑了!你心虚了!你不说话了!说,那个狗男人是谁!我今晚就把他鲨了!



23L不是朱自清:他是…



24L 不是呆木头:好啊果然如我所料,你有别人了,呜呜呜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



25L 昊天笋:戴大哥你冷静一点…



26L 九宝琉璃塔:要不直接打一针镇静剂?



27L 不是朱自清:戴沐白你闭嘴,那个男生是我表弟,暂时由我照看他,至于那些东西,是我给你买的,不过是让他拿一下而已,笨蛋虎虎。



28L 不是呆木头:真的吗真的吗?呜呜呜小清好爱我,我好爱我老婆……



29L 九宝琉璃塔:磕到了磕到了我又行了!!!



30L 猫猫的弟弟喵喵:姐夫,你好狠,我姐只有我这么一个弟弟,你居然要鲨我



31L 大香肠:我悟了!所以是戴大哥是个木头,又不问竹清,像个跟踪狂一样悄悄跟着,自己脑洞大开想了一堆,结果都是假的哈哈哈哈



32L 不是呆木头:不许叫竹清!!我的猫猫只能我叫!!叫大嫂!!



32L 砍价天才:我吃我自己醋,我鲨我自己,学到了学到了



33L 兔子不吃肉:总结→戴大哥是呆木头



34L 不是呆木头:小清你等着,我这就回来!



35L 不是朱自清:……嗯



又是别扭小戴吃醋的一天

鲸鱼仔

《沉香如屑》

剧版沐竹 ooc  c/h/e   猫咪f/a  / q/i/n/g


https://m.weibo.cn/5767207682/4605941393922969

剧版沐竹 ooc  c/h/e   猫咪f/a  / q/i/n/g


https://m.weibo.cn/5767207682/4605941393922969

鲸鱼仔

《花有重开日》

                         《花有重开日》


剧版沐竹 ooc 跟我之前写的初遇篇是一起的

微虐预警 he放心食用


“她几乎快要忘了自己是什么时候心动的了,说来也荒唐,她就这样在风声鹤唳的岁月里,悄无声息地爱了他很多年。”...


                         《花有重开日》


剧版沐竹 ooc 跟我之前写的初遇篇是一起的

微虐预警 he放心食用



“她几乎快要忘了自己是什么时候心动的了,说来也荒唐,她就这样在风声鹤唳的岁月里,悄无声息地爱了他很多年。”

        成为封号斗罗有些日子了,唐三在小舞复活后两人一起去寻找不用猎杀魂兽就可以晋升魂环的方法,欧思客和荣荣不久前刚大婚,马红俊去追求自己想要的日子了。大家都已经知道自己想要的东西是什么,所以史兰克七怪逐渐不在一起了。但朱竹清知道的,史兰克七怪,聚是一团火,散是满天星,只要有一天,斗罗大陆需要史兰克七怪的时候,他们又会重新聚到一起,因为这是团魂。

       她也该走了,她跟所有人都道了别,除了戴沐白。她不知道该以怎么样的方式去跟他道别,云淡风轻?她做不到。她很害怕,见了他就不想走了。即便她再不想承认,可事实就是这样,她对戴沐白动心了。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她一次次冒着生命危险去救他,她知道,他和其他人在自己心里的地位不一样。

        所以她时常感到迷茫,这真的是动心吗?她好像无法用准确的言语去描述这份感情。动心太过无力,喜欢太过肤浅,爱又太过苍白。她没法流连忘返,她没法再回头看一眼,她会沦陷,她会舍不得离开。所以她想着给他留一封信作别,但浓墨一滴滴在纸上荡漾又融入纸中,她终究无法落笔,她不知道该说什么,所以最后的最后她只能不告而别。

       她不怎么会表达喜欢,不会像小舞一样跟三哥撒娇,没有像荣荣一样的魅力能够让欧思客如此深情。所以她只能用自己微薄的力量去保护他,在姐姐想要伤害他的时候,在他哥哥想要伤害他的时候,在沙暴肆虐的时候。她只能在他需要的时候默默陪伴,在他演着欧思客荒诞戏文时在底下默默观看,在他需要武魂融合的时候出现。他一如既往,无论怎样难堪的困境,他永远保持着星罗王子的尊贵和礼仪。

        他不喜欢她,所以在她说退婚的时候,他才会那样的随意,他不喜欢她,所以才会和胡列娜有着羁绊,他的关怀也只是因为自己是七怪之一,是他的队友。

       好想继续留在他身边啊,可是她没有时间了。武魂殿一战她为了挡下戴维仕给他下的毒,命不久矣了,她没有告诉任何人,她不想任何人因自己的离去而难过,所以她又回去了,去做那个星罗贵族的二小姐。或许自己就是一朵夜昙,花开花落终有时,昼夜之间,便会消散。

      

        戴沐白找不到她了,尽管他已经成为了人上人,成为了封号斗罗,具有足够强大的能力继承星罗王国。但他一直都清楚,她在自己心里和其他人不一样,但他不明白这到底是不是爱,还是说,只是依赖,所以他一直在等,在等她回来。

        直到去水牢里见戴维仕最后一面的时候,他问自己:“朱竹清还没死吗?”。

        无法抑制的戾气和难以言说的心慌充斥着戴沐白全身,他双手揪着戴维仕的衣领双眼发红地问他:“你把她怎么了?她怎么会死?”

        戴维仕满身伤痕,却神经失常般地大笑着说道:“武魂殿一战,她为你挡下了剧毒,没几天日子了,怎么?她没告诉你?还是说,她走了?哈哈哈这个时候,她的尸体都快僵了吧!”

       戴沐白双眼通红地掐住戴维仕的脖子,生生将他勒死:“我要你给她陪葬。”

      说来也荒唐,戴维仕死时也挂着笑容。

      他一直想抢走戴沐白最重要的东西,所以才要将他踩于脚下,让他看着自己登基星罗王。虽然最后失败了,但他杀了他亲爱的弟弟最爱的人不是么。

      自那以后,戴沐白仿佛丢掉了魂魄一样,将星罗的大小事务交于星罗长老。在长街短巷,听着史兰克七怪的话本子,听着他们说着沐竹的故事,在酒馆买醉。她好残忍,她从不让他在梦里见到她,她是在怨自己吧,怨自己太过迟钝,怨自己不懂得如何去表达爱。

   

       酒馆里的闲谈还在继续:“你们听说了吗?今日朱家要给二小姐比武招亲了。”

       “二小姐回去了吗?她是封号斗罗啊,何况她不是向来最厌恶这些吗?”

       “二小姐啊,身体已如迟暮了,朱家是想二小姐在最后的日子里能少些孤单。”

       “可二小姐不是跟现任星罗王定亲了么?”

       “这你都不知道啊,星罗王早在一年前就把婚约取消了。”

       “可二小姐这身体,谁愿意刚娶亲就守寡啊。”

       “为了金魂币,可是不少人去呢,唉。”

        

        戴沐白听到此事,瞬间酒就醒了,冲过去问那人:“今日比武招亲?可是朱竹清?”

        “…是…是啊…朱家二小姐,可不就朱竹清么?”

        他仿佛什么也听不到了,心里只有一个念头:“竹清,再等等我,求求你,再等等我…”

        等他赶到的时候,比武招亲已经快结束了,他翻身一跃,跳上比武台将赢的那人打下台,又问道:“还有谁?”

         底下众人悄悄说道:“这不是戴沐白吗?不仅是星罗王,还是封号斗罗,谁敢跟他打,不要命了。”

         见无人再上台,朱家管家宣布戴公子获胜后,他喜出望外,抬头望向观望台唤道:“朱竹清,你出来,我来娶你了!”

         只见她缓缓走到观望台边,向下凝望他,她的眼神含着太多东西,仿佛要将什么拼命留住,刻在灵魂上。

        时隔两月,他又看到她了,她还是那般令自己心旷神怡,念念不忘,但她的脸色苍白,几乎不见唇色。

        他看到了,她在朝他笑,他也想对她笑,可他笑不出来,他看到她忍不住了似的,嘴角缓缓留下黑红的血液,像一只折翼的蝴蝶,从观望台上坠落,他心慌了,他觉得自己好像要失去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了。

        他冲上前去接住她,她落在他的怀里,身躯薄如蝉翼,他感觉他握不住她了。她再没睁眼,不知何时,天空飘起了雨,人群散去了,只余他抱着怀中的她。

       他眼角滑过一滴泪,落在她脸上,他声音沙哑,哽咽着说:“竹清,这雨真大,你醒来,我们回家好不好。”

      

       原来她是他的心头血,是他的朱砂痣。可蝴蝶终究飞不过沧海,花也开不过四季。

        

         …

       尾声

       “公子,这梅花怎么卖啊?”有人问道。

       “抱歉,梅花不卖。”

       “你这开着花店,怎么连枝梅花也不卖”那人抱怨着。

       “我夫人最喜梅花,我店里的梅花是为她开的,你可以去别家买。”俊俏的男子抱着一只黑猫掀开隔帘回道。

       “戴!戴公子?”那人见是戴沐白便不再说什么,匆忙离开了。

       见状戴沐白便抱着黑猫又回到后屋,望着床榻上沉睡的女子说道:“竹清,三年了,你该醒了啊。”

        他早已喜欢她闭着眼睛不说话的样子,像极了在生他的气,他便又握着她的手,对着她碎碎念:“竹清,我向唐三寻了仙草,又找毒斗罗解你的毒,虽然毒解了,但他们说你会昏迷不醒,不知道要多久才能醒来。不过我很开心了,起码你还在,你睡着的这些日子啊,我养了一只黑猫,叫小清,她可像你的武魂幽冥灵猫了,就是比你乖,才不像你一样张牙舞爪,冷冰冰地不说话。我还给你开了一个花店,你是不知道多少小姑娘心悦我,我前两天差点就答应了呢,你再不醒来,我可就跟别人走了,让你变成小弃妇……”

        他顿了顿,又说道:“竹清,你醒醒,你别不要我……”

        “冷冰冰地不说话?跟别的小姑娘走?戴沐白,你试试,看看我会不会追杀你……”伴着阵阵咳嗽声,床上的人缓缓说道。

         戴沐白愣住了,他不敢抬头,他害怕只是自己的幻觉。直到她抽出他手中她的手,摸了摸他的脸,才敢望向她。

        他眼眶含泪:“竹清,没有别人,没有别人的,我戴沐白这辈子,不,下辈子,下下辈子,只有朱竹清一个夫人。”

        她笑靥如花地看向他:“好啦知道了虎虎,猫猫也是。”

        凛冬已至,万物生,万物灭,大雪纷飞,满目的纯白,他已经不知道这是至纯至净,还是不掺杂质的欲望。这里只有他一个,他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他漫无目的地行走着,不知道多少年,多少月,他走过星罗王国,走过史兰克学院,走过武魂殿,走过整个斗罗大陆。

        终于有一天,他走到了大雪的尽头,那里开着一树红梅。

知秋家的棉棉qwq

相扶相笑下赛场。


"遇到你,三生有幸。"


"不,我才有幸。"

相扶相笑下赛场。


"遇到你,三生有幸。"


"不,我才有幸。"

知秋家的棉棉qwq

"哥,我有朱(女)竹(朋)清(友),你没有。这就是你战败的原因。"

"哥,我有朱(女)竹(朋)清(友),你没有。这就是你战败的原因。"

知秋家的棉棉qwq

猫科夫妇甜蜜冲击第二弹!!沐竹给我冲鸭!!

猫科夫妇甜蜜冲击第二弹!!沐竹给我冲鸭!!

知秋家的棉棉qwq

剧版沐竹:请注意眼神!!!


戴沐白x朱竹清


宁荣荣:嗑死我了!!!

剧版沐竹:请注意眼神!!!


戴沐白x朱竹清


宁荣荣:嗑死我了!!!

鲸鱼仔

《声声慢》

剧版沐竹 微ooc 初遇

《声声慢》

       朱竹清还记得自己第一次见戴沐白的时候。

       她是星罗贵族朱家的二小姐,但是并不受宠,一直被姐姐朱竹云所压制,所以自小性格就清冷。

      一次姐姐以历练为由,将年仅八岁的自己丢进了后山深处,让自己去晋升第一个魂环。可后山不少魂兽,自己甚至不知道它们的年份,何况后山何其凶险,自己甚至无法生还。...


剧版沐竹 微ooc 初遇

《声声慢》

       朱竹清还记得自己第一次见戴沐白的时候。

       她是星罗贵族朱家的二小姐,但是并不受宠,一直被姐姐朱竹云所压制,所以自小性格就清冷。

      一次姐姐以历练为由,将年仅八岁的自己丢进了后山深处,让自己去晋升第一个魂环。可后山不少魂兽,自己甚至不知道它们的年份,何况后山何其凶险,自己甚至无法生还。

       从那时候开始,她就知道,自己必须强大起来,只有足够强大,才能够保护自己,保护自己的所爱。

        后山林木茂盛,加之已过黄昏,夜色如墨。远远传来一阵阵狼鸣,朱竹清手握唯一的武器-姐姐给的一把匕首,好在这匕首还算锋利,自己因为家族武魂是幽冥灵猫,也还算矫健,处境还不算太坏。

       曾听老师说过,幽冥灵猫是敏攻型魂兽,只需要找同类型的就够了。只要能在今晚获取魂环,撑过一晚,明日一早姐姐便会来接自己。可这后山险境丛生,不知何时就会突生变故,还是小心为妙。

       朱竹清走了百米左右,察觉到危险,原来是幽冥狼群在靠近,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她一步步后退,突然间听到一声虎啸,竟是一头白虎,只见狼群已摆出战斗姿态。结果自是不出所料,白虎是强攻型里较为强大的魂兽,狼群被击散,大部分受伤死亡。剩下的零零散散的几只也逃走了,但白虎仍然负伤了。

        朱竹清正准备悄悄离开,却因为踩到了树枝,惊动了白虎,白虎突然扑了过来,她只能迎战,却因为体力不支,逐渐落于下风,身上也被划破了好几道,腿也被咬伤了。生死之际,一个身着黑衣的少年吸引了白虎的注意力,与白虎搏斗在一起,几番打斗之下,将匕首刺入白虎的头骨,吸取了百年魂环,随后便走到她的面前:“你还好吧,我是戴沐白。”

       “戴沐白?他不是星罗王国的二皇子吗?怎么也会在此时出现在此处?”朱竹清心想。

       “我是朱竹清。”

       戴沐白问说道:“我的武魂是白虎,取这只白虎作为第一魂环正合适。还要谢谢你跟它打斗,它的体力才会不支。否则我可能无法杀了它。”

      朱竹清抬眸看他,随后敛眉回道:“不必,我也是自保而已。”

      戴沐白说道:“你的武魂是什么?我帮你抓一只回来,你现在负伤了,也不好行动。”

      朱竹清回道:“幽冥灵猫,不过我自己可以。”随后便起身准备寻找魂兽。

      戴沐白不等朱竹清拒绝,直接将她按着坐下,并递给她一只通信弹:“我就在附近,有危险便放了它。”

       他起身离开了,只留朱竹清在树下盯着那枚通信弹,心里好像被什么轻轻敲了一下。

        没过多久,戴沐白回来了,手里还拿着一只豹猫。他将豹猫递给她:“给。这只豹猫差不多二百年左右,做第一魂环正合适。”

        朱竹清便不再拒绝,用匕首给了奄奄一息的豹猫最后一击,吸取了魂环,怎知她身体因为之前的搏斗体力透支,夜深露重,有些发烧,加上第一魂环的吸取,身体没有撑住,便晕倒了。

        戴沐白见状便将她抱起,寻了一处相对安全的地方,找了一棵树带她飞上去,将外衣脱下,披在她的身上,本打算守夜的,却不小心睡着了。

        朱竹清醒来的时候,看到的便是近在咫尺的戴沐白面庞,她盯着他的睡颜正看的仔细的时候,戴沐白睁开了眼睛,她吓了一跳,赶忙往后退去,却差点摔下去,戴沐白赶忙搂住她抱回来,却因为力道没控制好,他吻上了她的唇。

        脑子发蒙,不过还挺软的。戴沐白心想。

        后来朱竹云和戴维仕赶到了。撞到了这一幕,什么也没说,把他们接走了。

        回家的路上,朱竹清一路无言,倒是朱竹云说道:“你俩倒是混到一起去了,我去跟父亲说,找星罗王给你们定个娃娃亲,那戴沐白跟你一样,也是个没用的,正好凑一对。”

       朱竹清愤怒了:“我不,我不是你们联姻的工具,他也不是废物!”

       朱竹云笑道:“以你的能力,你有选择的权力吗?他不是废物,他斗不过他哥?”

       朱竹清暗暗捏紧了双拳。

朱砂稚

《斗罗大陆》剧版沐竹 初见

戴沐白✖️朱竹清

高泰宇✖️刘美彤

20210207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

清儿妹妹进来玫瑰酒店说的第一句话“戴沐白在哪?”话虽说着但眼神却从一开始就锁定了那个身影。眼睛里的情绪很复杂,可能有多年未见惊喜,也有突然被通知订婚的愤恨,种种的情绪在眼底缠绕,恨不得能喷涌而出。谁也没发现她说要找戴沐白决斗的时候也攥紧了手指,清儿妹妹年纪很小,又一直在家族的庇护下成长,唯一不依着她的可能就是这门婚事,或许她生气的并不是与戴沐白订婚,而是家里第一次没有征求她的意见吧……

戴沐白听到有人点名要与他决斗的时候,很是诧异,转头看到站在那里那位姑娘的时候嘴角微微的勾起,“来呀 决斗”他没有认出小...

戴沐白✖️朱竹清

高泰宇✖️刘美彤

20210207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

清儿妹妹进来玫瑰酒店说的第一句话“戴沐白在哪?”话虽说着但眼神却从一开始就锁定了那个身影。眼睛里的情绪很复杂,可能有多年未见惊喜,也有突然被通知订婚的愤恨,种种的情绪在眼底缠绕,恨不得能喷涌而出。谁也没发现她说要找戴沐白决斗的时候也攥紧了手指,清儿妹妹年纪很小,又一直在家族的庇护下成长,唯一不依着她的可能就是这门婚事,或许她生气的并不是与戴沐白订婚,而是家里第一次没有征求她的意见吧……

戴沐白听到有人点名要与他决斗的时候,很是诧异,转头看到站在那里那位姑娘的时候嘴角微微的勾起,“来呀 决斗”他没有认出小时候的玩伴,眼前的姑娘从扎着牛角辫的小女孩,已经长成出落有致的美人儿了。戴沐白来到史兰克,一心想要成为强者,这么多年也从未思考过风花雪月之事,但今天的心跳小小的异常了一下,他觉得很奇怪转身进了院子,从来对任何除了变强以外的事情都不感兴趣的人,却突然想去再看一下,“看看她为什么认识我?也是应该的吧?”他第一次和自己这样说。还没有推开门就听到院子里欧思客在和姑娘讲话,姑娘似乎是被说服留了下来。戴沐白靠着门勾了勾嘴角。感觉似乎不错,觉得欧思客的话都充满了道理,要决斗当然要休息好了,不然他就欺负人了不是?

椰子糖七倍田
脑洞预警 剧版•决斗的背后 这...

脑洞预警


剧版•决斗的背后

这一天天的🍋


脑洞预警


剧版•决斗的背后

这一天天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