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加贺美隼人

61549浏览    368参与
新細明體
人家想看天使凶人(。

人家想看天使凶人(。

人家想看天使凶人(。

间宫皆守

新衣装·モノクロ

吊带袜天使画风

(参考了第十二话的brief)

新衣装·モノクロ

吊带袜天使画风

(参考了第十二话的brief)

幻·西
社长的,新衣服,真的,太涩了

社长的,新衣服,真的,太涩了

社长的,新衣服,真的,太涩了

以繁星之名
我好了这句话我已经说腻了

我好了这句话我已经说腻了

我好了这句话我已经说腻了

黔稚名_想吃糯米粥

【性轉】


Girls!!


坎坷地画完了套图 暂且打上全tag..><

有参考ママ們的设定 包含私设

(()

【性轉】


Girls!!




坎坷地画完了套图 暂且打上全tag..><

有参考ママ們的设定 包含私设

(()

+ 祝 +
五分钟社长头( 刷了刷推看到好...

五分钟社长头(

刷了刷推看到好多神仙画新衣装了呜呜呜

开心

五分钟社长头(

刷了刷推看到好多神仙画新衣装了呜呜呜

开心

绀青

【加贺美隼人梦小说】蜜糖与玫瑰

女主有不常见人设但没有名字


具体预警看合集第一篇 当然不看也没问题,不过没有看过的话不可以在评论指指点点喔(摇尾巴)


本来不打算发老福特的但是因为打赌输了(什) 真的要晕过去了(草) 可以的话希望不要红心 不过评论没问题啦w


以上


1


我淦,今天居然有公司叫我去面试,难以置信。


2


一名应届的大学毕业生,长相还过得去且成绩优秀,虽然学的专业是目前已经无比饱和的市场管理,但为什么会没有公司愿意录取我呢?


百思不得其解是不存在的,因为我心里非常清楚,使我落入这种境地的罪魁...

女主有不常见人设但没有名字


具体预警看合集第一篇 当然不看也没问题,不过没有看过的话不可以在评论指指点点喔(摇尾巴)


本来不打算发老福特的但是因为打赌输了(什) 真的要晕过去了(草) 可以的话希望不要红心 不过评论没问题啦w


以上













1


我淦,今天居然有公司叫我去面试,难以置信。


2


一名应届的大学毕业生,长相还过得去且成绩优秀,虽然学的专业是目前已经无比饱和的市场管理,但为什么会没有公司愿意录取我呢?


百思不得其解是不存在的,因为我心里非常清楚,使我落入这种境地的罪魁祸首就是——我自己。


啊是的,因为个人爱好以及在大学期间兼职模特的原因,我,在日本这个喜欢温婉贤淑甜美女子的国家,不仅留着一头到腰的酒红色大波浪卷发,还有左右耳加起来有14个⁽¹⁾的耳洞。


其实对我来说找不到毕业专业的工作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毕竟我之所以敢这么不羁的把我这份不良少女般的形象直接拍成证件照,还敢粘在简历上投到那些老古板一堆的公司里面去,自然是不怕饿死的。


之所以我还在这里投简历,完全是因为我的母亲希望我可以找到一份合她心意的工作,所以我才勉勉强强这么做的。


不过。我想。之前好好的带上了黑色假发,还把耳洞上的金属耳钉全部都拿透明耳堵替换掉的时候,也没有面试成功过。这次这么破罐子破摔的做法就更不可能有公司愿意要我了吧。


但是,震撼我妈的事情还是发生了。草,我都已经打算明天去找模特事务所签约了,为什么,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来。


面试通知。


还是个整玩具的公司⁽²⁾。


叫做加贺美industrial株式会社。


虽然但是,其实我本来不打算去的,本来是打算把我妈糊弄过去的。


但他开的工资实在是太高了(。)。


因为当时破罐子破摔的行为,我自己都不记得我应聘的是不是总裁秘书这个职位了。但是工资高是真的。而且我也有时间去做兼职模特的工作,这样不就可以有双份工资了吗?


我蠢蠢欲动。


因为我的爱好需要非常多的金钱来支持,所以我只能猛女为五斗米折腰去面试了。


害,也不一定可以录取到我不是吗。还是去试试吧,万一呢。


我安慰我自己。


3


怎,怎么会这样。


我脸上经受过模特事务所魔鬼前辈训练出来的,无敌的完美笑容此时却有些僵硬。


这回我是真的有点傻眼了。我穿着有些哥特元素的常服就直接跑过去了。虽然没有化奇怪的特效妆,也没有带太奇怪的配饰,但我和我裙子上的烫银十字架还是和整个会议室的风格都格格不入到尴尬。


尤其是刚刚面试官问我的最后一个问题:“你为什么来面试我们公司?”我的回答简直是比官方还官方的教科书般的模板。没有丝毫出众的地方。但是为什么,为什么这样我反而给录取了。


这次我才是真的难以置信,草。


但是班还是要上的,工资白拿白不拿。(什)


4

第一天上班前我在衣柜前犹豫了下,最后还是穿了非常正统的西装套装,裙子甚至还是规规矩矩的膝上5cm。


昨晚熬夜查了查这个公司的资料,发现代表取締役会长⁽³⁾只是挂名在了董事会,而实权则是掌握在了二把手的代表取締役社长,也是会长的儿子,加贺美隼人的手上。而我莫名其妙应聘上的职位,正是加贺美社长的秘书。


草,居然真的一下变成了总裁秘书,这是什么言情小说开头。


而且这位社长还非常的年轻,居然今年才只有27岁。我们之间的年龄差只有4岁,不过我再过4年是肯定做不到他这么厉害,以一己之力在这种情况下完全掌握这么大个公司的。所以我其实真的有点敬佩他。


只要他不是个色批。


对,我昨晚深刻的反思了一下。和我一起来面试的那些个女孩子,成绩比我好的有好几个,其他方面可以碾压我的也不少,在工作能力上我几乎可以说是倒数第几名了。


但是,凡事都有个但是。我确确实实比她们都好看。


虽然要比什么温柔贤淑我绝对不行,但是只是比脸的话我还是有绝对的自信的。毕竟我可是靠课余时间偶尔去兼职模特工作,都可以想上内页就上内页的存在啊。万一那位就是好我这一口呢,那也太糟糕了。而且这个好像还是家族企业的样子……


我还不想这个时候因为这种事跟潜规则扯上关系,要不然我想脱身去做回模特怕是都不行了,说不定文春⁽⁴⁾会瞬间开始掀出我自己都不知道的黑料,草。


算了,不想了。我要做一个快乐笨蛋,明白太多事真的好累。


5

我站在社长办公室门口,推开门。


该说不愧是代表取締役社长的办公室吗?办公桌后方一整面墙都做成了落地窗,窗外则是周围大厦和楼房的顶层。


而社长本人则是背对着我站着,看背影意外的是个池面,身材纤瘦却还挺高的。头发是十分温柔的蜜糖般的浅棕色,发质看上去也十分柔软,像一头……金毛犬。


我关好门,决定要给社长留下元气而不是艳丽的第一印象。我深吸一口气,非常用力的鞠了一躬。


“加贺美社长您好!我将从现在开始承担您的秘书这一职务,还请多多指教!”


“啊……来了啊。”社长的声音是和我方才想象中差不多的,有些许精英感的优雅声线。像是在享受下午茶的英国绅士一般,疏离又冷漠。


我此时却有些愣在这里,因为社长转过身来面对我时,有泄泄融融的阳光在他眼中闪烁,像是蜂蜜在透明的玻璃球中黏稠的流动着般,实是光彩摄人。


平心而论,他和我想象中完全不同。确是有一副昳丽到不似男性的皮相,足以让所有女性为之而癫狂。


我好像知道为什么网上完全搜不到他的照片了。


此时他蹙着眉毛,上下打量着我。而他眉头那轻微颤着的弧度实在是过于艳丽而色情,使我的心跳躁动到会震的我胸口疼痛的地步。


左边的鬓角被他完完全全的别在耳后,光洁的耳廓整个露在外面。我惊讶的发现,他左耳居然打了一个耳桥和一个耳洞。虽然这样有些不良感,但他的耳饰是漂亮的银白色流线型。再加上他的气质中和,奇异的没有留下一丝一毫对他本人的负面观感,反而是变成了只属于他一个人的魅力。


哈,难怪不在意我打了这么多的耳洞,感情社长本人也打了不止一对的耳洞啊。


这是什么绝他妈的色气温柔池面帅哥,这放在乙女游戏里那他妈就是个绝对的主角役啊。说不定还会特别贵(。)

绀青

梦小说】加贺美隼人x梦女 文前预警

对不起 孩子饿坏了 过来自己割点腿肉尝尝


这边是预警 能点进来就非常感激了(土下座)


是蜜糖般温柔的加贺美社长与他玫瑰味的秘书小姐


第一人称 可代入自己的非原女文


把对方当阿崽看的秘书小姐(梦主)x对梦主一见钟情的社长(加贺美隼人)


在废文同步更新 要自己搜文名 


是慢更嫖文 只要我没有真的说坑文,无论多久都会更的。


梦主没有名字但有不常见人设(酒红色中长卷发+深棕色眼睛) 性格挺憨的(草)


介意慎


可能雷点:


有基于原设的合理二次私设 ...

对不起 孩子饿坏了 过来自己割点腿肉尝尝


这边是预警 能点进来就非常感激了(土下座)




是蜜糖般温柔的加贺美社长与他玫瑰味的秘书小姐


第一人称 可代入自己的非原女文


把对方当阿崽看的秘书小姐(梦主)x对梦主一见钟情的社长(加贺美隼人)


在废文同步更新 要自己搜文名 


是慢更嫖文 只要我没有真的说坑文,无论多久都会更的。


梦主没有名字但有不常见人设(酒红色中长卷发+深棕色眼睛) 性格挺憨的(草)


介意慎


可能雷点:



有基于原设的合理二次私设 社长较软


 不会有除了社长之外的vtuber出场 原创角色有(超少量出现)



真的慢更 慎入


全篇不会出现代表取缔役会长(就是唯一比加贺美还大一级的总董事长 官方设定上是社长的父亲 加贺美industrial的创始人)


非正剧向 完全的无脑轻松谈谈恋爱的文w 不虐

鲸🐋_沉底中

【kgmy】深夜二时

同居前提 交往前提 其余和原设定没有太大区别。但是不要上升的liver本人。


       深夜,在书房忙完工作的加贺美隼人此时意识极其模糊,努力撑着眼皮看了一眼表,已经两点了啊...居然已经这么晚了吗...

      精神呐喊着休息,平时一贯自控力很强的加贺美工业的社长,此时也顺着精神走到出了书房。


      另一边,早早洗完澡快乐恰独食的黛灰听到一点声响,想...

同居前提 交往前提 其余和原设定没有太大区别。但是不要上升的liver本人。




       深夜,在书房忙完工作的加贺美隼人此时意识极其模糊,努力撑着眼皮看了一眼表,已经两点了啊...居然已经这么晚了吗...

      精神呐喊着休息,平时一贯自控力很强的加贺美工业的社长,此时也顺着精神走到出了书房。


      另一边,早早洗完澡快乐恰独食的黛灰听到一点声响,想着“诶终于忙完那一大摞工作要休息了吗...”并没有太在意,继续专注于游戏。毕竟月底工作比平时翻了翻倍,而且以加贺美的习惯,睡觉之前一定会洗个澡清理一下自己的。不出所料,很快浴室方向就有了水声。

      直到房门被打开的前一刻,黛灰都不觉得有任何异常,快乐的打游戏。

        直到,房门被打开。

      “kagamiさん?”或许是深夜,黛灰都觉得自己产生幻觉了。他不应该去自己房间睡觉吗?为什么会出现在他房间门口?困傻了?他的脑中飘过这些疑问。

      反应过来的时候身上已经多了一个巨大的“挂件”,加贺美隼人正紧紧的抱着他,试着挣扎了一下,并没有任何用。抱着他的人已经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了,双眼紧逼,完全是睡了的样子。

       黛灰的骨架不窄,但是因为其本人比较瘦,所以抱在怀里还是挺舒服的。之前一直想试试来着。而且,令人安定的味道...这是加贺美隼人失去意识前最后想到的事情。

       关掉手里的游戏机认真思考了一会后黛灰决定先想个办法把加贺美隼人放到床上。

在尝试了各种方法均毫无效果之后,黛灰放弃了这个想法。看了一下时间,罕见的决定当回人,现在睡觉。

       好不容易让自己和加贺美隼人都躺在床上之后,黛灰就觉得自己可能睡不着了,面前的这个人,是自己的恋人,此时他们的距离近到他能感受到对方呼吸时候的气流,还能闻到对方身上的味道。

       稍微低下头叹了口气,然后闭上双眼,抱住加贺美隼人。

        一夜无梦。

       第二天早上,加贺美隼人的意识重新上线,就像充满电一样,感觉心情十分愉快,再仔细一看自己抱着的人,大脑迅速帮他调取的昨天晚上的回忆,脸上微微带了一点红色。在早晨莫名的冲动推动下,轻轻吻了一下黛灰的唇。

       “唔......”然后,黛灰醒了。

       “mayuzimiさん...早上好...”加贺美隼人感觉到脸上的温度瞬间上升。以及微量的心虚。

        “早上好,hayatoさん”黛灰略带玩味的回复他。

        “哈哈...昨晚睡得还好吗...?”加贺美试图转移话题。

       “还不错,更令人心情愉快的是竟然收到了早安吻。”黛灰的眼睛直视着加贺美的眼睛。然后在他的脸颊上轻轻一吻。然后便下了床。

        加贺美隼人也很快下了床。

       “还好今天是休息日...不然不知道会错过多少会议啊...”加贺美隼人靠在厕所外的墙上对里面的人说话。

       “诶...CEO真好啊...我这边还有一点工作。”黛灰从厕所里探出头来,发梢还有点滴水。

       “真的不考虑加入一下加贺美工业的技术部门吗?薪酬很可观的,而且目前没有周末加班这一说哦。”

      “...这个就算了,与他人来往这方面我可不太行。”黛灰走向厨房去准备早餐。“话说你昨天晚上到底是怎么到我房间的?”

       “嘛嘛嘛...应该就是太久没有抱过了,而且今天晚上比较困,我的意识应该是知道今天是休息日,所以就...嘿嘿...”加贺美隼人走进厕所进行洗漱。

        “诶...原来如此。”黛灰笑了一下。






感谢观看。心血来潮的产物,写的很烂。

算是交了党费?


以繁星之名

鸡血上头就画了……新衣装sukisuki我迫不及待了

鸡血上头就画了……新衣装sukisuki我迫不及待了

+ 祝 +
我的设计当选了❤️ 后天会实装...

我的设计当选了❤️

后天会实装记得去看smc的直播嗷☺️

我的设计当选了❤️

后天会实装记得去看smc的直播嗷☺️

新細明體

估计我都不会画完了发了算了

除了第一张全都是右图(。。记得避雷!别骂色狼了。。🥺

估计我都不会画完了发了算了

除了第一张全都是右图(。。记得避雷!别骂色狼了。。🥺

Atelophobia_

⚗️🎩🐤🏢 

一周年おめでとうございます🎉


  • 后3p是单人拆分

  • tag该怎么打啊(苦恼


⚗️🎩🐤🏢 

一周年おめでとうございます🎉

   

  

  • 后3p是单人拆分

  • tag该怎么打啊(苦恼


新細明體
紧急画图 出道一周年快乐 呜呜

紧急画图 出道一周年快乐 呜呜

紧急画图 出道一周年快乐 呜呜

噗噗糖Silenxweety

【yskg/w社】恋人未满30题 7&8

*CP为社築×加贺美隼人(攻受无差,大概)

*现实向V相关设定,可能会存在大量对现实互动的过度解读与妄想,但本文一切与liver本人无关

*严重OOC预警,请注意避雷

*本次两章为同一个故事的双视角


7.和你在一起就很安心


本来只是想回家前在事务所门口的便利店买瓶饮料而已,结完账转身走向门口时却透过便利店的玻璃门看到外面刚才还一片晴好的天已成了灰蒙蒙一片,整个视野溶成一片水幕,是撑伞也无济于事的豪雨,街道上空空荡荡,只偶尔闪过冒雨飞奔的一两个人。加贺美站到玻璃门旁皱起了眉,手指开始不由自主敲击起手里握着的冰咖啡易拉罐的侧面,有节奏的脆声响起。脱离冰柜的易拉罐逐...

*CP为社築×加贺美隼人(攻受无差,大概)

*现实向V相关设定,可能会存在大量对现实互动的过度解读与妄想,但本文一切与liver本人无关

*严重OOC预警,请注意避雷

*本次两章为同一个故事的双视角



7.和你在一起就很安心


本来只是想回家前在事务所门口的便利店买瓶饮料而已,结完账转身走向门口时却透过便利店的玻璃门看到外面刚才还一片晴好的天已成了灰蒙蒙一片,整个视野溶成一片水幕,是撑伞也无济于事的豪雨,街道上空空荡荡,只偶尔闪过冒雨飞奔的一两个人。加贺美站到玻璃门旁皱起了眉,手指开始不由自主敲击起手里握着的冰咖啡易拉罐的侧面,有节奏的脆声响起。脱离冰柜的易拉罐逐渐沁出水雾,手心一阵湿冷的感觉和眼前这似乎没有尽头的暴雨一同让加贺美感到不适。脑中浮现出今天必须要做完的工作,明明已经是就算早点回家大概也得忙到深夜的量了,却就这样被困在这便利店中,果然一开始就不该为了让自己之后工作时能精神点而心念一动就来这家便利店买什么咖啡吗——嘛,但是车站离这里也很远,自己肯定走不到那里雨就会下起来,同样回不去,最起码现在还能有个避雨的地方,知足吧。理性终于被唤出来说了句公道话,加贺美这才意识到刚才自己刚才放任本能在心里抱怨了多少无用的废话,忍不住深深叹了口气,下意识低头,用没有拿着易拉罐的手遮住了脸。

玻璃门打开的一瞬间就带进了屋外的风雨声与潮湿的气息,加贺美下意识转头看了看来者何人,却一瞬间睁大眼睛——这被淋得如落汤鸡一般的人,不就是同事务所的前辈社築吗?看他黑色短发已被濡湿得全都垂下贴着头皮,还在不断滴水,浅蓝色的衬衫染成了深色,甚至胸前的社员证都似乎有种萎靡之态。

社築似乎没注意到一旁的加贺美,拔腿便要往便利店深处走去,加贺美连忙上前打招呼:“社桑!”

听到熟悉的声音,社築转身,摘下起雾严重的眼镜露出了一双因惊讶而微微睁大的眼睛:“社长?你怎么在这里?”

“我刚才从事务所走的时候只是想过来买瓶饮料,”加贺美苦笑着晃了晃手中的易拉罐,“没想到正打算走的时候下雨了,就只能在这里等着了。”

“原来是这样啊。”社築的笑容中也带有几分疲劳,“我也是还没下雨的时候就从事务所走的,估计比社长晚一些,往车站那边没走多远就下雨了,我想着周围能避雨的地方大概最近就是这里就来了,没想到还能遇到社长,真好啊。”

“我也是,没想到能遇到社桑。啊,社桑你快去买东西吧,不用顾虑我。”听加贺美这么说以后,社築点头示意了一下便去到货架之间了。而加贺美的眼神便一直随着社築的背影移动着,意识到的时候似乎已经兀自微笑了许久,刚才始终骚动着的心似乎熨贴了些许。

社築似乎买了今天晚上的晚饭,因为加贺美看到他拿了一盒咖喱饭便当和一些熟食,还有一罐加贺美没喝过的酒,加贺美认真看了半天那罐酒的外观,试图记住并什么时候买来尝尝,除此之外还有一盒巧克力,是加贺美很喜欢的口味,他之前都不知道社築也喜欢这个——最近为了健康饮食好久没买了,但看他买突然好想吃,可是现在去买的话一看就是学样,也太尴尬了,加贺美暗自在心里决定回家时到自家附近的那家便利店再给自己买一盒当作犒劳。

雨还在下,社築买完东西后拎着塑料袋向加贺美这边走来,站到了他身边。两人自然而然开始聊起直播的事,共同喜欢的游戏的事,说着说着逐渐说到了本职工作。想起今天必须完成的那堆积如山的工作,以及职场上的种种膈应的事,加贺美感觉自己好不容易好一点的心情又一点点坠入谷底。

“……社长?”

“啊?抱歉,社桑,你刚刚说什么?”加贺美连忙回神。竟然只顾着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而没有顾及到在说话的人,而且这个人还是……好羞耻。如此谴责着自己,本就比平常脆弱的心又添了一道伤痕。

“没什么,不过是对工作的抱怨而已,社长要是没听到反而更好啦,你不要在意。”社築却只是笑笑,将此事揭过,又露出了略微正色的表情,“话说,如果有什么烦心事的话,不妨跟我说说看?”

“诶?”加贺美心里一动,睁大眼睛看向社築,“社桑为什么说到这个……?”

“啊,怎么说呢,”社築笑得有些腼腆,“我刚才一直觉得今天社长好像和平时不太一样,似乎心事重重的样子,如果是我想多了的话……”

“没有没有!”加贺美连忙摇头,又感觉这个下意识的回应有些奇怪因而解释道,“其实,我真的有些比较烦心的事,工作上面……所以只是惊讶社桑居然发现了。”

“原来是这样啊,那具体是什么事情呢?如果我有那个资格聆听的话。”看着社築温柔的笑容,加贺美感觉自己心中一直高筑的堤坝在那一刻开闸泄洪,把最近一段时间憋在心里很久的一些事向社築和盘托出,社築也一直附和着,不时提出自己的一些想法——事后加贺美回想这件事时觉得社築实在是个极好的倾诉对象,除了他本身就是个性格温柔且擅长听别人诉说苦恼并能给出合理建议的人之外,也是因为他与自己本职工作的圈子完全没有关联,所以不会存在什么尴尬情景。

不知不觉聊到雨幕渐渐化为雨丝,灰云缓缓透出白光,行人开始撑伞穿行,直至云销雨霁,街上重现加贺美走进这家便利店前的热闹,刚才那暴雨的一小时,仿佛是这城市打了个盹。

“那,我们走吧?”在说出了自己一直憋在心头的思绪也得到社築的安慰后,加贺美终于露出发自内心的笑容,对社築说道。

“啊对了,趁我还没忘记。”然而社築却先把手伸进了刚才买的一塑料袋东西里,加贺美有些不解地看着他把手伸到里面翻找,发出不小的响声,随后社築从袋中拿出了那盒巧克力,递到加贺美面前,“给,社长。”

“……这是,给我的?”加贺美愣愣接过,手里沉甸甸的重量、熟悉的纸盒与烫金纹路的触感如此切实。

“嗯,社长不是喜欢巧克力嘛,用这些来补充精力继续好好工作吧!”社築微笑道,“就当是我给社长的应援了,加油,肯定没问题的,因为你是加贺美社长啊。”

加贺美看看社築的笑容,又低头看看手上还留着交接时那人体温的巧克力,心里被什么柔软的东西塞得满满的,满到心似乎再也不会七上八下,而是可以好好地安在一隅,被这些柔软所滋润。

“走吧。”

说着社築已经走出便利店门,加贺美也快步跟上,此刻他心里只剩一个怨念,便是希望刚才这雨若是下得再久一些就好了。




8.不知为什么不能放着你不管


社築把手伸到冰柜中拿出咖喱饭便当放到购物篮里,但他此刻的举动几乎完全是自动运行状态,因为他正在想着刚才在便利店门口遇到的加贺美隼人的事。

是不是他太敏感了呢,习惯于在职场上察言观色以后便很能掌握好在场的气氛,可同时也容易对一些表情和表现想多。比如刚才的加贺美,在社築看来似乎和以往线下联动以及私下一起出去玩时有些不一样,但要说具体是哪点不一样……还是一如既往温和有礼,还是一如既往面带微笑,只是築总觉得刚才看到的笑容底下有些阴霾,那表情反而让他有点想到情绪低落却不得不强颜欢笑时的自己。

嘛……虽然也有可能只是社长自己一个人时突然遇到熟人状态切换不过来,还有可能是单纯因为这场雨才有些有些忧郁。想到这里,社築忍不住摇摇头,依旧湿湿的头发立刻甩出好几颗水珠,全身上下的衣服也都湿答答粘在身上,好难受。看社长似乎一点都没淋到的样子,运气真好啊,在还没下雨时就刚好躲到便利店里来了,这就是社长和社畜的不同吗。于是社築忍不住向放着酒的区域伸出手,取了一罐爱喝的酒,想着回家后喝来暖身子。

在去熟食区域买自己晚饭的配菜之前还要买什么吗,社築漫无目的地在几个货架间穿行着,眼睛随意扫视着,可能因为刚才一直在想关于加贺美的事,他的目光无意间锁定在了放着巧克力的货架。啊,这个好像是社长之前在直播里说起过的喜欢吃的一款巧克力,社築拿起一盒,翻来覆去地打量,比一般的巧克力是要稍微贵一点,但社长这么爱吃巧克力和甜食的人说喜欢的话大概是值得一尝的。要不今天难得破费一下?社築想着,将巧克力放入了购物篮中。

买好所有东西后社築走向便利店门口——当然,现在外面还在下着瓢泼大雨,是不可能出去的,他只是想站到依然站在原处的加贺美身边去。此刻加贺美在低头摆弄手机,社築看他表情似乎是比平时自己见到时更冷几分,但他也无法确定加贺美是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就是这样还是今天的心情的确没那么好。当他在他身边站定,两人开始说起直播和游戏相关话题时,他却又变回了社築熟悉的那个加贺美,因而一度社築几乎确定是自己想多了。

但是当社築无意间将话题转移到本职工作方面以后,他发现加贺美好像的确变得心情低落了起来,甚至自己说了好久都没有得到反应,社築转头看过去,发现加贺美一直垂着头盯着一个地方却似乎也没有在看着什么,只是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停止了说话。“社长?”社築忍不住轻轻唤了声他的名字,果然加贺美惊了一下才回神:“啊?抱歉,社桑,你刚刚说什么?”

“没什么,不过是对工作的抱怨而已,社长要是没听到反而更好啦,你不要在意。”社築对流露出歉疚的加贺美笑笑,其实他心里并未产生什么不快,反而主要是对加贺美现在的状况有些许关心,于是心里所想脱口而出:“话说,如果有什么烦心事的话,不妨跟我说说看?”

“诶?”加贺美睁大眼睛看向他,“社桑为什么说到这个……?”

“啊,怎么说呢,”突然需要解释自己脱口而出的话语,社築有些乱了阵脚,但还是说出了自己的真实所想,“我刚才一直觉得今天社长好像和平时不太一样,似乎心事重重的样子,如果是我想多了的话……”

“没有没有!”加贺美摇头,随后解释道,“其实,我真的有些比较烦心的事,工作上面……所以只是惊讶社桑居然发现了。”

“原来是这样啊,那具体是什么事情呢?如果我有那个资格聆听的话。”没想到这句话如同一个开关,加贺美真的开始抒发自己心底积压的情绪。社築认真听着,同时心里难以控制地变得有些开心起来——毕竟两人之前虽然能在同样的爱好方面聊得很开心,但社築眼中的加贺美一直是个似乎什么都做得很好、没有什么烦恼的近乎完美的人,这让他心生尊敬的同时也感觉自己并没有接近他的资格,而如今这个人却能对他倾诉这些事情,就好像在社会人互相之间心照不宣竖起的心墙上开了一条小缝让自己得以一窥其中部分的真实。

在窗外的雨和加贺美的倾诉都快接近尾声时,社築余光扫到自己拎着的塑料袋中那盒巧克力时,突然在心中有了一个主意。于是,在加贺美提出两人一起离开时,社築却叫住了正准备走的加贺美,把手伸到塑料袋中取出了刚才那盒巧克力:“给,社长。”

加贺美眼睛一下子睁大了,似乎很惊讶:“这是,给我的?”两人交接巧克力时,指尖有一次轻微的触碰,社築感觉心里似乎被什么挠了一下。

“嗯,社长不是喜欢巧克力嘛,用这些来补充精力继续好好工作吧!”社築尽力露出最开朗的笑容,“就当是我给社长的应援了,加油,肯定没问题的,因为你是加贺美社长啊。”

说完,社築留下一句“走吧”就比还愣在原地的加贺美更快地走出了便利店,听着背后有些慌乱赶上来的脚步声,社築一边在心里说了几句抱歉一边也并没有放慢脚步方便加贺美快点赶上来。因为,如果让加贺美看到他现在的表情,那可就麻烦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