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剑子

3518浏览    4553参与
白毛的饲养员

大家好,这是一个剑子相关群的不定期群宣!

大家好,这是一个企鹅群宣!

你对嗑剑子仙迹、侠仙若士、剑子受向cp上头吗?如果上头,那么欢迎加入我们白毛的云霄飞车群愉快玩耍!

企鹅群号:895916627

当然也可以扫码入群(图附后)

为了避免出现某些情况,加群规则即日起将做如下调整:

加群会进行审核验证,验证中请务必报上你的lof或者微博账号,重点是,所提供账号中必须含有剑子仙迹相关内容,管理员验证完毕方可通过。如果不提供账号或者所提供账号无法查验者将会被拒绝通过,也就是说,一片空白的三无账号会被直接拒绝哟,笔芯!

当然,如果是刚入坑的萌新账号又确实没有毛相关但想入群一起玩耍的,提供账号的同时可以提供毛如下相关:图、文、mv之...

大家好,这是一个企鹅群宣!

你对嗑剑子仙迹、侠仙若士、剑子受向cp上头吗?如果上头,那么欢迎加入我们白毛的云霄飞车群愉快玩耍!

企鹅群号:895916627

当然也可以扫码入群(图附后)

为了避免出现某些情况,加群规则即日起将做如下调整:

加群会进行审核验证,验证中请务必报上你的lof或者微博账号,重点是,所提供账号中必须含有剑子仙迹相关内容,管理员验证完毕方可通过。如果不提供账号或者所提供账号无法查验者将会被拒绝通过,也就是说,一片空白的三无账号会被直接拒绝哟,笔芯!

当然,如果是刚入坑的萌新账号又确实没有毛相关但想入群一起玩耍的,提供账号的同时可以提供毛如下相关:图、文、mv之类皆可,在此特别强调一点,严禁抄袭必须为自己原创!内容也随意(文字类的必须不少于100字),可以是对剑子这个角色的理解,吹毛彩虹屁也行,剧的观后感,毛的同人粮食(不限定是否cp的图、文、mv),自家孩子(毛的雨娃大偶jp布偶等)的图等等都行,发送至管理员邮箱:tianxiamaocang@qq.com,待审核通过之后即可入群。

有疑问可以直接在下面留言或者私信我,谢谢!

以下是入群须知也叫做群规,请各位加群之前仔细阅读,避免引起误会和不愉快哟!

1.本群主磕剑子仙迹本人及其受向cp!敲黑板!是毛和毛受!毛受向,坚定毛受不动摇!

2.本群禁止提及一切毛攻、互攻、无差可逆!

3.本群不禁男男生子、abo、性转女体类话题以及开车速度,但管理员有权在话题过度失控时出面干涉管理。

4.未满15岁者,谢绝进群。 

5.本群只接受花痴毛和吹毛彩虹屁,禁止任何辱毛踩毛话题,喜好穷梗渣坏对不起云云者请自觉放过彼此。另,本群谢绝仙儿。

6.禁止提及毛受之外的其他任何cp,禁止拉踩辱骂其他角色、cp、编剧!请各位自觉爱护角色,尊重他人萌角色和cp的喜好笔芯。 

7.群内禁止各种喷脏、谩骂、ky、杠精,再上头也请各位保持理智和克制,一旦出现喷脏谩骂,将不做通知直接移出本群。 

8.再次强调,请各位有素质萌毛和毛受,群内互动请保持和平友爱。 

9.进群之后请进行简单的自我介绍,超过12小时不打招呼不发言者将直接移除出本群。进群之后请积极互动发言,本群不鼓励潜水。

10.本群禁止讨论任何政治问题!

11.不禁乙女向发言,但请适度!毕竟本群主嗑毛受哦笔芯!

12.本群不鼓励毛的bg向话题,非要聊的话请自觉把握尺度!太超过会被禁言一天笔芯!也请只喜好毛bg向cp的道友止步。

13.禁止墨香铜臭及其一切作品(含衍生)的相关话题。

ps:当然不是说群里只能聊毛和毛受,在不违反群规的前提下,欢迎大家聊各种话题么么哒~ 欢迎大家多多发言哦!



专注挖坑的愉悦犯

今日份的糖🍬,要替龙宿打击盗版的剑子

今日份的糖🍬,要替龙宿打击盗版的剑子

怀砚无寒正道栋梁不像果
官逼同死的图,我就练习画画不说...

官逼同死的图,我就练习画画不说话……

Ps:石头那么硬真的不会磕到腿?

Pps:这版咻咻酒窝不知道画不画?

Ppps:紫金箫不知道画不画?

Pppps:佛剑要不要画?

━(◯Δ◯∥)━ン现实是……我只是个画渣,放过自己吧( ˃̆ૢ௰˂̆ૢ ഃ )

Ppppps:某位太太,说好的结婚照好了,快来认(dian)领(zan)(´͈ꄃ `͈  

官逼同死的图,我就练习画画不说话……

Ps:石头那么硬真的不会磕到腿?

Pps:这版咻咻酒窝不知道画不画?

Ppps:紫金箫不知道画不画?

Pppps:佛剑要不要画?

━(◯Δ◯∥)━ン现实是……我只是个画渣,放过自己吧( ˃̆ૢ௰˂̆ૢ ഃ )

Ppppps:某位太太,说好的结婚照好了,快来认(dian)领(zan)(´͈ꄃ `͈  

楼少剪武戏
三位尊者之玩游戏借钱氪金

三位尊者之玩游戏借钱氪金

三位尊者之玩游戏借钱氪金

红尘倦客慕玄昭

所以剑子的意思是:为了龙宿,我躺平了?!
(剑子你说话越来越露骨了,咋回事hhhh)

所以剑子的意思是:为了龙宿,我躺平了?!
(剑子你说话越来越露骨了,咋回事hhhh)

红尘倦客慕玄昭

你既不离,吾便不弃……
这俩人物剧情走向太刺激啦!

你既不离,吾便不弃……
这俩人物剧情走向太刺激啦!

只待问归

第一次中奖,中了明信片,真的高兴的要哭了

第一次中奖,中了明信片,真的高兴的要哭了

白毛的饲养员

大家好,这是一个剑子相关群的群宣!

大家好,这是一个企鹅群宣!

你对嗑剑子仙迹、侠仙若士、剑子受向cp上头吗?如果上头,那么欢迎加入我们白毛的云霄飞车群愉快玩耍!

企鹅群号:895916627

当然也可以扫码入群(图附后)

为了避免出现某些情况,加群需要验证哟,必须报上你的lof或者微博ID待管理员验证完毕方可通过,如果不提供ID或者所提供ID无法查验者将会被拒绝通过,笔芯!

以下是入群须知也叫做群规,请各位加群之前仔细阅读,避免引起误会和不愉快哟!

1.本群主磕剑子仙迹本人及其受向cp!敲黑板!是毛和毛受!毛受向,坚定毛受不动摇!

2.本群禁止提及一切毛攻、互攻、无差可逆!

3.本群不禁男男生子、abo、性转女...

大家好,这是一个企鹅群宣!

你对嗑剑子仙迹、侠仙若士、剑子受向cp上头吗?如果上头,那么欢迎加入我们白毛的云霄飞车群愉快玩耍!

企鹅群号:895916627

当然也可以扫码入群(图附后)

为了避免出现某些情况,加群需要验证哟,必须报上你的lof或者微博ID待管理员验证完毕方可通过,如果不提供ID或者所提供ID无法查验者将会被拒绝通过,笔芯!

以下是入群须知也叫做群规,请各位加群之前仔细阅读,避免引起误会和不愉快哟!

1.本群主磕剑子仙迹本人及其受向cp!敲黑板!是毛和毛受!毛受向,坚定毛受不动摇!

2.本群禁止提及一切毛攻、互攻、无差可逆!

3.本群不禁男男生子、abo、性转女体类话题以及开车速度,但管理员有权在话题过度失控时出面干涉管理。

4.未满15岁者,谢绝进群。 

5.本群只接受花痴毛和吹毛彩虹屁,禁止任何辱毛踩毛话题,喜好穷梗渣坏对不起云云者请自觉放过彼此。另,本群谢绝仙儿却喜毛儿,其中差别,请诸君自己体味。

6.禁止提及毛受之外的其他任何cp,禁止拉踩辱骂其他角色、cp、编剧!请各位自觉爱护角色,尊重他人萌角色和cp的喜好笔芯。 

7.群内禁止各种喷脏、谩骂、ky、杠精,再上头也请各位理智和克制,一旦出现喷脏谩骂,将不做通知直接移出本群。 

8.再次强调,请各位有素质萌毛和毛受,群内互动请保持和平友爱。 

9.进群之后请进行简单的自我介绍,超过12小时不打招呼不发言者将直接移除出本群。进群之后请积极互动发言,本群不鼓励潜水。

10.本群禁止讨论任何政治问题!

11.不禁乙女向发言,但请适度!毕竟本群主嗑毛受哦笔芯!

12.本群不鼓励毛的bg向话题,非要聊的话请自觉把握尺度!太超过会被禁言一天笔芯!也请只喜好毛bg向cp的道友止步。

13.禁止墨香铜臭及其一切作品(含衍生)的相关话题。

ps:当然不是说群里只能聊毛和毛受,在不违反群规的前提下,欢迎大家聊各种话题么么哒~ 欢迎大家多多发言哦!




化罪衍

關於霹靂同人-(龍劍)-纏上癮

就算稍微修改了內容還是被屏敝~敝人實在是有點困擾~


目前被鎖的18集先試著解屏看看~如果真心不行~就只好請各位移駕別處觀看了~


想詢問的是~大家是否能進得了痞客邦?

或者36雨?


請不吝提供訊息~謝謝大家~~

就算稍微修改了內容還是被屏敝~敝人實在是有點困擾~


目前被鎖的18集先試著解屏看看~如果真心不行~就只好請各位移駕別處觀看了~


想詢問的是~大家是否能進得了痞客邦?

或者36雨?


請不吝提供訊息~謝謝大家~~

化罪衍

霹靂同人-(龍劍)-纏上癮17

  看了看昏迷在他懷裡的劍子,龍宿再看向魔龍祭天的眼散射著極危險的殺人視線。「該死的你!終究還是出現了!」


  他才不過離開一下,竟讓最大的敵人接近了最危險的範圍!不曾放下心上的隱憂,仍是出現在自己眼前,而且還是大搖大擺的進入他們之間!


  「你知道這是早晚的問題,就算你想忘記這回事,它還是會發生。」不理會龍宿那快將人鑿穿的目光,魔龍祭天可惡的笑開,他的目光緊盯著他懷裡的劍子:「你這人就是不會挑時候出現。」


  「你想對他做什麼!?」


  「我以為在你們轉世之前我已經說得夠清楚了。」


  「我不會把他交給你!你休想動他腦筋!」


  魔龍祭天的話讓他想起了黃泉...

  看了看昏迷在他懷裡的劍子,龍宿再看向魔龍祭天的眼散射著極危險的殺人視線。「該死的你!終究還是出現了!」


  他才不過離開一下,竟讓最大的敵人接近了最危險的範圍!不曾放下心上的隱憂,仍是出現在自己眼前,而且還是大搖大擺的進入他們之間!


  「你知道這是早晚的問題,就算你想忘記這回事,它還是會發生。」不理會龍宿那快將人鑿穿的目光,魔龍祭天可惡的笑開,他的目光緊盯著他懷裡的劍子:「你這人就是不會挑時候出現。」


  「你想對他做什麼!?」


  「我以為在你們轉世之前我已經說得夠清楚了。」


  「我不會把他交給你!你休想動他腦筋!」


  魔龍祭天的話讓他想起了黃泉之時的心痛,他被戳中痛處的怒不可遏。


  「你何必這麼固執?把他交給我,不就免去你最擔心的情況?把他交給我,他才不會著痛苦……」


  「始作甬者的你,倒是挺厚顏無恥的!」


  龍宿咬牙的怒瞪著魔龍祭天,直想撕爛他的嘴臉。


  看來可笑的遊戲,無法阻止的自己更是可笑!


  「是嗎?看劍子的模樣,我相信你很恪守著不破壞封印的規矩,怎麼樣?是不是感到很辛苦啊……」


  「不關你的事!」


  「要我幫你讓他想起來嗎……」


  「不需要!」


  攬著劍子讓龍宿無法在此時動上魔龍祭天半毫,否則他一定會打掉他大牙。


  他抱起劍子就要離去,魔龍祭天卻比他更快的擋在他前頭。


  「還沒敘舊完,這麼快就離開?」


  「滾開!」


  「讓我送你一點禮物吧。」


  魔龍祭天一說完,兩指輕彈,劍子驀地瞪大雙眼。


  「劍子?」龍宿見狀,不甚確定的輕喚著,但劍子恍若未聞似的一直瞪著前方,失了神的不言不語。


  「劍子仙跡,還記得嗎……」魔龍祭天刻意一頓,別有含意的看向龍宿:「你記得疏樓龍宿嗎?還記得疏樓西風……記得豁然之境嗎……」


  「魔龍祭天你──」


  「疏樓龍宿……疏樓西風……豁然之境……」劍子一字不漏的輕吐著魔龍祭天所說的話,突然他的焦距停留在龍宿臉上:「疏樓……龍宿……」


  龍宿的目光漸漸增大,他緊抱著他:「劍子,別說!別想!」


  他的聲音傳達不到劍子耳裡,反倒是那幾個名字一字一字、一句一句的如同浪潮般推擠進他的腦袋,正悄悄的碰撞著那道不能開啟的鎖。


  「疏樓……龍宿……唔……」一陣頭疼像是要穿破他腦袋的作祟著,劍子瞳孔一陣放大,兩手抱著頭嘶叫。「啊──」


  「劍子!」


  幾近快要抱不住他瘋了似的癲狂,龍宿與他兩人雙雙跌坐在地,他就快要止不住他痛苦的模樣。


  聽似無關緊要的話,竟引得他這般痛苦,龍宿幾乎要捱不住這樣的事實。


  若非他謹守得住衝動,是不是一但由他親手撞擊著那道封印,便讓劍子更加痛不欲生?


  [b]就算我忘了你,你也一定要讓我想起來……[/b]


  言猶在耳,在見到這樣的結果,他怎麼辦得到?


  他不能!不能!


  「你給我住手!該死的你給我住手──」


  死命的抱著劍子,任由他瘋狂之中不斷抓傷他,龍宿朝著魔龍祭天大吼著!


  「哼哼……」


  魔龍祭天冷眼旁觀著他們的受苦,一陣冷哼,再一次的彈指,劍子瞬間安靜,旋即像沒事的人一樣,甦醒。


  感覺懷裡的人一個震動,他發現他醒了。「劍子?」


  「……龍宿?你什麼時候來的?」劍子甩甩腦袋,瞧見自己被龍宿抱在懷裡,又瞧見魔龍祭天在一旁,他倏地一陣臉紅。「你……你抱著我做啥,快放開我!」


  不等龍宿有所反應,他就掙扎的逃開。


  「你沒事吧?」


  歷經方才的狀況,他不顧身上隱隱作疼的傷口,只是擔心的審視他。


  「沒事?你怎麼會這麼問我?我沒怎麼樣啊……」


  是他看錯了嗎,為何他覺得龍宿格外緊張的感覺?


  沒事就好……


  怒瞪魔龍祭天一眼,龍宿抓著劍子就走。


  再多待一秒中,他便有不可抑止的恐慌自心裡泛開來。


  頭一次,他竟覺得有個威脅就在他眼前,強烈的刺穿他的心。


  「龍宿你幹什麼!?你要去哪兒?」


  不明白怎麼回事的劍子被他拽著走,那聲音既是不解又有些生氣。


  要不就不見人影、要不一出現就什麼也不說的拉著人走,他總是這樣!總是這樣!


  那抹委屈蒙上心頭,劍子心裡交集著難受。


  「劍子。」


  魔龍祭天在他們身後叫著,劍子下意識回過頭。


  「不准回頭!」


  龍宿頭也不回的怒斥,震得劍子愣在當場。


  為什麼不能回頭?龍宿到底在氣什麼?


  「你到底是怎麼了?放開我!」


  自己跌跌撞撞的快跟不上他的腳步,龍宿卻不曾回過頭關心他一下,他第一次甩開他的手,讓龍宿驚覺而回頭。


  一回頭,對上了滿眼淨是委屈的他,好半晌他無法反應。


  這是第一次,劍子甩開他的手。


  感覺有道很重的力量重擊著心頭,令他在心裡悶哼著。但強勢的手仍是不給他反抗的機會的再次緊抓,緊緊抓住。


  面對這樣的情況劍子也不想再多做些讓人起疑的動作,但他也不想多看龍宿一眼,劍子鬆了鬆臉部僵硬的表情回過頭看向魔龍祭天。「魔龍祭天先生,不好意思,怎麼了嗎?」


  「沒什麼,別忘了有空可以來聽聽我的講座。」


  「嗯,好。那我們先走了,有機會再見。」


  「再見。」


  一句別有深意的再見,只有龍宿聽得出玄外之音。


  猛然一扯,他再一次將劍子扯離原處。


  「疏樓龍宿,你就等著吧……」


  冷冷一笑,魔龍祭天勢在必得。


化罪衍

霹靂同人-(龍劍)-纏上癮16

  「原來你就是簡介上面的神秘嘉賓,很令我吃驚。」


  魔龍祭天最後一場的講座之精彩度引起廣大迴響,許多人在結束之後紛紛上前恭喜與談話。劍子站在原地看著那個被團團包圍的教授沒有馬上離去,直到人群散去他才走上前。


  他想說怎麼會有人突然要他好好聽講,原來神秘嘉賓就是指眼前這位魔龍祭天。那口才及演講內容精彩得連他都忍不住讚嘆。


  尤其是那過程之中的催眠示範,更是淺顯易懂。


  讓他忍不住……想試試看,試在龍宿那個傢伙身上!哼!


  「我的演講如何?」魔龍祭天推了推眼鏡,笑著問道。


  「無懈可擊。」劍子心無城府的稱讚。


  「謝謝你的誇獎。」魔龍祭天遞...

  「原來你就是簡介上面的神秘嘉賓,很令我吃驚。」


  魔龍祭天最後一場的講座之精彩度引起廣大迴響,許多人在結束之後紛紛上前恭喜與談話。劍子站在原地看著那個被團團包圍的教授沒有馬上離去,直到人群散去他才走上前。


  他想說怎麼會有人突然要他好好聽講,原來神秘嘉賓就是指眼前這位魔龍祭天。那口才及演講內容精彩得連他都忍不住讚嘆。


  尤其是那過程之中的催眠示範,更是淺顯易懂。


  讓他忍不住……想試試看,試在龍宿那個傢伙身上!哼!


  「我的演講如何?」魔龍祭天推了推眼鏡,笑著問道。


  「無懈可擊。」劍子心無城府的稱讚。


  「謝謝你的誇獎。」魔龍祭天遞了張名片及一份全新的簡介給劍子。「接下來我還有巡迴的講座,針對不同程度的催眠術解說與示範,有空可以來聽聽。」


  「沒想到你除了是專業的催眠師,還是醫生?」


  「正確來說,我的正職是醫生,催眠師只是副職。這年頭不多賺點錢很難養活自己。」


  「這話倒不差。」劍子看了看那張名片,將名片及簡介收好。


  「聊了這麼久,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名字。」


  「我?我叫劍子仙跡。」


  「劍子仙跡,好名字……」


  魔龍祭天半瞇起眼,透明鏡片之後的目光一閃奇異的光芒,劍子沒有瞧見。


  劍子聞言一陣失笑。「會嗎?」


  「還不錯的名字。」微揚的唇角掛著的笑意變得弔詭,他伸出的手在他眼前突然一個彈指。


  一記清脆響指,震住劍子的注意力,突然失神的立在原地,失焦的目光就這麼怔怔的看著前方。


  「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


  尖邪的舌微舐唇角,魔龍祭天的佞笑的喃語,再一彈指,劍子閉上眼的身子搖晃倒下。


  在落入魔龍祭天懷裡之前,一雙手比他更快的撈過劍子入懷,看著撲空的手,魔龍祭天的笑僵在嘴角。


  再抬眼,對上龍宿暴怒的臉。


  「疏樓龍宿…….」


※※※


  即使是先天,人生的輪迴總是會到了盡頭,到頭來仍走在黃泉之中。


  「時間已經差不多了。」


  走在幽暗詭譎的空間,奇異色彩交錯的氛圍,劍子輕吐一句捨不得的話語。


  他知道輪迴的時間已到,已經不容許他們在磋跎著過。


  緊握著雙手,仍不想分開,卻無法再繼續下去。


  「還有多一點時間。」


  龍宿笑著,吻了吻劍子的唇。


  「再多,就過了。」


  「要是這樣可以永遠跟你在一起,這樣子也不錯。」他不在意。


  劍子聞言,一陣輕笑。「只怕是魂飛魄散,不如來世再聚。」


  「不可忘了。」


  「這怎麼忘得了……」


  似水柔情的看著親吻自己手的龍宿,劍子一聲喟嘆,轉過龍宿的臉吻上。


  別離對他而言,其實是心痛。


  「劍子……」


  感覺得到他的沉重,龍宿亦同,他反客為主的吻著,就像是要為即將來臨的空缺填補一般,為不讓兩人感到失去的吻著。


  縱使已纏綿悱惻幾次,仍無法洗淨他們的傷感。


  「佛劍在奈何橋等著我們,去找佛劍做最後的道別吧。」


  「嗯。」


※※※


  「佛劍!一頁書!」


  當兩人來到奈何橋旁,一抹不該存在的魔魅身影將熟悉的好友及一頁書打落輪迴道,令兩人大驚失色。


  定睛一瞧,是魔龍祭天!


  「哦?」


  魔龍祭天促狹的一瞥跚跚來遲的兩人,嘴裡一陣輕哼。下一秒,便朝他們不容遲疑的攻擊,已然失去生前的功力的兩人,只剩下拳腳可使用。


  但令他們倆吃驚的是,為何魔龍祭天仍擁有意識能力!?


  趁著龍宿不注意,魔龍祭天已箝住劍子的頸子!


  「劍子!」


  龍宿心頭一驚,看著魔龍祭天手一用力令劍子吃痛的皺眉,他不敢輕舉妄動。


  「看到你們兩個在一起,真是令我心頭不快。」


  魔龍祭天狂妄的伸出舌輕舔劍子的耳垂,另一手更是放肆的撫摸著劍子的身子,他掙扎著想閃躲,喉間的緊鎖卻讓他無法移動半分,他羞恥的只能任由魔龍祭天猥褻。


  龍宿幾近被這樣的景象,焚燒他的雙目!


  「住手!給我住手!」


  「暖玉溫香在懷,誰不會把握?」魔龍祭天邪笑著,手不曾停下動作,他在劍子耳邊輕吐的氣息,說著噁心淫穢的話:「龍宿都怎麼取悅你?這樣嗎?」


  「唔……」


  粗糙的大手大力的罩著劍子身下的敏感,劍子不想但無法克制的發出痛苦的低鳴。


  這樣的悲楚令他顫抖,嚬呻不已。


  「劍子!」


  無法壓抑的憤怒讓龍宿縱身上前自魔龍祭天手上強奪劍子,使不上任何功力的他讓他懊惱的勉強自己。


  他無法忍受劍子被人如此侵犯!


  「從閻羅王那兒奪回來的能力果然幫我不少的忙。」


  魔龍祭天輕易的一閃龍宿的攻釋,雙眼一利,燃起灰黑火燄的手突然打向劍子天靈,一陣劇痛令劍子痛得不禁捂頭嘶喊,旋即整個人無力的癱軟。


  「劍子!」龍宿臉色驟變的上前扶住他,看著他毫無意識的倒在自己懷裡,一顆心揪得死緊。「劍子、劍子!」


  「疏樓龍宿,這是你的報應。」魔龍祭天狂言大笑:「我在他靈識下了一道記憶之鎖,就跟佛劍身上的一樣。這功法我從未在誰面前展視過,你們要感到榮幸,你就跟一頁書準備承受被遺忘的痛苦,帶著這份痛苦過你們的下輩子吧!」


  「魔龍祭天──」


  「不要用這種眼神看我,你奈何不了我。但我也要老實告訴你,連下兩道功力的我也無法在你身上動任何手腳。」


  「你到底想做什麼!?」


  「不做什麼,我只是想看看……曾經風光一時的三教先天,為了無法解開的封印而痛苦著,為了所愛的人而受折磨著,看著你們虎落平陽的落魄樣…….」頓了頓,魔龍祭天更是膽大包天:「而且,我要劍子。」


  「……」這樣的話震怒著龍宿,直讓他咬緊牙關:「我不會讓你得逞!」


  「是嗎?」


  「你最好馬上解開他身上的禁箇!」


  「你死心吧,就連我也無法解開的這道封印……但我要奉勸你千萬別想著要解開他,否則……你會後悔……」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你可以自己試試看,知道這是什麼意思……」


  「你──」


  「下輩子再見,我一定會把劍子奪到手,你就慢慢的等著瞧吧……哈哈哈……」


  丟下幾句話,魔龍祭天轉身揚長而去。


※※※


  混亂擺動的空間,這時沉了靜寂寥落的安靜,龍宿就這麼靜靜的看著不醒人事的劍子不動,低垂的臉讓人看不出他的神情。


  懷裡的劍子,輕輕的扇動著修長的眼簾,睜眼看著他。


  龍宿向來玩世不恭的輕佻不在,那魅揚的眼隱約帶著淚。


  看著他的清醒,龍宿不禁帶了點希望。


  「劍子。」


  「你哭了?」


  「……」


  默言的抓著劍子的手,龍宿說不出話來,那眼角的水,硬是讓他拉住不願落下。


  「我這樣的意識剩不了多少時間,龍宿……」劍子很清楚魔龍祭天對他做了什麼,更是清楚龍宿為了不讓他痛苦更是寧可傷害自己。他虛弱的看著他,冷靜的說道:「下輩子就算我忘了,無論如何也要讓我想起來。」


  「你……」


  「什麼痛苦也比不上……忘了你……」聲音趨近於無,劍子慢慢闔上眼。「答應我……」


  等不到龍宿的答案,他又失去意識。龍宿看著他沉睡的臉,下不了任何決定。


  他沒辦法裝作沒聽見魔龍祭天的警告,做出任何讓劍子受苦的決定,他在心裡悄然下了結果。


  「劍子,原諒我。」


  抱起劍子,他走上奈何橋。


  下輩子他找到他,也要將他捧在手上守護,不擇手段。


化罪衍

霹靂同人-(龍劍)-纏上癮15

  『心靈旅程講座?』


  聽見手機的另一端除了佛劍微揚的聲音,還有兩道一團亂的聲音,龍宿知道他今生的考古學者父母回國了。


  他們三人同時考上了中原學院的佛學、儒學、道學系,從大一開始便一同租了間小公寓住在一起生活著,到了暑假才各自返家渡過暑假。


  這次佛劍回去,有一半的因素是那出國好幾年的父母回家,他才整理行囊回家看看,不然他是打算跟轉世後依然是西佛國傳世活佛──小活佛一起去參加他們西佛國的禮祭典。


  『如果可以我是想去幫你參加,可是……』佛劍說到一半,便被轟然大響打斷聲音,後頭似乎更混亂。『我現在走不開身。』


  他怕他現在一離開家裡,下次回來可能只剩下...

  『心靈旅程講座?』


  聽見手機的另一端除了佛劍微揚的聲音,還有兩道一團亂的聲音,龍宿知道他今生的考古學者父母回國了。


  他們三人同時考上了中原學院的佛學、儒學、道學系,從大一開始便一同租了間小公寓住在一起生活著,到了暑假才各自返家渡過暑假。


  這次佛劍回去,有一半的因素是那出國好幾年的父母回家,他才整理行囊回家看看,不然他是打算跟轉世後依然是西佛國傳世活佛──小活佛一起去參加他們西佛國的禮祭典。


  『如果可以我是想去幫你參加,可是……』佛劍說到一半,便被轟然大響打斷聲音,後頭似乎更混亂。『我現在走不開身。』


  他怕他現在一離開家裡,下次回來可能只剩下一片荒無。


  龍宿可以想見佛劍的個性面對他那兩個活像少根筋的父母是何等面不改色。「沒關係,不勉強。」


  雖然楚君儀找他幫忙,但老實說他對那種講座是一點興趣也沒有,偏偏劍子十分感興趣的說也要跟著去。他還指望佛劍幫他參加,至少也可以看著劍子,可惜……


  那他……只好勉為其難了。


  『本來若我爸媽沒回來,我也應該要去參加講座才對。』


  「為什麼?你不是只對佛學有興趣而已?」龍宿倒是有點吃驚。「什麼時候你對這種心靈層面的講座也有興趣了?」


  『我是沒興趣。』他很老實。『但因為我叔叔之前有跟我提到,問我要不要參加,活動是他辦的,本來我是答應了。』


  「你叔叔?」


  『是啊,他是學校的教職員工,行政部主任,鬼梁天下。』


  「鬼梁天下是你叔叔!?」


  龍宿一陣震驚,不敢相信自己聽到什麼。


  跟佛劍認識這麼久,他第一次知道這件事,因而心頭泛起一絲不祥的感覺。


  「怎麼沒聽你說過?」


  『你的驚訝太大了,我只是一直沒機會跟你們說而已,他是我爸媽的朋友,他們出國期間都是承蒙他照顧我。新生訓練那天劍子也知道,那天你沒來。』


  那天新生訓練結束之後,鬼梁天下來跟他說上幾句話,劍子剛好就在旁邊。


  這種緣份命運,巧的讓人皺眉。


  早就知道鬼梁天下的存在卻沒想到竟跟佛劍產生這樣的關係,龍宿說不出話來,他一直不知道有個隱憂潛藏許久,看樣子鬼梁天下跟佛劍相處也有段時間,他都沒想過要動手是因為沒有任何記憶,還是……


  這場講座還是鬼梁天下主辦……是不是意味著什麼?


  『龍宿?』


  「我還在。」


  『沒這麼吃驚吧。』


  「我承認是有點。」龍宿話鋒一轉:「你什麼時候要回來我們租的地方?」


  『過幾天吧,我爸媽過兩天又要出國了。』


  「嗯。」


  『你最近跟劍子還好吧?』


  「怎麼我們兩個給你的感覺不太好嗎?」


  難得佛劍開口關心,龍宿促狹的問道。


  提起劍子,他的心總是不由自主的沉下。


  有一股感覺隱隱作祟著,他那天第一次發疼的情況猶如一種預告讓他無法平靜。


  『沒,我只是想跟你說,人還是要坦率點。』


  聽見佛劍這麼說,龍宿一愣,旋即笑開。


  曾經不可一世、悠然自得不顧世人眼光的儒門龍首,居然會被一本正經的佛劍提醒坦然,而且,他是真的忘記怎麼坦率不拘。


  是真的……忘了……


  『不管如何,你絕對不能有放手的念頭……』


  「什麼意思?」難道佛劍看出什麼?


  『你……』身後的聲音越來越大,還伴隨著驚慌失措的叫喚聲,佛劍只得趕快掛上電話:『先這樣,回去再談。』


  不等他反應,電話就斷了訊,他看著電話發呆。


  佛劍的話,竟震懾他的心……他都忘了每當三人相聚,他跟劍子總是有說不完的話、偶爾也有喋喋不休的辯論,佛劍總是默默的聽著他們談論,輕易的找出他們都沒有發現的破綻而平衡他們的立場。


  他沒看破的盲點,佛劍替他看到了嗎?


※※※


  催眠其實感覺還蠻好玩的。


  參加了快一整天的講座,劍子雖然坐得腰酸背痛,可是這樣一天下來他卻覺得仍是興致勃勃。


  所謂的「心靈旅程」,除了針對大腦、內心與潛意識之間微妙的結連性做為議題,教人怎麼面對心靈的聲音更了解之自己。劍子是聽得津津有味,更加期待接下來最後一節命為「催眠過程」的課程。


  但不知道,教這堂課的人是誰?


  看著簡介上面的介紹上大打神秘嘉賓,輕易的引得人好奇不已。


  偏偏某人不只不感興趣,還睡了快一整天,問他到底有沒有在聽,他還大言不慚的說學這個很簡單,只有笨蛋才需要學。


  那意思說……在說他笨蛋就是了?可惡!


  趁著下課時間的他一個人到外頭喝著茶,這時的龍宿又不見人影,他就忍不住氣悶。


  因為方才楚君儀又來找他,要龍宿陪她去辦點事……龍宿那不只百依百順更是任由楚君儀挽著他的手,他真的看得很不是滋味。


  這樣教他怎麼相信他們兩個沒有什麼?鬼才相信!


  當他看見楚君儀不顧男女差別的挽著龍宿的手,他真的有股衝動想上前去拉開他們!


  可是他強忍下來……讓怒火折磨他的內心。


  這時候他就會開始想念佛劍,至少還有佛劍可以跟他陪他來上這堂課,至少佛劍就不會讓他感到悶悶不樂……可惜他就是不能來。


  下一堂課都要開始了,他還沒回來,他到底跟楚君儀去哪兒了……


  不對!


  念頭浮上一半,他突然驚覺自己竟然浮躁不安的猛吃醋猛嫉妒,他懊惱的放下那些讓他失控的原因,更氣自己的沒用。


  為什麼他就要這樣子在意楚君儀的存在!?為什麼自己就要像個笨蛋一樣在那邊猜測不安!?


  真的是笨蛋!


  「哼!」


  悄悄的捏緊手中的杯水,他不自覺的拉長臉欲走進教室,與人擦身而過。


  「這位同學……」那人突然停住腳步,轉身叫住他。


  劍子聞聲回過頭,瞧見的是一身白色西裝、鼻樑上戴著金邊眼鏡的斯文男子。


  不熟悉的面孔,劍子並不認識他。「先生,你叫我?」


  「是啊。」那人走近他,笑容可掬。「你也是來聽講座的嗎?」


  「嗯。你是?」


  劍子有些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怎麼會有人突然冒出來問他是不是來聽講座的?


  「我叫魔龍祭天,接下來的最後一堂你可要仔細觀摩。」


  「呃?哦……」


  傻愣愣的回應著這人的話,他就這樣子看著那人離去的背影。


  魔龍祭天?誰啊?


藍光

[霹靂靖玄錄] #16 劍子仙跡嗜血化,咬北冥風舉(男人怎麼可以咬男人?!)
編劇賣腐>/////<

樓主整隻被抱起來好可愛啊!!!瘦弱病憐憐的樓主

說好的病友呢!


[霹靂靖玄錄] #16 劍子仙跡嗜血化,咬北冥風舉(男人怎麼可以咬男人?!)
編劇賣腐>/////<

樓主整隻被抱起來好可愛啊!!!瘦弱病憐憐的樓主

說好的病友呢!



心斋

剑子刚到新家就迫不及待的,视察自己的花园~😊

剑子刚到新家就迫不及待的,视察自己的花园~😊

莫靖MAJIN
【霹靂/三先天】兩位好友都脫了...

【霹靂/三先天】

兩位好友都脫了!!!!!!

龍宿大人您覺得如何呢!!!?! (被拍頭


佛劍明王的胸太驚人了啦XDDDDD會不會太厲害XDDDDD那個三角深窩XDDD

而且這胸板還有乳頭耶,覺得大家都越來越精緻了好棒喔>///<!!!!!


劍子的戰損爆衣也超有誠意的,細節很自然,超棒^/////^.......


((......盯著龍宿 ((被拍頭


【霹靂/三先天】

兩位好友都脫了!!!!!!

龍宿大人您覺得如何呢!!!?! (被拍頭


佛劍明王的胸太驚人了啦XDDDDD會不會太厲害XDDDDD那個三角深窩XDDD

而且這胸板還有乳頭耶,覺得大家都越來越精緻了好棒喔>///<!!!!!


劍子的戰損爆衣也超有誠意的,細節很自然,超棒^/////^.......


((......盯著龍宿 ((被拍頭


xiomou
翻画翻出来来以前脑补的坐佛剑毛

翻画翻出来来以前脑补的坐佛剑毛

翻画翻出来来以前脑补的坐佛剑毛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