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加勒比海盗

92.1万浏览    8805参与
JessicaZhao

【综英美】画像

⚜️这里杰西卡


⚜️@秦阡邪 快来领取你的猫猫史波克和“严肃”的勋爵


⚜️内含: 史波克 卡特勒贝克特


Enjoy~♥️


史波克 (AOS版) 


“Come on Jim!” 你无奈地站在医疗床旁边,这是今天数不清第几次你的上司“老骨头” 开始抱怨那个年轻的小舰长了,此时一个受伤的红衫在躺床上昏迷不醒,轮机室刚刚发生了一起意外,它的起因就连轮机长也摸不着头脑。 你拿着三录仪,准备治疗。 


“我想这里真的没有你的事了,你最好去舰桥上跟舰长汇报一下损伤的...

⚜️这里杰西卡


⚜️@秦阡邪 快来领取你的猫猫史波克和“严肃”的勋爵


⚜️内含: 史波克 卡特勒贝克特


Enjoy~♥️


史波克 (AOS版) 


“Come on Jim!” 你无奈地站在医疗床旁边,这是今天数不清第几次你的上司“老骨头” 开始抱怨那个年轻的小舰长了,此时一个受伤的红衫在躺床上昏迷不醒,轮机室刚刚发生了一起意外,它的起因就连轮机长也摸不着头脑。 你拿着三录仪,准备治疗。 


“我想这里真的没有你的事了,你最好去舰桥上跟舰长汇报一下损伤的情况。” 麦考伊医生说。


你连领命离开,奔跑在长长的过道里,许多船员 纷纷将目光投到你的身上,你无视了他们,因为你还有使命在身。 


“(    ) 护士请求进入舰桥。” 


“请求批准。” 柯克舰长的的话音刚落,门就打开了,你假装严肃的看着手中的伤亡报告,一个字一个字地念了出来。 


“此次事故并没有造成严重损失,只是两位轮机部的人员受了轻伤,暂无大碍。” 


柯克点点头,你便立即要求返回医疗湾,在你离开之前,你偷偷往旁边撇了一眼,你的半瓦肯人男朋友史波克正站在一个新来不久的科学官旁边,眉头紧皱,看样子那个新人很快就要出现什么错误似的。 


你笑了笑,看着他严肃的样子, 突然, 一个念头出现在你的脑海里,下一秒,你感觉你突然就要笑出来了,为了保持专业,你尽快地离开了舰桥,今天晚上你准备给史波克一个惊喜。 


你回到医疗湾,拿起你的数据板,给史波克发了一条信息。 


“今天晚上我就在医疗湾过夜了,这些病人需要每三个小时换一次药膏,明天早上见~” 


当你路过你们的房间时,把橱子里的那套画具拿了出来,然后趁老骨头不注意偷偷地藏到了病床的下面。 


夜晚降临了,等到那几个红衫伤员都安睡了,你打开颜料盒, 取出笔刷,你在脑海中一遍一遍地回忆史波克的模样,尖尖的耳朵,典型的黑发,你非常的兴奋,特别期待第二天早上他见到这幅作品的样子。 


你整个过程都在偷笑。


“各位早啊!” 你来到餐厅,发现苏鲁,乌胡拉与契柯夫正在一起谈天,你把画藏在背后,神神秘秘地走了进去,还是苏鲁先发现了你。 


“早啊!” 苏鲁说。


“你背后拿的是什么东西呀?” 那个带着俄罗斯口音的男孩问到。 


你半遮半掩地将那幅画从背后拿出来,他们先是愣了一下,然后苏鲁便哈哈大笑起来,而契柯夫则差点把牛奶喷了出来。 


“抱歉。” 契柯夫赶紧捂住嘴。 


在那幅画里,你给史波克画上了一双猫耳还有猫猫胡子,与他严肃的神情成了对比。 


“你觉得他会喜欢吗?” 苏鲁使劲的憋住笑声,同时乌胡拉也试着平顺自己的呼吸。 


“当————” 


就在这时,史波克来了,他面无无表情地你们,你朝他微微一笑,便三两步走上去,将画塞进他的手里,他愣了好久,才说。 


“这不符合逻辑。” 


你早猜到了他会这么说所以一点也不惊讶,但是他没有把画还给你,而是端详了好久,大家都屏息凝神地观察着这个半瓦肯人的反应。 


“谢谢你,虽然这并不符合逻辑,但是我很喜欢。” 



贝克特


你无聊的坐在贝克特办公室的沙发上,打量着四周,总觉得貌似缺了一点什么,周围全都是棕色的颜色,显得非常的严肃,没有一丝趣味。 


“我真的不知道卡特勒到底为什么可以整天坐在这么单调的地方而不感到无聊。” 


你自言自语到,扫视着周围的环境,直到你的目光落在了他挂在办公桌背后的画像上,他严肃认真的表情令你感到非常的陌生,你认识的卡特勒贝克特,并不是那种非常严肃的人。 


“或许我可以做点什么。” 你自言自语到,直到一个念头像流星一般划过你的脑海。 


“这样一定可行!” 你二话不说,立即去找卡特勒了,你要给他画一幅画像,一副特别的画像。 


“亲爱的找我有什么事吗?” 卡特勒与一个下级军官在商讨问题,那个军官见你来了,恭敬的鞠了个躬,你示意他不必那么做。 


“那个,我想给你画一幅画像,不知道你有时间嘛。” 你看着他,希望他可以答应,那位军官见状便暗示到自己的任务完成了,可以走了,卡特勒也没有让他多留。就让他走了。 


“严肃一点,这可是在办正事。” 


你拿出颜料盒,找出来一块空白的画布,搬来一把凳子,让卡特勒坐下,而你则一本正经地开始绘制了起来,很快的便起完了底稿。 而卡特勒呢,则被迫严肃的面向你,他尽量将他的神情放的稍微缓和一点,省着吓到你。 


他仔细的观察着你的一举一动,突然有一股想笑的感觉, 但是他知道他不能移动,如果他移动了,你就需要多费一点时间去修改。 


“完成了!” 经过差不多快一个小时的绘画,你终于完成了那副心目中的画像,由于考虑考虑到时间问题,你只画了半身像,并没有画全身的。 


卡特勒松了口气, 他早已等不及想看看你为他画的成品了。 


第二天,卡特勒办公桌背后的画像上不见了,代替而之的是你的作品被挂在了那里。 


----------

希望你可以喜欢💕


第一次写ST的乙女,有点紧张




Nikkya_柏雯希

『加勒比乙女』当你被人欺负

[图片]
[图片]xxs 文笔,轻喷谢谢


xxs 文笔,轻喷谢谢

春よ、来い

East Wind 【POtC的17周年贺文之一?】

日期新鲜的一些文章都算在这次贺文里,包括17 Years的那些火漆。


【Angelica相关】【第二人称】【乙女?】

  你或许在别的什么地方听说过她,和Edward Teach,或者Jack Sparrow一道提起。

  但她并不是那两位传奇海盗的附属品,她把很多东西都内化为自己的。她落刀很快,在见血之前倒会吹声口哨;要么是她更喜欢的,埋伏很长时间,在时机成熟的一刻点上一把火。

  你不用动脑筋想你为什么会被她盯上,她想那么干。

  女人才懂女人——她说过这句话。连美人鱼那种高贵生物都可以用点阴谋诡计,一个普通人类当然也没问题。没几个女人喝得惯小酒...

日期新鲜的一些文章都算在这次贺文里,包括17 Years的那些火漆。


【Angelica相关】【第二人称】【乙女?】

  你或许在别的什么地方听说过她,和Edward Teach,或者Jack Sparrow一道提起。

  但她并不是那两位传奇海盗的附属品,她把很多东西都内化为自己的。她落刀很快,在见血之前倒会吹声口哨;要么是她更喜欢的,埋伏很长时间,在时机成熟的一刻点上一把火。

  你不用动脑筋想你为什么会被她盯上,她想那么干。

  女人才懂女人——她说过这句话。连美人鱼那种高贵生物都可以用点阴谋诡计,一个普通人类当然也没问题。没几个女人喝得惯小酒馆里的劣酒——她们根本不怎么喝酒;你失去个人意识比她预计得慢,这让她重新安排一下计划。

  不论怎么说,躺到床上去是最后结果。Queen Anne’s Revenge虽然臭名昭著,船长室的床倒挺软,适合一场没有爱的性。

  修道院里不知时长的一段日子给她那一点温情上了锁,她不至于在出海的时候把它们全丢了。但你并没有太多忍耐力,她少女时代的温存和之后的大部分暴力相比根本安抚不住一个没做过爱的女人,你只是觉得胃袋像是要被从中间拧下来,然后波斯地毯就被吐得一团糟。

  呕吐使醉鬼清醒,你后知后觉开始恐慌,那张地毯比那一酒馆的货色都贵上几倍,身边是还没脱得彻底的危险分子,她的杀人事迹早就被说烂了,明天可能会再多一个“杀掉弄脏波斯地毯的酒鬼”。

  女海盗一直不说话,太过安静,滋生更多恐慌。

  “现在醒透了?”

  泼过一杯红酒之后她才开口,西语尾音上翘,配英语有些滑稽。第一次亲身接触到高级酿造物使你不由自主地愉悦,前胸和脸上尤甚。这时候最好只点一点头,防止胃里反上来的兑水酒液和胃酸混合发酵的玩意儿搅乱空气里的果制香气。

  “水桶在甲板上。”

  你是得出去了,无论怎样得先照顾好自己的嗅觉。

  帆布是暗红的,今夜风声太大,刮得它们飒飒作响。污水从甲板缝隙里渗下去,法国南部的葡萄和本地麦地里的麦子现在有机会碰到一起,只可惜他们关系不合,在木头缝里打起来了。你专注于观战,无暇顾及其他。

  但走神使得事态发展到其他地步,在船长室里就能解决的事情现在被安到主桅杆边,而拒绝的余地为零。铁打的锁链撞在木头上一声声闷响,它实在不够长,只够三两步内的自由移动。——这声音可千万别达到把人吵醒的频率。

  ......今晚风声够大的。


Fin

慕佐MussoMoorke_

巴杰 正中下♂怀

@卓雅(已开学) 是这位老师之前找我联文()不知道这位小可爱还记不记得但是我记下🌶

祝7月9日加海1上映17周年快乐🌶

希望还能加海6还能有普老师和雀雀

也祝大家每天都能像梅女表忌日一样开心!


清风拂在辽阔的海面上,荡起了一片片水花。

可船并不是人,不懂得欣赏这些,只是径直压过去。

黑珍珠号的大副先生——Hector Barbossa一手掌着舵,一手拿着他最爱吃的青苹果。初阳的光照耀着他那顶大帽子上的羽毛。风平浪静。


可船长室里又是另外一番样子。

嗜好朗姆酒的船长——Captain Jack Sparrow正躺在湿暗的床上...

@卓雅(已开学) 是这位老师之前找我联文()不知道这位小可爱还记不记得但是我记下🌶

祝7月9日加海1上映17周年快乐🌶

希望还能加海6还能有普老师和雀雀

也祝大家每天都能像梅女表忌日一样开心!



清风拂在辽阔的海面上,荡起了一片片水花。

可船并不是人,不懂得欣赏这些,只是径直压过去。

黑珍珠号的大副先生——Hector Barbossa一手掌着舵,一手拿着他最爱吃的青苹果。初阳的光照耀着他那顶大帽子上的羽毛。风平浪静。


可船长室里又是另外一番样子。

嗜好朗姆酒的船长——Captain Jack Sparrow正躺在湿暗的床上,七扭八歪的享用着他的Rum。

大概是船舱内空气太闷了吧,于是他走下了他的“小公主床”。去了甲板上。


相比低俗无趣总想着泡船长的Barbossa先生,船长本人倒是有风趣的多。 他歪歪扭扭的走到栏杆出,半撑着身子趴下,欣赏着他所热爱的大海。

但该死的上帝并没有告诉我们可怜的船长先生,他的姿势以Barbossa的视角看有多妩媚。大副先生的眼睛定格在了船长的身上,以至于他逐渐把掌舵的那只手撒开都毫无感觉了。


暗礁总是掩藏在碧蓝的深水之下,它无疑是美丽的,但却更是危险的。

尤其是对于开船时不看路的行为。

好在他们仅仅撞上了一个小的不能再小的礁石,但这都是后话了。


只听“duang~”(霸王防脱洗发水付费)的一声,Pearl的船头就撞在了一块石头上。整条船向前倾斜,无论是酒桶还是大炮亦或是船员都不可停下的往前倒。

在船尾的Jack自然也逃不过物理定律。

Hector则很好的抵在了舵上。


Jack从船尾的高台处摔下来,硬生生摔倒了Hector的怀里。

“ahhhh”Hector被砸的挺疼,毕竟船长的体重…

(再往下说小麻雀该暗杀我了)

“ohhch,burger.”Jack骂了一句。


大副扶好他的帽子,站了起来

对着还在自己怀里发醉的船长说了句什么

那句话没人听清,但所有人都看到,船长的脸红了。




小番外:

说白了就是刚才那句话

“既然船长把本人当成人肉防护网,还把本人撞疼了,总该赔偿点什么吧。”

“赔偿?没钱,酒绝对不给。该  该是你向本船长上供才对。”

“不不不 本人不要钱财与朗姆酒。本人想要船长先生肉偿。”


从此以后,小麻雀再也没管大副先生叫过Barbossa,毕竟他都是捏着兰花指,妖娆的贴到巴巴爸爸身边,捏起音调,叫一声“Hector~”



end  

我好烂袜

树草

最近事情太多了,整点开心的

7月9日,加勒比海盗:黑珍珠号的诅咒上映十七周年

“I have a rendezvous beyond my beloved horizon.”

@卓雅(已开学) 发起的活动!

最近事情太多了,整点开心的

7月9日,加勒比海盗:黑珍珠号的诅咒上映十七周年

“I have a rendezvous beyond my beloved horizon.”

@卓雅(已开学) 发起的活动!

千翅.°
中午产点粮.... 好冷😭?...

中午产点粮....

好冷😭😭😭

中午产点粮....

好冷😭😭😭

星 球磷片

简单摸鱼了一下。私设了在东印度公司打工的斯派洛。吃瓜的杰克,西瓜冰沙与杰克(这源于我的冰沙篇)和不高兴的贝壳。

简单摸鱼了一下。私设了在东印度公司打工的斯派洛。吃瓜的杰克,西瓜冰沙与杰克(这源于我的冰沙篇)和不高兴的贝壳。

🌑🌒🌓祢落

[浪荡子][加勒比海盗]

麻雀属于大海,而他归于坟墓。


。ooc预警

文笔差。

4


身为皇室最信任的宠臣,约翰威尔莫特总是肆意挥霍着这份宠爱。


口无遮拦地嘲讽皇室,对国王的要求阳奉阴违,并用荒淫无度和放浪形骸来发泄对伦敦社会的反感。


轻车熟路地穿过守卫森严的层层宫门,

他是来干什么的?


想来也许又是来听伟大的英皇陛下千篇一律的话语:


你得为我做些什么。


我能做什么?


是歌颂这腐朽的,摇摇欲坠近乎末路的统治,还是呕歌这症疫横行,泥泞肮脏如同下水沟的城市?


以漆黑为底色,用灰色侵吞着天际的白。


于是某天,他将会听到英皇说:


你终于为我做了什么。...


麻雀属于大海,而他归于坟墓。


。ooc预警

文笔差。

4


身为皇室最信任的宠臣,约翰威尔莫特总是肆意挥霍着这份宠爱。


口无遮拦地嘲讽皇室,对国王的要求阳奉阴违,并用荒淫无度和放浪形骸来发泄对伦敦社会的反感。


轻车熟路地穿过守卫森严的层层宫门,

他是来干什么的?


想来也许又是来听伟大的英皇陛下千篇一律的话语:


你得为我做些什么。


我能做什么?


是歌颂这腐朽的,摇摇欲坠近乎末路的统治,还是呕歌这症疫横行,泥泞肮脏如同下水沟的城市?


以漆黑为底色,用灰色侵吞着天际的白。


于是某天,他将会听到英皇说:


你终于为我做了什么。


那对他一定已经躺进了坟墓,埋葬在有乌鸦盘旋的贫痛土地下。


5



现在他用贵族的高跟皮鞋踢开最后一道门。


他用它们踏过泥泞,踏过污秽,也踩着御用的华美地毯。


而此刻他又看见了那只自由的麻雀。


就像海鸥掠过暴雨风雨肆掠的海洋。


威尔默特没想过自己会是从英王口中得知他的姓名。


杰克.斯派罗。


英王缓缓开口,仿佛正思量着什么,


“只不过是不经意看到押送的队伍罢了,陛下。”


成尔漫不经心地饮了一口酒,味道与那日的劣质朗姆差别很大。


“您想要他来做什么?”他恭敬中饱含几分讽刺意味。


英王总是乐于让他了解更多。


事实上威尔听了几句关于英.西海军的话后便走了神。


英王停了下来,慢条斯理地摩挲着拇指上的戒指。


就像他一向容忍着威尔莫特的肆意妄为一样,他只是叹了一口气。


他从不吝啬自己的宠爱。


威尔放下酒杯,侍者习以为常地为他添满酒。

他垂下眼眸。


“当您满足于上个世纪取得的辉煌时,新的革命也迟早会到来,那么您想要做什么?”


英王沉默了一会。


他说:“时代在发生巨变。”


“我只是尊重您的选择。”


6


小麻雀是被一杯冷酒泼醒的。


随后他看到了对面的小伯爵。


他交叠着双腿靠在桌边,手中正把玩着一个空酒杯,好整以暇地望着自己。


“杰克、斯派罗。”他低声说。


杰克眨着眼睛,


“是杰克.斯派罗船长。”


瞥了一眼周围的环境后就开始在椅子上挣扎起来 ,一 边用一种略带嘲讽的语气说道:


“我以为您会像失态的妓女一样扇我一巴掌,大人。”


“我想我乐意接受这个提议。”威尔立起身走近他。

忽然踢向他的膝盖,令他重重脆倒在地,然后扬起手傲慢地给了他一巴掌。


杰克夸张地侧过头,在棕褐色长发后露出一个嫌弃的表情,小声嘟囔了什么。


好吧他的确早就挣脱了绳索。


当杰克尝试站起来时,一双手按住了他的肩膀,

贵族弯下腰靠近他耳边,模仿着杰克不着调的语气轻挑地说:

“是约翰.威尔默特,当然也可以称我为罗切斯特伯爵二世。”


温热的气息喷吐在对方的耳垂上。


紧闭的大门突然被打开,英王一行人走了进来。

趁着威尔莫特注意力被分散,杰克出其不意地用绳索勒住他的脖颈。


谈判还未开始就已结束。


最后海盗带着他的人质,逃之夭夭。

🌑🌒🌓祢落

[浪荡子][加勒比海盗]

麻雀属于大海,而他归于坟墓。


ooc预警。

文笔差。


1

惊雷划破天际,将贵族从沉睡中惊醒。


陌生而破败的木屋和酸疼不已的身体令他一时间有些茫然,揉了揉昏沉的头,鼻尖是浓郁的朗姆酒味依稀混着潮湿发霉的空气。


他渐渐回想起了一切.


但是此刻请容小伯爵先收拾一下自己的黑色卷发,糊满泥点而被洗劫一空的大衣,满是褶皱的衬衫,以及,有些混乱的思绪.


事实上,他并不是一个特别洁癖的人,但这并不代表他就可以忍受蜘蛛丝在头顶晃荡,以及老鼠毫无畏惧地窜来窜去。至于在这种积满灰尘的木质硬板床上睡一觉的体验,也就实在算不上好了。


他总是放浪曲蘖,以致于生命中几乎不剩...

麻雀属于大海,而他归于坟墓。


ooc预警。

文笔差。



1

惊雷划破天际,将贵族从沉睡中惊醒。


陌生而破败的木屋和酸疼不已的身体令他一时间有些茫然,揉了揉昏沉的头,鼻尖是浓郁的朗姆酒味依稀混着潮湿发霉的空气。


他渐渐回想起了一切.


但是此刻请容小伯爵先收拾一下自己的黑色卷发,糊满泥点而被洗劫一空的大衣,满是褶皱的衬衫,以及,有些混乱的思绪.


事实上,他并不是一个特别洁癖的人,但这并不代表他就可以忍受蜘蛛丝在头顶晃荡,以及老鼠毫无畏惧地窜来窜去。至于在这种积满灰尘的木质硬板床上睡一觉的体验,也就实在算不上好了。


他总是放浪曲蘖,以致于生命中几乎不剩多少时间能保持清醒。


2


雨中的伦敦永远雾气蒙蒙。有人在雨中行迹匆匆,也有人在雨中晃晃悠悠。


当乌漆轮毂的马车在泥泞中颠簸前行的时候,像极了风雨中苟延的危船,也注定了某一刻它必定会被风浪击翻,此刻便有位贵族遇到了这样的麻烦。


他敏捷地跳下马车,不平的泥地令难以找到平衡的他踉跄着转了个圈,斗蓬在空中划出一个优美的弧度,于是他微微曲膝,靠在手杖上对仆人交待几向后便独自游览于雨中.


每一步都深陷泥泞,但他却感到轻松无比,尤其是在这种沉闷而压抑的雨天。


似乎嗅到了一股淡淡的朗姆酒味,来自于那拐角处一闪而过的人影。


于是威尔默特不假思索 地跟了上去,不知是什么驱使着他。


不出所料,没过多久便失了对方的踪迹。


高耸的建筑撕裂了昏暗狭窄的天空。


长满青苔的墙向无尽黑暗里延伸,除了雨声外听不到任何杂音,万籁俱死,在某个岔路口停顿片刻,辨不出什么异常,于是随心选择了一个方向。


偶尔停在某个门檐下,整理整理被雨淋湿的长发,或是凌乱了的袖口。


直到某扇紧闭的木门吱呀一声打开,一道寒光带着破 空声直指他的颈口。


威尔默特被惊得掉下几级台阶,手杖毫不迟疑地挡住了剑。


在不断的碰撞声中,对方攻势倾泻而下。


杰克·斯派罗看似摇摇晃晃的步履逼得威尔默特接连后退。


最后威尔默特扔掉了手杖。


斯派罗皱眉,佯装严肃地询问跟踪他的理由。捏着兰花指的手握着剑,向对方喉咙又逼近一分。


威尔默特缓缓举起双手,却并没有回答,只是用幽深的眸子注视着叽叽喳喳的小麻雀,贴着剑向前移动。


斯派罗呲了呲牙,一双冰冷地手轻轻擦过他的脸颊,将额前几绺乱发压至耳后,接着向下。


剑微抖,一串血珠滑落。


然后他感觉腰间一空。


那个可恶的贵族偷走了他所剩不多的酒!


他气急败坏地追上去,被扔掉的手杖绊了一跤,愤愤地爬起来,骂骂咧咧地拐过几条小巷,终于看到了靠在墙角的贵族。


最后一滴琥珀色的液体消失在酒瓶中,他的心也一同沉了下去。


他提起贵族的衣领,不等他站稳,便一拳砸向他的腹部。


就像他从未畏惧麻烦一样。


对方不躲不闪挨了一拳,表情扭曲了一瞬,手却紧紧抓住了杰克的肩膀,然后撞了过来。


不知道哪来的力气,竟让杰克退到了背后的墙壁,紧接着一个冰凉带着酒气的唇贴了过来。


劣质朗姆酒辛辣而甘甜的滋味划过舌尖味蕾,一如从指尖温热触感流淌出来的那种莫名的发自灵魂的战栗。


威尔默特也不清楚自己为何要突然招惹一个海盗,即使他看上去很有趣。


他只感到对方僵硬了片刻,然后突然搂住了他的腰。


是否是故意压住伤口,令威尔默特忍不住向后缩了缩,嘶了口气。


斯派罗却按回他的头。


意识到对方想要争夺主动权,威尔默特配合般地加深了这个吻。


不知是谁的齿碰到了谁的唇,一时间血腥味甚至盖过了浓有的酒味气息在缠绵间变得愈加灼热。


然后他们拥吻着倒下去。


3

这就是全部。


威尔默特站起身。


雨后雾气渐消,浮云敛尽,露出澄碧而寥廓的天空。

子夜吴歌

谁还没有黑暗时期?为什么所谓的路人和吃瓜群众都那么恶毒地批评一位你不了解的人呢?什么都搞不清,顶着过路的假象,发一些断章取义的文字😡问题是这样会让真正想要了解他的人们直接闭门的……还热搜😡我也是被气得笑了都……好吧,咋的也是红了30多年愣是没掉线过😂心平气和等结果吧……然后一些号……一些东西就会消失了……爱你❤my love😘

谁还没有黑暗时期?为什么所谓的路人和吃瓜群众都那么恶毒地批评一位你不了解的人呢?什么都搞不清,顶着过路的假象,发一些断章取义的文字😡问题是这样会让真正想要了解他的人们直接闭门的……还热搜😡我也是被气得笑了都……好吧,咋的也是红了30多年愣是没掉线过😂心平气和等结果吧……然后一些号……一些东西就会消失了……爱你❤my love😘

千翅.°
“怕什么,伟大的杰克船长可不会...

“怕什么,伟大的杰克船长可不会被忘记。”

看到德普又穿着船长的衣服问候医院的小朋友们,然后又得知德普不出演加海6,于是有了这个脑洞。

我们都是他宠着的小公主。而他也是我们的小公主啊。

“你们应该记住今天,因为从今往后,你们再也抓不到大名鼎鼎的杰克·斯派洛船长了.”

“怕什么,伟大的杰克船长可不会被忘记。”

看到德普又穿着船长的衣服问候医院的小朋友们,然后又得知德普不出演加海6,于是有了这个脑洞。

我们都是他宠着的小公主。而他也是我们的小公主啊。

“你们应该记住今天,因为从今往后,你们再也抓不到大名鼎鼎的杰克·斯派洛船长了.”

阿九九。
独一无二的麻雀❤️! 船长我太...

独一无二的麻雀❤️!

船长我太爱了www德普演的超神了!

独一无二的麻雀❤️!

船长我太爱了www德普演的超神了!

卓雅(已开学)

[图片]你磕的cp连tag都没有

你磕的cp已经四个月没人更文了

(短小而有力的刀子)

(咳咳,进入正题)


/杰伊(sparrbeth)

海盗和小姐之间,有的是孤岛上的一晚,醉人的朗姆酒和一个热情的吻。

而他们没有的,是以后的日日夜夜。

他们有着故事的开头,

却没有童话的结局。


(磕杰伊的同好快来找我玩!)


你磕的cp连tag都没有

你磕的cp已经四个月没人更文了

(短小而有力的刀子)

(咳咳,进入正题)


/杰伊(sparrbeth)

海盗和小姐之间,有的是孤岛上的一晚,醉人的朗姆酒和一个热情的吻。

而他们没有的,是以后的日日夜夜。

他们有着故事的开头,

却没有童话的结局。


(磕杰伊的同好快来找我玩!)


听说名字越长越好

【概述】自由

老福特把我这篇屏蔽了🌚,我也不知道哪里违规,就放图吧,如果阔以的话泥萌能帮我看看哪里违规迈(•̀ω•́)✧孩子眼都看瞎了也没找到违规点😂
[图片]

老福特把我这篇屏蔽了🌚,我也不知道哪里违规,就放图吧,如果阔以的话泥萌能帮我看看哪里违规迈(•̀ω•́)✧孩子眼都看瞎了也没找到违规点😂

欧美第一刀

当《加勒比海盗》做成美剧

第一集《史密斯》,本作长期连载

当《加勒比海盗》做成美剧

第一集《史密斯》,本作长期连载

子夜吴歌

……“别看你现在软萌😓”这是太阳对尼普的提问😂我……无语子😓

……“别看你现在软萌😓”这是太阳对尼普的提问😂我……无语子😓

千翅.°
“He will always...

“He will always be there.”

他一直都在。

“He will always be there.”

他一直都在。

星 球磷片

【贝杰】雨季船只

时间线在前传,年轻的斯派洛在东印度公司打工,贝克特主管是他的上司。


贝克特在办公室加班,并让杰克斯派洛船长过来帮忙寻找书中有关泽祖拉宝藏的更多消息。


这个时候正是雨季,从贝克特办公室又大又明亮的窗户往外看,只能看到灰蒙蒙的天空和一团挤在一块的乌云低垂,远处的建筑也被雨水冲刷掉色呈白茫茫的一片,只剩大致的轮廓。有天文学家报道这几天都会有接连的暴雨,毫无疑问这种恶劣的天气,也不适合坏女孩号起航。


窗外正在下着暴雨。


外面的天气影响不到里面,办公室里很安静,只有壁炉里柴火在噼啪作响,书架边的翻阅声混合着写字声。


贝克特主管最近忙得不可开交,这几天的公文都累在了办公桌上,...

时间线在前传,年轻的斯派洛在东印度公司打工,贝克特主管是他的上司。


贝克特在办公室加班,并让杰克斯派洛船长过来帮忙寻找书中有关泽祖拉宝藏的更多消息。


这个时候正是雨季,从贝克特办公室又大又明亮的窗户往外看,只能看到灰蒙蒙的天空和一团挤在一块的乌云低垂,远处的建筑也被雨水冲刷掉色呈白茫茫的一片,只剩大致的轮廓。有天文学家报道这几天都会有接连的暴雨,毫无疑问这种恶劣的天气,也不适合坏女孩号起航。


窗外正在下着暴雨。


外面的天气影响不到里面,办公室里很安静,只有壁炉里柴火在噼啪作响,书架边的翻阅声混合着写字声。


贝克特主管最近忙得不可开交,这几天的公文都累在了办公桌上,厚厚一摞。在处理完手上的这本之后,贝克特悄悄瞥一眼一旁坐在书堆里奄奄的斯派洛。可怜的斯派洛船长看起来两眼发直,他毫不怀疑要不是有自己坐在这里,他一定会被屋里的温暖氛围所感染睡倒在地上。


贝克特觉得好笑,但也不想太为难船长,“斯派洛船长,您要来些酒提提神吗?”他这样问道。


杰克的眼睛突然明亮起来,“当然,要知道我的大脑都快僵住了,而且想必先生您也累坏了吧。”


不,恐怕累坏的只有你。贝克特这样想着,让杰克去酒柜里取酒和酒杯。一瓶是贝克特常喝的红酒,还有瓶是为斯派洛准备的朗姆酒。


贝克特起身接过一枚杯子,优雅地给自己倒了小半杯红酒,杰克也照样去做。他先喝了一大口朗姆,甘甜的酒液从着口腔顺着食道滑入,引起杰克一声轻微的感叹。


不得不说,他的上司这里总是藏了不少好酒,若他还是海盗一定会先将这里的酒柜洗劫一空,但现在不行。只希望能借此机会多来几杯,如果能让贝克特那小子临走前再送几瓶就再好不过了。


对面的上司对杰克的那点小心思心知肚明,贝克特轻抿了一口红酒,眼波流转,如他所愿开口道


“听说斯派洛船长喜欢朗姆,我这就有不少,临走前带上几瓶也就算是犒劳了,如何?”


斯派洛船长看起来更高兴了,咧嘴一笑,不过还记得收敛点。“这实在是太客气了先生,那我只好恭敬不如从命。还有,先生叫我杰克就好。”


“杰克,你也不必疏远我,称呼不用加先生二字。”


经过一番话客套后,两人又扯了些别的,关于泽祖拉宝藏或是沃德船长所著的《我的海盗生涯》一书。斯派洛很会说话也会看人脸色,他成功将今晚话题的重点转移到了书中沃德船长的奇幻冒险上。贝克特对这本书有着十足的兴趣,准确来说是它所描写的珍奇异宝。但同时他惊讶地发现,这个杰克斯派洛不仅爱好广泛,在某些方面其实也相当博学。


事实上他也那么夸奖他了,“我发现自己对杰克你的了解果然还是不够,你的地理和航海知识真是相当的丰富,有那么一刻我真怀疑你是不是当过海盗。”


贝克特只是无意开个玩笑。说完他继续摇晃着酒液,目光透过杯子看向远处的熊熊燃烧的炉火,似乎对杰克的描述还有些意犹未尽。于是他也恰好错过了杰克脸上的不自然。


“噢,我只是多年航海比一般人要丰富而已,你真会说笑。”杰克本想这么说的。


他不安地观察贝克特隐藏在烛火阴影下的表情,蓝绿的瞳孔映有摇曳的火光。嘴唇在酒液的滋润下颜色变得更加饱和,鲜红的唇瓣上还泛有隐约的水光。这一切都让他感到紧张,是酒精在起作用,侵蚀他的大脑。于是到嘴的话就变成了


“其实我不介意让我们彼此深入了解一下的。”


贝克特愣了一下,感到惊讶。


说完,杰克自己也停滞了,然后低下头捂脸,一副懊恼的模样。他真难以置信自己会说出这样轻浮的话。


“……抱歉先生,请您全当是一个醉鬼的头脑发热的傻话好了。”


他知道这不完全是真话,至少杰克不是像他所表现出来的那样懊悔,或许他自己都没发现 在期待些什么。毫无疑问的是,贝克特心里亦是有所想法的。


刚开始贝克特希望能得到这个不可多得人才为自己所用,成为自己升职路上的又一块基石。他对权力的渴望早已在童年时期便埋下种子,只是现在才有更多的机会去汲取而已。而他自然不会准许任何人阻挡他在成功路上的前进步伐。


年轻英俊的杰克•斯派洛很容易得到他人的好感,无论是样貌还是谈吐,为人风趣这些。在与他相处一段时间后,他就被这个年轻人所吸引,他喜欢杰克。于是他想要得到杰克的尊敬、爱和忠诚,希望能完整地拥有他。而此刻,他只不过是在情感和酒精的驱使下贪心了一点,他不介意先得到对方的躯体。


斯派洛和权力,他终会得到二者。


比起外面冰冷的雨水,嗳味的气息正萦绕在这间办公室里。


“告诉我,斯派洛,你真的是这样想的吗?”他的唇角勾起一个弧度,冲杰克眨眨眼。“先生,我…”杰克对上那双蓝绿色的眸子,像是从中汲取了勇气。他转了转黑溜溜的眼睛,狡黠地咧开嘴“不,也许您会喜欢我之前的提议。”


贝克特笑意更甚,拍拍自己的大腿,“那就来吧,别害臊,杰克船长——”




(才发现最近查的好像挺紧的,剩下的小肉沫不嫌麻烦的话可以私信哒,唉……)


这次没什么违规内容,别屏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