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加害者

2656浏览    63参与
猋狸童子
加害~ (冒泡) 别在意背景图...

加害~

(冒泡)

别在意背景图(我手残(泪目))

加害~

(冒泡)

别在意背景图(我手残(泪目))

暮叶蜥

【加泠×叛潜】双马尾

萌新渣文笔预警!ooc预警!沙雕糖预警!

正文开始――


凌晨,天快亮了。


泠珞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想从床上爬起来,却被腰部的疼痛压回床上。


“嘶……”狠狠瞪了一眼睡在身边嚣张又跋扈的金发女人――害的泠珞起不来的罪魁祸首,无奈地撑着脑袋看着加害即使是趴着睡也遮挡不住杀(gong)气的侧脸,目光再落到她脸颊边金色乱发编成的小辫儿,一个危险的想法抑制不住地涌了出来――


要不,给加害换个小发型?


虽然泠珞很清楚自己这是不想要腰的节奏,但少女的手还是不由自主地伸过去,悄悄解开皮筋。


加害睡得很沉,轻微的鼾声没有一丝减弱。换什么发型呢?借助加害喜欢趴着睡...

萌新渣文笔预警!ooc预警!沙雕糖预警!

正文开始――






凌晨,天快亮了。


泠珞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想从床上爬起来,却被腰部的疼痛压回床上。


“嘶……”狠狠瞪了一眼睡在身边嚣张又跋扈的金发女人――害的泠珞起不来的罪魁祸首,无奈地撑着脑袋看着加害即使是趴着睡也遮挡不住杀(gong)气的侧脸,目光再落到她脸颊边金色乱发编成的小辫儿,一个危险的想法抑制不住地涌了出来――


要不,给加害换个小发型?


虽然泠珞很清楚自己这是不想要腰的节奏,但少女的手还是不由自主地伸过去,悄悄解开皮筋。


加害睡得很沉,轻微的鼾声没有一丝减弱。换什么发型呢?借助加害喜欢趴着睡觉的“天时地利”,泠珞编起了一截不长的麻花辫。


啧,这是哪位淑女啊?


不过不够劲爆。换。


泠珞的手很巧,几种发型轮转过后,突然发现她漏了一个最重要的――双马尾。加害只有一根皮筋,泠珞顺手解下自己的一根皮筋缠住,然后她就后悔了。


因为这个女人扎着萌萌双马尾的样子,(这里看官自行想象,本人渣文笔写不出那个画面),简直让她无法抵抗……地笑了,她真的不想笑得那么张扬,但没办法抑制,最后直接自暴自弃地狂笑,她坚信此时就连是小潜来了也认不出这个点了笑穴的疯子是自己的本体。


And then,加害醒了。“主人这么回事?这么有精神,是哔――得还不够吗?”加害还没来得及绽放出一个挑逗的笑容,就莫名发现自己头上的重力受力很不对劲儿。再爬起来照了照镜子,笑容逐渐消失:“原来如此……主人哦,我这次,可不会轻饶~”


一回头,也不知主人哪来的求生欲,愣是克服了还没得到有效修复的腰痛窜出了家门。加害顺手操起唐刀(刀柄朝上)就追了出去。


在妄想的花田里――


背叛零羽晃了晃鸟笼:“那啥,小潜,你有没有看到刚刚两股奇奇怪怪的妖风刮过?”


潜意识:“有哦,一股灰色一股金色……不对啊?我本体和加害?这两位咋又打起来了?!”


背叛零羽:“小潜,你要不去劝劝?”


潜意识:“没事,老妻老妻了,不用在意。别岔开我话题呀,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回答问题啊……”背叛解开身上的锁链跳下来,小潜开了鸟笼门,熟稔地一个公主抱接住了背叛,轻轻走出鸟笼。


“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肯从鸟笼里搬出来?我和本体一样体质易寒,需要暖暖的你暖床嘛~”在不懂事的泠珞面前清醒坚定的潜意识撒起娇来竟然也是毫无违和感,把背叛看的只想肆意蹂♀躏。


“这得怪你本体把我最初就设置在鸟笼里……还是被吊在空中荡秋千的感觉舒服!”


“难道我的床没铁链子舒服吗?!”小潜“嗷”地咬了背叛锁骨一口。


“啧,小花栗鼠咬起人来真的受不了呢……我没说你的床不舒服哦!这么想要我睡你的床?”


“嗯!”绯红与黑色的第五音校服交错,组成的是潜意识,是属于背叛的小潜。


“好吧,那我就成全你咯!只是必要的代价还是要付出的~”


尽管天完全明亮了起来,但从不同的地方传出的同一类型的声♀音,将整个白昼搅乱。



【FIN】


三渣晨光
以前的画,所以有点奇怪

以前的画,所以有点奇怪

以前的画,所以有点奇怪

雪遇
颜语生日快乐—— 因为最喜欢加...

颜语生日快乐——

因为最喜欢加害再加上时间不够所以只画了一张(喂你就是偏心啊!)

一如既往的渣呢


颜语生日快乐——

因为最喜欢加害再加上时间不够所以只画了一张(喂你就是偏心啊!)

一如既往的渣呢

 

-举酒欲饮无管弦-

加潜 加害者x你 象牙塔妄想

加潜   象牙塔妄想

妄想症系列  第二人称视角

“你永远也杀不死我了。”

加害者表情倨傲地看着你,骨感漂亮的食指置于嘴唇上,一边的嘴角斜斜地扬起。露出精致的虎牙。你看着她漂亮而倨傲的样子忍不住发抖。冷,对。一定只是冷而已。你自欺欺人地想。

她拿着漂亮的唐刀让你的世界分崩离析却迟迟没有杀死你,只是让你的象牙塔坍塌欣赏你瑟瑟发抖的表情。“不要这样,请停下来。”你跪在地上止不住地发抖,白皙的胳膊沾上了灰,你看见你熟悉的人停下来打量穿着黑衣裙的你,漂亮的贝斯手摇了摇头走掉觉得自己认错了人,那些你熟悉的人却从未对你感到熟悉。他们只看到过那双从象...

加潜   象牙塔妄想

妄想症系列  第二人称视角

“你永远也杀不死我了。”

加害者表情倨傲地看着你,骨感漂亮的食指置于嘴唇上,一边的嘴角斜斜地扬起。露出精致的虎牙。你看着她漂亮而倨傲的样子忍不住发抖。冷,对。一定只是冷而已。你自欺欺人地想。

她拿着漂亮的唐刀让你的世界分崩离析却迟迟没有杀死你,只是让你的象牙塔坍塌欣赏你瑟瑟发抖的表情。“不要这样,请停下来。”你跪在地上止不住地发抖,白皙的胳膊沾上了灰,你看见你熟悉的人停下来打量穿着黑衣裙的你,漂亮的贝斯手摇了摇头走掉觉得自己认错了人,那些你熟悉的人却从未对你感到熟悉。他们只看到过那双从象牙塔里伸出来的白皙年轻的手,就认定象牙塔里住着的一定是穿着白裙子的美丽天使,而不是你。

他们都和一个红衣女孩儿一样离你而去了,虽然你并不记得那个红衣女孩儿是谁,他们都走出你记忆的边界在花海中化作白骨。“这样不好吗?”加害者嘻嘻地笑着,裸露的漂亮皮肤竟格外扎眼,“这样主人的世界里只有我一个人了。”反光的锋利刀刃离你很近,却只是深深扎进你脸颊旁侧的墙壁,她的手松开刀柄摩挲着你的脸颊,强迫性地扭过你的脸和她对视,你看见了她狭长瞳孔中的玩味与快活。她拔出唐刀,向你展示上面已经干涸的猩红血迹。红色可以代表杀戮也可以代表爱欲。可笑,你突然发现了自己在想什么。

锋利的刀刃在你领口轻轻一划,就在上衣划出了一条延伸至袖口的狭长口子,蹭破皮肤的地方淌出鲜血又被她虔诚地舔去。你从象牙塔里伸出的手臂白皙漂亮。所以穿黑一群也是不可饶恕的过失,把这层衣服划开露出少女雪白的肌肤——上帝啊,如果把这层好看的皮囊剥下来,里面是黑是白,有人知晓么?“所以我才好奇嘛。”加害者的声音带上了恶作剧的尾音,动作也变得过分起来,“你看,是你把你的朋友吓跑了喔,现在只有我爱你了。”

她狂妄自大,思维低幼,每天还要用不同的语调翻来覆去对你说那句和“早安”一样没有实际性意义的“我改变主意了”,然后把唐刀从致命部位移开。你阻止不了她,你只能默默想念从前那个温暖干净的自己——但从前是谁陪着你呢?你还是不记得。美丽却

沾染着毒物的加害者每天玩着不同的把戏,笑着看着你坠入无尽的深渊。“主人,我爱你。”温暖的双手仿佛沾着寒毒,情人的低语缀着噩梦般的漂亮尾音,你看着她,无话可说。

明明你才是造物者,她却是这个世界唯一的例外。她亲吻你锁骨时你只能搂搂她的腰作为回应,更加恶劣的行为似乎也可以被容忍。你迷恋这种不计后果的爱,迷恋被她漂亮匀称手臂缠住身体的满足感,她似乎在教你爱——不是谦卑也不是隐瞒,是真真切切光明正大的爱。你想起了自己从象牙塔里伸出的美丽手臂,想起了自己歌唱时小心翼翼的细碎声音,也许那些冠冕堂皇的朋友只是喜欢这双手而已。她用不计后果的行为在教你爱,不过爱的对象仅限于她。

你选择了妥协。

那些走出你记忆边界的人永远没有再回来,只有她守着曾经漂亮却破碎的象牙塔和你。她的虎牙和唐刀在你身上留下很多令人不适却不致命的痕迹。“你好漂亮,喜欢你,主人。”她亲昵地蹭蹭你的胸口,痛觉和酥麻感让你的神经陷入短暂的休止。你失神地唤她,然后听到了她控制不住的笑声:

“主人。我在这里呢。”

怎么形容呢?大概就是那种狂妄满足又带着掩饰不了的得意的笑,不过被刻意压低了。带着颤抖的气息扑在你脖子上,你想要推开她可是你做不到,象牙塔外的爱泡软了你的骨头。她还在笑,你也并不知道有什么值得她高兴的。

“主人,你永远也摆脱不了我了。”她太过分了,你迷迷糊糊地想。妄自尊大,不计后果,但她爱的是你,你又恰好迷恋着这种爱。你恰好没有什么感受需要她去考虑。

只有她可以伤害你,那些背叛者的伤害是不被允许的。

如影随形。她吻过你每一寸肌肤,这种感觉慢慢变得真切也让你迷恋,往日弹奏美好乐章的手被漂亮的丝带绑住,丝带的尾稍垂到你唇边,你张口咬住了它,可爱的小动作逗得她发笑。于是你也跟着笑了。你无所谓地想,那些人走掉又怎么样,讨厌你又怎么样,毕竟和你也没什么实质性的关联,你也不是承担不了后果。于是你小小声地哼起了歌。她伸出修长的手臂搂住你,你学着她的样子把脸埋在她的胸口蹭了蹭,于是你得到了今晚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吻。你想咬她一口,可是一贴近她马上变成了绵软无力的舔吻。她轻轻在你圆润的肩头上啃了一口,含糊地说:“笨蛋主人,我教你。”

你觉得。是你心甘情愿沉沦,怨不得她。

By江辞月


意识流非剧情向无厘头,随便看看就好x

我在写什么东西x

opmeow

【加守向】

“这就是你要守护的爱情吗?”

“真是可笑啊。”


(p2是加守换装,避雷警告

原梗来自空铃

【加守向】

“这就是你要守护的爱情吗?”

“真是可笑啊。”


(p2是加守换装,避雷警告

原梗来自空铃

墨色海螺

加害

准确的来说


会让你们失望的


我是加害者


是的,你可以这么说


理应被嗤之以鼻


或许是这样


所以真的不要同情和怜悯了


没意思的,没有感同身受一说


我不配

准确的来说


会让你们失望的


我是加害者


是的,你可以这么说


理应被嗤之以鼻


或许是这样


所以真的不要同情和怜悯了


没意思的,没有感同身受一说


我不配

opmeow
“我是你最忠实的造物啊。” “...

“我是你最忠实的造物啊。”

“主人。”


下了妄想症的游戏

加害的配音真的太棒了。(´▽`)ノ♪

(就是卡在六重养成了,哭)

我爱颜语,三个都爱(喂!)

“我是你最忠实的造物啊。”

“主人。”


下了妄想症的游戏

加害的配音真的太棒了。(´▽`)ノ♪

(就是卡在六重养成了,哭)

我爱颜语,三个都爱(喂!)

废物阿妃
加害女王!!!! (我好草率

加害女王!!!!

(我好草率

加害女王!!!!

(我好草率

漠风dayo

《情感承载体》 ——《【守加】病入膏肓的爱》



 


  当泠珞离开后,这个世界是什么样呢?

  崩塌,虚空,“不属于任何一种颜色的颜色”。

  这也是加害者与守护者的折磨。为什么呢,死了就死了啊,死去,又活过来,然后再因为世界的分崩离析而死去。

  真是一点意义都没有啊。

  “喂,有什么遗言么?”加害者说。或许她自己也该发表遗言啊,背叛者的躯体已经融入空气,潜意识已经回归了本体啊,这里只有他们两个,也只剩了他们两个。

  守护者睁开眼睛,看着第五音被虚空吞噬,她还是走了,抛下了他,抛下了那个为了她微笑,为了她死去的守护者啊。

  加害者讽刺的笑着,低下头去。加害者...



 


  当泠珞离开后,这个世界是什么样呢?

  崩塌,虚空,“不属于任何一种颜色的颜色”。

  这也是加害者与守护者的折磨。为什么呢,死了就死了啊,死去,又活过来,然后再因为世界的分崩离析而死去。

  真是一点意义都没有啊。

  “喂,有什么遗言么?”加害者说。或许她自己也该发表遗言啊,背叛者的躯体已经融入空气,潜意识已经回归了本体啊,这里只有他们两个,也只剩了他们两个。

  守护者睁开眼睛,看着第五音被虚空吞噬,她还是走了,抛下了他,抛下了那个为了她微笑,为了她死去的守护者啊。

  加害者讽刺的笑着,低下头去。加害者,守护者,这两个在妄想中已经死去的人,很快会被泠珞忘却,最终被时间的洪流淹没,只剩下这个名字,或许连名字也不会被记得,被冲刷的地方只留下空白。

  “如果还有第二次,我绝对,要杀死她。”加害者这么说,“虽然根本没有意义,哈哈哈哈……”“我不会再爱她了吧。”守护者说出了正常人都会想到的话语,对啊,她终归要离开,他当时就应该杀了她啊。好恨啊,好悔啊,他在心中默念。

  情感的传承,是指一种把情感从一个离开的人转移到和他或她相似的人身上,甚至只是他或她身边的人。守护者或许已经病入膏肓了吧,这是一种被扭曲,被他意识为爱的感情,被他传承到了这个世界除了他唯一的人身上。哪怕被她杀死了,被她狠狠的侮辱。可是他对泠珞的感情不也是这样吗,被泠珞遗忘,离开她,可是他的爱,是出于使命的啊。

  我喜欢你。

  加害者惊异的偏过头来,很快眼神就变成了平静。

  他们在死亡的面前相拥,没有一滴眼泪,一起望向了虚空。

  然后一起消失。

  无论是扭曲的爱,还是真实的爱,都是一种慰籍,不是吗。

 

 


漠风dayo

红石蒜盛宴



 


  “你是谁?”

  他如此问道。

  唐刀反射出的光在渐渐阴暗下去的天空中消散,与其一起消散的还有信仰。

  银色与红色发出碰撞,“对”与“错”的定义被悄然改写。

  “泠珞”

  他无力的喊着。

  那个已经抛弃了他的小花栗鼠,已经回想起了一些,寻找着现实的出口吧。茫然,无措,嫉妒,在心中不断反复着。

  “最纯粹的自我,绝不接受这讽刺的堕落。”

  加害者如此摧毁了他的自尊。

  红石蒜向他们发出了邀请,分别来自地狱和天堂,可是谁又应该被定为天使,又有谁应该被被定为恶魔?这是无解的抉择...



 


  “你是谁?”

  他如此问道。

  唐刀反射出的光在渐渐阴暗下去的天空中消散,与其一起消散的还有信仰。

  银色与红色发出碰撞,“对”与“错”的定义被悄然改写。

  “泠珞”

  他无力的喊着。

  那个已经抛弃了他的小花栗鼠,已经回想起了一些,寻找着现实的出口吧。茫然,无措,嫉妒,在心中不断反复着。

  “最纯粹的自我,绝不接受这讽刺的堕落。”

  加害者如此摧毁了他的自尊。

  红石蒜向他们发出了邀请,分别来自地狱和天堂,可是谁又应该被定为天使,又有谁应该被被定为恶魔?这是无解的抉择。

  当背叛者的躯体在空气中飞散, 囹圄在不断的下坠,最终被遗忘。

  灰色的身影出现在了彼岸,来吧,来到这一场红石蒜的盛宴中。

  清楚目的吧,无知的守护者。

  我们本来就是妄想的产物,唯有消散能换来存活。

  “终于找到你了”


  跑题专家(瘫)

  时间线各位明白,自攻自受连着六重不忠哈。

  我写的很迷,不喜勿喷。

 


梦圆

①泠珞小可爱w
上色之前留个(遗)照
上完色连亲妈我都不认识。

②#加害小可爱
她真好看啊啊
眼睫毛这么长只为了显出她的攻气(划掉)
果然我不适合画这么A的小姑娘。
这不符合我的画风。

①泠珞小可爱w
上色之前留个(遗)照
上完色连亲妈我都不认识。

②#加害小可爱
她真好看啊啊
眼睫毛这么长只为了显出她的攻气(划掉)
果然我不适合画这么A的小姑娘。
这不符合我的画风。

KoringFalir
一只大尾巴狐(/ω\))) 溜...

一只大尾巴狐(/ω\)))

溜——)

一只大尾巴狐(/ω\)))

溜——)

SugarCat零式猫糖
加守小短漫 随手摸 论为什么加...

加守小短漫

随手摸

论为什么加害突然ooc了

ooc的加害有点可爱(?)


加守小短漫

随手摸

论为什么加害突然ooc了

ooc的加害有点可爱(?)


猋狸童子

这个看看为最罪双倍的幸福(o^^o)
话说,游戏里面的那些话语好精致啊!
拿笔记!

这个看看为最罪双倍的幸福(o^^o)
话说,游戏里面的那些话语好精致啊!
拿笔记!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