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剑网三

730.9万浏览    91074参与
千家明沙

“我回来了。”

_

奇妙的一晚
@◆山雨在线炸山河 这位小道长硬是把我一早A单机三拉回了坑……托直升丸子的福,我儿砸终于到了满级的一天,果然氪金的力量无比强大(。)

Ps.总觉得成男正太的拥抱姿势给给的……

Pps.山雨道长是个人才,真的人才,这出生不到一天的小道长愣是制造出了我之前单机那么久都没感受过的乐趣(。)我觉得你很有前途,嗯,将来绝对是pvp中一抹靓丽的风景线(doge)

“我回来了。”

_

奇妙的一晚
@◆山雨在线炸山河 这位小道长硬是把我一早A单机三拉回了坑……托直升丸子的福,我儿砸终于到了满级的一天,果然氪金的力量无比强大(。)

Ps.总觉得成男正太的拥抱姿势给给的……

Pps.山雨道长是个人才,真的人才,这出生不到一天的小道长愣是制造出了我之前单机那么久都没感受过的乐趣(。)我觉得你很有前途,嗯,将来绝对是pvp中一抹靓丽的风景线(doge)

霜秋观红枫不眠

剑三人金光生存史

第四十三章

俏如来会见北竞王后,帝鬼便占领天擎峡,厚葬默苍离,再来便是镇魔柱的决战。

清平乐本来也想上前线被杏花君给按了回来,结果就只能呆在琉璃树等消息。

清平乐在琉璃树收拾手边的各种药材,毕竟再怎么担心外面的状况也无济于事,自己帮不上太大的忙,还是等战斗结束后,自己带着药材能更好地医治战后的伤员。

检查了一下金疮药的数量,又把绷带打包塞进自己背包里面,最后又去看了看止血草的存货。

拉开抽屉,将晒干的止血草从有些发潮的药柜里拿出来放到一旁的小簸箕上准备晒一晒,还没走出屋子忽然一阵地动山摇,清平乐一个不稳被连人带簸箕都给震翻在地上。

“又怎么了这是!”从地上爬起来,清平乐赶紧将散落在...

第四十三章

俏如来会见北竞王后,帝鬼便占领天擎峡,厚葬默苍离,再来便是镇魔柱的决战。

清平乐本来也想上前线被杏花君给按了回来,结果就只能呆在琉璃树等消息。

清平乐在琉璃树收拾手边的各种药材,毕竟再怎么担心外面的状况也无济于事,自己帮不上太大的忙,还是等战斗结束后,自己带着药材能更好地医治战后的伤员。

检查了一下金疮药的数量,又把绷带打包塞进自己背包里面,最后又去看了看止血草的存货。

拉开抽屉,将晒干的止血草从有些发潮的药柜里拿出来放到一旁的小簸箕上准备晒一晒,还没走出屋子忽然一阵地动山摇,清平乐一个不稳被连人带簸箕都给震翻在地上。

“又怎么了这是!”从地上爬起来,清平乐赶紧将散落在地上的止血草都收拢起来,这些之后可是救命的药材不能浪费了路人。

收好药材,清平乐就出了琉璃树去外面查看情况。

距离琉璃树不到三里有一个村庄,也是伤病暂时安置的地点,清平乐大轻功一路疾驰,在路上见到比平时要多好几倍的魔兵,正在大肆掠杀村民,心里不由一惊,赶紧落地。

“乱洒青荷!”直接开爆发将几个扑过来的魔兵解决,清平乐也顾不上什么伤而不杀的准则,或许在默苍离死后她对这个世界的认知,便已经开始改变了。

“这里危险,你们快离开这里”清平乐回头对身后村名交代后,便直奔鬼祭贪魔殿方向。

杏花独眼龙万雪夜他们都在镇守鬼祭贪魔殿,如果撤退应该会往这个方向撤离,自己现在过去应该可以遇上。

没走多远又遇上一群被魔兵包围的普通村名,清平乐二话不说,直接掏出落凤就冲了上去,水月,乱洒,商阳,阳明,玉石俱焚一气呵成。

落凤在手里转了个笔花,可以真的是越来越熟练了,干脆别修离经直接转修花间游算了。

在心里吐了槽,还没等清平乐松口气,周围忽然阵阵铃声响起,摄人心神,没听片刻便觉得神志开始模糊起来。

“这是...魔音!”清平乐察觉周围有陌生的魔气便给自己了一个清心静气,顺便套了一个春泥护花防止自己混乱。

“小丫头不错么”

正当清平乐疑惑间,便看到一个身穿黄色衣裙,手持双轮的女子,念着诗号衣袖翩飞间落到清平乐面前。

“闼婆曼姿,了却病苦短事;食香谁主,喟叹长生不如。”

“你是魔将...”

“修罗帝国灭世三尊闼婆曼邪音”来人自报了名号便将目光放在清平乐护在胸前的落凤上面“小丫头,你手里的烟斗不错,我便将这当做是我来人世的第一件战利品吧”

清平乐将手里的落凤又捏紧了一些,她能感觉出来眼前这个人的实力跟她之前遇到的魔将实力完全不一样,除了帝鬼她还没从别人身上感受到这种这种压迫感。

难道俏如来他们失败了?魔世的通道又完全打开,来了更厉害的魔族么...

事实到底是怎样先不论,但是现况容不得清平乐细想,她决定先发制人,抬手便是一个阳明指。

“哦,还有勇气反击么”曼邪音显然并没有将清平乐看在眼里,虽然清平乐的三毒很难缠,但是曼邪音好歹是三尊实力,不是煞魔子这种魔将可以比拟的,清平乐连发的阳明一个都没打中,反而是对方被对方躲闪间晃动双轮上的铃铛搞得头疼欲裂。

看着自己脑门上一串混乱buff,清平乐直接一个利针扎在自己身上,这样至少能把对方的影响放到最低。

近战不利,清平乐一个太阴指拉开了与曼邪音的距离。

“小丫头,把戏也该耍够了”却见曼邪音将手中的双环抛出,交叉着从两边将清平乐包围,直接从后方撞上清平乐的后背,直接将她撞飞出去,手里的落凤也瞬间脱离。

清平乐的血条直接就被装的剩一个血皮,趴到在地上瞬间昏迷过去。

虽然有春泥护花的保护但是春泥只是起到一个缓冲的作用,但是如果没有这个春泥,只怕曼邪音这一击,清平乐便直接去见阎王了。

曼邪音一挥手,地上的落凤便到了她手里“嗯,名器化灵,果然是一件上品,但是就凭这样的小丫头还不足以发挥所有的力量”感受到手中落凤的反抗,曼邪音运动魔功将落凤的反抗压制下来“是一件不错的收藏品,接下来结果了这个小丫头...”

曼邪音话没说完,周围不知从何时弥漫起了一阵黄绿色的烟雾,曼邪音只闻了一下便察觉出这是毒烟,当机立断便撤出了烟雾范围,却见躺在地上的清平乐被烟雾慢慢包围,最后淹没在浓重的烟尘当中。

“什么人在搞这种把戏”曼邪音双眼微微眯起来,双手挥动魔轮驱散朝自己聚拢而来的毒烟。

周围毒雾散去后,倒在地上的清平乐也是不见了踪影。

“被救走了么?罢了,垂死之人,神仙难医”曼邪音也没有过于纠结清平乐的生死,在她看来不过随手碾死一直蝼蚁而已“还是先完成帝尊交代的事情”

镇魔柱被摧毁,魔世通道全面开启,本来驻守在沉沦海的三尊也借此整合魔兵全面进军人世。

鬼祭贪魔殿中,三尊煞魔子杀生鬼言与回归的网中人分立在王座两侧,王座上的人却已经不是当初那个以雷霆之势席卷灵界周围三百里的帝鬼,而是绿发黑甲的魔将,现在或许应该称他为修罗帝国第三十四代帝尊——戮世摩罗。

一旁的煞魔子正在汇报之前的修罗帝国在人世各个村庄征调人员的动向。

“湘南镇征调一百五十六人,湖竹村征调七十七人,至此征调生员七千五百人暂时分散安置在九个新员兵寨,等待统合之后送入魔世进行训练,成为新的修罗兵众”

“嗯...”戮世摩罗点点头“训练的生还率有多少?”

“照以往惯例,是三成”煞魔子答道。

“三成?死七成?”戮世摩罗对这个死亡人数显然感到有点不可置信,但是在煞魔子跟他解释完为何要采取这种训练方式后,戮世摩罗却并没有赞同,反而跟在场的三尊争论起来到底应该听谁的建议比较好。

这个时候还是网中人的做法就比较聪明,只是安静听着,暗自思索,并不出声。

“啊,婆婆尊,你...”

“嗯?”曼邪音瞬间瞪了过去。

“哎呀,抱歉抱歉,一时间没有记住你们的名字”

“我是闼婆尊曼邪音,请帝尊记住了!”曼邪音忍住自己想打人的手,咬牙切齿地报出自己的名字。

“那闼婆尊,我能问一下么”戮世摩罗指了指曼邪音腰上的那只白玉烟斗“你腰间的那个玉烟斗是从哪里得来的?”

“这个么?”曼邪音将腰间的落凤拿了出来“从一个人类小丫头哪里得来的”

“那...那个小丫头呢?”

“应该是死了吧,毕竟那种伤势即使被人救走也活不了了”

“嗯,这样啊”戮世摩罗点点头,便不再多问,而是转向一旁的煞魔子问道“煞魔子,还有多少村子没有征调完成?”

“百里之内,大概还有十五个村子,人数比较多的有南华村,九黎村,太平村,西陵村这几个”

戮世摩罗闭眼似乎是思索了一下“那这几个村子先不着急征兵,一时间征调太多也是会给训练带来麻烦的,先将已经征调的人送入魔世训练完毕,毕竟嘴没那么大一口吃个胖子可是会撑破嘴的啊”

“是,那属下现在去就去处理”

鬼祭贪魔殿内议事完毕,戮世摩罗靠在王座上,翘着二郎腿,单手支撑着脑袋,眼睛半眯这似是在打盹,又像是透过眼前一片空旷大殿看着什么。

“小丫头啊,自求多福吧”

——————————————————————————

哎,阿乐又被打了,落凤又被抢了,奶花不好当,花间更难活啊

大家可以来猜猜是谁救了阿乐~

有什么意见想法大家都可以评论告诉我,我每条评论都会看得,毕竟我们这种同人作者最大的乐趣跟动力就是读者的评论,没人看没人评论是真的没有写下去的欲望了

不过最近我们老师终于想起来催我们毕业设计了,之后更新可能就没这么勤快了...


没气的雪碧

头发调成白色之后莫名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突然想到,李白的凤求凰

头发调成白色之后莫名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突然想到,李白的凤求凰

人口贩子-Ken

【康权】随想。占tag抱歉了

看见二渊太太的甜文五篇第四个想起的这句话。

慕尔如星,愿守心一人,从天光乍破,走到暮雪白头。

这句话出处是一个剑三玩家的帖子。慕尔如星是剑三物品星虹泉的物品介绍。守心一人指的是是守心戒。就莫名觉得很适合康权。当初看完这个帖子以后真的很长一段时间心情很down。是真的以为他们会想他们说的那般,从天光乍破走到暮雪白头。可当他为他对抗全世界时,却败给了一声叹息。每次萌cp,cp糖太真都会害怕。怕终究敌不过那声叹息。楼主也养了只猫。军爷和傻叽也是差了大约5.6岁的。(帖子没提,但军爷已经工作了,傻叽还在大学。)傻叽是亲友的弟弟。亲友拜托照看。傻叽多才多艺。军爷稳重。军爷不怎么夸人但是却夸了傻叽。傻叽的眼睛...

看见二渊太太的甜文五篇第四个想起的这句话。

慕尔如星,愿守心一人,从天光乍破,走到暮雪白头。

这句话出处是一个剑三玩家的帖子。慕尔如星是剑三物品星虹泉的物品介绍。守心一人指的是是守心戒。就莫名觉得很适合康权。当初看完这个帖子以后真的很长一段时间心情很down。是真的以为他们会想他们说的那般,从天光乍破走到暮雪白头。可当他为他对抗全世界时,却败给了一声叹息。每次萌cp,cp糖太真都会害怕。怕终究敌不过那声叹息。楼主也养了只猫。军爷和傻叽也是差了大约5.6岁的。(帖子没提,但军爷已经工作了,傻叽还在大学。)傻叽是亲友的弟弟。亲友拜托照看。傻叽多才多艺。军爷稳重。军爷不怎么夸人但是却夸了傻叽。傻叽的眼睛很好看。特别是他专注的盯着人的时候。过程越美好结果越令人揪心。故事的最后傻叽游戏里的号换了白发(剑三的外观)。军爷也删号了。一直对傻叽父亲的话耿耿于怀却也说不出反驳的话。“他什么都没经历过,他的一切都没有开始,他还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你挡在他的路上,他就什么都看不到了。你要真为了他好,就让开吧。”是啊。为了他好。很多时候分开不是因为不爱了。不过是相爱的代价太大我们付不起罢了。只不过是为了他好。军爷傻叽本来都不是同,不过是恰好爱上了对方而已。军爷说以后也许会结婚但傻叽会是他心底的秘密。这就是现实。枯等一个不可能的人一世只有小说电影才可能了。如今的社会能做到的极少。可结婚了一切也就尘埃落定了。他曾真真切切的爱过他,如今却是真真切切的是个好丈夫。其实并不矛盾。我也不知道我想说什么了。就这样吧。


闻人朝歌

10r/张,饰品繁杂(如第二张)的15r/个

出图快,刚开始约稿排单少,看看我吧

联系方式在水印:305937485

10r/张,饰品繁杂(如第二张)的15r/个

出图快,刚开始约稿排单少,看看我吧

联系方式在水印:305937485

楚白城

【明歌】漠上青鸾(十九)(完)

杨诩起初什么都没有承认。

杨清晏将一切都说出来,震动的不止杨诩一方。然而不管承认与否,不出几日彻查的结果便揭了出来。杨清晏暂被软禁在家,杨诩入狱,朝廷下派司刑、御史、详刑寺官员共同审讯,杨清晏的父亲杨常明也被召还作证。

杨清晏再见到杨诩的时候已经快不认得杨诩。仿佛打折脊骨的白鸟,脏兮兮血淋淋蜷着,但听见人来还撑坐起,露出旧日的傲慢姿态来。

“他真像你啊。”杨诩对杨常明哑声笑道,“他就像你当年警告我那样……一件一件数我的罪。”

“你不认朝廷也查得出。”杨常明道。

“你不愧疚吗。”杨诩问得很平静。

但这话含了太多所指——在杨诩眼里,不止对杨常明和杨清晏的庇护和提点,一瞬仿佛回到二十几年...

杨诩起初什么都没有承认。

杨清晏将一切都说出来,震动的不止杨诩一方。然而不管承认与否,不出几日彻查的结果便揭了出来。杨清晏暂被软禁在家,杨诩入狱,朝廷下派司刑、御史、详刑寺官员共同审讯,杨清晏的父亲杨常明也被召还作证。

杨清晏再见到杨诩的时候已经快不认得杨诩。仿佛打折脊骨的白鸟,脏兮兮血淋淋蜷着,但听见人来还撑坐起,露出旧日的傲慢姿态来。

“他真像你啊。”杨诩对杨常明哑声笑道,“他就像你当年警告我那样……一件一件数我的罪。”

“你不认朝廷也查得出。”杨常明道。

“你不愧疚吗。”杨诩问得很平静。

但这话含了太多所指——在杨诩眼里,不止对杨常明和杨清晏的庇护和提点,一瞬仿佛回到二十几年前,分道扬镳的时候没有解释的绝境。

——我不愿意除你之外身边还有旁的人。常明,我不会同意的。我们想办法走不行吗?

——世上许多事是你不愿意的。

——我大不了不做这个官。

——你是仕家,为我做这么大的牺牲,我担不起这愧疚。

——你离开我就不愧疚了?你知道我不是什么好人,是厌弃我吗?你厌弃我父亲的作为,怕我哪怕靠自己,也变成他那样的人吗?

——我担不起,杨诩,我们注定不能在一起,我们可以做朋友。

——你配跟我做朋友?你对我有什么利用价值,我跟你没有做朋友的可能,你想清楚!

——那就罢了。

——杨常明!

——罢了。

——罢了……你利用我吧。你想怎么利用都行。只要你别离开我。你想不想来长安?我可以让你来长安做官,你不在江南,离我近些好不好?

——我不需要靠你。你可以来信给我。

——好。

“你不愧疚吗。”杨诩笑着重复问一句,“看看啊,你儿子给我的回报真是个大礼。你说你不需要靠我,却把儿子交给我走捷径。让他走我的路,让他平步青云……你是不是根本就是想这么害我?你好像也不那么蠢啊。”

“你咎由自取,我早告诉过你。”

“不然怎么能被你利用。”杨诩额头抵着铁栏,回话还笑吟吟的,“罢了,看见你一眼,我也就不等了。你能来看我也算看得起我。你知不知道,你来看我之后会被撤职。”

杨常明没有应。

“你叫他们来吧,”杨诩道,“我招认。兴许还能把我贬得近些。”

“我会去看你。”

“好好照顾你儿子吧。”杨诩拒绝,又望着杨清晏顿了顿,嗤地一笑,“说真的,我一直很不喜欢他。他的眼睛长得像你的女人。”

 


 

杨诩被流放剑南道后,其子其侄也削去名籍撤职,同党一并贬谪各地。杨常明被革职,回到再来镇成了教书先生。杨清晏同样被削职,流放磧西。

陆震不知道从哪听了消息,杨清晏没落脚几天,晚上就听了窗外有息息索索的动静。他开窗没有人,回身点上油灯,再一回头陆震就站在屋里窗边,给杨清晏吓了一愣。

“听说了啊,杨大人,你突然干了点有种的事。”陆震抱着胳膊,眯着眼睛打量他,“以后你多少能管这儿是吧?”

“是。”

“知道以前什么规矩吗?”

“不知道。”

“少管我们的事儿,你也管不了,这不是说你,前面的人都不管的。”陆震走近了,笑着来摸杨清晏的头发。杨清晏挡开了陆震的手,陆震捉了杨清晏的手腕,换了只手又摸过去,“别坏了规矩,不然有你受的。”

“他们不管,我管。”杨清晏不畏不避望着陆震,“别当我同你有交情,你就毫无顾忌什么都做。”

“怎么着,记我的仇?”

“我不曾记恨你。”

“那一副要杀我除害的样做什么。”陆震啧一声,“老朋友了,有空过来,一起拿镖。”

“你不想下狱最好别这么做。”

“你知不知道我现在就能掐死你?”陆震插在杨清晏头发里的手攥紧了,将杨清晏的脑袋往后带了带,“你想做最短命的一个?”

“殉职在你手里也不亏。”杨清晏笑望着陆震,“我现在死在你手里,也算为天下死。”

陆震竟一时应不出话,杨清晏抬手扯过陆震的领子,在陆震唇上咬了一个吻。陆震怔了怔,但不示弱似的又吻回去,并压着杨清晏往后,一路给杨清晏摁在了墙上,但手还垫着杨清晏的脑后。

“怎么着。”陆震松口问,话里稍含些哑。

“一码归一码。”杨清晏在陆震耳边低语。

“翅膀硬了,你?”

“是啊,以后犯事儿可别让我逮到你。”

“敢说话啊,小青鸟儿。谁逮谁还不一定,真要这么弄老子,场上见了我可不放你回来。到时候给你打断腿,一辈子别想走了。”

“那便走着瞧吧。”

“你知不知道你现说话说得多欠操?”

“又不是怕你。”杨清晏笑道,“你带刀偷袭,我可没有。胜之不武,你不觉得惭愧?”

“惭愧什么。”陆震的手顺着杨清晏的襟子探进去,贴肉抚着杨清晏腰侧那道伤,声音也稍缓了缓,“好久不见。”

杨清晏说不清为什么,但陆震这些话到现在仿佛令他如获大赦,从困顿的泥潭里脱胎,甩下污水,一身清白坦荡地立着,迎着最昭然的太阳和最皎洁的月轮。他将额头轻抵在陆震的下颌,陆震吻了吻他的发顶,他又在陆震怀里埋深了些,却不似之前有仿佛配不上的羞惭和患得患失。

“好久不见。”杨清晏道。



(完)

但是我boki了

【藏唐】杀人不如当偶像(完结)

沙雕偶像paro


由于FiChi☆风头正劲,芒果台的知名音乐节目《你唱你唱你给劳资唱》邀请了组合的成员来进行一个访谈。

主持人:“介绍一下自己?”

唐天涯:“我叫唐糖,很甜的糖。”

叶温:“我叫叶甜心,很糖的甜心。”

台下粉丝尖叫。

主持人:“听说两位都不是科班出身的哈,之前是做的什么呢,有兴趣跟粉丝分享一下吗?”

唐天涯:“我之前在外跑业务的。”

主持人:“业务员吗?哈哈哈。”

唐天涯:“嗯,差不多。”

叶温:“我之前在机关单位上班。”

主持人:“!公务员吗?”

叶温:“啊,差不多。”

台下部分粉丝尖叫。她们从“嗯,差不多”和“啊,差不多”中磕到了官方糖...

沙雕偶像paro




由于FiChi☆风头正劲,芒果台的知名音乐节目《你唱你唱你给劳资唱》邀请了组合的成员来进行一个访谈。

主持人:“介绍一下自己?”

唐天涯:“我叫唐糖,很甜的糖。”

叶温:“我叫叶甜心,很糖的甜心。”

台下粉丝尖叫。

主持人:“听说两位都不是科班出身的哈,之前是做的什么呢,有兴趣跟粉丝分享一下吗?”

唐天涯:“我之前在外跑业务的。”

主持人:“业务员吗?哈哈哈。”

唐天涯:“嗯,差不多。”

叶温:“我之前在机关单位上班。”

主持人:“!公务员吗?”

叶温:“啊,差不多。”

台下部分粉丝尖叫。她们从“嗯,差不多”和“啊,差不多”中磕到了官方糖。

主持人:“那为什么要进娱乐圈呢?”

唐天涯:“因为工资很多。”

叶温:“因为工资很多。”

节目一放出引起网上轩然大波,微博热门#我的偶像怎么这么清纯不做作#刷了三天三夜,社畜纷纷表示偶像真的好接地气工资什么的一听就哭了,另有娱乐圈扒手解密艺人的工资组成。比起这个,FiChi☆又要开始出新歌,经纪人说这段时间组合热门刷的有点多容易有路人黑,不如沉淀一段时间直接出张专辑稳定人气。

新专辑的主题当然是恋爱。MV找了个说得上是师妹的后辈一起拍,盛夏海滨风下唐天涯穿了条花裤衩,上半身白衬衫完全没扣露了大片胸肌。叶温就是纯色裤衩,戴了一副茶色偏光眼镜,刘海用草莓发夹别上,可爱的让人尖叫。

太阳,沙滩和椰子树,少男少女的恋情在摄像机里热情上演。

 

唐天涯正在上网上银行。

艺人的工资真的相当可观。两只爆了榜单的单曲让他和叶温在两个月前就搬出了公司宿舍,新家是保密度非常高的小区的公寓。叶温在弾吉他,七月份的开头你是狮子座,八月份的尾巴你是狮子座,回南天室内潮湿得很,空调无声的把湿空气抽出去然后制造干空气,因为阳台完全干不了衣服所以衣服都晾在室内。

叶温唱了几句,放下吉他在沙发软成一滩面条:“你在看什么?”

“钱。”

“你很缺钱吗?”

“缺。”

“我在找一个东西。”

“什么东西?”

“一个被人偷了的东西。我不知道放在哪。”

唐天涯点了点鼠标,咔哒两声:“那我也不知道。”

“你之前是做什么的?”

“嗯?业务员。”

叶温翻了个身,抱了个枕头看自己的室友:“我不信。”

唐天涯笑了。他关上电脑,把椅子转到正对叶温的方向,“为什么不信?”

“害,看起来不像呗。”叶温哼了两声,“你的衣服那么多都是名牌,很多看起来都是私人手作的,就算是业务员也不是普通的业务员。”

为了尽快晾干,晾晒的衣服每一件都尽量分的很开。那里面有好几件奢侈品衬衫,黑色的领口缝着黑底金纹的logo。

唐天涯说:“但是没有明星赚钱。除去掉董事长要求过账的部分,剩下的跟我以前赚的差不多,还不累。”

叶温问:“你很缺钱吗?”

唐天涯从冰箱里拿出啤酒:“缺。无论什么时候都缺。”

叶温问:“你以前到底是干什么的?”

“你真的想知道?”

“想知道。”

唐天涯坐在沙发上,打开啤酒。叶温不急着开,他把啤酒放在茶几上。

“我以前做杀人活计的。”

“嗯?杀人活计?杀手?”

“对啊。就是嘣——一下,用枪把人打死的那种。衣服也是为了出入上流宴席买的。”

唐天涯用手指抵住叶温的太阳穴,biu的一下做出一个开枪的动作。叶温抱着抱枕配合着倒下:“啊——我死了——”

他顺势倒在了唐天涯腿上。唐天涯撸了撸他软软的头安,青年半睁着眼瘫了会儿,抓住室友的手爬了起来。

“我信你个鬼。”叶温说。

他定定的看了唐天涯一会儿,然后亲了上去。

 

FiChi☆的新MV一放,大家又好了。

新歌名字叫《Click YouHeart!!!》,点击你的心,恋爱从耳机里唱到脑壳里。粉丝又疯了一批,循环歌单第一首的歌词从“我的微笑你明白就很好”变成了“果然你就是特别的那个”,甜心男孩又一次斩获榜首。夏日阳光海滩肉体让人抗拒不了,尤其是唐天涯,外表邻家肌肉一点都不邻家,唯粉鸡叫哥哥我好了哥哥正面上我;FiChi☆仅存的甜美气息被叶温全数承包,甜心是天甜心是地甜心是妈妈手机里的小棉袄,没有会不喜欢甜心,没有人。

就西皮粉来说,就是唐糖攻还是叶甜心攻撕的昏天黑地。

站糖攻的说甜心又香又软又甜,糖佬看见这么可爱的小弟弟肯定天天鸡儿梆硬。害,谁不喜欢叶甜心,老子看了都鸡儿梆硬。

站甜心攻的说糖佬太强了好想日他,年下好年下妙年下呱呱叫,弟弟草翻那个哥哥,世界为你打尻世界跟着你顶撞的节奏打尻。

而在别人看不到的角落,唐天涯悄悄的握着叶温的手。他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人,甚至比起光明正大更觉得这种偷情的感觉更刺激。他很喜欢看叶温把全副身心放在自己身上的样子。

经纪人扶了扶眼镜:“现在不是谈恋爱的时候。你们要把握好自己,组合现在的女友粉比较多,就算有喜欢的人现在也不适合表白。听懂了吗?”

“听懂了。”两个人异口同声。

 

“你既然说你是杀手,那你为什么要来做明星呢?”

“因为明星赚的比杀手多。”

唐天涯貌似在金钱方面很有一套——叶温看不懂股市,但至少能明白自家恋人是在做投资。网曝唐天涯几年前似乎在欧洲的某个国家出过道还小火了一把,亚裔青年和金发碧眼的人们Cheers,眉眼间的礼貌疏离让他看起来像个贵公子。

叶温翻了个身:“我看都差不多。”

唐天涯捏了捏他的鼻尖。

 

End.

 

蟹蟹大家看完这个基本上是在口嗨的文,有的设定因为想快点完结文中就没写,这里写一下补一下背景。

炮哥是杀手,几年前因为任务的原因跑到某个剧组当演员,深为娱乐圈明星虚高的片酬震惊。炮哥这次去主要是为了搞xx组织里边通过拍电影洗钱的事情,弄清楚运作之后炮哥退场。

退场之后炮哥越想越不是滋味,自己辛辛苦苦要死要活杀个人结果还没明星赚的多,当明星不香吗?而且在当演员的时候导演也说他颇有天赋,所以炮哥就金盆洗手到了国内的公司当练习生。

叽哥当练习生之前在国外任职,主业是替黑帮设计并掌握地下金库安全系统的工程师。炮哥有次任务的时候为了图纸和叽哥一夜情,叽哥把炮哥上了以后图纸丢了,完事黑帮就发现泄密了。叽哥回国将功赎罪找炮哥把图纸拿回来,为了接近炮哥所以当了同一个公司的练习生。

结局是炮哥发现了叽哥的意图想逃到国外,结果被叽哥抓回黑帮结婚然后偶像组合像个传奇一样出现的很猛消失的很快就散了。

以上剧情原梗来自费列罗家族的费列罗巧克力(。)


windylee璇轩

存个档,我家琴爹映夕和他的情缘汤圆合影留念。

存个档,我家琴爹映夕和他的情缘汤圆合影留念。

橙橙橙橙橙焦糖
唐门新手(🧐)

唐门新手(🧐)

唐门新手(🧐)

君心入酒

【剑网三羊花】夜倚乔松不知雪07

*终于想起来还有这个坑(bushi


18


华山,纯阳宫。

台安皱着眉头放下手中止水,两指轻轻抹过剑锋吐出一口胸中浊气。这招镇山河早已练的滚瓜烂熟,却似乎总少了点什么。


身后有人踏雪而来,脚步声略显沉重浑不似习武之人的轻快,台安头也不回的反手挥剑而去,三尺青锋停在那人的心上不足三寸之处,如秋水般的剑锋映出来人的面庞。

白发墨衣的万花弟子无奈的笑了笑,道,我早已舍弃花间游多年,你又何苦总来试探我。


台安看清来人,放下手中止水道:“抱歉抱歉,这几日总有一个不正经的师兄来打扰,我还以为是……”


“哦?”

白术饶有趣味的挑了挑眉。...

*终于想起来还有这个坑(bushi


18


华山,纯阳宫。

台安皱着眉头放下手中止水,两指轻轻抹过剑锋吐出一口胸中浊气。这招镇山河早已练的滚瓜烂熟,却似乎总少了点什么。

 

身后有人踏雪而来,脚步声略显沉重浑不似习武之人的轻快,台安头也不回的反手挥剑而去,三尺青锋停在那人的心上不足三寸之处,如秋水般的剑锋映出来人的面庞。

白发墨衣的万花弟子无奈的笑了笑,道,我早已舍弃花间游多年,你又何苦总来试探我。

 

台安看清来人,放下手中止水道:“抱歉抱歉,这几日总有一个不正经的师兄来打扰,我还以为是……”

 

“哦?”

白术饶有趣味的挑了挑眉。

 

台安干咳一声,略显尴尬的扭过头去,道:“陪我去论剑台走走,可好?”

 

论剑台一如既往的安静,巨大的石碑上有终年不化的积雪在夕阳下熠熠生辉,似乎还有不知哪里来的雪花在空旷寂山峰上细细的飘着。

台安深吸一口气,华山冰冷又熟悉的气息充斥了五脏六腑,原本混乱的大脑也仿佛清明了不少。她大大咧咧的在松下席地而坐,还朝白术招招手。

 

“这里山风凌冽,地上尚有积雪。你这般席地而坐,当心寒气入体,落下什么病。”

“我可是习武之人,身体硬朗的很,哪有那么容易就受凉。”

 

白术正想再劝说些什么,却见台安满不在乎的脸上闪过一丝狡黠,仿佛与那个在纯阳宫三清殿中透着冷漠疏离的静虚大师姐判若两人。白术愣了一下,忽然想起眼前这个平日里总是不苟言笑独自一人背负了太多过往的大师姐也不过是正双十年华的姑娘。

 

一晃竟过去那么多年了。

台安看着白术随她一起坐在松下,细细的雪花落在他雪白的发间眉梢,化成晶莹剔透的水珠,仿佛时光从不曾偷偷溜走过。

 

那年的论剑台上也是这个样子,我笑你太过拘谨,你倒是笑我太过放肆。你说纯阳宫的人都是规矩守礼,怎么会养出我这样洒脱不羁的人来。我说万花谷都是离经叛道的人物,又怎会养出你这般拘束无趣的人。

台安忆起往事,面上始终带着笑意,那年正是无忧无虑的年纪,又仗着有师父和师兄师姐宠着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模样。遇见从万花来的白术与她年纪相仿,自然心生亲近,便拉着一起嬉闹玩耍。

论剑台上修行尚浅的小姑娘也是这样大大咧咧的坐下了,白术劝说无果,只得也随着她坐下了。

 

白术笑道:“那年你不听劝,回去之后病了好几日,若不是有师兄在,你恐怕还得再多吃几日苦头。”

台安爽朗的笑了,“那你又为何要随我一同坐下?”

“不过是仗着自己修为比你高又不忍见你失望罢了。”

 

“你啊。”台安轻轻叹了口气,将未出口的话藏进了心里。


总是这样温柔又残忍。

 

“我现在修为比你高的多,你还是别逞强陪我了。”

“我好歹是医者,自有分寸。”

 

台安看了他一眼,干净利落的起身,朝白术伸出手去。

“人说医者不能自医,依我看也是。”

“你小瞧我了。”

“那我那个小师弟怎么解释?”

 

对话戛然而止,白术陷入了长久的沉默,台安也自知触碰了无法逾越的禁区,抿了抿嘴唇将手缩了回来,没有再说话。

 

良久,却见白术起身拍了拍衣上残雪,淡淡一笑,说道。

“不过是恻隐之心未泯罢了。”


TBC

叶十一

【花羊】囚禁

刚刚那个被屏蔽了,这次走废文网链接。

一个ABO摸鱼。

明天生日,孤寡阿花提前给自己的生贺,写的不怎么样,不喜勿入。

点这里薅羊毛🌸🐑 

刚刚那个被屏蔽了,这次走废文网链接。

一个ABO摸鱼。

明天生日,孤寡阿花提前给自己的生贺,写的不怎么样,不喜勿入。

点这里薅羊毛🌸🐑 

流霜_自闭柔弱剑纯

【侠肝义胆沈剑心】惊梦·沈剑心梦境奇遇·终

剑心桑の哲学时间

人总是用圣人的标准衡量别人,用贱人的品行纵容自己。我也会那样啊。

但我绝对不会说谎去害别人,绝对。

——————分割线——————

猛的摇摇头,他突然发现自己坐在纯阳山门接引殿里,身上穿着道袍,游戏还开着,他忽然想起自己还是纯阳宫的关门弟子,还未踏入这个江湖。

不过自己的头像已经灰掉了,队友们也陪着他灰着,喊话发的跟弹幕似的。

“我去内个沈剑心你还行不行了,跳车啊!”

“我们不等你了?”

“算了还是等等吧。”

“跳车是没有未来的!”

“难道你要让我们等你明天上线吗?!”

“蛤蛤蛤等到明天,不对一点都不好笑”

匆忙回复队友并道歉,跟队打完了最后一个BOSS...

剑心桑の哲学时间

人总是用圣人的标准衡量别人,用贱人的品行纵容自己。我也会那样啊。

但我绝对不会说谎去害别人,绝对。

——————分割线——————

猛的摇摇头,他突然发现自己坐在纯阳山门接引殿里,身上穿着道袍,游戏还开着,他忽然想起自己还是纯阳宫的关门弟子,还未踏入这个江湖。

不过自己的头像已经灰掉了,队友们也陪着他灰着,喊话发的跟弹幕似的。

“我去内个沈剑心你还行不行了,跳车啊!”

“我们不等你了?”

“算了还是等等吧。”

“跳车是没有未来的!”

“难道你要让我们等你明天上线吗?!”

“蛤蛤蛤等到明天,不对一点都不好笑”

匆忙回复队友并道歉,跟队打完了最后一个BOSS然后下线。虽然想起了自己还是没出纯阳宫的关门弟子,他依然有些恍恍惚惚,就像沉溺在那个噩梦里没有醒来。

“那么,沈剑心,你还想当大侠么?”

又是梦里那个女声。

他循声抬头,面前的椅子上坐着一个笼在群青色斗篷里的人,斗篷的兜帽很大,只露出了尖尖的下巴。

“其实说起来,我们也算师出同门,我唤你一声师弟吧。”

“师弟,大侠不好当的。很多人只在需要你时才看得到你,用老话形容他们就是翻脸比翻书快。帮的多了只要一次不帮你就成恶人了,不论之前受过你多少帮助。还有的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看墙倒众人推还要来踩你一脚,你的反驳反抗只会被诬为反咬一口,因为他们把自己的报答也视为给你的恩惠并且只记得他们自己做过的好事。”女子缓缓道来,语气平淡,就像在问早饭吃了没,“在他们眼里他们永远是弱势永远有理,群起而攻之也正常,相对的哪怕你只是反驳了一句也是大罪……”

“所以,前辈说了这么多又专门给我造了个梦,只是想劝我放弃当大侠吗?”沈剑心忽然颜艺“我本来也没当上好嘛!”

“但是你很执着啊,即使做了这么多不还是没打消你跳火坑的念头吗。当大侠哪里好了,受穷受累还受气。”

女子说完这句后就往后一靠,轻轻哼唱起来。是熟悉的调子,但这次他听清了她在哼唱什么。

泛彼柏舟,亦泛其流。

耿耿不寐,如有隐忧。

微我无酒,以敖以游。

我心匪鉴,不可以茹。

亦有兄弟,不可以据。

薄言往诉,逢彼之怒。

我心匪石,不可转也。

我心匪席,不可卷也。

威仪棣棣,不可选也。

忧心悄悄,愠于群小。

觏闵既多,受侮不少。

静言思之,寤辟有摽。

日居月诸,胡迭而微?

心之忧矣,如匪浣衣。

静言思之,不能奋飞。

“厌浥行露,岂不夙夜?”她忽然轻轻问道,不等沈剑心反应过来,又自己轻笑着接道“谓行多露。”

路上露水湿重,为什么不行夜路?

是怕夜露太多啊。

谁说鸟雀没有嘴,如何啄穿我的屋?谁说老鼠没有牙,如何穿透我的墙?舆论如洪流,难堵的是悠悠众口;舆论如洪流,不长眼不留情,即使发出人有眼有心。

“内个,”沈剑心道,“前辈的好意我心领了,我想问问,您有梦想吗?”

“那不是小孩子才会挂在嘴边的东西吗?”

“不,不是的。我的梦想是成为一名大侠,为了实现它,我已经准备了八年……”

“不是做了八年的梦嘛?”

“……喂喂喂你怎么知…那不重要!咳咳,我为这个梦想准备了八年,绝不仅仅是一时冲动,我为它放弃了收入稳定的保安,也不是头脑发热,我只是、只是、我知道这么说很矫情,但我是为了守护一方平安!”

“虽然我懂的不多,虽然我只是稻香村出来的土鳖,虽然我师父只是一个民兵队长,但我分得清善恶。我知道有的人盲目、从众,以为一群人一起闹事就永远找不到自己头上,我也做不到对此毫不介怀。但我还是觉得,他们怎么做是他们的事,我怎么做是我的态度,这是毫不相干的两件事,何必因为他们的过错人间失格?再说,悠悠之口再堵不住也是人的嘴在说,他们好的时候是真好,我忘不掉;至于不是人的畜生,跟它们计较什么,再说了,我……”

“好了,”女子打断了他,“明明是来劝你的,怎么反倒被你灌鸡汤。希望你不要忘记今天所说所想,不论遇到什么……困难,也不要背离初心。祝你好运,咱们江湖再会吧。”女子起身,宽大斗篷下隐隐透出一丝青色灯光。

她轻声道:“生如远舟,一期一会。”

“呃,前辈再会。”摸不到头脑的沈剑心挥了挥手,忽然想起了一则东瀛传说 ,关于一种妖怪。

她本来不是人,而是常常在地府外徘徊的小鬼。她喜欢忽悠人们点上一百只白蜡烛,然后依次讲一个自己经历过的诡异恐怖的事情,每讲完一件就吹灭一只蜡烛,而当最后的蜡烛熄灭时,所有参与游戏的人都将被带到地狱。

这种妖怪,名为青行灯。

end.

请看到的小伙伴们去推栏支持一下,我馋小咩咩我诚实!

嘿,再悄咪咪求勾搭,我爱kido!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