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加勒比海盗

75.9万浏览    8240参与
SINER

船长好香

英吉利第一Alpha

船长好香

英吉利第一Alpha

FOXES____

【德拉科/巴博萨/毒皇后】苹果之爱Apple Song

B站指路:🍎苹果之爱🍎

简介:宇宙级苹果爱好者的聚会

BGM:Apple Song

【德拉科/巴博萨/毒皇后】苹果之爱Apple Song

B站指路:🍎苹果之爱🍎

简介:宇宙级苹果爱好者的聚会

BGM:Apple Song

颜冬⭐️
想问问亲爱的们,你们有多爱杰克...

想问问亲爱的们,你们有多爱杰克船长(普子)呢?反正我无法自拔❤给我提供点素材吧,我这个小垃圾来给大家写文了,想看啥,评论里说,看到的我就写哈


想问问亲爱的们,你们有多爱杰克船长(普子)呢?反正我无法自拔❤给我提供点素材吧,我这个小垃圾来给大家写文了,想看啥,评论里说,看到的我就写哈


叫我男神

嗐,扩列吗

qq2056417749

喜:剑三/jojo/全职/明日方舟/加勒比海盗/漫威/DC/


厌:MXTX本人及其作品/第五人格


婉拒语c选手


占t致歉

嗐,扩列吗

qq2056417749

喜:剑三/jojo/全职/明日方舟/加勒比海盗/漫威/DC/


厌:MXTX本人及其作品/第五人格


婉拒语c选手


占t致歉

华兮.安小迪

巴巴爸爸的一生

   大家好,我是本期主持人——某不知名小船员。


  我是一名黑珍珠上的小船员,我的船长就是大名鼎鼎的——杰克·斯派洛。你说是那个只要是鬼就想杀的?对!就是他!

   然而,最让他出名的,就是他几乎和加勒比海上的任何人,好吧,和一部分鬼有着密不告人的关系。

  首先,是我们的国民好爸爸——巴巴爸爸,不不不,巴博萨先生。这位先生是个好大副,也是个好船长,是个苹果专家。。。青苹果。

   让我们来看看他的苹果吃法进化:...


   大家好,我是本期主持人——某不知名小船员。


  我是一名黑珍珠上的小船员,我的船长就是大名鼎鼎的——杰克·斯派洛。你说是那个只要是鬼就想杀的?对!就是他!

   然而,最让他出名的,就是他几乎和加勒比海上的任何人,好吧,和一部分鬼有着密不告人的关系。

  首先,是我们的国民好爸爸——巴巴爸爸,不不不,巴博萨先生。这位先生是个好大副,也是个好船长,是个苹果专家。。。青苹果。

   让我们来看看他的苹果吃法进化:

    第一部,黑珍珠的诅咒:没等吃呢就挂了。

    第二部,聚魂棺:片尾再次复活,终于吃上了一口

    第三部,世界尽头:环境太恶劣,事情太繁杂 ,苹果没有得到镜头

    第四部,不老泉:老巴青云直上,开挂当上私掠船长。早餐要翘着兰花指,捏起精致的小叉叉,插起一片用英国高级大厨六十年的精巧刀法切出来的苹果片,戴着假发,像一个小公主一样塞进嘴里

     第五部,死无对证,现在要切成小丁丁,坐在奢华的宫殿里,假肢要纯金的,手上要挂满金戒指,要配着音乐进食。

    老巴:“你再让我装会儿逼,我一会儿就挂了。。。”

    总之。。。人生赢家啊!!!

    不过死法比较痛苦,遇见了自己的宝贝,但是仍旧选择了“老子死也要求有垫背”的高级死法,拉住了苦求麻雀n年的萨拉查一起沉入海底,死前:“卡琳娜!!!爸爸的几十亿存款拿去花,一定不要借杰克!!!”

   巴博萨船长的一生,跌宕起伏。落大起起起起起起起落。

    也是一位感人的人呢······



   (下期给你们讲萨拉查的一生,我现在要打工了)

     (私心打tag)

玛利亚•沃尔德

感谢大大

大家都来看这位大大的文啊@华兮.安小迪

他的文章写的特别好,特别充分。


大家关注一下他哦😊


希望大家多多分享,多多收藏!

信我的没有错!

大家都来看这位大大的文啊@华兮.安小迪

他的文章写的特别好,特别充分。



大家关注一下他哦😊


希望大家多多分享,多多收藏!

信我的没有错!

华兮.安小迪

清晨的初光,有你的味道

  来自玛利亚·沃尔德小姐点的梗。


  “海上亡灵千千万,杰克船长惹一半。”在第无数次重温《加勒比海盗》后,玛利亚倒在沙发边笑边说。不知不觉,睡着了。

   等她再次睁眼时,发现软软的沙发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坚硬的甲板,而且。。。饱经沧桑。。好吧,破的不行。

  玛利亚吓了一大跳“这哪儿啊???”当她坐起来时,发现四周都是一群衣衫褴褛的粗鲁男人,更是又吓了一跳。看看自己的身上,穿着轻薄的睡裙,是在家里穿的,上面不知道被谁盖上了一件破破的外套。

  “哦,我...

  来自玛利亚·沃尔德小姐点的梗。


  “海上亡灵千千万,杰克船长惹一半。”在第无数次重温《加勒比海盗》后,玛利亚倒在沙发边笑边说。不知不觉,睡着了。

   等她再次睁眼时,发现软软的沙发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坚硬的甲板,而且。。。饱经沧桑。。好吧,破的不行。

  玛利亚吓了一大跳“这哪儿啊???”当她坐起来时,发现四周都是一群衣衫褴褛的粗鲁男人,更是又吓了一跳。看看自己的身上,穿着轻薄的睡裙,是在家里穿的,上面不知道被谁盖上了一件破破的外套。

  “哦,我亲爱的小姐,您终于醒了~”一个带着船长帽,画着夸张的黑眼影,丁零当啷的满身挂件。窈窕的身姿,还有翘起的兰花指。

   “杰克船长?杰克·斯派洛船长??!”玛利亚吃惊地望着他,震惊中加存着一缕兴奋和激动。“杰克斯派洛啊!!”玛利亚想“太好看了啊啊啊!!!神仙啊!!!妈呀不行了太撩了!!!玛利亚,你要意志坚定,可是真的太撩了啊啊啊!”

  “你看看,你们都学学,什么叫说话的艺术???对嘛,初次见面就知道叫船长,下次让那群英国佬好好跟这位小姐学学!!!”杰克在一旁兴奋地说。

  “船长,可这个女人,凭空就出现在甲板上,身上一点也不湿唠唠的,很奇怪啊,而且穿着也很奇怪。”一个船员说道,是吉普斯。

  “好了,言归正传。小姐,您叫什么名字?”“玛利亚,玛利亚·沃尔德。”“您是哪国人?”“从小流浪,无处可容身。”(废话,跟你说我都不是这个时间段的人你信么)杰克微微一皱眉,“那你愿意留在船上吗?”

  玛利亚听到这个选择,双眸顿时亮了起来,毫不犹豫地说:“我愿意!”杰克也微微一笑:“那好吧,从此以后,你负责饮食。”

  “是!!!”“嗯???”杰克盯着她。

    “是!!!船长!!”杰克满意的笑了,走了。

  可是杰克发现,虽然实际上让她留在船上是为了让她照顾饮食。而实际上。。。

       这小家伙还不能完全独自生火!!!!而且差点没把船炸掉!!!

   “小姐,我改变想法了,您去擦地吧。”

     半个小时后,杰克崩溃的看到了鬼画般的甲板。。。

    “吉普斯,过来重新擦地。”


  到了晚上时,玛利亚才发现,自己居然要睡在地板上,和一群男人!!!她欲哭无泪,可怜巴巴地望向杰克,而杰克仿佛并没有接受到求救信号,而是抱着肩膀,翘起兰花指,指指她的脑门“怎么了,快睡啊,明天要早起的,杰克船长的规矩可是非常严苛!!!”

   “可是······”她不能睡在冰凉的地板上,冰凉的地板,男人们的鼾声,想想就可怕。可是她也没办法,只能扯下身上的外套,垫在身子底下,在这一天的奇遇中,沉沉的睡去了。

   第二天早上,她起来了,环顾四周,已经不再是冰冷的甲板而是一盏铺着床单的小床。她看了看四周,杂乱无章的海图,到处四散的朗姆酒的酒瓶。

   “杰克船长的卧室······”

   她快速披好衣服,走出去,发现杰克正在桅杆上注视这自己。阳光照在他身上,他咧嘴一笑:

     “早上好啊小姐!”

    她的眼眸中充满了他

   他也亦然

玛利亚•沃尔德

海盗养成记4

不知道这周能不能双更,先摆一个放在这里。


在夜里下起了暴雨,中间还响着阵阵的雷声,海水拍打起的浪花不断冲在甲板上,与雨水混杂在一起,冲刷着那些恪尽职守的水手们,船身左摇右晃,雨水浸透了一切能见到的物体和人,水手们一刻不敢懈怠着清理着甲板的水渍,并且拉动船身。

威廉拽着绳子晃来晃去,不知是海水还是雨水,他整个人浑身上下湿透了,完全失去了以往的那些英俊潇洒气概,他吃尽了苦头,却更加坚定了自己救出心上人的决心。

杰克即使迎着大雨,也依旧不减风范,他一手转着船舵,另一只手拿着那个罗盘,闪电在他身后响起,即使海水或是雨水扑过他的衣服或面颊,他也丝毫不在意。

玛利亚在船舱里,仔细包扎着...

不知道这周能不能双更,先摆一个放在这里。




在夜里下起了暴雨,中间还响着阵阵的雷声,海水拍打起的浪花不断冲在甲板上,与雨水混杂在一起,冲刷着那些恪尽职守的水手们,船身左摇右晃,雨水浸透了一切能见到的物体和人,水手们一刻不敢懈怠着清理着甲板的水渍,并且拉动船身。

威廉拽着绳子晃来晃去,不知是海水还是雨水,他整个人浑身上下湿透了,完全失去了以往的那些英俊潇洒气概,他吃尽了苦头,却更加坚定了自己救出心上人的决心。

杰克即使迎着大雨,也依旧不减风范,他一手转着船舵,另一只手拿着那个罗盘,闪电在他身后响起,即使海水或是雨水扑过他的衣服或面颊,他也丝毫不在意。

玛利亚在船舱里,仔细包扎着自己的伤口,旧伤又一次裂开使她的脸色苍白无力,她暗暗接了一些血液放进小瓶里,希望这些血液能派上用场。

此刻,她望见窗外的水手们吃力地工作着,认为自己不能呆在船舱里坐视不管,她遮掩好伤口,很快跑出了船舱。

冷风和海水扑面而来,她艰难地抹了一把脸,踉踉跄跄地朝着站在船前方一脸镇定自若的杰克走去。
一个大浪打过来,玛利亚迅速回撤,却还是不幸被打湿袍子和鞋袜,险些跌倒在地上。

威廉望见了她,大喊着:“玛利亚小姐,这里有我们就足够了,你可以进船舱避避雨。”

玛利亚也大声喊着,避免自己的声音被雨水浇没:“我们现在都是海盗,我要遵守海盗的规则。”

威廉听到这话,头脑有些发愣,他现在是……海盗吗?

“船长,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

杰克闻言回过头去,他的全身也已被海水冲刷湿透,但那双眼眸依旧沉稳有力,暴风雨为他镀上了一层光晕,让人情不自禁被他吸引,无法自拔。玛利亚愣了片刻,一个浪花拍过,她向甲板倒去,被一只强有力的手臂紧紧抓住,玛利亚吃痛地轻嘶一声,是杰克。

杰克讥诮的说:“宝贝儿,你回船舱去就是对我们最大的帮助了!”

玛利亚轻巧的甩开他,扶住船身以尽力保持平衡:“你是什么意思?”

罗盘动了动,杰克顺着指针看去,竟是浑身湿透,冷的打颤的她。

“真是见鬼,这罗盘是不是坏了?”

杰克扫了玛利亚一眼:“你站到一边去。”

玛利亚依言照办。

指针不屈不饶的依然指向她。

杰克突然想放弃这个罗盘。

“怎么了,船长?”

“罗盘能够指出……”

“你心中所想!”两人同时开口。

“你怎么……”杰克诧异。

“以前听说过。”玛利亚默默回答。

“好吧,我想找到黑珍珠号的位置。”杰克暂时解除疑惑,把罗盘递给玛利亚,玛利亚撩开挡脸的头发,一只手接过罗盘。

罗盘缓缓转向了海面的右方。

杰克嘴角勾出一丝微笑:“很好。”

威廉和吉布斯被海水冲刷在甲板的一侧,两人艰难地站起,威廉死命拉着帆绳,一边大声询问吉布斯:

“我们用一个坏掉的罗盘,怎么到的了找不到的小岛?”

“这个罗盘指不了北,不过我们又不是要去北方。”吉布斯勉强回应。

吉布斯跑上船头,大喊:“我们应该把帆收起来。”

杰克不容置疑:“它还撑得住。”

“在这个节骨眼上,你怎么还这么乐观?”

杰克冷笑:“我们就快追上了!”

在狂风暴雨中,这艘船乘风破浪,为这空无一人的海上增添了一道诡异的美景。


清晨,雨停了。

雾气朦胧,伊丽莎白透过窗子,担忧的望着外面的风景,她一夜未眠,害怕这枚金币是否会给她的爱人和她带来厄运?

门打开了,两名面目可憎的海盗凶神恶煞的闯进来:“该走了,小妞。”

巴博萨帮她系上那枚金币项链,她和剩余的海盗们一起前往那个洞穴,四周渺无人烟,使她的内心增加了恐惧。


海面恢复了平静,大雾弥漫,整个大海都有些乌沉沉的,一眼望不到远方。

就在这气氛中,拦截者号一点点前进。

鹦鹉叫道:“死人不说话!”声音在空中格外恐怖。

玛利亚的头昏昏沉沉,还有些痛,她轻轻甩了甩让自己保持清醒,脚步也有些不稳。

水手们倚靠在船沿上,吉布斯说:“真是恐怖到极点,不知道有多少水手死在这儿。”

船底的龙骨穿过断开的沉船上方,几只双髻鲨围绕着船边游来游去。

杰克没说话,观察了一下手中的罗盘指针,等了一会,又塞回兜里。

玛利亚看了他一眼,把身子靠在相反方向的船沿上,闭上眼睛,补回昨晚的一些睡眠。

但是,吉布斯给威廉讲述杰克如何脱离孤岛的时候,她还是听了一些。

当听到杰克被抛弃在孤岛那一段,她终于站起身来,走到船测,低头估量着船下的高度。

她忽然转头,恰巧对上了杰克的眼眸,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她看到了曾经的自己。

而杰克,似乎也失了神,片刻,他收回视线,转身发令:“降锚!”

“降锚!”水手们回应着。

“我要跟特纳先生上岸。”杰克瞪了威廉一眼。

吉布斯跟上:“船长,要是你出了事怎么办?”

杰克抿了抿唇:“那就遵守誓约。”

“是,遵命!”

“我也去。”玛利亚不知怎么站到他这边。

不知道为什么,她不想自己被抛下一人。

她也知道他们中间倘若一人出事,其余人便会弃他而去。

这就是海盗。

她不希望自己是这样,也不希望杰克这样。

尽管她知道他爱自由和大海。

杰克停住脚步:“你?”

威廉说:“小姐,这太危险了,你还是呆在船上比较好……”

杰克赞许地点头:“女人太麻烦,会给我们添乱的。”

“我不会的,请相信我!”

“吉布斯,把她绑起来,没有我的命令不许放她出来。”杰克再没看她一眼,头也不回的离开甲板,威廉尾随。

“哼!”玛利亚冷笑了一下。

吉布斯几个水手刚要把她绑起来,玛利亚腾空一跃,躲开几人,稳稳的落在崖壁上,看着下面吃惊的众人,甩了甩头发。

“想绑我,你们是没有机会的。”玛利亚从崖壁爬下,悄悄地潜入水中,不见了踪影。

吉布斯摊手:“这下惨了。”


洞里的海盗们狞笑着,推着伊丽莎白前进,来到洞穴中,伊丽莎白睁大了双眼,这里的宝藏琳琅满目,就算她是皇室宫廷的人,也不可能见过这么多宝藏,但她来不及细想,就被巴博萨推走了。

在洞穴中央,有一个巨大的石箱,箱前雕刻着阿兹特克人的古老符号。海盗们纷纷将银背银盘倒在宝藏堆上,两个相貌丑陋的海盗搬着一个木箱,其中一个说:“这十年抢来的金银财宝终于能拿来用了!”另一个海盗狞笑着,将木箱里的东西倒在地上,但两人发现这只不过是一把伞和一些衣服,那个海盗又说:“魔咒已解除,我们就发财了……你也可以买一颗玻璃假眼球。”

另一个海盗回答:“这一颗是有点不舒服。”

“别一直揉啦。”

旁边路过的黑人海盗默默的冲两人翻了个白眼,刚才那个问话的海盗狠狠地打了同伴一下。


小船缓慢的前进,威廉打着灯,杰克划着桨,路上两人还看到了一个头盖骨,威廉有些发怵的问:“你跟吉布斯说的是什么誓约?”

杰克淡淡的回答:“海盗誓约。要是回不去,就得留下来等死。”

威廉有些气愤的说:“海盗无论怎样也做不了英雄。”

“你这么看不起海盗,做的事情却跟海盗一样,你冲进大牢劫狱,偷走皇家海军的船舰,跟一群海盗航海……”

威廉透过灯光看见了水下的金币,杰克这时凑上前与他一同观看:“一心一意想要找到宝藏。”

小船靠岸,两人上岸,威廉反驳:“你说错了,我才不想要找宝藏。”

杰克老气横秋的说:“宝藏不一定就是金银财宝。”

威廉看了他一眼,被巴博萨的声音吸引目光:“各位,时候到了……”

下面那些海盗们纷纷响应。

“我们就快得救了!”

海盗们继续响应。

“咱们的痛苦即将结束了!”

威廉小声说:“伊丽莎白!”

此时的伊丽莎白抖动着嘴唇,倾听着巴博萨的对话。

…………

“就是这玩意儿!”巴博萨一脚踹开盖着石箱的箱门,伊丽莎白吓得往后退了一步,威廉看了杰克一眼,杰克不为所动。

……

“除了这一枚”巴博萨指向伊丽莎白胸口的那枚金币。

威廉想去救他的爱人,却被杰克一把拽回去,此时,巴博萨的猴子疑惑的朝他们望了一眼。

杰克告诉他:“我们要等到时机成熟。”

说完,他站起身来,跑向洞口,想找一个能够埋伏躲避的地方,威廉紧跟其后,追问着:“什么时机?对你最有利的时机?”语气中带着怒火。

杰克瞪大双眼,转过身去:“我问你,这一路上我有骗过你吗?”

威廉看着他。

“我知道你急着想救人,不过我要你留下来,试着别做蠢事。”

威廉望着杰克疯疯癫癫离开的背影,认为自己更不能相信这个海盗的决心增加了,他不想拿伊丽莎白的性命做赌注,他眼角一瞥,望见角落里有一根粗壮的船板。

杰克匿身于两个石块之间,悄悄观察里面发生的一切。

看着身后的黑影渐渐逼进,他嘴角勾起一抹笑。

“威廉!你休想!”

刻意压低而熟悉的声音,中间还带着些轻微的喘息,杰克惊异间回头,正是玛利亚抓住了威廉举起的船板。

“你怎么……唔!”

玛利亚眼疾手快的一把捂住他的嘴,压低声音:“你想我们被暴露么?”

三人屏住呼吸,几乎同时闪身躲到石壁后,杰克小心翼翼的朝洞内望了望,旋即转身问身边脸色有些暗淡的玛利亚:“告诉我,你怎么过来的?”

玛利亚轻轻一笑:“那几个人可关不住我。”

杰克咬牙切齿:“你这个海盗!”

玛利亚不以为然:“多谢夸奖。”突然,她意识到有些不对:“等等,威廉呢?”

杰克望向对面的石壁,本是威廉藏身的地方现在空无一人。

杰克也怔了一怔:“威廉那家伙呢?”

该死!玛利亚在心中骂了一句。威廉一定是去救伊丽莎白了,她拉起杰克向洞口跑去:“快走!”

威廉趁其不备,悄悄带走了被打晕的伊丽莎白和那枚金币。巴博萨等人本就对伊丽莎白的欺骗痛恨不已,此刻更是决定不能放过她。身后的脚步声越来越紧凑,玛利亚丝毫不犹豫,带着杰克穿梭在狭窄的石壁之间,匆忙中绊了一下,险些摔倒,是杰克拉住了她。

两人闪身躲在一面石壁后面。

月光如水,倾泻在洞穴之中。

玛利亚向身后一转,打算看看是否有敌情,一个骷髅头赫然在她眼前放大,张大嘴冲她呼啸而来,她条件反射地一拳头打上去。

“你知不知道吓唬人一点也不好玩吗?”

一瞬间,洞口亮了起来,周围是举着火把的巴博萨等人,他们用刀和枪包围了两人。

其中一个海盗疑惑的问:“你不是死了吗?”

“我没死么?”

“谈……谈谈谈……谈???”杰克一句话憋了半天也没能说出个理所当然,玛利亚默默提醒:“谈判。”

“谈判?对,谈判!”

两个海盗中的那个面目狰狞地质问杰克:“哪个猪头发明谈判这字?”

杰克用手挡下枪口:“一定是法国佬。”


……………


“你是怎么逃离那座小岛的?”巴博萨看着自己昔日的船长,他本以为把他丢在那个荒岛他必死无疑,很快就会化为一堆白骨,他没有想到,在这里竟然还能和他相见。

杰克优雅地靠在刀柄上,神情中带着不屑:“你把我丢在无人荒岛的时候,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

巴博萨示意他说下去。

“我是杰克•斯派洛船长。”

玛利亚勾起了嘴角,她知道,只要杰克说了这句话,那他做的事就一定不会平凡。

巴博萨恍然大悟,慢慢逼近杰克:“哦,我这次不会犯同样的错误啦!”他转过头去:“各位,你们都记得杰克•斯派洛船长吧?”

“是啊……”

“杀了他。”巴博萨淡淡的吩咐,眼角瞥见一旁的玛利亚,了然一笑:“不要担心你会孤独,我会让这个女孩,哦不,你的女儿陪你一起……”

“巴博萨先生,你真的很烦,而且我并不是他的女儿。”玛利亚一脸平静回答。

“不管是不是,你都别想活着出去了……”

“你以为你能……”玛利亚刚想反驳,被杰克打断,杰克不慌不忙的说:“那女孩的血没有用,对吧?”

“而且我没听说过特纳家族有女儿。”玛利亚适时补充。

巴博萨闻言脚步一顿,停在原地:“等一下!”他的脸上浮现出笑容:“你知道我们需要谁的血?”

“我当然知道。”杰克像一只狡猾的狐狸一样,微微翘起嘴角。

“告诉我,是谁?”枪口直直对着两人。

“你要先答应我们不杀我们。”玛利亚突然发话。

巴博萨盛怒将手枪上膛,尖锐的声音刺破耳膜:“告诉我!!!”

玛利亚倒是不紧不慢:“我曾听说,比尔•特纳死后留下一个独生子,由他的母亲抚养长大,他的名字叫威廉•特纳。”她一边说,一边摆弄着胸口的挂坠盒,丝毫没有任何畏惧。

杰克怔住,皱起眉头,他记得这件事情除了吉布斯之外根本没有另外的人知道,难道这个小女孩偷听了他们的谈话?那她究竟是什么人?在他们身边有什么目的?她为什么要出言提醒他呢?

玛利亚望着所有海盗,心中倒是开心,这么多年来,终于有了些合适的对手,让他们来吧,她可没对什么东西畏惧过。

而在场的海盗们,全部都被这个小姑娘的气场震慑到不敢说话,想必,他们心里也在想她究竟是何等人物呢。



彩蛋:

杰克:你为什么不怕那么多的人啊?

玛利亚:我怕他们干什么?我怕过人吗?

杰克:有道理有道理。

(很久以前)

小小的理查德:姐姐,姐姐,我想要吃棒棒糖,还有巧克力。

玛利亚:不行哦。

理查德:(卖萌)姐姐~~~~

玛利亚:(冷漠)不行!

理查德:(´;︵;`)嘤嘤嘤嘤嘤嘤嘤

玛利亚:……………对不起弟弟你想吃什么我都给你买以后姐姐把自己所有好东西都给你只要你别哭了哦哦

玛利亚•弟控•沃尔德




























爱德尔滋

【萨杰】车哦!


图片,

即兴开了一辆车。。困死了。。补会觉先www|・ω・`)


【萨杰】车哦!

   

图片,

即兴开了一辆车。。困死了。。补会觉先www|・ω・`)


爱德尔滋

突然想拉郎。。。

我知道这可能脑洞有些大。。但我想让雷狮和麻雀互动,如果他们换着对方衣服穿的话。。。雷狮可能会吐槽说为什么身上要弄这么多东西,和女士的蕾丝,还有母亲的头骨。。而杰克可能会吐槽泡泡袖和厚厚的鞋跟。。


而且突然脑补到186的雷狮低头看178的麻雀麻雀233333


而且两个人都是海盗船长。。完了。。我想拉郎😂

   

我知道这可能脑洞有些大。。但我想让雷狮和麻雀互动,如果他们换着对方衣服穿的话。。。雷狮可能会吐槽说为什么身上要弄这么多东西,和女士的蕾丝,还有母亲的头骨。。而杰克可能会吐槽泡泡袖和厚厚的鞋跟。。

    

而且突然脑补到186的雷狮低头看178的麻雀麻雀233333

    

而且两个人都是海盗船长。。完了。。我想拉郎😂

华兮.安小迪

###脑洞,点梗###

###点梗###

谁都行

穿越梗(我太想写这个了)

魔道祖师   天官赐福   阴阳师   加勒比海盗  

啥都行,点就写(乙女 原创女主 或者甲中人物穿越到乙中)

啥都行,点就写

评论/私聊

#占tag道歉

###点梗###

谁都行

穿越梗(我太想写这个了)

魔道祖师   天官赐福   阴阳师   加勒比海盗  

啥都行,点就写(乙女 原创女主 或者甲中人物穿越到乙中)

啥都行,点就写

评论/私聊

#占tag道歉

夜依狐

他已被世界遗弃(3)

吸血鬼准将×普通人勋爵


一杯深褐色如同咖啡的药物被他勉强服用了一半,而剩余的一半则是无论如何也没办法被吞咽下去,痛感没有丝毫减弱,或者说胃药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起效,贝克特犹如受了致命伤的小兽,靠着椅背尽量缩小自己的体积,而后他忘记了自己是如何从椅子上转移到床上的,可能是诺灵顿把自己扛过去的吧,只记得似乎一眨眼的时间,昏黄的灯光就已经消失,身下由椅子换成了床垫,再然后就是一件被丢在自己身上却不属于自己的墨蓝色海军外衣,他没做什么多余的事情,只是把自己整个人尽量缩在那件外衣里,他听见诺灵顿有些嘲讽意味的笑声,也感受到突如其来的温热体温,勋爵没管那么多,只是追寻着热源向前,或许...

吸血鬼准将×普通人勋爵


一杯深褐色如同咖啡的药物被他勉强服用了一半,而剩余的一半则是无论如何也没办法被吞咽下去,痛感没有丝毫减弱,或者说胃药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起效,贝克特犹如受了致命伤的小兽,靠着椅背尽量缩小自己的体积,而后他忘记了自己是如何从椅子上转移到床上的,可能是诺灵顿把自己扛过去的吧,只记得似乎一眨眼的时间,昏黄的灯光就已经消失,身下由椅子换成了床垫,再然后就是一件被丢在自己身上却不属于自己的墨蓝色海军外衣,他没做什么多余的事情,只是把自己整个人尽量缩在那件外衣里,他听见诺灵顿有些嘲讽意味的笑声,也感受到突如其来的温热体温,勋爵没管那么多,只是追寻着热源向前,或许这就是第二天清晨他醒在准将视线下的原因。

      一睁眼就看到准将对贝克特来说不能算是一件好事,他昨晚快被无休止的胃痛折磨死了,以至于起床时眼底挂了浓重的一层疲惫,身上的衣服似乎也因为困倦而显得有几分沉重,抬手想要伸个懒腰,却硬生生被眼前那人惊出一脸恐惧,准将淡褐色且堪比鹰隼的锐利目光尽数铭刻在自己面上,那是欧洲灰狼盯住猎物时的独有眼神。

     

      “准将先生,现在这样未经允许留在勋爵寝间过夜是属于以下犯上,鉴于你平时的优秀表现以及对皇室的忠诚,我可以当做……唔!”


      口唇因为实在太唠叨而被诺灵顿单手捂上,无法发出任何声音,那只小狐狸便被逼出了野性,学着准将昨晚的凶狠样子张口咬向他贴在自己唇线上的手。痛感和一阵湿热同时附上皮肤,这勋爵不仅用四颗犬齿撕开了他的掌心,还不肯松口,滴滴血珠顺着皮肤滑进贝克特的口腔内,一阵腥咸,那人终是因为恶心的铁锈味而张了嘴,准将却没有要放开他的意思,直到外面传来尖叫声以及呼唤勋爵的声音


“勋爵!两艘海盗船同时出现在了一个巨大漩涡里!”


      年轻的董事长想要起身,却被一只手压回枕头间,他挣扎了许久,又一次恶劣的撕咬上诺灵顿,于是准将知道他是真的生气了,便松开了禁锢,那人迅速翻身起床,比往常要混乱许多的思维让他有些烦躁,草草将袖口向上翻了两翻,套上外套便疾步走到甲板上,眼前不足一海里处有一个巨大的漩涡,而黑珍珠正和飞翔的荷兰人交火,两边不可开交 直到……直到望远镜映出戴维琼斯的心脏被小刀所刺穿,而那个该死的铁匠被剖出心脏成为了新领袖,两艘船的船长以极快极默契的目光望了一眼对方,而后一并向贝克特所在的船驶来。如同昨晚刚清醒时看见准将一样,无数凉意由脚跟升腾到脊椎,贝克特知道这绝对不是一件好事,两艘船炮门全开,从两侧准备好了进攻,而勋爵突然有一瞬间的晕眩,或许他认为只有一瞬间,事实上这两艘船已经向努力号开始攻击,炮弹一个个砸在自己身后,碎开的木屑一点点犁开血肉,幸运的是深色外衣让血迹没那么明显,不只有飞泄的木片,还有两艘船上船员们的疯狂进攻,数十发甚至数百发子弹击中了船身,好巧不巧,其中有三颗优秀子弹,一个卡进了勋爵的右锁骨,一个不偏不倚粉碎了心脏,而另一个洞穿了侧腰,他就这样倒在地面,纤细的指节掩上伤口,除了一手猩红却什么都没能得到,几乎所有船员都弃船逃走了,而他则是留在了努力号上层的甲板上,直到诺灵顿从容的从一堆残骸中迈步出现在他面前,总之,最后两艘海盗船都停在了距离努力号极近的地方,他只看见准将出现在视线内,身上染着大片血液却依旧笔直站立在和两位船长隔着十几米距离喊了些什么,然后他就彻底昏死过去。


Claire

后来一切都好——楔子

  这是我写这个系列的原因。


作家铁凝的笔下,一位犹太男孩写故事,所有的故事的结尾,他都会豪气地加上一句——后来一切都好。


 后来一切都好,没有悲哀凄厉的轨迹,没有践踏成泥的梦想,没有戛然而止的生命。

  这是我写这个系列的原因。

       

作家铁凝的笔下,一位犹太男孩写故事,所有的故事的结尾,他都会豪气地加上一句——后来一切都好。


 后来一切都好,没有悲哀凄厉的轨迹,没有践踏成泥的梦想,没有戛然而止的生命。

Claire

加勒比海盗同人文字游戏:人鱼 路线 9

       你成功地避开了危险,但是死伤惨重的人鱼族群将临阵脱逃的你视为叛徒,首领嘉玛下令将你处死——将你绑在岸上活活晒死。


达成be结局:【叛逆者的下场】

       你成功地避开了危险,但是死伤惨重的人鱼族群将临阵脱逃的你视为叛徒,首领嘉玛下令将你处死——将你绑在岸上活活晒死。




达成be结局:【叛逆者的下场】

Claire

加勒比海盗同人文字游戏:人鱼 路线3

      你来到了龟岛,岸上很热闹,这一天来龟岛停靠修整的船只似乎格外多。你不敢靠近,还好。正值夜晚,浓重的夜色为你提供了掩护。

       你躲在一艘海盗船的船舷,船底的藤壶

为你提供了绝佳的攀援物。

      灯火通明的酒馆里传来妓女的娇笑,还有水手粗俗的吆喝。朗姆酒蒸腾的气息浮荡在空气中,几个醉鬼在大街上走着,又很快一头栽倒。如果他能爬起来,那么会再找一个船队,直到再次攒够钱来龟岛上一醉方...

      你来到了龟岛,岸上很热闹,这一天来龟岛停靠修整的船只似乎格外多。你不敢靠近,还好。正值夜晚,浓重的夜色为你提供了掩护。

       你躲在一艘海盗船的船舷,船底的藤壶

为你提供了绝佳的攀援物。

      灯火通明的酒馆里传来妓女的娇笑,还有水手粗俗的吆喝。朗姆酒蒸腾的气息浮荡在空气中,几个醉鬼在大街上走着,又很快一头栽倒。如果他能爬起来,那么会再找一个船队,直到再次攒够钱来龟岛上一醉方休;如果再也爬不起来,那么他的尸体会被地头蛇秘密处理掉。

        这就是龟岛,它像一位狂野又危险的女郎,吸引着冒险家们前仆后继地来到这里。说不清它阴暗角落里堆积的骸骨,比起赌桌上摆放的黄金,哪个更多。

         偷了一艘小船上的衣服,擦干尾巴成功变身的你来到了酒馆门前,犹豫着要不要进去。

         

         又一个醉汉被丢出酒馆了酒馆,差点撞到你身上。你赶忙躲开,只见那人伏地呕吐了一会,又摇摇晃晃爬了起来。


      你借着酒馆门口的灯光看清了他的脸。

        居然是杰克•斯帕罗!


你选择:

(A)装作没看见,进酒馆(路线10)

(B)停下来,跟他搭讪(路线11)


Claire

加勒比海盗同人文字游戏:人鱼 路线2

你从白帽湾的海面下浮出。

月朗星稀的夜晚,你看见前方不远处是安妮女皇复仇号,同胞们发出的人鱼特有的语言在你耳畔响起:

人类来了——

你会选择:

(A)跟着大部队游上前去(路线8)

(B)远离交火地带,走为上策(路线9)


你从白帽湾的海面下浮出。

月朗星稀的夜晚,你看见前方不远处是安妮女皇复仇号,同胞们发出的人鱼特有的语言在你耳畔响起:

人类来了——

你会选择:

(A)跟着大部队游上前去(路线8)

(B)远离交火地带,走为上策(路线9)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