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加害者

4734浏览    97参与
罗格勒米采

讲真,这是我摸过最难受的鱼(女王大人,你的衣服好难懂)


来污染标签了(轻点骂,轻点骂)

讲真,这是我摸过最难受的鱼(女王大人,你的衣服好难懂)


来污染标签了(轻点骂,轻点骂)

加害者的唐刀
既然这样那我也只好画一个猫猫了

既然这样那我也只好画一个猫猫了

既然这样那我也只好画一个猫猫了

加害者的唐刀
因为不会画原来的衣服所以直接自...

因为不会画原来的衣服所以直接自己设计一套

因为不会画原来的衣服所以直接自己设计一套

opmeow

宣一下妄想症系列的加守cp向同人谷!

通贩中6.1截止

具体信息见图


宣一下妄想症系列的加守cp向同人谷!

通贩中6.1截止

具体信息见图


LingF✘

[碎片]

泠珞呆坐在地上。明明几秒钟前自己还在拼命想要记住些什么,现在脑海中只剩一片空白,她抬起头,刀正在缓缓向她挥来,没有一丝重影。世界犹如被放慢了无数倍自己只能眼睁看着生命悄无声息地流逝,做不出任何反抗。

她看向挥动唐刀的那个人,血液静止流动。

[颜 … …语?]

这个完成陌生的名字像是被恐惧死死刻进了细胞里。 

尸体、法官、体育馆、演唱会..无数碎片刺进泠珞的大脑,将空白迅速击碎

一瞬间,转瞬即逝,随之而来的,是痛觉。

皮肉被冰冷的利器强行撕裂,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声与逐渐平静的心跳声在耳中绽放。

以天台为中心的整个世界失去颜色,随及扭曲,破裂。她看见了那颗...

泠珞呆坐在地上。明明几秒钟前自己还在拼命想要记住些什么,现在脑海中只剩一片空白,她抬起头,刀正在缓缓向她挥来,没有一丝重影。世界犹如被放慢了无数倍自己只能眼睁看着生命悄无声息地流逝,做不出任何反抗。

她看向挥动唐刀的那个人,血液静止流动。

[颜 … …语?]

这个完成陌生的名字像是被恐惧死死刻进了细胞里。 

尸体、法官、体育馆、演唱会..无数碎片刺进泠珞的大脑,将空白迅速击碎

一瞬间,转瞬即逝,随之而来的,是痛觉。

皮肉被冰冷的利器强行撕裂,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声与逐渐平静的心跳声在耳中绽放。

以天台为中心的整个世界失去颜色,随及扭曲,破裂。她看见了那颗跃动着,呼吸着的鲜红的心脏在已被撕开的地平线上,缓慢的变为黑色,最后停上跃动。

苍白充斥着世界,将要死去的世界,被造物主亲手摧毁的这世界。

泠珞看着远处倒塌的楼房,陷进白色的地面。她想着,要是白己死掉了,也会陷进地面,成为什么东西的养分吧。

[真恶心。]

天空已经消失殆尽,泠珞知道自己终要被埋葬于这个由她一手创造的世界,但她不甘心,不甘心就这样悄悄消失。

她拿起地上不知沾着谁的鲜血的水果刀,狠狠地刺进了那个将自己杀死的人的胸膛,缓慢的合上了眼睛,任由刺耳的话语传入自己的  

耳朵。

[至少…至少…]她也不知道至少什么,她不能从中得到任何慰藉,甚至连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都不知道。但这种想法似乎早就存在了,连她自己都没察觉…

空白。又一次。

[心跳声响了起来。]

————————END—————————

文笔很烂

应该无cp(?

时间线大概在六重到七重之间:D


opmeow

【加守】涟漪

ps:这篇是基于原剧情产生的联想,与原作剧情并非完全相关,请不要出警。

全文2k+,食用愉快


这是一座已经死去的城市。

颜语很快发现了这一点。这座城市里发生的一切都在重复,每天下楼都能听见卖油条大爷的沙哑的叫卖声,每天乘坐地铁时都能撞见两个小学生因为同一件鸡毛蒜皮的小事吵架——甚至连剧院门口的车祸都会在同一时间重演。而他,每天演绎着歌剧里相同的一幕,在同一时间退场谢幕,在同一时间接受台下雷鸣般的掌声,在同一时间去往母校第五音乐中学上公开课。

这太诡异了,颜语想。他尝试过改变自己的行为,但就像有一只无形的手在推着他行动,他无法与之对抗。奇怪的是,每当他生起一点摆脱循环的心思,心中...

ps:这篇是基于原剧情产生的联想,与原作剧情并非完全相关,请不要出警。

全文2k+,食用愉快



这是一座已经死去的城市。

颜语很快发现了这一点。这座城市里发生的一切都在重复,每天下楼都能听见卖油条大爷的沙哑的叫卖声,每天乘坐地铁时都能撞见两个小学生因为同一件鸡毛蒜皮的小事吵架——甚至连剧院门口的车祸都会在同一时间重演。而他,每天演绎着歌剧里相同的一幕,在同一时间退场谢幕,在同一时间接受台下雷鸣般的掌声,在同一时间去往母校第五音乐中学上公开课。

这太诡异了,颜语想。他尝试过改变自己的行为,但就像有一只无形的手在推着他行动,他无法与之对抗。奇怪的是,每当他生起一点摆脱循环的心思,心中竟然下意识地抹杀掉反抗的念头,随之而来的是心口泛酸,似乎他曾经答应了某个人会永远满足她的期待,永远不会背叛她,永远会执行她的命令——他永远不会忤逆她。……她到底是谁呢,为什么自己会为了满足她的要求如此折磨自己?这是为什么?

胸口一直在痛,是那种被利器穿过的尖锐疼痛。颜语知道自己的心脏没有毛病,他应当是完美的,他的身体是康健的…奇怪,自己怎么会有这么笃定的想法,这种结论到底从哪里得来?

他带着疑惑重复着一天又一天的日子,每天麻木地看着相同的风景,遇见相同的人,生活如同一滩死水。

这一切会一直重复下去吧,直到我精神崩溃, 没法支配自己的身体来完成这无趣的剧本为止,他想。到底是怎么样的造物主才会如此玩弄自己的造物呢?他觉得有些可笑,但就连“觉得可笑”这个念头也被他自己下意识地从脑中清除了。

“我观察你好几天了,美人鱼先生。”忽然,一个戏谑的声音从他耳边响起。扭过头,一个金色头发的女人穿着无比乖张的服饰,抱臂站在他身侧。她满脸写着嘲讽,但他似乎从那声音里听出了一丝怒意。

“真可怜啊,哪怕是现在这种情况你也会优先满足她的期待吗?在这座死城里,演一场没有女主角的深情戏码,你可真是痴情。我和你一样“爱”着她,我也会满足她的“愿望”,但我永远不会像你一样可怜。”

“可你明明是和我一样的存在啊,我们都是为满足主人的期待而生的,我们同根同源,你这连挣扎都做不到的废物模样,让我恶心。”

她在说些什么?主人是谁,她又是谁?明明是初次见面,他却莫名对这个女人抱有敌意,胸口的疼痛也在她出现时更加剧烈了。

那人出现得很神秘,把话说完便消失了,独留颜语一人继续着之前死水般的生活。

日子一天天过去,仍旧是无意义的重复,但似乎又有了一丝不同——靠近第五音时,他总觉得心里空落落的,似乎有什么该发生的事情没有发生。随着循环的次数增多,这种感觉愈加剧烈——是了,他应当在那里遇见某个人,那个人并未如约出现。

模糊的感觉逐渐清晰,但他的精神日渐恍惚,在失去意识前的一瞬间,他终于想起来那人是谁。

泠珞,他的造物主,他的主人,他的“爱人”。

她创造了这个世界,也创造了“完美”的作为恋爱对象的他。他不顾一切地回应着她的要求,为她献身——直到最后。

他兑现了自己的诺言,付出了自己所能付出的一切。

但她没有。

她抛下他了。

她从她自己创造的不切实际的妄想世界中脱离,留下他独自重演她所安排的与她相遇的“剧情”。

身体不自觉开始颤抖,全身的力气好像被抽空,他知道自己为什么存在了,但知道存在意义的同时也失去了它。他已经没有继续下去的理由了,但挣脱或顺从泠珞的安排都没有意义——已经没有人会回应他了。他开始迷茫,在这样一座死城里,活着或死去又有什么区别呢?

“看你的样子是终于想起来了,亲爱的美人鱼先生,被人背叛的感觉如何?”那个女人又出现了,颜语看着眼前这个曾经一刀把自己心脏洞穿的人——加害者“颜语”。她是与自己相同的存在,他们曾经水火不容。但此刻,他们是这座死城里唯二的“活人”。

“你是来杀死我的吗?就像你曾做过的那样。”

“当然不是。杀了你又有什么意思呢?她已经不在了,我要“实现愿望”的对象已经消失了,杀戮毫无意义。”

“我观察了你很久。看你为了愚蠢的爱被规则束缚,看你记起一切后软弱的模样。你现在可真难看啊。我曾一度觉得你很恶心,但我无法对另一个我坐视不管,看着与我相同的存在如此软弱的模样更让我恶心。”她摆了摆手,接着说道:“这日子过得很无聊,杀掉这些死人毫无意义。”她指向街边熙攘的人群,“他们只不过是剧场的布景罢了。”

“——但你不一样,相较于这些背景板,她赋予了你我不一样的东西,我们都拥有一些人类的感情。”

“她给予你我的完全是相反的内核。疯狂暴虐的我理应无条件破坏掉你的正义和爱,但她的规则之力在不断减弱,而我和你也不再是那样纯粹的存在了。所以我可以像现在这样平静地和你交流,而不是干脆利落地给你一唐刀。”

颜语,应该说守护者颜语沉声打断了她:“所以你到底想说什么,如果你只是来看笑话的,走好不送。”

“你对你的’前同事’就这么无情?别这么冷漠嘛。”她笑出声来,“我只是对你很好奇。”

“我在想——与内核完全不同的你相处,我会不会过得更有意思。毕竟你也很迷茫吧,你因爱被她创造,她却始终不曾真心爱你,你不觉得可笑吗?”

“让我来教你爱吧。”

“当然了,我也不知道什么是爱,但我的心对你敞开,我不会像她那样虚伪。我们的时间还很长,总会有弄明白的时候,不是吗?”她抱臂站在一旁,一副好整以暇的样子望着守护者。

青色头发的男人沉默了,加害者曾杀死了他,使他与泠珞分离,他应该是恨她的。但就如她所说,他与她都是执行泠珞的想法罢了,他恨不了她什么,哪怕加害者未曾出现,难道泠珞就会爱上他吗,现实与妄念,真实与虚拟——他们没有未来——泠珞在虚妄中逃避,但她的潜意识是清醒的,她不会选择他。何况加害者说的话也没错,在那段时光里,泠珞未曾真心爱他。

爱……什么是爱,他因爱而生,却从未体会过真正的爱。这份对爱的渴望一度让他疯狂,但在泠珞不在的现在,没有了规则的束缚,这仍旧是他的执念。

尝试与她相处,这似乎是一个可以考虑的提案。

于是他也真的这么做了——与那曾经的死敌一起,在这座死城里寻找爱的含义。

城中的人依旧按着剧本发展,除了他们二人。他们就像游戏里的两个玩家,触发着不同的npc,探寻着以前不曾了解的一切。

在这摊死水中,他们是唯一的涟漪。

他们都是残缺的存在,他们都不是完整的人类,他们能了解的、能体验的事情还有很多很多。

哪怕日复一日的循环仍在继续,他们也有存在的意义——至少他们拥有彼此。

加害者的唐刀
线稿画好了(帮忙看看有没有什么...

线稿画好了(帮忙看看有没有什么问题谢谢啦)

线稿画好了(帮忙看看有没有什么问题谢谢啦)

opmeow

【加守】实验对象(4)

*万圣节私设

疯狂的科学怪医加害者(人类)×被圈养改造的吸血鬼守护者

*ooc有 非妄想症世界观 私设如山

*未完结


“你不想复仇么?”


“好了,言归正传。”

她清了清嗓子,“看到这里的设施,你应该很清楚我为什么会救你。颜先生,你是个聪明人。”

眼前的青发男人于她而言就是任人宰割的羔羊,她要做些什么大可不必征询他的意见。直接了当的掠夺固然是好的,但强迫他配合自己的实验,这太简单也太无趣。

她能感受到他们在某种程度上是相同的存在——他们都是有野心且狂热到可以不顾一切的人,她醉心于研究异族,而他对于舞台有着别样的执着。这份...

*万圣节私设

疯狂的科学怪医加害者(人类)×被圈养改造的吸血鬼守护者

*ooc有 非妄想症世界观 私设如山

*未完结



“你不想复仇么?”






“好了,言归正传。”

她清了清嗓子,“看到这里的设施,你应该很清楚我为什么会救你。颜先生,你是个聪明人。”

眼前的青发男人于她而言就是任人宰割的羔羊,她要做些什么大可不必征询他的意见。直接了当的掠夺固然是好的,但强迫他配合自己的实验,这太简单也太无趣。

她能感受到他们在某种程度上是相同的存在——他们都是有野心且狂热到可以不顾一切的人,她醉心于研究异族,而他对于舞台有着别样的执着。这份执着于他而言高于生命,所以他一定会拼尽全力存活下去,想到这里她不禁微微一笑。眼前的人会成为她的实验对象,这一点不会改变,就让她好好利用这份执着吧。于是她抛出诱饵,设好陷阱,等待猎物心甘情愿地自投罗网。

“只因为被发现是异族,就被迫离开了自己热爱的舞台,甚至连正常的生活都过不下去,你很不甘心吧?”

“明明你什么坏事也没做,遵纪守法,甚至比大多数人类都要优秀。只是因为吸血鬼的身份就失去了一切,这是为什么呢?”

“你觉得这公平吗?”

她以一个上位者的姿态端正地坐在他面前,以一种不含什么情绪的目光审视着他,再用最平静的口吻吐出这些话语。

眼前的女人似乎是冰冷的,眼镜架的金属光泽,纯白的实验服,以及实验器具的冰蓝色灯光,给她镀上了一层无机质的美感。这样的人好像没什么情绪可言,但颜语透过这层外壳,能清晰地看到她眼底涌动的疯狂和兴奋。她说出的一字一句都扎在他的心上,那平静的语调在他耳边似乎成为了塞壬的低语。

他确实无法理解,为什么人们对《夜开荼蘼》里由他扮演的吸血鬼趋之若鹜,却又对现实中真实存在的异族避之不及。

“你明白为什么吗?”

是啊,为什么呢。

“他们想象中的吸血鬼只是一个符号罢了,一个承载他们美好幻想的符号,一个可笑的玩物。美丽强大的吸血鬼为了所爱的可怜人类女孩奉献自我,却求而不得,这样的戏码谁不爱看呢?至于现实中真实存在的吸血鬼的生活状态是什么样,与他们又有什么关系?”

“因为对未知的恐惧,他们对于异族始终是排斥的。哪怕你们从未想过对人类不利,可怀璧其罪。你们的特殊能力于他们而言,就是隐藏的危险 。”

“而我和他们不一样,我认为异族是很有魅力的种族。我对异族非常’喜爱’,也在这方面进行了大量的研究。”

“来和我做个交易吧。你想要复仇吗?只要你配合我的实验,我可以尽全力满足你的一切要求。”

“我要把你改造成真正的人类。如此你不必躲躲藏藏,也能重新到你的舞台上。”

“我给你三天的时间考虑,好好想想吧。”

opmeow

堆点民国pa

还是希望有机会能填插画坑(瘫倒

堆点民国pa

还是希望有机会能填插画坑(瘫倒

暮泽葵
「夸奖我吧,主人。」 「和背叛...

「夸奖我吧,主人。」

「和背叛你的人不同,我是绝对忠诚的!」


(不会上色,学校产物)

(悲)

「夸奖我吧,主人。」

「和背叛你的人不同,我是绝对忠诚的!」



(不会上色,学校产物)

(悲)

蜗牛电影
加害者视角下的虐恋故事,你无法触达的真相..
加害者视角下的虐恋故事,你无法触达的真相..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