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加贺

11297浏览    1094参与
葵三
吹一下加贺,久违的摸鱼

吹一下加贺,久违的摸鱼

吹一下加贺,久违的摸鱼

恰柠檬

碧藍航線~沙灘上的小狐狸~加賀篇

加贺:追祟成为强者的战斗狂,对她来说战斗之外还是战斗,平时对身边的人,包括指挥官有所照顾,因为都是加贺的所有物。因为佩服指挥官的谋略,和赤城姐姐跟随指挥官至今。

         夏日炎炎,即使在海边,湿润的海风亦不能为这夏季的天气稍为降温。沙滩的沙丘因为阳光的照射,炽热无比,但踩上去感受脚底下传来的温度,还是一番新体验。

         沙滩位于指挥官所属的港口旁边,本来上任后就想来这里看看,但因为战事一直拖...

加贺:追祟成为强者的战斗狂,对她来说战斗之外还是战斗,平时对身边的人,包括指挥官有所照顾,因为都是加贺的所有物。因为佩服指挥官的谋略,和赤城姐姐跟随指挥官至今。

         夏日炎炎,即使在海边,湿润的海风亦不能为这夏季的天气稍为降温。沙滩的沙丘因为阳光的照射,炽热无比,但踩上去感受脚底下传来的温度,还是一番新体验。

         沙滩位于指挥官所属的港口旁边,本来上任后就想来这里看看,但因为战事一直拖延至今。现在战事缓和,倒是可以放松一下,于是便来这个沙滩。

           沙滩上空无一人,原本指挥官约了诸位舰娘,一起到沙滩玩耍,但由于有一堆装备需要整备,自己又帮不上忙,唯有一个人先去沙滩。

          “啊,真是好啊,如果能一直闲下去就好……”指挥官躺在沙滩上,太阳伞也懒的打,手上拿着一瓶白兰地。

          这是加斯科涅送给他的,那孩子平时看起来沉默寡言的,话说也很指令化,但没想到很爱喝白兰地,醉了的时候还嚷着要抱抱,真是可爱呢。

        “吨吨吨,啊--”指挥官拿起白兰地狂灌,趁现在贝尔法斯特不在身边,要尽情享受一下,平时贝尔法斯特都很束约指挥官的生活,什么都不让碰,可谓是“管家婆”。

          灌了十几分钟后,酒也喝掉了十几瓶,要不是他体质好,不然真的受不了。忽然脑袋一晕,眼前的景色出现微微重影。 “果然太久没喝酒了,喝几瓶就醉了,真是太逊色了,继续干!”

         “指挥官,虽然休息就要好好休息,战斗就要尽情战斗,但可不是这样子胡闹哦。”

          指挥官正喝上劲头,一把熟悉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吓的指挥官喷了出来。

         “加…加贺?!”那是加贺的声音,加贺在这里的话,那不就意味着她姐姐赤城也在这里!

         毕竟她们俩经常在一起,加贺倒是没什么问题,就是有点狂气。但是她姐姐赤城的“爱”可受不了。

           指挥官转过头去,只见加贺站在他的身后,穿着一件单薄的比基尼,丰满的白兔在阳光的烘托下更为雪白,胸前那块布料,仅能遮住一半。绕颈式的绑带细细一条,只要轻轻一脱,那对大白兔就跳出来,让人充满遐想。

         裙式的下摆仅仅遮住大腿一点,尽管知道那裙摆下是比基尼,但依然禁不住,想要一探究竟里面的光景。

(原文被禁,是個澀文,想看加群)

久霜

【艦これ】跪坐禮(瑞加賀)

細碎的搓磨音侵擾著自己周圍本已凝聚的寂靜。本想嘗試說服自己忽視掉這些阻礙,繼續闔著眼睛沉浸於還未徹底散去的祥和,沒料到的聲音愈漸猖狂起來,甚至波及到自己的神情不由得擠壓成不太好看的模樣。

「五航戰,給我安靜點。」

她毫不猶豫地劈擊面前聲音的來源,無可忍地張開雙眼盯向騷動,稚氣而帶著傲氣的表情不意外地入眼,紮整齊的雙馬尾因晃動而在空中甩得自己分神,渾身被搔著癢的像個鰻魚扭來扭去。

怎麼到現在都還是這副樣子。瑞鶴與自己對上視線少見地沒有說話,只熟悉的把「可惡我就很痠啊這也沒辦法」眼神扔過來,接後垂下頭繼續小幅度的動著腳想辦法將痠疼消散。整個道場早已不可抵抗充滿著她的聲音,回歸平靜的機會也是渺...

細碎的搓磨音侵擾著自己周圍本已凝聚的寂靜。本想嘗試說服自己忽視掉這些阻礙,繼續闔著眼睛沉浸於還未徹底散去的祥和,沒料到的聲音愈漸猖狂起來,甚至波及到自己的神情不由得擠壓成不太好看的模樣。

「五航戰,給我安靜點。」

她毫不猶豫地劈擊面前聲音的來源,無可忍地張開雙眼盯向騷動,稚氣而帶著傲氣的表情不意外地入眼,紮整齊的雙馬尾因晃動而在空中甩得自己分神,渾身被搔著癢的像個鰻魚扭來扭去。

怎麼到現在都還是這副樣子。瑞鶴與自己對上視線少見地沒有說話,只熟悉的把「可惡我就很痠啊這也沒辦法」眼神扔過來,接後垂下頭繼續小幅度的動著腳想辦法將痠疼消散。整個道場早已不可抵抗充滿著她的聲音,回歸平靜的機會也是渺茫,她忍住嘆氣的衝動,換作自己嘗試與這股不寧靜共處。

作為戰友的赤城與翔鶴出外執行了出擊任務,即便海域已不如從前那般險惡,提督不減警戒仍會固定派遣戰力至近海遠海間來回探查,會頻繁使用道場的只剩下自己與瑞鶴。

一開始還是瑞鶴與自己提出的。指的是她們現在在做的跪坐禮。不難猜到其中的用意,她不過是對所謂呈上來的結果訝異了而已。明明與最早的她相去甚遠,在弓道裡最為基本的禮儀還是棘手的如同幼時的她。

真是,骨子裡就是個靜不下來的孩子啊。吞嚥下了這句話可表情未被掩蓋下來,恰巧被抬起頭的當事人所看見。

「你是不是在想什麼火雞啊就是靜不下來之類的!」

誰跟你火雞,自己提起來不就會更火大嗎。嘆氣已經沒打算藏了就這麼裸露出來,還是多少有些佩服腳痠的不得了還有辦法對著自己嗷嗷叫的她。

「……沒有。」

姑且也是坐了不少時間,多少嘉獎一下她吧。

「你猶豫了!」

「你是想再聽我講一遍道場的禮儀規範嗎,不準大吼。」

馬上便後悔了。自己也順帶後悔了答應與她進行這無意義的……比試。她是不覺得,可面前這位肯定是抱著較勁的心情才興沖沖敲著自己房門把她挖出來到道場,規定的休息日即便練習是必須,但不在預料內的時間還是難以不火大。

說來都已經是有後輩的人了,怎麼還沒穩重點。憶起常掛著與幼時瑞鶴相像笑容的那個孩子,和曾昔望見過的羽織,無論再牽強恐怕——

不。多少還是有些相同吧。

「所以,有什麼事。」

「什麼?」

瑞鶴不再吵鬧地正起跪坐禮,疑惑眼神投射過來,接著停頓了下,明顯是自己想起來而尷尬的別開臉。以前總會是裂開嘴大聲嚷嚷,激動到整身都要跳起來的模樣去和她說話,縱使是無聊的瑣事也得與自己計較,再平常不過的談話容易被她誤解成挑釁而亂調。

如今的平和下來,只是淡淡側過面容,方才的吵雜其實不過是短暫的風波,與過去相比,這些還不足以掛齒。

「啊……也沒有啦……」

她望著瑞鶴,分毫不動。沉默終於回歸到本該屬於的道場,現在來看卻是不合時宜了。瑞鶴心虛地偷瞄自己一眼,對上目光又倉皇斷開,抿起嘴唇掙扎的明顯。

最後看來是坦率獲勝,她大口呼氣如同無奈不已,怯懦的視線一閃一閃與自己相視。

「今天早上,突然想到以前的加賀さん而已。」

以前的,她。出乎意料的回答。還沒等自己開口問,瑞鶴便自顧自的說起,眼神轉正,不再游移不定。

「有次跪坐太久腳腫起來,被加賀さん唸了一兩個小時。」

依稀有股印象浮現,十分久遠的記憶被掏出,盡是佈滿塵埃,模糊不清卻確實存在。

「然後。」

     

笑。突如其來闖進來的,她的笑容。被擊得猝不及防。她的神情只做起掩蓋面具,阻止不了心海的驚濤駭浪侵蝕,詫異與動搖從睜大的眼滿溢出來。瑞鶴勾起她最為熟稔的那抹開朗,戰時截然不同被掩埋的天真,曾經只對她吝嗇的率直。

「也想到之後幫我冰敷的加賀さん,就只是這樣。」

單純的懷念,純粹的直接,簡潔的理由。

「……也沒必要特別這樣子重溫。」

自己的嗓子悶幾刻才能順利發音,不曉得為了什麼而換是她側過臉。傳來並非嘲笑的笑聲,習慣於是又朝著聲音望去,她的雙眼瞇成彎月,歡愉似乎從那之中蔓延過來,沒有空閒去抵擋。

「反正今天是休息日嘛,我想和加賀さん待在一起,不可以嗎?」

有沒有想過或許她有其他安排。這樣子的她除了這個念頭恐怕是想都沒曾想過吧。任性性格依舊沒變,自我、自傲過頭的思想也沒有多少成長,但是。

「隨便你吧。」

直率在歲月裡被解放,棘手且溫暖的朝她迎面而來。

神说要有花
败犬加贺……舔狗它……说不下去...

败犬加贺……
舔狗它……
说不下去了,太惨了

败犬加贺……
舔狗它……
说不下去了,太惨了

神说要有花

天城为什么这么说呢?
吃喝从小就互相折磨?
迷……

天城为什么这么说呢?
吃喝从小就互相折磨?
迷……

沫阳

【吃喝】相性一百问(前50题)

十个月过去了

我还债了!!!我终于还了!!!(醒醒还有一半没写呢)

给被咕了这么久的某人太太来个旋风下跪式磕头道歉xxx对不起拖了这么久qwq

对号入座一下↓

赤——赤城

贺——加贺

瑞——瑞鹤

翔——翔鹤

指——(女性·全程吐槽役)指挥官

*吵架的那一题参考的是苍红的剧情

——————————————————————————————

指:港区情侣相性一百问——

瑞:现在开始啦!(拍手)

我们今天请来的嘉宾是加贺前辈和——

翔:赤城 前· 辈~

贺:……怎么回事这种微妙的气氛,还有你们两个为什么会在这?

指:别在意啦,人多才有趣嘛。...

十个月过去了

我还债了!!!我终于还了!!!(醒醒还有一半没写呢)

给被咕了这么久的某人太太来个旋风下跪式磕头道歉xxx对不起拖了这么久qwq

对号入座一下↓

赤——赤城

贺——加贺

瑞——瑞鹤

翔——翔鹤

指——(女性·全程吐槽役)指挥官

*吵架的那一题参考的是苍红的剧情

——————————————————————————————

指:港区情侣相性一百问——

瑞:现在开始啦!(拍手)

我们今天请来的嘉宾是加贺前辈和——

翔:赤城 前· 辈~

贺:……怎么回事这种微妙的气氛,还有你们两个为什么会在这?

指:别在意啦,人多才有趣嘛。

 

1 请问您的名字?

赤:赤城。(笑眯眯)

贺:……加贺。

 

2 年龄是?

瑞:指挥官,舰船的年龄该怎么算啊?

指:算了……这题不太适合你们,跳过跳过。

   3 性别是?

赤:女~

贺:女。

    4 请问您的性格是怎样的?

翔:要说赤城的话,当然是又危险又不好相处还讨人厌的 前· 辈 呢~

瑞:加贺前辈是严厉刻板的老古董——

贺:啧……你们俩,不许插嘴。

赤:阿啦……翔鹤这是对前辈相当不满呢?

翔:诶呀,难道我有哪里说的不对?像前 ·辈这样缠着指挥官的家伙才总是给大家添麻烦对吧?

指:等……下一题下一题!你们俩不要吵架啊!

 

  5 对方的性格?

瑞:参考上一题!

贺:(瞪一眼)

 

    6 两个人是什么时候相遇的?在哪里?

赤:如果是指在这里的相遇的话,是我来这里一周之后,当时正在一个人散步,指挥官就拉着加贺走过来了。

贺:……当时指挥官的表情,很痛苦凄凉但是又很高兴的样子,说不出的古怪。

指:那是当然啦!!知道把你们俩捞齐有多难吗!!!

7 对对方的第一印象?

贺:天城那家伙的小跟屁虫。

赤:华丽丽地输给姐姐的臭脾气手下败将。

贺:那个时候我们还大吵了一架?

赤:诶呀,确实是这样呢。

指:真是糟糕透顶的第一印象……

 

  8 喜欢对方哪一点呢?

赤:加贺的全~部我都喜欢!

贺:……姐姐大人,请不要若无其事地说出这种话……

瑞:超级坦率的回答呀

贺:嘛……会不择手段地夺取自己想要的一切东西,以及那份狂热和执着,虽然大多数时候都很令人头疼,但是这就是姐姐的风格。

 

    9 讨厌对方哪一点?

贺:同上题,姐姐大人的控制欲太强令我有点困扰……

翔:毕竟是坏坏的前 ·辈嘛,令人讨厌也在意料之中呢~

赤:(笑眯眯)

指:(冒冷汗)那,那赤城呢?

赤:嗯……我想想,虽然加贺一打起架来就很容易拼命得不顾自身安危,不过认真战斗的加贺也特别可爱……

贺:抱歉……我会努力改的。

    10 您觉得自己与对方相性好么?

贺:嗯。

赤:嗯♡

指:这个诡异的爱心是什么鬼啦!

 

    11 您怎么称呼对方?

赤:加贺。

贺:赤城姐姐,或者是姐姐大人,战斗的时候会改成代号……如果我记得的话。

   

12 您希望怎样被对方称呼?

贺:保持这样就好。

赤:诶呀,没有想过更加亲密一点的昵称吗?

指:对啊对啊,比如说……

贺:……指挥官!

指:(抖)

    13 如果以动物来做比喻,您觉得对方是?

指:这个就没必要了吧,两个人都是货真价实的狐狸啊。

贺:嗯……硬要说,姐姐大人就像狼一样,对自己的地盘有很强的保护欲……之类的。

翔:嗯哼,真是详尽至极的比喻。

 

    14 如果要送礼物给对方,您会送?

 

    15 那么您自己想要什么礼物呢?

赤:对我来说最想要的果然还是加贺……

贺:……!

指:哦——

瑞:哇哦——

贺:(努力平静)不管姐姐大人送我什么,我都会喜欢的。

   

16 对对方有哪里不满么?一般是什么事情?

指:似曾相识的题目,pass,诶加贺想说什么吗?

贺:姐姐大人有时候会念叨最喜欢指挥官了,令我很不爽。

指:等等等等,是我的错??!!

赤:诶呀,那以后就不理指挥官了~

指:所以是我的错吗!!

   

17 您的毛病是?

赤:兴奋过度血液就会沸腾,比如说做这种事情和那种事情的时候……

指:赤城!!!还有两个后辈在这儿呢!!

瑞:(迷茫)

贺:我也是相同的毛病,进入战斗状态就没法冷静下来,很容易情绪失控。

指:我懂了,狐狸的通病。

贺:没有这回事………

 

    18 对方的毛病是?

指:……pass。

 

    19对方做什么样的事情会让您不快?

贺:参考16题。

赤:(摸头)安心啦,加贺你在我心里永远是最重要的。

贺:……唔(///

   

20 您做的什么事情会让对方不快?

贺:……这个问卷,相似的题目好多啊。

指:(叹气)pass!

   

21 你们的关系到达何种程度了

赤:到哪种程度?当然是在床……

贺:……姐姐大人。

翔:哦————

指:啊啊啊啊啊下一题下一题!!!

 

22 两个人初次约会是在哪里?

贺:港区的商业街。

指:意外地很正常啊。

赤:还偶遇到了最近总是黏着指挥官大人的害虫……嘛,不过赤城当时心情特别好,就当没看到喽~

指:怎,怎么回事这股突如其来的寒意。

 

    23 那时候俩人的气氛怎样?

贺:硬要说的话…………

赤:很平常?

贺:毕竟每天都待在一起。

赤:那——就是每天都在约会?

贺:……姐姐要这么说的话,算……算是吧。

   

24 那时进展到何种程度?

贺:……

瑞:怎么突然沉默了?

赤:回到宿舍之后就在床……

指:所以说现在才到24问啊!!!下一题!

 

  25 经常去的约会地点?

赤:去过商业街,神社,很久以前重樱本土还有一座挺漂亮的山呢。

贺:啊……似乎曾经总是和姐姐在那里散步。

赤:真怀念啊——那里的樱花。

指:或许我该考虑优化一下港区的生态环境……(挠头)一航战的事务也很忙碌呢。

翔:指挥官,我们五航战今后也会更加出色的, 更——加——

瑞:……有不好的预感……

 

    26 您会为对方的生日做什么样的准备?

贺:她要求什么都会答应。

指:懂了。(捂住眼睛)

赤:会自己亲手做料理。

   

27 是由哪一方先告白的?

赤:实际上,并没有谁先告白。

贺:是的。因为两个人都习惯了对方在身边,所以即使谁都没有点破,但心里都有了和对方一起走下去的觉悟了。

   

28 您有多喜欢对方?

赤:想将整个世界都送给她……之类的。

贺:我只想陪在她身边,不论她在什么时候想干什么。

瑞:感觉这种温馨的场面,好像没有我说上话的份了……

贺:那就闭嘴。(白狐狸式冷漠)

瑞:呜……

   

29 那么,您爱对方么?

赤:嗯♡

贺:这是当然。

指:好吧,我姑且先不在意这个爱心了。(扶额)

   

30 对方说什么会让你觉得没辙?

赤:加贺吃醋的时候,还有还有,很罕见地撒娇的时候,哈啊……我觉得无论什么我都能答应下来哦?

贺:姐姐大人一拖长了声音叫我的名字的时候,就会不自觉地“啊,真是没办法”,这之后就被牵着鼻子走了。

赤:加——贺——~

贺:……///

   

31 如果觉得对方有变心的嫌疑,你会怎么做?

指:赤城莫不是会把加贺切成几片好好珍惜……

赤:真令我伤心呢,在指挥官大人眼里我是这样的人吗?

瑞:难道不是嘛?

贺:(瞪)

瑞:我……我什么都没说……

赤:这种事当然要和加贺好好沟通啦,而且,我很信赖加贺的。

贺:我也是,相信姐姐大人不会做出这种事。

 

  32 可以原谅对方变心么?

指:stop!赤城禁言!你刚刚表情变得很危险了!

翔:要照顾这样危险的前·辈,加贺桑真是各方面的不容易啊……

贺:事已至此,而且这是姐姐大人的选择,我会接受的。

   

33 如果约会时对方迟到一小时以上怎办?

(终于解除禁言的)赤:其实刚刚是想说,如果这样的话那我也有责任,只要加贺幸福就好了呢……你们都那么不信任我吗?

翔:真是难得前 ·辈竟然有这样的觉悟呢。

赤:呵呵……多谢夸奖♪

指:好啦回归正题。

赤:一般都会一起出门,所以这种事情不存在哦?

贺:不过万一真的发生了,会打电话问对方或者回宿舍找吧。

 

34.喜欢对方哪里呢?

赤:全部♡

指:又出现了!赤城限定爱心!

贺:姐姐的尾巴,毛绒绒软乎乎地……唔,手感很好。

 

   

35 对方性感的表情?

赤:加贺……在做这种事情或者那种事情的时候,达到顶端的表情就很棒呢~

贺:姐姐大人……正,正经一点……(捂脸)

指:所以说这根本还没到后五十问啊!这糟糕的台词是什么啦!!!

赤:咳,虽然那种表情确实很棒,不过最迷人的还是加贺认真工作起来的样子呢。

贺:姐姐大人笑起来的时候,当然做那事情的时候也……

 

    36 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最让你觉得心跳加速的时候?

赤:刚睡醒的加贺模模糊糊地说着“早安”的时候。

贺:姐姐大人一本正经地说着“我爱你”的时候。

指:哼,这种氛围才正常嘛。

 

37.对对方撒过谎吗?

赤:我呢,心里想着什么都会表达在脸上,不会去特意掩盖什么呢。

贺:虽然我自认为我的表情没问题,但是姐姐大人每次都能发现不对劲,所以我从没成功过……

瑞:大概和我一样吧!翔鹤姐每次都能发现我偷吃了天妇罗。

指:不……瑞鹤,你那个就相当明显了。

   

38 做什么事情的时候觉得最幸福?

赤:只要加贺一直在我身边,我就很幸福。

贺:我也一样,只要和这个人在一起……

瑞:逐渐温情起来了。

指:不也挺好的嘛。

 

    39 曾经吵架么?

赤:嗯。

贺:嗯……

指:我怎么觉着很多次都已经不是吵架那么简单了。

 

    40 都是些什么吵架呢?

赤:我想想……“你这个蛮不讲理的白毛老妖怪!”

贺:“哈?你才是胸大无脑的小跟屁虫!”……之类的。

指:所以是发生了什么才能走到一起啊……(小声嘀咕)

赤:嗯——很多原因吧?

贺:对,很多很多的外部原因。

指:好,好吧。

 

    41 之后如何和好?

赤:之后天城姐姐就——

贺:把两个人的脑袋“咣”地撞到一起……

赤:就和好啦♪

瑞:怎……怎么办,我越来越不敢面对天城前辈了……

指:瑞鹤,这一点我也一样。

翔:诶呀……

   

42 转世后还希望做恋人么?

赤:那是自然。

贺:当然,如果我们也能有转世的话。

 

  43 什么时候会觉得自己被爱着?

赤:在那种事情上加贺很乖的时候——

贺:!

赤:开玩笑的♪,我一直都被加贺爱着呀。

贺:……我也一样。

指:算了,我已经不指望她们俩能收敛一点了。

 

    44 您的爱情表现方式是?

赤:我的表达方式就是紧紧握在手里永不放开。

翔:真是粗暴呢。

赤:嗯哼~

贺:之前也说过了,我会陪着她,干她想干的所有事情。

 

    45 什么时候会让您觉得“已经不爱我了”?

贺:…………

指:好了不要说了,都是我的错,我认。

赤:加贺沉迷工作不理我的时候——

贺:我,我干过这种事情吗?

赤:“姐姐大人我正在忙,请不要胡闹。”

贺:……下次不会了。

瑞:我的话,大概是有一次翔鹤姐故意端着一盘火鸡叫我吃晚饭吧,现在想想后背还冒冷汗……

贺:没人问你,怎么自顾自答上了。

翔:决定了,今晚就吃火鸡~

瑞:饶了我吧!!!

指:……确认完毕,是亲姐没错了。

 

   

46 您觉得与对方相配的花是?

赤:鸢尾花。

贺:曼珠沙华(彼岸花)。

指:你们是商量好了吗,回答得那么迅速?

赤:不,纯粹是因为加贺戴着好看。

指:我……我竟然无法反驳……

贺:我觉得姐姐大人本身的气质就很适合这种花,当然也有颜色像的因素在。

指:好吧,你们赢了。

   

47 俩人之间有互相隐瞒的事情么?

贺:我没办法对姐姐大人撒谎。而且恋人之间就算是有所隐瞒我也觉得无妨。

赤:对哦,这种事情都是次要的~最重要的是尊重她人的想法——

指:我有朝一日竟然能听见赤城说尊重她人……

翔:震惊的不知您一个哦,指挥官。

瑞:算啦,都是些小细节……

48 您的自卑感来自?

贺:我当年一直没有办法战胜天城,所以很担心没有能力保护好姐姐大人。说到底,要是我那时再强一点,那家伙的负担说不定也就…………

 

赤:不。我那个时候实在是太弱了,比起姐姐和加贺,我才是一直拖后腿的那个……所以不必责怪自己,加贺,你已经尽力做到最棒了。

 

    49 俩人的关系是公开还是秘密的?

赤:公开~

贺:自然是公开的。

瑞:看我们坐在这里就知道了。两位前辈要是没有关系那才叫吃惊呢……

指:说来也对。

 

    50 您觉得与对方的爱是否能维持永久?

赤:我对此很有信心哦。

贺:这是肯定的。

 

 —————————————————————————————

指:好啦,前50问顺利结束了,感谢两位嘉宾(当然还有两位吃瓜群众)的配合!现在我们稍作休息之后进入后50问,翔鹤瑞鹤你们俩回避一下。

瑞:诶!可是我想继续听啊,为什么不行!

贺:快走,别在这里碍事。(白狐狸式冷漠x2)

翔:好啦,该回去准备晚饭了。

瑞:我不吃火鸡!啊啊啊翔鹤姐放开我!!!

【TBC】

——————————————————————————————

文章动笔的时候动画还没出,所以一直是按照游戏设定写的,我记得游戏里加贺是那种赤城专属镇定剂每次赤城闹过头了都是加贺打圆场xxx

不过动漫里似乎赤城才是冷静派,反倒加贺更加容易冲动一些。

就按照游戏设定看叭٩( 'ω' )و

虽然我知道我已经ooc得看不出本来的设定了qwq

空了一道题是因为实在没有脑洞了(你这人)

还是个渣啊还有好多要进步的地方……我我我会加油的!!!(⊙x⊙;)

嘿咻 @反射弧很长的某人

顺便某人亲(迟到两天的)生日快乐鸭(⊙⊙)

小黎姐姐真好看

【胜利x提尔比茨】女王的胜利之歌

7

可畏洁白的裙摆垂在红毯上,明媚的眸子逐渐闪耀起来了。

“胜利,你到底怎么了?怎么变得这么胆怯了呢?”光辉饶是平日温柔优雅的声线里也带了丝急躁。

“你也去试试看啊!在大庭广众之下被人家拍到衣衫不整的被人家搂着!都是一群!都是一群......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垃圾!!”胜利委屈地快要哭出来,推开自己的姐姐就冲了出去。

本来还热闹祥和的会场一下子就安静了。

光辉长久地愣在那里。

-----------------------------------------------------

重樱群岛,樱花飘飞。神社漆红的木柱反射太阳的光,海上雾气蒸腾,长门的寝殿隐隐约约看不真切。

赤城站...

7

可畏洁白的裙摆垂在红毯上,明媚的眸子逐渐闪耀起来了。

“胜利,你到底怎么了?怎么变得这么胆怯了呢?”光辉饶是平日温柔优雅的声线里也带了丝急躁。

“你也去试试看啊!在大庭广众之下被人家拍到衣衫不整的被人家搂着!都是一群!都是一群......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垃圾!!”胜利委屈地快要哭出来,推开自己的姐姐就冲了出去。

本来还热闹祥和的会场一下子就安静了。

光辉长久地愣在那里。

-----------------------------------------------------

重樱群岛,樱花飘飞。神社漆红的木柱反射太阳的光,海上雾气蒸腾,长门的寝殿隐隐约约看不真切。

赤城站在一道悬崖边。

她在远眺海洋,那被迷雾遮住的光芒黯淡的太阳,在她看来如此的不可靠。

“赤城姐姐,在这里干什么呢。”是加贺,手上还悬着那团蓝色的狐火。

“呵呵,加贺,真有你的。怎么找到我的?”

加贺自信地笑笑:“咱们的狐火有连结的,姐姐——姐姐在做什么,我都可以感受到哦?”

 赤城微微一笑。“我正在思考和提尔比茨的谈话。”

“提尔比茨......”加贺的神情突然就阴郁了起来,“那帮铁血的女人果然一个比一个狡猾......本以为提尔比茨是象牙塔里的首相大人单纯的可爱妹妹,没想到和伊丽莎白一样难缠......”

“呵呵......加贺呀,别着急嘛。”赤城忍不住掩嘴娇笑起来,“你觉得俾斯麦会放任自己的妹妹成为一个小傻瓜吗?咱们不用着急~下个月铁血要搞大动作了,咱们要抓住这个机会呢~最好要让碧蓝航线也知道这件事呢,呵呵~”

“大动作?”

“加贺,嘘~先让我好好想想。”

回忆。

“好处......”谈判桌对面的赤城神色仿佛有些耐人寻味,“啊啦,难道这不是很明显吗?”

“共享科技增强自己海军实力?”提尔比茨声线冷淡,“我自认为铁血还不至于靠依附于哪个阵营来让自己不落后世界。”

“何况,阁下不觉得'重樱新生联合'之名用在这种事上会对不起六六舰队、对不起你们当初的总旗舰三笠阁下么?加入了你重樱新生联合,我铁血也要跟着受舆论挤压,就为了你们重樱那点空头支票一般的科技?”

“你!”赤城没说话,加贺已经怒极拍桌了,“凭什么这么讥嘲我们的事业!你们铁血不也是一样和塞壬做着交易?!”

“我们没有用过往的荣光命名我们现在的计划。”提尔比茨声线变冷了,“我们选择与塞壬合作可不是为了把世界纳入自己地盘,我们但求自保。”

“说得好听,就不怕这些话传出去会有多少人笑掉大牙呢!”加贺想也不想就再次反驳。

“Kaga!”赤城提高音量,“坐下,冷静!”

提尔比茨微微一笑,“还是赤城小姐比较有诚意呢——那么,你们的筹码,拿出来吧。”

叮。

清脆的宝石相撞的声音,是两个心智魔方样的东西,泛着宇宙般深邃的暗光。

“塞壬有黑企业、黑高雄,我们赤色中轴难道就不能再现俾斯麦阁下的荣光么?”

 

弦筝

[棋魂]越智、加贺、三谷对比闲谈

越智、加贺和三谷三人,性格有着相似之处,都有极度自尊自信之下埋藏着自卑心理,又都是极具天份、聪慧异常的孩子。但是三人的人生道路实则不同,私认为其间有不少可比之处。


越智

越智的性格并不复杂。生在大富之家,从小颐指气使,家长的溺爱和自小的出色养成其骄傲任性、以自己为中心的性格。从他对围棋指导老师的态度可以看出,在日本这个等级制度森严的社会中,越智显然缺乏虚心尊师尊长的优良品质,不能不说是家教的失败。

越智在围棋上有着过人的天份,不久就把长辈斩于马下,在院生中更是出类拔萃,所谓的天之骄子,自信到目中无人也在所难免。他一开始对众口交誉的塔矢亮不以为然和强烈排斥,显然是忌妒心在作...

越智、加贺和三谷三人,性格有着相似之处,都有极度自尊自信之下埋藏着自卑心理,又都是极具天份、聪慧异常的孩子。但是三人的人生道路实则不同,私认为其间有不少可比之处。

 

越智

越智的性格并不复杂。生在大富之家,从小颐指气使,家长的溺爱和自小的出色养成其骄傲任性、以自己为中心的性格。从他对围棋指导老师的态度可以看出,在日本这个等级制度森严的社会中,越智显然缺乏虚心尊师尊长的优良品质,不能不说是家教的失败。

越智在围棋上有着过人的天份,不久就把长辈斩于马下,在院生中更是出类拔萃,所谓的天之骄子,自信到目中无人也在所难免。他一开始对众口交誉的塔矢亮不以为然和强烈排斥,显然是忌妒心在作祟。然一局终了,塔矢的实力让他心服口服,于是没有找任何自我开脱的借口,在强者面前低下了自己一向高贵的头颅,并以塔矢为目标和对手继续奋发图强。由此可以看出,在越智不讨人喜欢的性格之下,有着坚忍不拔的毅力和决心。

越智的出色决非偶然,他本身具备成功的所有因素。他天份极高,勤奋努力,对自己严格要求,也有着自觉的自我反省意识,每次输棋,在旁人指出不足之处之前,他已经在厕所全面自我检讨过,找出不足和缺点,总结经验教训。没有妄自菲薄,也不会盲目自大,这是一种难能可贵的品质。古希腊人说,最难做到的,就是认识你自己。越智的自信自傲是建立在准确的自我评估之上,是有少年轻狂的因素,但总体说来并不为过。越智何等心高气傲,但在事实面前,他低下高贵的头颅。面子和尊严并不是一回事,为了进步而舍弃面子,这是一种最高的尊严。

但是,越智的自信自傲下又沉淀着深深的自疑和自卑。他迫切需要得到自我肯定,而自我肯定的现实很大程度上来自于外在的肯定。因为无论越智何等骄傲出色,说到底也不过是个孩子,需要有人拍着他的肩膀夸他是好样的,给他足够的肯定和认同。他在一相情愿地把塔矢定为目标和对手后,便一相情愿地希望塔矢也把自己视为独一无二的对手,于是进藤光的存在对他来说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打击。他愤怒困惑嫉妒,他向他提出挑战,然后不甘落败,再次低下自己高贵的头颅。原本目空一切的世界在短时间内被两名同龄人彻底颠覆,他惊恐地发现,原来也有自己做不到的事,原来也有不把自己放在眼里的人。他惟我独尊的世界在顷刻崩塌。

越智是完美主义者,一切都要求自己做到最好,以他的性格,这一致命伤未必不会成为他放弃的理由。但是他出人一表也是时常被我们忽略之处就在于,他心高气傲之下的自强不息。一个无时无刻不在追求胜利之人,并非说他不能忍受失败。他一方面对塔矢报以憧憬和强烈的追逐心,一方面对进藤光有着挥之不去的疑惑、不服和深深的嫉妒,但在另一方面,稍许病态心理下,他永不言弃,自始自终对自己严格要求,勤奋努力,一直坚信,总有一天,塔矢会成为自己的对手。他生活在自己的期待中,或者说他生活在给自己制定的目标中,他目标明确,故而有着直接强大的动力。到了第二部北斗杯预选赛中,我们更是清晰目睹他追逐自我肯定的决心,这正是严格要求自己和一丝不苟精神的最好体现。以颤抖之身追赶,怀敬畏之心挑战——用在越智身上又有何不妥?在对待围棋和自我的态度上,他从不比任何大师逊色。

越智并无明显的情绪变化和成长阶段,故事不过是一次次向我们展示他性格的多面和一层层加固他的个性。自始自终,他都是那个何等自尊自傲又自卑自强的孩子。

越智不可谓不成功,围棋之路算是一马平川,实力也是有目共睹,有着与其付出和天份相当的收获。他的悲剧就在于,不是所有人成功者都能成为塔矢亮和进藤光,他想成为他们,但偏偏永远也不可能成为他们;他希望塔矢亮把自己放在眼里,但任何人都心知肚明这永远只是幻想;他希望超越进藤光,把他远远抛下,但事实是,进藤把他越甩越远。他是成功,但是却总达不到自己所期待的高度。这无所谓谁的错,他的追求完美,塔矢的目不斜视,进藤的浑然不觉,皆是性格使然,性格决定命运。你可以劝他,退一步,海阔天空,但是退一步,就不称之为越智了。

越智的更大悲剧却在于我们现今的读者如何看他。谁都知道他必然成为主角前进的垫脚石,一早就超越的障碍。偏生他性格恶劣、长相平庸,于是所有同情灰飞烟灭。他的勇于挑战被视为不自量力,他的自强不息被视为盲目自大。无论作者下笔如何,一个原本可悲可敬的少年棋士在多数情况下被我们视作了可笑可叹的跳梁小丑。他是注定的永远的牺牲者,主角从他身躯上无情蹋过,我们的目光却不带一丝惋惜。

其实,他嫉妒进藤却从未伤天害理、谣言中伤,他正大光明地竞争挑战,他嫉妒归嫉妒,仍旧继续努力着自己的努力,骄傲着自己的骄傲,奋勇前进,永不示弱。且不论越智性格心理的缺陷,单凭这精神,就足以让人肃然起敬。

 

加贺

打个不恰当的比喻,如果说“稼轩豪,东坡旷”,那么就是“越智豪,加贺旷”,虽然越智豪得小气,加贺旷得不足。豪是由大看小,越看越窄、不堪重负之下的永不言弃;旷是由小看大,越看越豁达之下的泰然处之。越智“执”到极至,加贺最终“破执”。

加贺的“破执”有着相当长的一段变化过程。一开始出现在筒井和进藤面前的老羞成怒的加贺,显然心中之“结”尚未解开。其实在这里,漫画和动画有着两个细节的差异,而这差异,决定了两段截然不同的故事。

漫画中加贺出场把一根香烟拧在棋盘上,比起动画中的口香糖,无疑过分得多。这一细节的差异,决定了加贺对围棋的热爱程度的差异,因为一个真正热爱围棋之人,无论心灵遭受多大创伤,都不可能做出破坏棋盘的恶劣之举,不是不忍,是根本无法下手。其实这一细节与之后的回忆一脉相承。

漫画中加贺回忆说,自己明明热爱着将棋,却被父亲强迫去学围棋,终因下不过比自己小的塔矢,回归到原本热爱的将棋。如果是这样,除了塔矢的态度对心高气傲的小加贺带来的心灵创伤之外,回归自己的最爱,本是一件幸事,无所谓悲剧。也就是说,漫画中加贺对围棋的热爱不过尔尔,停留在业余爱好者水平,围棋的创伤远不如塔矢给予的创伤。而在动画中,加贺明显曾经深爱着围棋,最终的半途而废是因为父亲的放弃,也许正如进藤所言,他不过是为了逃避围棋才去下将棋的,在内心深处,一直割舍不断对围棋的爱。故而他对围棋的执,对塔矢父子的执,平添一份令人扼腕叹息的悲凉。动画中的加贺,远比漫画中来得悲剧得多。是曾经梦想破灭的执念,是自尊心深受打击的执念,是曾经沧海难为水的再不复重来的雄心勃勃的执念。塔矢在不经意间给予加贺的伤害改变了少年的一生。但这依然无所谓谁的错,依旧是性格使然,亦包括加贺父亲教育的失当,终使一少年的围棋之心被扼杀在摇篮里。时过境迁,踩人的人从未放在心上,被踩的人却依然铭记,在不知不觉中给予的伤害,也许是最难抹平。

塔矢系的结,终被后来成为他一生劲敌的进藤所解。加贺的变化是潜移默化的,进藤单纯的进取心,对围棋与日俱增的热爱,一日千里的进步,他的坦城,他的直率,他的简单,在不知不觉中照亮了加贺的眼睛。他逐渐意识到,围棋是如此纯洁的东西,纯洁到不该沾染一丝一毫的钩心斗角、陈年旧怨。围棋本身,没有错。亦是随着年岁的增长,加贺愈加成熟稳重,对塔矢的仇恨也日益淡化,他开始能平心静气地面对围棋和塔矢。终有一日,当他的小学弟义无反顾地决心考上院生,迈出追逐塔矢的第一步,他诚恳地,淡定地,却又意味深长地对学弟说:塔矢可不是一个容易战胜的对手啊……一句话,胜过千言万语,体味人间沧桑。那一刻,他终于破执。和骑摩托载着小进藤满街跑的椿大叔一样,他把梦想留给他,他曾经奋斗过的一切,他永不可触摸的遥远未来,都给他。他曾经视作对手却又被无情忽略的人,在回眸间等待着进藤。进藤有着自己从不具备的幸运,和与身俱来的强大潜力,这点加贺太过清楚,所以他坚信,这个人,远会比自己做到更好。

加贺潇洒地退出,拍着进藤的肩膀让他潇洒地踏上征途。

说到遗憾,那就是加贺的围棋天份,当然,他的将棋才能也是有目共睹,所以说,加贺的的确确是一个人才。若无碰见塔矢,若无今后经历的总总,从小学习围棋的他,是否会有截然不同的人生,我们不得而知。毕竟平心而论,加贺天份固在,但比起进藤等人还是有着相当的差距,也许就是坚持围棋,最终依然只是中学围棋部的“王将”,不会有本质的差别,踏上职业之路的人,毕竟少之又少。

但在另一层面,加贺永远只把将棋和围棋当作业余爱好,从未深入钻研,是否在潜意识里逃避“执”的心境?因为不用生命的态度去投入,也就不会有铭心刻骨的失望。是不是儿时的伤痛永不会被时间的洪流冲走,终在潜移默化中影响着他今后漫长的人生道路?以上总总,我们依旧不得而知。因为定格在我们视野中的,永远只是那个有着儿时创伤,却终于释然面对的少年,挥舞着“王将”的扇子,放荡不羁又热情善良的学长,狂野豁达,火红的头发灼伤了我们的眼。看着加贺,觉得这样平凡幸福的人生,真的很好。

但是那些伤痕终是存在呵,在不经意间,总有深深浅浅的惆怅划过心底。

 

三谷

三谷是三人之中,最过平凡的少年。和以上两者一样,他骄傲自信,同样也有着沉淀其下的自卑。但是他既无越智的“豪”,也无加贺的“旷”,既无法百折不挠,也无法释然面对,故而他的性格,实实在在一个“脆”字。

首先,他也有着过人的围棋天份,其次,他对围棋的态度值得质疑。和用香烟头灼烧棋盘一样,下棋作弊是对围棋的极大侮辱和亵渎,而且比起前者,这更为令人不齿。但是说到底,他不过是个曾经迷途的孩子,与其说他热爱围棋,不如说围棋是他自我肯定的工具——无论是作弊手段的肯定,还是后来棋艺的肯定。

三谷看似叛逆目空一切,其实自信心最是不足,所以他对于外在肯定的渴求,在三人中最为明显,外人的一颦一笑都会对他的言行产生极大影响。对面岸本一役中,他时刻关注岸本的表情变化,心道“怎么样,我很厉害吧”时自是得意,而当对手出言挑战后,立马乱了阵脚。在棋盘上,他关注的不是围棋本身,而是对手和自己,他从对手表情的阴晴变化中达到自我价值的体现和自我认同。但他和越智的不同就在于,一旦对方否决自己,立刻对自己价值产生彻底的质疑,他没有越智坚韧的毅力和锲而不舍的决心。说到底,还是缺乏自信。

他极爱面子,希望所有人都来关注自己,肯定认同自己的实力。进藤退出围棋部,他一气之下任性退出,想要回来,却又放不下面子,使出遗忘笔记的小小心计,展露可爱一面的同时,也使自相矛盾的心情暴露无疑。那是一颗包裹在不屑一顾、惟我独尊之下的敏感脆弱的心。三谷最终因为看见自己空白的棋谱记录本而深深震撼,从而回归围棋部,在被同伴友爱感动的同时,是否也是在这小小的笔记本中看见了同伴对自己的认同?也许三谷的性格的确不可爱,但是说到底,他想要的也不过是一份关注、一句肯定、一个尊重、一眼钦佩,他想要的,其实真的很少很少。

三谷的最终归属是豪放的金子姑娘,让他甘拜下风的伶牙俐齿,野蛮下的善良体贴。金子仿佛就是为三谷而来,她的棋艺逊于他,满足男孩子争强好胜的心理;她无时无刻不在和他斗嘴,正是一种变相的关注和认同。在金子面前,他发现自己无时无刻不存在,永不会湮没在茫茫人海中。原来三谷要的,真的只有那么多。

三谷是真正尚未长大的孩子,需要人呵护怜惜的别扭弟弟。他的身上,缺少了越智和加贺所具备的光芒。他努力不如越智,心理素质不如加贺,于是可谓同样具备天份的三人中,他的人生最过平凡。

可他的文学价值就在于他的真实。我们可以欣赏越智,喜欢加贺,但到最后,我们发现我们都是三谷,甚至远远不如他。我们心比天高,迫切得到所有人的认同,但我们不肯勤奋努力,也没有坚韧的毅力,往往一击即溃,于是我们所有远大的梦想,在就葬送在终日无所事事和自怨自艾里。

《棋魂》的最大价值就在这里。它真实地向我们展现一群孩子的成长史,我们从他们生机勃勃的年轻面庞上,看见我们自己的影像。我们从他们或平步青云或和平淡如洗的人生中,看见了自己平庸的理由——不是没有遇见千载难逢的机遇,而是在机遇来临之际,是否敏锐地抓住它;是否把自己价值淋漓尽致发挥出来;是否真正拼搏努力付出过。

《棋魂》,完全可以当作一部孩子的启蒙教育的寓言。

咲十今天拉郎了吗

啊,上瘾了。
一直描改玩梗一直爽!

啊,上瘾了。
一直描改玩梗一直爽!

唯Tu
碧蓝两年啦! 摸了赤城和加贺!

碧蓝两年啦!

摸了赤城和加贺!

碧蓝两年啦!

摸了赤城和加贺!

小黎姐姐真好看

【胜利x提尔比茨】女王的胜利之歌

(3)

公关大危机啊。

铁血宿舍里德意志笑得浑身发颤,“这就是优雅的胡德女士教育出来的后辈嘛,真不赖!”

提尔比茨端详着那张照片,不知作何感想。

皇家第一时间截断了大部分照片,可是他们这些铁血高层怎么会不知道这些消息呢。

实际上各个阵营都知道这件事了,这是个众所周知的秘密。

胜利,这次是给皇家丢了大脸。

——————————————————————————

“呜呜……”胜利明亮的蓝眼睛里盈满泪水,趴在床上不停地哭。

光辉安静地在旁边站立。

今天天气很好,万里无云,碧空如洗,可那件事却像一片黑云压在皇家舰队心头。

胡德接到消息之后脸白如纸,总那么从容的双眼第一次闪现出无助。...

(3)

公关大危机啊。

铁血宿舍里德意志笑得浑身发颤,“这就是优雅的胡德女士教育出来的后辈嘛,真不赖!”

提尔比茨端详着那张照片,不知作何感想。

皇家第一时间截断了大部分照片,可是他们这些铁血高层怎么会不知道这些消息呢。

实际上各个阵营都知道这件事了,这是个众所周知的秘密。

胜利,这次是给皇家丢了大脸。

——————————————————————————

“呜呜……”胜利明亮的蓝眼睛里盈满泪水,趴在床上不停地哭。

光辉安静地在旁边站立。

今天天气很好,万里无云,碧空如洗,可那件事却像一片黑云压在皇家舰队心头。

胡德接到消息之后脸白如纸,总那么从容的双眼第一次闪现出无助。

开玩笑,威尔士刚向铁血舰队施威之后皇家舰队就闹了这么大笑话,她们脸面何存?

——————————————————————————

“企业,怎么想的啊到底……”

长岛甩着长长的袖子,晃着小细腿看企业。

两个人坐在白鹰港区面向大海的沙滩长凳上,咸咸的海风吹过,阳光和暖,一派和谐。

“你知道的,BigE是战争机器,它怎么想并不重要。”企业的声音清清冷冷。

长久的沉默。

长岛俏皮的声音染上一丝无奈。

“新生白鹰联合……到底是要干什么?”

“你猜猜看?”

“它和新生重樱联合……好像啊,名字。”

“是啊。”

许久,企业再度发话。

“长岛,如果你问这个只是满足你的好奇心,那么关于它的谈话到此为止了。”

“这不是你该关心的。”

长岛还想说什么,却听到远处萨拉托加远远地喊:“长岛小姐!陪我玩啦!老和企业大姐头说话有什么意思嘛!”

“去吧。”企业温和地笑了。

长岛走远之后,企业开口。

“埃塞克斯,出来吧,我发现你了。”

海浪发出永恒的哗哗声,在一片寂静里仿佛无限放大,充斥了整个天地。

终于,暗处走出来了高挑的身影,从背后环住企业,纤长的手指捂住企业紫水晶般的眼睛。

女子紫色的长发束成高马尾,在空中随风飞舞。

“企业前辈……有想我吗?”

声音温润柔和。

企业似乎闷哼了一声,手抖起来。

“怎么了前辈?”

“没事……”咬着牙从口中吐出这句话,企业费力抱住身后的女子,把她从长椅的椅背后抱起来,放在自己腿上。

埃塞克斯的手臂勾上企业的脖颈,柔软的唇瓣贴上去。

企业感受着心爱之人的气息一波波温热的传来撩动着她的心弦,可心脏如被勒紧般的剧痛让她几近昏迷。

她有多少个理由让埃塞克斯离开啊。

可她没有,她只是搂紧埃塞克斯,沉默地看着她把手覆上自己的脸颊,两人被清冽的海风包围。

——————————————————————

“提尔,重樱的人想见你。”俾斯麦推开提尔比茨的房间门,北方的孤独女王又不知道在想什么了,望着窗外难得的蓝天出神。

“那让他们进来吧。”

俾斯麦愣了一下,一贯理智心细的提尔比茨居然都没问一句她们的目的。

接着就是鞋子与地面接触的踏踏声。

提尔比茨被太阳晒得暖暖的,余光里看到一红一白两个身影,带着点盛气凌人的气势走进来。

哈,猜都不用猜,荣耀的一航战,无敌舰队——赤城、加贺。

转过头来,女王面容温和地站起来向一航战敬了军礼,一航战也敬礼回应。

“请坐吧。”提尔比茨指指泛着黑色光泽的长方木桌,“一航战大驾光临有何贵干?”

“在开始之前,可以先请屋外的人走远吗?”赤城的声音婉转轻佻。

提尔比茨挑眉,和赤城眼神相撞。

赤城眸子有如红宝石一样妖冶美丽,仿佛盛放的来自地狱的花朵。

与提尔那双冰冷的眼眸相撞时,空气里仿佛有无声的火花,提尔比茨神情淡漠,赤城嘴角的笑意愈发狂妄。

不知过了多久。

“麻烦门外的人走开吧。”提尔比茨微微提高声音。

“谢谢您的赏脸呢提尔比茨小姐~”赤城满意地笑,“那么我们该谈谈正事了。”

反射弧很长的某人

【吐花港番外】pocky(2)

ooc注意

双鹤【五航】

【哼哼哼~】瑞鹤哼着不知道是什么曲子的调子进门,手中拿着从指挥官那里搞到的一盒pocky

一进门,就看到了自己的姐姐,翔鹤

翔鹤喝了口水,不小心漏出来了一些,水滴顺着嘴角往下流动,先是下巴,然后是脖颈,最后顺着精致的锁骨继续往下流

站在门口的瑞鹤表示

这谁顶得住啊!

【咳】瑞鹤故意咳嗽了一声,让面前这位注意到自己

【啊啦,是瑞鹤啊,是手上的是?】翔鹤看到自己的妹妹脸上的红晕,笑意又加深了几分

【从指挥官那里拿的,想和瑞鹤姐你玩个游戏】瑞鹤走到翔鹤的身边,跪坐在她的面前

【嗯?是什么游戏?】翔鹤配合地接过瑞鹤的话,实际上,瑞鹤想干什么,她在看到瑞鹤手...

ooc注意

双鹤【五航】

【哼哼哼~】瑞鹤哼着不知道是什么曲子的调子进门,手中拿着从指挥官那里搞到的一盒pocky

一进门,就看到了自己的姐姐,翔鹤

翔鹤喝了口水,不小心漏出来了一些,水滴顺着嘴角往下流动,先是下巴,然后是脖颈,最后顺着精致的锁骨继续往下流

站在门口的瑞鹤表示

这谁顶得住啊!

【咳】瑞鹤故意咳嗽了一声,让面前这位注意到自己

【啊啦,是瑞鹤啊,是手上的是?】翔鹤看到自己的妹妹脸上的红晕,笑意又加深了几分

【从指挥官那里拿的,想和瑞鹤姐你玩个游戏】瑞鹤走到翔鹤的身边,跪坐在她的面前

【嗯?是什么游戏?】翔鹤配合地接过瑞鹤的话,实际上,瑞鹤想干什么,她在看到瑞鹤手中拿的东西时就猜到了

【pocky play】瑞鹤抽出一根pocky,咬着其中的一头【规则的话,翔鹤姐你都知道的吧】

【嗯~好吧】翔鹤咬上了另一头,看着瑞鹤开始慢慢地咬开了

【翔鹤姐,你也该咬的】瑞鹤在咬了几口后发现翔鹤丝毫没有动,就提醒了一下

【我知道啦】

瑞鹤看到自己的姐姐突然快速的咬着,有些慌乱

【等,这有点快了】

这句话刚说完,pocky就被瑞鹤不小心咬断了

瑞鹤看到翔鹤十分失落的样子,刚想开口道歉,却感受到了脸颊传来的触感

翔鹤的手抚上瑞鹤的脸,将还叼着的pocky直接咬断,然后亲吻了瑞鹤

【姐,姐姐?】

【你不想这样吗?】

瑞鹤看着自家的姐姐,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双龙【二航】

飞龙一开门就看到了自己的姐姐在抽旱烟

说实话飞龙一直都好奇,明明是风纪委员,为什么还抽烟

【我回来了】飞龙照常的打了声招呼

【欢迎回来】苍龙看着窗外的风景,头也不回的说着

【诶?桌上这是……pocky?】飞龙扭头注意到了桌上的东西,拿起来一看,是一盒已经拆开了的pocky

【翔鹤送来的,说是给我们吃】苍龙吐出一口烟雾,将烟杆往一旁磕了几下,不再抽了

【我不明白为什么她要送个已经拆开来的】苍龙看着手拿pocky坐到她旁边的飞龙,眼神询问着她的用意

【唔……我果然还是不喜欢这烟味】飞龙皱着眉,从盒子里抽出一根pocky

【我也没想到你会这么早回来,现在才下午四点多】苍龙看了眼叼着pocky一头的飞龙,有些明白了她想干什么

【不觉得烟味难闻?】

【倒是有些……不过现在更想玩这个】

苍龙看着眼睛里都快放出光了的飞龙,实属无奈

【行吧】苍龙咬上了另一端

飞龙慢慢地咬着,苍龙看着飞龙咬,有时自己也咬几口

眼看就要亲上了,苍龙突然拿烟杆敲了下飞龙的头

【痛!】飞龙一下咬断了pocky,双手捂着头

好像敲重了

苍龙这么想着

【姐姐,你干什么啊】飞龙揉着自己的头,皱着眉,有点委屈的样子

【你咬断的,所以你输了】苍龙拿起烟杆,像是要继续抽旱烟的样子

【这是作弊!】

【规则里没有说这个】

苍龙瞄了一眼看起来有些失落的飞龙,小声的说

【有些事,应该晚上做】

飞龙可是听的真真切切,瞬间恢复了原本十分有活力的样子

【那我先去给指挥官帮忙去了,晚上回来!】

苍龙目送着飞龙出门,放下了烟杆,继续转头看着风景

赤贺【一航】

​【啊啦,苍龙你又在抽旱烟吗?】赤城路过苍龙房间的门前,闻到了那熟悉的烟味

【是的,对了,这个你要吗?赤城前辈】苍龙拿起桌上的那盒pocky,等待着对方的回复

【嗯?pocky啊……】赤城眯起了眼睛,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翔鹤给的,说是不喜欢,就给我们了,虽然说已经吃了一点】苍龙看着赤城在思索着什么的样子,向她解释了为什么pocky盒子是打开的

【噗,又这样,算了,给我吧】赤城走过去接过pocky,又看着苍龙手上的烟杆

【还有什么事吗?】苍龙注意到了赤城的视线,有些好奇她想干什么

【嗯……飞龙不是不喜欢烟味吗?】

【所以才在她不在的时候抽啊】

苍龙笑了笑向赤城说着

其实因为飞龙,她现在也不是太常抽旱烟了

【哎呀,还真好呢,对了,飞龙她接过加贺的工作,今天晚上八点半回来哦】

【感谢前辈的提醒】

​——————————

【加贺~】

加贺听到门口传来自己十分熟悉的声音,默默的将手中的茶杯放下,前去开门

​刚开门,加贺就看到有一团红色扑到她怀里

某只棕毛狐狸回来了

加贺感觉到了怀里好像有个硬硬的东西抵着她,便稍微将这只棕毛狐狸从自己身上分开来些

【pocky?瑞鹤的?】加贺看到了赤城手里拿着的盒子,突然想起今天指挥官送给瑞鹤的pocky与这一模一样

【不,是从苍龙那边拿的】

赤城拉着加贺坐到垫子上,拿出一根pocky叼住一头,手臂撑在加贺两旁

加贺瞬间明白了对方的意图,十分配合的咬住另一端

看着眼前的人离自己越来越近,赤城也不由得有些紧张了起来

她会咬断吗?

赤城这样想着,她并不希望对方咬断这根pocky,最好直接亲上去,她的目的也就达成了

正如赤城所期待的那样,即便pocky只剩下露出来的一丁点,加贺也没有咬断

赤城将那最后一点也吃掉,唇也触碰到了加贺的唇

赤城直接进攻了上去,小舌灵巧的撬开贝齿,在内扫荡了一遍,最后将对方的小舌给缠住

加贺感觉到了赤城的手护住她的后脑勺,正在好奇她要干嘛,却突然来了个天旋地转

加贺被推到在地,不过还好有赤城的手护着,不然她的脑袋可能要磕疼了

过了大概有个十几秒,赤城感觉到加贺有些呼吸不过来了,便放过了对方

分开时舌尖与对方还拉了一条银丝,赤城看着面色微红,大口呼吸着的加贺,心里痒痒的

【你永远都只能是我的】

赤城抱住了加贺,头埋到对方的颈窝内,说出了像是在强调所有权一般的发言

【我永远都只会是你的】

加贺回抱住赤城,揉了揉她的头,给予了她永远的承诺

————

番外2,谁知道会不会有3

脑洞来源一如既往的是沫阳太太

正文我把克海后五十问写完就搞

说实话我写吃喝的时候感觉我在开车一样

4月我高产了,其他太太呢!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