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加洛

7230浏览    289参与
井出春江

加洛·提莫斯抬起头吻了一下他的脖颈,他低下头,问那孩子:“为何?”小孩子只是笑嘻嘻的翻开手中台历的一页,指着那画着红圈的日子:“今天是父亲节,这是父亲节礼物。”古雷·佛塞特沉默不语,试图张口却觉得上唇如铅重——这礼物过于沉重,他甚至觉得这一个吻有特殊的意义,但是这只是因为单纯的身高原因罢:佛塞特如此想着,但是特殊的意义挥之不去...不该如此。

佛塞特想着。不该如此:他尚且是孩子——即使他年方十六。灭火、灭火,司政官心里想着,他觉得小孩吻过的地方热得发疼。灭火,快帮我灭火——消防员就在身边。佛塞特低下头,右手抚过对方的下颌。如铅重的上唇在这一瞬间突然失去重量,他说:...

加洛·提莫斯抬起头吻了一下他的脖颈,他低下头,问那孩子:“为何?”小孩子只是笑嘻嘻的翻开手中台历的一页,指着那画着红圈的日子:“今天是父亲节,这是父亲节礼物。”古雷·佛塞特沉默不语,试图张口却觉得上唇如铅重——这礼物过于沉重,他甚至觉得这一个吻有特殊的意义,但是这只是因为单纯的身高原因罢:佛塞特如此想着,但是特殊的意义挥之不去...不该如此。

佛塞特想着。不该如此:他尚且是孩子——即使他年方十六。灭火、灭火,司政官心里想着,他觉得小孩吻过的地方热得发疼。灭火,快帮我灭火——消防员就在身边。佛塞特低下头,右手抚过对方的下颌。如铅重的上唇在这一瞬间突然失去重量,他说:“或许我要给你一个回礼,这是司政官对消防员的特殊嘉奖。”

加洛说他准备好了,胸膛讨好似的直挺,等待着司政官发放奖章。......奖章?这种时候会在家里准备好这些东西吗?总之他乖巧的等待着,然后司政官给了他一个吻。与加洛那单纯得不行的吻不同,年长的人总是对此轻车熟路——但是不应该对自己的孩子这样。佛塞特闭上眼,他是对方的义父、对方的上司、对方的火源(即使对方根本不知道这男人身体里藏着火)。总之两个人开始接吻,舌尖纠缠在一起。消防员也只是乖巧的回应这特殊的嘉奖。

纠缠了几分钟才互相拉开距离,就好像升起国旗以后辉煌的归队——司政官开了口:“你是我养大的。”消防员只是回应道:“那我只能是你的了。”佛塞特皱了皱眉,他不知道这小孩去哪里学的无赖话语,但是他心底却莫名的躁动。他开了口,他说:“你只能是我的。”

快灭掉我身上的火罢!古雷·佛塞特内心痛苦的嚎叫。

kakorrhaphiophobia

【加洛x古雷】恒河猴与铁娘子

我写这篇文是看了我最爱的奴隶道德大大的手书大家一定要看:https://www.nicovideo.jp/watch/sm35807542

虽然文没什么关系


  六月是小麦丰收的季节。麦田如大地的蜜色脊背,火车轨道是从地平把它分成两半的丑陋脊椎。一节节火车大张旗鼓地沿着这条脊椎将麦田活生生割开,沿路留下焦臭的髓液。


  加洛·提莫斯坐在火车的最后一节车厢,作为车的脏器的一部分移动。这趟列车的终点站是边境监狱,和有罪者相配的荒凉之地。和他同一车厢的人和他有同一个目的地,他们都穿得得体。没有一个人穿...



我写这篇文是看了我最爱的奴隶道德大大的手书大家一定要看:https://www.nicovideo.jp/watch/sm35807542

虽然文没什么关系

 

  六月是小麦丰收的季节。麦田如大地的蜜色脊背,火车轨道是从地平把它分成两半的丑陋脊椎。一节节火车大张旗鼓地沿着这条脊椎将麦田活生生割开,沿路留下焦臭的髓液。

 

  加洛·提莫斯坐在火车的最后一节车厢,作为车的脏器的一部分移动。这趟列车的终点站是边境监狱,和有罪者相配的荒凉之地。和他同一车厢的人和他有同一个目的地,他们都穿得得体。没有一个人穿着蓝色。蓝色是狱中制服的颜色,加洛的靛蓝头发便尤其地显眼,在火车的晃动中张扬地摇摆。

 

  到达终点站时,所有人都依序下车。离站台步行十五分钟的距离便是边境监狱的门口,经过了繁琐的安检和登录程序,加洛终于坐上了会客室门口待机的椅子。他是这个时间段最后一个进来的,左右都无人。不一会,从会客室里出来了上一位探访者,一位三十岁出头的男性,发际线往后脑勺退去。加洛向他打招呼,对方回应,看到他手中小心翼翼拿着的东西,笑道:“你难道是来男子监狱看母亲的吗?”

 

  “不是,我只是想不到礼物,便买了摊上最贵的……”

 

  “也不需要买,我的父亲喜欢我儿子的画。只是画本身需要过塑,这里不准使用钉子,他会用胶带贴在床头。”

 

  “哦,好主意。”加洛恍然大悟道,“可惜,我不知道他现在是否喜欢我的画了,他只在我小时候说过喜欢。”

 

  “重要的不是画,而是人啊。”

 

  糟糕的是,比起画,人被嫌弃的几率更高。男子留下这句话便笑着离去,加洛将礼物交给一旁等候的狱警,等了一段时间后才被允许进入会客室。里面被装修得很朴素,钢制椅,压合板桌,黑色座机和一面玻璃占据了狭小房间的大部分空间。他想见的古雷·佛赛特在玻璃的那一头坐得笔直,拿着座机听筒一本正经的样子像是在处理公务。加洛迫不及待地坐下,也拿起听筒,因为有些雀跃,用的是双手。

 

  “为什么要来?”

 

  这是他听到的第一句话。

 

  “老大,父亲节快乐!”加洛说得爽朗,“我想了很久,总觉得只能来你这里。你以前当执政官时,每逢节日总是很忙。现在,你总算是闲下来了。”

 

 对方似乎丝毫不被他的态度传染,沉默半晌,平静地回道: “……你在笑话我吗。还有,不要那么叫我。”

 

  “还是老大顺口!没有啊。”他莫名其妙地道,“我只能想到你,所以,今后,不管是父亲节,母亲节,感恩节,复活节,我都想来找你。”

 

  “好吧,我不记得你有这么多假期。”

 

  “勤奋工作的人该得到回报啊。”加洛夸张地道,唾沫星子喷到听筒上,“你收到了我给你带的礼物吗?装在塑料瓶里的粉色的康乃馨,我在途径的火车站的摊位上买的,店主说是难得一见的,能够不凋落的鲜花……”

 

  “是假花。”

 

  “啊?”

 

  “我取出来看了,是假花。”古雷很有耐心地重复了一遍。

 

  “所以,我被耍了?可,可是,你就这么简单地取出来看了啊?啊——那个很贵的——”

 

  “没有关系。”

 

  反正已经当场扔了,也就无谓真假。古雷没有说出来,狱中生活让他倦怠。

 

  “好吧,我们来说一些开心的事情吧……嗯,今天天气这么好,老大你记得吗?以前,天气好时,你会带我去新首都的动物园。”

 

  “是吗?”

 

  古雷似乎已经全忘了,低头认真地回想。加洛看着他的样子有些出神,若要用动物比喻,古雷·佛塞特是一只蜗牛。在温润冰冷的表壳下,有着不稳定的炙热躯体的蜗牛。尽管他们都是燃烧者,里欧却是肆意迎风熊熊燃烧的狂火,而他面前的男人因压抑已久的高温溶解,发生内部坍缩。他面不改色地想到艳情的画面,被冻结设备折磨得疲惫不堪的他的躯体,橙红的岩浆从古雷·佛塞特身上所有的洞流出来,烧熔覆盖的一切。

 

  包括他的家。

 

  半晌后,古雷终于想起,嘴角弧度显得诡异,称不上是笑。他道:“是你上初中时的事情,你爱看猴子,趴在猴园的铁丝网上一动不动的。”

 

  “就是那时候!你还对我说,加洛,你看上去这么兴奋,似乎和猴子很有缘分。”

 

  “对。小时候的你就和猴子没什么两样呢,活蹦乱跳,调皮捣蛋。”

 

  加洛摊开双手,明显郁闷起来,道:“也有听话的时候吧。”

 

  “给食和睡觉的时候。”

 

  “不是说那种时候!”加洛的声音不自觉地变大,古雷不禁将听筒离自己远了一些,“你以前还会摸我的头,夸我干得好,那时候,我是真的做的很棒!”

 

  据理力争的话被听筒忠实地传到耳边,古雷缓缓道: “希望你记住那并非出自我本意,也不要当真。”

 

  “即使那并非出自本意,”加洛认真地道,“我们也曾有过那样的关系。尽管你对不起剩下的所有人,但对于帕诺塞斯计划里的人来说,你就是拯救众人的诺亚,不是吗?我也曾是被你拯救的那一部分——和被焚烧殆尽的房屋、家具不同。你养育了我,我只能和你一同回忆儿时时光,也是因为你,才能现在坐在这里。”

 

  “如果你想对作为人类最底限的善意自我感动的话,请便。”

 

  他说话时将每一个字都放得很轻,听起来谦逊而克制,语气却是相反的格调。加洛坦然地应答道:“不管你是否否定我们的过往,它们依旧存在着,现在也鲜活存在着,血液里、皮肤里、骨髓里。”

 

  被他带大的,活生生的罪行证明。古雷的语气依旧礼貌而凉薄,道:“你倒是变得口齿伶俐起来了。是里欧·弗提亚教你的吗?他们那种做过民间组织的领头人的人很会说话,擅长拿捏煽动人类的心理。”

 

  “你也和他一样,不是吗?你和他很多地方都一样,可是他能够放肆地燃烧,而你却不能——”

 

  “别用了解一切的口气对我说话!”

 

  他终于豹变,压抑的情绪从每一根发丝中迸发爆炸,听筒砸在桌子上,而庞大的拳头砸在会客室牢固的玻璃板上,发出哐的一声巨响。加洛不为所动,仍旧直直看着他,也放下听筒,大声问道:“那么你了解一切吗?将他人切片解剖的你了解自己的构造吗?直到现在, 你有把自己当做一个真正的人吗?古雷·佛赛特!”

 

  他的语气和以往一样耿直。搞不清这句话里面藏着的是迟钝还是嘲讽,古雷大口喘着气,汗水从下巴滴到台面上。沉默之中,对方将自己的手也抵在玻璃对面,一双澄蓝的眼睛离他更近了。古雷在里面清清楚楚地看见自己失态的模样,鸡皮疙瘩刹那间蔓延全身,贴在玻璃的右手仿佛被烫到一般离开,整个人踉跄地后退——他在他眼中像是凶灵。对方不依不饶,扑在了玻璃上,大喊道:“我说过,就像你拯救了我一样,我也想……”

 

  他未说完,咔嚓一声响,古雷身后的门开了。两人都沉浸在自己的情绪之中,如梦初醒般往门口看去。站在那里的是狱警,他拿着时间表严肃地道:“2370号,回到自己的房间。加洛·提莫斯先生,请出门后从右侧出口离开。”

 

  “谢谢,马上就去。”

 

  跌坐在椅子中的男人应答道,脸上的肌肉群不自然地蠕动着,很快又完成在自治共和国的电视中出现过无数次的温文尔雅的笑容。他起身,转身,自觉得体地回到禁锢他的洞里。以往挺拔的背脊有些不自觉地佝偻,或许是他在调整表情时已经用尽了力气。

 

  “加洛·提莫斯……”

 

  意外的,他边往回走边叫他,吐字很清楚,仿佛时间都放慢了。加洛终于听见他喊自己的名字,像只边牧一样不自觉地兴奋,眼巴巴地望着他。

 

  古雷一步一步接近了门,在门框正中央回过头来,猩红眼瞳从笑容的缝隙中射出尖锐的目光。

 

  “你真恶心。”

 

  他话音未落便消失在墙壁之后,承住魁梧身躯的沉重脚步声越来越远,在空旷的水泥走廊中回响。窗明几净的会面室只剩下加洛和自己的影子。白炽灯挂得很高,他奇形怪状的影子渺小矮胖,也像只被抛弃的边牧一样委屈地蜷缩在他的脚下。

 

  加洛盯着它想,下次见面该是五个月后了,他想带只古雷体型的火鸡来。

 

END

 


是誰不重要

【加洛古雷】Melt

  悶熱。

  無論是何種高度科技化城市,其隸屬國家的消防隊擁有救火用機甲、已成過去式的軍警備隊坐擁專屬的空陸兩用車輛等等,這般防火特化如自治共和國普羅米波利斯在夏日仍是有莫可奈何之事——空調壞了,而烈日爪牙張狂。

  濕黏。

  止不下住的汗水滑落下巴,凝聚成珠滴落於紙張。盯著螢幕的男人煩躁地用從浴室拿來的毛巾拭臉,下滴汗珠落下開始新的循環。

  他不是沒想過乾脆沖個澡,一思及到底是無用功便打消念頭。

  多虧他那需要硬體全時效能全開方能順利運算的工作內容,機械發出慘叫聲的同時在房內積累熱量,他感受到幾乎是由金屬打造而成的沉重義肢也開始燙人,熱得他逐漸懷疑其實自己是變溫動物,否則自...

  悶熱。

  無論是何種高度科技化城市,其隸屬國家的消防隊擁有救火用機甲、已成過去式的軍警備隊坐擁專屬的空陸兩用車輛等等,這般防火特化如自治共和國普羅米波利斯在夏日仍是有莫可奈何之事——空調壞了,而烈日爪牙張狂。

  濕黏。

  止不下住的汗水滑落下巴,凝聚成珠滴落於紙張。盯著螢幕的男人煩躁地用從浴室拿來的毛巾拭臉,下滴汗珠落下開始新的循環。

  他不是沒想過乾脆沖個澡,一思及到底是無用功便打消念頭。

  多虧他那需要硬體全時效能全開方能順利運算的工作內容,機械發出慘叫聲的同時在房內積累熱量,他感受到幾乎是由金屬打造而成的沉重義肢也開始燙人,熱得他逐漸懷疑其實自己是變溫動物,否則自我調節體溫這件事怎麼遭身體放棄了。

  汗水流進了眼裡,古雷姑且順勢往椅背一躺,連取冰枕敷在義肢與軀體接合處的考慮都有了。

  曾經穿著包覆全身肌膚的衣物企圖遮掩過往鑄下罪惡的象徵;曾經壓抑異星之火試圖衝破體腔而次次忍受大火於體內燒灼的高溫——終是不敵待在一間沒有冷氣的房。


  空調故障世界不會毀滅,維修不是件難事,替代方案亦有得是。一切假設的前提必須建立在他不是古雷‧佛塞特上。

  除了同居人兼監視官的房間與陽台外,他的臥室兼工作區沒有對外窗。即使他認為這等防護有亦似無。

 棉製的短衫都黏在了身上,他就是沒料過自己變得如此不堪高熱。

  『空調壞了。』最終他對外傳送電子求救訊號,想著沒有實體的瓶中信何時會在熱浪之中被人發現。


  男人決定退個幾步,先將筆電丟到不應該去的房間,他不樂見外來的救援在公共空間撞見自己。拎起吸飽汗水的髒毛巾與換洗衣物,他走進浴室,再出來時順手為自己倒了杯冰水。

  二度打開同居人的房門的他發覺放置一段時間後理應清涼的室內襖熱無比,空調是壞得徹徹底底。

  更糟還能如何?他推開窗戶,都市的廢熱找尋到通道一擁而進,渺小的希望芽苗在熱風中枯涸。

  古雷自暴自棄地一口飲盡這間房中唯一低溫的水,把棉被推到床的角落,鳩佔鵲巢。


ABO-B+3/24410278

△目▽擊△證▽火△
竟然忘了放这张的局部。 局部2...

竟然忘了放这张的局部。

局部2.0…

和之前那张Lio局部 一起加入和风豪华套餐!

(虽然这几天发的三张Galo 画风都不一样但真的都是一个人画的)

竟然忘了放这张的局部。

局部2.0…

和之前那张Lio局部 一起加入和风豪华套餐!

(虽然这几天发的三张Galo 画风都不一样但真的都是一个人画的)

小宮

《Galo★Star》

I.秘密

         重要

 ↓ ↓ ↓ ↓ ↓ ↓ ↓ ↓ ↓ ↓
請先看過前篇《序.青鳥》

神話AU/火神里歐X人祭加洛
OOC/大量原創角色注意

《Galo★Star》

I.秘密

         重要

 ↓ ↓ ↓ ↓ ↓ ↓ ↓ ↓ ↓ ↓
請先看過前篇《序.青鳥》

神話AU/火神里歐X人祭加洛
OOC/大量原創角色注意

野十五

加洛和里欧……不可以盗图……

加洛和里欧……不可以盗图……

平胸蝶

521快乐

(双死了就是he了(暴言)

521快乐

(双死了就是he了(暴言)

茶貓泡沫
謝謝角帳這一年的陪伴

謝謝角帳這一年的陪伴

謝謝角帳這一年的陪伴

侠之大者土豆笑
是送喵喵的生贺!!!@喵一声看...

是送喵喵的生贺!!!@喵一声看看 

如果被屏蔽那一定是galo太色了】

是送喵喵的生贺!!!@喵一声看看 

如果被屏蔽那一定是galo太色了】

△目▽擊△證▽火△
无数人都画过了MAD BURN...

无数人都画过了MAD BURNISH GALO,我也要凑热闹

非常实用的圆据,可以用来切PIZZA。 

无数人都画过了MAD BURNISH GALO,我也要凑热闹

非常实用的圆据,可以用来切PIZZA。 

井出春江

*

      他开玩笑说骨灰掺入泥也能有灵魂,如今却连骨灰都不剩了:耐烧的绳子与升起的火焰一起杀掉他,留在人间的是什么?证明他的只有那一根烧完即扔的绳。那根绳被扔掉又被捡起来,世人说是时代的证明,普罗米亚的消失,恶政换了代,少年又没有了父亲。

       啊,加洛·提莫斯茫茫的走在海里,海被上吊绳圈养起来,他在里面游走着、 游走着,血水没过他的肩膀:是古雷·佛塞特那手腕里流出的血。低下头喝掉一口血水,亲情融在里面,在他的...

*

      他开玩笑说骨灰掺入泥也能有灵魂,如今却连骨灰都不剩了:耐烧的绳子与升起的火焰一起杀掉他,留在人间的是什么?证明他的只有那一根烧完即扔的绳。那根绳被扔掉又被捡起来,世人说是时代的证明,普罗米亚的消失,恶政换了代,少年又没有了父亲。

       啊,加洛·提莫斯茫茫的走在海里,海被上吊绳圈养起来,他在里面游走着、 游走着,血水没过他的肩膀:是古雷·佛塞特那手腕里流出的血。低下头喝掉一口血水,亲情融在里面,在他的身体里,血脉里。他说:你在哪里。从此以后加洛就被这根绳子缠住了:一条蟒蛇,一根弯折的钢筋,一段他义父尚未腐化的肠(即使已经被烧没,但它在海里又存在了,也许是别人的,但加洛·提莫斯坚决的否定了其他的说法)。

       那上吊的绳是义父的肠、血肉、扭曲的灵魂......他站起身,自己这个想法堪称完美,然后又被这想法气得背过身子去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