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加守

25818浏览    109参与
叶悼风鸣
我ed24的臆想 你应该和我一...

我ed24的臆想

你应该和我一起下地狱.JPG

我ed24的臆想

你应该和我一起下地狱.JPG

碳鲨
20年的时候找我是cp的姐姐约...

20年的时候找我是cp的姐姐约的一张无偿,不是我画的!!!!!

但是它起码是粮啊,所以我还是想发出来

20年的时候找我是cp的姐姐约的一张无偿,不是我画的!!!!!

但是它起码是粮啊,所以我还是想发出来

碳鲨

ooc预警快跑!!!

有描改成分,这一次有梗图了,但是还是不知道出处(;ω;`)

想了半天,为什么不改成我家有一条鱼是因为,根据猫吃鱼这么一个结论来说,有可能,我是说有没有这么一种可能加害女王指的猫是她自己

ooc预警快跑!!!

有描改成分,这一次有梗图了,但是还是不知道出处(;ω;`)

想了半天,为什么不改成我家有一条鱼是因为,根据猫吃鱼这么一个结论来说,有可能,我是说有没有这么一种可能加害女王指的猫是她自己

碳鲨
“你确定,你真的不想活下去吗?...

“你确定,你真的不想活下去吗?”

又回顾了一遍小说(没有粮吃,孩子饿),猛地发现加害女王口才能力真的好好,尤其是跟守护辩论的时候,虽然说是直接开打的,但是嘴上功夫丝毫不吝啬,好像传销组织啊(bushi

我本来想根据背景画的比较恐怖一点的,结果画着画着就偏离轨道了,算了吧,原文已经够虐了,还是让我画点可可爱的东西吧(并不可爱

“你确定,你真的不想活下去吗?”

又回顾了一遍小说(没有粮吃,孩子饿),猛地发现加害女王口才能力真的好好,尤其是跟守护辩论的时候,虽然说是直接开打的,但是嘴上功夫丝毫不吝啬,好像传销组织啊(bushi

我本来想根据背景画的比较恐怖一点的,结果画着画着就偏离轨道了,算了吧,原文已经够虐了,还是让我画点可可爱的东西吧(并不可爱

碳鲨

ooc预警!!!崩人设,赶紧跑

是一个梗图,出自哪里忘了,有描改成分。

(之后守护就自觉去做饭了,加害女士表示,做饭是不可能做饭的,这一辈子都不可能做饭的,只能欺负欺负守护的啦


原梗图二

ooc预警!!!崩人设,赶紧跑

是一个梗图,出自哪里忘了,有描改成分。

(之后守护就自觉去做饭了,加害女士表示,做饭是不可能做饭的,这一辈子都不可能做饭的,只能欺负欺负守护的啦


原梗图二

opmeow

宣一下妄想症系列的加守cp向同人谷!

通贩中6.1截止

具体信息见图


宣一下妄想症系列的加守cp向同人谷!

通贩中6.1截止

具体信息见图


UnofficialMS.

‖加害者×守护者‖ 偷窃疗愈 01

summary:著名歌星体验生活兼职保安×寂寞偷窃癖钢琴家。"既然你不想回去就在这里暂住吧,美人鱼先生。"金发女人将摇曳的咖啡推到颜语面前。“…哦。”他不情不愿地答应道。

#私设完全。守护下位。

#含有簧涩内容。

#若在阅读过程中产生任何不适请退出。

#不要举报或辱骂你不喜欢的东西。


夜很静。惟有些许晃悠悠的灯光,落下一隅仅有的明亮,被映照的金属伸缩门闪烁着隐隐的星光。


颜语提肘,酌下一杯咖啡略略舔唇,透过保安室并不怎么清明的玻璃窗以微朦胧的眼打量着外面的漆黑。“看来又是没事做的一晚上。”女人起身,撩起散乱的辫发勾指将皮筋环绕一圈拢上,抬...

summary:著名歌星体验生活兼职保安×寂寞偷窃癖钢琴家。"既然你不想回去就在这里暂住吧,美人鱼先生。"金发女人将摇曳的咖啡推到颜语面前。“…哦。”他不情不愿地答应道。

#私设完全。守护下位。

#含有簧涩内容。

#若在阅读过程中产生任何不适请退出。

#不要举报或辱骂你不喜欢的东西。



夜很静。惟有些许晃悠悠的灯光,落下一隅仅有的明亮,被映照的金属伸缩门闪烁着隐隐的星光。


颜语提肘,酌下一杯咖啡略略舔唇,透过保安室并不怎么清明的玻璃窗以微朦胧的眼打量着外面的漆黑。“看来又是没事做的一晚上。”女人起身,撩起散乱的辫发勾指将皮筋环绕一圈拢上,抬起青色的眸,眼神同动作一起顿住。


——她看见有人在试图翻过那道推拉门。听得出来动作很艰难,弄得不锈钢管子噼里啪啦响。颜语无法理解,随手抄起警棍快步走出警卫室,对上那双同样为清透青色的细长眼眸。她愣住,那是个男人。衣着并不褴褛,也并不像是小偷一贯的装束,反倒是一身整整齐齐的白衬衫黑长裤。男人显然也怔住了,准备跨越障碍的长腿也定在那儿像雕塑。“…先生?”


颜语尽量憋笑,简短的二字里含着一点儿气音。


“…第一次。”男人愣了,舌头打结似的蹦出一句没头没脑的话,脸上显出尴尬的笑。“先生!。第一次偷、噗。”颜语忍俊不禁,顺便轻轻放下手中的警棍。不多的灯光暖黄黄的,在女人的金发上发着光。她缓缓向西装革履的嫌疑人先生走去,唇角勾起抹意味不明的笑,也没想着去掩饰。


男人有着漂亮的青色头发,刘海稍长,略能掩过挺立的鼻梁,睫毛也是青色的。还挺好看,嫌疑人先生。颜语默默记下,继续往前缓步。“…颜语。不会再犯了。”男人好像意识到什么般抬起了双手作投降状,嗓音听了仿佛就能让人变得平静。“只是…鬼迷心窍。嗯。”他特意强调了鬼迷心窍四个字。


“哦。?同名呀、嫌疑人先生。”颜语笑起来,眯起青色的眸上下打量一圈。看起来也不像那种惯偷啊,果然是真的一时脑热吧——反正我不信。颜语嘴上答应着男人的话。“我会信你就有鬼了。”她嫌弃着颜语贫嘴,抬臂挥挥手要把人打发走又停下来。金发女人绽放出更灿烂的笑,招呼着颜语:“这么晚了先别急着回去吧?。嫌疑人先生。”还能怎么样,不过是想套话罢了。谁知道你这种穿着正装来偷东西的人脑子里到底装了什么。


颜语在心里大声吐槽,牵起青发男人的手,抚着分明的骨节,完全没去理会他扭曲的面庞。“哈…什么鬼。”她听见男人小声嘀咕着。


他蹙眉,看起来不大想接受这莫名其妙的好意,却还是被她牵着去了。颜语觉得金发女人的手凉凉的,像被染上体温的钢琴键。于是颜语像幼儿园放学的孩子般被拽着手,看她熄灯,收拾东西,一道离去,说是要回她家。


“…真是奇怪的人。”那青色好看的眉又皱起来,随着眸子一起微阖。



电梯的灯也摇摇晃晃的。颜语看着青发男人像委屈的大型犬般站在角落面无表情,染上灰尘的衣角任由骨节分明的指蹂躏。于是女人就认真地打量起大型犬来:青发,同样颜色的眸子和睫毛。线条硬朗的面庞…。真漂亮啊,嫌疑人先生。颜语无声称赞,却被那人略带不解的声音打断。“你在看哪里,颜女士。”他生硬地吐出三个字——敬称,像在指责她无端的恶趣味,又像做错了事的小朋友那扭扭捏捏的道歉。


“啊呀,作为目击人当然要仔细记住嫌疑人的长相。一点都不能落下。”她随意扯出个能塞住他的理由,看他无语凝噎只能咬咬唇咽下去。叮咚。电梯轻响,发出清脆的哼唱停留。他看着金发女人自然地走出,纤细的指摁住开关仄首投给他一个呼唤的眼神——他突然觉得有种被当成小狗遛的感觉,总之很不爽。但颜语还是咬牙切齿地跟出去了,悄悄的。


“难道要抓我去审讯吗?。颜女士。”颜语抬头,抑住脚步的踢踏声。


金发女人顿住,耳旁细碎小辫轻轻摇曳,像风中的风铃,可惜不会叮咚作响。她再次回过头展露笑颜示好:“难道我一个保安能对你做什么吗?嫌疑人先生。要是擅自留你下来还算是包庇罪人呢。”


…好像也是。颜语曲指抵着下巴沉思。



颜语散下了脑后的小辫儿,金发闪烁着垂落在肩头,是刚刚好能够吸引大部分人的长度。桌前晕乎乎的光晕透过发丝的间隙散发着微光,仿若点燃的旧报纸烫上了金边。青发的颜语看得出神。


他坐姿有些拘谨,双手乖顺地置于膝上略有不安地捻紧了布料。眼神也游弋得不知道往哪里放才好。他总有些心虚,不知是半夜潜入被发现的尴尬还是直接接受了去他人家里做客的邀请的不自在。于是颜语将目光投向光源所在,看着金发的女人动作。


黑色的保安制服显得她十分干练,又恰到好处得勾勒出漂亮的身材,卷至肘上的衣袖用魔术贴固定。衬得手臂更纤细了些。女人端起热水冲泡棕色粉末,绽放出令人昏昏欲睡的醇厚香气,而粉末迅速融化为清透的液体。她酌以两杯浓香的露,芬芳摇曳在纯白的大理石中。女人姿态娴熟地落座,盘底接触桌面发出啪嗒的声响,惹得人心痒痒。她把其中一杯咖啡推到颜语面前,微微笑着。


“这么晚了。就在这里小坐一会吧,嫌疑人先生。就算留宿到明天再走也可以哦。”她一手支着下巴一手端起小杯啜饮。


颜语盯着面前那杯仍在摇晃着海平面的咖啡,抬起眸子瞟着笑眯眯的她。“我觉得这样不太好——对一个嫌疑人热情欢迎如此的。”他指正,透着不可透析的些许胆怯。


那倒没有,只是我觉得爽。金发女人挑挑眉予以那人一个淡淡笑容答应着:“只是看你很累就带回来了,像在路边捡到小猫小狗一样的正常做法哦。”面前青年的表情凝固在一个无法理解的状态,颜语突兀地有些想笑,她咬着唇试图抑制,却仍从唇角溢出一丝奄奄一息的气音。“噗。”


“我要走了。”青发男人站起来就要走,颜语拉住他阻止。“记得下次再来哦。嫌疑人先生。”她笑眯眯地撂下一句他听不大明白的话,于是他点点头敷衍过去,由她送到门口径直离去。颜语守在门边,楼道里鞋底敲打地面的声音如同鼓点般有着节奏,她瞟了一眼少了什么东西的门边柜——那里少了一串漂亮的金色流苏。


她饶有兴趣地抚上那边空荡,食指攀在下颚轻点,喃喃。“真是让我猜对了啊?嫌疑人先生。”


“要记得下次再来哦。”颜语重复着似邀请非邀请的话语,拉下起居室的灯,啪嗒,与摆放的死物一同落入黑暗。


该休息了。她想。





tbc.

捌拾壹081

【加守】幻想与现实

*r15g

*全文走彩蛋链接

*加害单向,打斗场面有

*小学生文笔

如果可以的话go⬇️

空荡无人的街道安静得让人发怵,临近傍晚,远处的落日散发血色一样刺眼的红光。街旁的几棵树随风摇曳,鸣唱着属于消逝的哀歌。

青发男子发疯般向前奔去,试图抓住无可挽回的最后一缕阳光, 却被一位“不速之客”的刀拦住了唯一的痛苦。加害轻挑眉,不由得为他的愚笨笑出声来。

“疯子! 你到底要干什么!”守护者怒吼,紧紧握住对方的肩膀不停摇晃,眼里早已没了以前的 温柔与理智,只是越发凶狠的死死盯住加害,“well~美人 鱼先生,请您别太紧张,她只不过去往了现实而已.”随...

*r15g

*全文走彩蛋链接

*加害单向,打斗场面有

*小学生文笔

如果可以的话go⬇️

空荡无人的街道安静得让人发怵,临近傍晚,远处的落日散发血色一样刺眼的红光。街旁的几棵树随风摇曳,鸣唱着属于消逝的哀歌。

青发男子发疯般向前奔去,试图抓住无可挽回的最后一缕阳光, 却被一位“不速之客”的刀拦住了唯一的痛苦。加害轻挑眉,不由得为他的愚笨笑出声来。

“疯子! 你到底要干什么!”守护者怒吼,紧紧握住对方的肩膀不停摇晃,眼里早已没了以前的 温柔与理智,只是越发凶狠的死死盯住加害,“well~美人 鱼先生,请您别太紧张,她只不过去往了现实而已.”随着话语的流露,守护者在一瞬间暴怒:“我才是她的恋人!她本来可以和我永远在一起。可是你!你这个肆意妄为的疯子破坏了这一切! 你才是伤害她的罪魁祸首!"

“好吧先生,所以... 你还没认清这个局面吗?”加害愣了愣,笑道:“我从一开始就在跟你陈述事实,我和你,只是为了懦弱的主人逃避现实而出生的产物。你真的以为她会对你真正产生感情吗?别幻想了,在她去往现实之后的我们只不过是她遗弃的玩具罢了,你该庆幸我在当时杀死了 你,否则你以后的生活才叫生,不,如,死”加害一字一顿地陈述着事实,“你敢想象主人对你无趣的样子吗?那简直太可怕了……"

话音未落,冰凉的触感划在加害的脖子上。金发女子轻轻一跃躲避攻击, “你难不成也想 和’她’一样愚蠢地逃避现实吗?”“我和她在一起即为现实! ”守护皱起眉头,再次挥起水果刀, 向加害用力刺去。愤怒与悲痛涌上他的心头。无法接受的事实让他选择和加害决一死战。“如果你执意和我打一架,那我只能随时欢迎了。”加害唤出唐刀,准备迎接对方的所有攻击。在怒火操控下的颜语抛弃了仅剩的理智,虛伪的“知名演员”形象早已抛诸脑后。他的心里只有泠洛,他的恋人。

“好吧,可怜的美人鱼先生看起来还没走出来啊。”加害-边轻蔑地说着,一边挥舞唐刀刺向守护者。依靠妄想之力的加害轻而易举地就可以打败眼前的青发男子,可她并没有选择这样做,她想看看他战败的滑稽样子,看看他希望破灭的狼狈样子。那样的美人鱼先生想想就很可爱。加害暗暗想着,召唤更多唐刀,就像第一次杀死他那样,深深地刺在了他的手臂与肩膀上。不能致命,但所给予的疼痛足以让-一个人晕倒。但是她忘了,面前早已不是以前的颜语了,只是一个渴 望恋人的疯子。守护者拼命站起,眼中已溅满自己的鲜血, 却一次又一次地进攻。不够疼吗。

opmeow

【加守】涟漪

ps:这篇是基于原剧情产生的联想,与原作剧情并非完全相关,请不要出警。

全文2k+,食用愉快


这是一座已经死去的城市。

颜语很快发现了这一点。这座城市里发生的一切都在重复,每天下楼都能听见卖油条大爷的沙哑的叫卖声,每天乘坐地铁时都能撞见两个小学生因为同一件鸡毛蒜皮的小事吵架——甚至连剧院门口的车祸都会在同一时间重演。而他,每天演绎着歌剧里相同的一幕,在同一时间退场谢幕,在同一时间接受台下雷鸣般的掌声,在同一时间去往母校第五音乐中学上公开课。

这太诡异了,颜语想。他尝试过改变自己的行为,但就像有一只无形的手在推着他行动,他无法与之对抗。奇怪的是,每当他生起一点摆脱循环的心思,心中...

ps:这篇是基于原剧情产生的联想,与原作剧情并非完全相关,请不要出警。

全文2k+,食用愉快



这是一座已经死去的城市。

颜语很快发现了这一点。这座城市里发生的一切都在重复,每天下楼都能听见卖油条大爷的沙哑的叫卖声,每天乘坐地铁时都能撞见两个小学生因为同一件鸡毛蒜皮的小事吵架——甚至连剧院门口的车祸都会在同一时间重演。而他,每天演绎着歌剧里相同的一幕,在同一时间退场谢幕,在同一时间接受台下雷鸣般的掌声,在同一时间去往母校第五音乐中学上公开课。

这太诡异了,颜语想。他尝试过改变自己的行为,但就像有一只无形的手在推着他行动,他无法与之对抗。奇怪的是,每当他生起一点摆脱循环的心思,心中竟然下意识地抹杀掉反抗的念头,随之而来的是心口泛酸,似乎他曾经答应了某个人会永远满足她的期待,永远不会背叛她,永远会执行她的命令——他永远不会忤逆她。……她到底是谁呢,为什么自己会为了满足她的要求如此折磨自己?这是为什么?

胸口一直在痛,是那种被利器穿过的尖锐疼痛。颜语知道自己的心脏没有毛病,他应当是完美的,他的身体是康健的…奇怪,自己怎么会有这么笃定的想法,这种结论到底从哪里得来?

他带着疑惑重复着一天又一天的日子,每天麻木地看着相同的风景,遇见相同的人,生活如同一滩死水。

这一切会一直重复下去吧,直到我精神崩溃, 没法支配自己的身体来完成这无趣的剧本为止,他想。到底是怎么样的造物主才会如此玩弄自己的造物呢?他觉得有些可笑,但就连“觉得可笑”这个念头也被他自己下意识地从脑中清除了。

“我观察你好几天了,美人鱼先生。”忽然,一个戏谑的声音从他耳边响起。扭过头,一个金色头发的女人穿着无比乖张的服饰,抱臂站在他身侧。她满脸写着嘲讽,但他似乎从那声音里听出了一丝怒意。

“真可怜啊,哪怕是现在这种情况你也会优先满足她的期待吗?在这座死城里,演一场没有女主角的深情戏码,你可真是痴情。我和你一样“爱”着她,我也会满足她的“愿望”,但我永远不会像你一样可怜。”

“可你明明是和我一样的存在啊,我们都是为满足主人的期待而生的,我们同根同源,你这连挣扎都做不到的废物模样,让我恶心。”

她在说些什么?主人是谁,她又是谁?明明是初次见面,他却莫名对这个女人抱有敌意,胸口的疼痛也在她出现时更加剧烈了。

那人出现得很神秘,把话说完便消失了,独留颜语一人继续着之前死水般的生活。

日子一天天过去,仍旧是无意义的重复,但似乎又有了一丝不同——靠近第五音时,他总觉得心里空落落的,似乎有什么该发生的事情没有发生。随着循环的次数增多,这种感觉愈加剧烈——是了,他应当在那里遇见某个人,那个人并未如约出现。

模糊的感觉逐渐清晰,但他的精神日渐恍惚,在失去意识前的一瞬间,他终于想起来那人是谁。

泠珞,他的造物主,他的主人,他的“爱人”。

她创造了这个世界,也创造了“完美”的作为恋爱对象的他。他不顾一切地回应着她的要求,为她献身——直到最后。

他兑现了自己的诺言,付出了自己所能付出的一切。

但她没有。

她抛下他了。

她从她自己创造的不切实际的妄想世界中脱离,留下他独自重演她所安排的与她相遇的“剧情”。

身体不自觉开始颤抖,全身的力气好像被抽空,他知道自己为什么存在了,但知道存在意义的同时也失去了它。他已经没有继续下去的理由了,但挣脱或顺从泠珞的安排都没有意义——已经没有人会回应他了。他开始迷茫,在这样一座死城里,活着或死去又有什么区别呢?

“看你的样子是终于想起来了,亲爱的美人鱼先生,被人背叛的感觉如何?”那个女人又出现了,颜语看着眼前这个曾经一刀把自己心脏洞穿的人——加害者“颜语”。她是与自己相同的存在,他们曾经水火不容。但此刻,他们是这座死城里唯二的“活人”。

“你是来杀死我的吗?就像你曾做过的那样。”

“当然不是。杀了你又有什么意思呢?她已经不在了,我要“实现愿望”的对象已经消失了,杀戮毫无意义。”

“我观察了你很久。看你为了愚蠢的爱被规则束缚,看你记起一切后软弱的模样。你现在可真难看啊。我曾一度觉得你很恶心,但我无法对另一个我坐视不管,看着与我相同的存在如此软弱的模样更让我恶心。”她摆了摆手,接着说道:“这日子过得很无聊,杀掉这些死人毫无意义。”她指向街边熙攘的人群,“他们只不过是剧场的布景罢了。”

“——但你不一样,相较于这些背景板,她赋予了你我不一样的东西,我们都拥有一些人类的感情。”

“她给予你我的完全是相反的内核。疯狂暴虐的我理应无条件破坏掉你的正义和爱,但她的规则之力在不断减弱,而我和你也不再是那样纯粹的存在了。所以我可以像现在这样平静地和你交流,而不是干脆利落地给你一唐刀。”

颜语,应该说守护者颜语沉声打断了她:“所以你到底想说什么,如果你只是来看笑话的,走好不送。”

“你对你的’前同事’就这么无情?别这么冷漠嘛。”她笑出声来,“我只是对你很好奇。”

“我在想——与内核完全不同的你相处,我会不会过得更有意思。毕竟你也很迷茫吧,你因爱被她创造,她却始终不曾真心爱你,你不觉得可笑吗?”

“让我来教你爱吧。”

“当然了,我也不知道什么是爱,但我的心对你敞开,我不会像她那样虚伪。我们的时间还很长,总会有弄明白的时候,不是吗?”她抱臂站在一旁,一副好整以暇的样子望着守护者。

青色头发的男人沉默了,加害者曾杀死了他,使他与泠珞分离,他应该是恨她的。但就如她所说,他与她都是执行泠珞的想法罢了,他恨不了她什么,哪怕加害者未曾出现,难道泠珞就会爱上他吗,现实与妄念,真实与虚拟——他们没有未来——泠珞在虚妄中逃避,但她的潜意识是清醒的,她不会选择他。何况加害者说的话也没错,在那段时光里,泠珞未曾真心爱他。

爱……什么是爱,他因爱而生,却从未体会过真正的爱。这份对爱的渴望一度让他疯狂,但在泠珞不在的现在,没有了规则的束缚,这仍旧是他的执念。

尝试与她相处,这似乎是一个可以考虑的提案。

于是他也真的这么做了——与那曾经的死敌一起,在这座死城里寻找爱的含义。

城中的人依旧按着剧本发展,除了他们二人。他们就像游戏里的两个玩家,触发着不同的npc,探寻着以前不曾了解的一切。

在这摊死水中,他们是唯一的涟漪。

他们都是残缺的存在,他们都不是完整的人类,他们能了解的、能体验的事情还有很多很多。

哪怕日复一日的循环仍在继续,他们也有存在的意义——至少他们拥有彼此。

碳鲨
“我不能消失.....你想消失...

“我不能消失.....你想消失吗?你甘心就这样消失吗?!看着我!看看这个不合常理的世界!”

(守护视角,加守向,攻受不可逆,非常ooc,加害女王是疯批啊,不是病娇,在眼睛里面画个爱心纯属个人恶趣味)

“我不能消失.....你想消失吗?你甘心就这样消失吗?!看着我!看看这个不合常理的世界!”

(守护视角,加守向,攻受不可逆,非常ooc,加害女王是疯批啊,不是病娇,在眼睛里面画个爱心纯属个人恶趣味)

opmeow

【加守】实验对象(4)

*万圣节私设

疯狂的科学怪医加害者(人类)×被圈养改造的吸血鬼守护者

*ooc有 非妄想症世界观 私设如山

*未完结


“你不想复仇么?”


“好了,言归正传。”

她清了清嗓子,“看到这里的设施,你应该很清楚我为什么会救你。颜先生,你是个聪明人。”

眼前的青发男人于她而言就是任人宰割的羔羊,她要做些什么大可不必征询他的意见。直接了当的掠夺固然是好的,但强迫他配合自己的实验,这太简单也太无趣。

她能感受到他们在某种程度上是相同的存在——他们都是有野心且狂热到可以不顾一切的人,她醉心于研究异族,而他对于舞台有着别样的执着。这份...

*万圣节私设

疯狂的科学怪医加害者(人类)×被圈养改造的吸血鬼守护者

*ooc有 非妄想症世界观 私设如山

*未完结



“你不想复仇么?”






“好了,言归正传。”

她清了清嗓子,“看到这里的设施,你应该很清楚我为什么会救你。颜先生,你是个聪明人。”

眼前的青发男人于她而言就是任人宰割的羔羊,她要做些什么大可不必征询他的意见。直接了当的掠夺固然是好的,但强迫他配合自己的实验,这太简单也太无趣。

她能感受到他们在某种程度上是相同的存在——他们都是有野心且狂热到可以不顾一切的人,她醉心于研究异族,而他对于舞台有着别样的执着。这份执着于他而言高于生命,所以他一定会拼尽全力存活下去,想到这里她不禁微微一笑。眼前的人会成为她的实验对象,这一点不会改变,就让她好好利用这份执着吧。于是她抛出诱饵,设好陷阱,等待猎物心甘情愿地自投罗网。

“只因为被发现是异族,就被迫离开了自己热爱的舞台,甚至连正常的生活都过不下去,你很不甘心吧?”

“明明你什么坏事也没做,遵纪守法,甚至比大多数人类都要优秀。只是因为吸血鬼的身份就失去了一切,这是为什么呢?”

“你觉得这公平吗?”

她以一个上位者的姿态端正地坐在他面前,以一种不含什么情绪的目光审视着他,再用最平静的口吻吐出这些话语。

眼前的女人似乎是冰冷的,眼镜架的金属光泽,纯白的实验服,以及实验器具的冰蓝色灯光,给她镀上了一层无机质的美感。这样的人好像没什么情绪可言,但颜语透过这层外壳,能清晰地看到她眼底涌动的疯狂和兴奋。她说出的一字一句都扎在他的心上,那平静的语调在他耳边似乎成为了塞壬的低语。

他确实无法理解,为什么人们对《夜开荼蘼》里由他扮演的吸血鬼趋之若鹜,却又对现实中真实存在的异族避之不及。

“你明白为什么吗?”

是啊,为什么呢。

“他们想象中的吸血鬼只是一个符号罢了,一个承载他们美好幻想的符号,一个可笑的玩物。美丽强大的吸血鬼为了所爱的可怜人类女孩奉献自我,却求而不得,这样的戏码谁不爱看呢?至于现实中真实存在的吸血鬼的生活状态是什么样,与他们又有什么关系?”

“因为对未知的恐惧,他们对于异族始终是排斥的。哪怕你们从未想过对人类不利,可怀璧其罪。你们的特殊能力于他们而言,就是隐藏的危险 。”

“而我和他们不一样,我认为异族是很有魅力的种族。我对异族非常’喜爱’,也在这方面进行了大量的研究。”

“来和我做个交易吧。你想要复仇吗?只要你配合我的实验,我可以尽全力满足你的一切要求。”

“我要把你改造成真正的人类。如此你不必躲躲藏藏,也能重新到你的舞台上。”

“我给你三天的时间考虑,好好想想吧。”

opmeow

堆点民国pa

还是希望有机会能填插画坑(瘫倒

堆点民国pa

还是希望有机会能填插画坑(瘫倒

碳鲨

大概是上次加害装成泠珞的后续?(屁!这个屑只想画画加害穿泠珞的样子而已

大概是上次加害装成泠珞的后续?(屁!这个屑只想画画加害穿泠珞的样子而已

碳鲨

虽迟但到,这个梗怎么可以没有我们家CP?

虽迟但到,这个梗怎么可以没有我们家CP?

碳鲨

嗯,确切来说,前两张和后两张不是同一个时间,但是我画完后突然觉得哇,好顺畅,无缝衔接,此泠珞非泠珞(加害女王装的),除了加守就没有其他CP向了(有微量的守泠元素

嗯,确切来说,前两张和后两张不是同一个时间,但是我画完后突然觉得哇,好顺畅,无缝衔接,此泠珞非泠珞(加害女王装的),除了加守就没有其他CP向了(有微量的守泠元素

慕
#占tag致歉 妄想症 par...

#占tag致歉

妄想症 paranoia 同人周边

同向镜面

周边征集


#占tag致歉

妄想症 paranoia 同人周边

同向镜面

周边征集


凌风大小姐

加守 囚禁 同归于尽

是和同学的口粮互换

•性转

•文笔不好,ooc预警

设定:加守为敌

———————————————分割线

        金发男子舔掉嘴角的鲜血,一脚踩在她的身上。

        “一段时间不见,你已经弱成这样了吗?”

       伏在地上的人剧烈地喘息着,毛皮大氅披在她单薄的身上。...


是和同学的口粮互换

•性转

•文笔不好,ooc预警

设定:加守为敌

———————————————分割线

        金发男子舔掉嘴角的鲜血,一脚踩在她的身上。

        “一段时间不见,你已经弱成这样了吗?”

       伏在地上的人剧烈地喘息着,毛皮大氅披在她单薄的身上。

       加害将她带了回去,毕竟,这么好玩的猎物,可不多啊。她想着。

       守护醒来,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屋内金碧辉煌,自己赫然正在屋中间的一张大床上。

       床柱上挂着锁链,细细的金色链条将自己的手脚紧紧束缚。

       一个高挑的身影走进房间,她急忙闭上双眼。

       “醒了就不用装了。”加害径直走到床边,坐了下来。

       大氅被粗暴地扯掉,露出里面的肌肤。

       守护的下巴被挑起,被迫直视她的眼睛。

        “为什么偏要与我为敌呢,美人鱼小姐?”

        阴冷笑声响起,守护身上多出了鞭痕,血红的印痕,像毒蛇,紧紧绕住女孩,她几近窒息。

       那道身影离去,留下一条沾满鲜血的皮鞭,和在床上扭动喘息的女孩。

       此后的每一天,守护的身上都会多出几条鞭痕。

       加害每天都会来,但不再与守护交谈,只是享受地看着守护痛苦地痉挛。

       终于有一天,守护听见下人的议论,说有敌人进攻城堡。

       “听说那伙人厉害得很,连加害大人都被缠住了呢。”

        这次不逃的话,以后恐怕再也不会有机会了吧。

        守护悄悄弄断了锁链,跌跌撞撞地向外跑去。

        城堡里所有人都在对敌,竟没有人注意到她。

        快了,快了。她看着门缝中的一缕阳光,心中满是狂喜,丝毫没有发觉,有一双眼睛,一直在黑暗中注视着自己。

       她出了城堡,却看见加害就在前面不远处,在他背后,一个仆人偷偷抽出了刀。

       她毫不犹豫地奔过去,忽然,背后一凉,一柄匕首插在她的小腿上。

      加害远远看见,心中怒极。

      “我的人,不能让别人伤害!”

      他扶起守护,女孩忽然挣脱,一下窜到她背后。

      他错愕转身,却看见女孩被一把长刀贯穿胸口。

      天色渐渐黑下去,女孩的脸上还带着笑容。

      “幸好......救下了你”

      一个仆人脸上带着惊慌和不忿。“本来该死的,是你!”

      一夜。

      当第一缕阳光照耀大地时,庄园里满地血色。

      杀尽所有人的男子站在血泊之中。

      “别以为死了就能逃掉哦。”他轻声呢喃。

•回礼是隐藏结局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