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加菲

24479浏览    1448参与
阁主

【4月1日】44天

如此销魂的姿势。

昨儿做梦梦见焦糖生了宝宝,清楚的记得是五个,也不知道哪来的数😂还有20天左右卸货,打算下个周末带去产检,不过至今仍旧没搞懂做b超和拍片的区别

【4月1日】44天

如此销魂的姿势。

昨儿做梦梦见焦糖生了宝宝,清楚的记得是五个,也不知道哪来的数😂还有20天左右卸货,打算下个周末带去产检,不过至今仍旧没搞懂做b超和拍片的区别

阁主

【3月30日】42天

睡觉喜欢侧躺,每次躺下都小心翼翼地先趴下,然后再躺,怪让人心疼的。然而,蹦迪的时候从来不客气,仿佛小心翼翼都是错觉。昨天半夜在猫砂盆里刨了半天,大概是便秘,好不容易成功上出来厕所,就开始满屋子跑跑哒哒,很活泼了。昨天得到通知,4月中旬才回单位上班,但是预产期是20日,又是个星期一,目测要请假了

【3月30日】42天

睡觉喜欢侧躺,每次躺下都小心翼翼地先趴下,然后再躺,怪让人心疼的。然而,蹦迪的时候从来不客气,仿佛小心翼翼都是错觉。昨天半夜在猫砂盆里刨了半天,大概是便秘,好不容易成功上出来厕所,就开始满屋子跑跑哒哒,很活泼了。昨天得到通知,4月中旬才回单位上班,但是预产期是20日,又是个星期一,目测要请假了

阁主

【3月29日】41天

安排几个视频看,先学习学习😂😂

【3月29日】41天

安排几个视频看,先学习学习😂😂

Mar_stitch

hi  Spider-Man🕷

爱每一个彼得帕克😝

cr.wb

hi  Spider-Man🕷

爱每一个彼得帕克😝

cr.wb

阁主
【3月27日】39天 小孕妇,...

【3月27日】39天

小孕妇,肚子越来越大,吃吃喝喝都正常,也一点不耽误玩玩闹闹。最近看了很多接生分娩的视频,觉得自己又行了,然后一转头看到这小祖宗,腿软……

【3月27日】39天

小孕妇,肚子越来越大,吃吃喝喝都正常,也一点不耽误玩玩闹闹。最近看了很多接生分娩的视频,觉得自己又行了,然后一转头看到这小祖宗,腿软……

阁主

【3月25日】37天

喜欢侧躺,有时候会静静躺在地上发呆,很少在我身边睡了,大概是怕我半夜翻身压到她。肚子稍微有一点点胀起来,用手抚摸能感受到凸起,但不敢用力摸,都是顺着摸几下。有时候很安静,有时候很活泼,通常早上我醒来和晚上我要睡之前最活泼,其余的时间睡觉➕吃饭。最近食量没有很明显见长,但是吃的次数多了很多,几乎每个小时都要去吃几口,但是每次吃的也不多。爱喝水,每次都会喝很久的睡。至于上厕所,从每天的一到两次变成了每天两到三次。总体精神状态很不错

【3月25日】37天

喜欢侧躺,有时候会静静躺在地上发呆,很少在我身边睡了,大概是怕我半夜翻身压到她。肚子稍微有一点点胀起来,用手抚摸能感受到凸起,但不敢用力摸,都是顺着摸几下。有时候很安静,有时候很活泼,通常早上我醒来和晚上我要睡之前最活泼,其余的时间睡觉➕吃饭。最近食量没有很明显见长,但是吃的次数多了很多,几乎每个小时都要去吃几口,但是每次吃的也不多。爱喝水,每次都会喝很久的睡。至于上厕所,从每天的一到两次变成了每天两到三次。总体精神状态很不错

毕毕不吃糖
画的猫里最喜欢的一只加菲..

画的猫里最喜欢的一只加菲..

画的猫里最喜欢的一只加菲..

joker
干嘛呢干嘛呢。 2020还继续...

干嘛呢干嘛呢。

2020还继续杀人啊。

干嘛呢干嘛呢。

2020还继续杀人啊。

阁主
【3月22日】34天 昨天焦糖...

【3月22日】34天

昨天焦糖妈妈来看焦糖,开心得不得了,以至于夺走了焦糖妈妈当日的初吻😒

最近总是喜欢自己睡在很远的地方,或者随便找个地方就趴着睡,略微有些便秘,总会在猫砂盆里刨好久,半夜尤其如此。

【3月22日】34天

昨天焦糖妈妈来看焦糖,开心得不得了,以至于夺走了焦糖妈妈当日的初吻😒

最近总是喜欢自己睡在很远的地方,或者随便找个地方就趴着睡,略微有些便秘,总会在猫砂盆里刨好久,半夜尤其如此。

阁主

【3月19日】31天

今天带去宠物医院拍了片子,确定是怀宝宝了,不过还太小看不出来数量。期待❤️

【3月19日】31天

今天带去宠物医院拍了片子,确定是怀宝宝了,不过还太小看不出来数量。期待❤️

东方

【TSN】幽灵甲板

bgm 国王与乞丐

【TSN】幽灵甲板

bgm 国王与乞丐

阁主

【3月17日】29天

能吃爱睡,且睡姿清奇,四仰八叉,仰面朝天,从前盘成一只🍤,现在就完全放飞自我了……想象不出自己本身就是个宝宝,怎么当妈…

【3月17日】29天

能吃爱睡,且睡姿清奇,四仰八叉,仰面朝天,从前盘成一只🍤,现在就完全放飞自我了……想象不出自己本身就是个宝宝,怎么当妈…

白德

[Jewnicorn]他还留着Andrew的号码

尽管接受过很多次采访,但暴露在镜头面前时,Jesse仍然会觉得紧张和焦虑,像被某束未知的目光深深凝视。摄像机对准Jesse的侧脸,他的余光可以从镜头看见自己的倒影,头发有点凌乱。他抿了抿唇,对喋喋不休的无聊问题感到疲惫。主持人在上一个问题结束的短暂沉默后,迅速低头看了一眼台词手卡,将手中的话筒伸向Jesse:“你知道粉丝们都很在意你的人际关系吗?”Jesse几乎瞬间明白了,她想问Andrew Garfield。他的视线看向了右下角的座椅腿,又立刻重新看回主持人的眼睛。 

“可能是《社交网络》的先入为主,很多人觉得我像Mark一样是个社交能力极差的人,”他努力微笑了一下,“...

尽管接受过很多次采访,但暴露在镜头面前时,Jesse仍然会觉得紧张和焦虑,像被某束未知的目光深深凝视。摄像机对准Jesse的侧脸,他的余光可以从镜头看见自己的倒影,头发有点凌乱。他抿了抿唇,对喋喋不休的无聊问题感到疲惫。主持人在上一个问题结束的短暂沉默后,迅速低头看了一眼台词手卡,将手中的话筒伸向Jesse:“你知道粉丝们都很在意你的人际关系吗?”Jesse几乎瞬间明白了,她想问Andrew Garfield。他的视线看向了右下角的座椅腿,又立刻重新看回主持人的眼睛。 

“可能是《社交网络》的先入为主,很多人觉得我像Mark一样是个社交能力极差的人,”他努力微笑了一下,“事实上,我和Mark没有多少相似之处。”Jesse耸了耸肩。 

“那么——”她的尾音拖得很长,“有一位Facebook用户想问,你和Andrew Garfield仍然是朋友吗?” 

Jesse从椅背上起来,坐直了身子。他好像很多次被问到这个问题,你和Andrew仍是朋友吗,你们还联系吗,你们为什么不见面了。他不会给出正面回答,答非所问似的委婉地表达出,我不喜欢这个问题。“我很高兴在《社交网络》的拍摄过程中认识Andrew,他是个很有趣的人。”他看见主持人愣了一下,好像突然加快的语速让她有点措手不及。Jesse朝摄像师点了点头,示意可以把主持人困惑的表情剪掉。 

主持人的直觉让她嗅到了微妙的变化,她岔开话题问道:“那么,你对于最近的行程有什么安排吗?”话题跳跃性很大,Jesse觉得太突兀了。他只好尽力扯出几个官方式的回答。接下来都是一些普通问题,等这场笨拙又冗长的采访结束,已经到了深夜。 

Jesse从空无一人的街道上走过,他攥紧在口袋里的手,背部微微弓着。他走了一会儿后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刻意挺直了背,但仍然低着头。酒店离这里不远,他完全可以再慢一点。 

这样就有足够的时间让他思考。 

今天的采访触及到Andrew的时候,他承认自己仍然无法完全控制他的情感。他会因为提及Andrew而焦虑。 

他还留着Andrew的号码。而月光静谧地从夜幕中流下。 

 

Jesse躺在床上,电视被他播得很大声,他不知道在放什么,可能是什么我爱你你不爱我的戏码。女主角的手搭在男主角的脖子上索吻。 

我可以吻你吗? 

几乎是看到电视画面的同时,这句话在Jesse脑海里闪回了一下。他支着身子,从床上靠着墙坐起来,右手抓上刚洗完澡湿漉漉的卷发。这是Andrew说的。这是Andrew对他说的。我可以吻你吗? 

他不喜欢也不擅长回忆和Andrew有关的一切,这会戳中他内心深处某种难以言说的情愫。 

 

“我可以吻你吗?” 

Andrew坐在副驾驶问。 

Jesse的手还摁在喇叭上,嘴里小声念叨着脏话。所以,当听到Andrew的声音时,他几乎来不及反应,下意识地问:“为什么?” 

Jesse转过头看着Andrew。Andrew没有看着他,而是把目光放在前面那辆车的车牌号上。车窗开着,灌进来潮湿的夏夜的风,灯光像嵌在绸缎上的珠子,荧荧闪着。Jesse就这样在洛杉矶公路上盯着Andrew一动不动。他们都没有说话,直到绿灯重新亮起,后面的车在疯狂地按喇叭催促Jesse启动。 

Jesse小声骂了一句。 

Andrew扭头朝向窗外。 

“我开玩笑的。” 

“我知道。”其实Jesse不知道。他只知道他的心脏跳得很快,血液循环的加速让他陷入短暂的眩晕。他抿了抿唇,猛地踩了一脚油门,Andrew向前扑过去,险些撞上玻璃。“你的车技真的很烂。”Andrew说。Jesse没有回答,只是耸肩。Andrew说过他坐Jesse的车会晕车。Jesse不知道Andrew所形容的“颠簸的汽油味”是什么,他此刻只能在车里闻见Andrew的味道。Jesse想说,去他妈的,我不在乎,我们就在这该死的公路上接吻吧。我们就在后面那辆该死的雷克萨斯的喇叭声里接吻吧。但是他不能。他甚至不知道他为什么不能。 

他一直把Andrew送到酒店门口。Andrew下车后隔着车窗冲他比划明天见的手势。明天见。Jesse用口型说。 

明天见。这是在漫长的夏天。从来没有人担心过夏天会结束。 

 

现在也是夏天。Jesse把电视关了,聒噪的蝉鸣声蓄意扰乱着夜,有节奏地高歌着。现在是零点零三分,但他毫无倦意。仿佛有件事等着他去做。 

他还留着Andrew的号码。 

 

那是在片场的储物间。Andrew还戴着那顶草帽,他们现在离得很近,Jesse靠着墙站着,Andrew和他只有二十厘米面对面的距离。这是心理学上绝对的危险距离。他们就这样面对面站着。Andrew在一刻钟以前给Jesse展示了巴西舞,Jesse在一分钟之前凑到Andrew的耳旁说话。“嘿。”Jesse说。但他不想把这当作某种话题的开场白,他只是想捕获Andrew全部的注意力。Andrew正在和他对视,温热的呼吸喷在Jesse脸上。我好像过界了。Jesse想。 

我可以吻你吗?”Andrew问。 

他问得很轻,就想那天在洛杉矶公路上一样。他在取得他的同意。 

而Jesse不需要回答。 

Andrew的手小心翼翼抚上Jesse的卷发,当触碰到Jesse的耳廓时,Jesse颤抖了一下,就像你抚摸猫时它们会轻轻甩头一样。Andrew的唇试探地慢慢覆在Jesse的唇上,并且很不熟练地撞到了Jesse的鼻子。起先这是一个很礼貌的吻,Andrew蜻蜓点水般尝到了Jesse唇的味道,他的亲吻礼预备结束时,Jesse伸了舌头。Jesse的舌尖扫过Andrew的牙齿,和他的舌交缠在一起。Andrew半舔舐半吮咬着Jesse,在Jesse的唇上留下他的牙印。 

Jesse不知道他们吻了多久,这吻持续到他和Andrew都开始流汗才结束,Jesse先松开了搭在Andrew脖子上的手。 

“Jesse。”Andrew小声说。他像在认错。 

“没事。”Jesse抽了抽鼻子,发现他的手一直在抖。 

他们过界了。 

 

Jesse点开了联系人。他没有给他设置头像,那里只留下一片空白。他给Andrew的备注仍然是Ed,这是Andrew要求的。Andrew给他的备注他相信仍然是Mark。但他好像不应该这样做。电影最后Ed和Mark绝交了。 

Jesse点开了通话记录,最近一条是12年。他开始担心Andrew是否换了手机号。从12年他们几乎再无交集,仿佛两条直线交叠后不会再次相遇。他和Andrew都没有社交账号——他甚至没去看过Andrew的电影。一场也没有。他不敢去。 

 

Jessw仍然记得他在某次采访上说的,他不愿意去了解演员本人,这会影响他入戏。是这样吗?Jesse没有深入地想过他吻Andrew的冲动究竟是Mark的还是Jesse的。Mark喜欢Eduardo。是的。Mark喜欢Eduardo。 

Jesse仍然载Andrew来回片场。他们的话题刻意避开那天的热吻,Andrew说那是Eduardo和Mark的吻。Jesse没有搭腔。 

他们不能再次热吻。因为电影最后Mark和Eduardo绝交了。 

Jesse的手还握在方向盘上,他仍然时不时按喇叭,好像洛杉矶公路上的所有人都在堵他。 

洛杉矶所有事都在挡着他。 

Andrew在小憩,低着头靠在副驾驶的靠背上。红灯的时候Jesse转头看向Andrew。他的确是Eduardo。他有Eduardo一切美好的地方。 

Jesse把窗户关上。夏天过去了,接下来是漫长的颁奖季。他会作为Mark和Eduardo一起走上颁奖台。 

下雨了。最开始是一滴两滴,顷刻间浇了一场倾盆大雨。Jesse打开了雨刷,雨声惊醒了Andrew,他问:“现在是洛杉矶的雨季吗?” 

“是的,”Jesse说,“洛杉矶的雨季在冬天。” 

 

Jesse点开了拨打号码,他确信Andrew会接,无论Andrew在干什么他都会接。 

他很久没和Andrew说话了。就像你会在毕业典礼以后疏远你的中学同学,Andrew和他在电影结束之后没有任何联系。那是一场夏令营。这是他自己说的。 

但是他愿意拨这通电话。 

因为那场热吻不是Mark和Eduardo的。那是Jesse和Andrew的吻。 

Mark喜欢Eduardo。他一直都知道。 

但他也知道Jesse喜欢Andrew。 

 

Jesse深吸一口气,他就像中学生即将告白时那样手足无措。回铃音很漫长,但是Andrew会接。 

他确信这一点,因为Andrew和Jesse是相爱的。 

屋角湛蓝

吾家有猫

上周四,我们领养了一只猫。

上上周的时候,吴先生的同事问有没有要养猫的,要送猫的人正好也是吴先生“认识”的,对方是有意要送,吴先生和我商量了下,我们觉得可以养。和原主人聊了一下,对方也做了简单的询问,关于怀孕会不会丢掉之类的,我们自然是不会遗弃了,一番友好地沟通之后,原主人希望我们准备好猫的必备品,等东西都准备好了,就可以去接猫了。

本来我们以为送的是另一只灰色的猫,看着也挺可爱的,没想到送的是现在这只。知道了以后略有些失望,吴先生问我,会不会因为不是想要的那只就不喜欢了?我想了想,只要它进了我们家的门,那就不会不喜欢呀。后面就开始给猫起名字和买东西了。

名字倒没怎么费时间,因为第一眼看...

上周四,我们领养了一只猫。

上上周的时候,吴先生的同事问有没有要养猫的,要送猫的人正好也是吴先生“认识”的,对方是有意要送,吴先生和我商量了下,我们觉得可以养。和原主人聊了一下,对方也做了简单的询问,关于怀孕会不会丢掉之类的,我们自然是不会遗弃了,一番友好地沟通之后,原主人希望我们准备好猫的必备品,等东西都准备好了,就可以去接猫了。

本来我们以为送的是另一只灰色的猫,看着也挺可爱的,没想到送的是现在这只。知道了以后略有些失望,吴先生问我,会不会因为不是想要的那只就不喜欢了?我想了想,只要它进了我们家的门,那就不会不喜欢呀。后面就开始给猫起名字和买东西了。

名字倒没怎么费时间,因为第一眼看着傻乎乎的,憨憨的很可爱,所以一开始就决定名字叫憨憨,吴憨憨,吴先生说是他女儿了。后来又想了几个名字,最终还是叫憨憨了,它来了以后,叫了几天,不晓得它是不是已经接受了我们的声音还是接受了这个名字,每次叫她都是有反应的。

买憨憨用的东西的时候还是蛮心疼的,咨询了身边好几个养猫的朋友。憨憨大部分的用品都是直接买的它之前用的,一是怕它来了之后不适应,用熟悉的东西它可能更放松一些,另外就是让原主人放心,看到她家孩子的生活标准没有降低。因为参照了好几个朋友,所以明显看出来憨憨之前的生活水平还是很高的,原主人因为有四只猫(本来养了一只母猫,后来生了三只猫),大概就是因为这种生活水平维持下来花费挺高,也觉得有些吃力才决定送人而不是卖掉吧。本来和吴先生商量要不要买,吴先生觉得原主人既然要送,肯定是希望猫能过得好,给了钱反而会担心吧,说得也有道理。

憨憨的第一批用品买得差不多了,花了3000左右,说实话,还是挺心疼的。可是想想买一只憨憨这种加菲就要花大几千,前几个月要打的疫苗啥的也要花钱,肯定也不止3000了,这样一想心里也就平衡了。可如果不打算养猫,这些钱也就都不用花了。后来我们俩都觉得,既然养了就不要想这些了,反正现在也没孩子,反正后面也没啥大的支出了,养一只憨憨绰绰有余。

憨憨来的第一天,差点儿“走失”了,第一天来的时候眼泪汪汪的,从包里出来就开始各种躲,后来躲在沙发下面。第二天晚上,我们打算强撸它的时候,就把沙发翻过来了,发现它不在沙发下面,各处找了也没找到,我刚打算出去找找,发现门没关好,当时脑子感觉就像充血了一样,有一瞬间吓得感觉心脏都停了,和吴先生商量了下,我去楼道里看看,他在家继续找。过了一会儿吴先生给我打电话说找到了。回到家看到吴先生抱着憨憨,耳根都红了,眼睛也有些湿润。人的感情真是奇怪,明明只是先入为主地投入了,却异常地汹涌。

昨儿吃饭的时候,憨憨在沙发上打盹儿,我们俩吃饭有些小心翼翼的,说话的声调尽量保持平和,聊着憨憨来我家的变化,感觉这个周末过得异常的长,平时周末我们俩睡到日上三竿,睡醒了吃个饭,我追追剧,看看书,吴先生一整天也就玩儿游戏了,可这个周末,哄憨憨,天天拖地,每天下去好几趟拿它的快递,刷关于养育憨憨的科普视频,得空还要通过监控看看它在干啥,感觉忙得要死。半夜醒了也要从监控里看看它。

憨憨刚来的时候其实是害怕的,抱着的时候它会发抖,吴先生看我在旁边有些烦躁,说憨憨怕我,让我关上书房的门让他们父女俩单独相处,我倒是没有那么着急撸猫,就出去了。后来发现,每次我叫它的名字的时候,她都会从沙发下面出来,但凡吴凡的书房有一丁点儿声响,憨憨都警觉地做出逃跑的姿势。吴先生觉得十分地无地自容,一厢情愿错付了卿卿。

今天是憨憨来我家的第四天了,我在床上或者沙发上的时候,问它要不要上来,一跃就在旁边蹭来蹭去(也可能是发情了),现在在阳台上悠闲地舔着毛,希望它能快点儿接受它的新家,早点儿恢复食欲呀。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