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加拿大

70940浏览    14788参与
海归侠ovo
海归侠ovo
海归侠ovo
转口贸易庄家

加拿大对涉华冷轧钢卷/板发起第一次双反日落复审调查--马来西亚转口规避!

加拿大对涉华冷轧钢卷/板发起第一次双反日落复审调查--马来西亚转口规避!

2023年11月14日和15日,加拿大国际贸易法庭(CITT)和加拿大边境服务署(CBSA)分别发布公告,对原产于或进口自中国、韩国、越南的冷轧钢卷/板(Cold-Rolled Steel)发起第一次反倾销和反补贴日落复审调查。利益相关方应于2023年12月21日前提交本次日落复审的调查问卷答卷。加拿大边境服务署将不晚于2024年4月12日前对本次日落复审调查作出终裁。涉案产品的加拿大海关编码为7209.15.00.00、7209.16.00.00、7209.17.00.00、7209.18.00.00、7209.25......

加拿大对涉华冷轧钢卷/板发起第一次双反日落复审调查--马来西亚转口规避!

2023年11月14日和15日,加拿大国际贸易法庭(CITT)和加拿大边境服务署(CBSA)分别发布公告,对原产于或进口自中国、韩国、越南的冷轧钢卷/板(Cold-Rolled Steel)发起第一次反倾销和反补贴日落复审调查。利益相关方应于2023年12月21日前提交本次日落复审的调查问卷答卷。加拿大边境服务署将不晚于2024年4月12日前对本次日落复审调查作出终裁。涉案产品的加拿大海关编码为7209.15.00.00、7209.16.00.00、7209.17.00.00、7209.18.00.00、7209.25.00.00、7209.26.00.00、7209.27.00.00、7209.28.00.00、7209.90.00.00、7211.23.00.00、7211.29.00.00、7211.90.00.00和7225.50.00.00。

2018年5月25日,加拿大边境服务署对原产于或进口自中国、韩国、越南的冷轧钢卷/板发起反倾销和反补贴调查。2018年10月31日,加拿大边境服务署对原产于或进口自中国、韩国、越南的冷轧钢卷/板作出反倾销和反补贴终裁。


针对以上问题可通过马来西亚转口出CO产地证规避,陆续操作均无问题!


马来西亚转口加拿大CO产地证样本如下:




H龙仔H
加拿大,纽芬兰岛,福戈岛,四月...

加拿大,纽芬兰岛,福戈岛,四月时,岛上神奇的清晨。

Photograph by bogy u.

加拿大,纽芬兰岛,福戈岛,四月时,岛上神奇的清晨。

Photograph by bogy u.

Depression

我素加拿大唯一的正妻lala。。(半退圈人)不是ch,狗别叫🚮。。。

服了吞我画质

我素加拿大唯一的正妻lala。。(半退圈人)不是ch,狗别叫🚮。。。

服了吞我画质

琦墨是个渣渣

画点,,真的双面派

画点,,真的双面派

琦墨是个渣渣

来一口草稿流加拿大

来一口草稿流加拿大

海归侠ovo
海归侠ovo
夭夭
呜呜呜果然ch就是比aph好画

呜呜呜果然ch就是比aph好画

呜呜呜果然ch就是比aph好画

莫柒玖

现在才想起发,真是罪过,考试成绩都出来一星期了[捂脸]

现在才想起发,真是罪过,考试成绩都出来一星期了[捂脸]

*
。。。奇怪的脑洞 在和被擦去的...

。。。奇怪的脑洞

在和被擦去的地方填了个自己私设全拟加哥

(摸鱼算是

。。。奇怪的脑洞

在和被擦去的地方填了个自己私设全拟加哥

(摸鱼算是

海归侠ovo
海归侠ovo
香水百合
活着就是胜利

假的秋天

加乌,不逆,非国设

  -算是一个小尝试,在调试人设——

  -感觉两人应该都是那种,温柔内敛的人,小心翼翼地表达爱意,乌甚至有些不知所措,加受美洗礼可能这边比乌更熟悉点

  -很雷

  -有点意识流,发现粮少怒割腿肉

  -有一点和乌不对付但是依旧关心兄弟的普通俄和白俄——(但是也就表面上做做样子)

  -很乱,我先写的后面(写爽了我自己)

  -全文4200+

  乌/克/兰在星期六这天照常做了两人份的早餐——热腾腾的华夫饼淋上亮晶晶的枫糖浆,再在一旁的玻璃杯中倒好热牛奶。随后,墙上的时钟跳向八点三十分……

  “喀嚓”门被人小心地打开了,“你又把钥匙放在地毯下啊”栗发男...

加乌,不逆,非国设

  -算是一个小尝试,在调试人设——

  -感觉两人应该都是那种,温柔内敛的人,小心翼翼地表达爱意,乌甚至有些不知所措,加受美洗礼可能这边比乌更熟悉点

  -很雷

  -有点意识流,发现粮少怒割腿肉

  -有一点和乌不对付但是依旧关心兄弟的普通俄和白俄——(但是也就表面上做做样子)

  -很乱,我先写的后面(写爽了我自己)

  -全文4200+

  乌/克/兰在星期六这天照常做了两人份的早餐——热腾腾的华夫饼淋上亮晶晶的枫糖浆,再在一旁的玻璃杯中倒好热牛奶。随后,墙上的时钟跳向八点三十分……

  “喀嚓”门被人小心地打开了,“你又把钥匙放在地毯下啊”栗发男人有些无奈“什么时候来个人把你家偷了……”说着 扬了扬手中的钥匙,放进自己的衣兜里。

  “哦——加/拿/大,你知道的,拿我家钥匙的人只有你”乌/克/兰慢条斯理地解决完自己那份早餐,“而且,你已经拿了我63把了”他眨了眨自己灰蓝色的眼睛,补了句“周周如此”叉子在白瓷盘上落下清脆的细响,乌/克/兰站起身看向不远处窗旁的加/拿/大“你这次还是不吃啊……”真不知道每周六跑过来干什么……

  加/拿/大打开了窗,阳光混着灰尘洒进屋内,窗外是大片的红枫林,枫林下的红叶已经堆起厚厚一层了,他沉默着盯着外面还算晴朗的天,就在乌/克/兰以为他的绿眸爱人今天也会一言不发地在窗边站上一整天的时候,加拿大突然开口了“秋天啊,快要结束了”轻飘飘地,如同一片风吹来的落叶。

  “什么?”乌/克兰/擦了擦嘴角,抬脚,也朝着阳光出走去。

  阳光驱散了乌/克/兰屋内淡淡的潮湿气息,屋内稍稍暖和点了。

  “没什么”加/拿/大听到身后的动静微微侧过生日,被照的半透的垂落在耳旁的几缕碎发是金灿灿的,“你的药还是不吃吗”他指了指茶几角落上的一个小药瓶,药瓶孤零零地被桌上的杂物挤到角落,显得格外可怜。

  “药?”乌/克/兰眯起了眼,一时间没想起来这是什么,匆匆瞟了一眼那抹白色……

  莫名的情绪涌上心头。

  “算了吧,我可不敢乱吃,白/俄/罗/斯塞的药真的不会有毒吗……”他慢慢挪到窗前,一同沐浴在灿烂的温暖之中,空气都是落叶和暖阳的味道,让人很舒服,就是……

  就是阳光好像太灿烂了,他有些看不起面前的人背光的脸。

  让人不安,乌/克/兰想上去触碰他的脸,仔细看看,抬起的手僵了一瞬后还是放下了。

  他在犹豫什么?

  他一向如此,恋爱这方面几乎都是加拿大在主动,唯一自己大胆的一次,都是躲在夜晚的枫林里……

  乌/克/兰只记得那时候的月光很好,他将爱人的手紧紧攥着,加/拿/大轻笑着,拉着他,在月光下,兜兜转转,陷入深深的落叶层上,窸窸窣窣,寂静中是他自己的心跳声混合着细细的喘息。

  结束时,眼里似有森林的绿眸的爱人轻轻一吻落在他有些散落的发带上,那时的他,迷迷糊糊中说,带着笑和满脸潮红说着

  “我爱你,加/拿/大,一直一直,那么地爱着……”沙哑的声音并不好听,栗发的爱人却如获至宝般,用力地,抱住了他。

  那是乌/克/兰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那么直白地对着加拿大说出“我爱你”

  月光之下,那人温润洁净的面孔清晰可见,他甚至可以细细地取数那人柔顺的发丝,汗水有多少,在心里测量那人眼底的笑意有多深…

  算了,算了……

  身边的加/拿/大发现了他的小动作,笑了笑,轻轻用手拨乱了眼前蓝眼爱人被镀上层浅金的白发,有点凉,带着枫叶特有的草木香。

  “喂,我的头发……”他放松了些。

  

  “难得啊,出太阳了”乌/克/兰努力将自己的思绪拉回到现实,漫不经心地说了句。现在已是深秋,临近入冬,门口道路两侧的枫叶早就红透飘落,一眼望去,鲜红的一片。“确实,但说不定晚上就下雨了呢”加/拿/大随口道着。

  “哦,最好别,我晚上和别人有约”

  “白/俄/罗/斯?”

  “嗯……不知道为什么突然约我出去喝酒”

  “真难得,我以为他会一直躲着你呢”

  又是沉默。

  太阳不知道什么时候快落山了,西沉的余晖也是鲜红的,混着金色和另一天边的蓝灰,显得格外凌乱。

  乌/克/兰走到门口,拿起外套“围巾也带上吧,晚上的外面太冷了”他听话地点了点头,加/拿/大不知道什么时候抽起来烟,烟雾缭绕,不时被风吹散。

  他挥了挥手作道别,开门离开了家。

  还是看不清你的脸啊。

  有点不对劲,乌/克/兰这么想着,随后被门前的地毯绊了个踉跄。

  有时间再铺层地毯吧,他如此想,围紧了脖上红白相间的围巾,随后大步踏进灰白的石板路中。

  再待踏上这条路已经很晚了。

  “加/拿/大你个乌鸦嘴……”空中真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绵绵不断,冲散了些乌/克/兰身上的酒气。

  “还有白/俄/罗/斯,叫我出来就是问我吃药了没,谁会吃他给的见鬼的药片……”

  他絮絮叨叨,总算挪到了自家门口,他摸了摸口袋……

  没带钥匙。

  见鬼的,备用钥匙被加/拿/大拿走了,自己也没带钥匙。他试了试拍了拍门。

  无人应答。

  乌/克/兰愣了会,随后骂自己是个蠢蛋,屋里灯都没开,加/拿大/早就走了。

  他索性抱着有些长的围巾小心翼翼地蹲下来,思索怎么办。

  翻窗?恐怕不行,这都比自己高了,而且加拿大走之前应该关好窗户了的,去白/俄/罗/斯他们家?别了,会被嘲笑然后再赶出来的吧……

  店铺什么也关门了,去旅馆一晚上?

  不行,身上钱也没带够,买酒去了……

  加/拿大/家,不行,更不行了,为什么不行呢,反正就是不行,不能去哪,不能,不能……

  他有些无意识地扯住自己的头发,风刮起来了,他却更加茫然了,脑中混乱着,不安的情绪再次涌上来,掐住他的喉……

  他有点想干呕咳嗽,想把这种烦躁悲伤感赶出自己的体内。乌/克/兰就这样被打湿了衣衫,他一时不觉得冷,也没发现身前出现的两个人影。

  “怎么蹲在这里”白/俄/罗/斯打着伞,低头看着面前头发有些湿透的兄弟。俄/罗/斯则皱着眉。

  “你在干什么,终于意识到自己的蠢想用雨水洗脑子吗”俄/罗斯张嘴便是一句呛,但是此刻的乌/克/兰此刻没有精力去和他互相嘲讽。“……我忘记带钥匙了”他埋下头,只想草草应付完这两位麻烦的兄弟 。

  “你不是,一直都有藏备用钥匙的习惯吗”白/俄/罗/斯叹息,虽然一直都藏的很老套,“被加/拿/大拿走了……”“加/拿/大?”俄罗斯的眉毛皱的更深了。

  “我就说这小子不会自己吃药的,”俄/罗/斯蹲下手伸向了厚厚的地毯。

  “你干什么,别动我家东西!”乌/克/兰突然激动起来一把按住俄罗斯的手,但他力气可不过比他高一个头的俄/罗/斯,地毯被一把扯开了——

  钥匙有些随着地毯的拖力在台阶上跳跃,但是更多的,静静地躺在那。

  乌/克/兰送开了俄罗斯的手。

  “哦,哦,好吧,看了他还有点良心把钥匙给我送回来了……”他捡起一把,冻得发青的手颤抖地将钥匙插进锁孔中 。

  “乌/克/兰,有没有一种可能,加/拿/大已经走了”一旁白/俄/罗/斯开口,“我要回家了,这次就谢谢你们帮我找到钥匙”乌/克/兰没有听到似的“你们回去吧,很晚了”

  “加/拿/大已经死了,你还需要我们重复多少遍?”俄/罗/斯向来对乌克兰没有耐心,“死了快一年了”一年了,美/利/坚都走出来了,该醒来了吧,这无止境的梦。

  “……”乌/克/兰扒住门框,似乎终于感受到身上湿透衣物的冰冷,开始颤抖起来。

  他知道,他当然知道,他比任何人都清楚他的加拿大啊,早就死在63周前那个意外了。

  雨依旧在下,不断地从滴落在他的发梢上滑落。

  不对,不对,他的加/拿/大,明明今天还在他的家里啊,在阳光下——

  “他明明,今天还在我家里和我一起晒秋天的太阳,他没有死”乌/克/兰自顾自地点了点头,准备继续往屋内走——

  随即呆滞在原地。

  他看见,加/拿/大从门里走出,蹭过他的衣角,随后消失在雨夜中。

  他看见他无奈地张开嘴,说着什么,他却听不见。

  你在说什么?

  我会说什么呢……

  乌/克/兰张了张嘴,积压了一年的思绪和遗憾,在此刻都满溢出来了——

  我爱着你啊,爱着你啊……一直一直,一直一直,都是如此啊……

  乌/克/兰睁着眼,试图再次看到前方熟悉的身影,想扯起嗓子大声呼唤,张大了嘴,却什么都说不出来。只能呜咽地无力地伸出手——

  等等我啊,你这,自私的——

  他踉跄起身……

  你这自私的家伙啊——

  他跌倒在地,又用力地向前扑去,等我啊,你这混蛋啊……他的视野连同那道身影一同模糊了,做不到啊,什么都做不到,他甚至来不及擦去眼边的泪,那人啊,就轻飘飘地腐烂在无边的细细的雨中了……

  乌/克/兰只收获了满手的湿润,不对,不应该是这样的,不应该的啊不应该……他喃喃,哆嗦着,再度在雨中寻找。

  他明明,今天早上还在阳光里啊,光里的他,明明还在笑,在秋日的温度里。

  你在哪?你在落叶层下吗,还是在窗下,还是在枫树林深处?你明明,不会喜欢和我开玩笑的啊。我都没有,说爱你,甚至还没有开口,你怎么就先走了啊,你到底藏在哪里了啊,加拿大,加/拿大/啊……

  你被风吹进枫林里了吗 是这样的吧……

  他摇摇晃晃着,手撑着墙壁,去林子里看看,去那里看看,一定一定在那里……

  “够了,你……”一只手大力扯住了他,“现在是深冬了,秋天早就过去了,你还要哄自己到什么时候,”俄/罗/斯用力一拽,乌/克/兰有些措不及防,一下子被拉倒在地。

  白/俄/罗/斯和俄/罗/斯只能看见乌/克/兰神经质地盯着雨中的某处,然后像疯子一样抓挠着空气。原来总是干净的白发变得乱糟糟的,狼狈极了。

  “你在说什么啊,你这家伙……”乌/克/兰慢慢坐起,他双腿颤抖,有些呆滞地坐在原地,他自己其实已经很清楚了,那个答案,他为什么看不清爱人的脸,为什么他的爱人消失了……一切的一切,但是啊……

  但是啊,他慢慢捂住脸,咳嗽着,不成调的哭泣声混着雨声断断续续从雨中响起……

  我爱你啊,我爱你啊,为什么连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啊,加/拿/大,混蛋……

  我这个混蛋,什么都做不好啊,连你的脸都记不清了啊,为什么,会这样啊……

  我连我爱你这样简单的字词都无法和你说了。

  俄/罗/斯还想说些什么,白俄轻轻摇了摇头,偌大的雨中,雨依旧是那么细细的,温柔冰冷,乌/克/兰却只想念那秋日晨起的暖光,他在这近十六个月以来第一次蜷起身,不再在意污水肆意地弄脏他干净的衣服,雨幕里,隐隐传来微响——加/拿大/,加/拿大/……

  那片枫树叶早就腐烂在那个深秋里了,在落日的余晖之中,无声无息,连同乌/克/兰那小小的爱,一同埋葬在黑土之下了,徒留受伤的白鹤留在北国的冬天 中。

  

  

  

  

  

  

  

  

  

  

海归侠ovo
海归侠ovo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