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37221浏览    627参与
千纸鹤
画了好几天终于画完啦! 画布调...

画了好几天终于画完啦!

画布调的太小了!不要喷我!

是小加!(男孩子!


感谢我的好姐妹给我当模特!

狗蛋我爱你!(狗蛋是我姐妹!

至于画得为什么像女孩子我也不知道(摊手


我要安心备考了!最多发点平时的摸鱼,更新不了!真的没时间!

考进年级前10有奖学金!等我考到年级前10了我就换笔记本电脑来画!(平板退休一会儿

画了好几天终于画完啦!

画布调的太小了!不要喷我!

是小加!(男孩子!


感谢我的好姐妹给我当模特!

狗蛋我爱你!(狗蛋是我姐妹!

至于画得为什么像女孩子我也不知道(摊手




我要安心备考了!最多发点平时的摸鱼,更新不了!真的没时间!

考进年级前10有奖学金!等我考到年级前10了我就换笔记本电脑来画!(平板退休一会儿

鲁山奶奶·Lushine

美加 超级短的文字

雨在下,滴答,滴答……

加的房间里充满叶子焚烧后的酸腐味

即使这样,祂仍是一个好妻子,一个富有魅力的情人

脚踝上的电子脚铐闪着光,如雨滴反射的光芒,也如雨滴无法斩断

因为这是爱

来自美,祂的朋友,祂的兄弟,祂的丈夫,祂无法逃离也不愿逃离的爱人

祂们无法分开,就像每晚卧室里的声音无法阻隔


雨在下,滴答,滴答……

加的房间里充满叶子焚烧后的酸腐味

即使这样,祂仍是一个好妻子,一个富有魅力的情人

脚踝上的电子脚铐闪着光,如雨滴反射的光芒,也如雨滴无法斩断

因为这是爱

来自美,祂的朋友,祂的兄弟,祂的丈夫,祂无法逃离也不愿逃离的爱人

祂们无法分开,就像每晚卧室里的声音无法阻隔


乐鸽。

“玫瑰”(二)

    早晨,加偷偷打开美的房间门(这小家伙还在睡觉,怎么还不起来呢)加走近了一些“这家伙的肚皮怎么露出来了,晚上那么冷,也不怕着凉吗?”加就像一个老妈子一样“哈哈,终于搞好了,这样子就不用担心他着凉了,虽然造型有点奇怪,但是不着凉就行”加看到眼前被被子包成一条毛毛虫的美,很是欣慰“小家伙那么爱睡觉,那就让他再睡会吧”


     加穿上了他的小围裙(今天弄什么早餐呢?吐司配果酱?不行,这哪里好,要不就煮sunny-side-up?牛奶吧,这样子美可以长高高,培根香肠也来点吧)“哼哼~”加准备着爱......


    早晨,加偷偷打开美的房间门(这小家伙还在睡觉,怎么还不起来呢)加走近了一些“这家伙的肚皮怎么露出来了,晚上那么冷,也不怕着凉吗?”加就像一个老妈子一样“哈哈,终于搞好了,这样子就不用担心他着凉了,虽然造型有点奇怪,但是不着凉就行”加看到眼前被被子包成一条毛毛虫的美,很是欣慰“小家伙那么爱睡觉,那就让他再睡会吧”


     加穿上了他的小围裙(今天弄什么早餐呢?吐司配果酱?不行,这哪里好,要不就煮sunny-side-up?牛奶吧,这样子美可以长高高,培根香肠也来点吧)“哼哼~”加准备着爱心早餐,从房间里出来的美,揉了揉眼睛“加,你在干嘛?”加开心的回答“我当然是在做早餐啦,你终于醒了,刚好我做好了,快去洗漱”说完便立马把美推去洗漱“我想吃汉堡”加显得有些无语“等一下,你这小家伙怎么总是挑食?”并去厨房拿了两块面包,把培根香肠生菜,沙拉酱,放在了一起,一层一层的放着,有模有样,看起来十分的美味“这是你要吃的汉堡”美看着冒热气的汉堡,眼睛立马冒起了小星星“啊唔~针好次”加用一种宠溺的眼神看着美“你慢点吃,没有人跟你抢的”“唔!”加慌忙的拍了拍美的背,递上了牛奶“都说了慢点吃了,没有人跟你抢,你不听嘛,哎呦我的小祖宗哦”“咳咳——我…我就生怕你跟我抢……”加摸了摸美的头“我不会跟你抢的”美愣住了,因为第一次有人摸他的头,加立马把手收了回去,慌张的说道“快…快点吃完,我好收拾”


     “额——好饱啊,加一起出去玩吗?”正在洗碗的加好奇地问“去哪里玩?白天哪有什么好玩的”美无奈的摇了摇头“诶,你这就是大错特错,我既然来这里不久,那你就应该带我去逛逛”“那好,等我洗完了碗,我就陪你一起去,顺便再帮你买几身衣裳,谁让你出门的时候?你只光顾着带汉堡的,你现在身上穿的这个睡衣还是我的呢”美跳下沙发“那也行,刚好今天圣诞节搞活动,那加能借一件衣服吗?”“好,你去挑衣服吧,我的衣服可能有点大,不知道合不合身”


      “加!你的衣服也太大了吧”“等一下,我马上就来”加找了几件以前穿的衣服,拿给美“美?!你下面穿了吗?就这样出来?”美穿着加的t恤,红着脸的说“当然穿了!而且都是大爷们,你怕啥?你又不是没有那个”加立马用手挡着眼睛,脸十分的红“总之你快穿好你的衣服吧!”加把衣服递给了美,并且把门关上(这家伙的腿好白又细又长,不对,我在想什么呢?)加立马扇了自己一巴掌(他已经都做好准备出门了,那我也要去了)“我就搞不懂你的衣服为什么总是封得那么严实,好热诶”美扯着领子,似乎很不爽的样子“哪里像你呀,穿的那么露,你不冷吗?穿那么露……”[加又立马想到了美穿着紧身的衣服,露着肚子](我最近是怎么回事了?怎么总是想这些?!)


———————————————————————

等我写完作业再写吧!我现在就像一个失去灵魂的人了,唉,灵感都来自于作业才对

虾人诛心
翻到了以前的草稿太无聊了于是细...

翻到了以前的草稿太无聊了于是细化了画。对不起加麻大我画不好你。低眉顺眼。

翻到了以前的草稿太无聊了于是细化了画。对不起加麻大我画不好你。低眉顺眼。

枫糖浆销售员
屯不住图,发发我家Canada...

屯不住图,发发我家Canada女设(私心美加

屯不住图,发发我家Canada女设(私心美加

乐鸽。

“玫瑰”(1)

   “圣诞节就要到了,时间过得真快呀”美不停的搓手,加抓住了他的手“冷吗?放我衣服里面暖和暖和吧”说完,便把美的手放进去“暖和吗?”美点了点“圣诞节要到了,你要回去过圣诞吗?”美马上就变了脸“我才不回去呢,谁要陪他们过圣诞?”美转过身准备离开,加拉住了美的手“你能去我家过年吗?”美转过身来,很吃惊,加脸红着脸摇了摇手“不是,不是你想的那样的,我只是回去过圣诞太无聊了,想邀请你而已……”美微微一笑“好啊”


      美坐在副驾驶的位置,正在熟睡着,加红着脸,用手不停的挡眼睛,眼睛总是朝美的方向...


   “圣诞节就要到了,时间过得真快呀”美不停的搓手,加抓住了他的手“冷吗?放我衣服里面暖和暖和吧”说完,便把美的手放进去“暖和吗?”美点了点“圣诞节要到了,你要回去过圣诞吗?”美马上就变了脸“我才不回去呢,谁要陪他们过圣诞?”美转过身准备离开,加拉住了美的手“你能去我家过年吗?”美转过身来,很吃惊,加脸红着脸摇了摇手“不是,不是你想的那样的,我只是回去过圣诞太无聊了,想邀请你而已……”美微微一笑“好啊”


      美坐在副驾驶的位置,正在熟睡着,加红着脸,用手不停的挡眼睛,眼睛总是朝美的方向看,看见美:我怎么会想着带他来?他在我旁边,我都不想专心开车了,这坐姿好诱人啊!不行,我要忍住。“加,你怎么了?你流鼻血了,留得好长啊”美递上的纸巾“啊?!谢…谢”加接过纸巾,擦了擦鼻子“专心开你的车吧,不然待会出事故了”“好”


     “到了,下车吧”加看了看了看身边又熟睡的美,摇摇摇头,把美的安全带解了,把美抱在自己的怀里,加看了看在自己怀里熟睡的美,好像是美的衣服太松垮,露出了肩膀,加立马把他放到自己的床上“这家伙竟然睡着了,他睡觉的样子好可爱啊!”美的睡姿萌化了加的心:他怎么可以这么可爱?太可爱了,偷亲一下,应该不会被发现吧。mua ~美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恩——怎么了”加头上冒着冷汗“没,没什么”“嗯……啊哈~”


    “饭已经做好了,美别看手机了,快来吃饭吧”加端着菜上了桌子,躺在沙发上的美把手中的手机放下了看着热气腾腾的菜,便下了沙发“哇,吃什么?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诶”加用围裙擦了擦手“哦,对了,今天晚上外面会放烟花哦,要一起去看吗?”加非常的激动(哎哎哎!一定要同意呀,超级想和美一起看烟花)美看着加期待的眼神“好啊,好久也没有看烟花了,那我就陪加一起吧”加激动的停止了手中的活,立马拿起桌子上的筷子,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一句话也不想吭,只希望马上吃完饭,立刻到晚上


     “现在是世界时间晚上12:45分——”


     “美快过来,快看那里!”加和美站在桥上“哈哈哈,那只小红鱼和那只小金鱼互相让食……”加看着美“真好看……”美扯着围巾,看向加“你刚刚在说什么?”“嗯?没…没什么”加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现在是世界时间晚上0:00分——”“砰——”“诶,开始啦!”美仰望着天空的烟花,美的眼里只有烟花,而加的眼里却只有美“怎么总是看我?不会吧,迷上小爷我了吧?”加立马红着脸“谁…谁说的?!但我感觉我还是很喜欢你……”前面的话说的很大声,但是后面的话就如同蚊子一样“哦,你后面说了什么?讲来听听啊”美搭起加的肩膀“什么也没有说!”加立马摇头否认“啊——真没意思,我困了,回去睡觉吧”加点了点头,但他失落的表情被美捕捉到了(这家伙,最近怎么了?总是像魂被拐了一样)


———————————————————————

      就先到这里吧,俺懒得写了,反正写的也不是很好,俺就这样,就这样,我待会再写一篇就是了,这一篇就补一下昨天的吧

阿楷
以前的推特點圖 (不是cp)

以前的推特點圖

(不是cp)

以前的推特點圖

(不是cp)

暗月不是月靓!

做国家意识体助理的那些日子(一)

  所有除中文以外都有用翻译器所以有的时候不准是正常的只要看后面的翻译就行,又因为我习惯语音输入可能会有些错别字 也请直接跳过


  还是那句话如果你接受不了请直接划走 


  感谢本次出演:瓷、沪、联合、加、美(其实当中没有真正写出瓷和沪的名字但就是有出现)


 还有!不是梦女!不是梦女!不是梦女!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暗月有关配叫德斯·伊斯兰德·鲍里斯


  以下为正文:


[图片]


  所有除中文以外都有用翻译器所以有的时候不准是正常的只要看后面的翻译就行,又因为我习惯语音输入可能会有些错别字 也请直接跳过


  还是那句话如果你接受不了请直接划走 


  感谢本次出演:瓷、沪、联合、加、美(其实当中没有真正写出瓷和沪的名字但就是有出现)

 

 还有!不是梦女!不是梦女!不是梦女!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暗月有关配叫德斯·伊斯兰德·鲍里斯


  以下为正文:

  



邊關閒人

盎撒貧窮日常

*非國設,畢竟貧窮在國設就ooc了

*背景:航海時期,為錢發愁的帶嚶與四個幼仔美加新澳的窮苦日常(?

*一切憑直覺亂寫,寫文圖個自己快樂

*應該會有後序……吧?

*新手,可能很多地方都會有問題,歡迎指出,打完發現好流水帳(回口回


  入秋的港口刮著濕鹹強風,一視同仁地打在每個行人的臉上,最近港邊行走的人多了起來,因為有一批商船要從海外歸來,這次返航除了帶回大陸彼岸的商品、讓船員們稍微休息外,還有一個很重要的事情,就是招募新船員。


  原先的船員在一次次的遠航中,遭遇海上風暴、壞血病、對登陸地水土不服等因素,把原先五十人的貿易小...

*非國設,畢竟貧窮在國設就ooc了

*背景:航海時期,為錢發愁的帶嚶與四個幼仔美加新澳的窮苦日常(?

*一切憑直覺亂寫,寫文圖個自己快樂

*應該會有後序……吧?

*新手,可能很多地方都會有問題,歡迎指出,打完發現好流水帳(回口回




  入秋的港口刮著濕鹹強風,一視同仁地打在每個行人的臉上,最近港邊行走的人多了起來,因為有一批商船要從海外歸來,這次返航除了帶回大陸彼岸的商品、讓船員們稍微休息外,還有一個很重要的事情,就是招募新船員。


  原先的船員在一次次的遠航中,遭遇海上風暴、壞血病、對登陸地水土不服等因素,把原先五十人的貿易小隊削去快一半人數,於是船隊打算招募新的成員,要求不高,只要不會暈船、身體健康、有基本航海知識和生活自理能力即可,更重要的是遠航回來後,能夠分到一份商隊將遠洋商品賣出後的利潤,一份利潤夠一家五口吃上一年了,這也是入秋的港口邊有這麼多人的原因。


  夕陽西下,入秋後的特徵之一白晝變短,夜晚的港口起了霧氣,路上唯一的燈源就是某些正在收攤的商鋪的煤氣燈,霧氣與光線交雜,更顯現出一種孤獨的氣氛,英吉利剛結束他在商行的工作,裹著棕色的薄破大衣走在港邊街上,看看剩下的攤販有無較便宜的食材,好買回去當明日早餐。


  英吉利打了很多份零工,主業是從事一家書商的店員,至於副業則就數不清了,其實他最主要的薪水是勉強夠他維持家中生計的,省吃儉用的話,但事實並非如此,英吉利一家五口視茶如命,每月月薪都會花一定的金額在中間水平的茶葉上,而且總喜歡在新進遠洋商品時,去買一份中上等的茶葉回家放著,在平安夜時泡一壺、重要訪客來時泡一壺、慶生會上再泡一壺,普通的茶葉則是照三餐喝,跟喝白開水似的。


  此外的第二大開銷就是書本,美加澳新的教育基本上都是他一手包辦,教材就從書商那買受潮或二手書,雖然如此,但仍是一筆可觀的開銷,再來則是一般家庭會有的項目,伙食費、燈油費等,前兩樣的奢侈開銷是一份薪水支撐不起的,於是英吉利只好去打零工了。


  英吉利沿著港邊的小路,轉進了一條暗巷,在走過七戶人家後,站到了一間破木門前,上方招牌的字已模糊,英吉利推開木門,走到內部簡陋的吧檯前做下,放了一枚硬幣,隨後老闆將一杯酒水放到他面前,二十分鐘後,英吉利走了出來,壓低了帽沿,走回港邊仍開著的攤販,隨便買了幾樣伙食,就回家了。


  一開家門,英吉利就踢到一個木製的東西,痛得低聲罵了一句,借著剛點燃的煤氣燈看一眼是什麼。

  “阿美麗卡,我跟你說過多少次,自己的東西自己收好,還有下次把你這無聊的把戲給收了”

說完後,他把外衣扔到放衣服的椅子上,伙食放到餐桌上,走向狹小的客廳,做下來開始算起這個月薪水還剩多少。


  那成堆的外衣,基本上都有被修補過,針角細膩老練,不是個男人能縫出來的,那是隔壁的波琪老太太縫的。


  波琪太太是位老寡婦,一人獨居在英吉利家隔壁,先生是一位音樂家,但不幸很早就走了,獨留她一人。在英吉利搬來那天有登門拜訪過一次,雖然表面沒有太大反映,但第一次見到英吉利,有他已故先生的影子,她很是喜歡,真正讓她開始對英吉利家做出些幫忙,是某件事,那天英吉利着呼着友人跟著他又破又舊的鋼琴搬進屋內,隨後便着手開始修理、調整鋼琴的音,這巨大的聲響引來老太太的關心,登門時看見英吉利正在調音的認真樣子與記憶重疊了,心理對英吉利的好感度更上一層。


  英吉利注意到了門口的波琪太太,向她微笑致意,把她帶進屋內,泡了杯紅茶給她


  “英吉利先生,你怎麼搬台舊鋼琴回來了?”


  “孩子們除了讀書外音樂的陶冶也是很重要的。”


  “可這鋼琴……”


  “是破了點沒錯,修一修就好了”


  英吉利看到波琪太太的表情,笑了笑


  “畢竟……窮人有窮人生活的過法。”


  之後波琪便和英吉利聊起天來,知道英吉利家中情形後,波琪常盡自己所能幫她的鄰居和他四個孩子。


  英吉利對着紙上算出的餘額,深吸後長嘆, 為支撐家庭的背脊癱向椅背,細白修長但粗糙的手覆上蔚藍雙眼,寂靜淹沒四周,英吉利維持這個動作許久,直到二樓的房門打開,細碎的角步聲傳來,是小加牽著小新走下來了。


 小新走到英吉利身旁,靜靜地和他一起坐著,小加端著一杯熱茶和半杯珍貴的熱牛奶走向兩人。


  “父親,您回來了。小新睡不着,於是我帶他下來喝點熱牛奶。”


  英吉利抬起手來坐直身子,將小新抱上腿,回了句“嗯”,小加聞到了他身上的酒味,又倒杯熱水過來,遞給英吉利。


  “好孩子,喝完趕快上樓睡覺。”英吉利摸摸兩人的頭,眼中含著溫情。


 金錢,生活裡的一切皆須要它。英吉利目送兩孩子走上樓,摸了摸袋子內僅存的硬幣,下周薪水來源又少一份,乾等著可不是辦法,差一份薪資差很多,他正盤算著城中那些地方可以賺到錢,突然想起近期遠洋商隊在招人。


  只要去一趟,管飽三年,而且可以存點積蓄和多撈點茶葉回來,可以存點積蓄和多撈點茶葉、大陸商品回來,何樂而不為?


  在英吉利十四歲那年有跟商隊出航過一次,那是城中第一個遠航的商隊,當時只招了二十人,出航目的是找到新航路和新的貿易據點,那次出航異常危險,在經過好望角時,因為海水的高低差和險惡的天氣,整艘船差點翻覆,當時有兩個人直接被巨浪捲出船外,風暴過去後,船隻偏離了原先的航線,來到岸邊陸地,最後是別國船隊看到他們,順手帶回了歐陸才輾轉返回國內,出航雖然沒達到目的,但商隊仍如約給予報酬,那筆錢在當時夠英吉利用上許久。


    不知覺在客廳坐了一個小時多,蠟燭無意義的燃燒消耗的不是蠟油,是金錢,英吉利端著燭台到二樓後,吹熄蠟燭走回臥室。


  幾天後早上,最晚起床的阿美利卡從樓上走了下來,看到澳一臉蒙的坐在餐桌旁,小新無言的喝著茶,加在廚房內煮早飯。


  “爹出門了?早餐不都他在做,他忘了?真太好了。”


阿美麗卡打著哈欠,整個人混沌的做到餐桌。加從廚房內走出來,沉悶說道


“哥,父親他一早人就不見了,只留了一袋錢”


“什麽?!”


阿美麗卡瞬間清醒,抬眼看過新加澳三人,順口罵了句f**k,家中迎來無主人時期。












凉生生生生

p1加 p2印 p3意  发发学校里的摸

把意大利的人设改了亿点点

p1加 p2印 p3意  发发学校里的摸

把意大利的人设改了亿点点

捻花

是对情头

是我摸鱼摸来的

是对情头

是我摸鱼摸来的

贝尔格莱德

在朋友家的一个摸,英属殖民地时期的加拿大。

​很温暖的小孩子,喜欢父亲(英吉利)和母亲(法兰西),但大多数时间父亲都在和弟弟(阿美)闹,加加希望得到父亲的关爱,最大的愿望是在父亲面前当真正的小孩子。很喜欢母亲,也喜欢和母亲贴贴。

阴间滤镜

在朋友家的一个摸,英属殖民地时期的加拿大。

​很温暖的小孩子,喜欢父亲(英吉利)和母亲(法兰西),但大多数时间父亲都在和弟弟(阿美)闹,加加希望得到父亲的关爱,最大的愿望是在父亲面前当真正的小孩子。很喜欢母亲,也喜欢和母亲贴贴。

阴间滤镜

冰块的融化

美加 注意避雷

没有营养的草东西()

美加 注意避雷

没有营养的草东西()

开门,FBI!
觉得很合适,于是整了(tag打...

觉得很合适,于是整了(tag打不下了)

觉得很合适,于是整了(tag打不下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